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c0072 金剛經大意-清-王起隆 (master)


No. 484
答屠息庵讀金剛經大意書
秀水止菴 王起隆 述


承以金剛演說示。讀竊嘆翁兄於古今疏經家。揉諸
香為丸。緝眾絲成錦。樂取人善。不恃巳長。留心大乘
最上乘。為當今之優曇鉢華。儒門大有人在矣。疏經
難疏。此經大難疏。此經如時師為他人說者。亦不為
難疏此經。而期精熟貫穿。不失佛意。不同謗佛。則難
之大難。寧觀大意無師心也。寧闕疑無妄註脚也。全
經五千一百四十六字耳。昭明分三十二分。留支分
十二分。無著分十八住。天親分二十七疑。彌勒成八
十偈。功德施菩薩造論。傅大士造頌等。度佛眼觀之。
盡虗空界畫也。相傳唐初疏此經者。多至八百餘家。
世遠不可得見。前此則天台智者之疏。後此則圭峯
之纂。楊圭之集解。長水之刊定記。中峯之略義。宗泐
之註。暨今時疏。亦既充棟。將赤水玄珠。誰定為象罔
乎。原夫般若大經。次阿含方等而說。凡六百卷。四處
十六會。金剛般若。為第九會說。其一也。金剛般若之
入中國。前後譯凡有六。而秦譯其一也。經有大頭顱。
[001-0181b]
有大支幹。而血髓充周。圓滿於其間。大頭顱云何。經
所謂金剛非他。即生佛真如心是也。此真如心。不變
隨緣。隨緣不變。不變者。生佛同此真如心。刀砍不入。
火燒不著。能壞一切。而一切不能壞。故般若有百喻。
此單喻如金剛。亦得強名。曰無為法隨緣者。一切聖
凡依正。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名有為法。喻如夢幻
泡影露電。不可取著。則屬生滅門收矣。弟於此經。素
苦葛藤。迄今老於憂患。讀之略見一斑。與深言之無
寧淺言之。與玄遠言之無寧平實言之。全經文句。諄
諄娓娓。疊疊層層。如關鎻勾連之骨。如迴環顧抱之
沙。畢竟頭顱何在。則經文佛不云乎。一切法無我。竊
謂此經五千一百四十六字。只疏得此五字耳。心佛
眾生。三無差別。真如不守。動生無明。只一我為大患。
我相也。我見也。我能度生也。我能布施也。我能得果
也。我能說法也。我能授記也。我能莊嚴佛土也。我能
供養河沙諸佛也。我能捨身命也。我能持戒也。我能
忍辱也。我能行善法也。我能集福德也。此點點我未
忘。由此貪著我執法執法非法執。貪著正報執。貪著
依報執。矜功爭能也。伐善施勞也。希求福利也。為尊
貴施墮也。為人輕賤也。鬬諍堅固也。此所謂一合相
也。此所謂諸心皆非心也。此所謂住於非住。而不住
於般若也。此所謂為煩惱伏降。而不能降伏煩惱也。
我如堅城。如怨敵。千生萬劫。圍合堅牢。如人入暗。一
無所見矣。誠有能發菩提心。生清淨心。不住六塵。生
[001-0181c]
心應無所住。生心於一切有為法。凡度生布施得果。
說法嚴土。持戒忍辱集福等。洞然智照。觀度而無所
度觀。施而無所施。觀得而無所得。觀說而無所說。觀
記而無所記。觀嚴而無所嚴。觀供而無所供。觀身命
而無身命。觀持戒而無持戒。觀忍辱而無忍辱。觀善
法而無善法。觀福德而無福德。觀微塵而無微塵。觀
世界而無世界。觀四相無四相。觀四見無四見。盡聖
凡依正。統滙一真如。即有為法而成無為法。即假設
我而見真常我。旅泊世間無意。必無固我。於凡矜功。
爭能貪著之。薰習之。命根徹盡源底。豁然蕩除。如日
光明照見種種色。即堅城粉碎矣。怨敵倒戈矣。心心
般若。在在金剛。為至人無巳。神人無功。聖人無名矣。
故曰菩薩通達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薩。此於
全經大頭顱。未敢曰穿透紅心。或者雖不中不遠乎。
大支幹云何。一曰循經分以省謗。一曰標經旨以舉
要。一曰約經象以順文。一曰匯經意以領趣。一曰開
經眼以豁疑。循經分何也。全經問在答處。答在問處。
髣髴神龍出沒。不可端倪。但點睛之手。畫龍身首。凡
繚繞烟雲間者。不必盡畫也。茲循昭分。細審來龍。自
第二分須菩提。從大眾中起。至第四分菩薩但應如
所教住止。為經全龍之龍首。葢住心降伏義為正宗。
如大學之聖經中庸之天命章。全經大旨巳竟。自第
五分可以身相見如來不起。至第十六分果報亦不
可思議止。如學庸之有分章。只重重洗發住心降伏
[001-0182a]
之義。自十七分起空生重理住心降伏起請問頭。諸
家種種曲說虗心。尋繹俱未確然。此正如南華經北
溟有魚一則。兩見逍遙一篇之中。文字重彰。趣味無
二也。循此十七分中。重說無法可得。重說大身非身。
重說莊嚴非莊嚴。第十九分重說布施福德。第二十
分重說不可身相見如來。第二十一分重說如來無
所說法。第二十四分重說說經福德。第二十五分重
說實無眾生滅度。第二十六分重說不可三十二相
見如來。第三十分重說非微塵非世界。其他不重說
者。亦字句多重。葢緣印度言音累複。佛慈悲重深。不
違其俗。故無相無見無說無得無度無福德等言。或
三五出。或八九出。或為鈍根諄誨。或為後至重宣。不
厭再三。實無岐異加之。或翻譯之失。或筆受之訛。但
當牢持信心求佛加被。自當有庖丁解牛。披大却導
大窾之時。若如諸家必欲爭執前後不同。可解解之。
不可解處亦必欲解之。牽強消文。橫生穿鑿。疑團滿
堆。佛口通可掛壁。果知其解者。旦暮遇之乎。自非不
謬佛心。誹謗重𠍴。奚通懺悔。此經分之當循也。標經
旨何也。諸經發起。必有綱宗。是經佛於般若會上。破
相談空。以無上正等正覺。開演人空法空法非法空。
彼凡夫不能斷惑。二乘不能轉識。其故有二繇。一住
於證得。一住於福德耳。初祖西來埽證得。則曰廓然
無聖。埽福德。則曰並無功德。竊謂此經佛旨簡要亦
然。通玩經文。如無得無說也。我不作是念是阿羅漢
[001-0182b]
也。於燃燈佛所於法實無所得也。於三藐三菩提無
有少法可得也。實無有法發菩提心也。色見聲求為
邪道也。非所謂廓然無聖者歟。福德同虗空不可思
量也。三千大千七寶施不及也。身命布施不及也。恒
河沙身命三時布施不及也。供養那由他諸佛功德
不及也。是福德即非福德性也。諸菩薩不受福德也。
非所謂並無功德者歟。佛憫小乘。為有所得心所誤。
愚迷凡夫。為人天小果有漏之因所誤。墮存我覺我
煩惱所知二障。墮界內界外分段變易二死。從生至
生。不得清淨。不憚多方淘汰。譬滌淨器。方貯天漿。趙
州所云佛之一字我不喜聞。龐蘊所謂我百千生為
布施累意。亦猶是此經旨之當標也。約經象何也。分
經必以三科。有序分。有正宗。末乃有結經流通。此經
第十三分。空生請佛安名結經。在半凡讚。法顯勝處。
即係流通。不係經末。方為流通。約象分文。每段說經
一番。便間以較量福德一番。通計七重福德。第一重
無住福德。為見性福德。次五重福德。一重增勝。一重
通為有相福德。較見性福德。實算數比喻不及。後四
段。則佛隨順機緣。破遣凡夫依正報執。末一切有為
法一偈。則總收全經。故不分正宗。不分流通。護念付
囑。婆心痛切。庠序秩如似乎。貫華似乎。散華似乎。正
智似乎。方便似乎。山盡水窮似乎。坐看雲起。此經象
之當約也。匯經意何也。凡佛說經。循其言句則知其
意。是經以金剛命名。而經言則曰無諍。曰忍辱。曰無
[001-0182c]
瞋恨。曰受輕賤。曰得成於忍。則非以剛為剛。純以柔
為剛。此佛意也。佛言如來無所說法。如來無有定法
可說。如來無法可說。若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
而經言則重信解受持。重書寫誦讀。重受持四句偈
等。曰為他人說者四。曰為人解說者二。曰廣為人說
者一。曰為人演說者一。又曰。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
發最上乘者說。又曰。如來是真語實語如語不誑語
不異語。豈說時默。默時說。如來有自語相違乎。何以
無法可說者。又專欲人說。所謂無離文字說解脫。雖
復不依言語道。亦復不著無言說。此佛意也。經言凡
有所相皆是虗妄。言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言離
一切諸相即名諸佛。而又曰。一切諸法皆是佛法。又
曰。一切諸佛法皆從此經出。又曰。以無我無人無眾
生壽者修一切善法。又曰。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心者於法不說斷滅相。又曰。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
法。又曰。成就第一希有功德。又曰。成就無量無邊功
德。又曰。成就不可量不可稱無有邊不可思議功德。
又曰。佛法無實無虗。將立時埽。埽時立。如來有世間
過乎。無非揀盡相見之虗。彰明般若之實。此佛意也。
經言一切眾生皆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但十界唯
心眾生。幻妄同於揑目所成。人於相見。不能清淨。則
起念。便生無量眾生。自巳不離眾生。何以度眾生乎。
故他經佛告比丘。汝等心中一日一夜。有百千萬億
眾生起滅。若能智照不起相續之念。即是度盡眾生。
[001-0183a]
則知眾生有事度有理度。有度世界之眾生。有度自
心之眾生。有攝而順度眾生。有折而逆度眾生。並由
理具。方有事用。必內外智照。如儒之盡人盡物。乃為
無餘涅槃。不同小乘樂小法者。故曰一切眾生即非
眾生。曰彼非眾生非不眾生。曰如來說非眾生是名
眾生。曰實無眾生如來度者。此佛意也。凡此等語。如
水面葫蘆按捺不定。如明珠走盤閃爍橫斜。如揮運
鏌鎁縱奪殺活莫敢攖鋒。但默領佛心。自見趣味汪
洋。萬川歸墟了無異水。此經意之當匯也。開經眼何
也。佛於空生。數云於意云何。數云如是如是。此經中
眼目也。將空生真有疑於佛耶。抑佛真有疑於空生
耶。要知佛無疑也。空生亦無疑也。一部金剛翻翻覆
覆。代眾生作問答。代眾生開疑也。眾生不疑不信。不
大疑不大信。故經中徹首徹尾。最重信心。如信心不
逆。如於此章句能生信心。如一念生淨信心。如聞是
經不怖不畏。如或有人聞心則狂亂狐疑不信。其最
嚴重。則曰信心清淨則生實相。實相即金剛也。即能
壞一切。一切不能壞也。即太阿鋒。即大火聚。即光明
鏡。即大日輪。即楞嚴之究竟堅固。即圓覺之非幻不
滅。即法華之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有為法空也。
非空無為法也。諸相非相也。非空如來也。色見聲求
邪道也。非空正道也。灼然離一切相。即一切法也。灼
然幻有不有。真空不空也。故始之以如是住如是降
伏。終之以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如是觀。而眾生
[001-0183b]
無餘疑矣。胥得度矣。若執空生有疑。佛真為空生破
疑。殊為未夢現在。此經眼之當開也。綜而論之。一經
之中。有凡夫相見。有二乘相見。有相似菩薩相見。凡
夫相見。見思惑也。二乘相見。塵沙惑也。相似菩薩相
見。無明惑也。相見之惑。有從分別發起。有從俱生發
起。分別二障麤猛易斷。極喜無也。俱生二障纏眠難
斷。地地除也。離四句絕百非中。有函葢乾坤句。有截
斷眾流句。有隨波逐浪句。佛說般若波羅蜜。函葢乾
坤也。即非般若波羅蜜。截斷眾流也。是名般若波羅
蜜。隨波逐浪也。引而伸之。觸而類之。所謂擊首尾應。
擊尾首應。擊中則首尾俱應。孰非經龍之鱗翼脊鬣
為大支幹者乎。解此則全經血髓。智見智。仁見仁。隨
拈一字一句。充周圓滿。不可云喻。更無不節節支解
者矣。要之此金剛王寶覺。以如如不動為體。以無餘
度生。降伏其心為用。以不住六塵。無住生心。為同虗
空。不可思量福德。以知一切法無我。為得成於忍。以
是法平等無有高下脩一切善法為莊嚴。以無相無
見為證得。以六如為觀智。而最先證入全性起修。全
修在性。則必以信為入門。凡佛所說六度四果五眼
三心。身如須彌山王轉輪聖王。諸類無字不當。尋義
無義不當。求證貴眼正。尤貴行履。於佛菩薩所云如
幻金剛三昧。所云金剛道。後異熟識空。庶幾其可躋
乎。若口口談空。心心著有。如今之拍盲禪佀戲論講
師背毀金剛。墮落惡道必矣。古德云。但願空諸所有。
[001-0183c]
慎勿實諸所無。此諸家之說金剛也。古德又云。寧起
有見如丘山。莫起無見如芥子。則不肖弟之說金剛
也。橫成嶺側成峯。到處不同正緣。身在廬山。不能全
見廬山面目。六祖曰。此在心行不在口念。張無盡曰。
我學佛而後知儒。此經非足目兼資同堂面話。何以
頭正尾正。領取本地風光。倘兄翁不棄蒭蕘。新年肯
來酧唱激揚。當更有依義不依語者。相商不淺耳。率
臆妄言。未罄瞽愚。台慈不罪。



善信李肇亨助銀壹兩。朱茂時張晉徵汪挺各助
銀捌錢。徐機助梨板肆錢。刊此金剛大意。所願同
明相見之妄。咸生清淨之心。福基命位。當體昌隆。
智種靈苗。後嗣秀盛。旃蒙恊洽。


林鍾月大士成道
日王起隆謹識
板貯楞嚴流通

No. 484-A


金剛大意自䟦


此余甲午冬杪草。答屠息庵書也。因息庵下問不靳
再三。感其至誠。遂呵凍滾滾成此一長篇。絡索師心
臆妄。慮犯謗佛重𠍴。擬欲今夏齎貭於靈峯素大師。
[001-0184a]
丐其楷定。乃用示人。故併息庵來索看。未之敢出。不
謂首春大師西逝。巳求郢削。無從生盲蔽錮。永失金
鎞。可勝傷痛。念息庵之意不可終虗。適闔戶避兵。將
此書分錄三通。一焚告素大師。因不知所裁。冀常光
照證也。一貽息庵。因詢於蒭蕘不可忘酧答也。一存
笥中。則藉以將來就正有道也。嗟乎此經大意難明。
正繇高談龍肉人多。實噉猪肉人少。既頭顱之罔揭。
亦支幹之莫分。每每以穿鑿心測佛智。以瞞盰儱侗
話消經文。無瘡剜肉。多歧亡羊。所以童習白紛槩乎
受病。余廣閱諸解。亦既有年。體會久之。稍窺端緒。茲
據經說經。直抒所見。不敢遺諸解。不敢狥諸解。不敢
違執經佛冤之訓。不敢背離經魔說之誡。緬惟佛意
昭然。人自求之玄遠。有能解粘釋縛。觀照全經。我意
西乾東魯。心理一如。佛之無我。即儒聖之何有空空。
佛之度生。即至誠之盡性參贊。降伏其心。即論語克
巳為仁之的旨。無住生心。即大易何思何慮之真詮。
掃四相見。通於毋意必固我。蕩滌凡小執心不入斷
滅。通於朝聞夕死。驅除迷蔽邪見。無法可說。豈非予
欲無言無行不與之宗傳。是法平等。豈非夫婦知能
渾同聖人之玅理。無實無虗。豈非顯諸仁藏諸用費
而隱之聖諦。莫作是念。豈非我無能我豈敢大而化
之玄風。荷擔菩提。豈非憲章祖述在茲之仔肩。成就
希有。豈非繼往開來木鐸之功業。不受福德。豈非浮
雲富貴有天下不與之胸襟。得成於忍。豈非削跡伐
[001-0184b]
檀斯人我徒之願力。夫道一而巳矣。何梵何夏。何佛
何儒。何淺何深。何世出世。大開智眼。作如是觀。則下
學便是上達。藏通便是別圓。看教便可見宗。知儒便
可識佛。余德慧尠薄。埒屋中愚。然懷之巳久。抒洩於
今。下筆之時。一湧齊出。十目視。十手指。實不敢吐口。
不如心筆。不如口有欺片語。則時節因緣。息庵之大
有起發於我也。儒佛兩門之賢者之交罪我乎。或原
我乎。總不暇護也。昔黃梅曹谿相傳。以金剛印心。為
宗門龍穴。其為人演說。則曰。但用此心。直了成佛。而
昭明分分。方便鈍根。曩巳有耆宿。雪其是功非罪者。
余言平淡無能。為大乘最上乘闡揚。只堅信儒佛心
同理同。則心言俱直。當為佛菩薩聖賢悉見悉知。至
於貫穿經文。嫌於破碎虗空。無所迯罪。亦因散錢索
子。為初機之權設。而然竊引昭明之例。或尚可通懺
悔乎。深願見聞是書者。無督過余援儒入佛昧殊塗
同歸之性與天道。則至幸矣。



乙未午月朔日東海止庵王起隆自識於深息草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