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a0005 佛般泥洹經-西晉-白法祖 (master)



《佛般泥洹經》卷下
西晉河內沙門白法祖譯


佛去淳家,呼阿難:「去至鳩夷那竭國。」阿難
言:「諾。」即與比丘僧,從華氏國,至鳩夷那竭
國。佛道得病,下道止坐,呼阿難。阿難言:「諾。」
佛言:「近是間有溪水,名鳩對,持鉢往取水
滿鉢來,我欲飲澡面。」阿難即往,到溪水邊,
時,有五百乘車,上流厲度水大濁,阿難即
取濁水,持來白佛:「溪上流有五百乘車,過
水大濁,但可澡面澡足不可飲。是間更有一
溪,名醯連,水大清,去是不遠,可往取飲。」
佛即取濁水,澡面足,病即小差。


時,有華氏
國人中大臣名胞罠,隨道而來,遙見佛威
神,形貌端正安靜而坐。大臣胞罠,前趣
佛,為佛作禮却坐,佛為說經,胞罠淚出。
佛言:「何等比丘,為若說經?若聞經,何以故
[002-0168b]
哭啼?」胞罠言:「有一人名羅迦鹽,為我誦經,
時,我淚出。」佛言:「為若誦何等經?」胞罠言:
「羅迦鹽坐樹下,自思惟身體,有五百乘車過,
未久有一人問言:『適有五百乘車過,寧聞車
聲不?』答言:『我不聞。』其人言:『近在是間,㕼㕼
如是,何以不聞?』答言:『忽然不聞。』其人言:『時
比丘瞑耶?』答言:『不瞑。』人言:『何以不聞車聲?』
答言:『我念道,自思惟身體五藏。』人言:『車過
如是,不聞車聲。』」胞罠言:「我於道中逢一人,
為我說經,比丘羅迦鹽持道深,不聞五百乘
車聲,我用是故啼。」佛告胞罠:「五百乘車聲,
何如雷聲?」胞罠言:「正使千乘車聲,不如雷
聲。」


佛告胞罠:「我昔在優曇聚,坐思天下生
死之根本。時,天暴雨,雷電霹靂,殺四牛、耕
者兄弟二人。時,有眾人往觀。有一人來到我
所,前為我作禮,我問:『是間何以聚人?』其人
言:『屬者霹靂,殺四牛、兄弟二人,佛何以不
聞?佛時瞑耶?』佛言:『我不瞑,坐思道耳。』其人
言:『佛道深乃如是,不瞑而不聞霹靂聲,佛思
道甚深。』其人亦即淚出。」


大臣胞罠言:「佛道
深乃如是,從今以往,當持佛經戒。」胞罠
即呼從者來,使歸取黃金織成㲲布一張來,
我以上佛。從者即歸取來。胞罠持上佛,白
佛言:「同知佛不用,當哀我,為受之。」佛即受
之,胞罠為佛作禮而去。去未久,佛呼阿難:
「持金織成㲲布來,色大好正黃。」阿難言:「我
侍佛二十餘年,未曾見㲲好乃如是。」佛言:「有
是甚好。」阿難言:「佛今日面色,如是㲲色。」佛
告阿難:「佛有是曹色者有兩時,佛初得道為
[002-0168c]
佛時,面色好如是,我今日夜半當般泥洹,
面色好當復如是。」


佛復呼阿難:「去至醯連溪
水邊,我欲洗浴身體。」阿難言:「諾。」佛獨與阿
難俱,至醯連溪水邊,佛解衣,自取水灌浴。
佛告阿難:「朝華氏子淳家飯我,今日夜半,
當般泥洹,若告淳言:『佛從若飯已,夜半當
般泥洹,若當歡喜。』語淳:『莫啼哭,若一飯佛
得五福,若飯佛,佛持若飯食氣力用般泥
洹,淳得長壽,得端正,得富貴尊豪,得生天
上。佛可敬,一飯佛得五福。』」


阿難白佛:「有一
比丘,名栴檀比丘,急性憙罵,數鬪諸比丘,
佛般泥洹以後,我曹諸比丘,當云何共事佛
經戒?」佛語阿難:「我般泥洹已,若曹莫復與語,
諸比丘不與語,栴檀比丘,當思惟懷重慚
愧悔數鬪諸比丘。」


佛告阿難:「施牀使北首,
我背大痛欲臥。」阿難即施牀著枕,佛偃右脇
臥,屈膝累脚,臥思無為之道。


佛臥呼阿難:
「若知七意之事不?何等為七?一者有志,二
者明經,三者不懈於經,四者不貪臥當憙經,
五者政心,六者淨心,七者視身中惡露。比
丘有是七法,以自知得度世道。」阿難意念
佛懈臥,佛告阿難:「若意念佛懈臥耶?」佛告
阿難:「人不懈於經,不懈於坐起欲作佛者,
可得佛語已即起坐。」


時,有一比丘名劫賓,來
語阿難言:「我欲問一事。」阿難言:「佛聖體不
和且莫。」佛即從裏知比丘欲問事,佛告阿難:
「呼比丘來入。」入與佛相見,佛言:「所欲問者當
問。」比丘言:「佛有疾且置經不須復說。佛說
七事者,我曹以聞當持,佛且止莫說經。」佛告
[002-0169a]
比丘:「我向臥,阿難念佛有懈墮之意,何以
臥,我以是故起說七事。」比丘言:「佛是天上
天下之尊,云何不從天請藥,可使病愈?」佛
言:「如人舍宅,久故皆當壞,地續安如故。佛
心安如地,身如故舍,心無病,但身有病耳。」佛
言:「憂七事,憂身持戒。」比丘言:「今佛當般泥洹
有身病,何況凡人?」比丘言:「䴏生子,怙父母得
食以生活,今佛捨我曹般泥洹,我曹當依誰?」
世尊又曰:「吾經不說,無生不死者,比丘當念
持佛重戒。」比丘旋出。


佛告阿難:「疾去為佛於
鹽呵沙,施牀使北首,今日夜半,佛當般泥
洹。」阿難奉命,之彼施牀牀頭北首。畢,還白
言:「施牀已竟。」佛起至鹽呵沙,得牀猗右脇
臥。有一比丘,名優和洹,當佛前立。佛言:「無當
吾前。」阿難白言:「自吾親侍二十五年,未曾見
比丘直自來進不問阿難。」佛言:「是比丘,於彼
諸天,最有威神,聞佛滅度故,直自前,貪欲見
佛。」阿難問言:「獨是天知佛當滅度?復有餘天?」
佛告阿難:「從鳩夷那竭國境界,四百八十里
中,頭頭相附,間不容鍼,皆是諸天,聞佛當滅
度,悲哭且來,中有挽頭髮者,自裂衣者,塞心
絕尸視者,哀云:『奈何!佛捨我曹,滅度永逝,何
其疾乎!佛為大明,三界中眼,今般泥洹,三
界眼滅。』」


佛告阿難:「吾本經不說,無生不死
者,天地無不壞敗者,愚人以天地為常,佛以
為虛空,天地有成敗,無不棄身者,善惡隨身,
父有過惡,子不獲殃,子有過惡,父不獲殃,
各自生死,善惡殃咎,各隨其身。」


阿難白佛言:
「佛滅度後,吾等葬佛身體,法當云何?」佛告阿
[002-0169b]
難:「汝默無憂,當有逝心理家,共憂吾身。」阿
難言:「彼以何法,憂佛尊體?」佛告阿難:「葬法
如飛行皇帝殯葬之法,佛復踰彼。」阿難言:「葬
聖帝法云何?」佛告阿難:「葬法用錦褻以纏
身,劫波育千張,交纏其上,著假棺中,以
澤香膏,灌劫波育上,其有好香,皆以著上,
以梓薪樟薪柟薪,以葢覆棺,以薪著上下,
蛇維訖畢,𣫍舍利,於四交道,起塔立剎,以
槃著上,懸繒鼓,華香燃燈,飛行皇帝葬法
若斯;佛復勝之。」佛說此時,阿難在後,慷慨啼以頭拄牀角,從後白言:「滅度太疾,亡
天下眼。」


四面郡國,諸比丘僧,聞佛欲滅度,
啼哭且來,自相謂恐不見佛。比丘僧到,佛問
比丘:「阿難所在乎?」對曰:「阿難近在牀後角,低
頭哽噎。」諸比丘流淚而言:「世尊滅度,何其
太疾!」佛言:「吾本行諸墟聚,豫告若曹,却九十
日當般泥洹。」


四輩弟子,在數千里外者悉
至,佛告阿難:「若莫悲哀。所以然者?若盡心
侍佛,二十餘年,慈仁於佛,敬身慎口,大孝
於佛,過去佛侍者亦如阿難,當來佛侍者亦
如阿難。若知佛意,若云某時可見,比丘比
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某時不可見;所供飲食,
若言可食可飲可臥可起,常合佛意未甞失
儀;某比丘某逝心,樂經不樂經,若所言皆
誠,於佛最孝,啼哭何為?」


佛告:「諸比丘聽!飛
行皇帝有四難及之德。何謂四德?諸小國王,
及諸逝心理家,并諸黎民,詣帝闕下,飛行
皇帝皆見之;和心軟教,為諸王說治國法,
知足無求,逝心之行,清淨為首;理家及民,
[002-0169c]
出詣佛廟,聽採沙門正真之化,歸當修孝;
隨其所定,慈心賜之,諸王逝心理家庶民,
靡不欣豫,稱嘆聖帝感動諸天;飛行皇帝有
斯四德。阿難比丘亦有四德:其有除饉男
除饉女清信士清信女,之阿難所從問經戒,
阿難為具廣陳演之,四輩弟子,靡不欣懌,
退坐出去,尋塗稱歎,斯謂阿難第一四德;
復有四輩弟子,不解經奧,至阿難所啟質
所疑,阿難釋結無不開解,聞者不厭出無不
歎,斯謂阿難第二四德;四輩高德,覩阿難
侍佛左側,無不吟詠,斯謂阿難第三四德;佛
所說經,言無多少,阿難所聞,皆識諷誦,宣
授四輩,一無增減,是為阿難第四四德。」



難白佛言:「去是不遠有郡國,舍衛國、沙枝
國、栴波國、王舍國、波羅㮈國、維耶梨國,
斯諸大國,明義備悉,佛當滅度,何不於彼?
既於小縣,復處城外,薄聚鄙縣,而般泥洹?」


佛告阿難:「無云小聚。所以然者?惟昔往古
鳩夷那竭,名鳩夷越,王國大樂時無疹病,
米穀豐沃黎民熾盛,家有孝子。城東西長四
百八十里,南北廣二百八十里,其城七重,
皆以焦墼累集作城,黃金白銀琉璃水精,
以著城壁,亦以四寶為瓦覆城。城高六丈四
尺,上廣二丈四尺,城中寶樹,華光五色;行
有三道,兩邊皆以四寶,瓦覆其上;兩邊居
家舍宅,彫文刻鏤,服如天上,琴瑟眾樂。男
女不雜,歌音以德,道樂益明,民無憂怖,心
常歡喜,頭上不飾,明香遠達。


「其聖王名曰大
快見,號飛行皇帝,勒兵光世,都無齊雙,相
[002-0170a]
率以道,無違王法,民欲飛行,念即身往。王
有七寶自然生:黃金飛輪,神力白象,紺色
神馬,明月珠,天玉女妻,主寶聖臣,典兵聖
臣。王有四德,為小兒時,為太子時,即帝位
時,捐國絕欲為沙門時,各八萬四千歲,斯
即大快見王一難及之德;飲食時化,體無長
疾,寒溫調適身意常安,斯二德;容觀堂堂
顏華絕世,微下帝釋,以為不如,斯三德;
普天率土民無巨細慈愛於王,猶至孝之子
願令親安,王亦赤心慈愛眾生,等之於子,
貧給財寶,飢者飯之渴者飲之,窮老幼孤,
令之合居為親為子,屋舍車乘,疾濟以藥,
斯謂四德。


「其國常聞十二種聲:象聲、馬聲、牛
聲、車聲、螺聲、鼓聲、舞聲、歌聲,諸絃樂聲,誦仁
義聲,歎佛尊行聲。黎民服飾,眾寶織成,明
月雜珠,瓔珞光道,飲食伎樂,猶忉利天,居
民欣樂,無日不喜。王欲出遊,呼御車臣,
臣名須達,勅之曰:『令車徐行,吾久不見逝心
理家,今欲見之。』逝心理家,聞王當出,有
持明月珠者,白珠碧珠、青珠珊瑚、栴檀名香,
輙貢聖王。王不欲受,皆稽首求哀,王乃受
之。勅掌寶臣,倍顧其直。黎民巨細,亦以
眾寶華香散地,稱壽無極。諸小國王,有八
萬四千,聞飛行皇帝欲布施,皆來翼從,至
大殿所。帝欲與諸王俱昇正殿,諸王辭曰:
『臣等諸國皆有寶殿。』帝曰:『爾等小殿,未足以
云,且觀明殿。』遂無敢昇者。諸王各有寶車,
車高十丈,皆有四輪,自下以上,悉是七寶,
上施幢幡,色明相照,車駕六馬,馬皆飛行。
[002-0170b]
時有一車駕,兩駱象車,名俱羅竭,聖帝所
乘矣。八萬四千車皆在前導,至明殿所。


「殿
名波羅沙檀,縱廣四十里,以黃金、白銀、琉璃、
水精墼為壁;亦以四寶為柱;黃金瓦,白銀
瓦,琉璃瓦,水精瓦;陛五十重,皆以黃金、
白銀、琉璃、水精為陛;黃金梁,白銀梁,琉璃
梁,水精梁;黃金㭼,白銀㭼,琉璃㭼,水精㭼。
殿中有八萬四千床,黃金床、白銀床,琉璃床、
水精床;黃金帳、白銀帳、琉璃帳、水精帳,黃
金織成、白銀織成、琉璃織成、水精織成,赤罽
織成,皆以布床上,以天上降織成為枕。


「阿
難!宮墻四重:黃金墻、白銀墻、琉璃墻、水精
墻;作四寶浴池,周匝四十里,黃金池白銀
陛,白銀池黃金陛,琉璃池水精陛,水精池
琉璃陛,池中自然,生四色蓮華,青紅紫白
華,冬夏常生池中,外有香華樹,殿下有四道,亦以四寶為步欄,欄各長二十里。殿陛
之前,有四寶樹,樹高四十里,蔭地亦爾,黃
金樹白銀葉,白銀樹黃金葉,琉璃樹水精葉,
水精樹琉璃葉。帝於殿下,自思惟不宜上
殿,辭讓諸王,諸王皆不敢昇。大快見勅令
近臣,請諸沙門逝心明經持戒者先上殿,
具設美食,重賜明寶。沙門逝心去,帝即深惟,
壽命非常,與一侍人,俱昇明殿曰:『吾欲遣
諸夫人伎女。』傍臣諸王,各遣令去。帝坐黃
金床,足蹈白銀机,深自思念:『婬泆之行,何
益於己,愚人多貪不知其禍。吾今雖壽三十
三萬六千歲,夫盛有衰合會有離,身為朽種,
會成灰土,斯四寶殿,孰能久保乎?』曰:『吾一
[002-0170c]
身耳,小屋足安,何用四十里殿八萬四千
床為?』從黃金床至白銀床,足蹈金机:『惟人
作意,必當清潔貪、嫉、恚、癡、邪婬之心,以四
非常滅令無餘,覩世無常,吾焉得久?』從白銀
床至琉璃床,足蹈水精机曰:『吾後宮玉女,
有八萬四千人,各遣令去,用之為拘,女聚
惡盛,當棄穢意。』從琉璃床至水精床,足蹈
琉璃机:『重思天下,眾事皆惡,唯無為快,除
吾濁志,當求無為,今雖為飛行皇帝豪貴如
斯,何潤於身?』侍者前白:『諸玉女寶,問王處
殿,何其稽久,皆欲進前?』帝告侍者曰:『勅掌
寶臣,遣諸夫人,各歸其家,著身眾珍名寶,
皆各自隨;諸王群臣,天馬寶象,皆遣令去。』


「大快見王,即昇高觀,遙聞眾聲,喧叫呼天,
帝曰:『何聲?』侍者白言:『天玉女聲。』諸王群臣,
頓蹌于地,舉哀呼天,寶象天馬,呼㘁淚
出,戀慕天王,靡不頓躃。帝曰:『持小机來,
安置殿下。』請玉女寶,諸王群寮,進諸象馬
寶車從者。第一嫡后就坐帝側,帝更以女妹
之愛,侍諸夫人,嫡后舉手,指諸女寶曰:
『天女之容,韑韑光世,着身天服,世所希覩,
願留微心,以副其意;寶象天馬,馬名桓青,
白珠夜光眾寶瓔珞,奕奕光國;四方諸王,
皆有聖人之明,虔奉稱臣,孝順慈忠,愛慕
天王。』快見王曰:『吾世世有慈心,於世女人,
更相嫉妬,殃惡流被,延及王身,惟斯重禍,
吾欲遠之,自今以往,若曹女等,皆我女妹。』
諸夫人皆舉哀云:『當奈何生離棄我去。』皆脫
身眾飾,投之于地。嫡后自搣椎心悲哭呼
[002-0171a]
云:『天王!吾當依誰?』帝曰:『人命致短,爾憂反
長,身為朽器,死在無期。自今執心,尚沙門
德,遠女親賢,唯道是尊,修身自憂,不能憂
餘。』告諸王曰:『命短憂長,當自愛身,無生
不死,當正心行,慈愛孝順,榮難久保。』諸王
稽首,至誠辭曰:『四天諸國,皆侍天王,常
聞諸聖,咨嗟斯土,以為無喻,帝及群寮,
無不神聖,國土珍寶,譬如天上,天王加哀,
宜還聖思。』帝告諸王:『人壽致短,憂俗反長,
當自憂身,命在呼吸,無生不死,當去貪婬
穢濁之行。』帝起上殿,坐黃金床,持弘慈之
心,向諸夫人,群寮諸王,庶民象馬,十方
勤苦者,悲心傷之,欲使知佛,從金床至銀
床,思無為之道,從銀床至琉璃床,思慈
哀之行,以濟眾生,從琉璃床至水精床,思大
孝行,欲度無數劫之親,自惟五藏九孔惡露。
帝曰:『吾昔尚得一病,如有竹索絞頸,木鑿
鑿身,身為苦器,安足可恃乎?』」


佛告阿難:「飛
行皇帝大快見者,吾身是也。王後壽終,昇
生梵天,誰知佛身,作飛行皇帝,修行正法。
又有四德,七寶自然,從鳩夷那竭境界,長
四百八十里,廣二百八十里,皆在城中,吾前
以七持身置此地中,今得斷求,念空無相
之定,絕生死之原,自今之後,不復作身
也。


「阿難!汝往入城,告諸民云:『今日夜半,佛當
般泥洹,若等所疑,急詣決之,慎無後悔,長
懷瞢瞢恨。』」佛在小聚,違於稟戒,阿難如教,
民僉然曰:「佛以何緣,處于小聚,滅度去乎?」
[002-0171b]
民皆頓地,叩頭者搏頰者、搥心刮面搣髮,
裂衣蹹地啼哭,呼當奈何!其王聞之,愕然曰:
「斯者何哀?」王遣近臣問外何哀?民哽咽曰:
「阿難勅言:『佛當滅度,心所疑結,令詣質之。』
以斯哀矣。」臣還啟云:「阿難勅民,佛當般泥
洹,令質所疑,以故哭耳。」王即召太子阿晨,
命之曰:「爾詣佛所,稽首佛足,敬問消息,伏
願世尊於正殿上,昇泥洹道,無於小聚般
泥洹也。」太子白言:「若世尊遂不爾翔者,當云
何?」王曰:「受教疾還。」太子到佛所,阿難白言:
「鳩夷國王遣太子來,未敢通之。」佛言:「呼進。」
太子五體投地,稽首佛足,却長跪諾:「王遣
阿晨,稽首佛足,敬問消息,眾生沒淵,唯佛
拯濟,今當滅度,何其大疾,當於宮中,而
於小聚。」佛告阿晨:「謝爾父王,吾往以說,
昔為飛行皇帝,最後聖帝,名大快見。吾以
七反以身喪此,并今為八。吾今道成,不復以
身著斯地中。謝爾父王,抂苦太子。」


太子還
宮,晻冥適至,太子見王,本末自陳。王愕然
流涕,勅國黎民,率土皆往,受佛明法。王以
人定時到佛所,與民十四萬眾俱住在外。王
白阿難曰:「吾與民十四萬人,欲受佛戒。」阿
難向佛,具陳王意,世尊即曰:「苦王及民。」
阿難白言:「寧可遣王?」佛言:「不可。當與相見。」
王與國中高德賢者俱進,皆以頭面稽首佛
足,却叉手立。時,佛前無燈火,佛放頂中光,
光照二千里。佛謝王及其臣民勞抂爾來。王
稽首曰:「佛有何誡,所當奉行?」


佛言:「吾告使者云,得佛說經,四十九歲,王
[002-0171c]
國諸賢,皆自執行。王且還宮,吾今夜半當
般泥洹。」王及臣民莫不舉哀,佛告王曰:「吾
聞有生無不衰喪,啼哭何為?怒伏猛心,上
法天閨,遠惡自愛,勤心修德親賢,事來重
思,無加卒暴,人命難得,當哀萬姓;明者可
責,愚者原赦,世多諸邪,自愛自慶。」王
及賢者,皆自退出,王去佛五里,所止屯住。


國有耆年,字曰須拔,年百二十,時在城中。
夜臥覺寤,見佛光明,照一城中,家無一人
即出城,疾到佛所,向阿難曰:「以吾啟聞,吾
有疑心於世尊。」阿難曰:「夜以且半,佛當善
逝,且莫煩擾。」須拔對曰:「不可以聞乎,吾聞無數世乃有一佛耳,今詣質疑,而不以聞。
吾之所疑,唯佛而釋,餘莫能也。」阿難曰:「且
止!不須問矣。」佛知須拔在外欲質所疑,呼
阿難問:「何以不啟須拔疑事?」阿難對曰:「見
夜且半,佛當滅度,懼其來入語言煩擾,佛
今當棄三有欲界就無為道。」佛言:「將須拔入,
有疑當問。」阿難即將須拔入。須拔聞當入,
其心喜踊,身皆為動,前以頭面稽首佛足。佛
見須拔年老息微,賜机使坐。佛問須拔:「爾
有何疑?」對曰:「佛為三界天中之天,神聖無
量,至尊難雙,開化導引四十九年,仙聖梵
釋靡不稽首,吾有同志八人,有故龜氏、有
無先氏、有志行氏、有白鷺子氏、有延壽氏、
有計金樊氏、有多積願氏、有尼揵子,彼八
人智,無螢燭之明,善無沛生絲髮之潤,內
懷三毒,外為欲走,坐作虛論,妄書非真,不詣
稟化將有緣乎?」佛告須拔:「子曹經意,與佛
[002-0172a]
經違,為生死之路,求富貴之耶?吾道之志
斷求念空,不願世榮淡泊無為,以斯為樂。」
須拔曰:「何謂無為之道乎?」佛言:「滅有歸本,
不復生死,謂之無為也。若曹志趣,皆有八
惡。何謂為八?祠祀鬼神,卜問虛殺,是為一。
處家貪餮,不奉孝道,貪愛萬邪,欲無舍止,
是為二。兩舌、惡罵、妄言、綺語,未常陳善令
愚去惡,是為三。殺盜婬泆,是為四。常懷怒
心,不孝二親,輕慢兄弟、妻子九族,心邪行
穢,無善勸導,常自憍大,欲人畏敬,是為五。
晝夜懷邪,不畏法律,輕慢賢者,尊貴穢濁,
遠避真正,交隨惡人,是為六。聞有賢智,明
經沙門梵志,豫懷憎嫉,虛偽作謗,是為七。
不敬先祖盡孝于親,弃賢明而反賊,毀仁
正,不覺流俗穢濁可耻。斯謂八惡。若自陳云:
『世尊說經,四十九載,有八人不詣稟化。』子曹
皆懷斯八惡,豈樂清化乎?正使來者,佛亦
不受。須拔!若心有斯八惡,慎無問佛:『執斯
八戒可得溝港、頻來、不還、應真?』行斯八戒,當
正爾心,乃為佛弟子。其有凡人,擅作師導
教化之首,違斯八戒,皆是妖蠱,當遠棄避,慎
無聽受。」


世尊曰:「吾今於三界中,獨言獨步,
莫有等雙;爾之所疑,便問無嫌。」須拔稽首,
長跪而曰:「誠如佛言,幾亡吾身,又墮狂愚。」
世尊又曰:「若解八戒未乎?」對曰:「已解。」重稽
首曰:「吾欲捐下賤之操,執沙門清淨之行。」
世尊又曰:「爾誠不?」對曰:「願佛加哀,受我為
沙門。」須拔髮自然墮地,袈裟著體,精心思
教,霍然無想,一心清淨,喻明月珠,即得應
[002-0172b]
真道,重自思念:「吾不能使吾師於前泥洹也。」
即時先佛,取泥洹道。


佛呼比丘入言:「吾滅度後,其有世人,棄家
去穢,欲作沙門,入比丘僧中,先試三月,知
行高下。世有四輩人:一輩貧窮不能自活,欲
為比丘;一輩負債無以償之,欲作比丘;一輩
在役當時無用,欲作比丘;一輩高士行淨無
穢,聞無數世乃有一佛,覩佛經典欣然心寤,
捐家棄欲,不貪世榮,來作比丘。吾泥洹後,
凡諸來者,觀于志趣,視于坐起,採于語言,
察于躇步,知于施行,善惡所趣,求道用心,
精進樂不?三月審察,志高行淨,可眾乃用
作比丘。身既作比丘,當選耆舊明於法律,
為之作師,授其十戒。奉戒三年,兢兢不虧,
眾賢咸可,當授與二百五十戒,十戒為本,
二百四十戒為禮儀。若曹後世,施行是法,
天神地祇,靡不敬喜。佛所戒法,諸比丘熟
思之,無得以佛般泥曰去,懈怠違法。佛
之所行,弟子所思,長幼相奉,無為不孝,有
不樂得道慕尊榮者,當讀是經,求壽欲生
天上者,讀是經。佛之大要,趣無為道。吾泥
曰後,無得以佛去故。言無所復怙,當怙經
戒。吾泥曰後,轉相承用,翫經奉戒,執二百
五十戒,轉相敬奉,猶孝事親。耆年比丘,當
教後嗣,猶吾在時。後進比丘,若得疾病,耆
舊比丘,當有乃心消息占視。明教讀經,喻
誨以和,順持佛戒,吾道可久。吾泥曰後,賢
者子賢者婦女,尋後思念:『吾世有佛,有妙
經典。』佛於世始般泥洹日,子曹皆有至孝於
[002-0172c]
佛,慈心于經,至其壽終,皆當昇天。爾等無
得以吾去故不奉經戒,慎無懈慢。


「諸比丘!爾
等熟視佛顏色,佛不可復得起,却後十五億
七千六十萬歲,乃復有佛耳。佛世難值,經法
難聞,眾僧難值,唯佛難見也。閻浮提內有尊
樹王,名優曇鉢,有實無華,優曇鉢樹,有金
華者世乃有佛。吾正於今當般泥洹,爾曹於
經有疑結者,及佛在時,當決所疑,今不釋
結,後莫轉爭曼,我在時急質所疑。」


阿難時
在佛後,稽首白佛:「自佛教化,諸比丘僧無
疑結者。」弟子自說:「吾等無疑。天中天!」佛告
比丘:「夜已且半,勿復有聲。」


佛起正坐,深思道
原,棄是善惡,都及三界,年亦自至七十有
九,惟斷生死迴流之淵。思惟深觀,從四天
王上至不想入,從不想轉還身中,自惟身
中四大惡露,無一可珍,北首枕手猗右脇
臥,屈膝累脚,便般泥曰。


天地大動,諸天
散華香,悲哭呼冤:「法王滅度,吾等依誰?」國
王十四萬眾,躃身呼佛:「眾生長衰,當奈痛
何?」或有絕而復穌者。第二帝釋告諸天曰:
「佛常云生無不死者,爾等當念非常苦空非
身之諦,莫復啼哭。」第七天王亦奔下曰:「佛
光以冥,佛尚棄身,爾曹何望?啼哭躃身者,
寧可復得乎?」諸比丘有宛轉地,啼哭且云:
「三界眼滅,何其疾乎!自今之後,世為長衰。」
有住哭者,息絕尸視者,中有深思:「佛在常
云:無生不死。啼哭為身,何益明法哉?」


有一
比丘,字阿那律,語阿難曰:「止諸比丘,無使
重哀;止王及臣民,止上諸天,莫復哀慟。」阿
[002-0173a]
難問曰:「視上諸天,能有幾人?」曰:「周匝四百
八十里中,比首相附,皆是尊天,以一小鍼於
上投之,鍼不墮地。」阿那律上止諸天,諸天哀
慟倍悲。阿那律語阿難曰:「佛不使吾等棺
斂,爾赴往告逝心理家,吾等自能殯斂,世
尊有命,令逝心理家棺斂殯葬,無令有恨。」
阿難即往,至逝心理家所,如其事說。逝心
理家舉哀云:「世尊滅度,吾等孤露,智士嗷
嗷,唯恃世尊。」某等五百人詣王訟曰:「乞
獨殯葬。」王曰:「佛去眾生孤露,和心無諍,必
盡孝心,佛愍諸子,令得景福。」王說斯事,無
不哽噎。


理家及民,舉佛金牀,還入王城。諸
天以名寶蓋,覆佛床上,幢幡導從,華香雜
寶,其下如雪,十二種樂,皆從後作,天人龍
鬼,莫不舉哀。理家問曰:「世尊在時,勅令殯
葬棺斂,其法云何?」阿難曰:「佛在時云:『如飛
行皇帝法,佛復踰之。』」理家問曰:「聖帝殯法,
其則云何?」曰:「用新褻錦,牢纏身體,新劫波
育,復以纏上。著假棺中,以澤香膏,灌令
徹身,以蓋覆上。栴檀香薪、櫁香薪、梓薪、樟薪,
著棺上下,四面高廣,各三十丈,投火蛇維,
十二部樂,同時俱作。以好香華皆以散上,
斂取舍利擇去灰炭,以好香汁熟淨洗之,著
金甖中。以甖著金床上,當著宮中齋戒殿上,
九十日訖,當於四交道,起塔立剎,懸繒施
幡,華香作樂,飛行皇帝葬法如是;佛當勝
之。」諸逝心理家揮淚曰:「諾。必如明教,願假
七日。」理家俱啟王:「吾等欲棺斂天尊聖體,
願王臨之。」王曰:「敬諾。」理家俱舉佛黃金床,
[002-0173b]
却還從城西門入,於城中央至七日,得三十
萬眾,皆共棺斂,民眾皆持十二部樂,晝夜
燃燈,燈火去城,面十二里,步步有之。


第二
帝釋,將十萬眾天人來下,持十二部天名
樂來,華香眾寶,懸在空中,去地三里。帝釋
獨下,問阿那律:「佛有何令?」阿那律具以佛
教告釋。釋曰:「以具眾寶伎樂華香葬具,吾
欲殯葬,其宜可乎?」答曰:「吾當質之。」阿那律
具以釋意向阿難說,阿難答曰:「佛在時不
有令乎諸天及王,無令棺斂,勅令逝心理
家殯葬。謝諸梵釋,願明佛意。」即還,具以阿
難意告諸天。諸天曰:「吾上帝葬具,不如民
間乎?」答曰:「斯何言與?世尊䟽逝有重貴令,
慎無相非。」逝心理家即曰:「舉佛舍利床,欲
從城西門入,床為不舉。」理家俱曰:「床不動
搖,從得出城乎?」阿難問阿那律:「床何以不
搖?」答曰:「諸天欲得棺斂故,令床不舉。」阿那
律曰:「吾方上曉梵釋諸天。」即上告梵釋曰:
「阿難謝諸天葬儀之趣,自是佛意。」梵釋諸天
曰:「吾等以持葬具來至此,寧可令吾等於床
右面,國王黎民于床左也,伎樂華香,送世
尊乎?」答曰:「吾當還報。」阿那律還以天意具
報阿難,阿難曰:「欲棺斂者,上違佛教;為孝
送者可。」即報梵釋。其事見聽,諸天咸喜,皆
下在佛金床右面,王及民眾,在床左面。理
家問曰:「可舉佛床出西城門去。」阿難曰:「可。」


帝釋前以手持床右面前足,梵王持床右面
後足,阿難持床左面前足,國王持床左面後
足,逝心理家以繒縛床前兩足,天人哀慟,
[002-0173c]
共挽金床,諸天龍鬼神,散華雜寶名香伎樂
幢幡華葢,各皆導從,王及黎民,供具亦爾。
天人挽歌歎德於上,黎民紹之哀歌於下,天
神鬼龍,帝王黎民,同時哀慟,搥心呼佛
滅度如之,眾生何怙?出西城門,趣周黎波
檀殿,有大講堂,以佛著堂上。逝心理家,如
佛遺教,以褻錦纏身,劫波育千張,交纏其
上,著假棺中,以澤香膏,灌令徹身,天蓋覆
上,理家俱舉棺下殿,於其中庭,以栴檀香
薪櫁香薪梓樟薪柟薪,高廣三十丈,天神
鬼龍,諸王人民,皆以華香散薪上。理家燃
薪,火為不燃。問阿那律曰:「火何緣燃之不
燃?」答曰:「佛有耆舊弟子,名大迦葉,周行教
化,今者來還,將弟子二千人,諸天無央數,
欲完見佛,令火不燃。」理家曰:「諾。」教待。


迦葉
與四輩弟子各五百人俱來,於道止息。有
異學者,名優為,從佛所來,持天華,華名曼
陀勒,見大迦葉與弟子二千人相隨,優為進
為大迦葉,稽首揖讓畢。迦葉問:「子從何來?」
曰:「吾從那竭國來。」迦葉曰:「識吾大師佛不?」「諾。
吾識之。滅度已來,今為七日,吾從彼得斯
天神華也。」時諸弟子,有未見諦者,聞佛滅
度,靡不驚愕,躃踊搥心,宛轉自滅,呼曰:
「奈何,眾生何怙?」有見諦者,深存佛誡,世皆
無常,恩愛猶幻,誰獲長存者。眾比丘中,
有一比丘,年耆闇昧,不達聖意,見眾比丘
哀慟痛至,住止之曰:「願莫哀也。世尊在時,
法戒重沓,此非法也、彼非義矣,持此行是
無違無犯。今世尊逝,吾等自由,不亦快乎。」
[002-0174a]
眾比丘皆共非之,因共告天,天取老比丘,
捐著眾外,大迦葉勅諸比丘:「使急就道。」四
輩弟子,天人無數,悲哭且行,俱到佛所,繞
殿三匝頭面著地,蹌面奄土,吐血而絕
者。迦葉熟視佛黃金棺,意自念曰:「吾來晚
矣,不及吾師,不知世尊頭足所在。」佛便應聲,
雙出兩足。迦葉即以頭面著佛足,陳佛功德,
說偈言:


「 「彼為不生老,
 亦為不死,
 彼為不復會,
 無有相逢憎。
 彼為不復令,
 愛欲相別離,
 當為求方便,
 令致得是處。
 彼為是五陰,
 以畢不復受,
 亦不復為為,
 有受是五陰。
 苦為以盡畢,
 有本亦以除,
 當為求方便,
 令致得是處。
 佛為斷世間,
 愛欲為以畢,
 便名為忍,
 亦捨所世間惱。
 佛為自安,
 亦致世間安隱,
 但當為叉手,
 當為謙禮佛。
 佛為所說法,
 為世間最明,
 佛為最見道,
 安隱無所礙。
 亦為活天下,
 令不復老死,
 當何為世間,
 人不受佛恩?
 月為以出,
 但為夜去冥,
 日為以出,
 但為晝作明,
 電為以出,
 但能照明雲,
 佛明為以出,
 令為明三界。
 一切所河,
 為無過崐崙河,
[002-0174b]
 一切所大水,
 為無過於海。
 一切星宿明,
 月最為明,
 佛為世間,
 天上天下最尊。
 佛為以度世,
 為施福至今,
 佛為教誡行,
 為至今分明。
 亦為至今,
 為佛弟子受行,
 一切天亦人,
 恭敬叉手行禮。」」



迦葉讚畢,天神鬼龍,帝王黎民,皆禮佛
足,眾禮訖畢,足還入棺。天人鬼龍,見足還
沒,踰為哽噎,同時悲哭。哭畢,迦葉與諸比
丘,更相吊唁。逝心理家放火蛇維,天散
華香,皆云:「當奈眾生為窮乎!」佛光徹照第七
梵天,十方幽隱陰冥之處,生不相見,得佛
光影,一時炳然,欣面談曰:「斯何明也?」諸
理家商,佛肌肉盡,即以香乳,澆火令滅,熟
洗舍利,盛以金甖,佛內外衣,續在如故,所
纏身劫波育為燋盡。取舍利甖,著金床上,以
還入宮,頓止正殿,天人散華伎樂,繞城步
步燃燈,燈滿十二里地。阿難語阿那律:「謝諸
天龍,且各還居。」天龍鬼神,各流淚云:「亡三
界之日月,世為長衰,臨喪之絕當能幾間,
急逐吾等令去,何為?」答曰:「民眾擾擾,欲上
華香,且宜暫還,以展民心。」帝釋問阿那律:
「何日當興世尊宗廟乎?」阿那律問阿難。阿難
曰:「却後九十日,當於四交道中立剎興廟。」
諸天咸曰:「待九十日,將有緣乎?」阿那律曰:
「四輩弟子,其在遠者,必當奔赴,以副其望
也。」諸天同時,頭面著地,帝釋處前,諸天翼
從,繞殿三匝,悲哭而去。
[002-0174c]


比丘二萬,留衛舍利,又謝國王,且自還宮,
及群臣稽首于地悲哭,繞殿三匝還宮,勅諸
夫人婇女,皆令奉戒畢九十日。逝心理家
齊肅亦爾,四遠皆聞佛以滅度,鳩夷國四
輩弟子,皆齎華香,悲哭塞路,繞殿三匝,稽首
于地,頓蹌哀慟呼當奈何。千里內王,皆
從太子,千里外者,遣其太子,率從臣民,皆
詣佛所,繞殿哀慟華香供養,先至先退,後
至後退。


諸比丘俱問阿難:「葬法云何?」答曰:「當
東出,去城三十里,彼土有鄉,鄉名衛致,有
四衢峙剎立廟,以玉作墼,墼之縱廣其方
三尺,塔縱廣丈五尺矣,舍利金甖,正著中
央,興塔樹剎,高懸繒幡,燒香燃燈,淨掃散
華,十二部樂,朝夕供養。逝心理家,當共成
塔,釋梵鬼龍,王及臣民,送佛舍利。」理家敬
諾,如阿難教。


大迦葉及諸羅漢,與阿那律共議,斯三十萬
眾,并王臣民,終當生兜術天上彌勒所。彌
勒成佛,第一說經,九十六億比丘得羅漢,
彌勒當為眾生說經云:「斯諸神通皆是釋迦
文佛時作塔者,懸繒燒香燃燈,執行佛戒,
皆清信士、清信女也。」大迦葉與阿難及諸應
真共議:「鳩夷國王,壽終當趣何道?」大迦葉
言:「斯王壽終,當生十二水微天上,後彌勒
來下作佛時,當字須達,為彌勒興造宮殿,
講受道堂,喻聞物精舍,孤獨聚園,衣食
疾藥,供比丘僧。」阿難問大迦葉:「鳩夷國王,
何以不於彌勒佛所取應真道?」大迦葉曰:「斯
王欲心,未厭生老病死憂悲之苦故,不取應
[002-0175a]
真道矣。」迦葉語阿難:「其有不厭生死患者,
終不得道。」阿難答曰:「吾久厭之,何以不得
道乎?」大迦葉曰:「爾但執戒,不惟內外身身
之惡,轉流生死但以食故。」


邊境八國,聞佛滅
度,舍利在鳩夷國中,皆發兵來,索舍利分。
鳩夷國王曰:「佛在吾國,今者滅度,吾當供
養,遠苦抂顧,舍利不可得。」八王答曰:「吾等
叉手,索舍利分,了不與我,必當以命抵取
之耳。」天帝見八王共諍,欲得舍利還國供養,
化為梵志,自名屯屈,叉手前曉八國王曰:
「聽吾一言,惟佛在時,諸王奉尊教常慈惠,
夫為民主,無宜有諍,當行四等,分佛舍利,
令諸國土,皆有宗廟,開民盲冥,令知有佛,
以為宗緒使得景福。」天神鬼龍、諸王黎民僉
曰:「善哉!屯屈!普施眾生福田也。」共請屯屈作
平八分。屯屈自以天上金甖,中以石蜜塗裏,
成量舍利,各與一甖。諸王得之,悲喜交集,
皆以香華、懸繒、雜綵、燒香、燃燈、朝夕作樂。屯屈
長跪乞甖中餘著蜜舍利:「吾欲立廟。」諸王惠
之遂入甖。道士名曰桓違,從王索舍利,王
曰:「已分不可復得,唯有焦炭,便自往取。」道士
取炭,香華供養。復有遮迦竭人,來索舍利。
曰:「已分。唯有餘灰,可自往取。」即復取灰,奉九
十日。


大迦葉、阿那律、迦旃延共議:「阿難隨佛最
久於佛獨親,佛所教化,施為弘摸,阿難貫
心無微不照,可受阿難法律,委曲載之竹帛。」
比丘僧議:「阿難白衣,恐有貪心,隱藏妙語,
不肯盡宣。」比丘僧曰:「當詭取之。設一高座
[002-0175b]
處,諸聖上會,以比丘僧以慈詰問三上下,
因問經要,可得誠實。」鳩夷國王,立佛宗廟,
精房禪室,凡有三千,諸比丘處其中,誦經
坐禪,王遣大臣,臣名摩南,將兵三千,宿衛
佛廟,大迦葉與阿那律,共報比丘僧,佛經
結律,名四阿含。阿難從佛,獨為親密,佛以
眾生婬泆無度,作一阿含;凶怒悖逆,作一
阿含;愚冥遠正作一阿含;不孝二親,遠賢
不宗受佛恩,不惟上報,作一阿含。沙門眾
曰:「唯阿難知,夫四阿含,當由阿難出。」大迦
葉曰:「阿難白衣,恐有貪意,不盡出經。」眾比
丘曰:「可以前事詰責阿難,當上阿難著于高
床,諸賢者眾自下問經。」僉曰:「善哉!誠合大宜。」
直事沙門即會聖眾,逐阿難出,聖眾皆坐,
復命阿難令疾進,進為聖眾稽首作禮,得應
真者,皆坐如舊,未得者皆起。直事沙門,令
之昇坐中央高座。阿難辭曰:「非吾座也。」聖
眾僉曰:「以佛經故尊爾于彼,從爾受佛之上
法。」阿難乃坐。


賢眾問之:「爾有七過,寧知之
乎?世尊在時云:『閻浮提之內大樂。』爾默然
為?」直事沙門呼阿難,阿難即對曰:「佛為無上
正真聖尊,將不得自在耶?當須吾言乎?設
佛在世一劫之間,彌勒至尊,從得作佛。」聖眾
默然。阿難無懼。眾聖僉曰:「且還復坐,知子
宣法,與眾所聞正法同。」不如斯三上,阿難
復三下之。阿難復上言:「伊焰摩須檀,伊焰
摩須檀者,吾從佛聞。」諸比丘僧聞阿難法言:
「伊焰摩須檀,吾從佛聞。」咸哽噎云:「當
奈此何!佛適處世而今更云吾從佛聞說如
[002-0175c]
是。」天神鬼龍,帝王臣民,四輩弟子,莫不
舉哀。大迦葉賢聖眾選羅漢得四十人,從阿
難得四阿含,一阿含者六十疋素,寫經未竟,
佛宗廟中,自然生四名樹,一樹字迦栴,
一樹字迦比延,一樹字阿貨,一樹字尼拘類。
比丘僧言:「吾等慈心寫四阿含,自然生四神
妙之樹,四阿含佛之道樹也。」因相約束,受
比丘僧,二百五十清淨明戒,比丘尼戒五百
事,優婆塞戒有五,優婆夷戒有十。寫經竟,
諸比丘僧各行經戒,轉相教化千歲,千歲之
中有持戒者,應在第四彌勒佛所,彌勒世尊
當為天說經法。言:「今之會眾,皆是釋迦文佛
時持戒者,來會斯上。」彌勒佛言:「爾曹勤
心加於精進,行難備悉,多少持之。」佛泥曰
後,作八宗廟,第九瓶塔,第十炭塔,第十一
灰塔。經曰:佛以四月八日生,八日棄國,八日
得道,八日滅度,以沸星時,去家學道,以沸
星時得道,以沸星時般泥曰。草木復更華
葉,舉國樹木皆更茂盛。佛般泥曰去,三界
天中天,光明以滅,一切十方,皆自歸於佛。
《佛般泥洹經》卷下


從佛般泥洹,到永興七年二月十一日,凡
已八百八十七年餘,七月十有一日。至今
丙戍歲,合為九百一十五年。是比丘康日所
記也。又至慶曆六年丙戍歲,共計一千九百
九十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