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049 西溪集-宋-沈遘 (master)


[007-1a]
欽定四庫全書
 西溪集巻七       宋 沈遘 撰
  賀正表三首
伏以推二氣之元求三統之法斯得天數以為王正傳
㑹千齡之期鼓舞多方之慶中賀恭惟尊號皇帝陛下稽
受皇策答揚祖休克謹持盈之圖坐收前世之烈中外
㡳輯神人以寧登太平之歌方傳之於不已錫皇極之
福固受之以無疆臣等叅服宰司親逢盛旦率籲官師
[007-1b]
之衆鈞同朝野之歡
伏以推六律之本以求陰陽之端考三統之元以觀日
月之㑹實得天數著為王正誕當十載之期允屬一人
之慶中賀恭惟皇帝陛下欽明文思神靈徇齊奉祖
宗之成基兼帝皇之能事天方顯相我用丕承登壽考
於萬年豈特比商宗之永開本枝于百世固將齊周室
之隆臣等祇服宰司籲先羣辟仰對罦罳之峻敢傾祈
頌之䖍
[007-2a]
伏以具物於春聖人所以撫節有為於政王者所以求
端中賀恭惟皇帝陛下臨教保民晉明燭蔀㑹年位之始
浹天人之驩異俗來威百昌薦貺臣守郡于外不獲進
慶闕庭
  賀冬表二首
伏以氣復於陽數生於子日月閏積之所起寒燠風雨
之所占中賀恭惟皇帝陛下獨運乾剛紹繩祖武拱天序
之正鑒生民之康一新靈辰交薦福本孚佑逺祚坐臻
[007-2b]
太寧臣逺紆郡章隔望朝弁但馳存闕之悃莫綴充庭
之聨
伏以日極於南考為三統之法陽生以復推見二儀之
心當歴紀之開元宜帝符之錫美中賀恭惟皇帝陛
下志氣獨茂輝光日新運神化於無為均成功於洪造
天瑞來格民靈樂胥奏封禪之書方且發輿人之頌歌
天保之雅固將充萬壽之期臣等備位明庭逢辰大慶
無以褒揚於盛德維知鼔舞於太平
[007-3a]
  謝春服表
伏蒙云云/春物始和恩仁下逮申詔攸思之舊匪攽在
笥之衣拜賜知榮撫躬懔愧中謝恭以皇帝陛下遹
熈聖緒髙拱太平憲天端以敘彛倫揭時令以垂大法
乃兹仲月均錫官師臣等備位在廷逢辰多慶服之不
稱實畏詩人之譏禠於終朝益思易象之戒庶殚乃力
以補厥尤
  謝冬服表
[007-3b]
伏蒙云云/大火始流清風既應告歲終于天吏發時令於
王庭申命攸司匪攽在位粲然東帛之厚寵如華衮之
褒臣等中謝恭惟我皇帝陛下德暨九圍仁深萬物感
肅霜之節嘉獻裘之勤思與官師並均安燠悉推在笥
之惠俾無卒歲之憂臣等參服典司親逢嘉靖功不勝
禄已負素餐之尤服非稱躬更招彼其之刺幸收它効
得謝至恩
  中書賀壽星見表
[007-4a]
至治升聞休符協應發乾文於南極告壽考於一人海
縣同瞻民靈胥慶中謝恭惟我皇帝陛下德音獨茂仁
性自然致孝於上下神祗推恩於内外夷夏若臣庶之
細安能報稱於萬方維昊穹之靈固將保佑於千億倬
焉垂象允矣示人臣等參服近司親逢嘉應仰望顒卬
之坐俯深踴躍之歡
  中書謝譯經御筵表
社鳴紀節式尊誕聖之辰貝葉翻經方祝後天之壽恩
[007-4b]
推慈惠宴旅豆觴仰承覆露之私俯愧亨嘉之㑹中謝
伏惟我皇帝陛下清浄自懋欽明日躋逺追九皇之蹤
近屬三后之統福禄是荷坐致無疆之休神人具依共
持不拔之祚臣等參居宰席並受國恩敢資西竺之勝
因庶効華封之善頌重當飫賜益戴上仁
  賀即位表
皇帝陛下以今月初二日奉膺顧命纂臨大寶乾坤交
泰日月著明普天之下讙呼鼔舞中賀臣聞易曰大人以
[007-5a]
繼明傳曰王者大一統肇自古始迄於後來神器之傳
必屬元聖伏惟皇帝陛下受昊穹之命承三后之休繼
體先皇正位儲兩神祗以之克相夷夏由是宅心天人
之符如響斯應上下之感不謀而同國家之運方興祖
宗之業既定重熈累洽於萬斯年有生之類莫不自幸
臣内聯侍從外守藩垣不獲奔走稱慶闕庭
  慰國哀表
大行皇帝奄棄萬國承詔號踴絶而復生中謝恭惟我
[007-5b]
皇帝徳象天地仁育萬物臨御浸乆夷夏一心奉諱之
初震動殞裂伏惟皇帝陛下孝思罔極何可堪處臣伏
限守郡仰遵制㫖不獲匍匐奉慰瞻望闕庭
  賀皇太后表
臣伏聞皇太后陛下恭承顧命進受鴻名母儀正於朝
廷孝治刑於天下中賀恭以皇太后陛下體坤元之德配
宸極之尊内教著于六宫陰化行於四海所以輔成前
朝之治保佑大統之歸皇帝陛下祇述先猷克循要道
[007-6a]
率有司而上洪册奉徽稱以明至尊盛禮甫行羣倫胥
慶臣守藩於外營職有常不獲奔走稱慶闕庭
  越州謝上表
臣某言云云/以親為請得郡甚優越去宫庭介居江海
就職之始撫心弗寧中謝伏念臣本維諸生知守前緒親
逢文治之盛冒塵科選之榮擢躋儒林遂執史學學不
足以達治亂於顧問實難文不能以通古今於述作何
有誤出聖明之遇進登侍從之塗僶勉備官逡廵待罪
[007-6b]
維大恩未報豈敢便安其身顧私養弗充不勝進退之
廹輙以誠乞既兹奠居幸溢於涯感無以喻此葢伏遇
尊號皇帝陛下天地之德覆載而無所不容日月之明
照臨而無所不暨故臣得遂其犬馬之志安於藩翰之
間况兹為州自昔建國連帶數郡之廣摠齊萬兵之權
有可以為無所于苟尚寛東顧之慮少獲萬分之心
  謝賜厯日表
臣某言云云/歲事更新王正建始肇頒厯紀推授民時
[007-7a]
中謝臣聞王事本於隂陽聖人叅諸天地能使四時不忒
然後萬物得宜自羲農以來逮堯舜之盛未有不務於
此而能遂臻厥成恭惟尊號皇帝陛下撫有庶邦規恢
大業凡四海之廣莫不受制於庭而羣生之㣲一皆遂
性於下自非求端之驗曷由致治之明臣職在養民幸
均受賜敢不奉行之謹以全愛育之仁
  謝改官表
臣某言云云/侍從於中初乏朝廷之補藩宣於外汔㣲
[007-7b]
治行之聞此焉褒優甚矣僣濫中謝伏念臣起家單賤遭
世幸榮學未造於古人而陪東觀屬書之選文不適於
當世而贊右省代言之司雖繇至公實已虛受比緣私
養之廹輙丐方州之行處躬苟安待罪不暇亟推増秩
之典殆非責實之文齋戒奉膺啟居無措此葢伏蒙尊
號皇帝陛下總攬操柄博收臣工謂甚愚者可無它謂
能守者或有立本賞刑之大信以率彛倫稽黜陟之
常經以昭庶品故令踈窳之質均被寵靈之私臣敢不
[007-8a]
夙夜以思動靜惟警終收犬馬之效無愧於中庶全天
地之仁不孤其施
  謝上表自越移揚至中道/再移杭州上表
守藩無狀待罪不遑連增秩以過優再易地而逾重夙
夜深念啟居若驚中謝伏念臣本諸生偶奏薄技登於
羣玉之府已逈所宜進於紫㣲之庭愈非其據庸庸徒
能自守斷斷固無它竒國家之恩豈維一日犬馬之効
何有萬分比請州居實廹私養曽未踰歲之乆固㣲可
[007-8b]
書之勤内徙淮南才及中道就更淛右是為故鄉始聯
史觀之名復躐臺郎之選寵榮駢厚憂悸更深此蓋伏
遇尊號皇帝陛下博愛為仁有容成德收報於官師者
甚薄推惠於臣庶者必隆葢將盡得其心然後咸罄其
力况臣之陋自知甚明所以獨誓于中豈敢但期於衆
殞首之日披腹是求
  代人進新脩禄令表
臣等聞古者任官以職所以均邦治而立民極也列爵
[007-9a]
以地所以等臣功而明王制也三代以前典刑葢畧二
漢而下因革不同班祿之法隨時以定或禀以穀帛或
俸以金錢葢徳髙而位尊者其賜優能薄而任輕者其
受寡必有等籍以為權衡中謝竊以國家造邦百年垂統
萬世若稽賦禄之序叅用前古之宜然内外之官大小
之職其著之品者累百其分而名者幾千下逮兵爵之
籍差列尤衆而舊章弗完公令罔著或援之先例或裁
之一時顧不責於攸司乃數煩于中覆因循斯乆創定
[007-9b]
惟時恭以尊號皇帝陛下懋正九功緝熈百度彛倫攸
敘率祖宗之規模治具畢張盡帝王之能事凡厥法制
悉從刋明唯兹秩賜尚虧典則乃詔臣等以云云/修為
大宋禄令臣等祗畏承命講求踰時論次名品稽合義
䫫據云云/所以著出禄之律示官人之方又以杜上前
之煩文還有司之常訓攽於方國俾遵畫一之規詔於
將來允示不刋之典臣等智非博極才謝兼通苐勤明
詔之嚴敢謂成書之善將塵扆陛若蹈淵冰
[007-10a]
  代人奏請更定科場約束狀
伏以選士之法自古論之莫不以行為先藝次之葢行
本也藝末也取其本而遺其末可也未有取其末而遺
其本也者古之所謂藝者皆可用之實尚且謂之末今
之所謂藝者皆無用之具乃專以為辯論之法甚亡謂
也然國家用進士一路以取士百年矣英才異能得之
不為少而失之亦已多何也葢其制之有弊而不革者
爾夫進士之法固不可以猝變古者不變法而治葢能
[007-10b]
因其法以通之也臣竊見天下州郡發解舊有封彌謄
録之制近又有考試官不得與長吏相見之令夫州郡
發解亦古所謂鄉舉里選也其任在郡守縣令先察其
行乃試其藝行修而藝或不至舉之可也行虧而藝或
可觀不舉可也故律有貢舉非其人之法甚重今則不
然凡有籍於版者皆聚之使試既試則削其名易其書
漫不知其誰何徒以雕篆之弊法考無用之空文敦朴
俊茂不幸而小不如其法度則一皆黜之庸汚淺陋幸
[007-11a]
而僅不失其法度則一皆取之守令之任無所尸責律
令之設是為虛文豪傑老成則轉棄於下剽薄後進則
馮凌於上風流不支日愈一日甚非國家選賢官材之
本意也此葢當時建議者務為苛細以希一時固不及
知天下之大公國家之逺體矣臣竊謂今朝廷方議更
定取士之制宜因罷去天下州郡發解封彌謄錄及試
官不得與長吏相見之令别為約束使長吏與試官精
加詢察依格考定必得學行兼備名實相副為衆所推
[007-11b]
者即許解送如有背公狥私去留不允者並許論告即
行推劾論罪如律所告虛者重行科斷永不得入科場
仍令刺舉之官嚴加覺察務盡公議如此則材能悉收
而野無遺逸濫幸既革而士知修飭又以示天下之大
公明國家之逺體以為後世之法
  免龍圖閣學士狀
今月二十一日准閤門告報伏䝉聖恩特授臣依前尚
書吏部郎中免龍圖閤學士令臣授勅誥者聞命震恐
[007-12a]
不知所容伏念臣質行單陋材不足用列在侍從已非
所據而比䝉進職任以京府臣所以不敢自辭者誠冀
得竭其犬馬之力幸有所立以謝萬分方夙夜惴惴大
懼不能勝其任而曾未踰月復増寵名雖國家所以遇
臣下者甚厚然非臣之所敢當也伏望陛下察臣之遇
無使過其分以速顛覆而責其來效尚不辱朝廷之恩
申戒有司收還詔書臣之願也維陛下裁許臣不勝大
幸所有勅誥臣未敢祗受臣無任激切屏營之至
[007-12b]
  免翰林學士狀
今月初四日准閤門差人齎到勅誥各一道伏蒙聖恩
特授臣依前右諫議大夫充翰林學士知制誥者聞命
震驚不知所措伏念臣起於諸生質行淺薄學問不能
純師文章不足行逺列於侍從已非所據又安可以與
聞密命對裁訓辭播之大廷達於天下者哉况今侍讀
等學士知制誥待制皆一時之髙選其材能莫不在臣
之右伏望皇帝陛下察臣之愚無狀為不勝其任收還
[007-13a]
制書而選於衆必得其人以盡公議臣不勝幸甚所有
勅誥臣未敢祇受臣無任激切屏營之至
  中書謝傳宣入伏早出狀
右臣等云云/公府樞機之原所當盡瘁人臣夙夜之誼
豈敢告勞豈謂伏䝉皇帝陛下仁隱及微恩覃迨下甫
兹庚伏之候遽傳中出之言許其處休得以夙退夫王
人聽政固有四時之宜而臣職在公何取一身之闕/
非愛育之厚曷致優游之私臣等叅陪近司首被隆渥
[007-13b]
永惟圖報之効誓在捐軀之初
  中書謝譯經院御筵狀
誕聖當期方薦南山之壽繙經演法敢蘄西竺之祥勝
事甫成羣靈胥慶沛發惠慈之况加優觴豆之勸臣等
參服宰司預聞譯義雖冀真乘之利仰資難老之祺酣
詠逾涯飲服無斁
  舉邵亢自代
伏見太子中允集賢校理邵亢器質渾厚學術精明其
[007-14a]
辨論足以當顧問之求其文章足以備典冊之選臣所
自揆不如逺甚謹具狀以自代
  自代
臣伏覩三司鹽鐵副使工部郎中呉充行義修潔資材
博敏其學術論議足以當顧問其文章體用足以裁辭
命臣前嘗舉以自代實所不及伏望朝廷特賜進用庶
盡公議
  自代
[007-14b]
臣伏見大理寺丞祕閣校理韓維虛靜之性本於自然
疏明之材可以大任臣之自揆實所不如
  自代
臣伏見刑部員外郎集賢校理呉充材資自髙學問不
倦施之政亊沛然有餘用以代臣實允公議
  自代
臣伏見兵部員外郎充集賢校理邵必端亮修潔好學
守道出入文館資望俱髙揆之公議臣所不及
[007-15a]
  進奉銀二千兩狀
臣伏以聖人繼明海縣均慶凡在為城之列莫不思効
厥誠前件銀山川之精天地所寶敢備充庭之實庶修
任土之儀謹進
  進挽歌辭狀
右臣伏聞大行皇帝園陵卜吉大事有期臣身備侍從
而守郡於外不得犇走執事之後不勝追慕殞裂之情
謹齊戒撰成大行皇帝挽歌辭三首
[007-15b]
  笏記
梵譯甫終將獻上乘之福恩仁下逮遽推宴爼之私拜
况過優捐軀曷報
  中書謝春宴笏記
春物熙華宸居暇豫中開宴賜下逮臣工中/謝伏惟尊號
皇帝陛下盛德對時至仁自性弗為獨樂務與衆均臣
等備位在廷逢辰多慶畧無報稱苐有戰兢
  陳乞劄子第一
[007-16a]
臣輙披誠素上冒聖聰顧循罪戾殞越無措伏念臣父
某昨任通判滑州保舉本州白馬縣令楊稷充京官其
人近以贓除名臣父坐累於法當追一官停再念臣父
歴任州縣致位於朝凡四十年未嘗一掛於法而薦任
者過數十人今行年六十始得為郎而遽為舉者所累
奪官免職在臣之情豈勝憂廹夙夜惟念思有以祈贖
而臣䝉國寵厚備職侍從又例得計歲磨勘以進官在
臣之身竊幸實多臣願移臣終身磨勘之恩以贖父一
[007-16b]
朝之罪伏望陛下特開聖造俯察私欲許臣永不磨勘
而赦臣父追官但免所居之任亦足以行常法臣不勝
大願再念臣父所獲之罪非自已作獨以知人有所不
盡故被坐累向使臣父自作弗善臣亦豈敢進干朝廷
以屈常法犬馬之情苟賜矜納則父子立朝尚期有立
以報萬分臣無任徬徨激切俟命之至取進止
  第二
右臣云云/寵靈優厚加於無功畢臣之身不足以謝然
[007-17a]
犬馬之情尚有未盡者輙冒萬死敢言之伏念臣昨於
去年中以臣父某坐舉官事當追免臣遂具奏乞臣永
不磨勘而赦臣父追官是時竊計朝廷以臣未當磨勘
故不賜允納今臣父追免已乆而臣幸䝉恩遷官臣之
愚素豈能遂已伏惟陛下孝治天下仁覆萬物有生之
類既莫不遂其性而得其所故臣之愚素尚覬得申再
念臣父歴仕州縣凡四十年白首垂老始得為郎而遽
以保任之累免廢在臣之情夙夜不遑安處臣願還臣
[007-17b]
所進秩二等自今更不磨勘而許復臣父所免官一等
伏望陛下特開聖造究察私欲許檢㑹前奏曲賜矜可
臣無任徬徨激切祈恩俟罪之至
  第三
臣聞私而求申於公者非直臣而求必於主者非順有
一於此是為罪人今臣乃負二罪而敢有言者君親之
義不得有隱一日獲罪是其甘心維陛下矜而聽之不
勝大幸伏念臣昨於去年中以臣父某坐舉官事當追
[007-18a]
免臣遂具奏乞臣永不磨勘而赦臣父追官是時竊計
朝廷以臣未當磨勘故不賜從納臣近於二月中䝉恩
特授臣起居舍人臣尋兩具奏乞還臣所進秩自今更
不磨勘而許復臣父所免官尋再奉聖㫖不許臣又竊
計朝廷以臣父坐廢於法未當敘復而齒於朝故亦不
賜從納臣即已祇受并具奏其意臣近蒙恩特授臣尚
書禮部郎中臣亦已祇受今明堂禮成大賚天下而臣
父幸得以例敘復而齒於朝則臣之愚素猶冀得申伏
[007-18b]
望陛下特開聖造究察私志許檢㑹臣前後四狀許臣
納起居舍人及尚書禮部郎中兩官而復臣父舊官依
例差遣臣之㣲誠賤説既以盡於前奏不復敢喋喋取
瀆於上維陛下矜而聽之不勝大幸
  第四
右臣云云/朝廷已行之命非敢固辭犬馬未盡之誠尚
期從欲再三之瀆誅放所甘伏念臣父子立朝寵靈兩
厚在私之幸於臣實多獨念臣父當垂老之年被奪官
[007-19a]
之責臣所以夙夜深念啟處不遑思有所圖以贖厥咎
輙上還臣身之進秩願得復臣父之免官賤誠雖明天
聽猶隔徬徨若失俯仰無措伏望皇帝陛下天地覆載
而無所弗兼日月照臨而無所不察載矜愚欵終賜俞
音臣伏恐朝廷以臣父免官未當敘用則乞留臣所納
轉官恩澤候臣父將來合當敘用許復舊官則臣以禄
養親一得如志以身報國畢當殞身臣無任祈恩俟罪
感激懇切之至
[007-19b]
  上殿劄子
右臣云云/臣相次兩具狀奏乞納臣新命復父舊官
今月七日再准中書劄子奉聖㫖所乞不行便令受誥
勅者身賤言輕再三瀆上聖恩寛大不即誅殛不勝幸
甚臣竊計朝廷以臣父坐廢於法未當敘復而齒於朝
所以臣之愚請不賜從納臣亦豈敢喋喋重干天聽然
臣區區犬馬之誠父子之念實未能已竊幸它日臣父
敘復而齒於朝則臣尚敢自陳而冀得請所有勅誥臣
[007-20a]
已於當日祇受奉表稱謝訖
  乞移鄆州劄子
臣輙以悃幅上干聖明進退為憂俯伏待罪伏念臣行
能朽薄猥列從官之後國恩過厚夙夜震恐未知所以
為報而犬馬之質早衰多病比年尤甚遭遇朝廷大治
四方無事臣得以優游養安於外粗了職事未從誅廢
不勝大幸再念臣到任已踰二年伏恐例當除替臣竊
聞鄆州曹佾到任亦已二年或應召移臣欲望聖慈特
[007-20b]
許就差臣知鄆州臣雖罷悴無狀尚可黽勉殫其餘力
以報國恩
  上殿劄子
臣伏見朝廷比歲置官遣使自京師達於天下凡征賦
之重力役之衆有所病於民者悉寛除之所以惠養百
姓德澤甚厚臣愚以謂尚有未盡者郡縣或以虚名建
而民力分不能給其一亊也葢一郡雖小必有一郡之
役一縣雖小亦必有一縣之役地非加廣也民非加衆
[007-21a]
也昔合而役於一者今乃分而役於二然則欲民力之
有餘不可得矣是所謂以虛名而取實弊殆當時議者
之過而今天下以軍名者多是也臣愚不足以盡其利
害願陛下屬之有司詳議取近世所置軍縣度其小大
逺近可省者皆省而并之如其舊不獨以損吏役而舒
民力又以汰冗官而節多費庶幾稱朝廷所以愛育百
姓之意取進止
  開封府乞增屬官劄子
[007-21b]
臣伏見開封府所治京師其職事之劇固非天下郡府
之比然今郡府之大者其佐皆置通判職事官六人雖
郡府之大職事之劇自不能開封什二三而開封之佐
乃獨置推判官四人葢失之從事乆矣且行尹事者固
當責以大體夫使國家徳澤不宣法制不行百姓失業
大衆弗治是其咎也若簿書期㑹之煩笞榜訊騐之細
皆當責其佐今則不然一府之事無小大行尹事者常
與其佐雜治之索其精神敝其支體朝而視事昏而後
[007-22a]
罷僅能給一日之務夫人之材力亦有分矣事物之來
則無窮也以有分而應無窮雖賢智或不能盡况如臣
等之愚而欲使國家德澤宣流法制張明百姓篤其業
大衆無敢犯不可得矣其弊在於為之佐者少而事不
分任不專行尹事者不得盡心于所責爾葢舉其大者
必遺其細察於近者必闇於逺理之常也臣願陛下裁
擇可增置府推官二員與舊為四員使均治獄訟判官
二員使共治諸務若此則事分而任專處心者精為力
[007-22b]
者省法理必盡其精紀綱修而無廢行尹事者得壹意
而尸所責庶幾有成以靖京邑以觀四方以稱陛下憂
勤内外之意取進止
  上中書奏記
某守郡無狀無以稱朝廷惠養百姓之急夙夜自訟不
知所為維朝廷寛大未加之罪幸甚幸甚所守東南大
郡學者甚衆州雖有學而無官學者不知所師某輙有
奏乞除試祕書省校書郎孫侔一職事官管句本州學
[007-23a]
侔之為人相府所知不特某言然朝廷嘗已命侔為揚
州學官侔固辭恐朝廷疑侔前意而奏難言其私故敢
陳之於左右侔向以固辭揚州學官者是時侔兄觀在
朝其禄尚足以周其族故侔得以自守而不願仕朝廷
亦髙之而不奪其守自居於湖安其賤窮未嘗妄與人
交况其有取於人也今乃不幸而失其兄侔方自經營
以迎其喪於蜀自此其家事衣食嫁娶一出於侔侔既
無祿又不能為生則其家饑寒之憂近在朝夕雖欲不
[007-23b]
仕不可得矣恭惟某官閣下方為朝廷致天下士而官
之如嚮者顔復等召至一試尚得一邑如侔者固非復
等所能望劉敞嘗奏言侔是王安石吕公著之流信知
言也然則侔豈止一州郡學官而已如朝廷自以有處
侔者則非某所知不然則朝廷亦不惜一職事官於侔
以慰此州學者之心又侔方窮困當朝廷憂天下不欲
一物失其所之時某故敢盡言侔之思維左右留意幸
甚幸甚
[007-24a]
  下上虞縣令教一首
上虞惡民李氏者一邑之害而四方之所共知也自敗
邑令王存以來朝廷士大夫莫不切齒而欲葅醢之然
則居官者不能使伏其辜亦何以為民之上今足下居
縣亦可謂能矣然舉兹以議始未也其覽此而留意且
其家内亂專殺屠牛釀酒用禁物置兵械皆安然而不
怪欲發而致之於法非艱然所以前后不能發之者由
其族大而耳目羽翼布滿於縣庭把持上下長短王存
[007-24b]
由之以敗後莫不以為戒故也然存所以為其所敗者
由為州者非其人耳今足下既無王存之失而僕又幸
不至於前人之惽其發李氏之姦而致之法宜在今日
維微維幾乃克有濟足下今日成此僕明日當言於朝
廷且不獨一言而已要當再言三四言必使朝廷知足
下之才而用之乃已耳其無忽
 
 西溪集巻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