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165 三餘集-宋-黃彥平 (master)


[004-1a]
欽定四庫全書
 三餘集巻四      宋 黄彦平 撰
  記
   文孝廟記
宣和四年正月壬戌謁文孝廟廟梁昭明太子祠也武
帝雖黜歡晚年立棟湘東又立詧惟其後王得立故序
昭穆而追帝太子曰髙宗是既然矣若池之有祠則祖
於秀山蔓於諸邑而最盛於郡郭之西人初謂神曰九
[004-1b]
郎謂其祠曰西廟嵗時奉祀長吏因人欲請於朝始賜
額曰文孝廟又賜爵曰英濟王詔書之意若曰九郎西
廟其語不文不足侈神光靈慰人心云爾然則昭明者
太子諡父時語也髙宗者梁帝系其諸孫之志也以文
孝為廟額以英濟王為祭秩則我國家制度也今邦人
文獻莫考稱說無章乃有配帝而號昭明揭廟而書英
濟不可不辨也因竊記
   髙安郡門記
[004-2a]
潁川莊綽季裕慈祥清謹人也其仁心之所撫字儒術
之所縁飾淵源所漸逮其自出凛凛乎中興良二千石
之選已守筠州之初年紹興十二年也朝廷寧謐有暇
乎禮文之遺軼時南雄州治保昌縣因其請賜名保昌
郡莊侯言江西七州四軍其六州有郡名而筠無有願
即所治縣名為髙安郡得視南雄以幸一方財物無所
費恩數無所加也事下監司參度誠然明年正月制曰
可於是新門扁牓侈上賜以示邦人且思有述焉先是
[004-2b]
唐武徳五年改洪之建城縣曰髙安置靖州七年改米
州又曰筠州八年遂廢故道院賦言筠州俗㣲異於南
康廬陵宜春三郡又言髙安之城豫章之别而已則初
未嘗名郡也天寳乾元互有沿革李景復置以迄於今
夫郡額有無究其實何所校而莊侯力請深自幸者其
必有為矣干木隱而西河美地因人而重也禹貢載九
州土田貢篚之異而不言其人之情性人不因地而賢
愚也魏晉以還士以道勝風流相尚氏姓地理之學相
[004-3a]
與名家及失其傳乃至託門地以相矜罔趙郡諸李未
必悉出隴西南嶽諸劉未必悉出彭城混為一區人不
自勉此議者之所歎也初元甲子天下日當安爾朝廷
徳澤長吏條教月銷日揉將見處士之節墨客之文秀
發於髙安而震著於當世地或因人而重矣傳襄陽之
耆舊賦江漢之炳靈道勝風流推原其本盖自吾季裕
發之
   見山堂記
[004-3b]
臨川郡治見山堂者雖未攷所建嵗月然其為登臨之
勝宴喜之舊前賢詩章猶可尋也中間改山為逺既失
其名近嵗又壊其屋人皆惜之終未遑復也紹興十三
年廣漢張公滉字昭逺來守是邦推其所以事親理家
者力行之曽未數月吏得職而民嚮方前此郡之所當
講而未遑者悉舉焉若倉若庫若務若城諸門風示千
里煥然一新然力不役於民財不加於賦也明年五月
復見山堂丙寅堂成矩矱壯麗與客落而記焉客曰君
[004-4a]
子以山比徳者靜止之謂也不靜不足以盡性仁者靜
故樂山不止不足以生明艮止也故為山性盡而明生
大學之道也公以庭闈在逺諗於朝未許去遂留家侍
側而獨官於此翛然燕處日事其心於靜止之學所造
深矣由是教條設施翰墨㳺戯既復見逺為見山又易
懐謝為晞顔致知格物乎堂皇之上論世尚友于古今
之際政成學富其去是邦而羽儀天朝也不逺矣詩云
髙山仰止景行行止公其有焉豫章黄次岑記
[004-4b]
   江南西路安撫制置使㕔記
漢於禹貢揚州之域建豫章郡至隋乃曰洪州唐乾元
初以洪州為江西觀察使治所開成中升鎮南軍節度
國朝州縣鎮名兼漢隋唐之舊而守臣鈐轄䖍吉等九
郡故仍為江西㑹府建炎已酉北騎渡江府第燼于兵
久未遑復也紹興癸丑夏大丞相趙公自建康易鎮來
洪安撫制置十州之地養民訓兵禁姦掩骼禮賢勸學
通商阜財流逋悉歸廬舍繼葺度工籍費次及㕔事㑹
[004-5a]
召還而徽猷閣直學士胡公實繼其任陛辭之日上以
輕徭薄賦使民安業為訓公拜受命至則牓民安之語
於便坐之堂天威不違罔敢失墜清心省事百廢自修
粤明年閏月已卯㕔事成力不役齊民財不侵省計儉
不至陋壯不至侈大府之儀於是告備人見其敏而莫
知其勞也咸謂宜有以紀之竊惟天下國家之理亂存
乎其人而人之用天下國家者不可無學漢任丞相御
史必於儒者且更治民考功故蕭望之由少府出三輔
[004-5b]
黄霸召自潁川寖為御史大夫東京虞延鮑昱第五倫
自郡守入為三公而鍾離意黄香亦自近臣為郡守盖
非儒者不能通世務非經術不足謀王體朝廷以寛厚
清靜帥羣吏而牧守忠信愛利以化斯民上下相安中
外禔福故天下雖有變而民不搖髙光相望載祀四百
三代以還最為長世無他徳厚吏良而亡怨於下也仰
惟主上興衰撥亂若稽前古遴簡名臣付之彫郡而丞
相以子思孟軻中庸之學經始於前今公以倪寛董仲
[004-6a]
舒悃愊之心守而勿失保殘奮怯不三年而獲見承平
之舊用儒之效也若夫充大有為之心盡修小雅之廢
攘戎狄復境土儉宫室小寢廟而遂振中興之烈則斯
干之雅盖四方之公願非此邦之人所得獨議惟吾民
幸於上而惠以儒帥丞相與公不鄙夷其民而用經術
安輯之則區區之私有不可不識者謹為之書
   夢山堂記
易王氏之學初盛衢信間晚為博士成均談經簡舉獨
[004-6b]
號近古子珉中玉傳父業弱冠舉進士中之後七年通
守撫州予始獲相識且相善也盖觀中玉之為人其臨
民有骨肉之心其律身有冰蘖之操寧言之不出而不
敢欺其友寧犯之不校而不忍憂其親履踐如此其必
有所受之矣中玉為予言紹興甲寅春夢至田舍愛其
四望山川之秀後三年自信徙家衢得徐氏廢居於孟
瀆村改築西向則溪環峯列恍如昨夢因牓其堂曰夢
山是何祥也子為我辨之昔予游南徐僦居得沈氏林
[004-7a]
塘存中集所謂夢溪者也其說與中玉相似予時思之
形有開闔息不礙于徃來景有昏明氣不停於消息死
生晝夜所以由而不知者人自為間斷爾誠明之理固
在也明以接物可以見今誠以養心可以知來見乎蓍
龜形乎夢想是或一道也故曰至誠如神王氏之學進
此矣無足辨者若夫定交之義惜别之情不可無言因
并著之且為後㑹登臨張本
   紫芝庵記
[004-7b]
昭武游若無今居臨川以其待次餘閒廣園池藝草木
與同時士大夫遊别館多矣又作紫芝庵以志其祖之
所遇自言祖遇左仙公授之道術齋室之北嘗産紫芝
别數十年而外物之期終合人或異之則又揭黄冕仲
上官彦行蘇子由葉端禮諸公詩文於壁間以信其說
夫芝草人知為美瑞或異之者以其詳于仙方而畧於
經術也然人力不可致根本不可㝷要是天地間中和
之氣所鍾也氣有發而生之者亦有炎而取之者楚山
[004-8a]
一年三秀服之度世不老發而生之者天也漢殿九莖
連葉乃獨為創見炎而取之者也前人有所遇後人不
敢忘理情性致中和始於閨庭達於閭巷著於邦域則
炎而取之而封胡羯末之徒出焉節義清芬文章餘馥
靈秀並峙與之扶疎是足以仙矣豈必𦕈然絶俗離世
哉亦理之常無足甚異因為辨其所以然
   羅山妙心院華嚴經室記
羅山洪豐城之望石人之異記載不無大小岫山北支
[004-8b]
疑有洞穴可尋而未見岫山周遺寺也岑絶倚其中甲
乙未租稅二百年矣治平中賜名妙心院前住省方新
院屋徒義光能飭東小室求華嚴經藏之余避地山間
知聞殆絶日閱是經有㑹心者欣然忘得䘮焉經以悲
願為宗趣悲心不棄一物願力能通三世凡士之純明
英特其才足以有為而言不信於人道不行於天下者
皆願力之不宏者也識環記井之事達者猶旦暮爾余
亦有願悲濟斯人顧病矣無能為矣恐負斯志則使禪
[004-9a]
者道璋訪巖石之勝文字者瑑告之異日復求以為符

  序
   送周夢授序
學者求為可用大則用天下國家小則為天下國家之
用西漢承秦絶學之後武帝表章六經士大夫意不茍
且倪董公孫帝皆身及其用而遺風餘習覃延乎昭宣
時故夏侯勝陳久隂之戒則取於洪範雋不疑叱犢車
[004-9b]
之妄則稽於公羊昌邑之初大將軍未知所立及其不
道復憂懣不知所為在廷無言幾誤大事國家隆儒取
士多本於學大者陪幾務其次列從班晚生小吏猶皆
有職廱泮一旦革冗員試之州縣鬱鬱者類不屑為録
録者或無能為也吏抱牘來前譸張道說首肯筆諾不
敢少拂其意經術造士豈端使然哉夢授罷教官而掾
於滁毋為鬱鬱也夫委吏之羊魯人猶任其責而騎曹
之馬晉人不知其數慕清談者至於不及為蘄行矣勉
[004-10a]
之一為學校之士雪恥何如哉
   王介甫文集序
紹興重刋臨川集者郡人王丞相介甫之文知州事桐
廬詹大和甄老所譜而校也藝祖神武定天下列聖右
文而守之江西士大夫多秀而文挾所長與時而奮王
元之楊大年篤尚音律而元獻晏公臻其妙栁仲塗穆
伯長倡古文而文忠歐陽公集其成南豐曽子固豫章
黄魯直亦所謂編之乎詩書之册而無愧者也丞相早
[004-10b]
登文忠之門晚躋元獻之位子固之所深交而魯直稱
為不朽近世諸賢舊業其鄉郡皆悉刋行而丞相之文
流布閩浙顧此郡獨因循不暇子詹子所為奮然成之
者也紙墨既具久而未出一日謂客曰讀書未破萬巻
不可妄下雌黄讎正之難自非劉向揚雄莫勝其任吾
今所校本仍閩浙之舊爾先後失次訛舛尚多念少遲
之盡更其失而慮嵗之不我與也計為之何客曰不然
皋蘇不世出天下未嘗廢律劉揚不世出天下未嘗廢
[004-11a]
書凡吾所為將以備臨川之故事也以小不備而忘其
大不備士夫披閱終無時矣明窓凈榻永晝清風日思
誤書自是一適若覽而不覺其誤誤而不能思思而不
能得雖劉揚復生將如彼何哉詹子曰善客其為我志

  雜著
   贈李徳逺
孔門四科德行顔閔與冉子皆未嘗仕仲弓仁而不佞
[004-11b]
居敬而行簡想其南面廪廩乎徳遜君子之風也由果
求藝乃以政事知名其才當有過人無不及者旅泰山
伐顓臾不能救則已矣又從而為之辭則是得已而不
已夫得已而不已豈過人者累之歟臨川士嚮從吾遊
者李徳逺徐子安其談經者也同舉於鄉間一牓皆成
進士徳逺告别之番陽供司户參軍職要贈言焉夫清
畏使人知慎戒揜人言勤謂盡誠以行事不謂生事也
能求寡過禄在其中矣幾年學古一旦入官勉處中和
[004-12a]
順經術意
   杜崯贊
杜崯字藏用金陵人龍圖閣學士鎬五世之孫也後徙
洪之南昌天性夙成苦心學問師事張耒於黄州以詩
文見稱州里知名士欣然慕與之交其為舉子江淮間
聲譽籍籍年三十六中政和五年進士乙科解褐將仕
郎歴官池州司儀曹事饒州餘干縣丞在官亷退俸祿
盡予孤遺多病寡言不求知已而望實不可掩初用舉
[004-12b]
者陞從政郎復用舉者改宣教郎紹興元年七月辛亥
以疾卒年五十三建炎初有薦之於時宰者曰居家孝
友慈祥屬文簡逺蕭散雖不足盡其所藴亦庶幾焉
贊曰杜籍京兆避遷金陵先正北還文儒自興本支競
爽貤賞昆仍殊科繩武崯獨再登澹雅之詞凝曠之姿
若有以為而止於斯
   王氏二子字辭
王侯太初嗜好詩書見其二子驥種鳳雛羣從制名皆
[004-13a]
取於水爾其從之有本於是濯字忠父在詩逺酌自事
吉蠲神歆其約仲浩直父孟子是師不枉不撓達於無
疵海隅諸州桑䕃接畛琅琊諸王爾族為近魏先正昶
為子命名沈深渾湛戒莫之爭水有勝復淮終不絶世
有汚隆徳終不滅咨爾忠父三復爾詩毋曰不顯神之
聽之咨爾直父勇義果徳毋以一毫易吾之直子之事
父聞禮聞詩母之育子恩斯勤斯未聞萬物能裕兩儀
行成於勤業荒於嬉令月吉日授爾祝祠知天知性永
[004-13b]
受保之
   漢書評後
讀書當自具眼若但以成敗為是非毁譽為曲直則侏
儒觀俳優爾不知所笑果何事也王太初西漢評謂輪
臺之詔一日克已天下歸仁叔孫通制禮為能恕已量
主金日磾比百里奚趙營平成功由魏相笑范増不疑
項伯王嘉死猶薦孔光而深惡爰絲父子謂果同心則
漢廷諸公為全者此豈雷同道聽者所能辨哉用意詳
[004-14a]
切自成一家可傳也
   賀陳内翰啟
駟騎再馳星漢墮靈槎之使鼇扉趣召翰林逼華盖之
居徑從翻藥之階入聽穿花之漏其為榮遇未易名言
竊惟賢能所以致中興文章所以垂不朽自昔膺籙受
圖而與民更始必有持簡操筆者為時而生負超卓之
竒材總皇王之餘議胸吞雲夢字挟風霜吉甫美周相
如諭蜀梁洋赦令澤潞制書所謂雄深雅徤之文無負
[004-14b]
獻納論思之選前朝習治近倖啟戎四海瘡痍六經煨
燼洛書授禹神扶定鼎之傾天䇿開秦地峙登瀛之峻
端拜而議其誰宜為伏惟某官發藻士鄉飛英朝著文
章俊語長照映於人寰忠言嘉謨寖翺翔於法從貮卿
粉省批敕銀臺兹起燕閒復還嚴近扈六飛而視草供
十吏之濡毫久勒西域之贊書爰正北門之遞直盖欲
武夫悍卒咸知匡救之誠雍畿舊國仍髙獻納之績式
煩鴻筆協濟壯猷某自愧雕蟲虛䝉薦鶚動貢公之竊
[004-15a]
喜忘庾信之懐愁尚冀鱗攀寧忘螽躍
   先大夫述
先考諱得禮字執中洪州豐城黄氏九嵗䘮母十四㳺
太學二十五中元祐三年進士第嘗為鼎州桃源縣尉
䖍州興國縣令栁州軍事推官以没其在桃源捕獲强
盗大情已正格當被賞歎曰豈可便文自利而以疑似
殺人哉盡釋之䖍民健訟諸邑犴獄充斥其在興國三
年瘐死者纔一人猶以為恨建中靖國初應詔上書論
[004-15b]
行法任人之要其畧曰嘉祐熈寧之法仁祖神宗之為
也祖宗所以望其子孫者在安治之如何不在政事之
因革而主熈寧之說者曰必為之更變主嘉祐之說者
曰必為之守常分曹為朋迭立勝負宿怨快於私門實
禍歸於公家朝廷顧何所頼惟天子建中和之極正心
誠意擇其善者而増損用之則行法之要也人才實難
有未必用自賢良進士砥名礪節以自致於大臣公卿
之選益又難矣國論異同口語疑似無四㓙之罪而加
[004-16a]
之以流竄之刑瘴霧蠻煙不死不已遺孤旅襯雖死不
還士有持平守正如彭汝礪葉濤之徒其言未必見省
此風不革異日必有以伏刑都市參夷伍宗之請聞於
上者矣願朝廷退人以禮宰輔為國受言變搢紳鍥薄
之風増社稷靈長之福則任人之要也書入報聞先考
年不及强仕位不及京官平昔詩文遭亂散落言論風
㫖可概見者懼復湮没故追次其畧而不敢輒加焉
   祭梁谿文
[004-16b]
炎運有赫九陽之厄帝賚我公振其顛踣宣和初嵗王
城赤水載筆直前開陳隂沴流離艱棘不挫愈勵歸班
奉常嫚書倐至定䇿中禁贊佐天子震動朝廷旁觀病
悸大明生東人有適從効死不去挫其姦兇二帝重歡
兩河亦還羣情中媢墮我太原公身南遷國亦大去帝
出商丘眷予作輔請都南陽稍睨朔方有志不就舍之
則藏乗桴而浮賜環而返生覿咫顔臣死不憾長沙豫
章虎旗牙璋從容辭受萬夫之望國歩未夷敵情難測
[004-17a]
期公百年安宋社稷如何旻天曽不憗遺股肱或虧邦
國殄瘁公無間然我有餘痛匪哭其私為天下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