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042 盱江集-宋-李覯 (master)


[008-1a]
直講李先生年譜
真宗皇帝大中祥符二年巳酉先生始生
祥符三年庚戌二嵗
祥符四年辛亥三歲
祥符五年壬子四歲
祥符六年癸丑五歲
祥符七年甲寅六歲
祥符八年乙卯七歲
 按先生見蘇祠部書云六七歲時調聲韻習字書
 勉勉不忘則知先生一二年間知向學矣蘇祠部/舜欽
[008-1b]
祥符九年丙辰八歲
天禧元年丁巳九歲
天禧二年戊午十歲
 按先生見余監丞書云十歲知聲律則知先生扵
 是年知習舉業矣余監丞時/為南城宰
天禧三年己未十一歲
 按先生作疑仙賦序云吾母無子徧禱無不至祥
 符元年夢二道士奕棋於戸外往觀之其一取一
 子授焉遂娠又云生十餘歲從先父適田間宿東
 郊夢人以書標與之曰王狀元文集夢中以為沂
[008-2a]
 公之文也既而就學果不甚魯或時開卷敞然憶
 念謂曽讀此書再思之未嘗見也詳此二夢則知
 天生賢哲以夀斯文之氣脉豈偶然㢤
天禧四年庚申十二歲
 按先生見余監丞書云年十二近文章則知先生
 扵是年能文矣
天禧五年辛酉十三歲
乾興元年壬戌十四歲
 是年丁府君憂按鄭夫人墓誌云年十四而先君
 沒又云先君嘗學不應舉故其子作詩賦亦樂施
[008-2b]
 恵尤直信則知先生家學有派委矣
仁宗皇帝天聖元年癸亥十五歲
天聖二年甲子十六歲
天聖三年乙丑十七歲
 是年府君服除按鄭夫人墓誌云稍出㳺求師友
 則知先生出㳺必在府君服除之後
天聖四年丙寅十八歲
天聖五年丁卯十九歲
天聖六年戊辰二十歲
天聖七年巳巳二十一歲
[008-3a]
天聖八年庚午二十二歲
 是年娶夫人陳氏按慶暦七年先生作夫人墓誌
 云陳氏今為南城人生五年養于伯父又十一年
 而嫁嫁十一年而卒又云復還舊居娶婦盖先生
 前此出㳺至是年始還家歟 又有見余監丞書
 云十歲知聲律十二近文章思慮猖狂耳目病困
 者既十年矣此書當作扵是年
天聖九年辛未二十三歲
 是年著潜書十五篇 又有見孫寺丞書云年二
 十三鷄鳴而起誦孔孟羣聖人之書纂成文章以
[008-3b]
 康國濟民為意文章盖指潜書也孫寺丞時/為南城宰
明道元年壬申二十四歲
 是年著禮論七篇其後余襄公有書與先生曰所
 示禮論七篇推進禮經凖的世教派仁義贅刑政
豈止獨歩江表校聲名扵後俊㢤先生之有功於
禮經也如此 又作陳仲温進士墓誌
按陳仲温諱璆先生之伯丈也故墓誌序之末曰
初君之弟與其婦偕死息女始絶乳君愛養之如
 己子長以嫁李氏
明道二年癸酉二十五歲
[008-4a]
景祐元年甲戌二十六歲
 是年有邵氏神祠記其畧曰建昌城北有民邵氏
 世奉五通禱祀之人日累什百景祐元年里中大
 疫而吾家與焉唯五通諗以無害疾之觧去皆約
 日時有功於予其可廢而不載作記恐是此年
景祐二年乙亥二十七歲
 按先生見蘇祠部書云由六七歲時調聲律習字
 書勉勉不忘逮于今兹年二十七矣此書當作於
 是年
景祐三年丙子二十八歲
[008-4b]
 是年修明堂定制圖并序 平土書上聶記注書
 上李修撰書 上宋修撰書
 太平院住持記 冬至夜酒醒詩
 甘露亭詩
 按見聶記注書云行年二十八矣當在是年見李
 修撰書云生平爲文謹採二十四篇寫成一冊及
 明堂定制圖一道并序草具其副辱諸侍者見宋
 修撰書云嘗著明堂定制圖并序其意在賛明經
 義以禆益一王之盛禮謹繕其副陳諸座隅則明
 堂圖之作亦在是年也獨平土書不著所作歲月
[008-5a]
 然先生明年見范公而范公他日薦先生必以禮
 論易論明堂定制圖平土書共獻必同作扵此一
 二年之間張宗古送先生南㱕序其畧曰自周
 室距今曠千餘載此禮廢絶所以學者各是已見競
牽師習故復出泰伯以明其本盖指明堂圖也
 是年入京贄見宋修撰李修撰聶記注葉集賢諸
 公皆許可宋公李公聶公冠卿葉公清臣
㑹貢舉罷遂㱕
景祐四年丁丑二十九歲
 是年徃鄱埸見范文正公其書云年二十九嘗逰
[008-5b]
 京邑彷徨而㱕又黜鄊舉其後范公與先生書云
在鄱陽勞惠訪尋以改郡不敢奉邀則知先生是
年鄊舉不利而往鄱陽訪范公也
寳元元年戊寅三十歲
是年作廣潜書十五篇 命箴 野記 鄧公儀
傷辭縁槩師詩 惜雞詩
 按廣潜書自序云歲辛未泰伯以潜名書後七年
 覊栖山巖即而廣之復為十五篇則此書當作於
 是年命箴云三十曰壮聖人以立則此箴亦當作
 於是年廣潜書云覊栖山巖則野記亦作於是年
[008-6a]
寳元二年巳卯三十一歲
 是年先生夢大雨震所居室有一人𬗋衣而冠謂
 之雷神呼先生使前授之題曰春社詞援筆得八
 句與之及覺記其首三句頗怪麗後七年以五句
 足之按此夢與疑仙序二夢而三一為誕彌厥月
 之祥二為神授斯文之印天生賢哲豈虚其證是
 三夢皆可書 富國彊兵安民三十策按先生以
 康定二年試制科則此策必作於是年
康定元年庚辰三十二歲
 是年得男參魯有上江職方書 又往越州赴
[008-6b]
 范髙平公招故有登越山詩按丁亥年先生作已
 室墓誌云一男參魯僅毀齒盖自庚辰至丁亥凡
 八年故曰僅毀齒也
 按先生上江職方書云行年三十餘近訪呉越而
 㱕曰三十餘則當在是年曰訪呉越而㱕則訪范
 公也江公鎬寳元元/年以職方守旴
康定二年十一月改慶暦元年辛巳三十三歲
 是年作建昌軍集賢亭記 修麻姑殿記
 麻姑山仙都觀修三清殿記 梓山院修佛殿記
 上呉舍人王内翰富舍人劉集賢慎殿丞書
[008-7a]
 日出詩感事詩 和慎史君出城見梅詩
 按集賢亭記序曰康定二年夏六月太守慎公作
 新亭于軍門之南孟秋告成郡人李覯為記三清
 殿及麻姑殿記皆是康定年號梓山佛殿記亦云
 康定二年秋九月則是數記皆作扵康定未改元
 之前也上慎殿丞書盖慎公釴其時以殿中丞守
 旴江此書當作扵未入京之先
 上呉舍人王内翰富舍人劉集賢書盖呉公
 公堯臣富公劉公其時皆居朝此書當作扵
 入京之日然是年郡舉先生應茂材異等科有㫖
[008-7b]
 召試故入京上諸公書又寄祖祕丞無擇詩歷序
 應科本末則云憂愁經歲是先生留京一年也
慶暦二年壬午三十四歲
 是年先生試制科得召第一長沙蕭注與先生書
 云昨偕弟英求舉扵京師間足下應賢良預第一
 召試未有不心思目願欲識其面者秋七月試
 制科不第㱕過南康見郡守祖祕丞
 按皇祐類稿與祖祕丞詩云及過廬山南聞君初
 布治又曰髙㑹雖暫歡故園當速至是先生留康
 廬日淺而㱕興濃矣
[008-8a]
 是年又有寄小兒詩 送余疇若序
 與章望之祕校書 與楊屯田書楊文公/億之子
 麻姑山賦 寄周寺丞詩
 惜才詩 送侯殿直知吉州詩
 按寄小兒詩注云此兒纔三歲盖庚辰得男至壬
 午恰三歲送余疇若序寄周寺丞詩盖周爕以是
 年宰南豐請余疇若南豐主學故先生以序送其
 行楊屯田其時守筠州故有書與之麻姑山賦乃
 述髙䑓層瑶繚垣築粉之羙必是修麻姑殿後所
 作當在是年送侯殿直詩曽得滁州在故鄊按國
[008-8b]
 史歐公以慶暦二年知滁州此詩之作亦當在是
 年也惜才詩恐亦是作扵下第之後
慶暦三年癸未三十五歲
 是年集退居類稿十二卷 慶暦民言三十篇
 作周禮致太平論三十篇 撫州菜園院記
 雪中贈柳枝及柳枝荅詩 寄周寺丞詩
 送錢寺丞知白州詩 三賢詠
 上蔡學士詩 寄祖祕丞詩
 按先生集所為文名退居類稿云自弱冠迨今十
 五歲得草稿二百三十五首類為十二卷是年冬
[008-9a]
 至日南康守祖無擇爲先生作序則知先生是年
 下第退居既集退居類稿又有周禮致太平論焉
 其後陳次公述先生墓誌云及退居爲周禮致太
 平論并序則實作扵是年也 上蔡學士書言鄒
 子房事盖蔡公以慶暦三年爲諌官此書亦作扵
 是年周寺丞時爲南豐宰錢寺丞得臣時以
 南城宰知白州故先生有詩送之勤又寄祖祕丞
 詩云郡守方仁賢學宮盛修理踵門致勤恪命我
 談經藝余襄公薦章云下第退居四方生徒從之
 講習鄧温伯云慶暦三年南城始詔立學先生爲
[008-9b]
  之師四方来學嘗數百人則知先生以是年退居
  于家故郡守請主學事 柳枝詩盖因是年二月
  入京遇雪而作也
  是年中女生按丁亥年先生作陳夫人墓誌云中
  女五歲其少未免懐盖中女之生在是年也
  先生作周禮致太平論三十篇而内治七篇居其
  首其畧曰内宰以隂禮教六宮六宮后也又以隂
  禮教九嬪九嬪掌婦學之法以教九御后尊也不
  得不受教女御卑也而教亦及之是在王宮者不
  可不知禮也余按此篇三歎成王周公致太平之
[008-10a]
 書其精神心術盡在扵是使先生之志獲行如有
 用我執此以往豈特王河汾能言之惜夫其不果
 也
 先生作慶暦民言三十篇開諱而下言言藥石字
 字規戒先生斯時無官守言貴少露梗槩一二年
 間杜富韓范歐余王蔡君明臣忠三陽道泰公既
 不能為三諌之詩以効君謨又不能為濃墨之頌
 以効石介雖在畎畒惓惓忠赤不能自巳作為此
 篇天子聖明蒭蕘博採持此上聞言者無罪四十
 二年之治實嘉頼之故祖無擇曰真醫國之書爾
[008-10b]
慶暦四年甲申三十六歲
 是年上富公范公書 作麻姑山真君殿記
 李子髙墓表 陳伯英墓表 寄祖祕丞書
 除衣感懐詩 南塘觀魚詩二詩並次陳/殿丞肅韻
 按上富范書盡獻慶暦民言及言國事故也
 李子髙墓表云卒扵慶暦四年則墓表想亦作扵
 是年
 陳伯英墓表云吾嘗銘陳仲温之葬其子漢公字
 伯英後十二年而死又従而表之仲温乃先生之
 伯文伯英乃郎舅也仲温之葬在壬申年伯英以
[008-11a]
 甲申年死故曰後十二年則墓表亦當作扵是也
 寄祖祕丞書云教道亦難行徒以釣積毀篋書㱕
 敝廬庠門任蕪穢先生此言盖因上蔡學士書言
 鄒子房事鄒因誣織先生同入郡圄其事既白先
 生乃棄學事而復家居也
慶暦五年乙酉三十七歲
 是年有與胡安定書 寄祖祕丞詩南城縣㕔記
 䖏士陳君墓誌銘及祭文 白石暹師塔銘
 按與安定書云康定初錢塘别後二年自京師㱕
中途曽寫書今又四年則此書當作扵是年
[008-11b]
 是年余㐮公薦先生于朝其章畧曰李覯愽學通
 識包括古今潜心著書研極治亂江南儒士共所
 師法
 閩中名士黄通以書與范文正公曰李覯生聖時
 三十七年也其徳行文學其智識材術疑三代英
 靈復生于今大江而南皆呼曰先生暨應詔来都
 下今副樞富公諌省歐陽公𬗋㣲余正言三班田
 𬗋㣲淮南祖提刑皆當世之名儒莫不競造其門
 而優禮之若吾公者知泰伯為㝡深惟其知之也
 深故嘗有論薦泰伯之心
[008-12a]
慶暦六年丙戌三十八歲
 是年作長江賦 集皇祐續稿作序
 足成夢中春社詩 上王刑部書
 次王刑部逰麻姑詩 及唱和詩序
 傅代言墓表
 按先生乙未年再上富公書云慶暦四年以書言
 南方事後二年作長江賦則此賦當作扵是年
 王刑部乃漕使逵也 是年㳺信州作弋陽縣學銘
 聞女子瘧寄詩 弋陽縣堂北見夾竹桃海棠二詩
 題靈陽宮龜峯精舍葛陂懐古詩 逄何道士詩
[008-12b]
 按先生皇祐三年作新成院記云前此予㱕自信
 又云既去五六年自此年至皇祐三年約五六年
 則㳺信必在是年若銘若詩皆作扵在信之時也
慶暦七年丁亥三十九歲
 是年作禮論後語 刪定劉牧易圖序
 宋屯田延平集序亡室陳氏墓誌處士饒君墓表
 建昌知軍㕔記景徳寺重修大殿及造彌陀閣記
 邵武軍學荘田記 小女詩 海南編集
 題韓偓詩後 荅黄漢傑書
 按禮論作扵明道元年而後語云吾為禮論後十
[008-13a]
  五年有持章望之論一篇以吾為好怪則禮論後
  語當作扵是年刪定劉牧易圖序論見扵荅宋屯
  田書亦當作扵是年 宋屯田延平集盖因入閩
  訪福帥蔡學士路經昭武而作也宋屯田咸字貫/之時為延平倅
假守/昭武海南編詩因宋屯田見示海南編而作題韓
  偓詩後因㳺閩而作 答黄漢傑書以漢傑貽書
  言景徳寺記及邵武軍學記言浮屠事故先生荅
  漢傑書云覯排浮屠固久扵潜書扵富國策人皆
  見之矣豈年近四十而輙渝㢤惟漢傑觀&KR0847二記
  不甚熟爾吾扵此言乃責儒者之深非尊浮屠也
[008-13b]
 先生言年近四十則此書當作扵是年
 是年夫人陳氏卒按陳次公述先生墓誌云再娶
 饒氏不知娶扵何年
慶暦八年戊子四十歲
 是年中女子死有哭女詩云妻死女巳病踰年成
 二䘮曰踰年者盖去年陳夫人卒今年中女死也
 冬十一月作建昌軍儀門記 太平寺浴室記
 寄祖祕丞詩
皇祐元年巳丑四十一歲
 是年作宋中舍及江夫人墓碣銘 送李山甫詩
[008-14a]
 是年范文正公薦于朝其章畧曰李覯著書立言
 有孟軻楊雄之風義臣今取到本人所業禮論七
 篇明堂定制圖序一篇平土書三篇易論十三篇
 共二十四篇編為十卷繕寫上進乞賜御覽則知
 斯人之才之學非常儒也其人以母老不願仕乞
 就除一官許令便養
皇祐二年庚寅四十二歲
 是年作周醫愽墓表 廻向院記 謝官表
 謝范咨政啓 怡山長慶寺詩
 是年赴范文正公招于杭州范公再薦于朝其章
[008-14b]
 曰去年録進李覯所業十卷其明堂圖序一卷今
 朝廷行此大禮千載一時斯人學古之心上契聖
 作再録上進乞加天奨以勸儒林㫖授将仕郎太
 學助教誥詞云學業優議論正有立言之體且履
 行修正誠如薦章特以一命及爾其益進于道勿
 患朝廷之不知也
皇祐三年辛卯四十三歲
 是年作廣文陳生墓銘 承天院記
 麻姑山仙都觀御書閣記 新成院記
 送知軍曹比部移之䖍州詩
[008-15a]
 按旴志曹公觀以皇祐三年守旴此詩當作扵是年
 是年丁母鄭夫人憂十二月葬于先府君墓東南
 隅實建昌鳳凰山之麓按墓誌云方謀扶親西逰
 夫人許之未及行而遭大故
皇祐四年壬辰四十四歲
 是年集皇祐續稿八卷作序 刋行周禮致太平
 論十卷 上孫觀文書 酬陳屯田詩
 按續稿序云行年四十四疾疹時發作其扵文字
 間尚克有進也歟又云慶暦癸未録退居稿後三
 年復出百餘篇當在是年上孫觀文書盖是年儂
[008-15b]
志髙寇廣西孫觀文持節討之先生寄書陳利
害十事孫公荅書云示教民病非留心博愛何以
 及此 酬陳屯田詩云封豕長蛇戰嶺南盖指儂
 寇也此詩亦當作扵是年
皇祐五年癸巳四十五歲
 是年著常語上中下三卷 承天院羅漢閣記
 栢林温氏書樓記 傅進士墓銘
皇祐六年甲午四月改至和元年四十六歲
 是年除鄭夫人服 作常語後序袁州學記
 清話堂詩 送嚴介序
[008-16a]
 聶夫人徐夫人張都官墓誌 袁州雜詩三首
 先生作袁州學記河東柳淇書京兆章友直篆天
 下號為三絶其學記畧曰惟四代之學攷諸經可
 見天下治則撢禮樂以陶吾民一有不幸猶當仗
 大節為臣死忠為子死孝詳味斯言此豈特為袁
 州學校重且将為天下國家重故曰君子化民成
 俗其必由學乎 袁州雜詩郡守祖無擇皆𢋫其
 韻 清話堂詩盖與周伯逹宿景徳寺而作其詩
 云無限中心不平事一宵清話又成空遂目其䖏
 為清話堂且題八句云
[008-16b]
至和二年乙未四十七歲
 是年寄富公書并長江賦一首皆論東南利害
 寄祖祕丞詩 送春二絶 送陳司理序
 江屯田墓誌 陳都官墓碣銘
 鄒夫人墓誌銘 鄭助教母陳氏墓銘
 陳府君夫人聶氏墓銘
至和三年丙申九月改嘉祐元年四十八歲
 是年有鉛山縣尉陳君墓銘
嘉祐二年丁酉四十九歲
 是年國子監奏乞差太學助教李覯充太學說書
[008-17a]
 㫖令赴太學供職按奏劄云雖因名儒論薦命試
 一官未沾政禄而養道丘壑欲望朝廷差充太學
 說書冀有禆庠序風化
嘉祐三年戊戌五十歲
 是年除通州海門主簿太學說書作太學議一篇
 景徳寺修院記
 按誥詞云尓醇明茂羙通于經術東南士人推以
 為冠自佐學政逾年于兹孜孜渠渠務恪厥守祭
 酒司業以為愽士之職莫宜扵尓可特授通州海
 門縣主簿太學說書如故㫖令詳究太學制度故有學議
[008-17b]
嘉祐四年己亥五十一歲
 是年權同管勾太學盖因胡瑗以病告假故有斯
命尋以祖母未祔先塋請假㱕遷㫖給假一月先生
 遂㱕八月卒于家十二月祔塟于鳳凰山府君之塋
 按陳次公作先生墓誌云臨終無他言惟執次公
 手以明堂圖為託三禮未成為恨是先生又作三
禮論未成而絶筆也
直講李先生年譜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