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f0014 湯子遺書-清-湯斌 (master)


[000-1a]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七
 湯子遺書       别集類六 國朝/
  提要
    臣/等謹案湯子遺書十巻
   國朝湯斌撰斌有洛學編已著録斌在
   國初與陸隴其俱號醇儒隴其之學篤守程朱
    其攻擊陸王不遺餘力斌之學源出容城孫
    竒逢其根柢在姚江而能持新安金谿之平
[000-1b]
    大㫖主於刻勵實行以講求實用無王學杳
    㝠放蕩之弊故二人異趣而同歸今集中所
    載語録可以見其所得力又斌雖平生講學
    而康熙己未
 召試實以詞科入翰林故集中詩賦雜文亦皆彬彬
    典雅無村塾鄙俚之氣至其奏議諸篇規畫
    周宻條析詳明尤昭昭在人耳目者矣葢其
    著述之富雖不及陸隴其而有體有用則斌
[000-2a]
    尤通達治體云乾隆四十四年三月恭校
    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 臣/ 陸 費 墀
[000-3a]
湯子遺書
 丁卯冬先生薨於位友人田簣山評其遺藳刻於中
 州彭少司成又刻節要於吳門門人蔡彬與其宗人
 九霞謀刻全集惜未梓完癸未燦搜輯遺文益所未
 備編為十巻顏曰湯子遺書從九霞之舊也先生往
 矣後之學者思先生而不得見讀先生遺書如見先
 生焉雖其畢生之道德功業垂諸不朽者不獨以文
 傳然而讀其文益以見先生之不可及也云爾門人
[000-3b]
 王廷燦謹識
巻一
 周易尚書四子書皆古聖賢語録也其言廣大精深
 總以闡明道要降而為諸子百家近於雜漢唐箋疏
 渉於誣去聖賢之㫖逺矣皇極西銘近思録諸書庶
 幾近之我夫子所以語人者一以存誠主敬為宗以
 修身實踐為究竟此真近得濓洛之微㫖逺契鄒魯
 之道妙者也集語録
[000-4a]
巻二
 嘉謀嘉猷入告爾后大臣之體則然然求其為民請
 命而纒綿剴切紙上如聞太息聲者匡穉圭陸宣公
 張曲江數人至今獨傳夫子撫江南裁二載而請蠲
 請賑疏凡數十上恫瘝百姓言人所不敢言真所謂
 傷居爾體痛在臣心忠愛之誠溢於楮背今試取其
 文展讀再四必不以余言為阿所好也集奏疏
巻三
[000-4b]
 序之體不一有序其書者如孔子之序書子夏之序
 詩是也有序其人與事者如漢史之世家列傳是也
 要以理有旁搜詞無溢美務使我之精思奧義櫽括
 乎其書與人與事之中而實洋溢乎其書與人與事
 之外於夫子之諸序見之矣集序文
巻四
 事何以記甚重乎其事也重其事奈何黌宮明倫也
 書院興學也立祠功德之在人心難歿也㑹舘有記
[000-5a]
 重桑梓也記寺記堂記山房或嘉其勞或重其人也
 砥世礪俗彰往勸來固煌煌乎鉅典哉有其事無其
 文不傳夫子之文誠足以傳之矣集碑記
巻五
 楊惲之與㑹宗固多怨悱之詞昌黎之上宰相未免
 干進之意若夫不卑不亢辭㫖和平惟發明性命之
 微與戒懼慎獨之要者尺牘中固不多得也夫子集
 中如與孫徴君田簣山諸公書綢繆往復直抉性理
[000-5b]
 諸書之要其中或簡或詳各因其人所云與呂公言
 不得不少與温公言不得不多也集書牘
巻六
 賦頌之體麗以則如陳周鼎商彝論辨之體精而核
 如指草蛇灰線此其大凡也析言之賦不難於典贍
 而難於流逸頌不難於張皇而難於微婉論則確陳
 其是不使我有未窮之蘊辯則直指其非不開人以
 可議之端求其披郤導窽而又游刄有餘者微夫子
[000-6a]
 吾誰與歸集賦頌論辯
巻七
 蔡中郎曠世逸才也其志傳碑銘之文無慮數十篇
 而自叙則云不愧我文者惟郭有道由此言觀之則
 伯喈之苟作亦多矣我夫子生平不妄交一人不輕
 發一語豈其人既歿顧反為諛墓之文乎我信其文
 因以信其文所傳之人也集傳及墓誌幷行述事狀
巻八
[000-6b]
 文之不能無雜著也如歲之有閏餘也大衍之有歸
 奇也五嶽之有分支四瀆之有歧渚也皆天地自然
 之數而不可缺者况經世之文原非常額所拘乎欲
 分類則體孤欲他附則義别因另為一巻集雜文
巻九
 嘗讀漢詔有云雕文刻鏤傷農事者也錦繡纂組害
 女紅者也是饑寒之本也又云人不患其不智患其
 為詐不患其不勇患其為暴不患其不富患其無厭
[000-7a]
 當時詔令所及至有扶杖往觀歎息泣下者夫子下
 車伊始即有禁奢侈嚴賭博斥淫祠諸教條刋布逺
 近訓誡諄諄務期與斯民更始真浸淫乎漢詔而出
 之者仁人之言其利溥矣集告諭
巻十
 古詩以六朝為宗康樂參軍非不妍擅詞塲也而必
 以淵明為稱首律體自遵三唐髙岑温李各臻妙境
 矣然必於少陵推絶調焉詩固佳抑其人忠貞節烈
[000-7b]
 有必不可沒者甚矣詩固以人重也今讀夫子
賜遊温泉
講筵紀事諸詩體氣神似少陵詩餘彷古樂府而真至朴實
 則儼然柴桑之遺也詩不朽有不朽乎其詩者在集詩詞
附録
 集既成因附年譜行實倂墓誌祭文於末盖以誌夫
 子行事之實亦以存同人景行之私云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