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b0037 鹿母經-西晉-竺法護 (master)



No. 182
佛說鹿母經


西晉月氏國三藏竺法護譯


佛言:「昔者,有鹿數百為群,隨逐美草侵近人
邑,國王出獵遂各分迸。有一鹿母懷妊獨逝,
被逐飢疲失侶悵怏。時生二子捨行求食,煢
悸失措墮獵弶中,悲鳴欲出不能得脫。獵師
聞聲便往視之,見鹿心喜適前欲殺。鹿乃叩
頭求哀自陳:『向生二子尚小無知,始視矇矇
未曉東西,乞假須臾暫還視之,將示水草使
得生活,旋來就死不違信誓。』是時,獵者聞鹿
所語,驚怪甚奇!即答鹿曰:『一切世人尚無至
誠,況汝鹿身?從死得去,豈當還期?終不放
汝。』鹿復報言:『聽則子存,留則子亡,母子俱
死不得生別,分死全子滅三痛劇。』即便說偈,
以報獵者:


「 「『我身為畜獸,
 遊處於林藪,
 賤生貪軀命,
 不能故送死。
 今來入君弶,
 分當就刀机,
 不惜腥臊身,
 但憐二子耳。』」



「獵者於是聞鹿所語,甚奇甚異!意猶有貪,
復答鹿曰:『夫巧偽無實奸詐難信,虛華萬端
狡猾非一,愛身重死少能効命,人之無良猶
難為期,而況禽獸去豈復還?固不放汝不須
多方。』鹿復垂淚以偈報言:
[001-0454b]


「 「『雖身為賤畜,
 不識人義方,
 奈何受慈恩,
 一去復不還。
 寧就分裂痛,
 無為虛偽存,
 哀傷二子窮,
 乞假須臾間。
 世若有惡人,
 鬪亂比丘僧,
 破塔壞佛寺,
 及殺阿羅漢,
 反逆害父母,
 兄弟及妻子;
 設我不還來,
 罪大過於是。』」



「爾時,獵者重聞鹿言,心益悚然,乃却歎曰:『惟
我處世得生為人,愚惑癡冥背恩薄義,殘害
眾生殺獵為業,欺偽苟得貪求無恥,不知非
常識別三尊。鹿之所言有殊於人,信誓邈邈
情現盡中。』便前解弶放之令去。於是鹿母至
其子所,低頭鳴吟舐子身體,一悲一喜,而說
偈言:


「 「『一切恩愛會,
 皆由因緣合,
 合會有別離,
 無常難得久。
 今我為爾母,
 恒恐不自保,
 生世多畏懼,
 命危於晨露。』」



「於是鹿母,將其二子示好水草,垂淚交流,
即說偈言:


「 「『吾朝行不遇,
 誤墮獵者手,
 即當應屠割,
 碎身化糜朽。
 念汝求哀來,
 今當還就死,
 憐汝小早孤,
 努力自活己。』」



「鹿母說已,便捨而去。二子鳴啼悲泣戀慕,從
後追尋,頓地復起。母顧命曰:『爾還勿來!無
得母子併命俱死。吾沒甘心;傷汝未識,世間
無常皆有別離。我自薄命爾生薄祐,何為悲
[001-0454c]
憐徒益憂患,但當建行畢罪。』於是母復為子,
說此偈言:


「 「『吾前生貪愛,
 今來為畜身,
 生世皆有死,
 無脫不終患。
 制意一離貪,
 然後乃大安,
 寧就誠信死,
 終不欺殆生。』」



「子猶悲號戀慕相尋,至于弶巨諒所東西求索。
乃見獵者臥於樹下。鹿母住前,說偈覺言:


「 「『前所可放鹿,
 今來還就死,
 恩愛愚賤畜,
 得見辭二子。
 將行示水草,
 為說非常苦,
 万沒無遺恨,
 念恩不敢負。』」



「獵者於是忽覺驚起,鹿復長跪向獵者,重說
偈言:


「 「『君前見放去,
 德重過天地,
 賤畜被慈育,
 赴信還就死。
 感仁恩難忘,
 不敢違命旨,
 雖懷千返報,
 猶不畢恩紀。』」



「獵者見鹿篤信死義,志節丹誠慈行發中,効
應徵驗捨生赴誓,母子悲戀相尋而至。慈感
愍傷,稽首謝曰:


「 「『為天是神祇,
 信義妙乃爾,
 恐懼情悚然,
 豈敢迦逆害。
 寧自殺所親,
 碎身及妻子,
 何忍害靈神,
 起想如毛髮。』」



「獵者即便放鹿使去。母子悲喜鳴聲呦偈呦
謝獵者:


「 「『賤畜生處世,
 當應充厨宰,
 即時分烹煑,
 寬惠辭二子。
[001-0455a]
 天仁重愛物,
 復蒙放捨原,
 德祐積無量,
 非口所能陳。』」



「爾時,獵者具以聞王,國人咸知普感慈信,鹿
之仁行有喻於義,莫不肅歎!為止殺獵。於
是鹿還鳴群嘯侶,以遊以集各寧其所。」


佛語阿難:「昔吾所更勤苦如是。爾時,鹿者我
身是。二子者羅云及羅漢朱利母是。其國王
者,舍利弗是。時射獵者,汝身是。我之所入興
隆道化,種善無厭分德不住,雖在禽獸不忘
菩薩,權行如應導利一切,普使眾生度濟獲
安,逮是功德疾成至佛真人,至誠忠信不可
不作。」
佛說鹿母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