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047 都官集-宋-陳舜兪 (master)


[010-1a]
欽定四庫全書
 都官集巻十      宋 陳舜俞 撰
  書
   上時相書
具官某謹齋沐裁書東望載拜授之門人有聞於集賢
相公閣下某嘗學古今竊惑治亂之迹是何致治之難
而亂之多耶桀紂之亂非堯舜之道亡亡堯舜之道者
非堯舜之人也然天之生材無窮天不以臯䕫元凱私
[010-1b]
於堯舜堯舜兢兢以不得臯䕫元凱為已憂臯䕫元凱
皇皇以不得堯舜為已憂故文命敷於四海勲華塞乎
天地嗚呼生民不見太平之治乆矣士之生也罔其相
與日見也偽其先王之道未嘗人人傳傳而出於鄉人
者其君未嘗憂不得而臣之臣而入於利祿者未嘗行
其道而用其言是非臯䕫元凱獨不見於後世後世長
飬之進取之之術異也然則士之出於世而求為無愧
於進之道者奈何君不以失士為憂則不進憂而求之
[010-2a]
不以失禮為憂則不進取之以禮不以不行其言為憂
則不進用其言不以不終其道為憂則不進人皆有欲
進之心而進為甚難故常有願治之望而不易得烏有
仁人在上使人人自足其本心相與日見於治士之懐
是道而逢是時疇欲與鳥獸草木為羣而能忘貧賤之
憂乎某不肖潜心讀書恥文章之陳迹髙古人之忠義
亦有日矣前此者言必遜進必縮固未嘗便便汲汲之
若是噫不以自進之難而盛時之不可再耶至於鍳前
[010-2b]
王之廢興明来事之成敗究生民之利病論天下之安
危雖智小而謀大責近而憂逺今或以其書為可採用
舉科目又念古者相君皆開閤以飬天下之士收羣䇿
以釐萬務閣下好賢取士出乎古人而某舊得從事賔
客曵裾閣下之門雖閣下盛徳大業無待於人然狂夫
之言聖人擇焉今某之進求所以自足乎望則鈞播之
賜未可知也苟就其書如䝉一言之採有補於今則某
之心固巳為得矣謹以所進治說五十篇十巻繕寫塵
[010-3a]
獻伏帷調爕之暇俯賜鈞鍳不宣某頓首拜
   上時相書
某居東海之濵一日獲邸吏之報伏審執事進位元輔
其比肩並命者又皆為天下所望之人某方食匕落不
知起舞於坐吁嗟聖天子求治如此之至登用賢輔如
此之當盖自漢唐以來命相之盛未見今日比也某且
思天下搢紳先生巖穴逸處洗耳更化拭目以觀太平
又豈一二其人而已哉惟是區區孤生念昔旅食京師
[010-3b]
日聞都人卿士風議執事柄用以來施設之畧有若未
能厭足人望者嘗不識忌諱謄寫衆說置之主謁伏䝉
執事逺取聖人吐握之義不間狂夫側陋之言接以上
客之禮賜之更僕之論開陳虛懐親指時事則某知執
事育徳待時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自有先後與夫
進鋭退速輕為去就者不同日而語矣從是以還引領
一方日待徳教之下則有若裁任子之令革貢舉之法
燁然亦足以動天下之望矣而某又竊憂者治世不易
[010-4a]
得君臣之相遇甚難恐執事有待之之心而時不偶懐
切磨之術而功不就萬一及此當世之人猶或不見執
事有為之迹誰復能信執事願治之心哉不謂執事知
天降大任之心將至期其道有時而果一效於今日
矣然某聞秦人苦冘豫之疾者凡二十年瞽醫庸術日
踵其門不惟無愈而又害之者多矣鄉隣之人有過而
告者曰是必用盧醫扁鵲而後愈也然而秦人未嘗信
日瘠月痼而無所愈卒命夫二人者鄉隣皆喜而秦人
[010-4b]
憂之曰秦國之技止此耳從是而治吾之病其革矣噫
今日之事無異於是天下之病豈獨冘豫而巳耶其與
執事比肩並用之人則若醫之有盧扁也天下之賢固
不過執事二人者是以天下雖喜識者以為憂何則夫
療乆疾之人不能為勿藥之喜必有針砭之神攻灼之
毒瞑眩之苦然後固一元之氣瀹五臟之煩生六府之
和强筋力而豊膚革爾今有百年之敝豈能為循迹之
治必有非常之事業不次之進退大有為之更張然後
[010-5a]
立天下之本銷當世之冗下生民之休暢威靈而躋富
庶爾今執事出素藴見鴻業取百年之敝圖一世之救
則朝廷躋三代之康强生民享二帝之壽考在此舉也
使執事復為循迹之治襲蹈前人之爲不過維持而居
保完以退天下之望過執事而無所屬天子之信後今
日而不可再然則視四海之瘡潰成一世之膏肓亦此
舉也某又視漢唐以來當天下之憂責者未有若執事
之重也古人不以位為樂而以位為憂不謂是乎某所
[010-5b]
謂針砭之神者何也伏以執事道貫聖賢學該古今知
天下之責不可逃待天下之任必將至夫豈止懐庸庸
之謀持斷斷之技而已乎是必有經濟之雅施之小大
而有宜謀猷之深取之左右而不竭伏惟執事斷之以
必行發之以至神此所謂非常之事業猶秦醫之有針
砭也某所謂攻灼之毒者何也竊以方今綜覈之理廢
賢不肖混淆大官大職渉級而至未嘗待勲勞徒食虛
廪紛然無所為求而使之又患材不足此天下之至敝
[010-6a]
也伏惟執事知人之賢雖草茒塵泥必噐於華顯察人
之不善雖黻冕朱紫必廢於冗散然則士多嚮善官有
稱職此所謂不次之進退猶秦醫之有攻灼也某所謂
瞑眩之苦何也竊以衆人難與謀始易與樂成鄭子産
古之賢大夫也為政一年輿人欲殺之三年而民詠歌
之夫君子之幸小人之辜善人之利不善人之害此謗
之所由起也况今與上金石時則機㑹伏惟執事奮不
顧之節無可奪之義苟利於國不知為身未信於人先
[010-6b]
信於天然則何利之不興何弊之不革此所謂大有為
之更張猶秦醫之有瞑眩也某所謂固一元之氣何也
竊以人非元氣不生國無本不固昔賈誼可謂知國體
者其言曰太子者天下之本本正則天下正故古者天
子國君即位政教未脩禮樂未講君臣相與為建立之
議嘗如此之早也至於教習其善猶恐不豫烏有垂䇿
一世而不之及大臣畏避而無所陳為國逺慮凛然寒
心也且天下者太祖太宗之天下相與揖遜而得也伏
[010-7a]
惟執事傳納讜議推明天心以重宗廟消禍於未然垂
裕於萬世此所謂立天下之本猶秦醫之為疾必固一
元之氣也某所謂瀹五臟之煩何也竊以方今蚍蜉之
卒無慮百萬衆其仰食於縣官嵗率五千萬犬馬之臣
無慮三萬人其受祿於縣官歳率亦百五十萬天下之
財取之毛髪而積之丘山歳之入未能過億也而官兵
之冗食其大半其餘郊宫之奉嵗幣之奉尚未足以支
也古者三年耕必餘一年之蓄國無三年之蓄曰不足
[010-7b]
今也以嵗飬嵗猶或不給故太倉之粟不支比年都内
之錢未聞億數不幸重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為國計
者甚可懼也伏惟執事嚴教習以汰無用之兵釐仕進
以澄不職之吏使通收三歳之冗食而餘一年之經費
行之九年國家其庻乎有備矣此所謂銷當世之冗猶
秦醫之為疾必瀹五臟之煩也某所謂生六腑之和何
也竊以方今土田之賦関市山海之利取於民悉矣朝
廷進剥刻之吏以羡餘為有功郡縣校征科之勞以殘
[010-8a]
忍為稱職天下有禁外之禁小人犯法無有完膚天下
有賦外之賦生民饑寒不能僅免吁可謂窮矣伏惟執事
名田以寛大半之賦節用以通天下之禁藉使未及絶
禁外之私條使其手足有所措斷賦外之竊歛遺之衣
食之毫毛此所謂下生民之休猶秦醫之為疾必生六
腑之和也某所謂强筋力而豐膚革何也竊以朝廷以
兵强戰勝為筋力以家給人足為膚革方今敵國外侮
取厭於賄可謂强乎生民盗窮流轉而死可謂豐乎伏
[010-8b]
惟執事勉其所未至革其所欲革更其所當更自然中
國日强敵國畏我如天地生民日阜禮樂備而廉遜興
此所謂暢威靈而躋富庶也猶秦醫之為疾强筋力而
豐膚革也此數者葢天地之大務興復之急先執事得
君得時得共政舉而施之如饑之命餉渇之索飲猶恐
為晚也若夫補完萬事之缺更易一世之故至纎至悉
豈可勝紀伏惟執事開閤以待天下之士下朝不宴博
收羣䇿夜思日行太平之功乃可致也嗚呼古者治世
[010-9a]
常少亂世常多不以聖賢之人材與時不相偶乎古者
有其材無其時仲尼是也有其時無其材房杜是也天
生執事以輔吾宋天啟吾君以賢執事得聖人不得之
時至房杜不至之學可謂盛矣執事勿謂天未厭亂天
之與此時足以信矣勿謂上未腹心上之付是任可謂
堅矣今執事極所以爲之則不違天竭所以報之則不
負吾君執事忘其身則身安不顧其家則家榮時乎時
乎不再來惟執事圖之某愚賤無所能天下之事以嘗
[010-9b]
求而知之雖然不知其可行耶今當職事之大任以嘗
進瞽說於前而不得黙已於後敢盡布之惟執事擇焉
使言而無補尚知其心之拳拳萬一有所得執事不以
人廢之乃所幸不為狂言誠無望於自利也干冐台重
鈇鑕之戮亦惟哀矜不宣某載拜
   上昭文相公書
具官某謹拂蓍揆日齋慮裁書頓首再拜惶恐有聞於
昭文相公閣下某嘗伏謂君子之蹈道行乎天下甚哉
[010-10a]
求適乎用舎去就之難也人生孰不慕富貴而惡貧賤
孰不美膏粱而厭藜藿孰不恱文繡而禠藍縷孰不快
使令便嬖而憫勞苦其膚體孰不樂志澤日加於天下
而嗟窮拂其所為孰不好聲名白於日月而恥湮沒無
聞又顧天下非無有餘之勢而不足稱已之養伸巳之
願然而君子之蹈道行乎天下者遇不遇得不得人人
未嘗齊也是何也或曰時也君子不謂時也且周公相
天下朝諸侯如運之掌為得時乎則生周公之時者伯
[010-10b]
夷叔齊而餓死孔子為旅人走四海死無置錐之地為
不得時乎則生孔子之時者管夷吾晏平仲嘗以其君
霸是以君子不謂時也或曰命也語曰不知命無以為
君子也周公固達矣逺則四國流言近則成王不知周
公愓然懼不獲光眀文武之道而大墜輔佐之業乃作
詩以遺王名之曰鴟鴞仲尼固窮矣失魯司㓂將之荆
既先之以子夏又申之以冉有其適諸侯也未嘗不皇皇
然使周公謂命也則不聞流言而懼孔子謂命也則不
[010-11a]
適諸侯是以君子不謂命也然則其餘用舎去就之間
亦可謂難矣周公管夷吾晏平仲得其所就就之不為
謟孔子伯夷叔齊得其所去去之不為固後之就者不
有周公管夷吾晏平仲之道而仕者皆苟仕也後之去
者不有孔子伯夷叔齊之義而隠者皆妄隠也故曰富
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
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之於人也審
已之所以去就求不失其正為不難處人之所以用舎
[010-11b]
於已使不失其義為甚難苟能審已又能處人故不以
人之將舎已者就於人不以將用已者去於人就其所
舎雖得之君子曰曾不若黔敖之餓夫也去其所用雖
得之君子曰是視天下而路也古之人其難於用舎去
就之分常如此今之人奚獨不然非慕富貴美膏粱恱
文繡快使令便嬖樂志澤加於天下好聲名白於日月
之甚也非惡貧賤厭藜藿褫藍縷憫勞苦嗟窮拂恥湮
没之愈也非周公孔子管晏夷齊之道亡也是何也時
[010-12a]
然也古之所以就於世者道德成於國人則鄉大夫鄉
先生禮而賔之矣辨説合於卿大夫則公執禮而見之
矣志䇿聞於國則國君束帛而求之矣非若今以言語
之度量揭於有司羣羣而来合則得之不合則棄之如
此之薄也古之所去於世者去於魯則之衛去於衛則
之齊之晉之宋之秦或之於四夷非若今不合於有司
則為匹夫矣或窮且死而已矣不合於朝廷則為黜臣
或錮且卒而已矣是以今之君子常不及古人有磊落
[010-12b]
去就出入之節而上之人無恐恐失一士之悔雖然謂
古之所以用舎人之道未能遽復之可也謂古之所以
用舎之道不足復不可也謂今之所以去就人之道雖
失士而不可出於中國可也謂今之所以去就人之道
無失士在中國不可也苟有人焉好古之道持古之所
以用舎去就之義而不出乎天下其將以古之道與古
所以用舎去就之義望於吾君吾相而已乎將不以古
之道與古之所以用舎去就之義望於吾君吾相而已
[010-13a]
乎孟軻曰我非堯舜之道不敢陳於王前夫豈不美仁
義之道哉其心曰是惡足與言仁義也故齊人無如我
敬王也今其來也如不以古之道與古之用舎去就之
義望吾相不恭莫大焉古者旌以招士皮冠以招虞人
虞人野之鄙人也不得其招則不徃况國士耶今之天
子以招天下之士者有若六博之道耳或偶以勝或
竒以不勝不勝者不得怨勝者曰幸不幸偶然也所謂
六科以䇿天下之士者則又甚矣乃若射寠數之術也
[010-13b]
然六題者必命羣籍隠奥嵬𤨏之言而加之參互離絶
以求為難知之勢幸則知之為中選不幸則不知不知
為不中選然而天下之士負經世王佐之畧如漢之董
仲舒有直言敢諫之心如唐之劉蕡褎然出於是科者
不可謂得其招而来也謂今之天下應選之士雖有古
人之道而無古人之節故不得其招而徃亦不可也盖
以朝廷承平熈洽巷歌里誦文章聲眀際天接地斂材
日繁得士亦衆臣工如棫樸之富巖谷無考槃之樂士
[010-14a]
之生是時也名不齒於當路則不免為鄉人養不及於
禄食則卒困於畎畆求而不得者有之未有不求而自
得之故皇皇汲汲而来也古之任士也任其所長不任
其所短是以材有餘治道日不足今之於士也求其所
不知而問之知就其所不能而責之能雖得之葢亦不
贍矣故比嵗詔舉所得不過一人甚者天下無一足以
充其選非士亡也任其所短而不任其所長而然也以
若所舉為吾君吾相者不可為之動心而已乎古之於
[010-14b]
士也不惟舉而用之其所以禮之遇之固有道也有若
周公焉為文王之子為武王之弟為成王之叔父其於
天下不賤矣然而布衣之士所執贄而師見者十人還
贄而見十二人窮巷白屋所見者四十九人進善者百
人教者千人朝者萬人是古人之於士者亦多術也或
爵之或祿之或尊之長之或教養之非若今挾甚重之資
持不可合之勢與者窮日力大榮之否則悻悻而拒之
訑訑如也近世之名制舉者亦可考矣有若唐武德之
[010-15a]
舉不有常制皆標其目而搜揚之文策髙授以美官其
次不過得一出身耳豈若今揭殊中之選名非常之舉
得之則不旋踵取富貴否則棄而去之碌碌如也某嘗
逺觀周公相成王之世及唐武德之時禮脩樂備刑清
訟簡家富人足頌聲休烈煥乎甚盛畢召虞虢衆聖相
與輔佐其次房杜魏李衆賢相與謀理然且進善之意
如此之勤取人之法如此之當以彼較今不為無事是
宜吾君吾相方孳孳於天下之士大約古之制少釐今
[010-15b]
之為求必得士而後已也閣下道德功業不獨於今一
人於數百年中特一人耳豈止能致吾君武德之君而
已自比於周公不為過也某不肖無古今術學徒慕古
人之莭義竊幸閣下講道致治之期留神收士之日不
自虞度起於海濵求致身於閣下爵祿長養之中前此
者故持所撰治説五十篇委置門下如䝉閣下察其言
信其所存其為永合於世之道粗曰不苟矣然而復陳
區區如是者今䝉朝廷收採俾從事於有司有司必將
[010-16a]
發難知之題舉一人二人之目幸而得之未可知也不
幸記誦之不及科指之不眀遂為碌碌者俛首而去則
終年不能望閣下之門墻而無路盡其愚忠矣故盡布
之永無愧於古人
   上呂參政書
某惶恐頓首再拜有聞於參政閣下某伏以二帝三王
之君臣其去世已逺非有流風遺澤可至於今然而人
莫不以為聖且賢盖有仁義禮樂賞罰號令之迹方䇿
[010-16b]
存焉耳孔子顔回子思孟軻生為匹夫未嘗得百里之
民而君長之髙談而死然而後世之人懐其風烈猶曰
二帝三王之君臣不若也是雖無仁義禮樂賞罰號令
之迹而有治世康天下之心為後世所信故也盖道在
於迹雖並天地而髙厚有所極其藏於心淵淵浩浩而
莫知其疆此所以後世論仲尼賢於堯舜逺矣伏惟閣
下學孔子顔回子思孟軻之道而履二帝三王臣佐之
貴聲名事業為四海望可謂盛矣至於仁義禮樂賞罰
[010-17a]
號令之迹其著於已久其澤加於民固已逺而天下士
大夫相與言曰夫子所以治世康天下之心固未之見
也指前日之迹且善則曰可以知夫子之心以是歎天
下之士所望而待者豈淺也哉某棄而窮且乆矣然徘
徊徬徨愛其餘生猶庶乎見閣下盡心迹之化與昆蟲
草木沐浴之惟公察焉不宣某再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