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065 周元公集-宋-周敦頤 (master)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周元公集巻三
             呉縣周沈珂編
 諸儒議論
 山谷黄氏曰茂叔人品甚髙胷中灑落如光風霽月
 好讀書雅意林壑初不為人窘束廉於取名而鋭於
 求志薄於徼福而厚於得民菲於奉身而燕及惸嫠
 陋於希世而尚友千古
[003-1b]
 明道程子曰自再見茂叔後吟風弄月以歸有吾與
 㸃也之意又曰茂叔窻前草不除問之云與自家意
 思一般
 北山陳氏曰昔夫子之道其精微在易而所以語門
 人者皆日用常道未嘗及易也夫子殁門人各以所
 聞傳道于四方者其流或少差獨曽子子思之傳得
 其正子思復以其學授孟軻氏斯時也百氏之説昌
 矣孟軻氏殁又曠千載而泯不傳濂溪周子出始發
[003-2a]
 明孔子易道之蘊提其要以授哲人既又手為圖筆
 為書然後孔氏之傳復續凡今之學知有孔氏大易
 之蘊大學中庸七篇之旨歸者皆自先生發之先生
 之功在後學深長且遠者以此也
 鶴山魏氏曰周子奮自南服超然獨得以上承孔孟
 氏垂絶之緒河南二程子神交心契相與疏瀹闡明
 而聖道復著曰誠曰仁曰太極曰性命曰陰陽曰鬼
 神曰義利綱條彪列分限曉然學者始有所準的於
[003-2b]
 是知身之貴果可以位天地育萬物果可以為堯舜
 為周公仲尼而其求端用力又不出乎暗室屋漏之
 隱躬行日用之近亦非若異端之虚寂百世之支離
 也
 朱晦翁曰濂溪在當時人見其政事精絶則以為宦
 業過人見其有山林之志則以為襟懷洒落有仙風
 道氣無有知其學者惟程太中知之宜其生兩程夫
 子也
[003-3a]
 延平李氏曰黄山谷謂周子洒落如光風霽月此善
 形容有道者氣象
 邢恕和叔敘述明道先生事云茂叔聞道甚早
 王荆公為江東提㸃刑獄時已號為通儒茂叔遇之
 與語連日夜荆公退而精思至忘寢食或云荆公少
 年不可當世士獨懷刺往見濂溪三往三辭焉荆公
 艴然曰吾獨不能自求之六經耶遂不復求見
 真西山曰自荀楊以惡與混為性而不知天命之本
[003-3b]
 然老莊氏以虚無為道而不知天理之至實佛氏以
 剗滅彛倫為教而不知天敘之不可易周子生乎絶
 學之後乃獨探本源闡發幽秘二程子見而知之朱
 子又聞而知之述作相承本末具備自是人知性不
 外乎仁義禮智而惡與混非性也道不離乎日用事
 物而虚無非道也教必本乎君臣父子夫婦昆弟而
 剗滅彛倫非教也闡聖學之户庭祛世人之矇瞶千
 載相傳之正統其不在兹乎
[003-4a]
 程明道曰昔受學於茂叔令尋仲尼顔子樂處所樂
 何事
 顥年十六七時好田獵既而自謂已無此好茂叔曰
 何言之易也但此心潛隱未發一日萌動如初矣後
 十二年暮歸在田野間見獵者不覺有喜心乃是知
 果未也
 勉齋黄氏曰周子以誠為本以欲為戒此又周子繼
 孔孟不傳之緒者也至二程子則曰涵養湏用敬進
[003-4b]
 學則在致知又曰非明則動無所之非動則明無所
 用而為四箴以著克已之義焉此二程得統於周子
 者也
 朱子曰自周衰孟軻氏殁而此道之傳不屬至宋受
 命五星聚奎開文明之運而周子出焉不由師傳黙
 契道體建圖著書根極領要當時見而知之有程氏
 者遂擴大而推明之而周公孔子之傳煥然復明於
 時非天所畀孰能與于此
[003-5a]
 伊川先生作明道先生行狀曰先生自十五六時聞
 汝南周茂叔論道遂厭科舉之業慨然有求道之志
 釋宋之道學自/汝南周子始
 河間劉立之敘述明道先生事曰先生從汝南周惇
 頥問學窮性命之理率性㑹道體道成德出入孔孟
 從容不勉釋周教人專在/性命上理㑹
 李初平見茂叔云某欲讀書如何茂叔云公老矣無
 及矣待某只説與公初平遂聽説話二年乃覺悟釋/説
[003-5b]
 話處即是力行然亦有如/此太守亦有如此縣令
 又曰周茂叔謂荀子元不識誠伯淳曰既誠矣心焉
 用養耶荀子不知誠釋貶荀子太過大/學中庸亦言誠
 邵伯溫作易學辨惑記康節先生事曰伊川同朱光
 庭公掞訪先君先君留之飲酒因以論道伊川指面
 前食卓曰此卓安在地上不知天地安在甚處先君
 為極論天地萬物之理以及六合之外伊川嘆曰平
 生惟見周茂叔論至此釋伊川聞諸周/子者亦深乎
[003-6a]
 
 
 
 
 
 
 
 
[003-6b]
 
 
 
 
 
 
 
 周元公集巻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