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d0019 周易參同契分章通真義--彭曉 (master)


[003-001a]
周易參同契分章通眞義卷下容五
  朝散郎守尚書祠部員外郎賜紫金/魚袋昌利化飛鶴山眞一子彭曉註
   惟昔聖賢章第七十九
惟昔聖賢懷玄抱眞服鍊九鼎化跡隱淪含
精養神通德三光津液腠理筋骨緻堅衆邪
辟除正氣常存累積長久變形而仙憂憫後
生好道之倫隨傍風采指畫古文著爲圖籍
開示後昆露見枝條隱藏本根託號諸石覆
謬衆文學者得之韞櫝終身子繼父業孫踵
祖先傳世迷惑竟无見聞遂使宦者不仕農
[003-001b]
夫失耘商人棄貨志士家貧吾甚傷之定録
此文字約易思事省不繁披列其條核實可
觀分兩有數因而相循故爲亂辭孔竅其門
智者審思用意參焉
 魏公謂三皇修九鼎丹而服食致含精養
 神通德三光化淪无形以爲神仙賔于上
 帝傷憫後來好道之士或依約古文或旁
 採經訣開示淺近啓發枝條隱匿本根假
 託金石謬亂宗祖不顯眞規後人得之不
 究蹤跡據文率意將假作眞韞櫝藏諸迷
[003-002a]
 迷相指遂有隳財廢業虚損道心故特定
 録此篇所貴字約而易思事省而不撓露
 其核實非示亂辭庶幾開發未萌直論砂
 汞智者熟究必獲其眞詮也
   法象天地章第八十
法象莫大乎天地兮玄溝數萬里河鼓臨星
紀兮人民皆驚駭晷影妄前却兮九年被凶
咎皇上覽視之兮王者退自改關楗有低昂
兮害氣遂奔走江淮之枯竭兮水流注于海
天地之雌雄兮徘徊子與午寅申陰陽祖兮
[003-002b]
出入復終始循斗而招摇兮執衡定元紀
 既濟鼎器法象天地於器間玄溝便同數
 萬里也河鼓三星或臨星紀以近北斗主
 有兵威是故人民驚駭且兵主金蓋喻鼎
 内金被火候猛烈迫熁使金鎔鑠鼎室亢
 旱凶咎是生良由晷漏參差致陽九作沴
 尚賴皇上土德止堨金水爍火自消改過
 歸己其或關楗未固鼎器泄符則周運元
 氣奔騰江淮水符流蕩陰生於午陽起於
 子動靜徘徊不離二位寅陽申陰水火終
[003-003a]
 始皆循斗建以定衡紀也
   升熬於鄫山章第八十一
升熬於甑山兮炎火張設下白虎唱導前兮
蒼液和於後朱雀翺翔戲兮飛揚色五彩遭
遇羅網施兮壓之不得舉嗷嗷聲甚悲兮嬰
兒之慕母顚倒就湯鑊兮摧折傷毛羽漏刻
未過半兮魚鱗狎鬛起五色象炫燿兮變化
无常主潏潏鼎沸馳兮暴勇不休止接連重
疊累兮犬牙相錯距形如仲冬冰兮闌干吐
鍾乳崔嵬而雜厠兮交積相支拄
[003-003b]
 鼎居竈上爐壇接連故以喻甑山也鼎爐
 上水下火也白虎前唱金母得火成形或
 吐白砂或生蒼液丙丁朱雀運氣往來驅
 趁五行因成五彩五氣聚乾坤之鼎四時
 逐水火之門天地關防陰陽羅網姹女被
 扼眞汞難逃時有嗷嗷悲聲終乃依依戀
 母以至摧折毛羽胎内則或汞或砂及經
 刻漏火符胞中則或鱗或鬛變化无常主
 動靜有常程或暴湧不休或潏溢无止實
 甃則犬牙錯距虚懸則鍾乳闌干偎倚相
[003-004a]
 支崔嵬雜厠皆明金水之變化盡顯砂汞
 之形儀妙用无窮神精是産希微哉此魏
 公以此指示丹砂水銀之成象也
   陰陽得其配章第八十二
陰陽得其配兮淡泊而相守青龍處房六兮
春華震東卯白虎在昴七兮秋芒兊西酉朱
雀在張二兮正陽離南午三者俱來朝兮家
屬爲親侣本之但二物兮末而爲三五三五
并與一兮都集歸二所治之如上科兮日數
亦取甫
[003-004b]
 陰陽得配則金水淡泊相守也青龍白虎
 朱雀乃木金火三氣也運入鼎中而爲親
 侣且藥基元只有金火二物末成三五與
 一者木土水合内金火二物共成變化也
 所有修運日數前篇已備釋矣
   先白後黄章第八十三
先白而後黄兮赤黑達表裏名曰第一鼎兮
食如大黍米自然之所爲兮非有邪僞道若
山澤氣相蒸兮興雲而爲雨泥竭遂成塵兮
火滅化爲土若糵染爲黄兮似藍成緑組皮
[003-005a]
革煑成膠兮麴糵化爲酒同類易施功兮非
種難爲巧惟斯之妙術兮審諦不誑語傳於
億世後兮昭然自可考焕若星經漢兮昺如
水宗海思之務令熟兮反覆視上下千周燦
彬彬兮萬遍將可覩神明或告人兮心靈乍
自悟探端索其緒兮必得其門户天道无適
莫兮常傳與賢者
 内胎金水變化之狀先白者乃金吐液也
 後黄者乃液變黄芽也赤黑達表裏者水
 火陰陽精氣通達胎氣也金液還丹爲第
[003-005b]
 一鼎者號曰金砂黄芽也古文龍虎經曰
 殻爲金精水環黄液是也日食一粒如黍
 米大三年限滿白日沖天又曰衆丹之靈
 跡長生莫不由蓋道門有二十四大丹皆
 由第一鼎金砂黄芽而始若不由此而始
 者乃旁門有質之藥非金液還丹之列也
 昔李詮註陰符云還丹之術百數要在神
 水華池百數者火候也抽添煅鍊九十日
 丹成又十日補完火數緫之百日也要在
 神水華池者蓋金砂黄芽由是而出則曰
[003-006a]
 自非鑿開混沌見天地之根擘裂鴻濛視
 陰陽之母无以議金液還丹之正道也然
 神母在鼎中被陰陽之氣相蒸如雲行雨
 施而水火運用各歸於土則藥在胎内顔
 色形狀隨時變易而无定貌似藍糵之染
 緑黄如皮麴之爲膠酒逐其本類變化而
 成也故聖人採天地之根基爲還丹之父
 母運五行而化生靈藥殆非五金八石諸
 物雜類而爲之也所述斯文昭然可考如
 星在漢似水朝宗事理周旋法象圓備魏
[003-006b]
 公豈欺我哉但須熟讀萬遍其義自彰或
 神助心靈因而自悟乃得見其門户也道
 德經曰天地无親常與善人也
 曉按諸道書或以眞契三篇是魏公與徐
 從事淳于叔通三人各述一篇斯言甚誤
 且公於此再述五相類一篇云今更撰録
 補塞遺脱則公一人所撰明矣況唐蜀有
 眞人劉知古者因述日月玄樞論進于玄
 宗亦備言之則從事箋註淳于傳授之說
 更復奚疑今以四篇統分三卷爲九十章
[003-007a]
 以應陽九之數也
   補塞遺脱章第八十四
參同契者敷陳梗槩不能純一泛濫而說纖
微未備闊略髣髴今更撰録補塞遺脱潤色
幽深鉤援相逮㫖意等齊所趣不悖故復作
此命五相類則大易之情性盡矣
五位相得而各有合
   乙浮/石火/文世/銀鉛/眞
   三
   甲沈/石火/武藥/物世/金眞/汞
[003-007b]
 魏公先述參同契三篇鋪舒寥廓未備纖
 微且復撰此五相類一篇補塞遺脱則乾
 坤陰陽五行終始之情性盡矣還丹首尾
 法象之文㫖備矣
  大易情性章第八十五
大易情性各如其度黄老用究較而可御爐
火之事眞有所據三道由一俱出徑路
 乃知鍊丹之儀一一各有節度黄帝老君
 用究其道垂文至斯較量爐火之事眞有
 所據五行同宗金木火三道俱出一徑也
[003-008a]
   枝莖華葉章第八十六
枝莖華葉果實垂布正在根株不失其素誠
心所言審而不誤
 凡修金液還丹當須先認根株方得繁生
 華葉而果實垂布也不失其素謂不失眞
 水銀也但認得眞鉛爲藥根株則自然繁
 生眞汞果實信斯言之不誤後人也
   象彼仲冬節章第八十七
象彼仲冬節竹木皆摧傷佐陽詰賈旅人君
深自藏象時順節令閉口不用談天道甚浩
[003-008b]
廣太玄无形容虚寂不可覩匡郭以消亡謬
誤失事緒言還自敗傷别序斯四象以曉後
生盲
 修丹火候或枝莖繁舒或果實熟茂或草
 木零落應彼仲冬啓塞順時皆由其運火
 節符也佐陽詰賈者閉關禁旅象固塞鼎
 器不令漏泄眞精氣也人君深自藏者乃
 中宫金母也閉口不談者兊金室也天道
 甚浩廣則鼎内變化无涯太玄无形容則
 金水滋液罔測潜運无極神化无方四序
[003-009a]
 推移匡郭消滅而金水之形變化矣魏公
 謂大道運育眞宰无形若不以法象調和
 陰陽拘束契之潜化合以天機爭得牽引
 日月之精魂留連咫尺之鼎室而成其妙
 化哉如謬誤事緒則必敗傷故序此文以
 悟後來未見者
   會稽鄙夫章第八十八
會稽鄙夫幽谷朽生挾懷朴素不樂歡榮栖
遲僻陋忽畧利名執守恬淡希時安平宴然
閑居乃撰斯文歌叙大易三聖遺言察其㫖
[003-009b]
趣一統共倫
 此乃魏公自述不徇世名至親道域安閑
 燕處乃撰斯文約三聖之遺言會一端而
 共論將乾坤鼎而同大冶運坎離氣而比
 化權則而象之取而行之謂天且弗違而
 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是故神无方而易
 无體得不協其動靜循彼陰陽而成變化
 於有无之中乎神哉
   務在順理章第八十九
務在順理宣耀精神神化流通四海和平表
[003-010a]
以爲歷萬世可循序以御政行之不繁引内
養性黄老自然含德之厚歸根返元近在我
心不離己身抱一母舍可以長存配以服食
雄雌設陳挺除武都八石棄捐
 火候須順陰陽之理然而起發神精遍滿
 金宫一室和暢依法御政事不至繁萬世
 可循也使金水養性於中宫俾黄老含德
 於内象金生砂汞則歸愚返元抱一胞胎
 則水生母舍姹女戀母則終始長存若非
 雄雌設陳類其眞母而无成功也如以武
[003-010b]
 都雄黄及五金八石之類爲之者盡可棄
 捐也
   審用成物章第九十
審用成物世俗所珍羅列三條枝莖相連同
出異名皆由一門非徒累句諧偶斯文殆有
其眞礫硌可觀使予敷僞却被贅愆命叅同
契微覽其端辭寡意大後嗣宜遵委時去害
依託丘山循遊寥廓與鬼爲鄰化形而仙淪
寂无聲百世一下遨遊人間陳敷羽翮東西
南傾湯遭厄際水旱隔并柯葉萎黄失其華
[003-011a]
榮吉人相乘負安穩可長生
 魏公令至誠修鍊此藥是世上珍寳之物
 也羅列三條則青龍白虎朱雀木金火是
 也還丹不出此三物而成且三物本只金
 火二味未成木金火三物也此乃内象三/物非外木金
 火/也雖多異名蓋以寓言窮理其實一門而
 已縁屬辭比事諧偶斯文所貴分擘玄黄
 去除瘤贅故命眞契以覽其端後人遵而
 修之便於名山仙隱擇地安居積行累功
 去世離俗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
[003-011b]
 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專密无
 差高尚其事故陰君歌曰不得地莫妄爲
 須隱密審護持保守莫失天地機以至道
 成之後身入无形坐存立亡熬遊東西水
 火无礙堯洪湯旱之沴陽九陰六之災俱
 无患矣




周易參同契分章通眞義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