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h0044 崇古文訣-宋-樓昉 (master)


[011-1a]
欽定四庫全書
 崇古文訣巻十一     宋 樓昉 編
  唐文
   與孟簡尚書書       韓 愈
    出脫孟子是自出脫推尊孟子亦是自推尊
    文字抑揚格  此一篇須看大開闔
來示云有人傳愈近少信一無/信字奉釋氏者此傳之者一/無
上四/字妄也潮州時有一老僧號大顚頗聰明識道理逺
[011-1b]
地無所可與語者故自山召至州郭留十數一作/數十日實
能外形骸以理自勝不為事物侵亂與之語雖不盡觧
要且一無/且字自胸中無滯礙一無自胸中無滯/礙六字一有自字以為難得
因與來徃及祭神至海上遂造其廬及來袁州留衣服
爲別乃人之情非崇信其法求福田利益也孔子云丘
之禱久矣凡君子行己立身自有法度聖賢事業具在
方册可效可師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内不愧心積善積
惡殃慶自各以其類至何有去聖人之道捨先王之法
[011-2a]
而從夷狄之敎以求福利也詩不云乎愷弟君子求福
不回傳又曰不為威惕不爲利疚假如釋氏能與人為
禍福一作/祟非守道君子之所懼也况萬萬無此理且彼
佛者果何人哉其行事類君子邪小人邪若君子也必
不妄加禍於守道之人如小人也其身已死其鬼不靈
天地神祗昭布森列非可誣也又肯令其鬼行胸臆作
威福於其間哉進退無所據而信奉之亦且惑矣且愈
不助釋氏而排之者其亦有說孟子云今天下不之楊
[011-2b]
則之墨楊墨交亂而聖賢之道不明聖賢之道不明則
三綱淪而九法斁音妬敗也書/彛倫攸斁禮樂崩而夷狄横下孟/切
幾何不爲禽獸也故曰能言距楊墨者聖人之徒也揚
子雲曰古者楊墨塞路孟子辭而闢之廓如也夫楊墨
行正道廢將數百年以至於秦卒滅先王之法燒除經
書坑殺學士天下遂大亂及秦滅漢興且百年尚未知
修明先王之道其後始除挾書之律稍求亡書招學士
經雖少得尚皆殘缺十亡二三故學士多老死新者不
[011-3a]
見全經不能盡知先王之事各以所見爲守分離乖隔
不合不公二帝三王羣聖人之道於是大壊後之學者
無所尋逐以至于今泯泯也其禍出於楊墨肆行而莫
之禁故也孟子雖聖賢不得位空言無施雖切何補然
賴其言而今學者尚知宗孔氏崇仁義貴王賤覇而巳
其大經大法皆亡滅而不救壊爛而不収所謂存十一
於千百安在其能廓如也然向一作/苟無孟氏則皆服左
袵而言侏離上音朱南蠻語也後漢語/言朱離註蠻夷語聲也矣故愈嘗推尊
[011-3b]
孟氏以爲功不在禹下者為此也漢氏以來羣儒區區
修補百孔千瘡隨亂隨失其危如一髪引千鈞緜緜延
延寖以微滅於是時也而倡釋老於其間鼔天下之衆
而從之嗚呼其亦不仁甚矣釋老之害過於楊墨韓愈
之賢不及孟子孟子不能救之於未亡之前而韓愈乃
欲全之於巳壊之後嗚呼其亦不量其力且見其身之
危莫之救以死也雖然使其道由愈而麤傳雖滅死萬
萬無恨天地鬼神臨之在上質之在傍又安得因一摧
[011-4a]
折自毁其道以從於邪也籍湜音/植軰雖屢指敎不知果
能不叛去否辱吾兄眷厚而不獲承命惟増慚懼死罪死

   燕喜亭記         韓 愈
    看他規模布置前後節級相承處可與戴氏
    堂比並看
太原王𢎞中在連州與學佛之人景常元慧者游異日
從二人者行於其居之後丘荒之間上高而望得異處
[011-4b]
焉斬茅而嘉樹列發石而清泉激輦糞壤焚椔翳却立
而視之出者突然成丘陷者呀然成谷窪者為池而缺
者為洞若有鬼神異物隂來相之自是𢎞中與二人者
晨徃而夕忘歸焉乃立屋以避風雨寒暑旣成愈請名
之其丘曰竢徳之丘蔽於古而顯於今有竢徳之道也
其石谷曰謙受之谷瀑曰振鷺之瀑谷言徳瀑言容也
其土谷曰黄金之谷瀑曰秩秩之瀑谷言容瀑言徳也
洞曰寒居之洞志其入時也池曰君子之池虛以鍾其
[011-5a]
美盈以出其惡也泉之源曰天澤之泉出高而施下也
合而言之以屋曰燕喜之亭取詩所謂魯侯燕喜者頌
也於是州民之老聞而相與觀焉曰吾州之山水名於
天下然而無與燕喜者比經營於其側者相接也而莫
直其地凡天作而地藏之以遺其人乎𢎞中自吏部侍
郎貶秩而來次其道途所經自藍田山入商洛渉淅湍
臨漢水升峴首以望方城出荆門下岷江過洞庭上湘
水行衡山之下繇郴踰嶺猿狖所家魚龍所宫極幽遐
[011-5b]
瑰詭之觀宜其於山水飫聞而厭見也今其意乃若不
足傳曰智者樂水仁者樂山𢎞中之徳與其所好可謂
恊矣智以謀之仁以居之吾知其去是而羽儀於天朝
也不逺矣遂刻石以記
   送石洪處士序       韓 愈
    看前面大夫從事四轉反覆又看後面四轉
    祝辭有無限曲折變態愈轉愈佳中間一聯
    用三句譬喻意聯屬而語不重疊後山作參
[011-6a]
    廖序用此格
河陽軍節度御史大夫烏公為節度之三月求士於從
事之賢者有薦石先生者公曰先生何如曰先生居嵩
邙瀍榖之間冬一裘夏一葛朝夕飯一盂蔬一盤人與
之錢則辭請與出遊未嘗以事免勸之仕則不應坐一
室左右圖書與之語道理辨古今事當否論人高下事
後當成敗若河決下流而東注若駟馬駕輕車就熟路
而王良造父為之先後也若燭照數計而龜卜也大夫
[011-6b]
曰先生有以自老無求於人其肯為某來耶從事曰大
夫文武忠孝求士為國不私於家方今㓂聚於垣師環
其疆農不耕収財粟殫亡吾所處地歸輸之塗治法征
謀宜有所出先生仁且勇若以義請而彊委重焉其何
說之辭於是譔書詞具馬幣十日以授使者求先生之
廬而請焉先生不告於妻子不謀於朋友冠帶出見客
拜受書禮於門内宵則沐浴戒行李載書冊問道所由
告行於常所徃來晨則畢至張筵於上東門外酒三行
[011-7a]
且起有執爵而言者曰大夫真能以義取人先生眞能
以道自任决去就為先生別又酌而祝曰凡去就出處
何嘗惟義之歸遂以為先生夀又酌而祝曰使大夫恒
無變其初無務富其家而饑其師無甘受佞人而外敬
正士無味於謟言惟先生是聽以能有成功保天子之
寵命又祝曰使先生無圖利於大夫而私便其身先生
起拜祝辭曰敢不敬蚤夜以求從祝規於是東都之人
士咸知大夫與先生果能相與以有成也遂各為歌詩
[011-7b]
六韻退愈為之序云
   答李翊書         韓 愈
    呂居仁說退之答李翊書最見為文養氣妙
    處
李生足下生之書辭甚高而其問何下而恭也能如是
誰不欲告生以其道道徳之歸也有日矣况其外之文
乎抑愈所謂望孔子之門墻而不入于其宮者也烏足
以知是且非邪雖然不可不爲生言之生所謂立言者
[011-8a]
是也生所爲者與所期者甚似而幾矣抑不知生之志
蘄勝於人而取於人邪將蘄至於古之立言者邪蘄勝
於人而取於人則固勝於人而可取於人矣將蘄至於
古之立言者則無望其速成無誘於勢利養其根而俟
其實加其膏而希其光根之茂者其實遂膏之沃者其
光曄仁義之人其言藹如也抑又有難者愈之所為不
自知其至猶未也雖然學之二十餘年矣始者非三代
兩漢之書不敢觀非聖人之志不敢存處若忘行若遺
[011-8b]
儼乎其若思茫乎其若迷當其取於心而注於手也惟
陳言之務去戞戞乎其難哉其觀於人也不知其非笑
之為非笑也如是者亦有年猶不改然後識古書之正
偽與雖正而不至焉者昭昭然白黒分矣而務去之乃
徐有得也當其取於心而注於手也汨汨然來矣其觀
於人也笑之則心以為喜譽之則心以為憂以其猶有
人之說者存也如是者亦有年然後浩乎其沛然矣吾
又懼其雜也迎而距之平心而察之其皆醇也然後肆
[011-9a]
焉雖然不可以不養也行之乎仁義之途游之乎詩書
之源無迷其途無絶其源終吾身而巳矣氣水也言浮
物也水大而物之浮者小大畢浮氣之與言猶是也氣
盛則言之短長與聲之高下者皆冝雖如是其敢自謂
幾於成乎雖幾於成其用於人也奚取焉雖然待用於
人者其肖於器耶用與舍屬諸人君子則不然處心有
道行巳有方用則施諸人舍則傳諸其徒垂諸文而為
後世法如是者其亦足樂乎其無足樂也有志乎古者
[011-9b]
希矣志乎古必遺乎今吾誠樂而悲之亟稱其人所以
勸之非敢褒其可褒而貶其可貶也問於愈者多矣念
生之言不志乎利聊相爲言之
 
 
 
 
 崇古文訣巻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