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h0044 崇古文訣-宋-樓昉 (master)


[026-1a]
欽定四庫全書
 崇古文訣巻二十六    宋 樓昉 編
  宋文
   齊州閔子祠堂記      蘓 轍
    文字有闗鎖首尾相綰發明理致
歴城之東五里有丘焉曰閔子之墓墳而不廟秩祀不
至邦人不寧守土之吏有將舉焉而不克者熈寧七年
天章閣待制右諫議大夫濮陽李公來守濟南越明年
[026-1b]
政修事治邦之耋老相與來告曰此邦之舊有如閔子
而不廟食豈不大闕公唯不知苟知之其有不飭公曰
噫信其不可以緩於是庀工為祠堂且使春秋修其常
事堂成具三獻焉籩豆有列儐相有位百年之廢一日
而舉學士大夫觀禮祠下咨嗟涕洟有言者曰惟夫子
生於亂世周流齊魯宋衛之間無所不仕其弟子之髙
第亦咸仕於諸國宰我仕齊子貢冉有子游仕魯季路
仕衛子夏仕魏弟子之仕者亦衆矣然其稱德行者四
[026-2a]
人獨仲弓嘗為季氏宰其上三人皆未嘗仕季氏嘗欲
以閔子為費宰閔子辭曰如有復我者則吾必在汶上
矣且以夫子之賢猶不以仕為汚也而三子之不仕獨
何歟言未卒有應者曰子獨不見夫適東海者乎望之
茫洋不知其邊即之汗漫不測其深其舟如蔽天之山
其帆如浮空之雲然後履風濤而不僨觸蛟龍而不讋
若夫以江河之舟楫而跨東海之灘則亦十里而返百
里而溺不足以經萬里之害矣方周之衰禮樂崩弛天
[026-2b]
下大壊而有欲救之譬如渉海有甚焉者今夫夫子之
不顧而仕則其舟楫之足恃也諸子之汲汲而忘返蓋
亦有陋舟而將試焉則亦隨其力之所及而已矣若夫
三子願為夫子而未能下顧諸子而以為不足道也是
以止而有待夫子嘗曰世之學柳下惠者未有若魯獨
居之男子吾於三子亦云衆曰然退而書之遂刻於石
   臣事三          蘓 轍
    精華果鋭神氣之説前此直是未有人説及
[026-3a]
    此推明模寫之工與邦直相似邦直文差刻
    畫太過
天下有無窮之才不叩則不鳴不觸則不發是以古之
聖人迎其好善之端而作其勉强之氣洗濯磨淬日夜
不息凡此將以求盡天下之無窮也夫天下譬如大器
焉有器不用而寘諸牗下乆則蟲生其中故善用器者
提擕不去時濯而溉之使之日親於人而獲盡其力以
無速敗有小丈夫徒知愛其器而不知所以為愛也知
[026-3b]
措諸地之安而不知不釋吾手之為不壊也是以事不
得成而其器速朽且夫天下之物人則皆用其形而不
求其神也神者何也物之精華果鋭之氣也精華果鋭
之氣在物也曄然而有光確然而能堅是氣也亡則皆
枵然無所用之夫是氣也時叩而存之則日長而不衰
置而不知求則脱去而不居是氣也物莫不有也而人
為甚孟子有言曰人之日夜之所息與平旦之氣旦晝
之所為有以梏亡之矣梏之反覆則其夜氣不足以存
[026-4a]
夫夜氣者所謂精華果鋭之氣也天下亂則君子有以
自養而全之而天下治則天子養之以求其用今夫朝
廷之精明戰陣之勇力獄訟之所以能盡其情而錢榖
之所以能治其要處天下之紛紜而物莫能亂者皆是
氣之所為也蓋古者英雄之君唯能叩天下之才而存
之是以所求而必從所欲而必得漢武帝唐太宗國富
而兵彊所欲如意而天下之才用之不見其盡當其季
年元臣宿將死者太半而新進之士亦自足以辦天下
[026-4b]
由此觀之則天下固有無窮之才而獨患乎上之不叩
不觸而使其神弛放而不張也臣竊觀當今之人治文
章習議論明㑹計聽獄訟所以為治者其類莫不備具
而天下所少者獨將帥武力之臣往者天下既安先世
老將已死而西冦作難當此之時天子茫然反顧思得
竒才良將以屬之兵而終莫可得其後數年邊鄙日蹙
兵勢日急士大夫始漸習兵而西夏臣服以至于今又
將十有餘年而曩之所謂西邊之良將者亦已略盡矣
[026-5a]
而天下之人未知誰可任以為將此甚可慮也夫天下
之事莫難於用兵而今世之所畏莫甚於為將責之以
難事强之以所甚畏而不作其氣是以將帥之士若此
不可得也蓋嘗聞之善用兵者雖匹夫之賤亦莫不養
其氣而後求其用方其未戰也使之投石超距以致其
勇故其後遇敵而不懼見難而效死何者氣盛故也今
天下有大弊二以天下之治安而薄天下之武臣以天
下之冗官而廢天下之武舉彼其見天下之安然則摧
[026-5b]
沮退縮而無自喜之意今之武臣其子孫之家往往轉
而從進士矣故臣欲復武舉重武臣而天子時亦親試
之以騎射以觀其能否而為之賞罰如唐貞觀之故事
雖未足以盡天下之竒才要以使之知上意之所悦有
以自重而爭盡其力則夫將帥之士可以漸見矣
   上樞宻韓太尉書      蘓 轍
    胷臆之談筆勢䂓摹從司馬子長自敘中來
    從歐陽公轉韓太尉身上可謂竒險子由時
[026-6a]
    方十九嵗或云老泉代作
太尉執事轍生好為文思之至深以為文者氣之所形
然文不可以學而能氣可以養而致孟子曰我善養吾
浩然之氣今觀其文章寛厚宏博充乎天地之間稱其
氣之小大大史公行天下周覽四海名山大川與㷼趙
間豪俊交遊故其文疎蕩頗有竒氣此二子者豈嘗執
筆學為如此之文哉其氣充乎其中而溢乎其貌動乎
其言而見乎其文而不自知也轍生十有九年矣其居
[026-6b]
家所與遊者不過其鄰里鄉黨之人所見不過數百里
之間無髙山大野可登覽以自廣百氏之書雖無所不
讀然皆古人之陳迹不足以激發其志氣恐遂汨没故
決然舎去求天下竒聞壯觀以知天地之廣大過秦漢
之故都恣觀終南嵩華之髙北顧黄河之奔流慨然想
古之豪傑至京師仰觀天子宫闕之壯與倉廪府庫城
池苑囿之富且大也而後知天下之巨麗見翰林歐陽
公聽其議論之宏辯觀其容貌之秀偉與其門人賢士
[026-7a]
大夫遊而後知天下之文章聚乎此也太尉以才略冠
天下天下之所恃以無憂四夷之所憚以不敢發入則
周公召公出則方叔召虎而轍也未之見焉且夫人之
學也不志其大雖多而何為轍之來也於山見終南嵩
華之髙於水見黄河之大且深於人見歐陽公而猶以
為未見太尉也故願得觀賢人之光輝聞一言以自壯
然後可以盡天下之大觀而無憾者矣轍年少未能通
習吏事鄉之來非有取於升斗之祿偶然得之非其所
[026-7b]
樂然幸得賜歸待選使得優㳺數年之間將以益治其
文且學為政太尉苟以為可教而辱教之又幸矣
   臣事一          蘓 轍
    權臣重臣最難分别觀此論則瞭然矣此等
    議論有益於人主
臣聞天下有權臣有重臣二者其迹相近而難明天下
之人知惡夫權臣之專而世之重臣亦遂不容於其間
夫權臣者天下不可一日而有而重臣者天下不可一
[026-8a]
日而無也天下徒見其外而不察其中見其皆侵天子
之權而不察其所為之不類是以舉皆嫉之而無所喜
此亦已太過也今夫權臣之所為者重臣之所切齒而
重臣之所取者權臣之所不顧也將為權臣邪必將内
悦其君之心委曲聽順而無所違戾外竊其生殺予奪
之柄黜陟天下以見已之權而没其君之威惠内能使
其君歡愛悦懌無所不順而安為之上外能使其公卿
大夫百官庶吏無所不歸命而爭為之腹心上愛下順
[026-8b]
合而為一然後權臣之勢遂成而不可㧞至於重臣則
不然君有所為不可則必爭爭之不能而其事有所必
不可聽則專行而不顧待其成敗之迹著則上之心將
釋然而自解其在朝廷之中天子為之踧然而有所畏
士大夫不敢安肆怠惰於其側爵禄慶賞已得以議其
可否而不求以為己之私惠刀鋸斧鉞已得以參其輕
重而不求以為己之私勢要以使天子有所不可必為
而羣下有震懼而已不與其利何者為重臣者不待天
[026-9a]
下之歸已而為權臣者亦無所事天下之畏已也故各
因其行事而觀其意之所在則天下誰可欺者臣故曰
為天下安可一日無重臣也且今使天下而無重臣則
朝廷之事惟天子之所為而無所可否雖天子有納諫
之明而百官畏懼戰慄無平昔尊重之勢誰肯觸忌諱
冐罪戾而為天下言者惟其小小得失之際乃敢上章
讙譁而無所憚至於國之大事安危存亡之所係則將
巻舌而去誰敢發而受其禍此人主之所大患也悲夫
[026-9b]
後世之君徒見天下之權臣出入唯唯以為有禮而不
知此乃所以潛潰其國徒見天下之重臣剛毅果敢喜
逆其意則以為不遜而不知其有社稷之慮二者淆亂
於心而不能辨其邪正是以䘮亂相仍而不悟何足傷
也昔者衛太子聚兵以誅江充武帝震怒發兵而攻之
京師至使丞相太子相與交戰不勝而走又使天下極
其所往而剪滅其迹當此之時苟有重臣出身而當之
擁護太子以待上意之少解徐發其所蔽而開其所怒
[026-10a]
則其父子之際尚可得而全也惟無重臣故天下皆知
之而不敢言臣愚以為凡為天下宜有以養其重臣之
威使天下百官有所畏忌而緩急之間能有所堅忍持
重而不可奪者竊觀方今四海無變非常之事宜其息
而不作然及今日而慮之則可以無異日之患不然者
誰能知其果無有也而不為之計哉抑臣聞之今世之
弊在於法禁太宻一舉足不如律令法吏且以為言而
不問其意之所屬是以雖天子之大臣亦安敢有所為
[026-10b]
於法律之外以安天下之大事故為天子之計莫若少
寛其法使大臣得有所守而不為法之所奪昔申屠嘉
為丞相至召天子之倖臣鄧通立之堂下而詰責其過
是時通幾至於死而不救天子知之亦不以為怪而申
屠嘉亦卒非漢之權臣由此觀之重臣何損於天下哉
   論經筵第一劄子      程 頥
    此等議論闗渉大自伊訓説命無逸立政之
    後方見此等文字
[026-11a]
自古人君守成而致盛治者莫如周成王成王之所以
成德由周公之輔養昔者周公傅成王㓜而習之所見
必正事所聞必正言左右前後皆正人故習與智長化
與心成今士大夫家善教子弟者亦必延名德端方之
士與之居處使之薫染成性故曰少成若天性習慣如
自然伏以皇帝陛下春秋之富雖睿聖之資得於天禀
而輔養之道不可不至所謂輔養之道非謂告詔以言
過而後誎也在涵養薫陶而已大率一日之中接賢士
[026-11b]
大夫之時多親寺人宫女之時少則自然氣質變化德
器成就臣欲乞朝廷慎選賢徳之士以侍勸講講讀既
罷常留二人直日夜則一人直宿以備訪問皇帝讀習
之暇游息之間時於内殿召見從容宴語不獨漸磨道
義至於人情物態稼穡艱難積乆自然通逹比之常在
深宫之中為益豈不甚大切聞間日一開經筵講讀數
行羣官列侍儼然而退情意略不相接如此而責輔養
之功不亦難乎今主上冲㓜太皇太后慈愛亦未敢便
[026-12a]
乞頻出但時見講官乆則自然接熟大抵與近習處乆
熟則生䙝慢與賢士大夫處乆熟則生愛敬此所以養
成聖德為宗社生靈之福天下之事無急於此
   論經筵第二劄子      程 頤
    探本之論後世以為迂緩古人以為急切
三代之時人君必有師傅保之官師道之教訓傅傅其
德義保保其身體後世作事無本知求治而不知正君
知䂓過而不知養德傅德義之道固已疎矣保身體之
[026-12b]
法無復聞焉伏惟太皇太后陛下聦明睿哲超越前古
皇帝陛下春秋之富輔養之道當法先王臣以為輔德
義者在乎防見聞之非節嗜好之過保身體者在乎適
起居之宜存畏慎之心臣欲乞皇帝左右扶持祗應宫
人内臣並選年四十五已上厚重小心之人服用器玩
皆湏質朴一應華巧奢麗之物不得至於上前要在侈
麗之物不接於目淺俗之言不入於耳及乞擇内臣十
人充經筵祗應以伺候皇帝起居凡動息必使經筵官
[026-13a]
知之有剪桐之戯則隨事箴䂓違持養之方則應時諫
止調護聖躬莫過於此
   春秋傳序         程 頤
    自有春秋以來惟孟子説得最好後來太史
    公聞之董生數語好自伊川之學行而後春
    秋之用顯
天之生民必有出類之才起而君長之治之而爭奪息
導之而生養遂教之而倫理明然後人道立天道成地
[026-13b]
道平二帝而上聖賢世出隨時有作順乎風氣之宜不
先天以治人各因時而立政暨乎三王迭興三重既備
子丑寅之建正忠質文之更尚人道備矣天運周矣聖
人既不復作有天下者雖欲倣古之跡亦私意妄為而
已事之謬秦至以建亥為正道之悖漢專以智力持世
豈復知先王之道哉夫子當周之末以聖人不復作也
順天應時之治不復有也於是作春秋為百王不易之
大法所謂考諸三王而不謬建諸天地而不悖質諸鬼
[026-14a]
神而無疑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者也先儒之傳曰游
夏不能賛一辭辭不待賛也言不能與於斯耳斯道也
惟顔子嘗聞之矣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
韶舞此其準的也後世以史視春秋謂褒善貶惡而已
至於經世之大法則不知也春秋大義數十其義雖大
炳如日星乃易見也惟其微辭隠義時措從宜者為難
知也或抑或縱或與或奪或進或退或微或顯而得乎
義理之安文質之中寛猛之宜是非之公乃制事之權
[026-14b]
衡揆道之模範也夫觀百物而後識化工之神聚衆材
而後知作室之用於一事一義而欲窺聖人之用非上
智不能也故學春秋者必優游涵泳黙識心通然後能
造其微也後王知春秋之義則雖徳非禹湯尚可以法
三代之治自秦而下其學不傳予悼夫聖人之志不眀
於後世也故作傳以明之俾後人通其文而求其義得
其意而法其用則三代可復也是傳也雖未能極聖人
之藴奥庶幾學者得其門而入矣
[026-15a]
 
 
 
 
 
 
 
 
[026-15b]
 
 
 
 
 
 
 
 崇古文訣巻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