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002 河東集-宋-柳開 (master)


[012-1a]
河東先生集卷苐十二
            門人張 景 編
   送髙銑下苐序
命之短長懸于天道之屈伸繫乎時徳之尊卑由乎
已名之善悪存乎人所謂懸乎天者夀與夭也知其
命而可自信矣所謂繫乎時者用與捨也專其道而
可自任矣所謂由乎已者吉與㓙也務其徳而可自
擇矣所謂存乎人者毀與譽也慎其名而自可混矣
自信而不惑自任而不廢自擇而不怠自混而不固
者聖人之徒也不惑則楽天不廢則随時不怠則勤
[012-1b]
已不固則順人能楽乎天則無憂能随乎時則無患
能勤乎已則無闕能順乎人則無過楽天者以仁随
時者以智勤己者以信順人者以礼仁以齊之能齊
之者豈有虞于命㢤是曰無憂也智以經之䏻經之
者豈有害于道㢤是曰無患也信以誠之能誠之者
豈有疑于徳㢤是曰無闕也礼以待之能待之者豈
有損于名㢤是曰無過也若渤海髙生者俻于四者
也栁子聞之曰高生能以仁楽乎天命之短長也信
其夀夭曰予何憂子曰固何憂矣子必夀矣又曰髙
生能以智随乎時道之屈伸也任其用捨曰予何患
[012-2a]
子曰固何患矣子将用矣又曰高生能以信勤乎已
徳之尊卑也择其吉㓙曰予何闕子曰固何闕矣子
本吉矣又曰髙生能以礼順乎人名之善悪也混其毀
譽曰予何過子曰固何過矣子難毁矣天若不夀子
則子䘮而吾亦䘮矣時若不用子則子阨而吾亦阨
矣由乎已者内求其實也自我而專之也存乎人者
外貴其華也自我而取之也若今有司枉子者命道
徳名之末耳虞子之心不在于是是亦不足極之也
勉乎㢤髙生天下囂囂其誰知子微我則無此言以
告于子矣
[012-2b]
   送姜渉序
古有不得位而憂于國者聞其名焉今有不得位而
憂于國者見其人焉姜侯詔賢良而未用不得位者
也伐汾晋而陳謀憂于國者也野服而干政弃文而
計兵桞子謂姜侯君子也凡國有大事而預謀者卿
大夫之任也卿大夫賢于已而忠于君爱于民而善
于戎居位而能之者有矣不能之者亦有矣能之者
皆莫能俻耳或独賢于已或独忠于君或独爱于民
或独善于戎由謂之為大勲也而復継以重位以崇
之䇿以盛名以褒之卿大夫所冝任而有之者尚
[012-3a]
以貴之况不得其位而能之者乎不得其位而能之
者難矣况不得其位而俻之者乎姜侯進無惧色退
無怨言豈不謂賢于已乎直言非訐極諌非䛕豈不
謂忠于君乎求施于政将盡于誠豈不謂爱于民乎
臨敵以謀畫竒以变豈不謂善于戎乎是姜侯不得
位而能之也俻于卿大夫矣異于卿大夫矣卿大夫
得位而居任独能而不俻尚以酬而劳之貴而推之
况姜侯不得位而能俻之也未知國家用何以賞其
人矣是姜侯不患負于國家惟國家患報于姜侯也
何如哉
[012-3b]
   贈麴植弹琴序
我聴子之琴實聞其声不能知子琴之音也独坐永
日泠然不休嗟乎我是病于子矣子謂我能知其音
将𣣔宣其心而逹其志也豈徒然乎為子我悲矣不
幸因子琴之悲而切自感而自悲也子果能為我而
聴其言乎子之琴有似于我之文也力學十餘年非
古聖賢之所為用心者不敢安于是學成而業精行
脩而徳廣希于古之知已者不可従而見也徒勤勤
而至于今矣尤于人不我知誠之而莫所遂其求也
甘自放于東郊矣聴子之琴感我之悲也亦将自尤
[012-4a]
而自責矣又何外尤于他人乎始自求于人今知已
之為過也棄俗尚而專古者誠非楽于人而取其責
者也独冝其自知而自楽矣用是而得與子言乎子
以琴之能見于我也将謂我能識其音而辨其功矣
我豈果能專為子識其音而辨其功乎易子之願也
我亦如是矣我聴子之琴尚不能識其音而辨其功
矣人豈反能觀我之文也而能為我行其言而盡其
道乎故知人不我知者亦無尤也與子務于古者也
知之者不足取于外也誠乎已而已子聞此之言固
亦信我之感而悲不為妄也子試為我而思之将見
[012-4b]
子亦嗚嗚而不禁矣
   送馬應昌序
天下有道則吾子出乎世故名曰應昌得乎名而已
矣其文近于古雖不能全似于我求之于衆亦不易
得也己酉自京而来以道徳文章期于我與其進也
我豈異㢤至壬辰得八月留我之家問其居曰四海
間旅矣問其先曰死于兵矣問其家曰盡于兵矣因
泣下曰予之先儒為業始予生八歲㑹兖叛周
子伐之盡血其民與去/声其帥不與其帥者無择焉予
以㓜得遁而免後㳺于洛知有文章遂走天下求其
[012-5a]
人以學之近歲得其季隱言于江淮間亦命儒其身
今幸文称譽衆人之口将求試于有司矣予因憫而
謂曰天使兹儒明其道也故善人存焉子不死于兖
之兵是子之命也㓜孤其身長能従師以儒其業是
子之行也得其季字之若已是子之孝也出逄文明
代是子之時也嗚呼有如是将見子貴且冨矣苟能
不以外物易今日之心實我之徒也子告行于我故
作序以送子
   送任唐徴序
不茍于利者為儒之良也自古多以礼貌餙詐中心
[012-5b]
姦欺冨貪于身而忘其道也孰能恥之任生貧不患
于世曰吾患于道也道茍貧不独我身之困矣將天
地之人民亦困矣歴于魏魏之人不知生之意若是
也生将行皆出金帛用實于生之囊間予自旁而笑
曰愚不肖以財為重異乎吾之所重也嚻嚻徒多贈
夫粟帛而已予豈例其尤而使復累于生之心乎予
有異世之寳舉天下之人莫能得之用贈于生之行
矣夫天下所依之寳曰道天下所㱕之寳曰徳天下
所爱之寳曰仁天下所利之寶曰義義以制之仁以
居之徳以尊之道以守之生苟于吾四寳之中能取
[012-6a]
其一用冨于身則生之名與徳萬代之下亦無其貧
矣安惟濟以一肴一巵之費乎生其為我爱之無致
他人之来盗其寶也則生之行也何有于貧乎
   送仲甫序
仲甫請于予曰今将仕焉求之得濟乎將行予謂之
曰今之仕者不及古之仕者仕之實難也借于人而
不專于已故自視不能信其行自聴不能信其声以
至乎借于人之耳目也任其所以嗚呼行修而借視
得其盲声大而借聴得其聾則感于汝也奈何乎夫
肓者不能自别于形聾者不能自審于響必藉人而
[012-6b]
始知矣汝將進于時若借于人而視其行借于人而
聴其声得于盲之與聾也則人之視聴者非在盲于
目而聾于耳盲與聾在于心也心茍不能分汝行之
善悪目雖覩而不若其盲乎是目雖不盲而心使之
盲也心苟不能察汝声之逺近耳雖屬而不若 其
聾乎是耳雖不聾而心使之聾也汝苟借得其盲視
汝之行也必在更于人而視之矣豈能專謂汝之行
修乎汝苟借得其聾聴汝之聲也亦在更于人而聴
之矣豈能專謂汝之声大乎心盲者甚于目之盲心
聾者甚于耳之聾矣汝是干于時得不難也若借視
[012-7a]
于人而求其明借聴于人而求其聦如此則彼人者
自視未能明于心見其已之行脩也自聴未䏻聦于
心聞其已之声大也又安能視汝之行也明于見而
識其修乎聴汝之声也聦于聞而知其大乎世之明
于視而聦于聴者鮮矣縦䏻明于視而聦于聴則姑
自觀其修而自聴其大矣豈暇視汝之行而聴汝之
声也冝之乎今之仕者不及于古之仕者汝𣣔仕乎
試徃觀焉而後動知吾言之可否矣
   送髙銑赴舉序
栁子自謂得聖人之道好聞人勤其心而專其學者
[012-7b]
求其進而安其至者甞曰時之将幸也吾道行之時
之不幸也吾道去之在于天耶在于人耶若果在
于天豈不好時之長幸耶如不好天其否而已矣吾
将謂不在于天而在于人也苟君天下者有徳也行
吾道者用之矣君天下者無徳也則我先師夫子昔
生周末也何甞䏻用之㢤由将用之則天下之人皆
若七十子矣宋因于周礼取文武之道則而行之九
年萬方畢来㱕我太平會八月栁子病起東郊来入
于魏得其人言宋之同姓大夫逄掌文衡也桞子知
大夫之為人公且直也天子今能用之又言渤海人
[012-8a]
銑求試于京尹矣桞子喜而頌曰熈熈乎煌煌乎道
也将行乎吾也将出乎時也将幸乎子野叔逹季雅
従語三子曰余為天下楽得其良有司也賢者進而
不賢者退矣二三子汝知之乎渤海高生斯其賢者
欤上以得其人下以得其時吾将與汝永歌而同㱕
吾之東郊可無辞乎
河東先生集卷苐十二
[012-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