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c0120 沖虛至德真經鬳齋口義--林希逸 (master)


[008-001a]
沖虚至德眞經鬳齋口義卷之八尅八
    鬳齋林希逸
   說符第八
 莊子曰德充符此曰說符符字雖同而義
 不同符者合也謂至言天人自相符合故
 曰說符列子共八篇只首尾二篇立此名
 字中間六篇只掇其首二字名之恐其本
 書亦不然
子列子學於壺丘子林壺丘子林曰子知持
後則可言持身矣列子曰願聞持後曰顧若
[008-001b]
影則知之列子顧而觀影形枉則影曲形直
則影正然則枉直隨形而不在影屈伸任物
而不在我此之謂持後而處先關尹謂子列
子曰言美則響美言惡則響惡身長則影長
身短則影短名也者響也身也者影也故曰
愼爾言將有和之愼爾行將有隨之是故聖
人見出以知入觀往以知來此其所以先知
之理也度在身稽在人人愛我我必愛之人
惡我我必惡之湯武愛天下故王桀紂惡天
下故亡此所稽也稽度皆明而不道也譬之
[008-002a]
出不由門行不從徑也以是求利不亦難乎
嘗觀之神農有炎之德稽之虞夏商周之書
度諸法士賢人之言所以存亡廢興而非由
此道者未之有也
 持後者不爲物先之意能持後則可以持
 身蓋以謙下自處而後能自存也若影者
 汝影也影隨形而曲直我隨物而屈伸影
 不先形我不先物能持此意則常處萬物
 之先矣此亦不爭善勝之義也言聲也響
 之應聲亦猶影之隨形不求名而名自至
[008-002b]
 不貴身而身自先以影響而不以形聲則
 得其道矣聖人之道惟其如此故言以不
 言而人自和之行以不行而人自隨之此
 理之必然者如出則必入往則必來人不
 知而聖人知之此聖人之先知也猶曰先
 得我心之所同然者也度尺度也以尺度
 而量物稽也度在身者言以身爲度而稽
 考於人也人之所愛於我者我亦必愛之
 人之所惡於我者我亦必惡之此言人心
 所同者愛惡也湯武以此而見愛於天下
[008-003a]
 故能王天下桀紂不由此道以見惡於天
 下故亡其國已然之事可以稽考稽者稽
 之湯武桀紂而可見也可稽可度者甚明
 如此而人有不由其道者是不由門而出
 不由徑而行欲有利而無害難矣神農炎
 帝虞夏商周已驗之事也自古法士賢人
 其言皆如此欲求廢興存亡之故而不由
 此道未之有也此一段其文亦粹其論亦
 正但與此書前後之言殊不相合豈前爲
 詭說而此爲莊語乎抑彼此錯雜非一家
[008-003b]
 之書乎
嚴恢曰所爲問道者爲富今得珠亦富矣安
用道子列子曰桀紂唯重利而輕道是以亡
幸哉余未汝語也人而無義唯食而已是鷄
狗也彊食靡角勝者爲制是禽獸也爲鷄狗
禽獸矣而欲人之尊己不可得也人不尊己
則危辱及之矣
 彊食爭而食也靡角者以角相觸也力之
 勝者制其弱者禽獸之事也若人而不知
 但求食而已則是爲禽獸之行必自取危
[008-004a]
 辱此一段亦似非出於本書其義理却甚
 正也
列子學射中矣請於關尹子尹子曰子知子
之所以中者乎對曰弗知也關尹子曰未可
退而習之三年又以報關尹子尹子曰子知
子之所以中乎列子曰知之矣關尹子曰可
以守而勿失也非獨射也爲國與身亦皆如
之故聖人不察存亡而察其所以然
 始者問之以中曰不知未得其所以中之
 道也再問之以中曰知之已得其所以中
[008-004b]
 之道也關尹子以守勿失告使其守此道
 而勿忘也然中而知其中則非所謂不知
 之知矣守而勿失則非化道之論矣存亡
 者可見者也所以然者理也據此等議論
 皆非莊列之學却近於吾儒所以疑其非
 全書也
列子曰色盛者驕力盛者奮未可以語道也
故不班白語道失而况行之乎故自奮則人
莫之告人莫之告則孤而無輔矣賢者任人
故年老而不衰智盡而不亂故治國之難在
[008-005a]
於知賢而不在自賢
 色盛者驕矜見於顔面也力盛者恃勇力
 以取勝也不班白者涉世淺未老於世故
 也涉世淺豈知道之有是非得失欲語且
 未可而况欲行之乎自奮自用也有自用
 之心則誰肯以善道告之人不我告則我
 孤立而無所輔佐矣年老而不衰言我力
 雖竭而任人以代之我智雖盡而任人以
 謀之則處事而不亂人不貴於自賢而貴
 於知賢公羊曰能賢賢也使賢亦賢也與
[008-005b]
 此意同此論甚正未知果出於列子否
宋人有爲其君以玉爲楮葉者三年而成鋒
殺莖柯毫芒繁澤亂之楮葉中而不可别也
此人遂以巧食宋國子列子聞之曰使天地
之生物三年而成一葉則物之有葉者寡矣
故聖人恃道化而不恃智巧
 鋒者葉之有鋒稜也殺裁剪减削處也毫
 芒葉上之文理也繁文理之多也澤其色
 潤澤也道化無爲也智巧人力也此一喻
 甚好
[008-006a]
子列子窮容貌有饑色客有言之鄭子陽者
曰列禦寇蓋有道之士也居君之國而窮君
無乃爲不好士乎鄭子陽即令官遺之粟子
列子出見使者再拜而辭使者去子列子入
其妻望之而拊心曰妾聞爲有道者之妻子
皆使佚樂今有饑色君過而遺先生食先生
不受豈不命也哉子列子笑謂之曰君非自
知我也以人之言而遺我粟至其罪我也又
且以人之言此吾所以不受也其卒民果作
難而殺子陽
[008-006b]
 以人言而知我則必以人言而罪我言其
 本不相知徒信他人之言安可保也衛鞅
 曰君不能以子之言而用我亦必不能以
 子之言而殺我亦此類也此似戰國間人
 之語亦是一件好說話君過而遺先生食
 謂君以失士爲過而餽粟也
魯施氏有二子其一好學其一好兵好學者
以術干齊侯齊侯納之以爲諸公子之傅好
兵者之楚以法干楚王王悦之以爲軍正禄
富其家爵榮其親施氏之鄰人孟氏同有二
[008-007a]
子所業亦同而窘於貧羨施氏之有固從請
進趣之方二子以實告孟氏孟氏之一子之
秦以術干秦王秦王曰當今諸侯力爭所務
兵食而己若用仁義治吾國是滅亡之道遂
宫而放之其一子之衛以法干衛侯衛侯曰
吾弱國也而攝乎大國之間大國吾事之小
國吾撫之是求安之道若賴兵權滅亡可待
矣若全而歸之適於他國爲吾之患不輕矣
遂刖之而還諸魯既反孟氏之父子叩胸而
讓施氏施氏曰凡得時者昌失時者亡子道
[008-007b]
與吾同而功與吾異失時者也非行之謬也
且天下理無常是事無常非先日所用今或
棄之今之所棄後或用之此用與不用無定
是非也投隙抵時應事無方屬乎智智苟不
足使若博如孔丘術如吕尚焉往而不窮哉
孟氏父子舍然無愠容曰吾知之矣子勿重

 學術雖同而所遭或異時有得失命也先
 日前日也投隙抵時視時之間隙而乗其
 機以應之初無定所此智巧之事也故曰
[008-008a]
 應事無方屬乎智其意蓋謂汝雖知好學
 好兵之可以干說而不能隨時通變以取
 宫刖之刑是汝無智巧也此又與恃道化
 而不恃智巧之意稍相戾矣重言者不必
 再拈起也
晋文公出會欲伐衛公子鋤仰天而笑公問
何笑曰臣笑鄰之人有送其妻適私家者道
見桑婦悦而與言然顧視其妻亦有招之者
矣臣竊笑此也公寤其言乃止引師而還未
至而有伐其北鄙者矣
[008-008b]
 此章與史記滑稽傳有相似處其意蓋謂
 己所不欲勿施諸人我能以加諸人則人
 亦能以加諸我也
晉國苦盜有郄乞逆/切雍者能視盜之貌察其
眉睫之間而得其情晋侯使視盜千百無遺
一焉晋侯喜告趙文子曰吾得一人而一國
盜爲盡矣奚用多爲文子曰吾君恃伺察而
得盜盜不盡矣且郄雍必不得其死焉俄而
群盜謀曰吾所窮者郄雍也遂共盜而殘之
晋侯聞而大駭立召文子而告之曰果如子
[008-009a]
言郄雍死矣然取盜何方文子曰周諺有言
察見淵魚者不祥智料隱匿者有殃且君欲
無盜莫若舉賢而任之使教明於上化行於
下民有恥心則何盜之爲於是用隨會知政
而群盜奔秦焉
 此章蓋言擿姦發伏反以啓民之爭心孔
 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又曰
 苟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便是此意
孔子自衛反魯息駕乎河梁而觀焉有懸水
三十仞圜流九十里魚鼈弗能游黿鼉弗能
[008-009b]
居有一丈夫方將厲之孔子使人並涯止之
曰此懸水三十仞圜流九十里魚鼈不能遊
黿鼉弗能居也意者難可以濟乎丈夫不以
錯意遂度而出孔子問之曰巧乎有道術乎
所以能入而出者何也丈夫對曰始吾之入
也先以忠信及吾之出也又從以忠信忠信
錯吾軀於波流而吾不敢用私所以能入而
復出者以此也孔子謂弟子曰二三子識之
水且猶可以忠信誠身親之而况人乎
 方將厲之厲渡水也詩曰深則厲淺則揭
[008-010a]
 意者難可以濟言其難可渡也不以措意
 者不以波濤之險爲意也忠信誠實也以
 忠信而措吾身於波流之中一毫私意無
 之所以可出入於水間也此忠信二字之
 義不可以吾書之忠信求之大抵只謂誠
 實而已但此章前一半與黃帝篇吕梁一
 段全同列子全書决不應爾以此愈知其
 雜况先以忠信又從以忠信此兩以字下
 得與莊列之書全别以則未化矣存而未
 化豈能涉此境界乎
[008-010b]
白公問孔子曰人可與微言乎孔子不應白
公問曰若以石投水何如孔子曰吴之善没
者能取之曰若以水投水何如孔子曰淄澠
之合易牙嘗而知之白公曰人固不可與微
言乎孔子曰何爲不可唯知言之謂者乎夫
知言之謂者不以言言也爭魚者濡逐獸者
趨非樂之也故至言去言至爲無爲夫淺知
之所爭者末矣白公不得已遂死於浴室
 微言者隱語也白公欲爲亂而不敢顯言
 以求决於孔子孔子知其意故不答之以
[008-011a]
 石投水没者取之言易得也以水投水似
 若難矣而易牙亦知之其意蓋謂言無可
 隱之理未有言之隱而人不知者白公未
 悟又有不可微言之問何爲不可者謂微
 言豈有不可知者乎知其理者則知之知
 言之理不在於言而在於言之外故曰不
 以言言也爭魚者必入水豈不濡其身逐
 獸者必入山豈不趨走而傷氣逐物而害
 我則不足以爲樂此意已隱然譏其非理
 之謀矣至言者道也言不足以盡道去言
[008-011b]
 則爲道至爲者道也有爲不足以盡道必
 無爲而後爲道若以蹇淺之智而求與世
 爭此非知本者也大意蓋謂爭心之不可
 萌也白公雖知此言不能自已所以終於
 作亂而殺其身不得已者不能自已也此
 一章與淮南道應篇全同若列子已出於
 景帝時淮南不應全用之以此知非列子
 之本書也必矣
趙襄子使新穉穆子攻翟勝之取左人中人
使遽人來謁之襄子方食而有憂色左右曰
[008-012a]
一朝而兩城下此人之所喜也今君有憂色
何也襄子曰夫江河之大也不過三日飄風
暴雨不終朝日中不須臾今趙氏之德行無
所施於積一朝而兩城下亡其及我哉孔子
聞之曰趙氏其昌乎夫憂者所以爲昌也喜
者所以爲亡也勝非其難者也持之其難者
也賢主以此持勝故其福及後世齊楚吴越
皆常勝矣然卒取亡焉不達乎持勝也唯有
道之主爲能持勝
 新穉穆子者趙襄子之家臣也翟即狄也
[008-012b]
 左人中人二邑名也遽人郵卒也飄風暴
 雨不終朝老子之語也日中不須臾日中
 必昃也德行之積未有施及於人故曰德
 行無所施於積子産曰無文德而有武功
 即此意也亡其及我者恐驕以致敗也能
 憂者必安自喜者必禍故戰勝非難而持
 勝者爲難此論甚正
孔子之勁能拓國門之關而不肯以力聞墨
子爲守攻公輸般服而不肯以兵知故善持
勝者以强爲弱
[008-013a]
 拓舉也不以力聞是稱其德不稱其力也
 公輸般之爲攻器最精者也而不能攻墨
 子之守至於自屈服而墨子不以知兵名
 以此二者爲藏勇於怯持勝如負者之喻
宋人有好行仁義者三世不懈家無故黑牛
生白犢以問孔子孔子曰此吉祥也以薦上
帝居一年其父無故而盲其牛又復生白犢
其父又復令其子問孔子其子曰前問之而
失明又何問乎父曰聖人之言先迕後合其
事未究姑復問之其子又復問孔子孔子曰
[008-013b]
吉祥也復教以祭其子歸致命其父曰行孔
子之言也居一年其子又無故而盲其後楚
攻宋圍其城民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丁
壯者皆乗城而戰死者太半此人以父子有
疾皆免及圍解而疾俱復
 此章與塞翁得馬失馬意同言吉未必不
 爲凶凶未必不爲吉也先迕後合者言不
 驗於前必驗於後也未究者未知其要終
 如何也
宋有蘭子者以技干宋元宋元召而使見其
[008-014a]
技以雙枝長倍其身屬其脛並趨並馳弄七
劍迭而躍之五劍常在空中元君大驚立賜
金帛又有蘭子又能燕戲者聞之復以干元
君元君大怒曰昔有異技干寡人者技無庸
適值寡人有歡心故賜金帛彼必聞此而進
復望吾賞拘而擬戮之經月乃放
 雙枝屬於脛今人所爲接脚之戲是也雙
 枝者雙木也弄七劍而五劍在空中今人
 亦有此戲燕戲者燕飲之間雜弄之技也
 技無庸者言本無用於此偶喜而賞之拘
[008-014b]
 而擬戮者拘繫而欲罪之也技同而所遭
 異時不可必也
秦穆公謂伯樂曰子之年長矣子姓有可使
求馬者乎伯樂對曰良馬可形容筋骨相也
天下之馬者若滅若没若亡若失若此者絶
塵弭𨅊臣之子皆下才也可告以良馬不可
告以天下之馬也臣有所與共檐纏薪菜者
有九方皐此其於馬非臣之下也請見之穆
公見之使行求馬三月而反報曰已得之矣
在沙丘穆公曰何馬也對曰牝而黃使人往
[008-015a]
取之牡而驪穆公不說召伯樂而謂之曰敗
矣子所使求馬者色物牝牡尚弗能知又何
馬之能知也伯樂喟然太息曰一至於此乎
是乃其所以千萬臣而無數者也若皐之所
觀天機也得其精而忘其麄在其内而忘其
外見其所見不見其所不見視其所視而遺
其所不視若皋之相者乃有貴乎馬者也馬
至果天下之馬也
 子姓者問其所生之子也姓生也天下之
 馬馬之絶出於天下者也滅没亡失者言
[008-015b]
 恍惚而不定不可以形求也絶塵離塵埃
 而去也弭𨅊者無迹也檐纏者負索也千
 萬臣無數者言勝於臣者踰千萬數而不
 可窮也天機者得其天而遺其形也所見
 者天所見也内所不見者毛色牝牡之在
 外者也敗矣子所使求馬者句法與何哉
 汝所謂達者同
楚莊王問詹何曰治國奈何詹何對曰臣明
於治身而不明於治國也楚莊王曰寡人得
奉宗廟社稷願學所以守之詹何對曰臣未
[008-016a]
嘗聞身治而國亂者也又未嘗聞身亂而國
治者也故本在身不敢對以末楚王曰善
 此天下國家本在身之論撰得來甚佳
狐丘丈人謂孫叔敖曰人有三怨子知之乎
孫叔敖曰何謂也對曰爵高者人妬之官大
者主惡之禄厚者怨逮之孫叔敖曰吾爵益
高吾志益下吾官益大吾心益小吾禄益厚
吾施益博以是免於三怨可乎孫叔敖疾將
死戒其子曰王亟封我矣吾不受也爲我死
王則封汝汝必無受利地楚越之間有寢丘
[008-016b]
者此地不利而名甚惡楚人鬼而越人機可
長有者唯此也叔孫敖死果以美地封其子
子辭而不受請寢丘與之至今不失
 寢丘之邑其名近於葬地故曰甚惡不利
 者不利於地主也楚人信鬼神越人好機
 祥占卜而多忌諱者必惡此地而不欲無
 復爭之者庶可以長有之此意蓋謂取人
 之所棄得人之所不爭則可以自安
牛缺者上地之大儒也下之邯鄲遇盜於耦
沙之中盡取其衣裝車牛步而去視之歡然
[008-017a]
亡憂吝之色盜追而問其故曰君子不以所
養害其所養盜曰嘻賢矣夫既而相謂曰以
彼之賢往見趙君使以我爲必困我不如殺
之乃相與追而殺之燕人聞之聚族相戒曰
遇盜莫如上地之牛缺也皆受教俄而其弟
適秦至關下果遇盜憶其兄之戒因與盜力
爭既而不如又追而以卑辭請物盜怒曰吾
活汝弘矣而追吾不已迹將著焉既爲盜矣
仁將焉在遂殺之又傍害其黨四五人焉
 下之邯鄲者上地高而邯鄲地卑也耦沙
[008-017b]
 
 地名也使以我爲者使其得用於時必以
 我爲芥蒂也此章蓋謂人之遇禍不在賢
 愚或免或不免皆有自然之數非人所能
 知也
虞氏者梁之富人也家充殷盛錢帛無量財
貨無訾登高樓臨大路設樂陳酒擊博樓上
俠客相隨而行樓上博者射明瓊張中反兩
託盍/切魚而笑飛鳶適墜其腐鼠而中之俠
客相與言曰虞氏富樂之日乆矣而常有輕
易人之志吾不侵犯之而乃辱我以腐鼠此
[008-018a]
而不報無以立慬渠客臣/靳二切於天下請與若等
戮力一志率徒屬必滅其家爲等倫皆許諾
至期日之夜聚衆積兵以攻虞氏大滅其家
 明瓊今骰子之類也張中張其具以射中
 否爲勝負也㯓魚者骰采之名也於五白
 之中反其兩者以爲㯓魚之采劉毅之爭
 梟盧是此類也樓上方笑而空中之飛鳶
 適墜腐鼠而中樓外同行之俠客本不相
 干俠客怒而仇其家此魯酒薄而邯鄲圍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之意言禍福出於意
[008-018b]
 料之外也立慬立勇名也等倫俠客之同
 輩也
東方有人焉曰爰旌目將有適也而餓於道
狐父之盜曰丘見而下壺餐以餔之爰旌目
三餔而後能視曰子何爲者也曰我狐父之
人丘也爰旌目曰譆汝非盜邪胡爲而餐我
吾義不食子之食也兩手據地而歐之不出
喀喀乞格切/嘔也然遂伏而死狐父之人則盜矣
而食非盜也以人之盜因謂食爲盜而不敢
食是失名實者也
[008-019a]
 爰旌目人名也此章即是其嗟也可去其
 謝也可食之意於陵仲子哇其兄之鵝孟
 子所譏亦此意也
柱厲叔事莒敖公自爲不知已去居海上夏
日則食菱芰冬日則食橡栗莒敖公有難柱
厲叔辭其友而往死之其友曰子自以爲不
知已故去今往死之是知與不知無辯也柱
厲叔曰不然自以爲不知故去今死是果不
知我也吾將死之以醜後世之人主不知其
臣者也凡知則死之不知則弗死此直道而
[008-019b]
行者也柱厲叔可謂懟以忘其身者也
 左傳狼瞫之事亦是此意懟其君不知己
 而至於殺其身此非直道也吾以醜後世
 之不知臣者此意亦佳
楊朱曰利出者實及怨往者害來發於此而
應於外者唯請是故賢者愼所出
 我能出而利人則利之實亦有及我者我
 以非道而往加於人使其銜怨於我則人
 亦有來害我者此言施報之理也唯諾也
 人請於我而唯之則我請於人人亦唯我
[008-020a]
 發於此施也應於外報也愼所出者其出
 於我者無以加於人也即出乎爾反乎爾
 之意
楊子之鄰人亡羊既率其黨又請楊子之竪
追之楊子曰嘻亡一羊何追者之衆鄰人曰
多岐路既反問獲羊乎曰亡之矣曰奚亡之
曰岐路之中又有岐焉吾不知所之所以反
也楊子戚然變容不言者移時不笑者竟日
門人怪之請曰羊賤畜又非夫子之有而損
言笑者何哉楊子不答門人不獲所命弟子
[008-020b]
孟孫陽出以告心都子心都子他日與孟孫
陽偕入而問曰昔有昆弟三人游齊魯之間
同師而學進仁義之道而歸其父曰仁義之
道若何伯曰仁義使我愛身而後名仲曰仁
義使我殺身以成名叔曰仁義使我身名並
全彼三術相反而同出於儒孰是孰非邪楊
子曰人有濱河而居者習於水勇於泅操舟
鬻渡利供百口褁糧就學者成徒而溺死者
幾半本學泅不學溺而利害如此若以爲孰
是孰非心都子默然而出孟孫陽讓之曰何
[008-021a]
吾子問之迂夫子答之僻吾惑愈甚心都子
曰大道以多岐亡羊學者以多方喪生學非
本不同非本不一而末異若是唯歸同反一
爲亡得喪子長先生之門習先生之道而不
達先生之况也哀哉
 心都子之問與子貢問夷齊語脉同岐路
 分也岐路之中又有岐路謂分而又分也
 以喻學術之不一楊子戚然而不言笑者
 有感也儒一也而有三術即多岐也成徒
 衆也成徒猶曰成聚也因學泅而得溺喻
[008-021b]
 學之末流多違其初失其本眞心都子嘿
 然而岀悟其言外之意大道大路也大道
 本一至於多岐則亡羊至學本同至於多
 方則喪生此本同而末異也歸同反一者
 同歸於至道而反於至一之理則無得無
 喪矣况情也未達先生之情何以習先生
 之道此章展轉譬喻以爲問答今襌家答
 話亦有此風
楊朱之弟曰布衣素衣而出天雨解素衣衣
緇衣而反其狗不知迎而吠之楊布怒將扑
[008-022a]
之楊朱曰子無扑矣子亦猶是也嚮者使汝
狗白而往黑而來豈能無怪哉
 此章蓋謂人不知至一之理鮮有不爲外
 物所變者狗見素衣而變黑安得不吠人
 若見白狗而爲黑亦安能無怪見外不見
 内人人皆然也
楊朱曰行善不以爲名而名從之名不與利
期而利歸之利不與爭期而爭及之故君子
必愼爲善
 此莊子爲善無近名之意名出則利必隨
[008-022b]
 之利至則必爭故爲善者必忘已去名而
 後可也
昔人有言有知不死之道者燕君使人受之
不捷而言者死燕君甚怒其使者將加誅焉
幸臣諫曰人所憂者莫急乎死己所重者莫
過乎生彼自喪其生安能令君不死也乃不
誅有齊子亦欲學其道聞言者之死乃撫膺
而恨富子聞而笑之曰夫所欲學不死其人
已死而猶恨之是不知所以爲學胡子曰富
子之言非也凡人有術不能行者有矣能行
[008-023a]
而無其術者亦有矣衛人有善數者臨死以
訣喻其子其子志其言而不能行也他人問
之以其父所言告之問者用其言而行其術
與其父無差焉若然死者奚爲不能言生術

 受之不捷者捷速也使人之行不速遂不
 及見其人也善數者善爲數學也此章之
 意蓋謂學不難而行之爲難知之不如行
 之不死之學其喻甚佳死者奚爲不能言
 生術者謂其人雖死而所言長生不死之
[008-023b]
 術自是但人不能行之爾
邯鄲之民以正月之旦獻鳩於簡子簡子大
悦厚賞之客問其故簡子曰正旦放生示有
恩也客曰民知君之欲放之故競而捕之死
者衆矣君如欲生之不若禁民勿捕捕而放
之恩過不相補矣簡子曰然
 此一喻甚近人情今世蹈此失者甚衆如
 孤山湖中之放魚鼈有一日而賣數次者
齊田氏祖於庭食客千人中坐有獻魚鴈者
田氏視之乃歎曰天之於民厚矣殖五穀生
[008-024a]
魚鳥以爲之用衆客和之如響鮑氏之子年
十二預於次進曰不如君言天地萬物與我
並生類也類無貴賤徒以小大智力而相制
迭相食非相爲而生之人取可食者而食之
豈天本爲人生之且蚊蚋噆膚虎狼食肉非
天本爲蚊蚋生人虎狼生肉者哉
 此章乃釋氏吞啖世界大虫食小虫之論
 其說亦有理人食雞雞食虫螘之類是也
 非相爲而生之也天非爲人而生百物也
 蚊蚋虎狼之喻亦佳食肉下非字合作豈
[008-024b]
 字
齊有貧者常乞於城市城市患其亟也衆莫
之與遂適田氏之廐從馬醫作役而假食郭
中人戲之曰從馬醫而食不以辱乎乞兒曰
天下之辱莫過於乞乞猶不辱豈辱馬醫哉
 此意蓋謂人有數等彼此皆辱而人不自
 知即莊子以隸相尊之意此中亦有孟子
 所言墦間之意但不露耳
宋人有遊於道得人遺契者歸而藏之密數
其齒告鄰人曰吾富可待矣
[008-025a]
 齒者契上所載名物之數也得虚契而自
 喜虚名無實之喻也坡詩所用甕/算亦此意
人有枯梧樹者其鄰父言枯梧之樹不祥其
鄰人遽而伐之鄰人父因請以爲薪其人乃
不悦曰鄰人之父徒欲爲薪而教吾伐之也
與我鄰若此其險豈可哉
 不祥之告初意本善也因求爲薪而反啓
 其疑近於私也此言世情之難必公私之
 難明也其喻亦甚美若此其險是句絶豈
 可哉三字一句
[008-025b]
人有亡鐵者意其鄰之子視其行步竊鐵也
顔色竊鐵也言語竊鐵也動作態度無爲而
不竊鐵也俄而抇音/掘其谷而得其鐵他日復
見其鄰人之子動作態度無似竊鐵者
 此章猶諺言疑心生暗鬼也心有所疑其
 人雖不竊鐵而我以疑心視之則其件件
 皆可疑此喻甚得世情之微
白公勝慮亂罷朝而立倒杖策綴張剖切策/端有鐵也
上貫頤血流至地而弗知也鄭人聞之曰頤
之忘將何不忘哉意之所屬者其行足躓株
[008-026a]
埳頭抵粗木而不自知也
 心有所著頤傷而不知亦人情也倒杖策
 者以其杖倒轉而自策也錣杖末之銳也
 株木也埳陷也意有所屬著則於其行也
雖抵觸而不自知即大學心不在焉視不
 見聽不聞之意
昔齊人有欲金者清旦衣冠而之市適鬻金
者之所因攫其金而去吏捕得之問曰人皆
在焉子攫人之金何對曰取金之時不見人
徒見金
[008-026b]
 志在攫金而不見其人是逐獸不見太山
 也言心有所迷故至此此篇議論皆正皆
 與儒書合末後數件設喻俱佳文字亦異
 於他篇大抵此書八篇之中其爲本書者
 亦自可辯就中數段全似盜跖說劍文字
 决非列子所作明矣若此篇議論雖正實
 非列子家數通諸家之學者必能辯之



沖虚至徳眞經鬳齋口義卷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