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h0129 後周文紀-明-梅鼎祚 (master)


[008-1a]
欽定四庫全書
 後周文紀巻八     明 梅鼎祚 編
  庾信五/
   周譙國公夫人歩陸孤氏墓誌銘
夫人諱字本姓陸吳郡人也大夫拓境百越來庭丞相
勒兵三江席巻髙祖載為劉義真長史留鎮闗中既沒
赫連因即仕魏臨終誡其子孫曰樂操土風不忘本也
言念爾祖無違此心祖政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恒州
[008-1b]
刺史父通柱國大將軍大司馬文安公匡賛經綸叅謀
揖讓名髙廣武功重長平夫人七徳含章四星連曜敬
愛天情言容禮典九日登髙作銘秋菊三元告始或誦
春椒年十有四聘於譙國友其琴瑟愈恭節儉之心伐
其條枚實秉憂勤之徳鄴地登髙之錦自濯江波平陽
採桑之津躬勞蠶月天和元年冊拜譙國夫人東武亭
之妻既稱有秩南城侯之婦還聞受封柱國殿下以名
華分照増城峻土揚旌棘道問政卭都白狼之溪途艱
[008-2a]
黄牛之阪荔枝之山地險蒲萄之國夫人别離親戚闗
河重阻夷歌一曲未足消憂猿鳴三聲沾衣無巳是以
夭厲之疾遂成沉痼玉瀝難開金膏實逺建徳元年七
月九日薨於成都私第春秋二十有一即以其年十一
月二十二日歸塟長安之北原詔贈譙國夫人禮也殿
下傷神秋月掩淚長松周季直之留書更深冥漠潘安
仁之詞藻徒增哀怨豈直西河女子獨見銀臺東海婦
人先逢金闕銘曰
[008-2b]
芟陵反斾椒山止戈金精據嶺昌閣凌波西㳺卿相東
裂山河華亭冠冕榖水絃歌震維徙族燕垂從宦塞入
飛狐闗連鳴鴈策預登阜功叅臨澗寳鼎留銘彫戈餘
賛應圗淑令秉禮言歸魚軒憑軾澤雉文衣明月照鏡
仙石支機行雲細起廻雪輕飛北降帝子南麾蜀守若
水既開靈山巳鏤月峽猿啼江神牛鬬星機北轉日轡
星廻陽泉伏氣隂律沉灰鶴辭吳市鳯去秦臺神光離
合燈影徘徊雙流反塟百両廻旌少女離位夫人去城
[008-3a]
帷堂野設帳殿郊營山川竒事風月無情揺落丘隴荒
凉封域樹樹秋聲山山寒色草短逾平松長轉直節墳
方固園陵永植無巳一/作有感
   周趙國公夫人紇豆陵氏墓誌銘
夫人諱含生本姓竇扶風平陵人魏其朝議列侯則莫
能抗禮安豐奉圗功臣則咸推上席外戚列傳既聞建
武之書仲山古鼎或表單于之獻祖畧少保建昌郡公
父熾柱國大將軍大宗伯鄧國公孟津大誓常預同徳
[008-3b]
之臣咸陽違約克賛先登之主並得位入六府功叅八
柄夫人有文在手有象應圗榮曜夙彰徽華早茂肅恭
以禮受教於公宫言容以徳有聞於師氏及乎進賢君
子内主邯鄲琴瑟在堂輜軿是服長乆於節不無秋菊
之銘履端於始或有椒花之頌豈止莊姬掩笑楚相知
慙定姜問兆齊兵不入武成二年冊拜趙國公夫人漢
王聞立義之婦邑以延鄉齊侯見有禮之妻封之石窌
異代同榮差無慙徳柱國殿下居若木之一枝在天漢
[008-4a]
之别𣲖揚旌玉壘驅傳銅陵南通向日之民東被無龍
之國夫人從政月峽賛徳雲門濯錦江波還臨織室山
明石鏡即對粧樓既而玉律頻移金爐不變胡香四兩
嗟西域之使稀靈草一枝恨瓊田之路絶天和五年四
月二十二日薨於成都之錦城春秋二十孫子荆之傷
逝怨起秋風潘安仁之悼亡悲深長簟况復仙臺永别
無復簫聲傅母長歸唯留琴曲七年二月日歸塟於長
安之洪瀆原詔贈趙國夫人禮也雲雨去來既留連於
[008-4b]
楚后光隂離合實惆悵于陳王銘曰
河西斗絶觀津孤起章武賢臣安豐賢仕木樓千仞金
山萬里紹慶邢姨基昌宋子施衿趙北侍母秦南紘綖
禮數厭狄騑驂義超江汜仁流葛覃玉筐迎䴏金籠助
蠶敬愛純深端莊淑問有光國史無形喜愠舉案外恭
停機下訓馨馥於蘭年華於蕣風雨消散神靈離絶婺
女還星姮娥歸月左楹夕奠髙堂朝發空揚凌波更無
廻雪下濕曰隰髙平曰原西臨火井北望寒門猶垂雉
[008-5a]
服尚駕魚軒平原忽矣天道何言山廻地市路沒滕城
松悲鶴去草亂螢生新雲别起舊月孤明賢墳永式節
隴常貞一枝一/作一株
   周安昌公夫人鄭氏墓誌銘
夫人諱某滎陽陽武人也周宣王之母弟俾侯于鄭鄭
莊公之重世卿士於周以國為族自兹而始祖瓊太常
恭侯父穆司空貞公西京賦詩奉常參柏梁之宴東都
言䜟司空為武衛之官籍連帝譜既同磐石門稱通徳
[008-5b]
無廢儒林夫人禮義閨門端莊令淑采采芣苢萋萋葛
覃及乎作配君子言事舅姑下氣怡聲承巾奉箒親戚
惟禮閨闈以睦保定二年冊拜滎陽郡君序戚升榮從
夫有秩豈惟立義之婦邑以延鄉有禮之妻封之石窌
大將軍沉犀二江夫人聞猿三峽明月靈關之阻秋風
蜀道之難奄以瑶華先從春露天和十八年五月二十
日薨于成都春秋三十六年詔贈安昌國夫人禮也即
以其年十一月十六日歸葬于咸陽之白起原遂使山
[008-6a]
廻反壤先封節婦之陵日入虞淵實掩賢姬之墓嗚呼
哀哉乃為銘曰
天河開國分畿置政地有十城人居九命疇昔之邑今
兹成姓識履傳風叅輿留慶三星在户百兩言歸䖍恭
内政榮曜中闈承姑奉盥訓子停機桑園蠶績錦室鸞
飛珩璜節歩藻火文衣巴水幽咽猿鳴斷絶月落珠傷
春枯桂折趙瑟長辭秦簫永别貞姬掩隧節女封墳洛
濵無月荆臺失雲鳥悲傷聽松聲愴聞千年遂古百代
[008-6b]
餘芬武衛一作𤣥武後漢王梁傳赤伏符曰王梁主衛/作𤣥武𤣥武水神也司空水土官也立義一作徳
   周大將軍隴東郡公侯莫陳君夫人竇氏墓誌
    銘
夫人諱某扶風平陵人也章武開國名髙外戚之右安
豐入朝位在功臣之上祖以孝昌之始主諾淮陽父以
正光之初褰帷海岱夫人生於禮義之門宗於箴誡之
徳䖍恭惟禮令淑惟儀及乎百兩言歸三星在户箴盥
始事條枚是則有子從政猶無逸豫之心有夫出征自
[008-7a]
識山陵之兆大統十六年冊授永安郡君婦以夫尊親
由子貴朝章家慶兼而有之保定二年改授隴國夫人
車服禮數袿褵典則有美河魴足光彤史既而風霜所及
灰琯遂侵與善何言至于大漸天和六年四月七日薨
春秋六十有六即以其年十月十日遷葬于咸陽萬年
縣之杜原山形起伏既符白鶴之祥地勢風烟乃合青
烏之氣銘日
觀津世族平陵豪姓四侯登仕三君從政白狼建功丹
[008-7b]
蛇襲慶漢之廣矣先聞淑令君子朝端賢才家政簮珥
以禮軒車以命讓果成亷推珠止競百年超忽千金莫
恃室謝賢夫庭辭貴子歸鞍輟露采蘩廢祀室委眠蠶
衣畱畵雉雲垂下澤日掩髙舂空帷舊館虚幕新封山
廻廣栁路沒深松游魂幾變大人何從朝章家慶一作/成家之慶及一
作厲萬年一作石安考唐地理志咸/陽無石安縣元氏誌作咸陽若安原
   周冠軍公夫人烏石蘭氏墓誌銘
夫人諱某樂陵人也晉司徒樂陵公苞後子孫就封因
[008-8a]
即家焉扶風舊城猶存鐡市河南故墅尚餘金谷或寓
燕陲仍仕代郡祖行代郡尹父魏司空蘭陵郡公司空
佐命魏朝少傅丞疑周室並為大族俱蒙賜姓秦晉匹
也是曰通家夫人年十七歸于宇文氏淑令端莊含章
貞吉箴盥惟儀閨闈已正某年除金鄉郡君某年改授
冠軍夫人四徳小君宜其家室三事内主翻辭賛務以
保定五年四月遘疾薨時年四十有四即以其年某月
日歸葬于京兆之某原人世風煙山川超忽陵波青麥
[008-8b]
儻逢貞女之墳隴首白楊或表賢姬之墓乃為銘曰
三星麗天五岳鎮地禮有其秩人居其位燕趙多竒山
川雄氣挺兹令淑惟此含章玉生庭照蘭開室香邢姨
褧服宋子河魴百兩言歸九儀從聘褕狄七彩軒車六
命鼎室辭親槐廷賛政世為閲水人成大夢廻帳山門
移燈泉洞金棗長含銀蠶永送香填栢槨路閉松城悲
鸞獨影雄劎孤鳴留連趙瑟悽愴秦笙
   周太傅鄭國公夫人鄭氏墓誌銘
[008-9a]
夫人諱某滎陽開封縣逺里人也七子賦詩足光賔客
三卿從政實靜諸侯驂乗則晉后停輿來朝則漢君識
履華胄蟬聮無虚史籍祖那秦州别駕父茂伯撫軍將
軍凉州刺史伯陽縣侯夫人令淑早聞芝蘭獨茂既容
既徳言告言歸悌實温清恭惟箴盥太傅弼諧周室股
肱攸寄夫人輔佐君子勤勞是司琴瑟既友條枚無伐
故得用之邦國成之孝敬某年月日封鄭國夫人褕狄
既加紘綖是務夫人有安世之貴躬服浣濯子有文伯
[008-9b]
之尊無忘機杼表裏惟安閨闈且正醫門有疾藥對無
徴天和三年三月二十日薨葬于長安之石安原世子
某兄弟普助慈訓咸遵母儀霜露深悲寒泉増慟銘曰
居徳圃田當官教府置騎賔來開黌學聚福履家室賢
才踵武棠棣之華螽斯之羽人倫七徳風化二南采采
芣苢萋萋葛覃節行聲玉副筓珈篸柳園秉杼桑津浴
蠶春秋超忽零落無時家亡淑女國喪賢姬香墳永送
舞鶴長辭山深月闇風急松悲千年開閉將驗靈龜珈/篸
[008-10a]
一作副珈□/如無一作非
   後魏驃騎將軍荆州刺史賀抜夫人元氏墓誌
    銘
在河之洲聞君子之配徳言采其蕨見□人之有禮用
之風化人倫厚焉夫人諱安字大羅河南洛陽人也祖
某京兆康王父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録尚書
司州牧汝陽郡王跗萼雄圗堦基覇迹公卿之室將相
維國維家夫人能修法度無思犯禮恭儉節用憂在進
[008-10b]
賢大統五年封樂安公主歸於賀拔氏時年十三思事
憂勤化成婦徳彤管載暉棠棣早茂及乎謳歌有歸褕
狄降等輔佐君子猶安其室周天和元年乃封章武郡
君霜露不居風烟飄忽遘疾累旬奄捐館舍以周天和
四年二月二十六日薨於長安萬年里春秋五十有二
詔贈頓丘國夫人禮也即以其年三月二十日歸塟於
咸陽之石安原既異乗鸞翻然永去雖非舞鶴即掩泉
門欲誌佳城乃為銘曰
[008-11a]
逖矣雄謀悠哉覇轍九服潛運三川中竭卿相連鑣賢
才舞絶琬琰令淑施衿結褵方之棠棣譬以螽斯既全
婦徳還稱母儀逝水滔滔危途冉冉問藥無對蒸丹不
驗狄服空陳絃機虛掩郭門路轉哀挽途窮隴深結霧
松髙聚風春蘭秋菊唯始唯終
   周大都督陽林伯長孫瑕夫人羅氏墓誌銘
夫人諱某恒州代郡太平縣人祖某父恒周大將軍南
陽郡公夫人資於事親躬奉訓誡教於宗室足聞詩禮
[008-11b]
及乎言歸肅恭如事蘋藻維敬紘綖是勤内位克諧中
閨以睦年齡不競霜露先侵更無延夀之杯遂闕長生
之枕以周天和四年二月八日薨於長安之洪固鄉時
年二十有三其年某月日塟於萬年縣之夀里山非宋
國翻為節女之陵地異荆臺遂有賢妃之墓銘曰
畢狼建國靈武開都地接天柱山臨寳符人資義烈世
表雄圖葛覃維萋棠棣早盛既安淑徳爰從配命四教
𢎞宣三星克正霜凋桂苑風落芝田三從闕性五福傷
[008-12a]
年歸安永絶言告長捐悽切郊野紆廻隰原風惨雲愁
松悲露泣朗月空嗟傷神何及
   周儀同松滋公拓拔競夫人尉遲氏墓誌銘
夫人諱某河南洛陽人也祖父太師柱國公魏室䘮亂
經綸夷阻周朝建國匡翊揖讓圖諜帝系即有内外之
親分裂山河仍為舅甥之國夫人容範端莊儀型淑令
六義觀徳南風有夫人之詩八卦成形東方有少女之
位外傅習言公宫教業箴盥線纊佩帨茞蘭年十有三
[008-12b]
出適儀同拓拔競衣且翟服既得宗婦之儀乘其魚軒
還從列國之禮摽梅三實無闕其時夭桃九華能修其
政某年月日册拜廻落縣君母金明公主魏文帝長女
春則帝女采桑秋則王姬築館夫人出入主家遨逰戚
里濯龍園苑長門宫殿既而膏腴美疚華茂傷年沉痼
牀帳蒸離寒暑三世之術無乏於醫門百草之本徒疑/
窮於藥性建徳三年五月七日亡春秋三十昔西河女
子值九節之菖蒲東海婦人得三山之芝草無由再遇
[008-13a]
悲矣如何即以其年十一月十五日塟於京兆之北陵
原龜筮告辰丘陵啓奠西臨織女之廟南望湘妃之墳
嗚呼哀哉乃為銘曰
父曰帝師母曰王姬車服不繫江漢無思是生令淑觀
禮敦詩聲超宋子徳茂邢姨繼世盛徳思賢克舉奠鴈
迎門儒蘋實俎奉盥如事移茵即序春氷浴蠶秋機秉
杼帝鄉近親帝城近臣濯龍親戚平陽主人金波廻月
玉樹臨春㺯玉鳯凰昌容紫草自此千年無人得道舜
[008-13b]
華榮曜飄零何早渭水北原平陵故園纔通谷口即望
寒門吁嗟此地去矣歸魂孟冬十月長松九年親賔掩
淚悽愴何言美疚一作美疾乏/一作迨儒一作是
   周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冠軍伯柴烈李
    夫人墓誌銘
夫人諱某隴西狄道人也周有柱史夫子以之猶龍漢
有將軍宛城以之輸馬復有西入上書仍為秦國之相
東向問計即是韓王之師父宜使持節大將軍南北二
[008-14a]
華州刺史順陽郡公魏武皇帝之長舅也穰侯魏冉居
咸陽之宫曲陽王根借明光之殿語其貴戚差足擬倫
論其退謙彼多慚徳夫人㓜而聰敏早聞令淑彤管有
美賢才見稱弄其紙筆懼失諸兄之意剪其髫齡畏傷
王母之心年十有一出適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柴烈
烈以上將頒朔中台受任軍國忠勤規模繁摠夫人輔
佐君子言容匡賛増輝三星欽明四徳授巾沃盥有謹
於事姑斷織停機無忘於訓子保定二年册授大夏縣
[008-14b]
君既以夫尊又云子貴乃遷順陽改郡君夫人之邑或
用鄉名小君之號多從夫秩典册光臨足稱榮寵本有
風氣之疾頻年増動略多枕卧飛龜之散遣疾無徴畫
龍之符留年不驗以今建徳四年三月日薨於館舍春
秋四十九即以其年八月日塟於長安之洪瀆原神光
離合尚在河湄雲氣徘徊猶歸樓下嗚呼哀哉乃為銘

上書秦相立功漢將隴水分流秦川遥望秋陸俗勇金
[008-15a]
行地壯廣武軍中安平河上妻者齊也謂嫁曰歸三星
夜照百兩朝飛䄖狄有典容禮無違台庭等秩侯服同
衣子奉母儀夫聞家政七族承和九閨連慶紛帨恭肅
温凊孝敬杼秉秋成蠶隨春令年華未落電影先過徒
餐日氣空飲天河星凋玉井月捐金波虞淵落日薤露
哀歌寂寞虛奠荒凉象設幽隴龜封重泉蟻結秋色悽
愴松聲斷絶百年何㡬歸於此别
   周使持節大將軍廣化郡開國公丘乃敦崇傳
[008-15b]
崇恒州代郡彭城縣廣義鄉孝讓里人也昔夀丘建國
賜姓者十二人平陽舉賢登朝者十六族况復大電繞
樞流星入昴派分源别幹其嗣興者乎魏道武皇帝以
命世雄圗飲馬河洛兄弟十人分為十姓辨風吹律丘
氏即其一焉五代祖邈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營
丘郡開國公於時天道西北既禀謀謨馬首東南實資
匡賛因以封名仍為賜氏與夫南公伯即有連類宗則
疑/樂正非無準則曾祖雙軌使持節驃騎大將軍司徒
[008-16a]
青兖二州刺史范陽文昭公洛食之始上馬治國登庸
之初昇槐論道生則絶席武宫死則配祠清室夫人太
原王氏三世為將四代為公社稷大宗鐘鼎貴族伉儷
是歸秦晉匹也祖提使持節衛將軍駙馬都督河交二
州刺史靈夀縣開國公公子公孫聲名籍甚增輝増耀
弱冠昇朝夫人清亷郡長公主孝文帝之第二女也王
姬有行車服不繫故得衛青上將張耳賢夫父願使持
節大都督徐州諸軍事徐州刺史平陽縣開國公食邑
[008-16b]
四千户少年習象多見兵書澆沙聚石之營却日横雲
之陣彎弧則㦸破小支抽劔則泉飛枯井夫人宇文氏
周文皇帝之第三妹也母儀令範女師賢哲徳髙隆慮
義重河陽魏受其終周新其命式墓封墳追旌盛徳乃
贈使持節大將軍廣化郡開國公食邑一千户夫人贈
安徳郡長公主遊魂寃結非無廣漢之城久客思歸唯
有東平之樹自永安以來魏室大壊海水羣飛天星亂
動禮樂征伐不出於人主舉賢誅暴議在於彊臣髙丞
[008-17a]
相驅率風雲奄荒齊晉我舅氏文皇帝駕馭龍虎據有
周秦南北渝盟東西敵怨既而各受圗書並當珪璧百
姓則父南子北兄東弟西事主則憂親求生則慮禍大
周親戚偏鍾荼炭輸之城旦下之織室闗河嚴隔三十
餘年天厭䘮亂人思反徳彼之風塵既静函谷此之冠
蓋屢涉漳濵中山寃枉之餘代郡凋殘之澤並遇革音
咸蒙禮送崇賔兄弟二人相㸔氣息親愛凋零方寸久
亂恒山殺翮豈望同飛而安國徒中鬰為卿相班超絶
[008-17b]
域遂得生還天和四年至於新邑朝廷以舅甥之國外
内之親乃授賔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大
都督安樂縣開國公食邑一千户賓得免虎口仍上龍
門聲價巳髙風焱即逺方欲討論國恥申雪家寃横尸
原野是所甘心時不我與先從朝露春秋若干衛國興
文子之慟長安有詔塟之悲乃贈本官加少傅蒲虞勲
三州諸軍事蒲州刺史以天和六年某月日塟於長安
之洪瀆原妻青州石氏長城郡君&KR1015子孤煢生妻嫠室
[008-18a]
即能有節還成守義崇蒙授使持節大都督驃騎大將
軍開府儀同三司廣化縣開國公食邑一千户昆季二
人同年上將彤庭交映棨㦸相臨昔二馮同徳繼踵當
官兩杜齊名夾河為郡比斯榮寵彼將慙色俄然賓疾
奄捐館舍崇兄弟勝衣備罹禍酷同氣長養得及全人
今者來歸更憐凶閔每一悲慟行路傷心撫養愛子情
深馬援之慈恭事寡嫂義甚顔含之孝天和六年授大
將軍餘如故龍庭賞出塞之功玉門勞旋師之寵異代
[008-18b]
同和見之今日建徳二年授使持節都督宜州諸軍事
宜州刺史忽忽横閤但有頌書曖曖重帷惟聞善政清
不置水明非舉燭乃是入境移風非直停車待雨有敇
大將軍宜州刺史廣化郡公崇自夏季無雨以迄於今
雖靡神不禱仍未降感知彼州内獨蒙滂澤諒由大將
軍精誠所至憂念郡人豐稔可希良以為慰又敇廣化
公崇知此存心政術治勤黎人受委稱職嘉尚無巳古
人有言非行之難念加勉朂以致盡善指令宣納抑操
[008-19a]
賜齊陳物如别宜諭朕懐昔陽平太守别降紅粟之恩
荆州刺史偏蒙衮衣之賜治績尤異此之謂乎崇清静
為政亷明為法人不忍背吏不忍欺性不飲酒無所嗜
欲深沉墻仞喜愠不形文必正詞絃惟雅曲仁義禮節
是所用心緹袟緗素愛翫無巳當今四郊多壘尚有公
卿之辱鼓鼙不息猶勞將帥之謀語其讐恥唯願横行
死地思其報國不吝身膏原野但令天假之年時綏之
福忠貞之事公其取焉畧書梗槩陳之直史
[008-19b]
   三月三日華林園馬射賦序
臣聞堯以仲春之月刻玉而遊河舜以甲子之朝披圖
而廵洛夏后瑶臺之上或御二龍周王𤣥圃之前猶驂
八駿我大周之創業也南正司天北正司地平九黎之
亂定三危之罪雲紀御官鳥司從職皇上有秉歴之符
𤣥珪有成功之瑞豈直天地合徳日月光華而巳哉皇
帝以上聖之姿膺下武之運通乾象之靈啓神明之徳
夷典秩宗見之三禮䕫為樂正聞之九成克己備於禮
[008-20a]
容威風摠於戎政加以卑宫菲食皁帳綈衣百姓為心
四海為念西郊不雨即動皇情東作未登彌廻天眷兵
革無㑹非有待於丹烏宫觀不移故無勞於白鷰銀瓮
金船山車澤馬豈止竹&KR1239兩草共垂甘露青赤三氣同
為景星雕題鑿齒識海水而來王烏弋黄支驗東風而
受吏於時𤣥鳥司厯蒼龍御行羔獻氷開桐華萍生皇
帝幸於華林之園玉衡正而泰階平閶闔開而勾陳轉
千乘雷動萬騎雲屯落花與芝蓋同飛楊柳共春旗一
[008-20b]
色乃命羣臣陳大射之禮雖行祓禊之飲即用春蒐之
儀止立行宫裁舒帳殿階無玉璧既異河間之碑户不
金鋪殊非許昌之賦洞庭既張承雲乃奏騶虞九節貍
首七章正繪五彩之雲壺寜百福之酒唐弓九合冬幹
春膠夏箭三成青莖赤羽於是選朱汗之馬校黄金之
埒紅陽飛鵲紫燕晨風唐成公之驌驦海西侯之千里
莫不飲羽銜竿吟猿落鴈鐘鼓震地埃塵漲天酒以罍
行餚由鼎進彩則錦市俱移錢則銅山合徙太史聽鼓
[008-21a]
而論功司馬張旃而賞獲上則雲布雨施下則山藏海
納實天下之至樂景福之歡欣者也既若木將低金波
欲上天顔惟穆賓歌惟醉雖復暫離北闕聊宴西城即
同酆水之朝更是岐山之㑹小臣不舉奉詔為文以管
窺天以蠡測海盛徳形容豈容梗槩葦一作革玉/璧一作玉甃
   哀江南賦序
粤以戊辰之年建亥之月大盜移國金陵瓦解余乃竄
身荒谷公私塗炭華陽奔命有去無歸中興道銷窮於
[008-21b]
甲戌三日哭於都亭三年囚於别館天道周星物極不
反傅爕之但悲身世無處求生袁安之每念王室自然
流涕昔桓君山之志士杜元凱之平生並有著書咸能
自序潘岳之文彩始述家風陸機之詞賦先陳世徳信
年始二毛即逢䘮亂狼狽流離至於暮齒燕歌逺别悲
不自勝楚老相逢泣將何及畏南山之雨忽踐秦庭讓
東海之濵遂餐周粟下亭漂泊髙橋羇旋楚歌非取樂
之方魯酒無忘憂之用追為此賦聊以記言不無危苦
[008-22a]
之詞唯以悲哀為主日暮途逺人間何世將軍一去大
樹飄零壯士不還寒風蕭瑟荆璧睨柱受連城而見欺
載書横階捧珠盤而不定鍾儀君子入就南冠之囚季
孫行人留守西河之館申包胥之頓地碎之以首蔡威
公之淚盡加之以血釣臺移柳非玉闗之可望華亭鶴
唳豈河橋之可聞孫策以天下為三分衆纔一旅項籍
用江東之子弟人唯八千遂乃分裂山河宰割天下豈
有百萬義師一朝巻甲芟夷斬伐如草木焉江淮無涯
[008-22b]
岸之阻亭壁無藩籬之固頭㑹箕歛者合從締交鋤耨
棘矜者因利乘便將非江表王氣終於三百年乎是知
併吞六合不免軹道之災混一車書無救平陽之禍嗚
呼山嶽崩頽既履危亡之運春秋迭代必有去故之悲
天意人事可以悽愴傷心者矣况復舟楫路窮星漢非
乘槎可上風飈道阻蓬萊無可到之期窮者欲逹其言
勞者須歌其事陸士衡聞而撫掌是所甘心張平子見
而陋之固其宜矣
[008-23a]
   傷心賦序
余五福無徴三靈有譴至於繼嗣多從夭拆二男一女
並得勝衣金陵䘮亂相守亡歿羇旅闗河倐然白首苖
而不秀頻有所悲一女成人長孫孩稚奄然𤣥壤何痛
如之既傷即事追悼前亡唯覺傷心遂以傷心為賦若
夫入室生光非復企及夾河為郡前途逾逺媫好有自
傷之賦揚雄有哀祭之文王正長有北郭之悲謝安石
有東山之恨豈期然矣至若曹子建王仲宣傅長虞應
[008-23b]
徳璉劉韜之母任延之親書翰傷切文詞哀痛千悲萬
恨何可勝言龍門之桐其枝巳折巻施之草其心實傷
嗚呼哀哉
   趙國公集序
竊聞平陽擊石山谷為之調大禹吹筠風雲之為動與
夫含吐性靈抑揚詞氣曲變陽春光廻白日豈得同年
而語哉柱國趙國公發言為論下筆成章逸態横生新
情振起風雨爭飛魚龍各變方之珪璧塗山之㑹萬重
[008-24a]
譬似雲霞赤城之巖千丈文參厯象即入天官之書韵
涉絲桐咸歸摠章之觀論其壯也則鵬起半天語其細
也則鷦巢蚊睫豈直熊熊旦上増城抱日月之光燄燄
宵飛南斗觸蛟龍之氣昔者屈原宋玉始於哀怨之深
蘓武李陵生於别離之世自魏建安之末晉太康以來
雕蟲篆刻其體三變人人自謂握靈蛇之珠抱荆山之
玉矣公斟酌雅頌諧和律吕若使言乖節目則曲臺不
顧聲止操縵則成均無取遂得棟梁文囿冠冕詞林大
[008-24b]
雅扶輪小山承蓋藝文/類聚
   擬連珠四十四首
盖聞經天緯地之才抜山超海之力戰陣勇於風飇謀
謨出乎胸臆斬長鯨之鱗截飛虎之翼是以一怒而諸
侯懼安居而天下息
盖聞蕭曹賛務雄畧所資魯衛前驅威風所假是以黄
池之㑹可以爭長諸侯鴻溝之盟可以中分天下
盖聞解封豕之結塞長蛇之源必須製裳千里喢血轅
[008-25a]
門是以開百里之圍用陳平之一䇿盟千乘之國須季
路之一言
盖聞得賢斯在不藉揮鋒股肱良哉無論應變是以屈
倪叅乘諸侯解方城之圍干木為臣天下無西河之戰
倪當/是完
盖聞邯鄲巳危徒思馬服薊城去矣空用荆軻是以竹
杖扶危不能止武擔之石蘆灰縮水不能救宣房之河
盖聞蟻穴衝泉未知逺慮𤣥禽巢幕何能支乆是以大
[008-25b]
厦既焚不可灑之以淚長河一决不可障之以手
盖聞膏唇喋喋市井營營或以如簧自進或以狙詐相
傾是以子貢使乎五都交亂張儀見用六國縱横
盖聞謀猷是習權變須長時増齊竈或卧燕墻是以井
陘之兵如鴻毛之遇火長平之卒若秋草之中霜
盖聞彼黍離離大夫有䘮亂之感麥秀漸漸君子有去
國之悲是以建章低昂不得猶瞻㶚岸徳陽淪沒非復
能臨偃師
[008-26a]
盖聞市朝遷貿山川悠逺是以狐兎所處由來建始之
宫荆棘叅天昔日長洲之苑
盖聞天方薦瘥䘮亂𢎞多空思說劔徒聞枕戈是以劉
琨之英略莫知自免祖逖之慷慨裁能渡河枕一/作投
盖聞榖林長送蒼梧不從唯桐唯葛無樹無封是以隋
珠日月無益驪山之火雀臺絃管空望西陵之松
盖聞雷驚獸駭電激風驅陵歴闗塞枕跨江湖是以城
形月偃陣氣雲鋪非緑林之散卒即驪山之叛徒
[008-26b]
盖聞死别長城生離函谷遼東寡婦之悲代郡孀妻之
哭是以流慟所感還崩杞梁之城灑淚所霑終變湘陵
之竹
盖聞三世用兵既非貽厥隂謀累葉必以凶終是以李
都尉之風霜上蘭山而箭盡陸平原之意氣登河橋而
路窮
盖聞營魂不反燐火宵飛時遭獵夜之兵或斃空亭之
鬼是以射聲營之風雨時有寃魂廣漢郡之隂寒偏多
[008-27a]
夜哭
盖聞江黄戎馬之徼鄢郢風飇之格乍有去而不歸或
無期而逺客是以章華之下必有思子之臺雲夢之傍
應多望夫之石
盖聞無怨生離恩情中絶空思出水之蓮無復迴風之
雪是以樓中對酒而緑珠前去帳裏悲歌而虞姬永别
盖聞樹彼司牧既懸百姓之命及乎厭世復傾天下之
心是以一馬之奔無一毛而不動一舟之覆無一物而
[008-27b]
不沉
盖聞嚴霜之零無所不肅長林之斃無所不摽是以楚
塹既填逰魚無託吳宫巳火歸燕何巢
盖聞名髙八俊傷於閹豎之黨智周三傑斃於婦女之
計是以洪澤之蛟遂挫長飢之虎平臯之蟻能摧失水
之龍
盖聞吳艘蜀艇不能無水而浮以紅間緑不能無弦而
射是以籠樊之鶴寜有六翮之期骯&KR1507之馬無復千金
[008-28a]
之價
盖聞性靈屈折鬰抑不揚乍感無情或傷非類是以嗟
怨之水特結憤泉感哀之雲偏含愁氣
盖聞遷移白羽流徙房陵離家折里悽恨撫膺是以吳
起之去西河潸然出涕荆軻之别燕市悲不自勝
盖聞亷將軍之客館翟廷尉之髙門盈虛倐忽貴賤何
論是以平生故人灌夫不去門下賔客任安獨存
盖聞執珪事楚博士留秦晉陽思歸之客臨淄羇旅之
[008-28b]
臣是以親友㑹同不妨懐撫悽愴山河離異不妨風月
闗人
盖聞五十之年壯情久歇憂能傷人故其哀矣是以譬
之交讓實半死而言生如彼梧桐雖殘生而猶死
盖聞秋之為氣惆悵自憐耿恭之悲踈勒班超之念酒
泉是以韓非客秦避讒無路信陵在趙思歸有年
盖聞懸鶉百結知命不憂十日一炊無時何耻是以素
王之業乃東門之貧民孤竹之君實西山之餓士
[008-29a]
盖聞胸中無學猶手中無錢今之學也未見能賢是以
扶風之髙鳯無故棄麥中牟之甯越徒勞不眠
盖聞十室之邑忠信在焉五步之内芬芳可録是以日
南枯蚌猶含明月之珠龍門死樹尚抱咸池之曲
盖聞百尺之髙累於九碁之上千鈞之重懸於一木之
枝是以截虎尾而非險傷龍鱗而未危
盖聞居蘭處鮑在其所習白羽素絲隨其所染是以金
性雖質處劔即凶水徳雖平經風即險
[008-29b]
盖聞豫章七年斃於豐草幽蘭九畹淪於幽谷是以欲
求其真晉陽有自理之蒿若賞其聲吳亭有巳枯之竹
盖聞明鏡蒸食未為得所干將補履尤可傷嗟是以氣
足凌雲不應止官武騎才堪王佐不應直放長沙
盖聞勢之所歸威之所假必能繫風捕影暴虎馮河是
以輕則鴻毛沉水重則磐石凌波
盖聞意氣難干非資扛鼎風神自勇無待翹闗是以曹
劌登壇汶陽之田遽反相如睨柱連城之璧更還
[008-30a]
盖聞巻葹不死誰必有心甘蕉自長故知無節是以螺
蚌得路恐異驪淵雀䑕同歸應非丹穴
盖聞北邙之髙魏君不能削榖洛之鬬周王不能改是
以愚公何徳遂荷鍤而移山精衛何禽欲銜石而塞海
盖聞君子無其道則不能有其財忘其貧則不能恥其
食是以顔回瓢飲賢慶封之玉杯子思銀珮美虞公之
垂棘
盖聞水之激也實濁其源木之蠧也將拔其根是以延
[008-30b]
年之家預論掃墓羊舌之族先知滅門
盖聞磨礪唇吻脂膏齒牙臨風扇毒向影吹沙是以敬
而逺之豺有五子吁可畏也鬼有一車
盖聞虛舟不忤令徳無虞忠信為琴瑟仁義為庖厨是
以從莊生則萬物自細歸老氏則衆有皆無
盖聞三闗頓足長城垂翅既羇既旅非才非智是以烏
江艤檝知無路可歸白鴈抱書定無家可寄文苑/英華
 後周文紀巻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