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042 盱江集-宋-李覯 (master)


[016-1a]
直講李先生文集卷之六
   國用第一
人所以為人足食也國所以為國足用也然而天不
常生其生有時地不徧産其産有宜人不皆作其作
有能國不盡得其得有數一榖之稅一錢之賦給公
上者各有定制苟不量入以為出節用而愛人則哀
公云二猶不足公羊謂大桀小桀誅求無巳怨刺
並興亂世之政也故大府凡頒財以式法授之王日
一舉其膳六牲祀兵朝甸其服有九故關市之賦以
待王之膳服諸侯来朝卿大夫来聘致之則有積飱
[016-1b]
饔接之則有饗食燕故邦中之賦以待賔客牛馬之
食其用芻禾車秅之數皆眡牢禮故四郊之賦以待
稍秣功懋懋賞以馭其幸所受之物邦之大用故家
削之賦以待匪頒冬官百工取材非一五庫之量母
或不良故邦甸之賦以待工事問勞贈賄酬爵侑食
皆為篚實将其厚意故邦縣之賦以待弊帛大祀小
祭事神之禮牲弊玊器不奢不儉故邦都之賦以待
祭祀股肱或虧君之所痛賵禭含&KR0608闕一不可故山
澤之賦以待䘮紀王及冡宰時有所善燕好之用亦
以推恩故弊餘之賦以待賜予王扵諸侯分烖救患
[016-2a]
㐫禮五事其費則多故邦國之貢以待吊用國家閒
暇要在多積積貯之道天下大命故萬民之貢以充
府庫難得之貨饑不可食燕㳺所用非國之急故式
貢之餘財以共玩好之用凡其一賦之出則給一事
之費費之多少一以式法如是而國安財阜非偶然也
   國用第二
玉府掌王之金玉玩好兵器凡良貨賄之蔵燕衣服
祍席牀第凡䙝器凡王之獻金玉兵器文織良貨賄
之物受而蔵之凡王之好賜共其貨賄内府掌受九
貢九賦九功之貨賄良兵良器以待邦之大用凡四
[016-2b]
方之幣獻之金玉齒革兵器凡良貨賄人焉凡適四
方使者共其所受之物而奉之凡王及冡宰之好賜
予則共之按其職文掌天子器用財賄燕私之物及
受貢獻以備賞賜此帑蔵之在宫中官職之最私䙝
者然而為冡宰之屬列大府之下與凡治蔵之官不
異者何也盖王者無外以天下為家尺地莫非其田
一民莫非其子財物之在海内如在槖中况扵貢賦
之入何彼我之云㢤歴觀書傳自禹貢以来未聞天
子有私財者漢湯沐邑為私奉養不領扵經費靈帝
西園萬金常聚為私蔵皆衰亂之俗非先王之法也
[016-3a]
故雖天子器用財賄燕私之物受貢獻俻賞賜之職
皆屬于大府屬于大府則日有成月有要歲有㑹職
内之入職歲之出司書之要貳司㑹之鉤考廢置誅
賞之典存焉如此用安得不節財安得不聚若以御
府禁錢捐之親幸之手省闥之中外人弗睹法制所
不行校比所不及則傷財害民非細事也
   國用第三
太宰以九職任萬民一曰三農生九榖二曰園圃毓
草木三曰虞衡作山澤之材四曰藪牧養蕃鳥獸五
曰百工飾化八材六曰商賈阜通貨賄七曰嬪婦化
[016-3b]
治絲枲八曰臣妾聚歛䟽材九曰間民無常職轉移
執事天之生民未有無能者也能其事而後可以食
無事而食是衆之殃政之害也是故聖人制天下之
民各從其能以服扵事取有利扵國家然後可也太
宰授之職閭師責其功故曰任農以耕事貢九榖任
圃以樹事貢草木任工以飾材事貢器物任商以市
事貢貨賄任牧以畜事貢鳥獸任嬪以女事貢布帛
任衡以山事貢其物任虞以澤事貢其物凡無職者
出夫布也人各有事事各有功以興材征以濟經用
無惰而自安無賊扵糧食是富民之大本為國之上
[016-4a]
務雖關百聖何以易此昔胥臣對晋文公謂戚施植
鏄蘧蒢蒙璆侏儒扶廬矇瞍脩聲聾聵司火王制瘖
聾跛躃斷者侏儒各以其器食之古者廢疾之人猶
有所役後之㳺民作無益以害有益者肩相摩毂相
擊而吏不以是罪之主不以是棄之謂之何㢤
   國用第四
言井田之善者皆以均則無貧各自足也此知其一
未知其二必也人無遺力地無遺利一手一足無不
耕一歩一畮無不稼榖出多而民用富民用富而邦
財豐者乎大司徒凡造都鄙制其地域而封溝之以
[016-4b]
其室數制之不易之地家百畮一易之地家二百畮
再易之地家三百畮不易之地歲種之地羙故家百
畮一易之地休一歲乃復種地薄故家二百畮再易
之地休二歲乃復種故家三百畮遂人辨其野之土
上地中地下地以頒田里上地夫一㕓田百畮萊五
十畮餘夫亦如之中地夫一㕓田百畮莱百畮餘夫
亦如之下地夫一㕓田百畮莱二百畮餘夫亦如之
萊謂休不耕者戸計一夫一婦而賦之田其一戸有
數口者餘夫亦受此田也載師以宅田士田賈田任
近郊之地以官田牛田賞田牧田任逺郊之地宅田
[016-5a]
致仕者之家所受田也士田仕者亦受田賈田在市
賈人其家所受田也官田庶人在官者其家所受田
也牛田牧田畜牧者之家所受田也若餘夫致仕者
仕者賈人庶人在官者畜牧者之家皆受田則是人
無不耕無不耕則力豈有遺㢤一易再易莱皆頒之
則是地無不稼無不稼則利豈有遺㢤自阡陌之制
行兼并之禍起貧者欲耕而或無地富者有地而或
乏人野夫有作惰㳺况邑居乎沃壤猶爲蕪穢况瘠
土乎饑饉所以不支貢賦所以日削孟子曰仁政必
自經界始師丹言宜畧爲限不可不察也
[016-5b]
   國用第五
地利之食扵人博㦲農既得其時種既得其宜然且
不熟者水旱賊之也水旱之灾雖天所為至扵人力
亦有可及矣故遂人凡治野夫間有遂遂上有徑十
夫有溝溝上有畛百夫有洫洫上有涂千夫有澮澮
上有道萬夫有川川上有路此鄊遂之田制也匠人
為溝洫耜廣五寸二耜為耦一耦之伐廣尺深尺謂
之甽田首倍之廣二尺深二尺謂之遂九夫為井井
間廣四尺深四尺謂之溝方十里為成成間廣八尺
深八尺謂之洫方百里為同同間廣二尋深二仞謂
[016-6a]
之澮此都鄙之田制也川大扵澮澮大扵洫洫大扵
溝溝大扵遂遂大扵甽甽通水以入于遂遂入于溝
溝入于洫洫入于澮澮入于川然則雖大雨霖其水
有所渫能爲害者希矣稻人掌稼下地以豬畜水以
防止水以溝蕩水以遂均水以列舍水以澮寫水以
渉揚其芟作田豬謂畜流水之陂防豬旁隄也然則
雖乆不雨其水可以得能爲害者希矣聖人之扵水
旱不其有備㢤蒍掩規偃豬君子以爲禮史起引漳
水舄鹵生稻粱鄭國鑿涇水關中爲沃野古之賢人
未有不留意者也水官不修川澤溝瀆無有舉掌機
[016-6b]
巧趍利之民得行其私日侵月削往往障塞雨則易
以溢謂之大水豈天乎霽則易以涸謂之大旱豈天
乎如是而望有年未之思矣
直講李先生文集卷之六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