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h0044 崇古文訣-宋-樓昉 (master)


[022-1a]
欽定四庫全書
 崇古文訣卷二十二    宋 樓昉 編
  宋文
   木假山記         蘇 洵
    首尾不過四百以下字而起伏開闔有無限
    曲折此老可謂妙於文字者矣其終蓋以三
    峯比父子三人
木之生或蘖而殤或拱而夭幸而至於任為棟梁則伐
[022-1b]
不幸而為風之所㧞水之所漂或破折或腐幸而得不
破折不腐則為人之所材而有斧斤之患其最幸者漂
沈汨没於湍沙之間不知其㡬百年而其激射齧食之
餘或髣髴於山者則為好事者取去强之以為山然後
可以脱泥沙而逺斧斤而荒江之濆如此者㡬何不為
好事者所見而為樵夫野人所薪者何可勝數則其最
幸者之中又有不幸者焉予家有三峯予每思之則疑
其有數存乎其間且其蘖而不殤拱而不夭任為棟梁
[022-2a]
而不伐風拔水漂而不破折不腐不破折不腐而不為
人所材以及於斧斤出於湍沙之間而不為樵夫野人
之所薪而後得至乎此則其理似不偶然也然予之愛
之則非徒愛其似山而又有所感焉非徒感之而又有
所敬焉予見中峯魁岸踞肆意氣端重若有以服其旁
之二峯二峯者莊栗刻峭凛乎不可犯雖其勢服於中
峯而岌然决無阿附意吁其可敬也夫其可以有所感
也夫
[022-2b]
   送石昌言北使引      蘇 洵
    議論好筆力頓挫而雄偉曲盡事物情狀
昌言舉進士時吾始數嵗未學也憶與羣兒戯先府君
側昌言從旁取棗栗啖我家居相近又以親戚故甚狎
昌言舉進士日有名吾後漸長亦稍知讀書學句讀屬
對聲律未成而廢昌言聞吾廢學雖不言察其意甚恨
後十餘年昌言及第第四人守官四方不相聞吾日以
壯大乃能感悟摧折復學又數年逰京師見昌言長安
[022-3a]
相與勞問如平生歡出文十數首昌言甚喜稱善吾晚
學無師雖日為文中心自慙及聞昌言説乃頗自喜今
十餘年又來京師而昌言官兩制乃為天子出使萬里
外彊悍不屈之邊庭建大斾從騎數百送車千乘出都
門意氣慨然自思為兒時見昌言先府君旁安知其至
此富貴不足怪吾於昌言獨自有感也大丈夫生不為
將得為使折衝口舌之間足矣往年彭任從富公使還
為我言曰既出境宿驛亭聞介馬數萬騎馳過劔槊相
[022-3b]
摩終夜有聲從者怛然失色及明視道上馬迹尚心掉
不自禁凡敵所以誇耀中國者多此類也中國之人不
測也故或至於震懼而失辭以為彼所笑嗚呼何其不
思之甚也昔者奉春君使冐頓壯士健馬皆匿不見是
以有平城之役今之匈奴吾知其無能為也孟子曰説
大人則藐之况於匈奴請以為贈
   名二子説         蘇 洵
    字數不多而宛轉折旋有無限意思此文字
[022-4a]
    之妙觀此老之所以逆料二子之終身不差
    毫釐可謂深知二子矣與木假山記相出入
輪輻葢軫皆有職乎車而軾獨若無所為者雖然去軾
則吾未見其為完車也軾乎吾懼汝之不外飾也天下
之車莫不由轍而言車之功轍不與焉雖然車仆馬斃
而患不及轍是轍者禍福之間轍乎吾知免矣
   明論           蘇 洵
    此等意脉自戰國策來曲盡事情
[022-4b]
    主意只是不測亦是一要字雖未免挾數用
    術之説然理亦如此兵法攻堅攻瑕亦然
天下有大知有小知人之知慮有所及有所不及聖人
以其大知而兼其小知之功賢人以其所及而濟其所
不及愚者不知大知而以其所不及䘮其所及故聖人
之治天下也以常而賢人之治天下也以時既不能常
又不能時悲夫殆哉夫惟大知而後可以常以其所及
濟其所不及而後可以時常也者無治而不治者也時
[022-5a]
也者無亂而不治者也日月經乎中天大可以被四海
而小或不能入一室之内彼固無用此區區小明也故
天下視日月之光儼然其若君父之威故自有天地而
有日月以至於今而未嘗可以一日而無焉天下甞有
言曰叛父母䙝神明則雷霆下擊之雷霆固不能為天
下盡擊此等輩也而天下之所以兢兢然不敢犯者有
時而不測也使雷霆日轟轟焉遶天下以求夫叛父母
䙝神明之人而擊之則其人未必能盡而雷霆之威無
[022-5b]
乃䙝乎故夫知日月雷霆之分者可以用其明矣聖人
之明吾不得而知也吾獨愛夫贒者之用其心約而成
功博也吾獨怪夫愚者之用其心勞而功不成也是無
他也專於其所及而及之則其及必精兼於其所不及
而及之則其及必麤及之而精人將曰是惟無及及則
精矣不然吾恐奸雄之竊笑也齊威王即位大亂三載
威王一奮而諸侯震懼二十年是何修何營邪夫齊國
之賢者非獨一即墨大夫明矣亂齊國者非獨一阿大
[022-6a]
夫與左右譽阿大夫而毁即墨者㡬人亦明矣一即墨
大夫易知也一阿大夫易知也左右譽阿而毁即墨者
㡬人易知也從其易知而精之故用心甚約而成功愽
也天下之事辟如有物十焉吾舉其一而人不知吾之
不知其九也歴數之至於九而不知其一不如舉一之
不可測也而况乎不至於九也
   上韓樞宻書        蘇 洵
    議論精切筆勢縱横開闔變化曲盡其妙辭
[022-6b]
    嚴氣勁筆端收歛頓挫十分囘斡精神深識
    天下之勢而議論頗從韓非孫武等書來
太尉執事洵著書無他長及言兵事論古今形勢至自
比賈誼所獻權書雖古人已往成敗之迹苟深曉其義
施之於今無所不可昨因請見求進末議太尉許諾謹
撰其説言語朴直非有驚世絶俗之談甚髙難行之論
太尉取其大綱而無責其纎悉蓋古者非用兵決勝之
為難而養兵不用之可畏今夫水激之山放之海決之
[022-7a]
為溝塍壅之為沼沚是天下之人能之委江河注淮泗
匯為洪波潴為大湖萬世而不溢者自禹之後未之見
也夫兵者聚天下不義之徒授之以不仁之器而教之
以殺人之事夫惟天下之未安盗賊之未殄然後有以
施其不義之心用其不仁之器而試其殺人之事當是
之時勇者無餘力智者無餘謀巧者無餘技故其不義
之心變而為忠不仁之器加之於不仁而殺人之事施
之於當殺及夫天下既平盗賊既殄不義之徒聚而不
[022-7b]
散勇者有餘力則思以為亂智者有餘謀則思以為姦
巧者有餘技則思以為詐於是天下之患雜然出矣蓋
虎豹終日而不殺則跳踉大呌以發其怒蝮蝎終日而
不螫則噬齧草木以致其毒其理固然無足怪者昔者
劉項奮臂於草莽之間秦楚無賴子弟千百為軰争起
而應者不可勝數轉鬬五六年天下厭兵項籍死而髙
祖亦已老矣方是時分王諸將改定律令與天下休息
而韓信黥布之徒相繼而起者七國髙祖死於介冑之
[022-8a]
間而莫能止也連延及於呂氏之禍訖孝文而後定是
何起之易而收之難也劉項之勢初若決河順流而下
誠有可喜及其崩潰四出放乎數百里之間拱手而莫
之救也嗚呼不有聖人何以善其後太祖太宗躬擐甲
冑䟦渉險阻以斬刈四方之蓬蒿用兵數十年謀臣猛
將滿天下一旦卷甲而休之傳四世而天下無變此何
術也荆楚九江之地不分於諸將而韓信黥布之徒無
以啓其心也雖然天下無變而兵久不用則其不義之
[022-8b]
心蓄而無所發飽食優㳺求逞於良民觀其平居無事
出怨言以邀其上一旦有急是非人得千金不可使也
往年詔天下繕完城池西川之事洵實親見凡郡縣之
富民舉而籍其名得錢數百萬以為酒食餽餉之費杵
聲未絶城輙隨壊如此者數年而後定卒事官吏相賀
卒徒相矜若戰勝凱旋而待賞者比來京師遊阡陌間
其曹往往偶語無所諱忌聞之土人方春時尤不忍聞
蓋時五六月矣㑹京師憂大水鋤耰畚築列於兩河之
[022-9a]
壖縣官日費千金傳呼勞問之聲不絶者數十里猶且
睊睊狼顧莫肯効用且夫内之如京師之所聞外之如
西川之所親見天下之勢今何如也御將者天子之事
也御兵者將之職也天子者養尊而處優樹恩而收名
與天下為喜樂者也故其道不可以御兵人臣執法而
不求情盡心而不求名出死力以捍社稷使天下之心
繫於一人而已不與焉故御兵者人臣之事不可以累
天子也今之所患大臣好名而懼謗好名則多樹私恩
[022-9b]
懼謗則執法不堅是以天下之兵豪縱至此而莫之或
制也頃者狄公在樞府號為寛厚愛人狎昵士卒得其
歡心而太尉適承其後彼狄公者知御外之術而不知
治内之道此邊將材也古者兵在外愛將軍而忘天子
在内愛天子而忘將軍愛將軍所以戰愛天子所以守
狄公以其御外之心而施諸内太尉不反其道而何以
為治或者以為兵久驕不治一旦繩之以法恐因以生
亂昔者郭子儀去河南李光弼實代之將至之日張用
[022-10a]
濟斬於轅門三軍股慄夫以臨淮之悍而代汾陽之長
者三軍之士竦然如赤子之脱慈母之懐而立乎嚴師
之側何亂之敢生且夫天子者天下之父母也將相者
天下之師也師雖嚴赤子不敢以怨其父母將相雖厲
天下不敢以怨其君其勢然也天子者可以生人可以
殺人故天下望其生及其殺之也天下曰是天子殺之
故天子不可以多殺人人臣奉天子之法雖多殺天下
無以歸怨此先王所以威懐天下之術也伏惟太尉思
[022-10b]
天下所以長久之道而無務一時之名盡至公之心而
無䘏三軍之多言天子推深仁以結其心太尉厲威武
以振其惰彼其思天子之深仁則愛而不至於怨思太
尉之威武則畏而不至於驕君臣之體順而畏愛之道
立非太尉吾誰望邪
   上富丞相書        蘇 洵
    此篇須看抑揚開闔處秤停得斤兩好富公
    為相頗欲更張庶事羣小人多不樂者故預
[022-11a]
    為之憂
往年天子震怒出逐宰相選用舊臣堪付屬以天下者
使在宰府與天下更始而閤下之位實在第二方是之
時天下咸喜相慶以為閤下惟不為宰相也故黙黙在
此方今困而復起起而復為宰相而又適值乎此時也
不為而何為且吾君之意待之如此其厚也不為而何
以副吾望故咸曰後有下令而異於他日者必吾富公
也朝夕而待之跂首而望之望望然而不獲見也戚戚
[022-11b]
然而疑嗚呼其弗獲聞也必其逺也進而及於京師亦
無聞焉不敢以疑猶曰天下之人如此其衆也數十年
之間如此其不變也皆曰賢人焉或曰彼其中則有説
也而天下之人則未始見也然而不能無憂蓋古之君
子愛其人也則憂其無成且嘗聞之古之君子相是君
也與是人也皆立於朝則使吾皆知其為人皆善者也
而後無憂且一人之身而欲擅天下之事雖見信於當
世而同列之人一言而疑之則事不可以成今夫政出
[022-12a]
於他人而不懼事不出於已而不忌是二者惟善人為
能然猶欲得其心焉若夫衆人政出於他人而懼其害
已事不出於已而忌其成功是以有不平之心生夫或
居於吾前或立於吾後而皆有不平之心焉則身危故
君子之處於其間也不使之不平於我也周公立於明
堂以聴天下而召公惑何者天下固惑乎大也召公猶
未能信乎吾之此心也周公定天下誅管蔡告召公以
其志以安其身以及於成王故凡安其身者以安乎周
[022-12b]
也召公之於周公管蔡之於周公是二者亦皆有不平
之心焉以為周之天下周公將遂取之也周公誅其不
平而不可告語者告其可以告語者而和其不平之心
然則非其必不可以告語者則君子未始不欲和其心
天下之人從士而至於卿大夫宰相集處其上將有所
為何慮而不成不能忍其區區之小忿以成其不平之
釁則害其大事是以君子忍其小忿以容其小過而杜
其不平之心然後當大事而聴命焉且吾之小忿不足
[022-13a]
以易吾之大事也故寜小容焉使無蔕芥於其間古之
君子與賢者並居而同樂故其責之也詳不幸而與不
肖者偶不圖其大而治其細則濶逺於事情而無益於
當世故天下無事而後可與争此不然則否昔者諸吕
用事陳平憂懼計無所出陸賈入見説之使交歡周勃
平用其策卒得絳侯北軍之助以滅諸吕夫絳侯木强
之人也非陳平致之而誰也故賢者致其不賢者非夫
不賢者之能致賢者也曩者今上即位之初冦萊公為
[022-13b]
相惟其側有小人不能誅又不能與之無忿故終以斥
去范文正公在相府又欲以嵗月盡治天下事失於急
與不忍小忿故羣小人亦急逐去之一去遂不復用以
没其身伏惟閤下以不世出之才立於天子之下百官
之上此其深謀逺慮必有所處而天下之人猶未獲見
洵西蜀人也竊有志於今世願一見於堂上惟閤下深
思之毋忽
 崇古文訣卷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