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404 百正集-宋-連文鳳 (master)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百正集巻下      宋 連文鳳 撰
  賦
   登髙賦
天氣清兮髙哉雲溶溶兮四開泫玊露兮既降金颷翔
兮埏垓維兹時兮辰良陟彼岡兮崔嵬尋幽壑兮䆳谷
坐白石兮蒼苔攀龍山兮逸駕樹㝠㝠兮翳霾矧伊人
兮髙風俯同寮兮嬰孩曠千載兮寥寥羗渺渺兮余懐
[003-1b]
桂芬芬兮椒馨魂欲招兮不來邈今古兮宇宙紛流俗
兮喧豗漂翻翻兮上下溷汨汨兮氛埃念浮生兮須臾
復何樂兮何哀采落英兮盈掬挹天漿兮如淮聊自適
兮容與左持螯兮右杯歘暮景兮短促將駕言兮遄歸
舞醉影兮婆娑歌明月兮徘徊
   獨居賦
藐吾生之若浮寄流光之過隙撫景忽以西邁倚長風
而抱膝時㑹運之相禪窅洪濛而莫測揆余初兮無為
[003-2a]
奚終罹以憂戚謇晝短而夜長𦍑天寛而地窄能虚已
以游世非達觀其疇識此長慶翁所以叩至順於香山
柴桑子所以賦歸休於彭澤也嗟夫蟻戰蝸爭紛紛詐
力魚追獸奔汨汨形役以靜觀動由今視昔流芳胡馡
馡乎尼父遺臭胡昧昧乎盗跖奚是奚非害䘮害得孰
若委道化以樂天泯識知而順則託信宿於蘧廬假夢
寢於槐國如斯可以為無懐之民游葛天之域也因論
夫俛仰之間貿貿陳迹自其以人勝天者觀之則彊弱
[003-2b]
小大或得以紊其常自其以天勝人者觀之則富貴貧
賤亦各順其所適非天之不可必乎光風韶春好天良
夕持白雲以怡恱酌明月而幕席隨坎止而流行付盈
虚與消息善葆練以餐和對爐熏而讀易
   虚舟賦
汎彼中流其名曰舟逺可以涉深可以遊伊誰為之有
熊氏作如鳥斯飛如馬斯躍彼誕而迂其名曰虚若盈
而竭若有而無伊誰為之太空是侣奚放奚歸奚涯奚
[003-3a]
涘我有虚舟不纜不維篙不可設柂不可施其材孔良
其質孔厚般輸顧之吐舌縮首匪樓而髙匪鐵而堅李
郭升之儼若登仙放乎巨浸泛無所著係之頺岸淡無
所泊萬斛匪重一葉匪輕東西上下不奡而行颶風橫
江弗震弗擊惡浪排空弗覆弗溺昔有孟明濟河自焚
賈勇作氣敗北晉軍繼有公瑾䝉衝鬬艦天與一炬曹
師破膽勝則櫂歌負則楫摧一喜一戚往來於懐喜者
患得戚者患䘮孰若吾舟從吾放浪利汚吾網名玷吾
[003-3b]
罾有鼈可庖有魚可羮暮雨朝烟草衣蒻笠日出而出
日入而入萬山夜行一笑當空山河大地在吾舟中此
時觀之非舟非我心焉如灰形焉如槁適有漁父鼓枻
而歌曰月白兮風清雲淡淡兮水泠泠子亦知夫月之
所以明風之所以生雲之所以作水之所以行乎吾將
與子汎濫乎寛閒之野廣莫之濱余歌而答之曰寛兮
閒兮天地之閒兮廣兮莫兮天地之廓兮嗚呼天地亦
不過其如是
[003-4a]
  序
   送苟厚夫學正之昌國序
三代鄉舉里選之法久不行於天下吾道一脈綿綿
延延至於今不廢幸三代之學法存焉耳不幸而不
得其人雖存猶不存也嗟夫學校之設其來非一日
漢晉魏隋之間始有學校官有州博士有經學士掌
以五經教授繇是教授之名始立名正録者其又何
始乎安定胡先生掌太學其正録第補諸生後以上
[003-4b]
舎内舎充及三舎興始置官如學官之例然則凡學
之正録殆昉是而設也雖然是可以倖得哉始也羣
試於學月書而季攷釐積而分累校數嵗之中第其
最優者升之州若府州若府然後出是命焉然則得
一職也亦勞矣向也謂之職今以官名之向也得之
州若府今以省命之是選不為不重矣然而不以道
藝不以徳行不由科目而來往往技術之流與夫彊
有力者得以居是官可歎也已成都苟厚夫無技術
[003-5a]
之可挾無彊有力之可恃然觀於今世之材之能如
吾厚夫者亦不多其人曩任松江學録以恭敬事上
官其於朋友則謙以和其於講課也切切偲偲三載
攷績官箴無曠今也授以昌國學正葢不過循級而
進俾竊升斗之禄得以便朝夕菽水之奉厚夫之本
志也奈何力有所不逮技術有所不及故不暇擇地
之美惡近逺焉吁亦可歸之命也矣然吾聞之昌國
多有材士風俗亦不惡廪稍不敵他學之萬一幸而
[003-5b]
不至乏絶太凡士君子以道自任無一毫妄求苟欲
之心何往而不可焉昔范文正公掌睢陽學時有孫
秀才者來謁公贈以錢則以母老無以養為辭公曰
吾今補子以學職月得三千以供養子安於學乎孫
於是大喜今君誠能委於命安於學月取三千以歸
養其親安知他日不為孫泰山也厚夫勉乎哉是行
也厚夫固不以地之逺且險為難而惟母老是懼余
姑借是說以寛之
[003-6a]
   送吳子敬序
釣臺嚴之佳山水也子陵先生畊於是後之人堂而祠
焉祠之者敬之也今名其所曰書院以山長名官固將
以此處當今之士亦所以重祠事也吁先生隠者也而
使仕者居之恐非先生意也然而先生有言曰懐仁輔
義天下恱阿諛順㫖要領絶政欲使天下仕者行其義
也行其道也不失其要領者也松江吳子敬端友也不
汲汲於仕從吾學聲律二年以文字徃來其間者又四
[003-6b]
三年由是學益進文日益工而畧無一毫侈然自足之
態毎告余而言曰仰事俯畜非某所憂也倘能屏去俗
慮無所介介乎其中則杜門讀書足爾今子來長是山
雙臺相嶔羣樹茂植錦峯繡嶺清麗竒絶是造物者以
讀書之地假之也若夫廪稍之虚實生徒之衆寡固皆
無頼乎此然以有所挾之才而置之寛閑之野廣莫之
濱惜夫雖然學而優則仕仕而優則學今日之仕今日
之學其於逺且大者若稼而穀圃而蔬其方來未艾也
[003-7a]
吾故以要領之言贈吾子子敬其勉諸
  記
   學魯齋記
錢塘丁君强父文章士也鄉之人咸譽之初余游杭頖
君居前廡與之識且嘗與之爭功名於塲屋問後十載
奎文歛耀芹藻無香君於是閉門讀書不復以榮進亂
心名讀書之齋曰學魯課其子命之朝夕學焉一日造
其齋見之且大笑曰異哉奚而名也父字以强子教之
[003-7b]
魯何勇於己而示子以怯與是必有故也且魯有等級
有真有似曾參之魯魯之似者也周勃之魯魯之真者
也夫以椎魯少文之夫一旦處大變故不動聲色而能
安傾危之社稷若曾子者又非絳侯比也聖門髙弟顔
曾為首稱顔有得乎愚之如安知曾不得魯之似然則
真可也似亦可也今將教之學真乎學似乎强父曰知
愚一武子也吾夫子獨以其愚不可及以善於處愚之
時者爾某之子稍聰悟易通於學方今薄習靡靡易以
[003-8a]
移人可不慮哉詩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予之心子其
得之矣烏乎强父往矣有子曰君瑞讀父書世其業心
術氣質不為習尚所變化謙於己恭以待人言語動作
容止進退無一不於魯之學得之君瑞年方壯籍籍有
詩名夫詩亦道也由是懋於詩篤於學庶幾可以進於
道進於道是亦曾子已矣是亦曾子已矣
   四望亭記
詩不云乎駕彼四牡四牡項領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騁
[003-8b]
釋者曰人君所乘之馬但養大其領不肯為用喻大臣
自恣不能使也瞻望四方蹙蹙然無所馳騁烏乎此刺
詩也方今乾坤清夷風雲際㑹氣類感召人材翕合殆
非詩之所謂云爾真定髙君章業儒吏由吏而仕官水
監急流勇退休於家家之側買地數十弓更剏一亭為
棲息之所左右引水翼以池沼疊石前後樹以花木琴
棋圖籍筆床茶竈次第於其間落成之後觴客賦詩相
與慶斯亭客曰快哉曠瞻遐眺上下四方之宇盡在是
[003-9a]
矣名不虚得也主人哆然大笑曰噫是不然東望太山
虎豹居之南望黃河黿鼍魚鼈生焉函闗據其西大海
坐其北江濤如許人物眇然吾之所望者在此不在彼
也客悟曰向也子由之謁魏公也亦曰於山則見終南
於水則見黃河於人則未見韓太尉然則亭之名詩之
意也烏乎子老而致仕猶將以此望天下四方之人材
可謂明也已矣可謂逺也已矣於是主人與客盡醉而
别真定距杭不下四千里逺以書來述乃事與客之言
[003-9b]
乞余文於是而為之記
  說
   潛谷說
余生平讀孔氏書晩年逺公軰招入白蓮社社有孫一
之者與焉一日孫子出手巻名曰潛谷求予詩予觀其
自叙所以名之之義因語之曰山谷也水亦谷也子獨
不觀老氏之說乎谷神不死是謂𤣥牝是谷也乃人身
中一虚空處與儒家所謂腔子相似朱文公曰谷之虚
[003-10a]
也聲達響應焉子惡知乎谷之為彼耶又惡知乎谷之
非此耶子學儒者曩也舎儒而學吏今也舎吏而學佛
文公早年洞究釋氏之㫖故其言曰佛說皆出老莊今
子讀佛氏書誠能參以老氏之學而有得乎潛虚之道
將見子之心潛天而天潛地而地谷之義大矣哉諸君
長篇短什賦咏盡之矣余不能詩敢借老氏言以為之

  傳
[003-10b]
   氷壺先生傳
先生蔡州人也姓蔡氏不以名字語人故人皆以氏稱
之其先為周諸侯子孫因以國為氏後之種類蕃滋姓
氏不一著先生性樸素淡然無欲且善與人交自王公
至於庶人莫不親愛之也先生亦不以貧富貴賤厚薄
之昔孔子往見之必齋如也顔子與之處不茹葷者三
月嘗過秦秦大夫逢氏子患迷罔之疾視白以為黑享
香以為臭嘗甜以為苦留先生於門三日不得見及與
[003-11a]
之語卒不入終其身而不相遭者惟逢氏一人而已及
遭蘇峻之亂干戈蹂躪辟地江南舎于陶公之圃㑹太
尉庾公來奔陶公素雅敬之為設供饌太尉入見矍然
而驚恍然而失良久曰百姓流離嵗且大饉卿獨無恙
乎吾不患其無遺種矣相與於邑而别自是先生退居
田園無出仕志日與陸葵黃菁之徒往來山谷間天子
聞其才欲屈不能致乃遣小黃門賜以八珍之食復命
宗室貴戚出五侯鯖餽餉之先生毅然作色曰非其義
[003-11b]
也非其道也一介不以與人一介不以取諸人遂辭讓
不受晚年尤喜浮屠信道術一日往適市市有老翁賣
藥挂一壺於肆市罷輙入壺人莫之見先生於樓上覩
而異之因奉酒果以往請學其術翁與之坐壺中盡
飲而出先生由是頓悟息心屏慮歛迹匿形深扄固閉
出入食息必以時盎無升斗之儲惟虀鹽是奉故以氷
壺之名自號同郡有劉伯倫者性嗜酒無以檢束一夕
痛飲夜半吻燥中庭月朗殘雪未消不逺秦楚之路而
[003-12a]
踵先生之門先生愛其知已也倒屣出迎延之上坐開
樽而飲擊缶而歌乃出石崇所作韭萍虀一品與之咀
嚼而去當時王愷富傾天下驕淫侈靡方且歆慕健羡
想望其風味而不可得也宋太宗皇帝嘗於經筵中命
蘇易簡講文中子至有楊素遺子食經羮藜舎糗之說
因問食品何物最珍蘇公侈談先生韭萍虀之美不絶
口且謂上界仙厨鸞胎鳳脯殆不及此屢欲作氷壺先
生傳而竟不果太宗笑而然之余嘗經游蔡地過其廬
[003-12b]
見其二子焉長曰蔬幼曰蔌丰姿秀美卓然有祖風不
知其為幾十代孫也二子相與言曰吾先公利足以濟
人誠足以通神明家世寒㣲史失其傳不獲遇於蘇公
命也後之世將無傳焉余感其言而語之曰經不云乎
中庸其至矣乎民鮮能久矣人莫不飲食也鮮能知味
也今子誠能守先公之道勿替其家聲子不求知於人
人自求子矣何患乎無所傳二子聞言喜而退余故為
之補傳以成蘇公之志云
[003-13a]
贊曰先生之美溢人脣齒先生之徳漬人胷臆非玊而
珍非氷而清宗廟享之敦素而行子孫保之甘㫖是承
肉食者鄙爾羶爾腥又安得與之而爭名嗚呼富者不
可保貴者不足恃惟澹泊之士無窮信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