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h0044 崇古文訣-宋-樓昉 (master)


[030-1a]
欽定四庫全書
 崇古文訣巻三十     宋 樓昉 編
  宋文
   法制論          張 耒
    便是任人不任法之説只是不説破示天下
    以意一句便含任人意了
昔者聖人之立法告天下以其意而已故常立其大防
而其節目委曲所以施於事者聽夫人之自為而不求
[030-1b]
其一切先立於我是故法立而意行意行而利至盖天
下之事繁細瑣屑其情狀萬變不可以一致以吾一人
區區之聰明而先為之區畫於此而使一從於我則事
將有格而不得成者矣夫其勢不可以有成而必求行
焉則物有受其弊者矣天下之法常壊於此而世之惑
者未之或知也今夫世之敢戰者其為行列什伍亦不
過數者而已矣彼豈不欲盡歟勢有所不可也何則敵
人之智百出而不可測而我安能委曲而預測之邪必
[030-2a]
曰如是而後勝如是而後敗一切先為之所使無顧於
敵者之何如而惟我之為聴夫如此則必敗而已矣善
教人者曉之以其道而不示以其事故告天下使無違
吾意則其委曲瑣屑雖有小不盡而吾之意猶在也嗚
呼三代之聖人其聰明聖智足以深見天下之賾然其
制法也亦何以異於此欲均天下之田而為之井田欲
分其地而為之諸侯九夫為井人得百畝而耕之使夫
大不得以兼小强不得以并弱而後又為溝洫之制自
[030-2b]
一夫而積之至於萬夫公之地方五百里而男之地方
百里使之大小有序而又别為九服之遠近分田建國
之法如是而已矣夫天下之地髙卑之不齊廣狹之不
一水泉甽畝之差殊與夫名山大川汙池藪澤之地常
居十五則亦安能較然如畫於一枰之上哉彼聖人之
法不為之纎悉瑣屑以盡之而特設其大端而已何也
盖聖人之告天下者特其意而已盖當是時公卿大夫
凡當其職者皆得出其智以盡天下之變因規而為之
[030-3a]
規因矩而為之矩使之各稱其宜而不亂是以天子拱
已優游於上而所以均齊天下之理亦莫不如意而天
下亦安享其利人人皆得措手足於其中初若莫可據
法而吾之法卒立於天下此先王之所以有所動作而
天下樂之雖天下之大事而為之無難者也不善為法
者則不然窮析天下之理於一身之聰明持區區目前
之智而斷萬里未來之勢故其法不患於不詳而天下
卒不能行而不知其患乃出於好詳是故善用法者有
[030-3b]
遺法無遺意不善用法者有遺意無遺法法可遺也意
不可遺也夫天下之情常樂於有所為而困於齟齬而
不得放夫使人人足以自致而其終不失我之所欲則
亦足矣何必區區乎使之從我而後可也
   論法上          張 耒
    反本之論亦頗叅之以莊周之説
古之善為天下者不患法不立而患不能為法不患法
不足而患法宻而不勝然則天下治亂不繫法之存亡
[030-4a]
歟夫亦推本而後知其至也夫法之所生不生於無事
事起而不可理則法從而經之事日益多法日益用事
日益新法日益工並起而相制則不勝者受其患故法
不勝事則天下之亂紛然而起故治天下者非無法之
為尚也為其無事之可貴也非法備之可削也為其事
變之可慮也昔者三代之治不若堯舜商周之治不如
夏后孔子曰後世有作者虞舜弗可及已又曰虞夏之
道寡怨於民商周之道不勝其弊夫舜之禮比於夏后
[030-4b]
之時則略矣商周之禮比於夏后之時則備矣夫四代
之治否豈禮不具之罪哉制度日多淳粹日衰故也天下
之勢譬如人之一身夫世之人有不畏寒暑不治藥石
恣口之所食肆體之所安夫如是則問其年必壯者也
深居奥處愛養備至藥石百物毒烈並進而灸艾鍼砭
遍膚而無遺問其年則必老者也夫虞夏之道壯者也
其不治可為也其不足可補也壯者疾易治也其成質
未虧而可以有為也商周之道老者也其不治難為也
[030-5a]
以其嘗治之而不信故也其不足難補也以其嘗補之
而不滿故也彼之疾方來而吾之術已窮彼之變未休
而待之道已盡如此則死繼之矣嗟夫天下之所不願
取辦於法也如此而世之君子因事制變而尤法之不
足豈不悲哉夫法度之弊起於徳不足而求勝其民而
敗於啓民之邪心而多怨夏之繼舜也豈不知舜之為
不可及也商周之繼夏也豈不知弊之將不勝也然而
明見其弊而為之不已何也豈其世變日繁而徳有所
[030-5b]
不足故邪徳不足以還民之初熟視其亂而莫之禁則
將以智加之故曰法起於徳不足而求勝其民夫上以
智勝其下則下亦以智勝其上不絡馬首則毁衘竊轡
馬終身而不知不立門墻則穿窬竊發之盜終身而不為
法之於民常制其一而開其一制之者易見而開之者
難防上下以智相勝而姦邪詭偽不可勝究故天下之
人始忘其歡欣戴君之心而有怨怒忌上之仇故曰敗
於啓民之邪心而多怨嗚呼夏之後為商商之後為周
[030-6a]
三代之治未甚相變也其治亂之迹未甚相逺也周亡
而為秦天下大亂先王之治掃滅而無餘治世之迹卒
不能復先王之絲毫而三代之俗遂以不見於後世何
也夫法未極則俗之變未足夏商之法嘗若極矣然民
未大厭也民有未厭之心則其淳氣美質猶有存者周
之法詳矣不可以復加其俗之變已窮而民之姦心邪
態靡不畢出其知備其質盡其惡甚其美殫故周之亡
而不可復為矣此聖人之所以深悲之而曰周人未瀆
[030-6b]
神而爵賞刑罰窮矣此後所以必為秦也歟
   論法下          張 耒
    議論好文勢委蛇曲折用字尤工
古之有天下者必得於紛爭敗亂之後夫人之情出於
亂亡之後則其情苦而思安夫惟其情苦而思安故其
事簡而易教天下有易教之俗則上無難立之法故有
國家者其初下常綏静而易治安平之日乆而民之侈
心生嗜欲之動無窮而罪過繁故居其上者乃始日夜
[030-7a]
補完其缺敗而調伏其崛强曲為之防多為之制法度
繁興刑政畢舉文勝而質不足名美而實不稱大抵有
國者中世以後天下之事常多而國家之觀益美生民
之過日滋而有司之文加備而世之惑者以謂能究上
世之不足而務求前人之所未成以為成功而不知其
不若使上世之質未散而前人之樸常在也天下之物
其勢相激而後變生焉觀美者實之所由亡文備者偽
之所自起盖嘗以漢之事考之髙祖取天下於秦民出
[030-7b]
於百戰傷夷之餘父子兄弟僅相保聚以安其生故其
氣帖然靜愿而少事而髙祖文景得以畫一之法覊縻
而安輯之歴數世而天下安妥海内有大亂而豪傑不
作此民淳而法簡之效也至於武宣天下之勢乆習於
無事民意日縱豪俠盗賊稍起於田閭而二帝乃修明
制度收納天下之才講政備物以與天下戰於才智之
中才者奮而奸者隨之强者勝而亂者因之紛紛籍籍
以傳於不肖之子孫而漢以大壊此則事衆而法備之
[030-8a]
弊也故天下之難治不在於創始鹵莽之初而常在於
積安大備之後是故君子必觀其兆而審其宜解其甚
而不激其變使其勢不為周人之已甚而務使後世可
以有加嗚呼其本果何在哉盖天下之弊好極治者必
召天下之大亂務窮利者必受天下之大害夫汙樽而
抔飲蕢桴而土鼓天下之人苟未厭其為禮樂也則吾
之禮樂雖足以備天下之聲容藏而勿陳可也橧巢營
窟之居衣薪不封之葬天下之人苟不失其為生死之
[030-8b]
所安也則吾之制度雖足以建九筵之堂五稱之衣棄
而勿用可也不亂則已不必邀其敬不欺則已不必盡
其忠是謂不求備於民夫可乆之道起於不求備而效
於人不厭譬之萬金之家責之千金其力亦足以供我
之求然吾日取一金焉於是有不得已而取之百金彼
猶樂輸而不怨何則彼惟所有者未竭而不厭故也禮
樂刑政之設於下使民有未厭之意則後世有作者得
以復加焉故其弊也可以有救而不至於術窮智竭而
[030-9a]
無繼嗚呼或者徒見法度宻而民不化文理具而功不
立日夜從而加之嗚呼亦失其本矣天下之勢不可以
激而民之智不可窮激之以所欲者必得其所不欲窮
之以所能者必報之以其所不能徐導其欲激之勢而
扶其未用之智則天下可以乆安而無虞然則周人其
未足以知此歟彼或者遭其㑹而有不得已焉故也
   陳湯論          張 耒
    千餘年論議不決之事自出意見為之折𠂻
[030-9b]
    區處如身預其間而目擊其事者非特文字
    之妙也
余觀漢公卿論陳湯矯制斬郅支賞其守常不通者則
曰是不當賞且開後奉使者乘危徼幸生事蠻夷而竒
其功憤其為庸臣所詘者則稱譽贊説大功不録小過
大美不疵細瑕宜尊寵以勸有功此余得以論之也夫
奮不顧身決計出竒以孤軍取單于之頭梟之藁街自
漢擊匈奴以來未有能如此者而以一切矯制生事謂
[030-10a]
之有罪而赦之不使有尺寸之賞此天下皆知其不近
人情而人不服也然湯之還使朝廷遂厚賞之一不問
其矯制如受命討伐而有功者則亦不可使人臣不待
命而有功恃其功以要我則亦為國者之病也劉向之
論善矣而未盡也元帝遂從而賞之愈於不賞可也所
以為説則終亦未有以服惡矯制者之論惜夫未有以
余説告之者矣所惡夫賞矯制而開後患者謂其功可
以相踵而比肩者也隂山之北凡幾單于自漢擊匈奴
[030-10b]
以來得單于者幾人終漢之世獨一陳湯得單于耳匈
奴之衰乃五分其國而其常則未有二單于也其不可
常徼幸而立功者又寡少如此則既裂地而封湯乃著
之令曰有能矯制斬單于如陳湯者無罪而封侯吾意
漢雖欲再賞一人焉雖數十年未有繼也惟其為説不
明若擅興而有功皆可以求賞相繼是故沮功之説所
自而起使必如陳湯者乃侯五單于而至是侯者五人
而止何遽有要功生事之憂哉上足以尊明陳湯之有
[030-11a]
功顯褒而不疑而下不畏未來生事要功之論天下之
善計者也古之善為政者行法而不失人情當夫事實
而不使之不可繼凡若此而已昔者魏國患河其邊之
臣起徙而決之趙魏王大喜賞其臣以十縣其相諫曰
守邊而徙河犯官也從而賞之王之臣無守職者矣魏
王笑曰子憂過矣是賞陳湯之論也有功於魏者有大
徙河者乎魏無二河則徙河之賞無再也
   逺慮策          張 耒
[030-11b]
    筆力俊偉議論不凡盖東坡父子在嘉祐間
    亦有此等説話當時契丹盛强故如此然專
    取武帝以為非窮兵勞民之主不可以為訓
    學他文字可也
將享天下之大利者其初必渉天下之危害將受天下
之至安者其初必履天下之至勞夫大利至安豈可以
苟且安坐無事而得之哉是以聖人雖履危害而不畏
當至勞而不厭堅忍强力痛自策勵必為而為之夫然
[030-12a]
後天下之大功立矣昔者漢武帝承文景積安之餘天
下富實倉廪有餘人力盛强於是大舉以伐匈奴盖
深討窮追者二十餘年通西域闢朔方驅良馬勁卒精
兵堅甲北面以爭窮荒之地費財傷民甘心而不悔大
勝不滿其意而小挫未嘗不復夫武帝之心豈其止於
好大樂夸而力犯天下之憂勞樂驅其士民而殺傷之
哉盖其心以為匈奴之强非四夷之敵異日之患或在
於此吾之所遭偶中國富强盛衍可以有為之時夫將
[030-12b]
摧萬里之强國以遺後世安樂無事之福豈可安坐拱
手不傷一民不棄一鏃而得之也夫使異日之所積才
足以償今日之費異日之安全足以補今日之損失猶
將為之而况費寸而得尺損尺而得尋哉盖自武帝力
征以來至宣帝之際匈奴之勢浸以消弱單于稱藩稽
首來朝以平日抗禮之强敵而北靣跪拜樂為臣妾而
不辭盖臣嘗讀西漢志見呼韓邪單于始朝宣帝于渭
上未嘗不臨巻竊嘆武帝之英才逺略過絶天下而使
[030-13a]
其國家享安榮之福而漢之强敵獨在匈奴單于入朝
而稱臣則漢之威德旁暢逺達於是盡天下而無不為
之臣矣嗚呼亦可謂盛矣觀今日之所獲而追計前日
之亡費損失者才幾何故無勞於心不動乎身則百姓
無富家無事於民無勤於敵則天下無强國嗚呼淺夫
末議猶以武帝為好大樂夸之主傷財害民而不遵文
景之節儉其亦不思甚矣今日之契丹與漢之匈奴其
何以異邪非獨其强盛之勢僅同而已臣則以為過之
[030-13b]
何則漢之匈奴其盛未乆方秦之亡楚漢角馳於中原
内患起而外禦敵貪求目前而無暇逺略是以匈奴休
養生息得成其强至武帝之時其盛乆矣且方是時匈
奴之所安匈奴之俗也而無慕於中國今日之契丹豈
特積嵗之甚哉自五代之衰盖嘗陵躒上國而澶淵之
役長驅中原至勞萬乘之重與之親為之敵而却之而
今北方之所以衣冠居處官名郡邑大抵皆有愛樂中
原之心其為盛强極矣而其為患又豈特如武帝時也
[030-14a]
夫端然安居熟視不動而邊境之上不敢輕犯者非不
欲也提兵而戰勝負未可知終年而戰所獲能幾何孰
與安坐不失而終年之獲皆良金精幣何啻百戰之積
以為重賂而果得其歡心者臣不知其説也夫武帝之
時匈奴止於侵邊境殺吏民而已今也空内府之藏損
中國之力而不免於傷威重賂結歡而未能保其無患
則其為患比之武帝之時有加矣夫匈奴之盛加於武
帝之時而武帝之患則未如今日之切武帝猶憂勞勤
[030-14b]
苦積累嵗月費財力而為之則今日之計尚安得深畏
目前之勤而欲以苟且無事處之而望至安大利之獲
也太祖皇帝嘗積縑於内庫曰吾將以一縑購一敵人
首而天錫陛下以勇智神武英特果斷是天之所畀實
在陛下
   楚議           張 耒
    秦滅六國楚最無罪懐王不復楚人皆憐之
    如親戚諸侯由是不直秦數世之後秦卒以
[030-15a]
    楚亡天理人心從可見矣
楚雖三戸亡秦必楚楚人之志也而言卒驗者何也曰
殺人者必見殺虐人者還自虐自有覆載以來未有能
免者何則天道也秦滅六國秦雖滅乎楚楚怨秦最深
怨深者復之必力人事也此理之必至又何怪焉
 
 
 
[030-15b]
 
 
 
 
 
 
 
 崇古文訣巻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