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h0044 崇古文訣-宋-樓昉 (master)


[032-1a]
欽定四庫全書
 崇古文訣巻三十二     宋 樓昉 編
  宋文
   吕公著制         鄧潤甫
    縝宻温潤有制誥體元祐詞臣東坡之外便
    當還他清望之深全在結尾數語
國莫難於置相君莫重於知人堯舜之隆盖以疇咨而
熈載商周之盛至於夢卜而求賢天降割于我家予未
[032-1b]
堪於多難思用耆徳交秉政鈞其敷寵章以詔羣辟具
官某行應儀表學通本原忠義得於天資功名自其世
羙被遇先帝嘗入贊於樞廷暨予冲人遂同寅於政路
傅經義以謀國體推上澤以紓民心叙収雋贒補苴法
度方重不倚雅有大臣之風調娯適中遂通當世之務
是用陞之右揆委以繁機申衍爰田陪敦真賦爾則代
天而理物予則羞耇以為君嗚呼丞相之位未嘗無其
人儒者之效乆不白於世孟軻言無有者數百歳揚雄
[032-2a]
稱自得者二三臣盖迪遠業者其功難循近迹者其力
易勉行所學以底丕平
   文彥博平章軍國重事制   鄧潤甫
    尊重簡嚴
師傅道之教訓先王所以迪厥官老成重於典刑天下
所以資其智廼眷舊徳時謂元勲謀合祖宗之心名載
鼎彞之器申攽贊策播告外朝具官某敦大而清明方
嚴而信厚出則秉乎旄鉞入則緫我鈞衡文武兼備其
[032-2b]
才夷險能致其力畢公之弼四世三紀于茲傳説之緫
百官萬邦其乂爵隆無富溢之累名遂有身退之榮神
明相其壽康人心想其風采是用還之論道倚以經邦
以帝者之師臣謀議廟堂之上以天下之大老制馭夷
狄之情庶幾有為底于極治陪敦多并申衍真封於戯
呂望推賢起佐文王之治周公已老留為孺子之師矧
我耆英無愧前哲往宣一徳用格多盤
   義田記          錢公輔
[032-3a]
    規模布置好如累九層之臺一級高一級用
    字親切
范文正公蘇人也平生好施與擇其親而貧踈而贒者
咸施之方貴顯時置附郭常稔之田千畝號曰義田以
養濟羣族之人日有食歲有衣嫁娶凶𦵏皆有贍擇族
之長而贒者主其計而時其出納焉日食人米一升歲衣
人一縑嫁女者錢五十千再嫁者三十千娶婦者三十千
再娶者十五千葬者如再嫁之數葬㓜者十千族之聚
[032-3b]
者九十口歲入粳稻八百斛以其所入給其所聚沛然
有餘而無窮仕而家居俟代者與焉仕而居官者罷其
給此其大較也初公之未貴顯也嘗有志於是矣而力
未逮者二十年旣而為西帥及參大政於是始有禄賜
之入而終其志公旣没後世子孫至今修其業承其志
如公之存也公雖位充䘵厚而貧終其身没之時身無
以為歛子無以為䘮惟以施貧活族之義遺其子而已
昔晏平仲敝車羸馬桓子曰是隱君之賜也晏子曰自
[032-4a]
臣之貴父之族無不乘車者母之族無不足以衣食者
妻之族無凍餒者齊國之士待臣而舉火者三百餘人
如此為隱君之賜乎彰君之賜乎於是齊侯以晏子之
觴而觴桓子予常愛晏子好仁齊侯知贒而桓子服義
也又愛晏子之仁有等級而言有次第也先父族次母
族次妻族而後及其踈逺之贒孟子曰親親而仁民仁
民而愛物晏子為近之今觀文正公之義田宜與晏子
比肩矣然晏子仁止生前而文正公之義垂於身後其
[032-4b]
規摹遠舉又疑過之嗚呼世之都三公位享萬鍾禄其
邸第之雄車輿之餙聲色之多妻孥之富止乎一巳而
巳而族之人不得其門而入者豈少也哉况於施贒乎
其下為卿為大夫廪稍之充奉養之厚止乎一已而已
而族之人操壷瓢為溝中瘠者又豈少哉况於他人乎
是皆公之罪人也公之忠義滿朝廷事業滿邊隅功名
滿天下後必有史官書之者予可略也獨高其義因以
遺於世云
[032-5a]
   南豐集序         王 震
    自少至壯自壯至老凡三節曲盡南豐平生
    涉厯既可以見朝廷之用不用又可以見文
    之老壯學之進退結尾一節歎息其用之不
    盡尤有餘味
南豐先生以文章名天下乆矣異時齒髪壯志氣鋭其
文章之慓鷙奔放雄渾壞偉若三軍之朝氣猛獸之抉
怒江湖之波濤煙雲之姿狀一何竒也方是時先生自
[032-5b]
負要似劉向不知韓愈為何如爾中間久外徙世頗謂
偃蹇不偶一時後生軰鋒出先生泊如也晚還朝廷天
下望用其學而屬新官制遂掌書命於是更置百官舊
舍人無在者已試即入院方除目填委占紙肆書初若
不經意午漏盡授草院吏上馬去凡除郎御史數十人
所以本法意原職守而為之訓勑者人人不同咸有新
趣而衍裕雅重自成一家始余為尚書郎掌待制吏部
一日得盡觀始知先王之學雖老不衰而大手筆自有
[032-6a]
人也嗚呼先生用未極其學已矣要之名與天壤相弊
不可誣也
   送湖南某使君序      劉 敞
    湖南多蠻冦即三苗氏之族
苖民之頑不率帝命盖自古記之矣以堯為君以舜為
相而有三危之誅以舜為君以禹為相而有羣后之師
此非其徳不至力不足也不得已也然聖朝獨得已之
乎夫苗蠻異類者也其暴虎也其貪狼也其㨗猱猫也
[032-6b]
山林之與居鳥獸之與羣其險阻幽絶非人境也然而
驅中國之士衣三注之甲負弩荷戈加糧糗其上夜則
冐霧露晝則負赤日日夜不休與之馳逐是以難也然
則雖欲急成功安可得哉今者上策莫若修堯舜之義
明布其徳而物將自服其次嚴兵以守之絶其抄略之
路而勿為深入之師其次誘而教之使去其穴則固可
取也若夫恥不能追而探其巢不為致人而致於人釁
於勇而嗇於禍可進而不可退是以師僥倖也非國家
[032-7a]
之利也願使君不為昔者三苗之事益贊于禹故其功
烈垂於後世而莫得過焉世不可誣安知後來者之非
益也將在使君所以逹之而已何畏乎有苖
   存舊論          唐 庚
    議論好切時便今通俗而不失正與世之好
    為高談闊論者不同為國家者不可不知存
    舊兩字已自好了
漢時儀注大抵率意制造不應古誼者十至八九其文
[032-7b]
采法度略矣然而天下之人見即喜不見即悲中更王
氏之亂廢弃不用者十餘年光武入洛東都之民始見
司𨽻僚屬歡喜踊躍父老或至垂泣曰不圖今日復見
漢官威儀自是天下翕然歸之相與出力鋤去禍難以
成中興之業而復其宗廟社稷盖又二百餘年雖漢之
所以復興者不專在是然亦不可謂無助也且漢官威
儀非若三代之盛叔孫所為非有周公之學蕭何智識
又雜以秦制非復聖人之法也而遺民見之如盲者復
[032-8a]
視廢者復起如流浪積歲而返其故鄉見其父子兄弟
感㮣之極至於咨嗟流涕其得民心如此此何理邪方
是之時以三代車服示之吾知其民不復泣矣何者漢
之為漢十世於此矣民知有劉氏而已夫救天下於戰
國秦項水火之中而措之於安全逸樂之地不數十年
海内無事斯民得以養生得以送死得以事其父母而
長育其子孫者漢之力也三代遠矣何有於我哉由是
觀之古者帝王之興其正朔服色自為一王法而不慕
[032-8b]
前朝異姓已陳之迹其用意深矣由是觀之國家舊物
宜使斯民常見而熟識之以習其耳目而繫其心自非
不得巳者不宜輕有改易變置以自絶於民也亦灼然
矣嚮使今日變其一明日廢其二祖宗餘澤日益就盡
不在目前不幸而姦人撼之則人心搖而天下去古者
公卿大夫猶知守其家法至數十世不易其衣冠閥閱
豈無隆替而國人信服終莫之敢抗謂之名家舊族而
况數百年為天下國家者哉
[032-9a]
   名治論          唐 庚
    議論考究切中事情文字平淡有精神是他
    親見熙寧崇觀間一等紛更誇大之弊故其
    説如此與存舊論相出入○議論切實漢宣
    帝説漢家自有制度亦是此意
古者一代之興則有一代之治故曰夏后氏尚忠商人
尚質周人尚文雖聖人之道不可以名言而施之政事
必有稱號可指非但王者如此而一國之治亦然故曰
[032-9b]
周公治魯尚齒而親親太公治齊尚贒而尊尊自是以
來漢唐之臣議論之士亦未有不明當世之治體而識
其面目者故漢世每以雜伯自名而晉人亦云以道勝
寛和為本今宋之為政久矣其所尚者何也士之通經
術知古誼者不為不衆日夜講究治道以遊於世者亦
不為不熟其所稱引動以宗周為言而問以當代治體
則茫然不知所以名之惟其無得於此是以有慕於彼
愚誠不自揆盖嘗妄論之矣屨不必同要之適足治不
[032-10a]
必同要之適時故成周之治任人而國朝之治任法任
人者非不用法也以人為本而輔之以法任法者非不
用人也以法為本而行之以人自古法無全是亦無全
非而人之忠佞智愚賢不肖至為遼絶故任法之世無
甚利亦無甚害而任人之世非大治則大亂矣周時
公卿不過數族周召毛原執政至數百載不絶今之
大臣更出迭入遠者十餘年極矣近者朞月而已雖
無累世輔弼之利亦無妨賢專恣之害矣周之諸侯
[032-10b]
既錫以土宇則刑賞生殺之柄悉舉以委之今郡縣之
權不過鞭朴爾過此以往則相顧而議法矣雖無藩屏
形勢之利亦無戰爭侵奪之害矣周時任官必考論人
物謂之量才度徳今不然矣以資歴為高下以注籍為
先後揭闕於道應法者得之雖無為官擇人之利亦無
好惡狥私之害矣周時取士使之自推擇謂之鄉舉里
選今又異於此矣盖自國初以來三易取士之法然要
之不離文字糊名易書暗考而明取之雖無出長入治
[032-11a]
之利亦無毁譽比周之害矣其大略如此故周之極熾
者刑措不用四十餘年典章文物之盛信有以絶人而
晚節禍敗亦足以稱此國家受命百五六十年間海内
晏然如一日者此任人任法之效也昔者李勣為將無
大勝亦無大敗薛萬徹非大勝即大敗而近世論將未
嘗不以英衛為先然則今之所得多於成周亦明矣而
士方歉然不足争説人主以成康之隆而不知國朝規
摹處置所以成就天下之勢者固已如此非獨不知國
[032-11b]
朝亦復不知成周矣何則人有情而法無心情之所在
恩怨以之其無心者漠然而已今日欲成康乎則必脱
略文法而一切任人夫以天下之大利而索之於繩墨
之内是猶以李勣之節制而求萬徹之竒勝終不可兾
然與其蹈萬徹之險孰若李勣之持重足任也哉
   家藏古硯銘        唐 庚
    文見於此而寄興在彼盖不特為硯銘作中
    含譏諷
[032-12a]
硯與筆墨盖氣類也出處相近也任用寵遇相近也獨
壽夭不相近也筆之壽以日計墨之壽以月計硯之壽
以世計其故何也其為體也筆最銳墨次之硯鈍者也
豈非鈍者壽而鋭者夭乎其為用也筆最動墨次之硯
静者也豈非靜者壽而動者夭乎吾於是而得養生焉
以鈍為體以靜為用或曰壽夭數也非鈍銳動靜所制
借令筆不鋭不動吾知其不能與硯久遠也雖然寧為
此勿為彼也銘曰不能鋭因以鈍為體不能動因以靜
[032-12b]
為用惟其然是以能永年
   議賞論          唐 庚
    議論精確文詞雅健意有含蓄能發明他人
    所不能到不可以淺近求宜深味之
刑賞為用尚矣自堯舜時已有是説今夏書有之商書
亦有之至周禮為最詳而孔子孟子無取焉以為上意所
嚮天下靡然而從惟患其過不患其不及故為人主者
示以好惡榮辱足矣何至用刑賞哉天下無事民各安
[032-13a]
其性命之情非有夏啟伐國之舉盤庚渉河之役而重
賞以募善痛劾以懼惡此駭民亂俗之本王者之所深
惡也揚子曰民可使覿徳不可使覿刑覿徳則純覿刑
則亂以吾觀之寧獨刑哉刑賞皆不可覿而賞為甚秦
法斬一首賜爵一級而秦人賜爵者十室而九方是之
時宗室非此者不得附屬籍而民非此者不得有芬華
故閭閻以公乘侮其鄉人郎中以上爵傲其父兄世知
覿刑之弊至於亡秦而不知秦俗之敗正由覿賞爾高
[032-13b]
祖以金錢爵邑収天下豪俊此可與創業矣而不可與
守成可與立事矣而不可與善俗何則利者君子之所
諱也宋牼一言及之孟子恐懼變色以為不可訓而况
以利誘天下得乎漢道之雜盖始於此是術也施之衆
庻猶若有理焉施之士大夫則過矣古之誓師必以賞
戮為言至告羣臣則曰用罪罰厥死用徳彰厥善謂之
徳者盖有恩禮存焉不止謂賞而已不言戮者以士可
殺不可辱故也徳近義所以待君子賞近利所以待小
[032-14a]
人古之所以待君子小人故有間矣世稱伯夷叔齊適
周使叔旦徃見之曰加富二等就官一列血牲而盟之
二子相視而笑此固虗語也武王周公豈至是哉使誠
有此則其見笑也固宜何則貪夫狥利烈士狥名不察
其所狥為何如而一切以利㗖之豈其志哉是術也施
之士大夫猶有理施之大臣則又過矣昔平原君用魏
無忌兵解邯鄲之圍虞卿為之請封公孫龍曰不可王
舉君相趙封君東城非以有功也以親戚故也君受相
[032-14b]
印不辭割地不言無功亦自以親戚故也今有功而求
益封是以親戚受城而以國人計功也而可乎世以龍
為知言吾聞留侯晚節决䇿都關中出竒策取馬邑皆
不復益封其所以自待者重矣而朝廷所以處之者亦
復有體漢世君臣唯此為近古哉
   上席侍郎書        唐 庚
    古人未嘗鑿事以為功故有功不為誇無功
    不為慊若耻於無功則不安於無事矣發明
[032-15a]
    甚佳此是規諷宣政間紛紜制作之弊何丞
    相則何㮚也一作何/執中
某備員學校三載於此在軰流中年齒最為老大詞氣
學術最為淺陋教養訓導之方最為踈拙所以未即遂
去正賴主人以為重今閣下還朝曉夕大用為執政為
宰相為公為師此誠門下小子之所願聞然孤宦小官
遽奪所依此其胸中不能無介然者日夜思慮求所以
補報萬一而書生門户無有他技因効其所得於古人
[032-15b]
者惟閣下裁擇某初讀書時未習時事意謂古之聖贒
例須建功立名其後涉世益深更事益多考論前代經
史益見首尾乃知古人之心本不如此舟遇險則有功
燭遇夜則有功藥遇病則有功桔橰遇旱則有功戈弩
劍㦸臨衝兠鍪遇戰鬬則有功凡物有功悉非得已龍
虵雜處而禹有功草木障塞而益有功民不粒食而稷
有功天理人倫顚倒失次而卨有功夷蠻賊冦干紀亂
治而咎繇有功自此以降不可勝舉然皆因時立功非
[032-16a]
聖賢本意伊陟臣扈巫咸相太戊無他竒功以格上帝
乂王家為功巫賢甘盤傅説相祖乙武丁不聞有功以
保乂有商為功君陳相成王畢公相康王不自立功以
循周公之業為功後世知有功之為功而不知無功之
為功其去道已逺至謂聖賢有心於功名其探聖賢亦
淺矣天下承平日久綱紀文章纖悉備具無有毫髪未
盡未便一部周禮舉行略遍但不姓姬爾竊謂今日正
當持循法度不宜復有増廣建置歌呼於吏舍者勿問
[032-16b]
醉吐於車茵者勿逐客至欲有所開説者飲以醇酒勿
聽擇士唯取通大體知古誼者用之雖不立功功在其
中矣某之所得於古人者如此不知其當否也閣下儻
以為然歸見何丞相其亦以此説告之
   書洛陽名園記後      李格非
    園囿何關於世道輕重所以然者興廢可以
    占盛衰可以占治亂盛衰不過洛陽而治亂
    關於天下斯文之作為洛陽非為園囿為天
[032-17a]
    下非為洛陽也文字不過二百字而其中該
    括無限盛衰治亂之變意有含蓄亊存鑒戒
    讀之令人感歎
洛陽處天下之中挾殽黽之阻當秦隴之襟喉而趙魏
之走集蓋四方必爭之地也天下當無亊則已有事則
洛陽必先受兵余故甞曰洛陽之盛衰者天下治亂之
候也方唐貞觀開元之間公卿貴戚開舘列第於東都
者號千有餘邸及其亂離繼以五季之酷其池塘竹樹
[032-17b]
兵車蹂蹴廢而為丘墟高亭大榭煙火焚燎化而為灰
燼與唐共滅而俱亡無餘處矣余故甞曰園囿之興廢
洛陽盛衰之候也且天下之治亂候於洛陽之盛衰而
知洛陽之盛衰候於園囿之興廢而得則名園記之作
余豈徒然哉嗚呼公卿大夫方進於朝放乎以一已之
私自為而忘天下之治忽欲退享此得乎唐之末路是

   光武論          何去非
[032-18a]
    見得親切故斷得分明説用兵情態好
師不必衆也而効命者克士無皆勇也而致死者勝古
之人有以多而敗有以少而勝者王尋王邑以百萬而
敗於三千之光武曹公以八十萬而敗於三萬之周瑜
符堅以百萬而敗於八千之謝𤣥是也夫率師百萬以
臨數千之軍者必勝之道也然有時而至於敗者驕吾
足以勝之而以輕敵敗也提卒數千以當百萬之衆者
必敗之道也然有時而至於勝者奮吾所以必敗而以
[032-18b]
致死勝也夫兵多在敵者智將之所貪而愚將之所懼
也兵寡在我者愚將之所危而智將之所安也多固可
懼而我貪之恃吾有以覆其驕也少固可危而我安之
恃吾有以激其奮也提數千之兵以抗大敵使之人人
自致其死而忘其為數千之弱者易能也連百萬之衆以
臨小敵使之人人各効其命而忘其為百萬之強者難能
也何者弱則思奮而強則易懈故也弱而奮則奮者其
氣也强而懈則懈者其情也於氣則易乘於情則難率
[032-19a]
因易乘之氣而激之故有以寡而勝者矣就難率之情
而驅之故有以多而敗者矣是以古之善論將者必知
其所以勝任之多寡苟唯非所勝任雖多而累矣韓信
以高祖才之所勝將者十萬耳而其自謂則雖多而益
辦也是以古之善將者其用百萬如役一夫分數既定
形名既飭節制素明威賞素著有術以用其鋒故也趙
括一用趙人四十萬束手而就長平之坑者敗於衆也
王翦必用秦軍六十萬然後取勝於荆者辦於多也漢
[032-19b]
高祖甞一大用其軍矣刼五諸侯之兵合六十萬以攻
楚也而項羽逡廵以三萬之鋭起而覆之濉水為之不
流此將踰其分而韓信之所憂也曹公之於兵也巧譎
奇變離合出沒其應無窮白首於兵未甞不以少敗衆
也卒䘮赤壁之師而成劉備周瑜之名者驕荆州之勝
恃水陸之衆而敗於懈也以曹公之能而敗於衆勝之
驕未為曹公者盖可知矣方尋邑百萬之衆以壓昆陽
其視孤城之内外者几上肉也然而光武合數千之卒
[032-20a]
申之以必死之誓激之以求生之奮身先而摶之則其
反視尋邑之衆者乃几上肉也是以勝之雖然是役也
人見其為光武之能事而莫知其所以為能事也唯諸
將覩其生平見小敵怯今見大敵勇也嘗竊怪之而不
知光武之為是勇怯者乃所謂能事而皆以求勝也夫
怯於小敵者其真情也勇於大敵者其權術也盖敵小
而怯怯而戒戒而勵勝之道也敵大而勇勇而决决而
奮亦勝之道也於敵之小而示其真情是以不易勝之
[032-20b]
也於敵之大而用其權術是以不畏勝之也唯不易故
能勝小唯不畏故能勝大光武非特能以少敗衆也固
又至於多而益辦也嗚呼光武之於取天下者亦何獨
不出於真情之與權術歟顧人莫之測耳始伯升之結
客喜士規以誅莽以復劉氏而世祖乃獨事田業勤稼
穡而已故伯升比之髙祖兄仲而人亦以謹厚目之不
意其有他也及其部勒賔客絳衣大冠而起於宛則勇
决之氣又有過於伯升者焉夫光武意之所以在莽者
[032-21a]
豈一日之間邪然於莽之世而為伯升之所為者固亦
危矣是以光武之獨事田業為謹厚者其權術也卒然
而起絳衣大冠者其真情也故伯升首事而光武收之
嗚呼英雄若世祖者為難及矣
 
 
 
 
[032-21b]
 
 
 
 
 
 
 
 崇古文訣巻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