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245 東塘集-宋-袁說友 (master)


[016-1a]
欽定四庫全書
 東塘集卷十六     宋 袁説友 撰
  祝文
   紹興府祈雨祝文
民有疾苦必訴之天訴之神天隂騭下民而神則依人
而行也東越春夏不雨訴之天訴之神既賜之甘澤矣
甫月不雨烈日所惔毒熱所剥而旱復甚於前日官惕
惕於上民熬熬於下訴之天訴之神浹旬矣而雨不至
[016-1b]
民之疾苦莫切於此也惟神血食東南救民疾苦非一
嵗月方兹旱告神念此民其肯不動心乎某守土無善
狀固不能召神之休然百萬生靈神必不忍弗恤也運
神之靈竭神之力告諸上帝令諸羣龍使霶霈傾霔於
千里之内而民遂更生焉民足衣食神安血食將永永
無替豈不休哉某敬九頓首百拜以告
   謁漢髙帝廟祝文
惟帝造端自漢中以作民父母漢中地入蜀部載祀不
[016-2a]
絶則寛仁愛人隂騭此土是不惟功於昔亦功於今也
豈惟曰猶豐沛而已敢以告至
   謁漢世祖廟祝文
惟帝克復漢業盡夷羣擾晚嵗得蜀為力甚難百世載
祀民心厥惟舊思蕩平之難益綏隂騭之助此民之望
帝其念之
   謁漢恵帝廟祝文
昔髙皇帝事從草創帝嗣以仁惠培植安定之創守俱
[016-2b]
稱大功推昔仁惠為今隂佑猶為守成也敢告
   謁漢昭烈帝廟祝文
惟帝克傳正統求復大業荆州既分奄有蜀漢百世之
後英靈猶在蜀也今蜀土與民猶王土王臣黙相隂佑
敢以為請
   謁東嶽帝廟祝文
惟泰華在東司主民命逺若西蜀俯來歆祀一視同仁
聖之事也人生欲壽生而不傷斂福敷錫萬民所望
[016-3a]
   謁諸神廟祝文
惟神載祀永長廟食民安其居吏安其職四鄙灌燧三
農多稷終始敷佑繄神之徳
   謁諸葛武侯廟祝文
惟侯間闗隴谷以義制兵君臣大分百世昭明祁山出
師中營隕星遺恨如在心事難平某稟命而來盡䕶蜀
府英靈不朽永奠斯土
   謁梓潼王廟祝文
[016-3b]
廟食載祀嵗月彌深四方才子謁欵歸心隂騭秀民遂
其文鳴長吏之願惟神之歆
   謁石室文公祝文
惟公來蜀首興文治猶百世師也皇帝嘉公往績形於
奎翰某實拜賜以來逺有光華公亦與有榮焉敢以此

   謁張忠定公祝文
惟公髙世之節無後無前撫蜀之政流誦四傳百世之
[016-4a]
下瞻仰先躅垂訓後人以敎以掖
   辭張忠定公廟祝文
公撫蜀之政視諸故府猶在也某無能為役而繼前躅
守而勿失得善其去前後相望如面命如口誨其𢎞多
矣瓣香云違不敢忘徳
   辭諸神廟祝文
奉天子命守兹西陲閲嵗維吉繄神之依奉詔而東駕
言遄歸蒙貺受祉惟神之思拜手云違載祈永綏
[016-4b]
   謁土地廟祝文
府舎中嚴多閲嵗朞環垣四周皆神之依内安其奥外
樂所司奉觴告至神其監之
   召赴行在辭成都府江瀆廟祝文
某涖兹蜀土首崇廟飾曰雨曰暘罔不鑒格是某為民
而敬事於王王以其祐民者而祐某始終三載獲以善
去王其永綏於蜀嵗使屢豐某萬里逺涉俾安於行無
有駭浪既及其公又及其私惟兼祐而並令之某乃心
[016-5a]
於王不以遐二
  勸農文
   池州庚子勸農文
嵗二月郡太守率耆老以勸耕於郊故事也太守奉上
徳意諭凡父兄子弟何敢以故事云夫民以食為天而
農為食之原父兄子弟知之悉矣非有死亡疾痛誰肯
鹵莽滅裂而欲化穰為饑哉太守雖無勸可也今太守
不民之勸而惟已之責使太守有善政無矯法有寛禁
[016-5b]
無苛刑皆因其所利而相之因其所欲而化之不奪其
時不窮其力輕征薄取與民休息而影響於古人安輯
之地民曰不耕太守弗信也太守承天子命以綏柔父
兄子弟父兄子弟以身之衣食而責之太守焉二者相
依而行固不欲上作而下不應也太守敬以父兄子弟
故而以政自勸父兄子弟其知太守意而以農自力此
天子所望於守臣而守臣所期於民者如此其尚勉之
哉其尚勉之哉
[016-6a]
   池州辛丑勸農文
迺故嵗既旱民且艱食太守之政弗善召此一歉今尚
何顔而見吾父老欲循勸耕故事哉愧而不言可也明
天子寛郡國之誅俾爾郡守猶得庀職焉以與爾賑捄
而安輯之今幸未罪逐再與父老接話言於此若終愧
而不言則太守不職滋甚矣父老其知明天子所以惠
爾者乎蠲減田租十九者半郡有請焉詔曰可發廩户
給期以累月郡有請焉詔曰可蠲直賑糶為米二萬郡
[016-6b]
再請焉詔曰可太守恪承徳意凡可為吾農地者曰寛
輸賦曰倚征索曰勸認糶曰釋田訟太守何敢持此自
贖以求徳於吾農哉凡以奉天子命也爾毋曰太守如
前所陳所以賑我而卹我與今所以誨我而勸我者亦
無迺大寒而後索衣裘乎嗟夫太守今不復云云而可
以古人之言告汝否良農者不以水旱輟耕信斯言也
爾父老其將使子弟親戚為良農乎抑亦因噎而廢食
乎利害較然太守無勸可也惟兹方春雨雪時至麰麥
[016-7a]
在地秀實有期上承天時下盡人力嵗之豐凶可預卜
矣吾農其念之哉其勉之哉
   慶元已未成都府勸農文
太守勸耕於郊集州父老迺訓迺告今至於三矣過此
太守遂歸老乎三年爾父老相從太守情與政如一日
有惠心心雖勦而惠弗廣有愛念念雖切而愛弗孚愧
此身更愧爾民殆無以自恕者古人一日猶能用力於
仁也太守三年而有愧於州父老如逭責何今以故事
[016-7b]
三見爾父老便將萬里以别且先以繆政自訟而後以
勸爾農夫農爾民切身事也不諭而知不學而能如饑
必食如寒必衣固不待太守嵗嵗以勸然切身之事必
先愛身身安則耕可力危則無此身且無此耕無此食
理也孝父母則享善報身自安否則隂譴乘之身危矣
息鬭則居鄉里身自安否則刑責隨之身危矣惜財物
則足衣食身自安否則饑寒困之身危矣戒驕惰則有
功績身自安否則破蕩因之身危矣四者爾知所擇則
[016-8a]
身安然後可以耕可以穫得以食得以飽矣爾不知所
擇則身危然後不能耕不能穫無以食無以飽矣太守
不以爾農勸而以爾身勸蓋以農之本者勸爾也太守
歸矣爾父老毋忘此言毋危此身父戒子兄告弟曰今
袁太守且東去可以與太守别而不可以忘太守言子
與弟常能守太守言則如常在太守側矣嗟乎爾父老
果能以此諭子弟乎詩不云乎中心好之曷飲食之此
昔人愛賢之語太守之愛爾父老者亦如此爾其念之
[016-8b]
  祭文
   祭尤尚書文
天祐皇家必有與立迺生賢者左右培植朝有大政俾
為蓍龜民有常心俾為父師其身也榮其國也治髙山
仰止流光萬世公之清節不以利疚事或過舉賴以正
救以下劘上凜然東臺至再至三抗奏弗囘公之摛文
兼麗典誥綸掖代言玉堂敷號史廷直筆帝幄横經黼
黻王度儒臣至榮羣書萬卷山藏海積公博極之章句
[016-9a]
臚析繭紙舊聞千載散佚公愛玩之寶於金玉嗚呼哀
哉以公之節足以鎮俗以公之文足以華國讀書是勤
百氏指南樂古為富四海律貪比正嫉邪友舊篤親皆
盛徳事具有典型天子眷乎舊學學者依乎宗師將彌
綸乎廊廟均仁壽乎華夷何聴履之方强倐逝川乎已
而嗚呼哀哉上而公議孰主張之下而善人孰領袖之
斯文不幸殆如綫矣舉世混淆誰能變矣識與不識莫
不涕洟吉人云亡將誰與歸小子辱眷接武朝蹟一再
[016-9b]
姻婭聮好膠漆聞公易簀我嘗視之及公蓋棺我實撫
之實肴於豆實酒於巵為斯文慟九原莫追公而有知
鑒此奠詞
   祭唐參議文
嗚呼哀哉我思古人逮於中興故家人物夐如參辰不
見君子尚思典型嗟嗟元明儒服之英維公大父相於
承平家傳有學世濟厥聲前言往行典故章程叩之不
窮灑灑可聴髙古之文得其全淳韋編三絶獨識其真
[016-10a]
一官州縣惓惓在民弗詭弗隨枉尺直尋六十九年有
韞莫伸一夢不覺失此老成我輩從公道合意親論文
有社尊酒有盟云胡逝川奪我善倫饋奠悽然涕沾於
巾公其有歸鑒兹哀陳
   祭池州王都統文
天之生才蓋將以幸當世而人之負才又豈欲僅見其
一二耶使天而有意焉則才固不以輕畀有才而遽奪
之則天理殆未可以數計也嗟公之生世濟厥美蚤焉
[016-10b]
以詩書而自奮而拳拳用力於舉子嘗一試於文闈竟
弗能以遂志慨父書之可讀迺投筆以從事顧其文足
以自立而武則果敢而勇毅出把州麾入環禁侍輿論
為之嘉仰而上意之所眷倚兹盡䕶於江屯甫僅周於
一嵗於軍情乎練達而戎功之必備譬之嚴父慈母以
臨子弟而吏士肅然莫不畏威而懐惠蓋天之所以予
公者必有意而公亦知天之所以予我者而日親之將
以身任天下之事而不肯自巳是何一旦遽以一疾而
[016-11a]
不能起也豈天之所付將泛然其為戲也抑天下之事
有不可以意揣而公之云亡適不幸而致耶不然胡奪
之遽使之僅見一二而遂至此也嗚呼哀哉予於醇父
昔未瞻際維故夏之六月偶一見而倒屣曽未浹辰公
已來帥我亦僥踰繼叨郡寄相從幾年警愛備至公有
疑而必問我有請而輒詣相與洞然而無間務脱略乎
苛細方將以異日之事而望之乃一夢而遽蜕雖死生
旦暮之必然而獨醇父之亡殆識與不識皆為流涕也
[016-11b]
嗚呼醇父不可見已所可見者遺像在堂遺編在几拊
棺慟哭以致奠餽醇父有靈鑒我哀酹
   祭趙主奉文
公之為人信厚可親志不苟得義不徇身傲睨富貴蕭
然絶塵公之閲世為今舊人醖藉風雅典型可遵巋然
靈光曄曄有聞公之樂善得於性真所遇必施莫非善
因蟲魚之微愛之則均公之有子賢哲粹純以文華國
以才牧民為君子儒如左史循若昔壽考曰徳與仁公
[016-12a]
具衆美百年盍簪一夢不覺俯仰莫詢宗老無幾士為
酸辛噫嘻吾邦民方告貧賴公賢子拊摩屈伸有瘼必
察有惠必陳千里晏然如物在春我輩受廛懐徳弗泯
維父之美維子之珍公雖云亡垂裕益新酹觴告訣涕
零沾巾
   祭葉夫人文
嗚呼夫人之壽八十二年始憂而勤百未一全終貴以
逸五福粲然昔别駕公其亡逝川夫人方壯諸孤滿前
[016-12b]
二子一幼六女後先夫人曰吁淚下迸泉何以為家立
志在堅靜以樂貧儉以給饘閉門撫穉朝餐夕眠女也
及笄選壻有連門闌一時衣冠闐闐維時貳卿齠齔童
顛夫人撫之我其女憐始於嬰孩而敎已專及其能言
訓督益䖍擇師惟良無愧三遷譬如美玉既琢既鐫宗
廟之器瑚璉璧瑄揚鞭宦塗華䇿以搴踐揚中外聲實
四傳溫詔還之擢登禁聮夫人悦之曰予子賢我顏以
懌我志以宣天子嘉之渥恩自天曰母之訓爾惟弗愆
[016-13a]
夫人懐歸安於故廛田園笑傲燕樂周旋七年里門壽
考綿綿夜旦推移微疾偶纏我書問安亦云小痊迺嵗
之杪一夢弗還我為諸甥荷意拳拳疇昔侍誨如母存
焉離違八稔迹如天淵孰知此來拊棺涕漣歌此奠詩
舉我一籩
 
 
 
[016-13b]
 
 
 
 
 
 
 
 東塘集卷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