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h0044 崇古文訣-宋-樓昉 (master)


[013-1a]
欽定四庫全書
 崇古文訣巻十三     宋 樓昉 編
  唐文
   先聖文宣王廟碑      栁宗元
    此文所以不可及者以其是栁州文宣王廟
    更移在他州不得
仲尼之道與王化逺邇惟栁州古為南夷椎髻上咅槌/下咅計
卉裳攻刼鬬暴雖唐虞之仁不能柔秦漢之勇不能威
[013-1b]
至于有國始循法度置吏奉貢咸若采衛冠帶憲令進
用文事學者道堯舜孔子如取諸左右執經書引仁義
旋辟唯以水/切諾中州之士時或病焉然後知唐之徳大
以遐孔氏之道尊而明元和十年八月州之廟屋壊幾
毁神位刺史栁宗元始至大懼不任以墜教基丁未奠
薦法齊時事禮不克施乃合初亞終獻三官衣布洎于
贏財取土木金石徵工僦即就/切功完舊益新十月乙丑
王宫正室成乃安神棲乃正法庭祗㑹羣吏卜日之吉
[013-2a]
䖍告于王靈曰昔者夫子嘗欲居九夷其時門人猶惑
聖言今夫子代千有餘載其教始行至于是邦人去其
陋而本於儒孝父忠君言及禮義又况巍然炳然臨而
炙之乎惟夫子以神道設教我今罔敢知欽若兹教以
寧其神追思吿誨如在于前苟神之在曷敢不䖍居而
無陋罔貳昔言申陳嚴祀一作/祠永永是尊麗牲有碑刻
在廟門
   與韓愈論史官書      栁宗元
[013-2b]
    掊擊辯難之體沈著痛快可以想見其人
前獲書言史事云具與劉秀才書及今見書藁私心甚
不喜與退之徃年言史事甚大謬若書中言退之不宜
一日在舘下安有探宰相意以為苟以史筆榮一韓退
之邪若果爾退之豈宜虚受宰相榮已而冒居館下近
宻地食奉養役使掌固一本/作故利紙筆為私書取以供子
弟費古之志於道者不宜若是且退之以為紀録者有
刑禍避不肯就尤非也史以名為褒貶猶且懼不敢為
[013-3a]
設使退之為御史中丞大夫其褒貶成敗人愈益顯其
宜恐懼尤大也則又揚揚入臺府羙食安坐行呼唱於
朝廷而已邪在御史猶爾設使退之為宰相生殺出入
升黜天下士其敵益衆則又將揚揚入政事堂羙食安
坐行呼唱於内庭外衢而已邪何以異不為史而榮其
號利其祿者也又言不有人禍必一作/則有天刑若以罪
夫前古之為史者然亦甚惑凡居其位思直其道道苟
直雖死不可回也如回之莫若亟去其位孔子之困于
[013-3b]
一作/於魯衛陳宋蔡齊楚者是也其時暗一作/以諸侯不能
一作/用也其不遇而死不以作春秋故也當其時雖不
作春秋孔子猶不遇而死也若周公史佚雖紀言書事
猶遇且顯也又不得以春秋為孔子累范曄悖亂雖不
為史其宗族亦誅司馬遷觸天子喜怒班固不檢下崔
浩沽其直以鬬暴虜皆非中道左丘明以疾盲出於不
幸子夏不為史亦盲不可以是為戒其餘皆不出此是
退之宜守中道不忘其直無以他事自恐退之之恐惟
[013-4a]
在不直不得中道刑禍非所恐也凡言二百年文武士
多有誠一作/誠如此者今退之曰我一人也何能明則同
職者又所云若是後来繼今者又所云若是人人皆曰
我一人則卒誰能紀傳之邪如退之但以所聞知孜孜
不敢怠同職者後来繼今者亦各以所聞知孜孜不敢
一無十/九字則庶㡬不墜使卒有明也不然徒信人口語
每每異辭日以滋乆則所云磊磊魯猥/切軒天地者決必
一無/不字沈沒且亂雜無可考非有志者所忍恣也果有
[013-4b]
志豈當待人督責廹蹙然後為官守耶又凡鬼神事𦕈
茫荒惑無可准明者所不道退之之智而猶懼於此今
學如退之辭如退之好言論如退之慷慨上口朗切/下口溉切
為正直行行下浪/切焉如退之猶所云若是則唐之史述
其卒無可託乎明天子賢宰相得史才如此而又不果
甚可痛哉退之宜更思可為速為果卒以為恐懼不敢
則一日可引去又何以云行且謀也今人一無/人字當為而
不為又誘一作/有館中他人及後生者此大惑巳不勉巳
[013-5a]
而欲勉人難矣哉
   與李睦州論服氣書     栁宗元
    曉警深切詞氣勁拔開闔曲盡其妙所恨太
    厲聲色
二十六日宗元再拜前四五日與邑中可與遊者遊愚
溪上池西小丘坐栁下酒行甚歡坐者咸望兄不能俱
以為兄由服氣以来貌加老而心少歡愉不若前去年
時既言皆沮然眄睐上莫見切下洛代/切眄睐斜視也思有以己兄用
[013-5b]
斯術而未得路間一日濮陽吳武陵最輕健先作書道
天地日月黄帝等下及列仙方士皆死狀出千餘字頗
甚快辯伏覩兄貌笑口順而神不偕来及食時竊睨和
女救切/雜也燥濕與啖飲多寡猶自若是兄陽徳其言而
隂黜其忠也若古之強大諸侯然負固怙力敵至則諾
去則肆是不可變之尤者也攻之不得則宜濟師今吳
子之師已遭諾而退矣愚敢厲銳擐音/患堅鳴鐘鼓以進
決於城下惟兄明聴之凡服氣之大不可者吳子已悉
[013-6a]
陳矣悉陳而不變者無他以服氣書多羙言而以為得
恒乆大利則又安能棄吾羙言大利而從他人之善言
哉今愚甚呐訥亦從口/見集韻不能多言大凡服氣之可不死
歟不可歟夀歟夭歟康寧歟疾病歟若是者愚皆不言
但以世之兩事巳所經見者類之以明兄所信書必無
可用愚㓜時嘗嗜音見有學操琴者不能得碩師而偶
傳其譜讀其聲以布其爪指蚤起則嘐嘐火苞/切譊譊馨/么
切/以逮夜又増以脂燭燭不足則諷而鼓諸席如是十
[013-6b]
年以為極工出至大都邑操於衆人之座則皆将大笑
曰嘻何清濁之亂而疾舒之乖歟卒大慙而歸及年少
長則嗜書又見有學書者亦不能得碩師獨得國故書
伏而攻之其勤若向之為琴者而年又倍焉出曰吾書
之工能為若是知書者又大笑曰是形從而理逆卒為
天下棄又大慙而歸是二者皆極工而反棄者何哉無
所師而徒狀其文也其所不可傳者卒不能得故雖窮
日夜敝歲紀愈逺而不近也今兄之所以為服氣者果
[013-7a]
誰師邪始者獨見兄傳得氣書於盧遵所伏讀二三日
遂用之其次得氣訣於李計所又參取而大施行焉是
書是訣遵與計皆不能知然則兄之所以學者無碩師
矣是與向之兩事者無毫末差矣宋人有得遺契者宻
數其齒曰吾富可待矣兄之術或者其類是歟兄之不
信今使號於天下曰孰為李睦州友者今欲已睦州氣
術者左袒不欲者右袒則凡兄之友皆左袒矣則又號
曰孰為李睦州客者今欲已睦州氣術者左袒不欲者
[013-7b]
右袒則凡兄之客皆左袒矣則又以是號於兄之宗族
則皆左袒矣號姻婭則左袒矣入而號之閨門之内子
姓親眤則子姓親眤皆左袒矣下之號於臧獲僕妾則
臧獲僕妾皆左袒矣出而號於素為将率胥史者則将
率胥史皆左袒矣則又之天下號曰孰為李睦州讐者
今欲已睦州氣術者左袒不欲者右袒則凡兄之讐者
皆右袒矣然則利害之原可知也友者欲乆存其道客
者欲乆存其利宗族姻婭欲乆存其戚閨門之内子
[013-8a]
姓親眤欲乆存其恩臧獲僕妾欲乆存其主将率胥史
欲乆存其勢讐欲速去其害兄之為是術凡今天下欲
兄乆存者皆懼而欲兄速去者獨喜兄為而不已則是
背親而與讐夫背親而與讐不及中人者皆知其為大
戾而兄安焉固小子之所懔懔音/凛也兄其有意乎卓然
自更使讐者失望而慄親者得欲而忭則愚願椎肥牛
撃大豕刲羣羊以為兄餼許既/切窮隴西之麥殫江南之
稲以為兄夀鹽東海之水以為鹹醯呼啼切/酸味也敖倉之粟
[013-8b]
以為酸極五味之適致五藏之安心恬而志逸貌美而
身胖醉飽謳歌愉懌訢歡流聲譽於無窮垂功烈於不
刋不亦㫖哉孰與去味以即淡去樂以即愁悴悴焉膚
日皺側救/切肌日虚守無所師之術尊不可傳之書悲所
愛而慶所憎徒曰我能堅壁拒境以為强大是豈所謂
强而大也哉無任疑懼之甚某再拜
 
 崇古文訣巻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