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h0129 後周文紀-明-梅鼎祚 (master)


[006-1a]
欽定四庫全書
 後周文紀巻六     明 梅鼎祚 編
  庾信三/
   周柱國大將軍紇干𢎞神道碑
公諱𢎞字廣略原州長城縣人也本姓田氏虞賓在位
基於揖讓之風鳯凰于飛紹於親賢之國論其繼世之
功則狄城有廟序其移家之始則長陵有碑况復高廟
上書小車而對漢王聊城祭鳥長岳疑/而驅燕將公以
[006-1b]
胎教之月嵗徳在寅載誕之辰星精出昴是以月中生
樹童子知言水上浮瓜青衿不戯而受書黄石意在王
者之圖揮劒白猿心存覇國之用魏永安中任子都督
翻原州城受隴西王節度于時洛邑亂離當途危逼禮
樂征伐不出於天子舉賢誅暴實在於強臣太祖文皇
帝始創霸功初勤王室秣馬蒐乗誓衆太原公仗劒轅
門粗謀當世隨何逺至實釋漢帝之憂許攸作孜/非夜來
即定曹王之業永熈中初迎魏武帝入闗封鶉隂縣開
[006-2a]
國子邑五百户太祖以自着鐵甲賜公云天下若定還
將此甲示寡人白水良劒罷朝而贈陳寵青驪善馬迴
軍而賜李忠並經輿服足為連類大統三年轉帥都督
進爵為公十四年授使持節都督原州諸軍事原州刺
史仙人重返更入桂陽之城龍種復歸還尋白沙之路
公此衣錦鄉里榮之侍從太祖戰河橋復𢎞農觧華山
圍平沙苑陣必有元勲常䝉别賞太祖在同州文武並
集號令云人人如紇干𢎞盡心天下豈不早定即授車
[006-2b]
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前魏元年轉驃騎大將軍開府祈
連未逺即受冠軍之侯沙幕未開元置長平之府梁信
州刺史蕭韶寕州刺史譙淹等猶處永安稱兵漁陽公
受命中軍迅流下瀨遂得朝發白帝暮宿江陵猿嘯不
驚鷄鳴即定西平反羌本有漁陽之勇鳯州叛氐又習
仇池之氣公推鋒直上白刃交前萬死一决凶徒多潰
身被一百餘箭傷肉破骨者九瘡馬被十槊露布申上
朝廷壯焉葛屢紏紏魏有去舊之歌零露瀼瀼周受惟
[006-3a]
新之命乃進爵封鴈門郡公食邑通前二千七百户保
定元年授使持節都督岷州諸軍事岷州刺史隴頭流
水延望秦闗川上峨眉猶通蜀道公不發私書不燃官
燭獸則相負渡江蟲則相銜出境四年拜大將軍餘官
如故衛青受詔未入玉門之闗竇憲當官猶在燕山之
下公之此授差無慙徳渾王叛換梗我西疆巖羌首竄
藩籬携貳公受脤於社偏師逺襲揚旍龍涸繫馬甘松
二十五王靡旗亂轍七十六栅鶉奔雉竄既䝉用命之
[006-3b]
賞乃奉旋師之樂天和二年被使南征帶甲百萬舳艫
千里江源水起海若乗流船官之城登巢懸爨吳兵習
流長驅戰艦風灰箭火倐忽凌城公以白羽麾軍朱絲
度水七十餘日始得觧衣朝廷以晉尅夏陽先通滅虢
之政秦開武遂始問吞韓之謀是以馳傳追公以為仁
夀城主齊將段孝先斛律明月出軍定隴以為宜陽之
援公背洛水而靣熊山陣中軍而疎行首乗機一戰宜
陽銜璧増封五百户進柱國大將軍司勲之冊也建徳
[006-4a]
元年拜大司空二年遷少保姬朝三列少保為前疑/
正五官冬官為北頻煩寵命是謂賢能三年授使持節
都督襄郢昌豐唐蔡六州諸軍事襄州刺史江漢之間
不驚鷄犬樊襄之下更多冠葢既而三湘遼逺時遭鵩
入五溪卑濕或見鳶飛舊疾増加薨于州鎮天子畫凌
烟之閣言念舊臣出平樂之宮實思賢傅有詔贈某官
禮也即以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歸𦵏于原州高平之鎮
山屬國𤣥甲輕車介士一依霍驃騎之禮衛將軍之𦵏
[006-4b]
嗚呼盛哉公入士四十五年身經一百六戰通中陷刃
疾甚曹參刮骨傅藥事多闗羽而風神果勇儀表沉雄
亊親無隠無犯學不傳經略觀書籍兵無師古自得縱
横青烏甲乙之占白馬星辰之變九宫推步三門伏起
天弧射法太乙營圖並皆成誦在心若指諸掌虜青犢
之兵甚有秘計燒烏巢之米本無遺策西零賊退屈指
可知南郡兵廻插標而待常願執金鼔而問吳王横琱
戈而返齊地有志不就忠貞死焉世子恭等孝惟純深
[006-5a]
居喪過禮對其苫寢則梓樹寒生聞其悲泣則巢禽夜
下嗚呼哀哉乃為銘曰
天齊水合日觀山連兵強東楚地逺西燕五卿咸正三
王並賢靈龍更起燧象還燃自天之徳乃祖乃父維岳
降神生申及甫北門梁棟西州雲雨勇讋燕城名題漢
柱公始青衿風神世載猛獸不驚家禽能對劒學千門
書觀六代有竭忠貞無違敬愛乃數軍實乃握兵謀澆
沙成疉聚石成圖風雲順逆營陣孤虚靈雨鉦鳴爟火
[006-5b]
飛狐淮隂受冊車騎登壇公為上將有此同官下江燒
楚上地吞韓推功玉案定策珠盤天有三階公承其命
國有六卿公從其政台曜偕輝槐庭重映匡贊七徳謨
猷八柄腹滿精神心開明鏡伏波受脤樓船推轂東道
未從南征不復飲丹有井澆泉無菊功存栁林志在構
木移茵返𦵏提柩山行芻靈隴水哀挽長城山如北邙
樹似東平松門石起碑字金生眇眇山河㷀㷀𦙍子泣
血徒步奔波千里孝水先枯悲雲即起世數存沒哀榮
[006-6a]
終始
   周柱國大將軍大都督同州刺史尒綿永神道
    碑姓氏書後/為綿氏
公諱永字永賓東燕遼東郡石城縣零泉里人也本姓
段昔者昌意陵居初分若水之姓共叔出奔始有京城
之族西河居士蕃魏而却秦北岳將軍威夷而奉晉其
後居于北代則先封遼水備乎史籍可略而言祖援鎮
西將軍馮翊太守父儒平東將軍持節恒燕朔三州諸
[006-6b]
軍事恒州刺史公年裁弱冠即值亂離驅馳闗塞之間
早有縱横之志軍陣方圎無勞聚米山川形勢不待披
圖魏正光五年入仕觧褐殿中將軍孝昌三年加龍驤
將軍永平二年授平東將軍都督中埏建義勲謀是先
䝉賞倉泉縣開國男食邑一百户其年淮淝侵軼南鄙
徴公兵受脤偏師一月三㨗昔張遼奄至闕/封沃陽縣
開國伯食邑五百户進爵為侯永熈元年授使持節車
騎大將軍左光禄魏武帝特召入仕閣内大都督馬武
[006-7a]
小心侍蕭王于卧内典韋忠壯陪魏后于宫中于時賊
帥元伯破掠城市西自潼函東綿鞏洛京畿大都督請
士馬五千公曰此賊無他策尋為鳥散止請五百騎應手
生擒朝廷賞其謀策百姓喜其除害既而喪亂𢎞多生
民板蕩乗輿西幸宗社北遷公妙識𤣥象深知歴數乃
與昆弟謀為自全斬西中郎將送首闗内䝉賞平昌縣
開國子食邑三百户犬統元年授使持節都督北徐州
刺史平竇軍復𢎞農戰沙苑河橋公並預先登身當鋒
[006-7b]
首謨猷應變備在司勲增邑八百户通前合二千户進
爵為沃陽縣開國公授南汾州諸軍事南汾州刺史十
四年増邑三百户轉大都督其年授車騎大將軍儀同
三司加散騎常侍十六年授驃騎大將軍開府加侍中
尋授恒州諸軍事恒州刺史又遷雲州刺史昔軒丘分
族異姓者十四人酆邑建侯宗盟者四十國太祖文帝
席巻闗河三分天下潁川從我並有鄉里之親新豐故
人非無布衣之舊更立九十九姓還存三十六國舊冑還
[006-8a]
姓尒綿增邑一千進爵為廣州城郡開國公尋授文州
諸軍事文州刺史國家以玉門西拒久勞亭障陽闗北
牧多事風塵武成二年有詔進公都督瓜州諸軍事瓜
州刺史是以名馳梓嶺聲振榆闗無雷畏威負霜懐惠
保定三年還朝授工部中大夫尋遷軍司馬夏官司武待
白露而治兵冬官考工紀𤣥雲而授職四年増邑三百
户通前合三千九百户其年授使持節大將軍都督治
左八軍總管軍事洛食朝登上將暮㑹小卒事涉交接
[006-8b]
觀釁而返天和四年以本官領小司冦三度有星名天
獄八卦有坎象刑書公繁不秋荼嚴無夏日民知約法
未肯以獄吏為尊吏識刑名無敢以死灰相懼又任左
廂第三軍摠管仍被敇將兵馬北道教習韓信入闗即
申軍令陳農受詔仍校兵書豈直六郡良家五營騎士
懸知正正之旗遥識亭亭之氣䝉犯霜靄旗鼓驅馳俄
而遘疾疹至大漸五年六月十六日薨于賀葛城春秋
六十有八將軍死綏三軍行哭都護喪還緣邉追祭九
[006-9a]
月二十三日靈柩至於京師皇帝臨喪百寮赴弔詔遣
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賀㧞軌監護喪事又遣
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紇豆陵亮冊贈使持節
柱國大將軍同華宜敷丹五州諸軍事同州刺史謚曰
恭公其年十一月五日𦵏于京城南髙陽原髙司里夫
人赫連氏兗州刺史悦之女年十四適尒綿氏冊拜魯
城縣君遷濟隂郡君又遷廣城國夫人肅恭令淑儀範
賢才四徳有耀三星増輝三公夫人見於斯矣建徳元
[006-9b]
年十二月亡春秋五十有八二年正月歸於髙司之塋
劉荆州之墓合𦵏於襄水之陽衛將軍之陵同穴于廬
山之下嗚呼哀哉世子岌使持節儀同大將軍領兵部
大夫純孝事親忠貞事國禮義自立聲名有焉銘曰
軒䑓受氏若水降居西城仲𦙍北陸寘餘山川雄烈風
俗扶踈昔我闗塞沿襲干戈時遭㧞本世值横波北封
代郡東㨿遼河地未平一天猶薦瘥我公重光繼文踵
武總牧三蕃兼治六輔雅俗觀風都亭待雨不逢問吏
[006-10a]
無闇桴鼓公以載世挺此令聞孝有三徳忠惟一君馬
陵釋患聊城觧紛兵防滿月戰避迎雲長松都尉細栁
將軍既牧淮海且蕃恒代髙壁負闗長亭穿塞釁鼓司
盟吏不能欺兵無敢背玉闗遺矩汾海留愛大將受冊
公昇其壇六卿咸事公貳其官夷陵燒楚上黨分韓營
軍叅合校戰臯蘭年深厲起福過災生上台裂岳次將
星傾赤虵悲淚白虎哀鳴懸弓靈幕繫馬寒坰烟凝不
動泉凍無聲天子愴然追于贈謚禮官賜冊陪陵受地
[006-10b]
印綬曰策衣衾曰襚𤣥窆就列黄腸在位自此何世從
斯幾春樹為櫟社陵成谷神詎知雲閣名在功臣二年/本傳
作四/年
   周車騎大將軍賀婁公神道碑
昔者軒丘命氏初分兄弟之姓若水降居始建諸侯之
國自是以官為族因地為宗水派枝分其可知矣公諱
慈字元達本姓張清河東武城人也仕於周張仲為孝
友謀於晉張彦為賢臣韓有開地則五世強國趙有孟
[006-11a]
談則三卿不戰祖慶少習邉將慿仗智勇雖復五車竹
簡不取博士之名一巻兵書即以將軍自許角端在手
必無齊魯之侵蓮花挿腰甚得蛟龍之氣為車騎大將
軍儀同三司散騎常侍覇城縣開國伯贈河州刺史父璨
公子公孫有鎡基于天下良弓良冶有世業于家風書
則百家可知劒則千人可敵三槐以鼎鼐象物知其神
姦五等以桓珪班原/空瑞守其宫室君以才望兼而有之
終於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散騎常侍武定縣
[006-11b]
開國公贈河州刺史惟公稟山岳之靈受星辰之氣年在
髫髪甫就勝衣竹馬來迎已知名于郭伋羊車在道即
見賞于王澄豈直童子明經書生説卦而已至于禪河
清論秋水髙談故以辨析龜林聲馳鹿野國家官族君
為首姓起家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襲爵為公邑合一
千六百户弱冠登朝傳呼甚寵漢魏台鼎故無此比中
朝方伯罕有其年大冡宰任總機衡是勤王略惜君忠壯
委以𤓰牙鎮左廂親信出乃領梁州防主華陽西極漢水
[006-12a]
東流巴濮既寜沉黎即静保定四年王師北伐以君驍
勇被召將兵師下宜陽身登函谷將燒白馬之城以覆
烏巢之壘既而中途甚雨未獲圍原軍師聞喪不成侵
宋柱國趙王今上之第九弟也文則河間上書武則任
城置陣作鎮岷丘揚鈴錦水白虎之俗難安黄龍之盟
不定以君智畧入佐中權天和元年授使持節大都督
治柱國摠府司録仍轉司馬餘官封如故相如西喻鏤
石于靈山武侯南征浮船于瀘水方之今日彼獨何人
[006-12b]
九品課工為上之下四年入朝歸事宰旅即授載師大
夫將命齊國尋盟出境即用和隣之儀入國聞喪仍從㑹
𦵏之禮可使南面此之謂乎尋以本官入治軍正至如渭
水兵書在心為志軒丘陣法聚石成圖既得師不疲勞
兵無怨讟入陪中禁更領儀同邸客城池門䦨户籍咸
資廵警並用司存帝城近臣公室宻戚如逢司𨽻似畏
都官既而孤城鄭嫗不相其年巴水深翁不醫其疾春
秋三十有三奄捐官舍吕子明之疾甚歎軫吳王阮元
[006-13a]
瑜之長逝悲深魏主有詔贈某官禮也以建徳四年三
月日歸𦵏於河州苑川郡之禁山公六郡良家西河鼎
族地壯金行人雄塞氣兵書七巻河水浮來射法三篇
天弧夜下鋒旗不息刁斗恒驚猶得馬上讀書軍中習
禮太史子義善於謀策諸葛公休長於撫馭四代儀同
三司七世河州刺史鍾鼎成列冠蓋連隂謂生為貴臣
死為貴神者也但以遊魂久客反𦵏途逺道阻山長妻
孤子幼哀聲滿野愁氣連雲况復松檟飄颻方臨武威
[006-13b]
之戍丘陵迥逺直對臨洮之城馬援亡於武溪尸柩返
於魏里梁鴻死於㑹計妻子歸於平陵嗚呼哀哉嶇﨑
逺矣昔者繁昌祠前即有黄金之碣徳陽基下猶傳青
石之碑是謂勒功乃為銘曰
七葉佐漢五世相韓忠臣入祀孝友當官青城仙洞黄
石祠壇䑓堪走馬書足廻鸞武定風飇霜城嚴肅並馳
雙傳俱分兩竹重世刺舉連鑣衮服草靡青丘風馳赤
谷世不乏賢挺兹上嗣孝有三徳忠無二志劒足身挺
[006-14a]
書堪面試旍節既秉高蟬且珥龜傳印函蛇盤綬笥左
右將軍前後常侍繼踵五侯因循三事旍旃九坂艫舳
雙流還驅木馬更引金牛江波錦落火井星浮樽酒望
帝安歌蜀侯受服河陽偏師洛浦置陣成臯連旗廣武
朝兵减竈夜營多鼓箭起六麋鋒摧九虎倐忽人世俄
然今古祟發兩星醫驚二豎遊魂通夢言返舊塋紫泥
賜冊黄腸贈行途登石紐路入金城寒闗樹直秋塞雲
平劒埋合柱書藏鑿楹武侯為廟欒公為社雲蓋低臨
[006-14b]
霓裳紛下碑枕金龜松横石馬永矣身世留名華夏
   周上柱國宿國公河州都督普屯威神道碑
公諱威字某河南洛陽人也舊姓辛隴西人基若水之
源纂商丘之胄邑于大亳實定其居封于小辛乃成其
姓是以三川被髪辛有得見事之機八卦占爻辛廖有
知人之鍳佐治以東都上將魏帝觧衣武賢以西國功
臣漢王推轂祖大汗武川太守考生河州四面總管大
都督隴右貴臣河西鼎族公侯踵武岳牧連鑣並得聲
[006-15a]
振長榆名雄高栁公秉靈山岳誕載星辰結髪嶷然齠
年成徳澄波萬頃建標千仞鋒穎既高光芒已逺青衿
學劒既為人主所稱童子論兵即在中軍之策永熈元
年入仕䝉授直盪都督太祖文皇帝雪舊君之恥連西
伯之功始裂鴻溝初登函谷公擢衣沐髪仗劒轅門撤
洗足而相迎下賓階而顧問自此即居帳内仍為直寢
授寜逺將軍羽林監白土縣開國伯邑五百户大統元
年從迎大駕進爵為侯増邑三百户加冠軍將軍散騎
[006-15b]
常侍轉大都督公善于用兵長于撫御自攻洛陽定𢎞
農戰河橋平沙苑冐刄衝鋒前無橫陣况以弦木六鉤
函犀七屬門多懸胄箭必中鞍山積器械谷量牛馬軍
吏計功司勲賞策授使持節銀青光禄大夫進爵為公
増邑八百户昔者受律赤符韓信當乎千里治兵白帝張
飛擬於萬人比跡今日公之謂也五年授持節使都督
揚州諸軍事揚州刺史浮于江海達于淮泗篠簜既敷
瑶琨即序十三年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尋遷驃騎
[006-16a]
大將軍開府仍賜姓普屯即為官族入陪武帳出摠戎
韜置府於陽闗張旃於瀚海故得上書於漢即用同宗
争長於周還無異姓十六年授鄜州諸軍事鄜州刺史
公頻領兩牧風政神明虎去西河梟移東郡河湄瑞氣
特表亷平鄜祀神光徧明正直及乎魏終天禄周受惟
新明命已遷彞倫或革周元年改授大將軍枹罕郡開
國公増邑一千户軍中受詔非論北伐之功大將登壇
無待東歸之策置陣太平開隂晉之道連兵廣武納滎
[006-16b]
陽之城校戰丹山移營白壁莫不勇冠三軍名凌五將
保定四年授寜州揔管掌其北門既為鄭國所委捍其
西鄙無懼秦亭之逼是以築平綱之城衛人拱手戍滎
波之澤梁氏寒心朝廷與公有内外之親令公從戚里
之貴乃以魏文帝女為公夫人遂得長門之左别開公
主之園濯龍之傍便有王姬之館五年被徴入京拜少
司馬期於司武以公為魏綘佐於中軍以公為荀首豈
直謂之鶉火稱之縉雲而已哉其年被使領兵出西凉
[006-17a]
州奉迎突厥皇后紀裂原/空繻來卿為君逆稱族而行尊
君命也天和元年授柱國拜大司冦楚之柱國方之南
火軒之司冦譬以西雲摠授於公能官人也建徳二年
授少傅四年授河州摠管都督七州諸軍事即為河州
大中正公之桑梓本於此地再為連率頻仍衣錦襄城
龍種更反池䑓桂陽仙人還歸鄉里故老親賓酣歌相
慶安車駟馬天下榮之宣政元年授上柱國更加少傅
配于上相即陪𤣥扈之圖居于京師實有杞橋之策改
[006-17b]
封宿國公食邑并前五千五百户射鴻舊圃舞鶴餘城
既浮酸棗之河聊對淇園之竹来朝建章則天子降席
出遊戚里則郡公下階是以行滿天地名聞四海方當
光輔五軍叅謀七政天厲弗戒薨于所居春秋六十有
九栁莊告殯傾社稷之臣鄭僑云亡得諸侯之禮詔贈
某官謚某公禮也以今開皇元年七月某日反𦵏于河
州金城郡之苑川鄉山行隴底地入塞原望積石以縁
河臨崆峒而下坂𤣥甲黄腸崎嶇亭鄣及云奠徹方勞
[006-18a]
榆沈若夫樹反壤也封夏屋焉終須潁川之碑乃見華
隂之碣世子儀同永達孝性有聞居喪得禮嗟海變而
田成懼山飛而地絶勒石墓田仍銘云爾
少典之孫𤣥王之子虹貫于月金承于水降及于周公
侯復始風俗氣候山川表裏河連積石山帶崆峒秦庭
北上漢使西通金行氣壯地勢人雄稜稜高節凜凜踈
風祖考藩屏濁河清渭兩地謨明雙流光賁水無别色
雲無異氣為吏為民惟懐惟畏公之嗣世實秉英靈降
[006-18b]
神中嶽廻文列星鸞翔鳯顧珠角山庭臣深義本子極
天經洛城戰陣河橋旗鼓箭飲石梁劒燃銅樹並麗六
麋俱抽雙虎玉門開郡陽闗置府再為上台兩為少傅
模範帝師經綸國歩允襲峻徳欽明審諭不吝車茵誰
言温樹天道茫昧年齡倐忽上將星開功臣鼎沒九原
陵阜三河甲卒地險龜林營危馬窟西州永别北闕長
辭山張虚蓋野祭空帷陵原地迥松路風悲銘于碣石
勒以貞龜
[006-19a]
   周柱國楚國公岐州刺史慕容公神道碑
昔在殷書懋賞周禮議勲諸侯計功大夫稱伐惟師尚
父昆吾載寳鼎之銘王命尸臣栒邑傳琱戈之賜故知
太上立徳明試以功存有顯爵之榮歿有大名之貴昊
天不弔其惟楚國公乎可以旌徳景鐘勒勲彞器式昭
盛美載揚洪烈者焉公諱寜字永安昌黎徒河人也都
尉總六縣之卿名山稱五岳之佐燕太祖文皇帝慕容
皝以當世英雄奄有河朔趙之南境且建王城冀之北
[006-19b]
土仍為興國公既皝之苖裔家世燕陲髙祖侍中使持
節都督中外諸軍事太保録尚書北地王慕容超之世
藩屏王室詳之燕録可得稱焉曽祖尚書府君因魏室
之難改姓豆盧仍為官族祖仕魏文成皇帝考早亡朝
廷以庸勲攸屬恩深追逺保定三年有詔贈柱國將軍
少師涪陵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户公禀氣中和䧏祥川
岳岐嶷表羈貫之年通禮稱綺紈之嵗夙著奇節幼表
大成兄弟分果備知推讓賓客觧鈴曽無恡色永安元
[006-20a]
年太宰元天無穆魏室三疑/輔握兵淮右抗權江南公
時任别將便從征伐自是長城峽石必光行陣秦南隴
西毎當矢石權疑/降乗勝莫不前驅策勲行賞常居第
一永熈元年補子都督并加鼓節軍儀除桑乾太守轉
補都督其年以魏皇西幸奉迎大駕賜封河陽縣開國
伯増邑三百户俄遷大中大夫改伯為侯増邑合九百
户仍授使持節都督顯州諸軍事顯州刺史四年遷鎮
東將軍金紫光禄大夫其年秋河橋之役先登破陣遷
[006-20b]
為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五年沙苑之功加封合前二
千户俄授敷州刺史加散騎常侍外深推轂内侍集書
十五年授右衞將軍十六年授大將軍後魏元年重授
敷州刺史公以先經刺舉固辭不就三年改封武陽郡
開國公除尚書僕射職惟賛奏任居封掌分左右之儔
兼典舉之選屬以江南阻兵渚宮邉敵軍機警急鋒鏑
縱横公奉命星言元戎啟路摠秦人之鋭士兼荆户之
廣卒水龍競雙刀之勢步奇陳四分之威夷陵既燒黔
[006-21a]
中方定旋軍反斾觧甲休兵其後鳯州内叛成都外絶
公又摠督衆軍蒐乗即道兵不血刄並皆擒獲遷其酋
豪納其降附皇朝受終文祖革命神宗選賢與能改絃
創制爰降冊書授公柱國増邑四千户二年授同州刺
史衿帶闗輔唇齒秦晉編户殷積邸閣儲峙藩籬是任
親賢勿居公建旟作牧搴帷行部六條斯舉百城咸勸
三年授公大司冦又以公勲庸特著冊封楚國公食邑
一萬户蓋因破侯方仁等于荆陜即其地而封焉逖糾
[006-21b]
王慝弛張刑政式遏冦虐於是御之以寛猛柔逺能邇
然後平之以冲和舜任臯陶不仁者逺晉舉隨㑹羣盜
皆奔保定四年授岐州諸軍事岐州刺史沉痼彌留保
定五年三月四日薨于私第春秋六十有二詔贈某官
謚某公禮也十月庚申𦵏于洪瀆之川馳綍毁宗客車
專道𤣥甲被屬國之兵介士陳輕車之騎克善令終生
榮死感嗚呼哀哉公經徳秉哲體道居貞履貴思冲居盈
念損澄波千頃不能變其清濁高墻百仞無以測其汙
[006-22a]
隆立身行已居安如墜亡躬殉義視險若夷至於將略
應變出奇設伏太一風角之占常從星辰之候艛船戰
陣之録強弩馳射之書莫不動㑹機神發符雷電梯衝
所向地靡百樓之城長㦸所臨野闗三門之陣是以斬
將搴旗四十三戰尊官厚禄三十七年武彰七徳之義
謌誦九功之業迹紀庸器之文行昭易名之典昔臧文
既歿穆叔稱其立言鄭僑云亡宣尼泣其遺愛徳陽青
石之墓千年未平板江白虎之碑百代無毁敢因斯義
[006-22b]
乃作銘曰
遼水之東冀州之北既曰都尉兼稱屬國歛氣餘勇雄
邉遺則孝實天經忠為令徳冠冕世禄羽儀祚𦙍俗被
燕丹風慚英藺劬勞後行辛苦行陣勇過溺駿氣踰瓦
震王國克生思皇多士温温恭人謙謙君子擁旄仗節
出藩入仕五朝建旟千里時逢改特疑/物名載策勲淮隂
召拜昭陽破軍職司刑政獄慎深文沈羊不飲萑盜無
聞巴庸薄伐江漢專征軍摠六校兵兼七營運長撃短
[006-23a]
後實先聲増壘威敵减竈潛兵鐘鳴夜漏晞露朝陽邑
里蕭索宅帷荒凉豐碑下柩題湊遷喪宫臨樗里䑓傾
孟嘗卜兆届期逺辰告筮徳遺身後名昭沒世舘舍長
捐泉扃永閉晏嬰悼齊栁莊悲衛風秋北原日沒川逝
𦵏田舊頃客土新封淚墮片石劒挂孤松清徽令範千
載餘蹤
   周兗州刺史廣饒公宇文公神道碑
唐朝以元凱並進十有六人周室以昭穆先封十有五
[006-23b]
國發源纂胃葉派枝分開國成家珠聯璧合是用克明
峻徳思皇多士盛徳有後公其裕哉公諱常字子元豫
州滎陽人也周宣中興然後樹賢建戚鄭武有國然後
保姓受氏荆衡之賦千乗莫敢加兵虢㑹之封十城翻
為獻邑况復郊門致騎先迎内史之賓南宮旦朝獨識
尚書之履祖思慶建威將軍山陽太守建威取曹仁之
號可以定名山陽有王暢之賢足觀風俗考頊銀青金
紫方於温羡傅祗鎮南征東比於劉𢎞荀顗報功之册
[006-24a]
則槐路是儀贈行之典則荆河惟牧公弱齡早慧幼志
夙成立必正方言無剿説青衿智勇即埋雲夢之蛇童
子仁心已愛中牟之雉始遊庠塾不無儒者之榮或見
兵書遂有風雲之志出忠入孝事盡于心修身立名理
窮于性大統三年起義華陽先登廣武浮潜逾沔入渭
亂河䝉授永安縣開國男輔國將軍自爾長從太祖入
為帳内都督河橋接戰秋水則三月不流洛城揮鋒金
墉則一月路㫁西京不賓羌戎侵軼城如飛鳥地有伏
[006-24b]
龍公以金僕裁抽靈鉟暫舉蜂目已奔狼心遂革遷平
東將軍帥都督十五年襲父封魏昌縣開國伯傅大都
督魏後三年授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黄權受
詔嘉其入魏之功竇憲當官賞其平戎之策公之此授
勲庸著矣進爵廣饒縣開國公邑五百户保定三年授
都督羅州諸軍事羅州刺史仍領金州兵馬應接上庸公
於文谷路溪澗峥嶸巖崖豁險山窮水㫁馬束橋飛中
垺既開雙城即欵徃者申息盡掩江黄無援涔陽極浦
[006-25a]
亟犯風塵夏首西浮頻遭鋒鏑公以伏波受脤樓船誓
衆入横江之陣進下瀬之兵越客文身湛盧終去吳人
長鬛艅艎遂逺建徳四年授使持節開府儀同大將軍
公孫敖下光禄之塞諸葛誕勒丸都之山公之處焉差
無慙徳四方雜俗天下殊風以君㢘能使為觀察馳傳
擁節揚旍持斧既乗驄馬仍被繡衣羣盜累足貴戚歛
手鄉亭留宿幸無歸忌之疑公車奏事寜有反支之日
是使陽球司𨽻無所申威鮑恢都官因人成事高祖武
[006-25b]
皇帝以仲春誓衆甲子濟河公仗劒六軍披圖八陣譬
彼張遼前鋒而報魏主方之耿弇先戰而待蕭王及乎
九州逌同四隩既宅遂得功叅勇爵名入司勲授上開
府増邑五百户加以舉功行賞推㤙分邑兼乗而反光
乎譙郡之城載寳而歸照于臨漳之水即日賜姓宇文
與國同族婁敬上書于鹿輅項伯舞劒于鴻門公之此
榮足為連類以公績著屯險誠貫風霜其年授使持節
都督東徐州諸軍士事徐州刺史宣政元年授都督南兗
[006-26a]
州諸軍事南兗州刺史作牧濟河風行于雷澤建旟海
岱化被于淮沂襜帷入境貪殘者觧印冕旒從政仁義
者郊迎豈直白石開渠青鹽换粟祥雲入境行雨隨軒
而已哉在任遘疾薨于方鎮皇甫嵩監御斯牧賢能刺
史荀中郎連率此則中興方伯英聲茂實公之有焉詔
贈某官謚某公禮也以大象二年十一月十日歸𦵏于
滎陽之某山舊基九原悽愴趙文子其何言駟馬悲鳴
滕成公其已逺若夫勒鼎刋碑銘功頌徳陳其令範必
[006-26b]
在生前嗟乎此之樹碑異乎洙泗之水此之勒石異乎
燕然之山嗚呼哀哉乃為銘曰
高陽之子少典之孫蒼林逺遘若水遥源公侯復始鍾
鼎逾繁承基纂胄建國開藩我壯我武既公既侯緇衣
出鄭卿士歸周魚陵北上滎澤東流河移酸棗雨粟陳
留祖守南邦考鎮東部兩龜為印雙虵結綬日察隂陽
星占長栁是曰世載其名不朽事親之道孝以立身事
君之道忠以立仁今君嗣徳一此君親如松之茂如竹
[006-27a]
之筠功叅荆棘職立兵戈北臨青嶺南通白波直雲横
塞長星度河陳開沙㫁師移竈多舉功行賞封疆受位
宮室鏤珪山河分地决勝千里謀深計秘建武功成名
連星次建旟濟漯擁節龜䝉既蠶桑土實撫梧桐野無
異氣河無别風吳亭楚障莫敢彎弓倐忽身世俄然松
檟路轉銅魚山廻石馬武侯之廟欒公之社望此高碑
淒然淚下
   周隴右總管長史贈太子少保豆盧公神道碑
[006-27b]
    本傳及碑中/止云贈少保
君諱永恩字某昌黎徒何人本姓慕容燕文明帝皝之
後也朝鮮微子之封孤竹伯夷之國漢有四城秦為一
候其先保姓受氏初在栁城之功開國承家始静遼陽
之亂自天市星妖連津兵覆尚書府君改姓豆盧筮仕
于魏祖代左右將軍魏文皇帝直寢父長少以雄略知
名不幸早世周朝以公兄弟佐命義存追逺保定二年
有詔贈柱國大將軍涪陵郡公是知春雨潤木自葉流
[006-28a]
根西伯行仁推存及歿公以山岳精靈星辰秀異氣侔
鐘鼎聲感風雲觀於秦兵尚稱童子對于楚戰猶在青
衿太祖文皇帝乗時撥亂奄有覇業潁州從我舊愛無
渝舂陵故人相知惟眷普泰二年闗西建義授殄冦將
軍奉迎大駕賜封新興縣伯邑五百户開新安之鄉還
移楊僕之闗觧𢎞農之圍更入劉昆之郡援桴併轡並
預前驅大統三年有沙苑之戰四年河橋之役介胄蟣
蝨戎馬生郊公應變愈長風飇更勇隠若敵國差强人
[006-28b]
意授龍驤將軍中散大夫八年授直寢右親信都督尋
轉大都督加通直散騎常侍十六年授使持節車騎大
將軍儀同三司魏元年授驃驃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鄧騭以漢朝親戚始授中台黄權以魏國功臣初登上
將公頻煩寵授朝野為榮三年都督成州諸軍事成州
刺史尋加侍中外摠連帥振威百城内叅常伯榮高八
舍于時隴坻黠羌時穿上谷榆中羣賊或聚漁陽公巻
甲星馳長驅千騎廻洛兇徒望風草靡瓜州豪傑束手
[006-29a]
歸軍後魏元年改封龍支縣侯三年朝廷使大將安政
公隨突厥吐蕃渾歸國河鄯二州屬當路首公領騎八
千以為戎防南通丹粟西望白蘭闗塞無虞公之勲也
周元年授都督鄯州諸軍事鄯州刺史其年改封沃野
縣公増邑千户二年授隴右摠管府長史武成元年都
督利涉汶三州諸軍事利州刺史五年兵破文州陽陣
蠻仍平瀘水以保定元年將兵破巴州恒獌獠度瀘五
月葛亮有深入之兵長坂九廻王遵有忠臣之路霜雹
[006-29b]
不驚水草無乏天幸將軍斯之謂矣其年授司㑹八法
斯掌九賦是均事總歳成功參日要三年還授隴右摠
管府長史公屢弼英蕃頻相大府北海入朝仰以對問
東平謁帝因而定禮遂使馬首懐燕不無樂毅蕃臣擬
漢或多田叔兄楚國公以叅和挹讓莊賛樂推建國開
都奄荒南服求以先封武陽郡三千户益公沃野之封
朝廷有兄弟相讓不無前史推恩分邑有詔許焉増邑
并前合四千七百户既而六氣相犯五聲相觸靈夀不
[006-30a]
終遊魂且變薨於官舍春秋五十八詔贈少保幽冀定
相等五州諸軍事幽州刺史謚曰敬公禮也天和元年
二月六日𦵏于咸陽洪瀆川大夫墓樹以柏諸侯墳高
于雉嗚呼哀哉公資忠履孝藴義懐仁直幹百尋澄波
千頃留心職事愛玩圖籍官曹案牘未嘗煩委戎馬交
馳不妨餘裕兄弟公侯國朝宗戚宜春有湯沐之盛濯
龍無流水之譏渭南千畆之竹尚懼盈滿咸陽二頃之
田常思止足立身則十世可宥遺子則一經而已刺史
[006-30b]
賈逵之碑既生金粟將軍衛青之墓方留石麟乃為銘

朝鮮建國孤竹為君地稱高栁山名密雲遼陽趙裂武
遂秦分寳珪世胄雕戈舊勲名稱賓實言謂身文挺此
含章降兹岐嶷有犯無隠王道正直唯愛唯敬永成悦
色枕籍禮闈留連學殖策叅帷帳功披荆棘韓陣揮戈
齊城慿軾豹策乃建龍韜同啟校戰岐陽申威隴坻城
壘畫地山林聚米上馬諭書臨戎習禮賈復開營㢘公
[006-31a]
屈體從容傅㑹占對造請用此㢘平終兹寛猛緑林兵
息潢池盜静名振赤山威高青嶺𤣥獸浮河飛螟出境
災氛生巄毒水侵涇朝傾地鎮夜落台星石壇承祀豐
碑頌靈渭城髙柏昌陵下亭須知地市為讀山盟潁州/一作
潁昌應變一作靈變三年周書作二年龍支支作靡突/厥下有天子二字蕃作谷七百作五百五十八作四十
八元作六委/作擁咸作池
   温湯碑
咸池浴日先應緑甲之圖砥柱浮天始受𤣥夷之命仁
[006-31b]
則滌蕩埃氛義則激揚清濁勇則負山餘力弱則鴻毛
不勝仲春則榆莢同流三月則桃花共下其色變者流
為五雲之漿其味羙者結為三危之露烟青于銅浦色
白于鈆溪非神鼎而長沸異龍池而獨涌灑胃湔腸興
羸起瘠秦皇餘石仍為鴈齒之階漢武舊陶即用魚鱗
之瓦山間涌水實表忠誠室内江流彌彰純孝豈若醴
泉消疾聞乎建武之朝神水蠲痾在乎咸康之世嵩岳
三仙之館不孤擅于天池華隂百丈之泉豈獨高于蓮
[006-32a]

 
 
 
 
 
 
 
[006-32b]
 
 
 
 
 
 
 
 後周文紀巻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