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c0067 會昌一品集-唐-李德裕 (master)


[012-1a]
李文饒文集巻第十二 㑹昌一品制集
 雜狀
  論儀鳯以後大臣褒贈狀
  論杜元頴追贈二状
  論吐蕃維州城副使悉怛謀狀
  論敕楊嗣復等三狀
  奏張仲武寄回鶻生日駞馬狀
  薦胡震狀
  論河東等道加俸給狀
  論淮南五道置逰弈舩狀
[012-1b]
  論兩京及諸道悲田坊狀
   論儀鳯以後大臣褒贈狀
    故中書令郝處俊
右儀鳯元年八月高宗将傳位於天后處俊對曰天
下者高祖太宗之天下也非天皇之天下也天皇只
合謹守宗廟傳之子孫誠不可持國與人有私於天
后其事遂止處俊後子孫為酷吏所害
    故文昌右相岑長倩
右天授初鳯閣舎人張嘉福與王慶之等率數百人
連名上表請立武承嗣為皇太子長倩與地官尚書
[012-2a]
格輔元竟不署名以中宗在東宫不可更立武承嗣
言詞切直仍責上書者遣散為承嗣所害
    故御史大夫同鳯閣鵉䑓平章事格輔元
右張嘉福請立武承嗣為皇太子天后問輔元輔元
固稱不可為武承嗣所害
    故右衛將軍李安靖
右天授年王公百僚皆勸革命安靖獨義形於色及
被收下獄來俊臣詰其反狀安靖謂曰以我是唐家
老臣湏殺任殺若問其謀反實無可對為俊臣所害
    故贈越州都督徐有功
[012-2b]
右當天后革命之初宗室英賢將相舊老忠於國者
相継受誅徐有功自司刑丞累遷至司刑少卿數議
大獄務在平恕凢所濟活者數百家前後奏雪枉破
家者三經斷死而執志不渝兼朙玄宗外祖母龐氏
之冤開元中贈越州都督就第吊祭贈物三百叚一
子官就第一作就家/兼明一作兼雪
  以前臣等伏見元和以來禇遂良狄仁傑張東
  之等子孫累有恩制授惟此數家未蒙甄錄望
  各訪求子孫承嫡者特授一官如先未有謚者
  各令有司定謚如無子孫特與追贈所貴百代
[012-3a]
  之下再振清風海内忠良無不感厲未審可否
  吏部狀准制請復舊官爵
    故循州司馬杜元頴二狀
右臣等商量杜元頴雖失於馭遠致蛮宼內侵然握
節嬰城舎生取義圍觧之後懲貶不輕但以蛮夷之
情不可開縱若為之報怨以快其心則是不貴王臣
取笑戎狄漢景所以聞鄧公之說恨鼂錯之誅元頴
長慶之初首居宰弼㓗㢘畏法忠藎小心雖無光赫
之名頗著直清之稱既逄昌運合與申冤望却還舊
官階等仍追贈右僕射未審可否
[012-3b]
    第二狀奉 宣令更商量奏来者
右臣等商量比聞外議皆以元頴不能綏撫南蠻又
無備禦責此二事以為愆尤臣等究其情由實有本
末縁韋臯乆在西蜀自固兵權邀結南蠻為其外援
親昵信任事同一家此時亭障不修邉防罷警若後
人加置一卒繕理一城必有異詞便乖隣好自武元
衡以後三十餘年戎備落然不可獨責元頴蠻退後
京城傳說驅掠五萬餘人音樂伎巧無不蕩盡緣郭
釗無政都不勘尋臣德裕到鎮後差官於蠻經歴州
縣一一勘尋皆得来名具在案牘蠻共掠九千人成
[012-4a]
都郭下成都華陽兩縣只有八十人其中一人是子
女錦錦雜劇丈夫兩人醫眼太秦僧一人餘並是尋
常百姓並非工巧其八千九百餘人皆是黎雅州百
姓半雜獦獠臣德裕到鎮後移牒索得三千三百人
兩畨送到與監軍使於龍興大慈寺㸃閱並是南界
蠻獠 緣朝廷寵待如舊從此蠻心益驕今西川
節將惟務姑息臣等所以薄元頴之過謂合追榮頻
承顧問不敢不縷悉聞奏况元頴殁後五經大赦下
位卑官皆得追復官爵倘聖㫖以贈與為優望只准
赦文却還舊爵其贈官落下未審可否
[012-4b]
   論太和五年八月將故維州城歸降准詔却
   執送本蕃就戮人吐蕃城副使悉怛謀狀
右臣頃蒙先朝授劍南西川節度使其悉怛謀雖是
吐蕃酋長乆樂皇風將彼堅城降臣當道臣差行維
州刺史虞藏儉便領兵馬入㨿其城飛章以聞先帝
驚喜其時與臣仇者望風疾臣遽興疑言上罔宸聽
以為與吐蕃盟約不可背之必恐將此為詞侵犯郊
境遂詔臣却還北城兼執送悉怛謀等令彼自戮復
降中使迫促送還昔白起殺降終于杜郵致禍陳湯
見按是為郅支報仇感歎前事愧心終日今者幸逢
[012-5a]
英主忝被台司輒敢追論伏希省察且維州據髙山
絶頂三靣臨江在戎虜平州之衝是漢地入邉之路
初河隴盡沒唯此州獨存吐蕃潜將媍人嫁與此州
門子二十年後兩男長成竊開壘門引兵而入遂為
所㓕號無憂城從此得併力於西邉更無虞於南路
慿陵近甸旰食累朝貞元中韋臯以經略河湟此城
為始盡銳萬旅急攻数年吐蕃愛惜既甚遣其舅論
莽熱来救雉堞髙峻臨衝難及於層霄鳥徑屈蟠猛
士多麋於&KR1235石莫展公輸之巧空擒莽熱而還及南
蛮負恩掃地驅刼臣初到西蜀衆心未安外揚國威
[012-5b]
中緝邉備其維州熟臣信令乃送款與臣臣告之以
湏俟奏報貴探情偽其悉怛謀等尋帥城兵并州印
甲仗塞途相繼空壘來歸臣即大出牙兵受其降禮
南蠻在列莫敢仰視况西山八國隔在此州比帶使
名都成虛語諸羗乆苦畨中徴役願作王人自維州
降後皆云但得臣信牒帽子便相率内屬其蕃界合
水捿雞等城旣失險阻自湏抽歸可减八處鎮兵坐
收千餘里舊地臣見此有莫大之利為恢復之機所
以靣許奏聞各加酬賞臣自與錦袍金帶顒俟朝㫖
且吐蕃維州未降以前一年猶圍逼魯州以此言之
[012-6a]
豈守盟約况臣未嘗用兵攻取彼自感化来降又沮
議之人豈思事實犬戍遲鈍土曠人稀每欲乗秋犯
邉皆湏数嵗聚食臣得維州逾月未有一使入疆自
此之後方應破膽豈有慮其復怨鼓此㳺詞臣受降
之初指天為誓寧忍将三百餘人性命棄信累表陳
論乞垂矜舎答詔嚴切竟令執還加以體被三木輿
於竹畚及将即路冤呌嗚呼将吏對臣無不隕涕其
部送者更遭蕃帥譏誚云既以降彼何湏送来乃却
将此降人戮於漢界之上恣行残忍周固携離至乃
擲其嬰孩承以槍槊臣聞楚靈誘殺蠻子春秋明譏
[012-6b]
周文收送鄧叔簡冊致貶况乎大國負此異族塞忠
款之路快㐫虐之情從古以來未有此事伏惟仁聖
文武至誠大孝皇帝陛下振睿聖之宏圖得懐猍之
上策故南蠻申請朝之願北虜效欵塞之誠臣實痛
惜悉怛謀等舉城向化觧辮歸義而未加昆邪之爵
不賞庶其之功翻以忠愛屠為仇讐所快身遭此酷
名又不彰軄由愚臣䧟此非罪雖時更一紀而運屬
千年臣所以具陳根本不憚繁細冀蒙睿鍳追奬忠
魂伏乞宣付中書各加褒贈冀華夷感德幽顕伸冤
警既往之倖心激将來之峻節臣德𥙿無任懇願之
[012-7a]
至謹録奏聞伏候敕㫖
   論救楊嗣復李珏陳夷直二状
右臣等聞向外傳說紛然陛下皆遣中使未測其由
臣等相顧憂惶不知死所嗣復等所渉論實負聖朙
臣等所以顕書其罪不為末减只望上於竄逐用戒
群邪古人稱刑人於市與衆共棄陛下若以嗣復等
罪狀必不可容伏望且降使臣就彼鞫問待得其罪
顕戮不遲如便遣使必貽後悔文宗只緣貶宋申錫
更不按問至今人以為冤臣等於嗣復等實無情故
所利者宗社所惜者聖朙不欲令一事駭聽失天下
[012-7b]
之望若使四方将相或以此為詞臣等避罪不言無
以塞責伏望陛下特回宸慮下納愚忠臣等餘年方
敢自保陛下若以臣等事君不盡情渉容奸先罪臣
等實所丼分輒陳肝血不避嚴誅不任懇切兢皇之
至謹俯伏待罪望速降敕㫖
   第二狀
右臣等適以有狀論奏未奉聖㫖今向外之心驚駭
不知所為臣等若茍務偷安不更冒死陳奏必恐旬
月之後人情皆以為冤陛下此時追悔無及臣等昨
者商量之初只以嗣復等所渉議論不可令在藩鎮
[012-8a]
止於貶責足以塞辜如更過於此實摇動天下之心
必損聖朙之德如以臣等情渉顧望伏望先罪責臣
實所丼分臣等專在中書伏望特開延英賜對得靣
陳肝血死無所恨
   第三狀
右臣等適再已陳奏未奉聖㫖伏見貞元初宰臣劉
晏緣德宗在東宫時渉動摇之論竟以此坐死旋則
朝廷中外皆以為冤兩河不臣之地悉恐亡惧德宗
尋亦追悔官其子孫近則宋申錫渉交通藩邸貶官
文宗尋又追悔至于流涕如嗣復等螻蟻之命至細
[012-8b]
至㣲特賜矜全必彰聖德天下臣子孰不上感天慈
不爾恐四海人情自此憂惧臣等亦兢危不暇無以
禆助聖朙伏望特開延英賜臣等靣陳血誠以安中
外如䝉聖慈納臣等愚懇伏望更重貶官所冀人心
允愜
   張仲武寄回鶻生口駞馬狀
右臣等舊讀實錄不至遺忘伏思累聖以来未有此
例謹按左傳諸侯不相遺俘昔魯受齊俘見譏左氏
諸侯尚為非禮况在台臣臣等忝備鈞衡湏謹䋲墨
若苟受私遺不守舊章則何以上戴聖君儀刑百辟
[012-9a]
伏望聖恩盡許却還從此便為故事仍望許臣與一
書報荅令其深諭國體其書草續撰進上以聞
   前試宣州溧水縣尉胡震
右胡震博通六經華皓一志家在海郡筋力未衰臣
童㓜之時於震受業豈謂年逾四紀位列三公雖自
君恩亦因儒訓臣伏以元和二年前揚州士曹參軍
薛玄造緣與臣亡父授經具表論薦憲宗授越州諸
暨縣令臣幸因家門舊事輒敢薦聞伏希聖慈特受
浙東管內一官所冀臣報其舊恩獲繼先志既顕蓽
門之士實為儒者之榮臣不任懇欵兢皇之至謹錄
[012-9b]
奏聞伏聽敕㫖
  奉宣卿官至將相不忘本師朕深所嘉歎冝依
  所奏
   論河東等道比逺官加給俸料狀
右河東等道或興王舊邦或陪京近地州縣之軄人
合為樂只緣俸祿寡薄官同比逺元和六年閠十二
月十二日及元和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敕河中鳯
翔鄜坊邠州易定等道令户部加給俸料錢共當六
萬二千五百貫吏曹出得平㽞官數百員時議以為
至當自後訪聞户部所給零碎兼不及時觀察使以
[012-10a]
為虚折皆别將破用徒有加給不及官人近地好官
依前比逺伏望今日以後户部却與實物仍及時支
遣諸道並委觀察判官專判此案随月加給官人不
得别將破用如有違越觀察判官逺貶觀察使奏取
進止又選人官成後皆於城中舉債到任填還致其
貪求罔不由此其今年河東隴州鄜坊邠州新授比
逺官等望許連狀相保户部各借兩月加給料錢至
支給時除下所冀初官到任不帶息債衣食稍足可
貴清㢘
   請淮南等五道置遊弈&KR0657
[012-10b]
 淮南令出三百人/縁疆界闊逺請浙西宣歙江西鄂岳百人/各岀二
右訪聞自有還僧以来江西劫殺比常年尤甚自上
元至宣池地界商旅絶行緣所在長吏掩閉道路頗
甚怨嗟望每道令㨂前件人解弓弩及諳江路者每
一百人置遊弈将一人湏清白強幹稍有見會者充
如法造遊奕&KR0657船五十隻一百人分為兩番長湏在
江路来往淮南遊弈至池州界首浙西遊弈至宣州
界首江西遊弈至鄂州界首常湏每月一度於界首
交牌各知界内平安申報本使其下畨人便於㳂江
要害處置营不得抽歸使下其糧餉春冬衣 使司
[012-11a]
差人就營所支給如三度以下擒捉得賊委使司超
與軄名其官健以下便以賊贓物賞給務令優厚如
兩度有賊不覺察遊弈將科責差替如容縱賊盜不
問有贓無贓並委本道差人所在集衆决殺如賊大
叚巢穴去處仰数道計會一時掩捉倘去根本軍將
授官酬賞所貴鄰接之地同心叶心江路盗賊因此
斷絶臣等今月二十五日已於延英靣奏伏蒙聖恩
允許未審可否
   論兩京及諸道悲田坊
右䘏貧寛疾著於周典無告常餼存於王制國家立
[012-11b]
悲田養病置使專知開元五年宰臣宋璟蘇頲奏所
稱悲田乃関釋教此是僧尼軄掌不合定使專知請
令京兆按此分付其家玄宗不許至二十二年十月
斷京城乞鬼悉令病坊收管官以本錢收利以給之
今緣諸道僧尼盡以還俗悲田坊無人主領必恐病
貧無告轉致困竆臣等商量緣悲田出於釋教並望
更為養病坊其兩京及諸州各於子錄事耆夀中㨂
一人有名行謹信為鄉閭所稱者專令勾當其兩京
望給寺田十頃大州鎮望給田七頃其他諸州望委
觀察使量貧病多少給田五頃三二頃以充粥飯如
[012-12a]
州鎮有羡餘官錢量與置本收利最為穏便若可如
此方圓不在更給田之限各委長吏處置訖聞奏
李文饒文集巻第十二
[012-1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