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e0164 莊渠遺書-明-魏校 (master)


[015-1a]
欽定四庫全書
 莊渠遺書巻十五     明 魏校 撰
  拾遺
  書
   與舘中諸生一
天予長風送吾入洛萬里平原固在仰稽聖神經緯之
蹟邈乎不可見已中觀英雄豪傑成敗興衰與其攻守
之畧槩有可言者俯察生民困苦之狀無路逹於九重
[015-1b]
噫中原地利不興决無富庶教之理而興之甚難興之
甚難所至烟雲相迎江山如待天寛地寛眼亦寛深覺
把攝只在方寸但愧不能自作主宰未免衮衮隨逐大
化今有一言告二三子此心收却纔從天德上露出端
倪若放去自由悉被軀殻私慾包裹道何由而行也學
政公移舟中已畧草定寄囬入河南界則聞過惡實繁
有徒蕭子雝俱已斥逐殆盡衆驚神明懼不自保正欲
與時推移過歸德乃㣲子所封廵遠死節之睢陽也衆
[015-2a]
中望一教官頗異未竒之也因事怒之所守不變知為
端人矣廼獨召與語彼宻告云蕭宗主訪察皆是而大
失士心者過於嚴也宗主此来衆皆危疑亦甚瞻仰但
願不動聲色以涵育薰陶為主教化當大行訪察且冺
其迹行參蕭案文叅王案權衡之下便可得人託諸有
司教官彼多不明反累盛德教化亦危難行蓋人情先
畏阻嚮慕之心也又云教官獨召恐有譸張者出其言
可補吾之踈時汝寧案已先發遂用其意他處案頗嘗
[015-2b]
改更寄囬奏草䟽遠之臣不當預聖學故因事及之忠
愛之誠有難自遏者
   二
别後從京口横絶大江乗汴船渡淮江淮之間土多膏
腴地利最易興復踰淮而北千里平原如砥滿目蕭條
水旱皆苦淮視江小甚而吞大河豈待智者决其為患
漕河開塞不常勢終歸於塞噫孰能師禹稷以濟斯民
邳上下得雨草木生意流動麥青青在田民恃以無恐
[015-3a]
黄河清今上生今歳黄河復清意者前星將耀乎北上
屢聞聖德清明深可為世道慶但沿途所接士夫益為
彌文苛禮而無實心詢以民瘼皆漫不為意又可為世
道憂自度不能諧俗因詠文公詩云執我仇仇詎我知
漫將行止驗天機猿啼鶴怨渾間事只恐先生袖手歸
平生學不得力愧無可補於世而屑屑往来何哉進德
修業端有望於諸生諸生年富力强正宜及時努力毋
效吾悠悠覆轍也
[015-3b]
   三
自離桑梓夢魂常繞故園二三子數千里寓書雖立志
有大小用功有緩切要之自説實話宛如親在精舍中
相應答也願各策勵各進一歩何如何如上聰明天挺
毅然欲希唐虞商周不肯作三代以下人主此念何處
得来而二三輔臣謀謨日異反啟上心猜疑將有夬履
貞厲之懼噫誰能手抉浮翳以生東明乎機㑹来得甚
好但未知天運如何果欲平治與否且遲數月更看著
[015-4a]
數當如何下也應電欲習天文莫於無事生事諸髦士
呵筆不能盡所欲言人才甚艱静菴遜菴外未見可與
儔匹者純甫甚强人意眼下又不得来可慨哉
   四
大比之事畢矣參也潜也士淹也得失何如希秉希贄
皆恬於進取固為可嘉但欲順親之心則人事不可以
不盡應電超然物外而多病累之然自古聖賢未聞有
養心而致疾者此當更入思議遠欲融釋凝滯須於事
[015-4b]
上用功勿觀雜書分我全力希秉多疑少决邇来有增
無瘳願著精采潛貽書紀兒言言藥石良感此意今事
定已乆試囬此心一照前許多將迎還得絲毫益否希
贄抱此天資奈何枉自擔閣肯策勵否邪士淹質高而
於人情物理不甚留意日用間未免有累莫若就此用
功吳門一病感暑氣也醫兼勞倦治之彌覺心煩至京
口專服解暑劑洒然而愈噫天下事惟明斷乃克成功
過儀真㑹崇志持養甚深渾厚之氣逹於面目但未見
[015-5a]
展拓想只是獨學不能取友四方故也淮南㑹唐虞佐
語移日政事甚可觀武城㑹純甫剛大之資精深之學
可敬可敬但虛心以来天下之善或未能也
   五
吾以七月二十日進講敬明乃罰章不合聖意至八月
初二日有㫖改用今居家待命若得南京十月初復與
諸生相見矣若留此則歳暮乃敢言歸又遲遲也答惟
賢書寄囬勿以示人諸生書来然疑勤作者多精進者
[015-5b]
少吾欲人各答書丁祀弗暇今不乆當歸須面論乃盡
也潛有哭子之悲至愛固難自割亦宜以道寛解慎勿
鬰鬰恐傷聖賢之學正要就自已情性上節養歸於中

   六
吾别又一年矣舘中諸生用功何如精進者誰舊時為
學不是講説即是想像或覬進於未来或追咎於旣往
却於見在生死路頭不免放過故日用間往往不得力
[015-6a]
哀莫大於心死而形死次之此心已死尚不自覺悟豈
非天地間一行屍哉必須常存敬畏此心醒然事来方
能照察得到心體渾全若纔偷惰自由心便散漫走作
事来不復能照察功夫踈漏處多此乃千聖心學相傳
若合符契只要著實行持而已朋友相聚須眞切磋彼
此各攻實病各進實功庶幾有益若只做一塲話説譬
如各懐假金在此寧可自瞞瞞人不肯去鍜錬也吾東
西奔走形神俱罷諸生處不及一一裁答大意具於此
[015-6b]
矣汝與希秉宜勇决為諸生倡至祝至祝
   復毛希秉
䘮奠而不祭此孝子哀痛之甚不能自舉朋友無服者
亦不當與也神不歆非類民不祀非族故祭祀皆子孫
自主之親友咸来助祭若祭他人祖考豈有感格之理
世俗他人有䘮輙致奠祭以此為厚而不知其為非禮
也雖先哲大儒亦未免從俗然於吾心終不安蓋偶窺
測得聖人制禮之本意也嘗謂必欲初䘮致奠曷若致
[015-7a]
賻必欲將葬致祭曷若以物助其虞袝古禮虞祭始用
牲世俗將葬殺牲以奠而虞祭反畧最為非禮賻不必
錢帛量出財力任一䘮事最得禮意飲酒食肉䘮側自
不當從衆
   二
汝病今有瘳矣又度一厄吾甚喜亦甚憂嗟乎人生不
與禽獸同歸者幾何其死不與草木同腐者幾何汝固
不應在此等中正恐不免在此等中也近日與仲木書
[015-7b]
三代而下學聖人甚難甚難知識神之為神不知全其
元神也今拈以語汝神决不可以思慮寧亦决非見聞
所能盡汝可猛省此言大學工夫只是定性今却終日
汩其性莊生所謂繕性於俗學以求復其初是之謂蔽
蒙之民甚是痛快
   三
海上事如何無巨細可備寫来兵聞拙速未覩巧之乆
也不乗其初鋭激沙民用之當機而留矢勢險而節長
[015-8a]
使賊得玩我不更為計吾恐情見勢屈彌難彌難矣今
兵未用無分毫益而費已不貲更遲則勸借必不可斷
錢粮决不可支何不移此懸搆重賞知勇俱出矣湯未
勝而驕聞拜毘陵一士人為師果爾可為太息當道處
吾不可言欲薦一人於肅齋然用之又在當道未必能
用也自古豪傑成大事者由其能用度外之人也今拘
拘守文法何由成功且兵機在呼吸間而以揖讓處之
十羊九牧莫知適從詩云如彼築室于道謀是用不潰
[015-8b]
于成哀哉蕞爾小冦不但關一方利害休戚而於人才
世道大有所關何也今士大夫善宦者往徃學乖只是
一箇挨法㑹管不如㑹推誰有如肅齋夙夜憂勞耐煩
務實視官事如家事者乎不幸蹉跌是使士大夫日乖
世界更無人管可勝歎哉小民何知萬口一詞咸怨肅
齋縉紳嘗學問者亦復如是吾恐上司任事者亦復如
是奈何
   四
[015-9a]
喚醒絶斷此四字李貫之嘗書暗室中以此用功何如
何如
   五
雖然恐還放未得下心隨物作宰是謂我非夫山谷此
語煞好
   六
日望好音至今日應電来乃知病全未减此須得令尊
大割捨一番將人間世一應夢幻泡影及憂念子孫種
[015-9b]
種思量俱一齊斷郤庶幾元氣静中漸囬以待國醫之
至庶幾有下手處用藥易見效也
   七
自欺最是鬼賊然其病只是一箇因循遂至長惡容姦
墮坑落塹固不可不决裂也
   八
吾旦夕望汝不見汝来不知汝用功專一否如火烈烈
則莫我敢遏以此自體察何如日月不肯待人瞬息便
[015-10a]
覺老至也
   九
聞汝有疾甚為憂之吾近小疾益知生死夀殀固有天
命莫不由人事致之曾子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
氷而今而後吾知免夫此真萬世法程也病稍可當一
過我可来則来
   十
水利提綱看過甚明快昔吾過吳江邇来過嘉定至上
[015-10b]
海反棹須是通知上下源流及其分合變遷處㑹而為
一乃能順其勢而利導之然非胸中吞雲夢者八九亦
未能當此任也杜子美灔澦詩天意存傾覆神功接混
茫深哉言乎參嘗病汝惹事正指養魚池積水漊二語
噫上之取利可謂盡錙銖矣民間厪厪遺利忍更搜剔
之乎切忌切忌戒之戒之
   與王應電
来書自訟不能力行此意甚善吾軰不及古人病皆在
[015-11a]
此然亦須就切近平實處用功方不差了路逕故曰知
崇禮卑崇效天卑法地若只是捺生硬做恐又是致知
處穿鑿太苦别生見解出来異日力行上正助太過未
免又紐揑一般説話也前此只因如是擔閣了歳年今
須勇革汝學問常失之過試讀論語只平平玩味就自
已身上體貼去做此誠對病良藥也持之乆自别但恐
意見又轉而之他却未免厭常喜新耳體驗功夫若何
有得有疑便中不惜詳示
[015-11b]
   二
爾有高志而不能遜志用功吾常憂爾念爾一别又三
月矣不知爾用何功夫想苦心處多也學者於事不明
乎理而强欲以力為之是故有扞挌不勝勤苦難成之
患然欲明理須虛心以求之决非急迫穿鑿所可得也
困窮拂亂正是天意玉成於汝不可因是自沮飲食男
女之欲當因其已知而力行之益求其所未知以造其
極空言無益也貧無以養固所當憂此處只有義命二
[015-12a]
字須牢立脚跟日用間但問義當為與不當為若得之
不得有命焉不可必也臧獲背主義所當問引君子無
所争及訟元吉却覺不相當大抵凡事各有至當不易
之定體窮而得之自然活潑潑地若便將古人言語牽
合説煞却窒礙難行矣事少暇可来舘中取大學從頭
至尾讀之除却許多牽繞意思掃却許多障蔽意見義
理自然有端緒出来擇善固執之功皆有所施矣否則
非吾所敢知也
[015-12b]
   三
聲减定為二十八韻増定為四十五天然去安排字字
各有著落眞千古之一快也舊韻非但聲有差韻亦多
走乃知聲失之多韻失之少故管不住眞不易之論也
但以諧俗之故多收俗字亦多俗解若欲便今詩家恐
多酷信玉篇及守禮部韻堅甚未必肯過而問焉乃若
詩賦大家亦必該洽近世亦多好右者觀此决不能醒
其目而開其心也詩叶韻亦出天然吾今畧見得而未
[015-13a]
能通悟故且蓄疑昨所定太覺草草如騶虞詩一章葭
豝韻二章蓬豵韻結句自為應不叶上韻也觀周南吁
嗟麟兮可見昔與陳元誠定樂章親見元誠歌伐木思
齊二章只因一字差上下便貫不去後看大全本恰如
一氣呵成以此深服文公叶韻之妙恐未可昜言也
   四
此書已看畢比次倫理訓釋簡明前此未有也雖然李
上蔡用其私知而不明大道之自然其同文也乃賈亂
[015-13b]
古文也其間豈無過人處正是其自負恃處然大病却
在此汝今自用之意終多此病不小病隨識長將終吾
身不可不懼又其間每渉義理精奥心學淵㣲處便昜
差却乃知古今人胸襟淺深大小不知相去幾許也舜
何人也予何人也不可不勉每見汝自謂已得心學但
有病用不得此功是皆拒善之藩籬也受病不淺坐掩
殘書慨古今白頭契分向誰深頂門欲試回生手争得
名家一寸鍼
[015-14a]
   五
聞汝疾又作不知其為何疾也豈夢遺邪姑蘇有盛寅
者人以椒寄其家十五年矣一夕夢有客急欲用椒啟
其封取少許覺而痛自刻責豈吾義利不明邪何以有
此夢也遂衣服冠而坐數日猶不釋然於乎人能若此
用功志必能帥氣寤寐一如矣
   六
汝意見不可反者只為聪明説得行縱横皆可心愈不
[015-14b]
虛去道愈遠故願汝完養虛心玩理待其自開出来不
開亦任之毋為之先則所開自然㓗净精㣲渾厚深純
有無窮之味也易解可自取譬孫子十三篇只虛虛説
而涵蓄變化不窮古今善用兵者走他説不得若復有
人注解盡將古今行兵利鈍填塞其中反覺滯礙難用
何如何如
   七
本虛形乃實立本貴自然来書畧加静存之功即患不
[015-15a]
食此非静使然乃欲静使然也素問神有所存則氣結
其此之謂與此段工夫須面語曹生欲来可與偕来也
   八
日論作易根原乃是先天之學解此可以一日千里不
但百尺竿頭進歩也夏首連山商首歸藏此理深可玩

   九
昨所見還只是窺測與天機活潑不同開天之天開天
[015-15b]
之人不可不慎也
   十
夏惇夫云格物是將物託出道来莊子曰以有形者象
無形者而定矣若非心虛自然多窒涇野易解不免支
離正為一元處不能無蔽耳汝莫若且置此書俟他日
有悟自别
   十一
吾無寸長惟看道理持之甚堅偶得人言觸發翻然而
[015-16a]
改汝所改易説只就枝葉上增損根本元不曾動易未
有是事開出事来今却是牽搭填塞故不能虛邵子嘗
言恍惚隂陽初變化氤氲天地乍廽旋又云更有難名
狀兩儀仍未分以此求之何知
   與陳元誠
自得故人病中一書乆矣不聞謦欬悠悠我思来諭所
論天機之言玩之有無窮之味若是乃為實學問在雷
郡開荒數年今始歸省城而貧如故天之大困元誠不
[015-16b]
如是不足為人欲横流中砥柱也見與林相詩雅有天
趣但只是享見成樂未知與古人惟日不足何如堯舜
兢兢業業還暇及此否律詩與駢儷文同終是俳體不
作可也
   二
别後靡日不思何時共坐一堂清風常披拂我雷州明
農何如恐才大難於用未必能康濟自身也邇来朋舊
凋落胡永清李立卿高山深林龍虎變化不測許崇志
[015-17a]
鳳凰鳴於高岡金士惇歩歩循蹈䂓矩而一二年間相
繼奄忽化去嗚呼傷哉天其無意於斯世邪元誠上䟽
託之聶守不幸奔父䘮去未知事竟若何去就亦宜明
白也
   寄林相
令姪来承汝惓惓厚意感佩無涯嗟乎爾時汝但知我
䘮子未知吾復䘮孫也此天譴否德為空言無實者至
戒也昔䘮子時以逹破愛以敬易哀猶恃有孫也小孫
[015-17b]
復夭折此情大是難堪爾時百念俱忘恍若見性死生
亦覺可處若天啟然今當力進舊學畏天以終身益為
廣延嗣續計未知天肯終祐吾否也衰世人多自營講
學者又多自大籠罩不實汝能以經世為志此誠何處
得来雖然吾憂汝疎畧也未也吾又憂汝輕也汝亦嘗
自省及此乎然乎否乎吾見郡邑志多矣博學高才則
有之少有通逹國體者惟蘭溪志庶幾乃楓山老先生
手筆也進而上之廓而大之是誠在人汝誠觀此萬安
[015-18a]
新志得失當自黙㑹矣因此益求所未至此進德之機
也學須凝聚停蓄乃能宣著發揮耳
   與周士淹
昨聞汝有眩暈之疾此痰火使然火然則發補其虛則
水升火降今不知服何藥程子有言不學便老而衰不
寧惟是固有未老先衰者矣吾人何可不自勵也開拓
萬古胸襟勇猛前進莫自擔閣莫自拘牽何如
   二
[015-18b]
送還唐書一部古音畧一部唐三百年儒者咸推韓文
公吾所深服者陸宣公也宣公而學可以為天民暑中
作何功夫懈意一生便是自暴自棄若無天度量安得
聖胚胎本虛形乃實立本貴自然可以此勘平日所學
   與徐官
寄来六書精藴俱已看過篆得甚是有法可謂旣竭心
力矣且一字有疑必問最見用心周宻處五巻將畢止
有六巻願愈加小心翼翼免以一纇而掩全體之美聞
[015-19a]
令兄小試不利此事若見得命透信得命及心下便省
了無限憂思
   與唐音
邇来用功何似夫子欲得中行其次思狂又其次乃思
狷已是落第三了程子云將天下第一等事讓與别人
便是自棄願常以此自振㧞乃能超然不為氣質所囿

   與鄭壻若曾
[015-19b]
經師易遇人師難遭涇野人師也汝今侍之當先法其
厚重易曰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學之進退只於語
黙可見凡事三緘而言再思而行此便是聖門訥言敏
行宗㫖相去數千里若肯似此用功便如同堂合席也
老耼云去子之虛志與驕氣泰色與嗜慾是皆無益於
子之身至哉言乎
   二
學須隨器有成形方可裁中設凖繩假借變移無定止
[015-20a]
縱逢大匠亦難成今以後聼人講論不要輕信務要實
體於身乃見難易此汝之韋弦也聞吕公南遷汝軰失
所依歸雖然大丈夫湏自立志聖賢皆我師也宜無分
於在門不在門常如侍側時則可以攝汝心矣程子云
將天下第一等事讓與别人便是自棄願常以此自振
㧞庶慰我數千里懸懸之望也
   三
汝有㗋痺病至斷水穀而吾乃不知今幸而愈此神明
[015-20b]
所相也然此本病是火其發於咽㗋乃標病也今標病
則旣有瘳矣火之為害更宜慎重不必藥餌不必鍼砭
只是清心無為便是上妙方也
 利害相摩生火甚多衆人焚和月固不勝火於是乎
 有頽然而道盡
 心為君主自焚則死
 天明則日月不明邪害孔竅
 一水不勝二火
[015-21a]
 一水不勝五火
 諸痛痒瘡皆属心火
 節嗜慾定心志便是天氣下降地氣上躋
 萬般補養皆虛偽惟有操持是要規
 已上所書句句可玩味也凡病中最易怒而急欲病
 瘥二者皆無益而有損雖然此凡情也有道者必不
 如是學者當此可以驗平日功夫故特為汝言之
   與參姪
[015-21b]
初得書謂邑難治再書若易易然三書彌難氣不能平
古之人招之不来麾之不去淆之不濁澄之不清夫何
如哉顔子犯而不校孟子行有不得者反求諸已眞汝
師也修回作事頗闊自親戚鄉黨曁於交友咸以為疑
市之無虎勿問可知也三人言之遂以為眞有虎矣惟
吾不以為然弗謂交友間亦素不信汝者此汝本美質
而未嘗持乆用功以故然疑作耳彼中士夫與汝素不
相識豈能遽孚必乆而後信耳昔寄公移吾批一過付
[015-22a]
之修矣化今長可勤用功及防閑衙中吾與家中尊㓜
俱平安不必掛念兹因夏廵檢便寄此
 
 
 
 
 
 
[015-22b]
 
 
 
 
 
 
 
 莊渠遺書巻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