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071 范忠宣集-宋-范純仁 (master)


[023-1a]
欽定四庫全書
 范忠宣集附録
  諸賢論頌
   忠宣公諡議節文/    鄧忠臣
議曰毎思捐身而進策嘗願休兵而息民祗知扶危而
濟傾寧恤䟦前而疐後方讒言亂國而明蔡確之無實
洎姦黨投石而謂大防之可原義形正色憤激至誠非
徒救當世正人君子之網羅直欲戒後世亂臣賊子之
[023-1b]
迷惑徇公忘已為國惜賢又曰父母之國有時而去股
肱之義於是或虧放之江湖去如草芥紉蘭澤畔更甚
屈原之悲占鵩坐隅已分賈生之死又曰側席南望而
抉浮雲之蔽趣節東歸而詠零雨之濛又曰法座想見
其風采詔書相望於道途云云
   論忠宣公有量     程氏遺書
子言范公堯夫之寛大也昔予過成都公時攝帥有言
公於朝者朝廷遣中使降香峨眉實察之也公一日訪
[023-2a]
予欵語予問曰聞中使在此公何暇也公曰不爾則拘
束已而中使暴怒以鞭傷傳言者耳屬官喜謂公曰此
一事足以塞其謗請聞於朝公既不折言者之為非又
不奏中使之過也其有量如此
   論忠宣公分資蔭與進士事
              楊龜山語録
科舉取人不得間有得者自是豪傑之士因科舉以進
耳且資蔭得官與進士得官孰為優劣以進士為勝以
[023-2b]
資蔭為慊者此自後世流俗之論至使人恥受其父祖
之澤而甘心工無益之習以與孤寒之士角勝於埸屋
僥倖一第以為榮是何見識夫應舉亦自寒士無禄不
得已藉此進身耳如得已何用應舉范堯夫最有見識
然亦以資蔭與進士分優劣建言於有無出身人銜位
上帯左右字不可謂無所蔽也其言曰欲使公卿家子
弟讀書耳此意甚善但以應舉得官者為讀書而加奬
勸焉則彼讀書者應舉得官而止耳豈眞學道之人至
[023-3a]
如韓持國自是經國之才用為執政亦了得不可以其
無出身便廢其執政之才曰堯夫所别異者莫非此等
人否曰執政不是合下便做亦自小官以次遷之如後
來吳坦求等在紹聖中被駁了學士以無出身故也彼
自布衣中朝廷以其學行賜之爵命至其宜為博士乃
復以為無出身奪之此何理也資蔭進士中俱有人惟
其人用之加一右字亦自沮人為善
   論忠宣公以德報怨   邵氏聞見録
[023-3b]
元符末吕惠卿罷延安帥陸師閔代之有訴惠卿多以
人冐功賞者師閔以其事付有司未竟罷去曽布為樞
密使素與惠卿有隙特自太原移德孺延安蓋德孺於
惠卿亦有隙也德孺至取其事自治有自皇城使追奪
至小使臣者德孺由是大失邊將之心議者謂有詞於
前政事已在有司德孺乃取以自治失矣德孺聰明過
人而為曽布所使惜哉未幾德孺亦以論役法罷如忠
宣丞相則不然公帥慶陽時為總管种詁無故訟於朝
[023-4a]
上遣御史按治詁停任公亦罷帥至公為樞密副使詁
尚停任復薦為永興軍路鈐轄又薦知隰州公毎自咎
曰先人與种氏上世有契義純仁不肖為其子孫所訟
寧論事之曲直哉嗚呼可謂以德報怨者也以德孺之
賢於是乎有愧於忠宣矣
   論李清臣      邵氏聞見録
紹聖初哲宗親政用李清臣為中書侍郎范丞相純仁
與清臣論事不合范公求去帝不許范公堅辭帝不得
[023-4b]
已除觀文殿大學士判潁昌府召章惇為相未至清臣
獨當中書益覬倖相位復行免役青苖法除諸常平使
者惇至不能容以事中之清臣出知北京建中靖國初
上皇即位用韓忠彥為相清臣為門下侍郎同平章事
忠彥與清臣有連故忠彥惟清臣之言是聽清臣復用
事范右丞純禮忠彥所薦也清臣罷之劉安世吕希純
皆忠彥所重清臣不使入朝外除安世帥定武希純帥
髙陽張舜民忠彦薦為諌議大夫清臣出之帥眞定其
[023-5a]
所出與外除及不使入朝者皆賢士清臣素所憚不可
得而用者忠彥懦甚不能為之主曽布為右相用范致
虛諌疏云河北三帥連衡恐非社稷之福劉安世吕希
純同日報罷清臣亦為布所陷出知北京伯温常論紹
聖建中靖國之初朝廷邪正治亂未定之際皆為一李
清臣以私意幸相位壊之邪說既勝衆小人竝進而清
臣自亦不能立於朝矣使清臣在紹聖初同范丞相在
建中靖國之初同范右丞劉安世吕希純張舜民以公
[023-5b]
議正論共濟國事則朝廷無後日之禍而清臣亦得相
位享美名矣此忠臣義士惜一時治亂之機為之流涕
者也
   論徽宗不及相忠宣   王 偁
臣偁曰元符末命欽聖定䇿以立徽宗起范純仁于謫
中欲任以相事而純仁以病不能造朝烏乎純仁不得
相徽宗于初政此治亂之所以分也夫忠臣進則朝廷
尊羣陰用則禍亂作徽宗既已悞矣於是改過不吝以
[023-6a]
彰信兆民遜位于子以克謹天戒雖二駕遂狩而大業
復興有以也夫
   本傳贊       王 偁
臣偁曰純仁忠厚仁恕宰平天下不澄不撓人莫能窺
其際而其愛君憂國之心凛然有仲淹之風噫使熈寧
用其言則元祐無更改之患元祐行其說則紹聖無黨
錮之禍孟子謂仲尼不為已甚者臣於純仁見之矣
   論忠宣公不當與安燾同除
[023-6b]
             王巖叟
王巖叟言伏覩畫黄除同知樞密院安燾知樞密院試
吏部尚書范純仁同知樞密院者臣謹按燾資材闒茸
器識猥庸立朝以來無一長為人所稱燾之不材舊位
且非所據况可冠洪樞顓兵柄所有書命謹繳連封進
其范純仁除命伏乞分為别敕行下又言臣聞古人有
言曰賞當賢則臣下親罰當罪則姦邪止陛下一日逐
章惇於汝州可謂罰當罪矣一日擢范純仁為執政可
[023-7a]
謂賞當賢矣燾之進則未有所當此臣所以當力為陛
下言也又言陛下用范純仁雖驟何故無一人有言蓋
當賢也一進安燾則諌官御史交章論奏蓋非公望所
與也
   祭丞相忠宣墓文    額森布哈
至正七年八月辛未朔越四日甲戌奉議大夫河南府
路達嚕噶齊額森布哈奉議大夫河南府路同知郭文
鼐承直郎河南府路判官董鉉將仕佐郎河南府路知
[023-7b]
事劉臣源河南府路照磨胡欽祖等祭墓文曰維公世
濟忠直名昭日星眷兹洛土有崇其塋彼氓蚩蚩恣為
盜賊既伐松楸又滋稼穯神雖未殛法實難容裔孫戾
止爰復故封凡百邱壟莫之敢廢矧公父子有功於世
戒飭禁約責在有司繼今以往孰敢弗祗崇酒於觴登
肴於俎神其鑒之永安終古
  附贈荅侍郎公詩四首  黄庭堅
   送范德孺知慶州
[023-8a]
乃翁知國如知兵塞垣草木識威名敵人開戸玩處女
掩耳不及驚雷霆平生端有活國計百不一試薶九京
阿兄兩持慶州節十年騏驎地上行潭潭大度如卧虎
邊頭耕桑長兒女折衝千里雖有餘論道經邦正要渠
妙年出補父兄處公自才力應時須春風旍旗擁萬夫
幕下諸將思草枯智名勇功不入眼可用折箠笞羌胡
   德孺五丈和之字詩韻難以愈工輒復和成可
    發一笑
[023-8b]
且然聊爾耳得也自知之獨笑眞成夢狂歌或似詩照
灘禽郭索燒野得伊尼早晚來同醉僧窻卧虎皮
   次韻德孺新居病起
潭潭經畧府寂寂閉門居京洛聖賢澤江湖魚鼈瀦官
如一夣覺話勝十年書積喜過從近扶笻不駕車
   次韻德孺恵貺秋字之句
少日才華接貴游老來忠義氣横秋未應白髪如霜草
不見丹砂似箭頭顧我今成喪家狗期君早作濟川舟
[023-9a]
漢家宗廟英靈在定是寒儒浪自愁
 
 
 
 
 
 
 
[023-9b]
 
 
 
 
 
 
 
 范忠宣集附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