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071 范忠宣集-宋-范純仁 (master)


[014-1a]
欽定四庫全書
 范忠宣集巻十四    宋 范純仁 撰
  墓誌銘
   朝議大夫王公墓誌銘
元豐七年八月九日朝議大夫致仕王公以疾終於西
都某里之第享年七十有八其孤將以十月十九日奉
公之喪歸葬於河南府河清縣上店里之原祔先塋也
以門人所狀公之行事来請銘於予予與公游既久知
[014-1b]
公為詳義不得辭遂銘其墓且以寓其哀焉公之先蓋
京兆萬年人後家於果州至公皇考尚書公始家河南
沒遂𦵏焉有歐陽文忠公銘其墓河南尹公師魯為之
碣紀其世緒官諱甚詳此不復書公諱尚恭字安之少
力學與弟尚喆偕游庠序喜親賢士大夫故歐陽公書
尚書誌曰二子學於予較藝嘗為諸生先而稱公為尤
謹飭溫溫有儒者儀法則歐陽公知公為先矣景祐元
年兄弟同登進士科公調慶成軍判官軍守多不法公
[014-2a]
以言不見聽求攝他州官以避之終不言其情知公者
舉監鳯翔府酒稅父喪去職終制以判優遷袁州判官
舉監解州鹽池兼知解縣先文正公在政府公上書言
宜選將帥而委以不疑責大功赦小過以激其忠義節
寺觀土木之費損大臣郊祀之賞以寛國用精擇守令
以厚風化之本久任外計使究財貨之原取士推大公
而簡防禁官先才行而後常流委長吏徹冗員以省事
减廵檢增弓手以禁盗先文正公是其言時西陲用兵
[014-2b]
使領皆一時名公交章論薦改著作佐郎知陜州芮城
縣孫威敏公經畧環慶辟掌機宜深相任信慶厯八年
夏賊元昊為子寗令哥所弑國人誅之立其㓜子諒祚
而来告哀謂孫公曰元昊負恩屢挫官軍忠臣義士痛
心頓足未能擒戮今父子相殘而立其㓜殆天亡賊也
因請未賜王爵止授以節帥之名擇其彊臣寵以髙官
使分其權復以厚賞招致近邊豪酋漸漸收其用以壯
吾籓籬則西陲可久安不然後難制也孫公竒其言為
[014-3a]
奏上之其深謀密畫多此類也時天下稱孫公為良帥
公有助焉後帥杜公杞患屬羌支離為西賊所攻不能
相救公請密諭屬羌之酋比族結互為應援毎賊至則
舉烽擊鼓少壯畢集無敢後者自此屬羌安於耕稼賊
不能擾因得諸族所居險易山川道路兵賦彊弱之實
圖以上之仁皇嘉其策命諸路兵賦傳以為法至張康
節公為帥有承受公事中人者口傳上㫖自今預聞經
畧司機事公謂張公曰其言無詔書且宜覆奏況中人
[014-3b]
預機事則帥權奪矣張公遂以聞上中人坐奪官而罷
後公還朝被命押伴夏國使而使者求市史傳及佛經
公以史有東晉元魏間事不可示夷狄止與佛書而歸
權通判寧州移知開封府陽武縣時包孝肅公為尹愛
公才明邑人有訟事於府者包公曰既經王宰決矣何
用復訴也嘉祐中朝廷選能吏分行諸道訪民疾苦而
蠲之曰寛䘏民力公當使環慶乃究悉其利病數十事
上之邊民至今為便歸以太夫人年髙不欲逺宦求知
[014-4a]
河南府司録又知緱氏縣磨勘西京脩内司厯兼判西
京勾院同判西京國子監丁毋憂服除再判監管勾西
京崇福宫自著作佐郎九遷太常少卿遂得謝事遇更
官制改朝議大夫勲至䕶軍封太原縣開國子食邑户
六百賜服三品公天性愷悌襟抱開朗居官有風力遇
事必務當理不為苟且善與人交同僚嘗有不幸者公
周其後嫁其孤女恩逾至親䕃補疎屬而舍其孫事親
至孝雖假禄就養不復有榮進意毎承順顔色唯恐不
[014-4b]
及至博塞戲玩之具悉陳於前遇嵗時節臘必大㑹内
外親族躬率兒女奉觴為壽歌舞嬉戲以為親歡如此
不去歸鄉里者㡬三十年士論雖惜公早閒而公彌以
為樂至終養而公已老矣所居雖庳儉而掃洒清潔疎
竹幽花列植前後與鄉里髙人賢士文酒相娱故韓國
公今潞國文公留守丞相韓公髙年者為耆英㑹圖其
像而賦詩者凡十二人公居第四且命公書其詩於石
筆力精健過於壯年平生有詩千首文士多愛重之娶
[014-5a]
郭氏追封永寧縣君繼室席氏封福昌縣君一男純河
東節度推官知孟州録事參軍五女長適知秦州隴城
縣事張景觀次適永興軍節度推官劉唐陸次適權䕫
州路提刑楊畏次適進士尹煥次適進士席徽皆先公
而卒一孫曰康公銘曰
京兆之王遷蜀六世尚書還洛公克顯嗣伯仲爭奮力
取名第彬彬其文矯矯其能時方籲俊彚㧞而升自幕
徂邑藹然才稱書陳政要謀參帥閫將相之事列如繩
[014-5b]
凖命不我與弗究其藴便局屢請官閒志伸不以萬鍾
易吾安親孝養克終感通神人交必賢豪姻則令族貴
亞九卿備享五福葬從其先公願斯足
   承議郎充秘閣校理張君墓誌銘
君諱公裕字益孺其先出於漢張留侯六世孫廣陵太
守某其後子孫有居犍為者至公之六代祖葬江原今
遂為蜀之江原人曽祖諱某祖諱某皆潛徳不仕父諱
某以學行著於鄉里嘉祐中舉遺逸不起就拜試將作
[014-6a]
監主簿由君通籍拜太子中允而終贈太常博士母羅
氏封靖安縣君公生而秀異幼喜讀書不好戲弄成童
已曉經義善講解老先生宿儒莫能過也皇祐中應進
士舉於京師時國子生多四方豪俊以聲名相髙及較
藝公為第一士大夫皆驚歎焉俄中甲科為戎州軍事
推官戎僰近蠻素無儒生公請興學校立生員躬自教
率後遂繼有登詞科者再調忠武軍節度掌書記居賈
文元公幕中盡心舉職無少顧避郡政為之清肅部使
[014-6b]
而下薦其才者二十餘人改太子中允知定州唐縣張
康節公鎮許昌精選賔佐辟簽書中武軍節度判官公
事相國韓魏公薦公可任文館時英宗面命輔弼選求
賢才二府擇二十人上之上親取十人公預其選充秘
閣校理丁母憂服除同知太常禮院㑹議親王襲封公
與翰林司馬公君實范公景仁協其議忤執政二公罰
金而公坐免一官改判吏部南曹有選人與吏同為欺
以應格者公察知其罪置於理而執政有右選人者遂
[014-7a]
罷公南曹復知禮院中書建議尊僖廟為始祖公獨請
尊藝祖據經折理而為之議凡萬餘言上不之從公亦
不敢安其職矣時文潞公掌樞密欲辟公為掾屬公辭
曰親老矣願求鄉官以就養潞公嘉之因丐便郡得請
知嘉州遷太常博士移郡學就爽塏而新之學子便焉
又請傍青衣山浚江故道以泄水患監司沮格其議後
江漲果壅流入城害居民識者服公先見焉益州帥欲
發民開犍為之沐川以便蠻人輸馬之路公曰蠻乃南
[014-7b]
詔遺種日欲窺吾疆陲以山川之阻而不能踰也今柰
何通之以啟其心耶朝廷聞而罷之以父喪去職公時
年將耳順因哀毁致疾服除請閒官就醫授管勾成都
府玉局觀賜五品服㑹改官制為承議郎元豐六年五
月一日終於官享年六十一交舊聞訃皆悲其未盡所
藴而不臻上壽也公天資孝友外和内剛識量宏逺喜
愠不形於色多為名公大臣所知如張康節公韓忠獻
公趙清獻公龍圖楊公樂道皆力薦之同舍臨川王平
[014-8a]
甫尤稱愛之曰益孺真有道君子也臨終神意不亂言
不及身後事於書無所不讀而於詩易春秋老子隂符
尤能究達其義而各為之注解共三十三巻為文典贍
有西漢之風家集三十巻娶費氏封仙源縣君子三人
洞浩洪洪為其季父華陽縣君之後三女長適進士范
祖亮次適宣徳郎趙仍次未嫁孫男四人孫女六人皆
㓜其孤將以某年某月某日𦵏公於某縣某鄉某里之
塋請銘於予而為之銘曰
[014-8b]
留侯之裔居蜀隐㣲公獨自奮力學逢時秉義恂恂進
退有儀儒館鄉郡晝錦而歸孝養克終志願弗違唯其
藴儲弗克究施慶流子孫在理則宜勒銘窀穸以諗無

   朝請大夫陳公墓誌銘
公諱安仁字公壽其先安陽人曾祖諱逺遭五代之亂
隐居不仕以徳行著名鄉里衣冠子弟多歸之祖諱芳
繼以儒學名世以其子某為三司某部副使累贈光禄
[014-9a]
少卿考諱賡即三司公之母弟也以三司公任為某官
以公伯仲通籍累贈刑部尚書始徙居河陽今為河陽
人公少孤好學以舅氏劉公平䕃補太廟齋郎初調孟
州溫縣尉河陽司理參軍舉監西京商稅務用薦者遷
大理寺丞改太子中舎殿中丞國子博士歴尚書虞部
比部駕部員外郎郎中㑹易官制為朝請大夫由知絳
州太平縣歴通判涇州揚州河南府知邛州權管勾西
京留司御史臺罷官歸鄉里某年某月某日終於某里
[014-9b]
之第享年六十有七公為人剛直不撓明於吏治在河
陽嘗曰獄吏有以容奸為寛厚者有以深文為嫉惡者
吾皆弗為也唯情之所在耳故所決獄人皆以為平西
京監征時巨商賂吏而匿千金以避征者公購得之人
皆𢥠服自是百貨無隠公悉寛其所征之半商人皆樂
輸課亦增羡曰此外嚴内寛之術傍郡取以為法尹欲
試公才使攝長水令邑有羣盗吏不加禁公詰吏吏曰
所盗皆他邑而未嘗擾吾邑故容之公曰是則吾邑為
[014-10a]
盗之淵藪也皆擒置於法復使權他邑邑亦治尹曰君
才如泉愈汲愈新他日真能吏也太平絳之劇邑前令
多以罪去審官選公以徃公至訟者如市公以理區處
未㡬庭中寂然有叢祠號聖姑者惡少為朋以祭至數
百人或爭豪校氣至相殺傷公患之語吏將毁其祠吏
曰此姦猾所怙慢者或替為賊所咒敢毁之公曰令豈
畏賊者耶即毁之境中為清公在涇州時河州羌酋摩
正為華人程白告變言其欲内侵為叛朝廷命監司選
[014-10b]
公按治公遣价就訊摩正自陳曰主上使守河州而程
白阻遏誥命俸不時給我聚兵將取白耳公鞫得情且
曰摩正世為外藩以供職貢戍邊者興事造言激使驚
擾以希功賞耳朝廷為斬程白以誥命畀摩正果渡洮
水而去卭州有匿名投書言戍卒欲連他郡兵為變主
兵者震懾白公公曰此奸人所為命焚書於庭卒亦無
變公恂恂似不能言遇事立決人不可奪好讀書經史
皆手自校讐以誨其子弟故門中多令器云娶錢氏復
[014-11a]
娶其女弟封某縣君又娶曹氏封某縣君先卒男四人
長曰保之次曰某早夭次曰偃之次曰仰之皆太廟齋
郎女三人長適邠州觀察推官吕大臨次適闕/  次
闕/隂縣尉劉唐聰孫男二人孫女三人並幼保之將
以某年某月某日𦵏君某鄉某里之原請銘於予予嘗
與公為僚義不得辭銘曰
循循陳公慶門之英仕偶聖時位以才升伯仲闕/ 軒
冕尊榮壽終於鄉𦵏歸先塋燕翼唯良以紹家聲公其
[014-11b]
無憾萬世斯寧
   楊承事墓誌銘
公姓楊氏諱某字某世為滑臺人後徙管城祖諱某考
諱某皆隐居不仕至君喜讀書博學貫通尤知當世利
病人或勸君舉進士君曰聖人謂富貴不可求從吾所
好雕篆非吾好也遂隐居以自樂早失所怙事母至孝
其接人於少長貴賤一以誠信鄉里咸稱愛之康定中
西陲用兵執政聞君才召與之議君條所見以對不合
[014-12a]
君既不以仕進擾意於是教諸子力學其後繼有所立
識者知君志雖弗果就寔在其嗣人也至和三年六月
朔遘疾終於家享年五十三娶尚氏後君三十年卒子
男七人某以方畧召試舎人院授將仕郎守鄭州助教
與某某皆前死琪忠武軍節度判官珙通直郎竝進士
中第女一人適李裒衮孫男六人孫女四人君歿二十
八年以其子升朝贈承事郎又二年元豐乙丑某月某
日𦵏某處琪等以宋城主簿魏璠狀來乞銘為之銘曰
[014-12b]
歛於躬弗克施侈厥後孰畀之善斯報理亦宜有不信
視銘詩
   朝議大夫閻君墓誌銘
君諱充國字厚民姓閻氏其先幽州人唐末徙洛陽五
代祖式横海軍節度判官有二子曰至者事晉為樞密
直學士曰利正者商州商洛令是為君之髙祖商洛生
規為皇朝忠武軍節度推官卒家於許遂為許人是為
君之曽祖推官生惟吉終尚書屯田貟外郎是為君之
[014-13a]
祖屯田生照贈光禄大夫是為君之父君慶厯二年進
士第調鄭州滎陽尉丁父憂服除再調河南登封尉能
使為盗畏罪反善用薦移唐州河陽令唐故地廣而耕
者不足故户多莱田州守募民増賦以自占主不得有
於是豪右因縁奪民良田諸邑大擾君獨以法拒之邑
人頼焉改忠武軍節度推官知商州商洛縣遷著作佐
郎知澶州衛南縣廵檢張繼明暴虐所部卒持兵讙譟
將殺繼明以為亂君聞之命駕欲徃從者曰彼亂以成
[014-13b]
矣願無徃君曰卒亂將害吾民即馳慰諭卒悔皆泣拜
乃執首惡械於州餘請釋而不問仁宗選良吏領諸路
俾寛恤民力君得京東時轉運使方急財利租賦之入
變折増數倍君諭以朝廷意令民輸納悉如舊轉運使
圭田以虗名嵗入縑帛無慮二千計君按實十損八九
又罷諸州差鄉户為衙前以主公用六庫者鄉户始免
破産之弊遷秘書丞知鳯翔府岐山縣改霸州大城縣
東南當大河支水嵗決注民田湠漫為陂君率民築張
[014-14a]
光隄隄將成水大至役者驚潰君獨留隄上曰民第去
令獨死於水役者囘顧相率復来竭力爭赴而隄遂成
向之隄地復為良田自是大河屢決不及雄霸隄之力
也故民至今目為閻公隄被選知永静軍將陵縣大城
民號泣遮留不得去君㣲服夜遁安撫使以其事聞詔
即還君舊治大城民扶擕老幼迎上而將陵民遮留君
如去大城時二邑之民至持白挺爭相攀挽吏以朝命
諭之累日方散去朝廷聞之特召為三司鹽鐵判官治
[014-14b]
平泛恩遷太常博士轉尚書屯田員外郎神宗登極遷
都官員外郎求便親出知徳州時地震後瀕河州縣大
興隄徭河流至徳勢尤髙悍視城中如深壑居人惴惴
君曰嵗饑薪糧不屬民其魚乎即出常平粟募役者又
請給僧道度牒募人輸薪而薪不時至君乞易納見緡
以市薪不待報而行人以為便大築遂成又築小隄以
衛濵水之田自徳至滄州䕶田數萬頃方其易薪為緡
也僚佐畏恐請待報君曰第無連書罪不相及至論賞
[014-15a]
河防功君悉上僚佐而巳不及改職方員外郎知耀州
遷屯田郎中耀民喜為盗羣聚椎剽頗有良善為所脅
從者君察其情區别上聞全活甚衆由是獄訟清簡民
徳君多繪君像而祠之知江州轉都官郎中丁毋憂服
闋官制行改朝散大夫知博州遷朝請大夫河朔聨民
為兵獨君推行有法考課最留再任今上即位遷朝議
大夫元豐八年六月二十四日無疾卒於博州之官舍
享年六十有七君内外盡誠不為矜闕/   善甚於
[014-15b]
嗜慾而喜自晦歛不欲人知事難闕/   物於勢利
則薄巳而厚人樂易善容犯而不校在闕/州有從事以
書譖君於監司者監司察君無他以從事書示君君置
不問未嘗見於辭色及罷闕/州始以書示其人而且戒
之曰爾後慎勿為此從事慚服天資善吏事所至不嚴
而治有古循吏之風歴守四州適㑹朝廷更法令部使
者旁午郡縣吏務為刻急以免咎而君所&KR0681必使事濟
而民不擾嗜書多聞平日慊然似不能言者間有所發
[014-16a]
矯矯直前未嘗以身為恤也仁祖春秋髙聖嗣未立嘉
祐中君方陞朝籍上書乞擇宗室早正東宫以繫人望
治平末異星出西方郎官孫琪以言事貶君即抗疏言
罪言者非所以荅天譴孝友純至事母夫人甚謹年踰
華顛膝下承顔順意為嬰兒慕後居母夫人喪守墓哭
泣三年而後歸初為鹽鐵判官恩得任子奏乞先其弟
朝廷以法不許復願納一官亦報罷後再推任子恩竟
先官其弟輕財好施所得俸禄均及親族故舊隨盡無
[014-16b]
餘嫁族女之孤者數人卒之日家無留資殮以浣衣以
元祐元年某月某日葬於許州某縣某鄉某原先塋之
次母夫人李氏工部尚書昌運之孫女世父昌齡實太
宗朝知政事以君封僊源縣太君三娶皆名族黄氏仙
源縣君直史館宗旦之女王氏五臺縣君我先公文正
公之甥李氏仁壽縣君從舅司農少卿禹卿之女子男
九人越泳澈淳演沆沃汶湙泳越州觀察判官澈舉進
士淳登進士科秦州清水主簿監岷州茶場湙郊社齋
[014-17a]
郎餘先君而卒女二人長適峡州軍事判官杜會次早
亡孫男八人孫女九人長適熈州狄道主簿錢愬餘竝
幼初光禄與先文正公鄭文肅公孔寧極先生寔為友
壻鄭公顯貴一時寧極以髙節聞天下而光禄亦以經
行著名鄉里世稱李氏多賢壻云君與某為從母兄自
少相與游長相友善今老矣而君則亡將葬嗣子以銘
文見屬義不可辭銘曰
亡欲行義失常近名唯君所存發必至誠由孝易忠顯
[014-17b]
於王庭敬愛兄弟推及友生慈愛下民如保雛嬰事功
崇成謙牧不矜孰偕君心而不公卿施止一州素位而
行嵩髙之麓潩水明清卜君幽宅萬世斯寧
   中散大夫王公墓誌銘
宋有純孝君子中散大夫王公不疑以元祐二年三月
丙子終於西都某里第之正寢享年七十有七其孤平
將以某月某日葬公於河南府河南縣洛苑鄉魏封原
先塋之次来求予銘其墓予亦世葬河南故識公為早
[014-18a]
而知公為深又嘗為留司官從容燕閒益與公游覩公
之髙行清節當與古人比誠欲論次公之事以自慰因
不復辭公諱慎言不疑其字也蓋漢髙士霸之後東皋
子績之裔孫始家汾晉王父文康公事仁宗為樞密使
吏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始葬其親於河南因為
河南人文康公生司農少卿致仕贈特進諱益恭為公
考公幼而篤孝以事親為事之大以承顔為樂之至故
孜孜家庭老而不懈視萬鍾蔑如也公學無所不覽而
[014-18b]
尤深於史幼能詩以風騷自任文康公特器之䕃補將
作監主簿仁宗登極改太常寺奉禮郎恭謝改大理評
事文康公薨改光禄寺丞監西京商稅院改大理寺丞
三司舉監在京順成倉特進致仕居洛公不欲去親側
用陳乞差知河南府鞏縣復乞監西京洛河竹木務改
太子右贊善大夫知并州陽曲縣不赴勾當西京磨勘
脩内司及裏外埸務兼判勾院改殿中丞賜五品服改
國子博士再差知陽曲縣又以恩得知河南縣明堂泛
[014-19a]
恩改虞部員外郎又改駕部員外郎勾當西京磨勘脩
内司改虞部郎中三司舉勾當西京排岸司不赴復知
河南縣改比部郎中英宗登極改駕部郎中賜三品服
丁特進憂服除闕/嵩山崇福宫加上柱國改司農少卿
任滿留守監司列上公孝行誥許再任公以母老不可
一日離去力求鄉任以便甘㫖雖百里之卑筦庫之冗
得之欣然不知有貴賤之辨名公大人交薦所得他郡
官輒復辭避平生更九任而七在洛日與子孫侍左右
[014-19b]
從容嬉戲以順適親志特進捐館太夫人春秋亦髙即
置小榻於寢側晝夜候起居之節凡九年未嘗一夕改
也太夫人終養執喪過禮幾不勝哀蔬食誦佛書者三
年有識哀其志外除年巳踰六十慨然曰吾向勉而仕
者以有親也今老矣禄無所逮何甘此而不去耶即拜
章求致仕朝廷從之初特進居文康公喪服除方五十
即謝事家居一時仰其髙風及是公又承先志近世搢
紳鮮焉官制行改朝議大夫今上登位改中散大夫封
[014-20a]
太原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戸太師潞國文公守洛與故
相韓國文忠富公温國文正司馬公并鄉里宿舊十二
人為耆英之㑹公實與焉公天性愷悌志向清逺善與
人交愈久愈相敬愛喜怒未嘗見於色雖對家人無惰
容奉養省約居處儉陋所享如寒士紛華盛麗音聲好
玩衆所汲汲者無一毫之愛獨掃一室所寶唯先世琴
書書㡬萬巻間繙閱古今討究義理命子孫侍坐親為
講授遇意適援琴作雅聲翛然獨得奉賜有餘則給宗
[014-20b]
族之乏者恩得䕃補先猶子而不及孫洛之士無賢不
肖推孝敬有徳者必以公為首下至閭里亦無間言晩
達理性間與道人游放懷物外往往忘返自寢疾逮屬
纊神意安静人莫究其際平日治官主於扶善抑彊條
教寛明去益見思河南之民多識公風采遇之必再拜
或相語曰此慈父也徘徊道周瞻仰而不忍去在漢州
朝廷命完州城公董其役踰時而畢監司上其功詔書
奨諭又嘗因轉對論鄉戸衙前多由役重破産理宜優
[014-21a]
恤又可募人充輕役以寛良農後朝廷頗行其言世之
知公者皆惜公有深識逺業而老於散秩然公獨能畢
志事親清潔以終自能成曾參柳下惠之美則其所得
豈小也夫人張氏光禄少卿師錫之女追封南陽郡君
子男一人羣澤州晉城縣主簿先公五日卒於商州上
雒令女四人適朝奉郎馬孝孫知襄州宜城縣李珙大
理評事趙君弼陳州司户參軍宋子房孫四人規蚤世
恂悟承孫女二人曾孫一人銘曰
[014-21b]
孝惟徳本公篤於天達行之原化及鄉閈世為徳門有
蕃子孫嵩山峨峨洛水沄沄公名永存
 
 
 
 
 
 范忠宣集巻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