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042 盱江集-宋-李覯 (master)


[017-1a]
直講李先生文集卷之七
   國用第六
繫辭曰包犧氏沒神農氏作斵木為耜揉木為耒耒
耜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諸益是聖人之扵農必制器
以利其用也舜典曰棄黎民阻饑汝后稷播時百榖
是聖人之扵農必命官以掌其政也故遂大夫正歲
簡稼器脩稼政稼器耒耜鎡基之屬稼政孟春之月
今所云皆脩封疆審端徑術善相丘陵阪險原隰土
地所宜五榖所殖以教道民必躬親之之比也器不
簡則貧人或不能備物政不脩則愚者或不能得宜
[017-1b]
不備物則雖良田将不耕不得宜則雖嘉種将不穫
若是不可不慎也至如二耜為耦一夫不足獨舉必
通㓛易事兩人相助而後可也故里宰以歲時合耦
于耡以治稼穡趍其耕耨行其秩敘耡者里宰治䖏
扵此合耦使相佐助秩敘相佐助之次第也又五穀
熟時有風雨之急是謂力耕數耘收穫如寇盗之至
者也然一夫又不足為故遂師廵其稼穡而移用其
民以救其時事謂使轉相助救時急事也古之治天
下至纎至悉之如此奈何民不富國不實也漢趙過
能為代田一畮三甽一夫三百甽而播種扵甽中苗
[017-2a]
生葉稍耨隴草因隤其土以附苗根比盛暑隴盡而
根深能風與旱其耕耘下種田器皆有便巧用耦犂
二牛三人一歲之收常過縵田畮一斛以上善者倍
之民或苦少牛過奏故平都令光以為丞教民相與
庸輓犂以故田多墾闢用力少而得榖多斯近古之
事效驗甚明而歴代莫以為意何也
   國用第七
載師凡宅不毛者有里布凡田不耕者出屋粟凡民
無職事者出夫家之征謂宅不毛者罰以一里二十
五家之泉空田者罰以三家之稅粟民雖有間無職
[017-2b]
事者猶出夫稅家稅夫稅者百畮之稅家稅者出士
徒車輦給繇役也閭師凡庶民不畜者祭無牲不耕
者祭無盛不樹者無椁不蠶者不帛不績者不衰謂
庶人五母雞二母彘無失其時是以不畜者罰之死
後祭無牲也黍稷曰盛耕者所以殖黍稷今田不耕
非直罰以屋粟又死後祭無盛也五畮之宅樹以桒
麻今宅不毛非直罰以里布死後又無椁也蠶則得
帛不蠶故身不得衣帛績則得布不績故死則不為
之着衰以罰之也夫財賦力征人所吝嗇與其無事
而重孰若有業而䡖以此罰之敢或不勉者乎帛所
[017-3a]
以養老衰所以送死塟禮祭禮乃為令終一有觧惰
則不得用以此罰之敢或不勉者乎是聖人敺民以
反本之術也漢髙祖令賈人不得衣絲乗車重稅租
以困辱之孝惠髙后時為天下初定復弛商賈之律
然市井子孫亦不得為官吏商賈乃在四民之目而
前代且謫之後之㳺惰去四民逺甚者其類不可勝
數為國者非徒凾容或尊寵之傷㢤
   國用第八
一夫之耕食有餘也一婦之蠶衣有餘也衣食且有
餘而家不以富者内以給吉㓙之用外以奉公上之
[017-3b]
求也而况用之無節求之無藝則死扵凍餒者固其
勢然也故土均掌和邦國都鄙之政令刑禁與其施
舍禮俗䘮紀祭祀皆以地㜫惡為䡖重之法而行之
掌其禁令禮俗邦國都鄙民之所行先王舊禮也君
子行禮不求變俗随其土地厚薄為之制豐省之節
耳司書三歲則大計群吏之治以知民之財器械之
數以知田野夫家六畜之數以知山林川澤之數以
逆群吏之政令逆謂鉤考也恐其群吏濫稅歛萬民
故知此本數乃鉤考其政令也夫奢則以為榮儉則
以為辱不顧家之有亡汲汲以從俗為事者民之常
[017-4a]
情也是故為之禁令地&KR0839收多則用之豐地惡收少
則用之省如此民皆知惜費矣虧下以益上貪功以
求賞不恤人之困乏皇皇以言利為先者吏之常態
也是故為之鉤考雖器械六畜山林川澤必知其數
如此吏不敢厚歛矣民皆知惜費吏不敢厚歛而不
免凍餒者未嘗聞也禮器曰居山以魚鼈為禮居澤
以鹿豕為禮君子謂之不知禮然則地之惡禮不可
䡖耶有若曰百姓不足君孰與足然則民之財官可
不知耶是先王之所以得後世之所以失也
   國用第九
[017-4b]
職方氏凡邦國小大相維王設其牧制其職各以所
能制其貢各以其所有謂國之地物所有也諸侯得
稅大國半次國三之一小國四之一皆市取當國所
有以貢扵王也土訓掌道地圖以詔地事道地慝以
辨地物而原其生以詔地求辨地物者别其所有所
無原其生生有時也以此二者告王雖是當州所有
而生有時地所無及物未生則不求也大㢤聖人念
民勤恤財匱如是其著也地所有而官不用則物必
賤地所無而反求之則價必貴况天時所不生則雖
有如無矣買賤賣貴乗人之急必刼倍蓰之利者大
[017-5a]
賈蓄家之幸也為民父母奈何不計本末㒺農夫以
附商賈令下之日吏旁為姦公不獲皮毛而私啄其
髓矣壞民家敗民産此其甚也夏書任土作貢厥貢
厥篚九州不同前聖後聖豈非一揆者乎漢桒都尉
領大農以諸官各自市相争物以故騰躍而天下賦
輸或不償其僦費廼請置大農部丞數十人分部主
郡國令逺方各以其物如異時商賈所轉販者為賦
置平凖扵京師都受天下委輸大農諸官盡籠天下
之貨物如此富商大賈亡所牟大利則反本而萬物
不得騰躍故抑天下之物名曰平凖桒雖聚歛之臣
[017-5b]
然此一役豈無法耶孝武時國用饒給而民不益賦
誠有以也
   國用第十
司稼廵野觀稼以年之上下出歛法歛法者豐年従
正㓙年則損也廪人掌九榖之數以歲之上下數邦
用以知足否以詔榖用以治年之豐㓙凡萬民之食
食者人四鬴上也人三鬴中也人二鬴下也若食不
能人二鬴則令邦移民就榖詔王殺邦用謂以歲之
豐㓙得稅物多少之帳計國之用以知足否若歲㐫
稅物少而用多則不足廪人既知多少足否乃詔吿
[017-6a]
在上用榖之法也夫什一而稅天下中正是故謂之
徹徹者通也然耕穫之事豐儉亡常不幸㓙旱水溢
或螟螣蟊賊農雖盡力榖有不登而有司必求如法
扵理安乎孟子道龍子之言曰治地莫善扵助莫不
善扵貢貢者校歲之中以為常樂歲粒米狼戾多取
之而不為虐則寡取之凶年糞其田而不足則必取
盈焉為民父母使民盻盻然将終歲勤動不得以養
其父母又稱貸而益之使老稚轉乎溝&KR0676惡在其為
民父母也故聖人設官必扵榖之将熟廵扵田野觀
其豐凶而後制稅歛焉豐年從正亦不多取也凶荒
[017-6b]
則損何取盈之有㢤然則龍子所見盖周之末世周
公雖貢未嘗聞其不善也然而取之少則用不得不
殺取少而用不殺則國不能自濟非反乎民将焉得
也宜其知足否而詔榖用焉王制曰冡宰制國用必
扵歲之杪五榖皆入然後制國用用地小大視年之
豐耗以三十年之通制國用量入以為出由此道也
後世作者除减歛法則既聞之矣至扵邦用其可忽

直講李先生文集卷之七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