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e0197 青霞集-明-沈鍊 (master)


[011-1a]
欽定四庫全書巻
 青霞集巻十一
             明 沈鍊 撰
  史王陽書
獻歲孫生往遊玉女潭之勝曾奉尺書想達記室矣頃
吳中人過此每頌令徳發倉廩以賑饑窮不獨邑人懐
戴而感烈雖逺方聞者莫不舉手讚翼天生賢哲以濟
斯民如公之徽懿海内豈多見耶
[011-1b]
  答陸宫保書
自包生還被荷手書并以寵錫感服至今然不敢數奉
啟狀者因無可托又不欲以空文冒凟尊嚴也頃承來
諭極切感激但今日時事之急燃眉不足為喻矣鍊雖
竊伏草茅而曠望風塵之末但知邪正之趨一欣一戚
展轉於懷何時云釋鍊惟天下之日壞者只在尋常尺
寸之間而不在於顯融之際尋常尺寸是士大夫以為
當然而不察者而不知天下之事日已趨於壊矣山崩
[011-2a]
川竭龍蛇起陸邊疆多故事勢日危薦撫臣用邉將不
聞超㧞傑特謀猷之士猶襲常躡格以狥己私然則必
待天地反覆而後為變耶國家之患莫大於飬兵飬兵
則斂散之際為弊不勝而不知所以愛民故野荒民散
山川易位豈一日之積乎今邊塞討馬乞糧名為軍旅
究其心有一毫為國家實用者哉使歸謹勒手狀奉謝
情悃縷縷未盡展布外連珠一帙幸賜采擇之不勝悚

[011-2b]
  連珠止存七首/
盖聞花本無心遇陽春而自發仙須有道能不老而長
年是以呼吸玉和導摩金骨黄庭内境待琴心三疊之
調白晝中天因鼎氣八成之運
盖聞仙道通靈誰應無窮之變聖機入玅自生有穆之
光是以河上仙公望青霄而鳳舉關門令尹觀紫氣而
鸞翔超軼九埏嘘呵八極
盖聞道由悟入理絶言筌造化神機顯示金丹之奥旨
[011-3a]
乾坤妙用黙流玉液之𤣥符是以得道真仙撫塵寰而
拍手知㣲老子對世景而忘心
盖聞蓬萊隔弱水三千非飛仙不可到𤣥圃在東溟萬
里必羽化始能登是以方朔偷桃終離漢王之席安期
啖棗偶經項籍之宫一舉而黄鵠髙翔冄逰而桑田已

盖聞嚴青異骨終合成仙子晉髙才自應學道是以忠
孝本飛㫒之質聰明為羽化之姿林甫欺君最犯道家
[011-3b]
之忌嵇康傲世亦無仙客之縁
盖聞身上紫霄自解塵寰之阨骨凝𤣥水定超凡界之
迷光滿福堂香生夀域是以接輿嘆鳳及漢世而未衰
李耳猶龍在堯天而已見
盖聞天上長春花鳥徹四時而并麗山中不夜香燈連
五緯以爭光是以賢聖希𤣥神仙愛道超魔拔難自開
雲笈之書掃惡祛邪常吸日宫之蘂
  寄袁元峯書
[011-4a]
曩歲辱令親攜書劄并以嘉貺慰存遷客於幽谷隂崖
之中道詣懇篤至於今感之然知旌斾往來桑梓翺翔
闕庭其視投荒之人綿邈萬里者何如也僕抱憂憤之
疾已入膏肓而世路晨光又更蹙之往往感慨長號而
不能已也士大夫誨我以譎隐道我以周旋鍊以為丈夫生世
當盡忠伏義置此軀於六尺之外何所不可乃泯泯黙
黙束小人之態以乞哀於人耶况人生所志不同而死
生貴賤之有命乎夫楊李諸公此心無愧於天地特自
[011-4b]
其命之所遭如此縉紳先生未可相視為戒而直懐此
凜凜耳人心若可冺滅則天地將已窮乎吾惟竭臣子
之心委順而已他遑慮哉風便附去手狀奉訊起居鴈
翼北來時望徳音闗山愁寂無任戀戀
  寄張兵憲書
昨因王家堡曽道一言於牛指揮以告下執事然此其
一端僕之區區則望羣公執事於此之時褰裳撟褐運
尺寸之規而恢萬里之度改尋常之轍而就千載之功
[011-5a]
也鍊不佞自上疏以來夙夜砥礪未嘗一飯而忘君恩
今邊境洶洶一髪之引千鈞不足為喻矣人言責不在
汝何庸汝言似未足以解區區之憂者何則君父之難
切於肘腋而人臣回翔容與便已而後發其若此心何
哉伏惟下執事敦厚瑰梧秉心忠亮深惟國家之急精
白光明萬夫瞻仰此又僕之所傾心而向往者則區區
之言縱欲不告於下執事而不可得也今天下極弊大
壊仰觀天文俯察人事非獨外患之殷而内憂方切錢
[011-5b]
榖甲兵銷鑠己盡人心紀綱敗壊難言當此之時必非
拘攣常調所能轉移之者軍伍壊而後有家丁之設若
家丁之害又有甚於軍伍者倚勢恃强奪人田土侵人
財貨至有白晝淫人之妻女而莫知禁者頃生割百姓
之首以報膚功實此輩為之况今給飬之費數倍於軍
伍則何必虛設此名以重地方之荼毒乎此其弊起於
文臣急功希賞弄機械以欺朝廷所冝亟去早除以寛
生民者去此而欲練兵選士莫如因土著之民行屯田
[011-6a]
之政僕常以其說聞於龍崗公此不可不告於下執事
者夫後世之患在於兵農之分今日正坐受其弊矣苟
執常泥故以為成法之不可變則相胥以溺莫有恢復
之時矣可勝嘆哉夫有土則有民無土而民不可使也
有民則有兵無民而兵不可為也莫非民則莫非兵何
有兵少之憂莫非土則莫非民何有兵驕之患易曰君
子以容民畜衆而軒轅之為井田管子之作内政盖皆
此意今不必奪彼與此又取紛紛但有田者捐其租無
[011-6b]
田者給與之閑田况百姓之心畏家丁之害甚於强敵
常曰我輩居長邊方且知行伍能去此家丁寧自備衣
糧以為戰守下執事何不於民心之所欲為者下令以
約束之就其中選才力者立為首領各令防守本土惟
鄰近者有應援之義教以金鼓旌旗之節坐作進退之
方一以統十十以統百百以統千此自然之制也有鞍
馬能戰陳者則多増田土以為賞其遷叙也亦千而百
百而十十而一其不忠力者則奪之田土以為罰上之
[011-7a]
使下下之事上各循其理而定矣此所謂義兵也或曰
安得若是閑田而與之又有田而勿征其稅此得為義
乎鍊以為邊塞之事與中原不同宣大之牧馬草場其
地以數萬頃計今皆荒蕪不使民得耕耨總副叅遊而
下所占以數萬頃計捐其子粒即為義兵矣宣大連年
所壊堡寨以數千計其所遺田土亦以數萬頃計此皆
可捐而與也且祖宗之法以宣大為邊陲原無上供之
稅胥吏之流專意舞文坐收其利何嘗不捐也况捐租
[011-7b]
之法獨行於邊陲而不行於中土曷為非義乎又曰今
敵騎日夕窺伺欲農民運畚鍤收穀粟而復為之兵不
已迂乎余曰民心樂種植而惡催科之擾憤凌蠧而懐
擁䕶之心此其大情也乃若散家丁而不調則無作踐
之苦且省供給之煩又捐其稅糧増以田土償其舊所
借貸必大歡恱寇至而勒兵拒戰彼自為身家計矣奚
俟迫促之乎故令未下而衆恱從兵不勞而食自足何
者先得其心故也昔荀卿論用兵之要莫先於附民趙
[011-8a]
充國破先零以屯田為務此人情物理之至聖人復起
而不能易者道在邇而求諸逺事在易而求諸難非此
之謂與富戸買糧納草有官司奪其值而不償者萬口
嗷嗷莫可云喻今任其所便急以閒田償之亦權事之
冝也不然彼等將欲逃匿更何以處之譬如家事為不
肖子弟所共分裂有克家者出而扶植之非獨振其家
聲亦可以䕶持弟兄之過咎也其為徳業豈淺淺哉乃
若沈吟猶豫拘文法而樂因循今日不發明日不行則土
[011-8b]
崩之患已在目前矣謹承使便敬勒手狀奉謝髙情伏
惟左右察其悃誠恕其戅直幸甚幸甚
  寄唐荆川書
憶疇昔辱遊於陽羨之墅省記㣲㫖教以挽弓當其時
不識也别後幾二十年末由一晤而世路坎壈不出公
之所議緬想英槩時時於夢中見之顧僕出闗以來目
覩世變大有傷心者恨不能㑹并於數千里之外與兄
握手傾此緒談也頃燕峯使者之便敬脩手狀奉訊外
[011-9a]
鄙作一帙幸賜覽削之
  寄華鴻山先生書
往歲程侍御曽屬人轉致手書并以腆賜南向肅拜祇
承數千里曠蕩之恩况在師門詎能不感激馳戀時即
具啟委謝不審曾入記室否自頃海宇多故數從人問
訊台居然未有指陳邇聞蕩口舊業己倣北人築為堡
落嗟乎此可以觀世變矣鍊從出塞更為留意覽觀於
治亂興衰之際只在人心人心流轉即天道之所著也
[011-9b]
然紆迴而考之天道其有定乎奸邪不乆而覆矣夫子
何憂焉往歲漫為拙稿一帙輒貢上乞賜筆以㣲㫖使
放臣逐客猶得䝉大道之餘將以授北方之學者無任
瞻佇
  寄馬孟河書
曩歲辱賜手翰龍蛇夭矯暉映山谷此時以邊塞之地
楮素不莊不得即具啟奉謝嗣得發則髙君已行矣三
月間小徒梅天俊應貢入都城曽附致區區不知已達
[011-10a]
記室未也昨又聞軒車將還此意云何於潔身之義髙
矣但念為國無人此重可嘆也不肖投荒以來竊憂海
内多故兼以强敵乆覘中原日夕環伺長鈎巨索設計
非細當事之人雖亦吁嗟愁結然束手無為而制禦之
策邈乎其不聞也其在下執事盖必籌之稔矣不識何
以解僕之憂心乎風便附此并馳上鳴劍集一冊碧玉
環一雙引區區諸惟亮原之
  寄張白河兵憲書
[011-10b]
七月十一日敵騎入川離保安不一舍守偹不在掌印
無為城中之人莫不惶怖僕不得已率諸生數十百人
同鄊中父老列行伍執器械巡守城上晝夜不眠者九
日此非宣大諸公之地方耶敵騎方退家丁四出殺人
報功希賞其害生靈傷國體甚矣此所謂有忠邪而無
貴賤之時也今强敵憑陵之後又不聞當路藁𦵏撫揗
而急拘無罪之良民為此施行其知緩急之序乎僕荷
下執事之明徳居常感念之今日之言乃家謀而國計
[011-11a]
實不得己耳是故君子作福於未萌銷禍於未形且惡
不可長罪不可縱僕自讀書至今未聞割人首領以報
膚功者僕雖謭薄曩以言事而投竄邊陲䝉朝廷待以
不死縱不欲為社禝之憂而身家之慮殆有不可己者
春首中路攻者四十八堡殺傷男女萬計今新城又壊
十三堡矣敵騎雖為暫退坐謀擇肉環視無己况其鈎
索梯衡之具無所不備而中國無一可恃者又兼有家
丁之内亂切恐禍患不在於外侮而在於蕭墻也伏惟
[011-11b]
下執事忠智絶流不為外議之所牽制轉禍以為福因
敗以為功罪其渠魁剪其羽翼更能深謀逺筭以滅此
强敵竒正變化飈舉而電發動於九天之上藏於九地
之下使彼來不得以縱掠去不得以全歸非下執事其
誰望之鍊也懐抱樸忠投荒待罪不能被髪入窮谷採
薇而長往又豈忍坐視斯世哉所以目注視而耳傾聽
無非此念也倘下執事見為迂談加以姑息不重懲此
腹心之害敵若冄來人民不防外患而防家丁地方不
[011-12a]
戰而自破矣此所謂助敵以自滅可不為之深慮乎下
執事憂國家而勤社稷者必不憎僕之僭言也千萬亮

  又
僕負罪於下執事乆矣然自維此心以為愛下執事者
莫小子若也疇曩小兒在宣城又過辱盼睞之恩且非
獨小兒也僕雖謭劣非不知隠黙為髙而喋喋取人之
憎惡顧時勢倒置已甚而權臣䝉蔽萬端私結黨羽而
[011-12b]
潛消國脉逆惡隱奸人所共覩然依阿者趨其勢容回
者箝其舌紆延時日不惜綱常僕也落職投荒不量其
力指明天地之大義以存民彞不效鮑焦負石投河此
生尚在當烈烈轟轟以盡臣子之心不為依阿腼腆束
兒女子之態以邀富貴者况死生窮達之有命乎今使
君之光明俊譽為門下之所汚染多矣鍊叨年誼之雅
承骨肉之愛實不容以不言之下執事何不如韓延夀
之故事斬邪魔於肘腋決贅疣於項領去舊更新以昭
[011-13a]
至誠則日月之光明如故矣頃里中應襲馮世勲一罹
於枉法贓贖不完飲食不接彼其母子兄弟舉家五口
皆溺於井鍊聞而痛悼捐金以救免之使君明照覆盆
之下寧當有此况有僕之所難言者乎今懐來之民被
家丁之害籲天無路寃沈骨髓幸我明使君垂察草野
之言深慮而熟圖之鍊誠癡愚不肯惜一身以為萬民
請命者小兒在雲中旦夕還即令走役於門下疏草初
就筆削之鑒原之無任幸甚
[011-13b]
  寄李兵憲書
曩者軒車出新城不能追送念於今歉然深維明徳盛
誼佩服何已頃知旌麾已到陽和非惟慰答蒼生之望
其不佞彌益忻忭數年以來鍊也不自揆量抱負杞人
之憂語黙動靜頗闗世故以其愚億屢陳當塗反為忤
已然此是過信聖賢之罪實非矯佞至於人不相諒亦
是所見不同時命不與付之自然何所怨尤乎今天人
示譴内外艱危區區之言復稍有驗為今之計惟有鞠
[011-14a]
躬盡瘁共圗其後以報效朝廷其諸瑣瑣俱不足談所
望下執事恢𢎞謨畧轉禍為福則鍊雖謭薄願聆徳音
故人之子邵某其父子皆夙有壯猷非獨為椒房紈綺
子弟而已左右試垂察之則知其中之所存非僕之為
佞也邊鄙楮劄不恭伏祈亮察
  寄周子書
日者辱恵手劄長篇累幅詞㫖緣縟非篤誼至情何以
有此服誦感荷至今靡諠不審即辰起居何似僕之懐
[011-14b]
想丰采非得會并不能為慰也僕自三月離保安入五
臺愛其山川景物之勝聊寄跡以娛歲月所望髙明不
遺荒野仗劍來遊言叙夙昔如何如何頃聞諳達窺覦
闗内節鉞諸臣皆駐馬居庸未聞有長驅直搗之計以
安廟社者鍊不勝憂憤風便慢啟附訊即令小僮進京
當顓致悃悰不盡
  寄蕭柱山書
客歲辱手書慰諭綢繆知念我之不忘也尋具啟答謝
[011-15a]
想已入覽觀疇昔與兄之憂於海上者今一一有之良
可為慮也自我朝開拓以來登萊至浙沿海築五十九
城以為守設衛置所間以烽堠大率規模有類九邊之
制今承平日乆應廢而不存矣故倭寇之來竟無阻隔
長驅深入殘害生民為今之計莫若練土著之兵使之
各相戰守然始練不可以應卒而調兵不可以持乆事
急則調之勢緩則練之若調之者終不如練之者可乆
也且調兵一而當練兵之費百飬調兵一而當土著之
[011-15b]
兵其費十練愈乆則兵益精在上無調遣之煩調愈簡
則費益省在下無供給之累以其所費者而練兵何弗
强也以其所省者而充費何弗贍也此法僕曽告邊鎮
諸公盖嘗行之至今稱為便益不知江南之縉紳大夫
亦計及此否耶夫地有南北法無定擬因時變通存乎
人焉小兒歸令奉訊起居千里闗山應同戀戀
  寄歐陽總兵書
日者辱軒車枉臨自顧菲薄無所效尺寸於麾下旦夕
[011-16a]
聞東西馳報風塵之警不息未嘗不發憤悲歌仗劍自
誓欲滅此朝食以報朝廷若伏櫪之馬志在千里輒向
風而長鳴也僕以為士大夫見目前世事坎壈動為掣
肘遂惑於運會之說因循畏縮不欲深圗逺算竭忠盡
瘁以先國家之急是豈臣子之心哉伏惟將軍瑰瑋絶
倫忠勇冠世邊塞之士莫不伏軾而讃翼况不肖齒數
於冠裳之末而素被盼睞之光者其思布誠悃於麾下
良以乆矣會僕乆有山中之遊不得勒寸楮以致區區
[011-16b]
至於今懐歉也邇來敵人之勢有衝突而無止息士卒
之弊多疲弱而少精强况兵不練而欲其勇敵不制而
欲其怯萬無是理也曩敵進懐來時連絡二百餘里時
守備缺貟城無主者僕因父老之哀告乃率諸生與閭
閻之民列隊守城靜觀於麗譙之上夜至三鼓連營寂
然但見牧馬嘶鳴野燒隠隠彼時誠得勇敢之士數十
百人持鳴笳挾飛砲執器械受約束銜枚疾走潛入其
營四散攻擊之城頭鳴金鼓以震聲勢况賊營布列廣
[011-17a]
逺擊首則尾不能顧擊尾則首不能援出其不意砲聲
四起掩伏如令彼必自相蹂殺此不世之竒㨗也諸節
鉞者計不出此拘泥成法不敢掉背而促步按數萬甲
兵坐視此輩連住十餘日曽不發一矢以警之及其槖
載而歸徒爾追送僕不能不憤鬱而扼腕也昔漢景帝
時匈奴冦鴈門上郡李廣為上郡守嘗從百騎出遇匈
奴數千騎衆騎欲馳還廣曰吾去大軍數十里今走匈
奴追射我立盡今我留匈奴必以我為大軍之誘不敢
[011-17b]
擊令諸騎前未到匈奴二里陣所皆下馬解鞍以示不
走匈奴有白馬將出䕶其兵廣上馬與十餘騎奔射殺
之而還解鞍令士皆縱馬卧會暮敵兵終恠之不敢擊
夜引而去余觀古名將如李廣亦已竒矣以廣百騎遇
匈奴之數千騎何啻不敵乎廣卒以其謀計令不敢擊
而今之言兵者卒言敵人盛强非中國之師所能抗僕
於李廣固歔欷而太息焉將軍誠肯設計以用竒不在
兵之多寡也究古人之用心察敵人之形勢隨機而變
[011-18a]
化之使勲業茂著於當時功名昭爛於簡册僕知今日
之聲稱不獨擅於李廣而擅於將軍矣
  答髙子俊書
羈旅之人漂泊闗河故人相念如君者海内所存其能
幾何曩時董生出訪曽獲手劄并以腆貺頃季子用來
又勞屬念且道足下髙情懿誼僕何以當之顧濁世風
塵相迫殊甚重辱詢問邊陲之事僕豈忍言之哉今邊
事之壊自人心之壊始矣當事者不能務宣教化倡忠
[011-18b]
義以回人心吾不知其危亡之日也縉紳大夫至於市
井黎庻各有成說定論膠固於心不可復解其端起於
不知先王之訓耳目所聞見互相漸習至於如此故世
之人不復論是非而專言利害僕謂其不明於利害之
極也如欲宣敎化倡忠義則莫先於利害之實導之矣
導之以利害之實是矣而棕核太過察見淵魚則近於
刑名操切孔明之所以不能興漢也何者風俗雖薄而
此心之不可冺也故曰君子之徳風小人之徳草草上
[011-19a]
之風必偃在上者導之以利在下者必以利而歸之凡
有利於己者何弗為也在上者導之以義在下者必以
義而歸之凡有義於己者何弗至也今為人上而導引
之弗端欲人之回心嚮道也難矣不先根本而務枝葉
具文塞責玩愒時日未見其能澄流而清源者此言雖
見謂迂濶足下其潛思之不特邊鄙之當務而凡存心
於家國者外此不能以致治平之化也風便漫附小啟
遐荒乏物無所逺將外奉去十三經註疏二篋用酬夙
[011-19b]
諾如得命駕千里之外一為傾倒此其感激又何殫言

  答劉㕘將書
日者行李過龍門辱車從枉恵勤篤匆匆據鞍别去不
得一為致謝感愧之私耿耿至今自後即有北路之警
傳言令弟率衆當先奮臂馳擊彼遂遁走僕聞而嘆之
真男子也孰謂敵人猖獗而不可制乎將軍有親兵若
此何慮邊塵之不凈而勳業之不立耶雖然僕所嬰心
[011-20a]
蚤夜不能釋然者為敵人環視中原狡詐百出覬覦之
心無時而休今日殺人明日攻堡羽檄交馳歲無寧日
今左右任孤城之險當北面之衝與敵為隣時相戰鬭
不可謂宴安無事矣况邊事敗壊已極不可旦夕理料
當此之時有官守者縱欲解冠裳辭爵位髙飛逺走以
避禍亂殆不可得也况我等蒙荷朝廷曠蕩之恩不容
一日而㤀保䕶家國之計不可一時而怠此盖臣子之
心也伏惟將軍之忠勇追於古人計算超於疇等待人
[011-20b]
禮士氣意慨然守領諸校樂於為用誠僕所願為之依
歸傾心而向往者竊恐左右戎事之倥偬不若僕燕觀
之審也又承左右一日之愛苟有區區敢不為將軍陳
之邊鎮之兵素號雄强以宣大而較之獨石今尤稱首
但乆失選練之道大都廢弛原額兵馬一萬有竒及今
逃亡老死者應過其半軍雖缺而糧不除名雖存而實
則廢執事及時汰其老弱取其壯强者以訓練之五人
為伍五伍成行分隊列長時為宣諭使各相練習而為
[011-21a]
聫屬之勢至於號令之時一人有功則五人俱賞而欲
其同心一人失事則五人同罰而為之連坐務令其一
心一力以成戰守之功紀律嚴明而賞罰信訓練精當
而調度神勝在我矣老弱者令守城堡俱不可棄以原
額缺貟之糧加於選練之兵㦯為犒賞之費則士卒莫
不奮勇而效戰感恩而樂死矣北路邊廣地荒去京不
逺敵騎旦發而夕至不乘此草枯水涸之時訓練蒐狩
共成堵截之勢一時不戒而入於京師則傾覆之禍悔
[011-21b]
無及矣日前僕熟視長城雖有舊址然修補之故事近
已俱廢髙山一眺千里目前敵騎長驅竟無阻隔烽堠
不明邊方大患士卒不練束手難為更不預備早圗雖
有善守而慣戰者恐措置之不及而決勝之無由也然
城壘雖淹溝塹尚在能用竒設伏以計之猶勝長城之
為限耳僕自還至山中每憶邊民之苦時時為之嗚咽
彼中光景淒然蕭條萬狀黄沙連於漢壘弱草入於窮
荒山無所産地無所生十里五里雖存堡落人跡稀少
[011-22a]
車馬㫁絶且彍騎成羣隱伏道左乘間而劫殺人民伺
隙而搶掠牛馬經過公役人人自危此盖宣大要衢一
旦若此日侵月削患害何如不肖醉思而夢想不能不深
深憂而長嘆也頃以使旋謹附手狀奉謝髙情并舒此
悃愊幸惟左右採其蒭蕘㕘以謀畫試而為之未必非
勝中之一算濟時之少助也外馳去新詞四首古劍一
匣希麾頓之不盡
  寄邵大㕘書
[011-22b]
日者辱華劄逺存兼以腆貺感念髙誼如何可諠伏審
即辰道履清安為慰頃大同人過此具言西路又喪將
官并失堡落不可勝計世事可謂岌岌矣聞之嗚咽為
之短氣記憶執事疇曩之論時時奉服不榖雖淪於草
野顧此心此義未嘗羮墻忘於朝廷憂時慨世之心展
轉於懐惟有焚香籲天而已所冀髙明賢哲不忘祖宗
百九十年涵濡之恩共竭驅馳之力天下事未必不可
為也矯首雲中有懐鬱結然不知何時奉晤以叙夙昔
[011-23a]
備寫野人之懐耳使者行急率爾具狀種種悃私嗣當
顓布
  答江總制書
鍊也幽憂孤憤之士荷被明徳之光待之以賔御厚幣
卑禮猥屈於衡廬而又温顔和辭延訪再三使草莽之
士遂忘其貧賤吐露情實鍊也謭劣鄙陋何足以知邊
事哉雖然嘗聞諸塞上老人之言也今日時事大壊極
弊若欲一一條貫而施行之如理亂絲未有頭緒况强
[011-23b]
敵已盤據内地刦掠城堡危亡旦夕設或秋髙馬肥一
日望風長驅士大夫雖欲優游樽俎之間以飬縉紳之
雅望何可復得危乎哉危乎哉厝火積薪之下曽不足
以喻其急矣當此至急之時而官府有餘閒士卒有餘
力田野有餘智混淆風聲掩飾大害此自斃之道也記
曰議論詳審則利害之機決憲令嚴肅則戰守之道明
今之卒伍非但疲弱貪夫庸將薰染成風其心術大壊
譬如牙胥之不可責其亷潔倡家之不可導以死節也
[011-24a]
誠能一朝議成著為憲令舉明忠義之道風於四方示
之以利害道之以悃誠使諸節俠慷慨輕生敢鬭之士
朝至者朝入夕至者夕入投牒於幕府其有富民大賈
能自備衣糧車馬者度其才能假以權職有十家之産
者則為十夫之長有百家之産者則為百家之長用其
人不煩其役量其力不竭其才此所謂土著之兵忠義
之士也義兵者以義救其鄊以義救其國因使明智勇
敢之人朝夕訓練務導以亷恥誘掖奬勸俾貪夫庸將
[011-24b]
亦有所奮發而興起若張巡許逺食盡羅雀徒以忠義
激發士卒之心猶能抗强胡於旬月之間况今日百姓
之心皆知邊陲之患猖獗而不可遏士卒之疲疾固而
不可回痛心切齒欲制挺以撻南向之鋒不可得也為
上者誠有以倡率而利導之誰不回心嚮應易趨樂從
然有陳牒願自效者非必盡為忠憤激烈類多狥利而
動不可拒之也稱其才之大小各有所用使之聞風而
希冀焉俟兵成勢洽而後決擇嚴其禁令無使擾害於
[011-25a]
地方或有恃强凌弱假勢欺衆者重懲以示標凖否則
復若家丁之為害矣更亦何益乃今不招徠之他䇿無
可議者今日邊陲之事在下執事之指掌向來諸公往
往牽制謂運㑹之衰不得自由也此皆非英豪傑特之
言運㑹非臣子所知惟鞠躬盡瘁而已他復何慮吾懸
權三鎮之中苟明目張膽勵精王國盡臣子之分誰能
訾之者惟忠誠之不烈故邪佞得牽焉每以為不得自
由所以徘徊顧望冀於一朝遷徙而脫其禍此衆人之
[011-25b]
心也士大夫相視嗤嗤武夫戰卒不知性命之理顧瞻
利害而躬自蹈之此何理哉假令我六尺之軀當已長
生不死吾自愛之然身履不忠不孝而牽制於權奸未
有能獲福於天者今下執事不鄙於草野之人諄諄下
問知超越於羣公乆矣然此理之不照察亦未有能成
今日之事者不肖之必為此言亦誠有所不得已也不
然今日事之難行我則曰内閣之由他日羌戎内侵邊
事掣肘禍之既及彼則曰總督之罪也張李諸公得以
[011-26a]
不免哉彼非慷慨激烈之士而至於此則牽制之道果
不足由矣鄭把總還謹勒手狀奉展區區附上兵說八
十一首下執事不妨燕閒幸賜覽之或者一得之愚可
採焉意切言戅不知狂妄之為罪也
 
 
 
 
[011-26b]
 
 
 
 
 
 
 
 青霞集巻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