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a0005 佛般泥洹經-西晉-白法祖 (master)




No. 5 [No. 11, Nos. 6, 7]
《佛般泥洹經》卷上


西晉河內沙門白法祖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王舍國鷂山中,與千二百
五十比丘俱。時,摩竭國王,號名阿闍世,與
越祇國不相得,欲往伐之。自與群臣共議:
「越祇國富,人民熾盛,多出珍寶,不首伏於
我,寧可起兵伐其國?」國有賢公,公名雨舍,
雨舍公者,逝心種也,公言:「唯命。」王告雨舍
公言:「佛去是不遠,若持王聲,往至佛所,頭
面著足,問佛消息,身體平安不?飡食如常
不?問佛禮竟,自持若意白佛言:『越祇國大
輕易王,王欲往伐之,寧能得勝不?』」


公受王
教,即嚴車五百,乘騎二千,步人二千,往到
王舍國,得步徑止車下,到佛所見佛前。頭
面著佛足,佛與机使坐,問國丞相:「從何所
來?」公言:「王使臣來,稽首佛足,問佛消息,身
體平安不?飡食如常不?」佛即問:「王及國人
民,寧安和不?穀糴平賤不?」公言:「得佛恩,皆
自安和,風雨時節,國中豐熟。」佛言:「公行道
人馬,皆平安不?」公言:「得佛恩,行道皆平安
無他。」


公白佛言:「王與越祇國有嫌,欲往伐
壞之,於佛意何如?可得勝不?」佛言:「是越祇
國人民,持七法者,王不能得勝,不持七法
者可勝。」


佛言:「我昔嘗往到越祇國,國有急疾
[001-0160c]
神舍,我止頓其中。越祇國中諸長老,皆來
語我言:『阿闍世王欲來伐我國,我曹謹勅
自守國。』」


佛言:「我即告諸長老,莫愁莫恐;若
曹持七法,阿闍世王來者,不能勝汝。」


雨舍
問佛:「七法者何等?」


時,佛坐,阿難從後扇佛。
佛告阿難:「汝寧聞越祇國人,數相聚會,講
議政事,修備自守不?」


對曰:「聞其數相聚會,
講議政事,修備自守。」


佛言:「如是,彼為不衰。
汝聞越祇,君臣常和,所任忠良,轉相承用
不?」


對曰:「聞其君臣常和,所任忠良,轉相承
用。」


「汝聞越祇國,奉法相率,無取無願,不敢
有過不?」


曰:「聞其奉法相率,無取無願,不敢
有過。」


「汝聞越祇,禮化謹敬,男女有別,長幼
相事不?」


曰:「聞其禮化謹敬,男女有別,長幼
相事。」


「汝聞越祇,孝於父母,遜弟師長,受
誡教誨不?」


曰:「聞其孝於父母,遜弟師長,受
誡教誨。」


「汝聞越祇,承天則地,敬畏社稷,奉
事四時不?」


曰:「聞其承天則地,敬畏社稷,奉
順四時。」


「汝聞越祇,尊奉道德,國有沙門應
真及方遠來者,供養衣被、牀臥、醫藥不?」


曰:「聞
其尊奉道德,國有沙門應真及方遠來者,供
養衣被、牀臥、醫藥。」


佛言:「夫有國者,行此七法,
難可得危。」


雨舍公對言:「使越祇持一法者,
尚不可攻,何況七法?」公曰:「國事多故,當還
請辭。」佛言:「可宜知時!」即從坐起禮佛而去。


去未久,佛呼阿難勅之,往至鷂山中,請諸
比丘僧皆聚會,著講堂中。阿難即受教詔,
至鷂山中,勅諸比丘僧:「佛請諸比丘。」比丘
悉來,皆為佛作禮,佛即在前,至講堂中,設
[001-0161a]
座已皆坐。佛告諸比丘:「若曹當持七戒法。
何等為七?比丘當數相聚會誦經,法可久。
上下相承用坐起,法可久。坐起不得念家室
妻子,法可久。在山阻間,若在深林樹下塚
間,當自思惟五滅,法可久。少年奉道,當
先問長老比丘,敬畏承用,受教莫厭,法可
久。心當奉法,敬畏經戒,法可久。持二百五
十戒,具以得阿羅漢道,欲來學者莫却,入
者相承用,來者所有衣被飲食當共用,病瘦
當相瞻視。比丘持是七法,法可久。


「復有七法,皆聽。」


比丘諾:「受教。」


「比丘不得貪臥,
臥者、不得思他事,法可久。樂守清淨,不樂
有為,法可久。樂賢共坐,守忍辱行,慎無諍
訟,法可久。不得責望人禮敬,為人說經
不用作恩德,法可久。小得道,頭角莫自憍
恣,法可久。不思諸情欲,心不投餘行,如此
者法可久。不貪利養,常樂隱處。草蓐為牀。
比丘持是,法可久。


「復有七法,皆聽。」


諸比丘
言:「受教。」


「人有惠彼物,餘人不得有恨意,法
可久。當知羞慚,法可久。不懈於經戒,法可
久。坐起心不忘經法,法可久。坐起不相厭
苦,法可久。坐起當明經法,法可久。學讀經
當諷誦惟其深義。比丘持是七法,法可久。


「復有七法。佛在世間,為比丘作師。比丘敬佛
所說戒勅,持受戒法,不慢念師恩,持師戒
法,法可久。不得下道,當隨佛法約束,法可
久。敬比丘僧,受其教戒,得當承用無厭,法
可久。當重持戒能忍辱者,法可久。隨經戒
心無所貪愛,常念人命非常,法可久。晝日
[001-0161b]
不得貪飯食,夜臥不得貪好牀,法可久。自
勅頓思惟世間擾擾,所念莫懈,莫隨惡心,莫
隨邪心,邪心來至,自戒莫隨,當端心,世間
人為心所欺,比丘莫隨天下愚人心。持是七
法,法可久。


「復有七法。」


比丘僧言:「受教。」


「比丘當重經如愚
人重珍寶,持經當父母,當用經生活,父母
活人一世耳,經度人無數世,令人得泥洹
道,用是故,法可久。不得貪食嗜味,食不得
多,多者病人,少者復飢,趣可而已,不得味
飯,法可久。當持身比土,日當憂死,不樂在
生死中,生者多憂,憂父母、兄弟、妻子、親屬、奴
婢、知識、畜生、田宅,是曹憂者,皆愚癡憂耳。
如人有罪,為吏所取,雖有宗親,不得前附,
用是穢故;身當以比土,獨來獨去,當與身
競,法可久。勤修精進,端身口意行無過失,
取道不難,法可久。懼降心意,不聽六情,抑
婬怒癡,無有邪行,法可久。坐眾人中,不羞
眾人,為人所敬,心淨端故,不恐不畏;取
道不邪,如人為人所讒,為吏所捕,吏雖執
之,其人不恐,用無所犯故;清淨持戒,畏佛
戒語,坐眾人中不恐,心淨故,法可久。敬慎
不自憍慢,從慧者受經戒,見癡者當教經戒。
比丘持是七法,法可久。


「復有七法。」


比丘言:「受教。」


「比丘常當念經,棄
貪婬之態,常當念度世之道,自思惟身體,
法可久。常持佛所說經,用著心中,既著心
中,當端其心,棄惡心受好心,如人衣多垢,
以淳灰浣之再三,遍垢便去;念佛語當持戒,
[001-0161c]
去惡就善,法可久。當與心諍,不當隨心,心
欲婬怒癡不得聽,常自戒於心,不得隨心,
如人從軍,健者眾人共將踧在軍前鋒,難得
復還,意欲悔却,羞其後人,以受淨戒,但當
端心正意,在眾人前,莫得在後,可先得道,
法可久。當知所入法行多少深淺,熟與初頭
志,當日勝樂經,不厭苦、不擇食、不擇牀臥,
以道自勸樂,法可久。當敬同學,當持同學
作兄弟,當端外內,外者身口過,內者心過,
當思惟是二事,法可久。坐自思惟,九孔惡
露無所不有,一孔主內,九孔皆出不淨;飢
飽寒熱,皆為苦極,身體難得宜適,皆不淨
潔;內懷不淨,風寒熱見外,有不淨反自覆,
鼻見吐寒熱,心皆不喜,有臭者,亦不惡不
喜,比丘當端心內外,法可久。視天下人,帝
王亦死,貧富貴賤,無有離死者,同死生之
道,如人夢見好舍好園豪貴快樂,寤則不見,
世間所有貧富貴賤,如人夢耳,自思惟世
間,譬如人夢。比丘持是七法,思惟莫失,法
可久。


「復有七法。比丘僧當有慈心於天下,有慈
心於佛,人罵不得應,不得恨,持慈心向天
下,如獄中有繫囚,常慈心相向。人處世間,
亦當慈心轉相愍念,比丘執心人罵無怒,
將踧無喜生有是心,可以無憂。所以不與世
人諍者,譬如牸牛食芻草,出乳乳出酪,酪
出酥酥成醍醐,持心當如醍醐,奉佛戒,
法可久。端舌莫妄語,語莫傷人意,舌當端,
舌不端,使人不得道;舌致刀杖或致滅門,為
[001-0162a]
道常當端舌,法可久。端心莫念惡,莫思婬,
有婬心者,不成阿羅漢道。夜臥婬欲態欲來
者,當念女人惡露,婬意即解;恨怒心來,
當念生在地上不久,法可久。若有將請比丘
飲食,餘人不得念言:『是比丘獨得,我不得。』
不得有是。曹念比丘病人,儻有義持醫藥
來與之,餘人不得念言:『獨視彼,不視我。』不
得念是。人持衣物遺比丘,餘人不得念言:『我
獨不得。』何以所行乞匃得者?以在鉢中,不得
言多少,心如是者,法可久。持戒法慎戒法,
不知者當問知戒比丘。念佛念法念比丘僧,
莫得休息,展轉相承用;於衣中得虱,當有
慈心向之,法可久。見死人言:『此人既死,不
知經道,舉家啼哭,及知識親屬不知,此人
獨如去。』比丘以得道,能知死人魂神所趣向,
佛經不可不讀,道不可不學,天下徑道眾多
王道最大,佛道亦爾,最上道也。如數十人,
各持弓箭射埻中,有前中者,有後中者,
射不休息,必復中埻,行佛經道如此,莫懈
莫念。前以得道,今我不得道,不得有是恨,如
人射不休息會中埻,為比丘不止會得道,
法可久。坐起當相承用,佛經當讀諷誦,思
惟其義,除饉清信士、清信女,如此七,法可
久。奉是七七四十九法,如天下水,小溪水
流入大溪,大溪水流入江,江流入海。比丘!
當如水流入海,為道不止會,當得阿羅漢道。」


佛從王舍國起,呼阿難:「去至巴隣𨽁。」阿難
言:「諾。」即從摩竭國行未至巴隣𨽁。中間有
為羅致𨽁,佛至呼比丘僧:「皆聽。」比丘諾:「受教。」
[001-0162b]


佛言:「天下有四痛,佛所知,人皆不知。用人不
知故,生死不止,無休息時。何等為四?生痛、
老痛、病痛、死痛,人不思惟是四痛,強力忍之
故生死不絕無休止時,佛故發是四痛以告
人。雖有父母妻子,皆當別離,轉相憂思啼
哭不止。諸所惡見日在目前,用是故佛出經,
當離是四痛,奉八戒,身亦可厭。」


佛言:「一者受
佛語。二者當遠離愛欲就道,無所貪諍。三者
不妄言、綺語、兩舌、惡口,四者不得殺盜犯人
婦女。五者不得嫉妬瞋恚愚癡。六者坐自思
惟四痛,著意中。七者思念身體皆不淨。八
者視生死身體皆當作土。去佛亦念是四痛,
來佛亦念是四痛,去佛亦出是八戒,來佛
亦出是八戒,當念佛經深義。諸比丘!有念於
父母妻子,念世間生活者,不得度世道。樂
世間心不樂道,道從心起,心正者可得道,
心小端可得上天,明經者可得作人,當斷
地獄、畜生、餓鬼道。佛為天下正生死道,諸
比丘當思惟之。」


佛從羅致聚,呼阿難:「去至巴隣聚。」阿難言:
「諾。」即隨佛去。時比丘僧,有千二百五十人,
佛至巴隣聚,樹下坐。巴隣聚鬼神即往
告逝心理家,皆出有持席者,持𣯾𣰆者,持
燈者,皆往至佛所,前為佛作禮,却在一面
坐。


佛告逝心理家:「人在世間,其有貪欲,自
放恣者,即有五惡。何等為五?一者財產日
耗減。二者不知道意。三者眾人所不敬,死
時有悔。四者醜名惡聲,遠聞天下。五者死
入地獄三惡道中。人能伏心,不自放恣者,
[001-0162c]
即有五善。何等為五?一者財產日增。二者
有道行。三者眾人所敬,至死無悔。四者好
名善譽,遠聞天下。五者死生上福德之處。
不自放恣,有是五善,汝等自思惟之。」佛為
逝心理家說經竟,皆歡喜,為佛作禮而去。


佛起到阿衛聚,坐一樹下,持道眼見上諸天,
使賢善神營護此地。佛從宴坐起,出阿衛
聚,更坐一處。賢者阿難正服從坐起,稽首
畢一面住。佛問阿難:「誰圖此巴隣聚,起城
郭者?」對曰:「摩竭大臣雨舍公,圖起此城,欲
以遏絕越祇。」


佛言:「善哉!阿難!雨舍公之賢,乃
知圖此。吾見忉利天上諸神妙天,共護此地,
其有土地,為天上諸神所護持者,其地
必安且貴。又此地者,天之中也。主此四分
野之天,名曰仁意,仁意所護者,其國久而
益勝,必多聖賢智謀之人,餘國不及,亦無
有能壞者。是巴隣城,欲壞時,當以三事:一
者大火,二者大水,三者中人與外人謀;乃壞
此城。」


大臣雨舍聞佛與比丘眾,從摩竭國
轉遊到此,即乘王威嚴車五百乘,出巴隣聚
往到佛所,前為佛作禮,却坐一面,前白佛:
「明日寧可與諸比丘俱於舍小食?」佛默然不
應。雨舍公言如是者三。佛法默然者,如言:「可。」
雨舍公即去,嚴舍中,為佛及諸比丘僧,施設
牀座,然燈火,飯食具。


明日,雨舍公往請佛,
佛時與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往。飯食訖
竟,佛即呪願言:「使若得道,莫樂國公位,雖
今世不得離於縣官者,若今飯佛及比丘僧,
使若後世脫於縣官。世有明者,當飯食賢善
[001-0163a]
道人,道人呪願,不棄仕官,求官不可有貪
心、酷心、進心、樂心、勸心,去是五心事縣官者,
可得無他,死後可得除地獄之罪。雨舍公!若
自思惟。」公言:「諾,受教。」佛及比丘僧皆起去。
佛出城門,公即隨佛後,視佛從何城門出,
欲名佛所出門為佛城門;所度小溪水,名
為佛溪。


佛至江水邊,時,人民大眾多欲度,中
有乘舫舡者、小舡者、竹桴度者,佛坐思念:
「我未作佛時,度此曹水,乘桴船度,今我身
不復乘桴船度水。」佛自念言:「我是度人師,
使人得度世道,不復從人受度。」念適已,諸
比丘皆已度。佛呼阿難:「俱至拘隣聚。」阿難
言:「諾。」佛即與千二百五十比丘,悉俱至拘隣
聚。佛言諸比丘:「皆聽。持善心與天下無諍,
自思惟當知無常,以慧憂身。持善心與天下
無諍,自思惟以即明,明者即去貪婬、瞋恚、愚
癡之態,三態去,即得度世道,不復生死,心
不復走,一心無所著,如國王樂獨思,若干人
眾中我獨主。得道者,度世者,亦自思心,有
若干千萬端,今皆主是心,如國王典主人民。」


佛復從拘隣聚,呼阿難:「俱至喜豫國。」阿難
言:「諾。」佛與諸比丘俱至喜豫國揵提樹下坐。
佛遣諸比丘僧於喜豫國分衛,以還,白佛
言:「喜豫國多病者,人民多死者,中有優婆
塞,名玄鳥、時仙、初動、式賢、淑賢、快賢、
伯宗、兼尊、德舉、上淨,等十人,皆優婆塞,
持五戒,今皆死。」諸比丘俱問佛:「是諸優婆
塞,死者皆趣何道?」佛言:「玄鳥等十人,死皆
在不還道中。」


佛告諸比丘僧:「若曹但見十人
[001-0163b]
死,佛持天眼見,見優婆塞死者五百人,皆
生不還道中。復有二百優婆塞,如難提等,
生時無婬態、無怒態、無癡態,死皆生忉利天
上,得溝港道,當復七死七生便得阿羅漢道。
玄鳥等五百人,皆得不還道,自於天上得應
真道。」佛告諸比丘:「若行分衛來還,何為道
是十優婆塞?若曹故欲擾佛,謂佛不欲聞是
惡,佛亦當何所畏難,其有生者皆當死,過
去、當來、現在諸佛,皆般泥洹。今我作佛,亦
當般泥洹,用是身故作佛,若干劫求佛,止
生死之道,作佛絕生死之本,知是人本從癡
故,從癡為行,從行為識,從識為字色,從字
色為六入,從六入為栽,從栽為痛,從痛為
愛,從愛為求,從求為有,從有為生,從生為
老死,憂悲苦不如意惱,如是合大苦陰墮習。
佛故思惟生死本,如車有輪,車行無休息時,
人從癡故得生死,以去癡便癡滅,以癡滅便
行滅,以行滅便識滅,以識滅便字色滅,以字
色滅便六入滅,以六入滅便栽滅,以栽滅便
痛滅,以痛滅便愛滅,以愛滅便求滅,以求
滅便有滅,以有滅便生滅,以生滅便老死滅,
以老死滅便憂悲苦不如意惱滅,如是合大
陰墮習為盡。佛故先為若曹說,癡故有生死,
慧者持道,不復生死。」


佛言:「若曹當念奉佛
法聖眾淨戒,相承用教佛經,當思惟端心,
不復更生死,無憂哭之患。」


佛從喜豫聚,呼阿難:「至維耶梨國。」阿難言:「諾。」
佛從喜豫聚,至維耶梨國,未至七里,佛止
㮈園中。有婬女人,字㮈女,有五百婬女弟
[001-0163c]
子,於城中聞佛以來在㮈園中,皆勅五百
婬女弟子,令好莊衣嚴車,從城中出,至佛
所欲見佛,為佛跪拜。時,佛在㮈園中,與
千比丘俱,為諸比丘說經。佛見㮈女與五
百婬弟子俱,皆好莊衣,佛勅諸比丘:「汝曹
見㮈女與五百婬弟子俱,皆低頭,端若心,
雖好莊衣來,譬如畫瓶,外有好畫,中但有不
淨,封結不可發解,解者不淨臭即至。㮈女
皆是瓶輩,其有比丘當見力。何等為見力?
去惡就善,不聽婬態,寧自破骨破心燔燒身
體,終不隨心作惡,不但力士為多力,能自
端心,勝於力士。佛與心諍以來,其劫無數,
不聽隨心,勤力精進,自致作佛。比丘可自
齊端其心,心久在不淨中,今亦可自拔擢,
自思惟身體五藏,亦可齊止生死之法,視
外亦苦,視中亦苦,端若心。」


㮈女到,下車至
佛所,為佛作禮却坐一面,諸比丘皆低頭。
佛言:「若何緣來?」㮈女言:「我數聞佛尊於諸
天,故來跪拜。」佛言:「㮈女!若樂作女人耶?」
㮈女言:「天使我作女人耳,我不樂也。」佛言:
「汝不樂作女人者,誰使汝畜五百婬弟子者?」
㮈女言:「是皆貧民,我養護之。」佛言:「不然。
若不厭女人之病,月期不淨,拘絆捶杖,不
得自在,不厭汝身,反更從五百人。」㮈女言:
「我癡所致,慧者不為是。」佛言:「審如是者善。」
㮈女即長跪白佛:「明日請佛及比丘僧。」佛默
然不應。㮈女大喜,即起為佛作禮而去。



未久,維耶離豪姓諸理家,聞佛比丘僧俱來,
去城七里,在㮈園中。即乘王威,皆嚴駕乘
[001-0164a]
而出,欲覲見供養佛。中有乘青馬青車,青
衣青蓋,青幢青幡,官屬皆青;中有乘黃馬
黃車,黃衣黃蓋,黃幢黃幡,官屬皆黃;中有
乘赤馬赤車,赤衣赤蓋,赤幢赤幡,官屬皆
赤;中有乘白馬白車,白衣白蓋,白幢白幡,
官屬皆白;中有乘黑馬黑車,黑衣黑蓋,黑
幢黑幡,官屬皆黑。佛遙見車騎數十萬人來,
即告諸比丘:「汝欲見忉利天上帝釋苑中侍
從出入者,如此諸理家無有異也。」諸理家行
到道口,皆下車至佛所,前者為佛跪,中央
者皆低頭,最後者但叉手皆坐。佛問:「若曹
所從來?」諸理家言:「聞佛在是故,出城跪拜。」
中有一人字賓自,起至佛前,熟視佛。佛問:
「若何等視?」賓自言:「舉天上天下,皆為佛傾
動,我視佛無厭極。」佛言:「賓自!莊當熟視佛,
久遠乃復有佛耳,曼有佛時,當受佛教命。」
中有四五百理家言:「賓自有大德,與佛共談。」
賓自言:「我遙聞佛經,我念作是經久,我適
今日乃得見耳,我有慈孝心於佛。」佛言:「天
下人少有如賓自輩,慈孝於師。」


佛告賓自:
「佛出於天下,知天下生死之道,說經開化天
上天下及鬼龍,無不傾側者,是佛第一威神。
其有讀佛經,自端心得道者,是佛第二威神。
佛於天下說經,賢者無不喜,聞者無不喜,
學者轉相教,轉相授導,轉相端心,是佛第
三威神。其學佛經者皆喜,如愚人得金,上
智者得應真道,第二者可得不還,第三者可
得頻來,第四者可得溝港,第五持優婆塞
五戒者,可得天上,持三戒者,可得作人。佛
[001-0164b]
出在天下,因現此道,是佛第四威神。」佛告
賓自:「若來熟視佛,若說數聞佛名希見佛。
時坐中有數十萬人,皆不問佛,若獨問,是
佛第五威神。」佛告賓自:「天下智慧者少,無
反復者多,受佛經道,受師好語,持師戒法,
諸鬼神龍,無不護視者,吏不敢妄召呼,當
慈孝於師,師不從弟子有所求索,在師前當
敬師,背後當稱譽師,師死常當憶念,於今
賓自者,人中雄善樂法清戒。」


維耶梨逝心
理家,請佛明日旦,寧可與諸比丘入城飯
食?佛言:「㮈女朝旦來請佛及比丘僧。」諸逝
心理家,皆俱去。


㮈女明日旦來至佛所,白
佛言:「已設座,飯食具皆已辦,願天尊屈
威神。」佛言:「若徑去,我今隨後。」佛起著衣持
鉢,與比丘俱入城。城中觀者數十萬人,中
有賢善優婆塞,皆言:「佛如明月,弟子如明星,
與月相隨。」時,佛好如是。


佛至㮈女家,就坐
行澡水,佛及諸比丘僧飯食竟,澡手已畢,
㮈女持小机,於佛前坐。佛告㮈女:「聖人及
天下尊豪富貴,唯尚戒淨,明佛諸經。坐中
語言,無不好聽,其所行處,無不敬愛者,今
在天下作人,不貪財色,奉佛神化,死無不
生天上者。」佛告㮈女:「善自愛重,持五戒。」佛
與比丘俱去。


佛從維耶梨國出,告阿難:「寧可俱至竹芳
聚。」阿難言:「諾。」又聞竹芳聚,米穀大貴,諸
比丘求分衛難得。佛坐思惟,維耶梨國飢饉,
穀糴騰貴,其聚狹小,不能供諸比丘分衛,
佛思念,欲遣諸比丘,分布餘國賤米穀處
[001-0164c]
行分衛。佛告諸比丘僧:「是竹芳聚,米穀騰
貴,求分衛難得;彼間有沙羅提國豐熟。是
維耶梨四界,米穀皆貴,我自與阿難,俱留
此竹芳聚。」諸比丘受佛教,皆去至沙羅提
國。


佛與阿難俱,至竹芳聚,身皆大痛,欲
般泥洹。佛自念:「諸比丘皆去,我獨般泥洹,
不事無教戒?」阿難從一樹下起至佛所,問佛:
「聖體不和寧差不?」佛言:「未差大劇,欲般泥
洹。」阿難言:「且莫般泥洹,須比丘僧聚會。」佛
告阿難:「我已有經戒,若曹但當案經戒奉
行之,我亦在比丘僧中,比丘僧皆已知佛
所教勅,事師法皆以付諸弟子,弟子但當持
行熟學。今我身皆痛,我持佛威神治病,不
復持心思病,如小差狀。」


佛語阿難:「今佛年
已尊,且八十,如故車無堅強,我身體如此
無堅強,我本不為若曹說,無有墮地不死
者,最上有天,名不想入,壽八十億四千萬
劫,會當復死,用是故起經於天下,斷生死之
根本。我般泥洹以後,無得棄是經戒,轉相
承用,自思中外,端心正行,當持戒法,中外
令如常。其有四輩弟子,持戒法者,皆佛弟
子,其有學佛經道者,皆是佛弟子。佛棄轉
輪王,憂天上天下人,亦可自憂疾,去婬態、
怒態、癡態。」


佛從竹芳聚,呼阿難:「且復還至維耶梨國。」
阿難言:「受教。」佛還維耶梨國,入城持鉢行分
衛,還止急疾神樹下露坐,思惟生死之事。
阿難遠在一樹下,思惟陰房之事,起至佛所,
為佛作禮已,住白佛言:「何以不般泥洹?」佛
[001-0165a]
告阿難:「維耶梨國大樂,越耶國大樂,急疾
神地大樂,沙達諍城門大樂,城中街曲大樂,
社名浮沸大樂,閻浮利天下大樂,越祇大樂,
遮波國大樂,薩城門大樂,摩竭國大樂,滿
沸大樂,鬱提大樂,醯連溪出金山大樂,閻
浮利內地,所生五色如畫,人在其中生者大
樂。」


佛告阿難:「其有比丘比丘尼,持四法熟思正
心不隨心,外亦思善,中亦思善,心亦無所
復貪樂,心不驚恐不復走,比丘比丘尼,其有
持志意如是四法,名四神足,欲不死一劫
可得。」魔時入阿難腹中。佛復告阿難:「如是
尚可。」


阿難復言:「佛何以不般泥洹?時足可
般泥洹。」佛復言:「閻浮利大樂,其有知是四
神足者,當可在天地間一劫有餘。」佛告阿難
如是者再三,阿難不應四神足事。佛告阿
難:「若却於樹下自思惟。」


佛起至醯連溪水邊
樹下坐,魔來至佛所言:「何以不般泥洹?」佛言:
「咄!弊魔!未可般泥洹,須我四輩弟子黠慧得
道,須我天上諸天世間人民逮及鬼神智慧
得道,須我經法遍布天下,未可般泥洹。」魔
知佛當般泥洹,歡喜而去。


佛坐自思惟:「亦
可放棄壽命,意欲放棄壽命。」時天地大動,
諸鬼神皆驚。阿難於樹下,驚起至佛所,前
以頭面著佛足,却在一面住,白佛:「我於樹
下坐,天地大動,我驚衣毛為起,我生不更
是曹地動。」


佛為阿難說:「天地動有八事。何
等為八?地在水上,水在風上,風持水,如從
地上望天,或時風動水,水動地,地因動,是
[001-0165b]
為一動。有阿羅漢尊貴,自欲試威神,意欲
令地動,因以手兩指案地,天地為大動,是
為二動。中有天威神大,意欲動地,地即為
大動,是為三動。佛為菩薩時,從第四兜術
天來下,入母腹中,時,天地為大動。菩薩從
右脇生時,天地為大動。菩薩得道為佛時,
天地為大動。佛起本經時,天地為大動。佛
放棄壽命,天地為大動。」佛告阿難:「今佛却
後三月當般泥洹,天地為當復大動,是為
八動。」


阿難聞佛自期三月,即啼而問:「得無
以棄壽命?」佛告阿難:「是以棄壽命。」


阿難白
佛言:「我從佛聞口受,若比丘有是四法,名
四神足,欲不死一劫可得。佛德過四神足,
何以不止過一劫?」佛告阿難:「是若過,是若所
作。我再三告言,閻浮利內大樂;若徑默然
不應。我見若頭角,若何以聽魔使得入若腹
中?我今不得復止,却後三月當般泥洹。」阿
難即起,語諸比丘僧:「佛却後三月當般泥洹。」
佛告阿難:「皆聚會諸比丘,著大會堂中。」阿
難白言:「比丘僧皆在大會堂中。」佛即起到大
會堂中,諸比丘皆起,為佛作禮。


佛告諸比
丘:「天下無常堅固人,愛樂生死,不求度世
道者,皆為癡。父母皆當別離,有憂哭之念,
人轉相恩愛貪慕悲哀,天下無生不死者。我
本經說,生者皆當死,死者復生,轉相憂哭,
無休息時。須彌山尚崩壞,天上諸天亦死,
作王者亦死,貧富貴賤下至畜生,無生不死
者,莫怪佛却後三月當般泥洹。佛去亦當持
經戒,在者亦當持經戒,趣至度世,不復生
[001-0165c]
死,無復憂哭。佛經當使長久,佛去後天下
賢者,當共持經戒,天下人自正心者,天上
諸天,皆喜助人得福。佛經可讀、可諷、可學、可
持、可思、可正心、可端意、可轉相教,有四事:端
身、端心、端志、端口。復有四事,欲怒者忍,惡
念者棄,貪欲者棄,常當憂死。復有四事:心
欲邪者莫聽,心欲婬者莫聽,思欲惡者莫聽,
思欲豪貴莫聽。復有四事:心常當憂死,心
所欲圖惡者莫聽,當撿心,心當隨人,人莫
隨心,心者誤人,心殺身,心取羅漢,心取天,
心取人,心取畜生蟲蟻鳥獸,心取地獄,心
取餓鬼,作形貌者,皆心所為。壽命,三者相
隨,心最是師,命隨心,壽隨命,三者相隨,
今我作佛,為天上天下所敬,皆心所為,當
念生死之痛,與家室別離,當念八事,思惟
佛經:一者當棄妻子求度世道,不與世間諍,
無貪心。二者不得兩舌、惡口、妄言、綺語、吟嘯、
歌戲。三者不得殺生,盜人財物,思念婬泆。四
者不得懷怒癡貪。五者不得嫉彼慢人。六者
不得思念作惡加痛於人。七者無作恣態,不
得懈怠著臥,存味飲食。八者當憂身生老病
死。持是八事,自端心,可與天下無諍,當趣
度世道。諸比丘當思惟是八事,本四痛,佛經
可長久。」


佛從維耶梨國,呼阿難:「去至拘隣聚。」阿難
言:「諾。」佛從維耶梨國出,迴身視城。阿難即
前問佛:「佛不妄轉身視城。」佛告阿難:「我不妄
轉身,夫作佛不得妄還向視。」阿難言:「佛還
向視者何意?」佛言:「我今日壽竟,不復入是
[001-0166a]
城,故還顧耳。」隨佛有一比丘,前問佛:「於今
不復還入是城中?」佛言:「我當般泥洹,不復還
見維耶梨國,當至華氏鄉土。」


佛至拘鄰聚,聚
中有園,名尸舍洹。佛皆呼諸比丘:「今作心
淨潔坐,自思惟,知生中慧者使心端,心端者
婬怒癡態三態皆解,其比丘自說以斷生死
之根,得羅漢道,一心無所復憂,不復憂生死,
雖更苦,得不生死之道。」


佛從拘隣聚,呼阿難:
「去至揵梨聚。」阿難言:「諾。」佛與比丘僧,俱至揵
梨聚。從揵梨聚,佛呼阿難:「俱至金聚。」與比
丘僧俱,佛告諸比丘:「其有比丘,淨心思心智
心自思惟,其有智知經者,是慧心本,婬心、
怒心、癡心皆滅去,三心清淨,欲得度世道不
難。以得羅漢道,諸婬、怒、癡皆消滅去,當自
說已棄是三事,不復作生死之法。」


佛從金
聚,呼阿難:「且復至授手聚。」阿難言:「諾。」即與
諸比丘俱,至授手聚。佛告比丘:「淨心思心
智心,有淨心意者,心即生,智心即生,智
心即生開解,不念婬,不念怒,不復癡,心乃
開解。」比丘自說言:「我所求皆得,因見羅漢
道。」


佛從授手聚,呼阿難:「去至掩滿聚。」阿難言:
「諾。」即與諸比丘俱,至掩滿聚。佛告諸比丘
僧:「淨心之法,思心智心,至無婬怒之態,得
淨心之道,思心智心,即生思心之道,淨心智
心,即開解智心之道,淨心思心即明。人有
褺與染者作色,褺布淨潔,作色皆好,是
褺淨故。比丘有是三心,淨心、思心、智心,淨心
為尸大,思心為三摩提,智心為崩慢若。尸大
心者,不婬、不怒、不貪。三摩提者,攝心令不走。
[001-0166b]
崩慢若者,心無愛欲,持佛經戒。如人有褺
布,褺布有垢,人欲染作色,以著染中,色不
明。比丘不定在淨心、思心、智心,欲得道者難,
坐心不解故。比丘心自解,坐思即見天上,具
知人心所念,亦見地獄、餓鬼、畜生善惡所趣,
如清水下有沙石,青黃白黑,水中所有皆現,
但水清故;求度世道,如是心清淨。譬如溪水,
濁,下沙石不見,亦不知水深淺;比丘心不淨,
不能得度世道,坐心濁故。」


佛從掩滿聚,呼阿
難:「俱至喜豫聚。」阿難言:「諾。」即與諸比丘俱,
至喜豫聚。佛告比丘:「若有淨心思心智心,師
所教授,弟子當學,思師同不能入弟子心中,
端弟子心,比丘當自淨心,端是心,心端則
得度世道,當自說已得度世道,斷生死之
根本。」


佛呼阿難:「至華氏聚。」阿難言:「諾。」即與
諸比丘俱,至華氏聚。佛告諸比丘:「心有三
垢,婬垢、怒垢、癡垢,持淨心却婬垢,持思心
却怒垢,持慧心却癡垢,比丘自說以得度世
道,斷是生死啼哭憂思之本。」


佛復從華氏聚,
呼阿難:「俱至夫延城。」阿難言:「諾。」即與諸比丘
俱,至夫延城北樹下坐。阿難坐邊樹下,精思
內觀,地大動。阿難起至佛所,白佛言:「地何以
大動?」佛言:「地動有四因緣:一動者地在水上,
水在風上,下風動搖水,水動搖地,地因動,
是為一動。其有阿羅漢,欲自試道,以手兩指
案地,地為動,是為二動。中有天威神大,意
欲動地,地即為動,是為三動。佛不久當般泥
洹,地當復大動,是為四動。」阿難言:「佛威神乃
如是,佛般泥洹,地為大動。」
[001-0166c]


佛告阿難:「佛威神巍巍甚尊,明化無量,若欲
知佛威神不?」阿難言:「願欲聞知。」


佛言:「我行遍
諸天下,所至郡國中人民,知者來至佛所,佛
身自變化,作其國邑衣服語言,我視其人民
行何等法,知有何經戒?佛即益其經戒。其人
民皆不知我為誰,亦不知我從天上來地中
出,人民大恭敬我。我化遍至諸國王所,國王
問我言:『卿為何等人?』我言:『是國中道人。』國王
問我:『作何經?』我言:『欲問何等經,所問者我皆
應答。』國王所可喜者,我皆為廣說已。我即化
沒去,不見國王,從後皆不知我為誰。我至諸
逝心國,我亦化作逝心衣服語言,我問:『若作
何等經戒?』我知子曹心,知子曹語言。我引經
與教誡,便化沒去。子曹皆從後思我,自相
與語:『是何等人?天鬼神乎?』子曹皆不知我誰,
我亦不道是佛。我行一天下授經道遍已,我
上第一天上四天王所,我作天上衣服言語,
我問天:『若作何等經?』天言:『我不知經。』我即
為說經竟,便化沒去,天亦不知我為誰。我復
上第二忉利天上,化作忉利天上衣服語言,
我問忉利天:『若作何等經?』忉利天言:『不知經。』
我為說經竟,便化沒去,天亦不知我為誰。我
復上第三鹽天上,化作鹽天上衣服語言,我
問鹽天:『若作何等經?』天言:『我不知經。』我為說
經。我復上第四兜術天上,化作其天上衣
服語言,我問天:『作何等經?』其天言:『彌勒
為我說經。』我重復為說經。我復上至第五
不憍樂天上,作其天上衣服語言,我問天:
『若知經不?』其天言:『不知經。』我為說經,化沒
[001-0167a]
去,天皆不知我為誰。我復上第六化應聲天
上,作其天上衣服語言,我問天:『若作何等經?』
天言:『不知經。』我為說經,即復化沒去。第六
天從後,皆不知我為誰,我亦不語言是佛。


「我
復上梵天、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水行天、
水微天、無量水天、水音天、約淨天、遍淨天、
淨明天、守妙天、近際天、快見天、無結愛天,
諸天皆來視我,我悉問:『若寧知經不?』中有知
經者,有不知經者,我皆為說生死之道,說
斷生死根本之道,子曹所樂經者,我皆為說
之。我效作天上衣服語言,餘四天,其天皆
不能語,我欲上者,其天不能應答我;第二
十五名空慧天,第二十六天名識慧入,第二
十七天名無所念慧入,第二十八天名不想
入。」


佛言:「吾無所不見,唯泥洹最為樂。」


佛告
阿難:「佛威神不但能動地,二十八天皆為大
動,佛但以正心所致」


佛告阿難:「我般泥洹
後,阿難從佛口受聞經戒師法。阿難當道言:
『我從佛口聞是法,當為後比丘僧說之。』阿難!
若不得藏匿佛經,極可列露,經中無所疑,
我般泥洹已後,諸比丘當共持法。其有他比
丘,妄欲作師法,其經中無禁戒者棄,勿持
壞佛法。其有他比丘,妄增減佛經戒者,阿
難若當言:『我不從佛聞是經法,若何以妄增
減佛經戒?』比丘有不解佛經者,當問尊老比
丘。阿難!所見佛經戒,所從佛口聞者,為比
丘僧說之,勿增減;其有欲增減經戒者,阿
難!若當正處,非法者棄勿用。阿難!若當言:
『佛不出是語。』當謂之言:『若何以欲壞佛經戒?』
[001-0167b]
中有癡比丘,不解經戒者,當問尊老比丘,
比丘不得怒。其有比丘,不了是經,中有比
丘,知經戒,知佛所說,當往參問。其有比丘
疑於經戒者,來問比丘僧,當說言:『從其師
聞。』各自說其師名字。比丘說經戒者,不得
疑言非是佛所戒勅,比丘僧皆在結經中,在
中者用,在結經外,棄勿用。疑不解經戒者,
當問何處有長老比丘明經戒者,當往問其
經,問者不得言非是。其有疑者,阿難口解
言:『我從佛聞,不入結經中,長老比丘所不
說,棄勿用。諸比丘當處經戒,諸比丘處經戒
之後,當共持。』其有比丘,疑言是非真佛經,
不樂經者,諸比丘當逐出之。天下禾中生草,
草敗禾實,人當誅拔草去之,禾乃成好實。
比丘惡者,不樂經不持戒,壞敗善比丘,諸
比丘當共逐出。中有賢善比丘,好經戒,往
詣比丘所:『佛語諸比丘:「所持所知所學,當
授與比丘經戒。」』當言佛在時,於某國、某縣、某
聚、某處時,與某比丘相隨,說某經戒,持是
經戒,不得呵言非佛。所語當轉相教,轉相
承用,長幼當相撿押。無得以佛般泥洹去故,
不相承用,相承用諸天人民,助喜皆得福,
可使佛經長久。


「我般泥洹後,阿難當道:『某
處有明經持戒比丘,某新作比丘,當往長
老明經比丘所,當從受經戒。』新來比丘聞經
戒,不得言非持佛經戒,當相承用。比丘和持
戒者,外有清信士、清信女,聞比丘僧和持佛
經戒,皆樂供養比丘僧飯食、衣被、病瘦、與醫
藥,佛經可長久。比丘僧和相承事,上下相
[001-0167c]
撿押,天下人趣;地獄、禽獸、餓鬼道者,但坐
相與不和,故趣是三道。諸比丘持經戒,當
相和,不得相形,笑言我智多,若智少,智多
智少各自行。比丘和持,佛經可長久,使天下
人得福,天上諸天皆喜。不在經戒中者,棄;
在佛語中,佛所說比丘所受,當奉行。」


佛告阿
難:「且復前至波旬國。」阿難言:「諾。」佛與比丘
僧,從夫延國,至波旬國,止禪頭國中。波
旬國人民,名諸華,諸華人民,聞佛來止禪
頭國中,皆來出,前為佛作禮皆却坐,佛皆
為說經。時,有一人名淳,淳父字華氏。華氏
子時在坐中,諸人民皆去,淳獨留。須臾起
持,繞佛三匝却叉手住,白佛:「明日寧可與諸
比丘僧俱於舍飯食。」佛默然不應,淳即前為
佛作禮,繞佛三匝而去歸家,為佛諸比丘,
施座然燈火。


明日淳來,白佛言:「以辦。」佛起
持鉢,與諸比丘俱,至淳家飯。比丘中有一
惡比丘,取所飲水器壞之,佛即知之,淳亦
見之。佛飯竟,淳取小机,於佛前坐,白佛言:
「我欲問一事,天上天下,智無過於佛,天下
為有幾輩比丘?」


佛言:「有四輩:一者為道殊勝,
二者解道能言,三者依道生活,四者為道作
穢。何謂為道殊勝?所說道義,不可稱量,能
行大道,最勝無比,降心態度憂畏,為法御
導世間,是輩沙門,為道殊勝。何謂解道能
言?佛所貴第一說,又奉行無疑難,亦能為
彼演說法句,是輩沙門,解道能言。何謂依
道生活?念在自守,勤綜學業,一向不迴,孜
孜不勌,人法自覆,是輩沙門,為依道生活。
[001-0168a]
何謂為道作穢?但作所樂,依恃種姓,專造
濁行,致彼論議;不念佛言,亦不畏罪,是輩
沙門,為道作穢。凡人間者,以為弟子在清
白知,有善者有惡者,不可皆同以為一也。
彼不善者,為善致謗毀,譬如禾中有草,草
敗禾實,天下人家有惡子,一子敗家,一比
丘惡,并敗餘比丘人,用比丘皆為惡。」佛言:
「人不用顏貌衣服為好,清淨意端者,是乃為
好,人不可妄相。」


佛告淳:「若飯佛及比丘僧,
死當生天上。知經者去婬心、去怒心、去癡心,
不可用一人故非責眾人也。」
《佛般泥洹經》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