KR6i0404 佛說大乘稻芉經--失譯 (master)



No. 712 [Nos. 708-711]
《佛說大乘稻芉經》



如是我聞:


一時,薄伽梵住王舍城耆闍崛山,
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及諸菩薩摩訶薩
俱。


爾時具壽舍利子往彌勒菩薩摩訶薩經
行之處,到已,共相慰問,俱坐盤陀石上。是時
具壽舍利子向彌勒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言:
「彌勒!今日世尊觀見稻芋,告諸比丘作如是
說:『諸比丘!若見因緣,彼即見法;若見於法,即
能見佛。』作是語已,默然無言。彌勒!善逝何故
[001-0823c]
作如是說?其事云何?何者因緣?何者是法?何
者是佛?云何見因緣即能見法?云何見法即
能見佛?」


作是語已,彌勒菩薩摩訶薩答具壽
舍利子言:「今佛、法王、正遍知告諸比丘:『若見
因緣,即能見法;若見於法,即能見佛。』者,此中
何者是因緣?言因緣者,此有故彼有,此生故
彼生。所謂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
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
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愁歎、苦、憂、惱而
得生起;如是唯生純極大苦之聚。此中無明
滅故行滅,行滅故識滅,識滅故名色滅,名色
滅故六入滅,六入滅故觸滅,觸滅故受滅,受
滅故愛滅,愛滅故取滅,取滅故有滅,有滅故
生滅,生滅故老死、愁歎、苦、憂、惱得滅;如是唯
滅純極大苦之聚。此是世尊所說因緣之法。


「何者是法?所謂八聖道支:正見、正思惟、正
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此是八聖
道,果及涅槃。世尊所說,名之為法。


「何者是
佛?所謂知一切法者,名之為佛,以彼慧眼及
法身能見作菩提、學無學法故。


「云何見因
緣?如佛所說,若能見因緣之法,常、無壽、離
壽、如實性、無錯謬性、無生、無起、無作、無為、
無障礙、無境界、寂靜、無畏、無侵奪、不寂靜
相者是也。若能如是,於法亦見常、無壽、離
壽、如實性、無錯謬性、無生、無起、無作、無為、
無障礙、無境界、寂靜、無畏、無侵奪、不寂靜
相者,得正智故,能悟勝法,以無上法身而
見於佛。」


問曰:「何故名因緣?」


答曰:「有因有緣
名為因緣,非無因無緣故,是故名為因緣之
[001-0824a]
法。世尊略說因緣之相,彼緣生果。如來出現
若不出現,法性常住,乃至法性、法住性、法
定性、與因緣相應性、真如性、無錯謬性、無變
異性、真實性、實際性、不虛妄性、不顛倒性
等,作如是說。此因緣法以其二種而得生
起。云何為二?所謂因相應、緣相應。彼復有
二,謂外及內。


「此中何者是外因緣法因相應?
所謂從種生芽,從芽生葉,從葉生莖,從莖生
節,從節生穗,從穗生花,從花生實。若無有
種,芽即不生;乃至若無有花,實亦不生。有種,
芽生;如是有花,實亦得生。彼種亦不作是念:
『我能生芽。』芽亦不作是念:『我從種生。』乃至花
亦不作是念:『我能生實。』實亦不作是念:『我從
花生。』雖然,有種故,而芽得生;如是有花故,實
即而能成就。應如是觀外因緣法因相應義。


「應云何觀外因緣法緣相應義?謂六界和合
故。以何六界和合?所謂地、水、火、風、空、時界等
和合,外因緣法而得生起。應如是觀外因緣
法緣相應義。地界者,能持於種。水界者,潤漬
於種。火界者,能暖於種。風界者,動搖於種。
空界者,不障於種。時則能變種子。若無此眾
緣,種則不能而生於芽。若外地界無不具足,
如是乃至水、火、風、空、時等無不具足,一切和
合,種子滅時而芽得生,此中地界不作是念:
『我能任持種子。』如是水界亦不作是念:『我能
潤漬於種。』火界亦不作是念:『我能暖於種子。』
風界亦不作是念:『我能動搖於種。』空界亦不
作是念:『我能不障於種。』時亦不作是念:『我能
變於種子。』種子亦不作是念:『我能生芽。』芽亦
[001-0824b]
不作是念:『我今從此眾緣而生。』雖然有此眾
緣,而種滅時芽即得生,如是有花之時,實即
得生。彼芽亦非自作,亦非他作,非自他俱作,
非自在作,亦非時變,非自性生,亦非無因
而生。雖然,地、水、火、風、空、時界等和合,種滅
之時而芽得生。是故應如是觀外因緣法緣
相應義。


「應以五種觀彼外因緣法。何等為五?
不常,不斷,不移,從於小因而生大果,與彼
相似。云何不常?為芽與種各別異故。彼芽
非種,非種壞時而芽得生;亦非不滅而得生
起。種壞之時而芽得生,是故不常。云何不
斷?非過去種壞而生於芽;亦非不滅而得生
起;種子亦壞,當爾之時如秤高下而芽得
生,是故不斷。云何不移?芽與種別。芽非種
故,是故不移。云何小因而生大果?從小種子
而生大果,是故從於小因而生大果。云何與
彼相似?如所植種生彼果故,是故與彼相
似。是以五種觀外因緣之法。


「如是,內因緣法
亦以二種而得生起。云何為二?所謂因相應、
緣相應。何者是內因緣法因相應義?所謂始
從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若無明不生,行
亦不有;乃至若無有生,老死非有。如是有無
明故,行乃得生;乃至有生故,老死得有。無明
亦不作是念:『我能生行。』行亦不作是念:『我從
無明而生。』乃至生亦不作是念:『我能生於老
死。』老死亦不作是念:『我從生有。』雖然,有無
明故行乃得生,如是有生故,老死得有。是故
應如是觀內因緣法因相應義。


「應云何觀內
因緣法緣相應事?為六界和合故。以何六界
[001-0824c]
和合?所謂地、水、火、風、空、識界等和合故。應如
是觀內因緣法緣相應事。何者是內因緣法
地界之相?為此身中作堅硬者,名為地界。為
令此身而聚集者,名為水界。能消身所食飲
嚼噉者,名為火界。為此身中作內外出入息
者,名為風界。為此身中作虛通者,名為空
界。五識身相應及有漏意識,猶如束蘆,能
成就此身名色芽者,名為識界。若無此眾緣,
身則不生。若內地界無不具足,如是乃至水、
火、風、空、識界等無不具足,一切和合,身即得
生。彼地界亦不作是念:『我能而作身中堅硬
之事。』水界亦不作是念:『我能為身而作聚
集。』火界亦不作念:『我能而消身所食飲嚼噉
之事。』風界亦不作念:『我能作內外出入息。』空
界亦不作念:『我能而作身中虛通之事。』識界
亦不作念:『我能成就此身名色之芽。』身亦不
作是念:『我從此眾緣而生。』雖然,有此眾緣之
時,身即得生。彼地界亦非是我,非是眾生,
非命者,非生者,非儒童,非作者,非男,非女,
非黃門,非自在,非我所,亦非餘等。如是乃至
水界、火界、風界、空界、識界亦非是我,非是眾
生,非命者,非生者,非儒童,非作者,非男,非
女,非黃門,非自在,非我所,亦非餘等。何
者是無明?於此六界,起於一想、一合想、常
想、堅牢想、不壞想、安樂想,眾生、命、生者、養
育、士夫、人、儒童、作者、我、我所想等,及餘種
種無知,此是無明。有無明故,於諸境界起
貪、瞋、癡。於諸境界起貪、瞋、癡者,此是無明緣
行;而於諸事能了別者,名之為識;與識俱
生四取蘊者,此是名色;依名色諸根,名為
[001-0825a]
六入;三法和合,名之為觸;覺受觸者,名之為
受;於受貪著,名之為愛;增長愛者,名之為取;
從取而生能生業者,名之為有;而從彼因所
生之蘊,名之為生;生已,蘊成熟者,名之為老;
老已,蘊滅壞者,名之為死;臨終之時,內具貪
著及熱惱者,名之為愁;從愁而生諸言辭者,
名之為歎;五識身受苦者,名之為苦;作意意
識受諸苦者,名之為憂;具如是等及隨煩惱
者,名之為惱。大黑闇故,故名無明;造作故,名
諸行;了別故,名識;相依故,名名色;為生門故,
名六入;觸故,名觸;受故,名受;渴故,名愛;取
故,名取;生後有故,名有;生蘊故,名生;蘊熟
故,名老;蘊壞故,名死;愁故,名愁;歎故,名歎;
惱身故,名苦;惱心故,名憂;煩惱故,名惱。復
次不了真性,顛倒無知,名為無明。如是有無
明故,能成三行,所謂福行、罪行、不動行。從於
福行而生福行識者,此是無明緣行;從於罪
行而生罪行識者,此則名為行緣識;從於不
動行而生不動行識者,此則名為識緣名色;
名色增長故,從六入門中能成事者,此是名
色緣六入;從於六入而生六聚觸者,此是六
入緣觸;從於所觸而生彼受者,此則名為觸
緣受;了別受已而生染愛耽著者,此則名為
受緣愛;知已而生染愛耽著故,不欲遠離好
色及於安樂而生願樂者,此是愛緣取;生願
樂已,從身、口、意造後有業者,此是取緣有;從
於彼業所生蘊者,此是有緣生;生已,諸蘊成
熟及滅壞者,此則名為生緣老死。是故彼因
緣十二支法,互相為因、互相為緣,非常,非無
[001-0825b]
常,非有為,非無為,非無因,非無緣,非有受,
非盡法,非壞法,非滅法。從無始已來,如暴流
水而無斷絕。雖然,此因緣十二支法互相為
因、互相為緣,非常,非無常,非有為,非無為,
非無因,非無緣,非有受,非盡法,非壞法,非
滅法,從無始已來,如暴流水而無斷絕。


「有其
四支,能攝十二因緣之法。云何為四?所謂無
明、愛、業、識。識者,以種子性為因。業者,以田
性為因。無明及愛,以煩惱性為因。此中業及
煩惱能生種子之識,業則能作種子識田,愛
則能潤種子之識,無明能殖種子之識。若無
此眾緣,種子之識而不能成。彼業亦不作念:
『我今能作種子識田。』愛亦不作念:『我今能潤
於種子之識。』無明亦不作念:『我今能殖種子
之識。』彼種子識亦不作念:『我今從此眾緣而
生。』雖然,種子之識依彼業田及愛所潤,無明
糞壤所生之處,入於母胎,能生名色之芽。彼
名色芽,亦非自作,亦非他作,非自他俱作,非
自在化,亦非時變,非自性生,非假作者,亦非
無因而生。雖然父母和合時,及餘緣和合之
時,無我之法無我、我所,猶如虛空。彼諸幻法,
因及眾緣無不具足故,依彼生處,入於母胎,
則能成就執受種子之識。


「名色之芽,如眼識
生時,若具五緣而則得生。云何為五?所謂依、
眼、色、明、空。依作意故,眼識得生。此中眼則能
作眼識所依;色則能作眼識之境;明則能為
顯現之事;空則能為不障之事;作意能為思
想之事。若無此眾緣,眼識不生。若內入眼無
不具足,如是乃至色、明、空、作意無不具足,一
[001-0825c]
切和合之時,眼識得生。彼眼亦不作是念:『我
今能為眼識所依。』色亦不念:『我今能作眼識
之境。』明亦不作念:『我今能作眼識顯現之事。』
空亦不作念:『我今能為眼識不障之事。』作意
亦不作念:『我今能為眼識所思。』彼眼識亦不
作念:『我是從此眾緣而有。』雖然,有此眾緣,眼
識得生。乃至諸餘根等,隨類知之。


「如是,無有
少法而從此世移至他世。雖然,因及眾緣無
不具足故,業果亦現。譬如明鏡之中,現其面
像。雖彼面像不移鏡中,因及眾緣無不具足
故,面像亦現。如是無有少許從於此滅生其
餘處,因及眾緣無不具足故,業果亦現。譬如
月輪,從此四萬二千由旬而行。彼月輪形像
現其有水小器中者,彼月輪亦不從彼移至
於有水之器。雖然,因及眾緣無不具足故,月
輪亦現。如是,無有少許從於此滅而生餘處,
因及眾緣無不具足故,業果亦現。譬如其火,
因及眾緣若不具足而不能燃;因及眾緣具
足之時乃可得燃。如是無我之法,無我、我所,
猶如虛空。依彼幻法,因及眾緣無不具足故,
所生之處入於母胎,則能成就種子之識,業
及煩惱所生名色之芽。是故應如是觀內因
緣法緣相應事。


「應以五種觀內因緣之法。云
何為五?不常、不斷、不移、從於小因而生大
果、與彼相似。云何不常?所謂彼後滅蘊,與彼
生分各異,為後滅蘊非生分故,彼後滅蘊亦
滅,生分亦得現故,是故不常。云何不斷?非
依後滅蘊滅壞之時生分得有;亦非不滅,彼
後滅蘊亦滅,當爾之時,生分之蘊如秤高下
[001-0826a]
而得生故,是故不斷。云何不移?為諸有情從
非眾同分處,能生眾同分處故,是故不移。云
何從於小因而生大果?作於小業,感大異熟,
是故從於小因而生大果。如所作因,感彼果
故,與彼相似。是故應以五種觀因緣之法。


「尊
者舍利子!若復有人能以正智,常觀如來所
說因緣之法,無壽、離壽、如實性、無錯謬性、
無生、無起、無作、無為、無障礙、無境界、寂靜、
無畏、無侵奪、無盡、不寂靜相、不有、虛、誑、無
堅實、如病、如癰、如箭、過失、無常、苦、空、無我
者。我於過去而有生耶?而無生耶?而不分別
過去之際。於未來世生於何處,亦不分別未
來之際。此是何耶?此復云何?而作何物?此諸
有情從何而來?從於此滅而生何處?亦不分
別現在之有。復能滅於世間沙門、婆羅門不
同諸見,所謂我見、眾生見、壽者見、人見、希
有見、吉祥見、開合之見。善了知故。如多羅
樹,明了斷除諸根栽已,於未來世證得無
生無滅之法。


「尊者舍利子!若復有人具足
如是無生法忍,善能了別此因緣法者,如來、
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
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即與授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記。」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說是
語已,舍利子及一切世間天、人、阿脩羅、犍
闥婆等,聞彌勒菩薩摩訶薩所說之法,信受
奉行。
《佛說大乘稻芉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