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c0063 絳守居園池記-唐-樊宗師 (master)


[001-1a]
欽定四庫全書
 絳守居園池記    唐 樊宗師 撰
           元 趙仁舉 註
             吳師道許謙補正
絳即東雍為守理所禀參實沈分氣蓄兩河潤有陶唐
冀遺風餘思晉韓魏之相剥剖世説總闕/其土田士人
令無磽雜擾宜得地形勝㵼水施法豈新田又蕞猥不
可居州地或自有興廢人因得附為奢儉将為守説致
[001-1b]
平理與益侈心耗物害時與自將失敦窮華終披夷不
可知陴&KR0008孤顛跒倔𤣥武踞守居割有北自甲辛苞大
池泓橫硤旁潭中癸次木腔瀑三丈餘涎玉沫珠子午
梁貫亭曰徊漣虹蜺雄雌穹鞠覷蜃礙佷島坻淹淹萎
萎莎靡縵蘿薔翠蔓紅刺相拂綴南連軒井陣中踴曰
香承守寢晬思西南有門曰虎豹左畫虎搏立萬力千
氣底發彘匿地努肩腦口牙怏抗雹火雷風黒山震將
合右胡人鬅黄㠾纍珠丹碧錦襖身刀囊鞾撾縚白豹
[001-2a]
𤣥斑飫距掌胛意相得東南有亭曰新前含曰槐有槐
屓䕶䨴欝䕃後頥渠决决縁池西直南折廡赴可宴可
衙又東鶱渠曰望月又東騫窮角池研雲曰栢有栢蒼官
青士擁列與槐朋友巉隂洽色北俯渠憧憧來刮級廻西
巽㬂間黄原玦天汾水鈎帶白言謁行旦艮閒逺㟵青
縈近樓臺井閭㸃畫察可四時合竒士觀雲風霜露雨
雪所為發生収歛賦歌詩正東曰蒼塘蹲瀕西漭望瑶
飜碧㶑光文切鏤梨壑撓撓收窮正北曰風隄乗攜左
[001-2b]
右北廻股努墆捩蹴墉衘渠歆池南楯楹景怪爥蛟龍
鈎牽寳龜靈蠯文文章章隂欱墊㰹煙潰靄褧桃李蘭
蕙神君仙人衣裳雅冶可㑹脫赤熱西北曰鼇䖶原開
咍儲虗明茫茫嵬眼澒耳可大客旅鐘鼓樂提鷳挈鷺
倡池豪渠憎乖憐圍正西曰白濵薈深梨素女雪舞百
佾水翠披㬑㬑千幅迎西引東土長崖挾横埓日卯酉
樵途塢徑幽委虫鳥聲無人風日燈火之晝夜漏刻詭
姽絢化大小亭餖池渠間走池隄上亭後前陴乗墉如
[001-3a]
連山羣峯擁地髙下如原隰隄谿壑水引古自源卅里鑿
髙槽絶竇墉為池溝沼渠瀑潨潺終出汩汩街巷畦町
阡陌間入汾巨樹木資土悍水沮宗族盛茂旁䕃逺映
錦繡交果枝香畹麗絶他郡考其臺亭沼池之増盖豪
王才侯襲以竒意相勝至今過客尚徃徃有指可創起
處余退常吁後其能無果有不補建者池由於煬反者
雅文安發土築臺為拒誅幾附於汙宮水本於正平軌
病井滷生物瘠引古沃澣人便㡬附於河渠嗚呼為附
[001-3b]
於河渠則可為附於汙宫其可書以薦後君子長慶三
年五月十七日
[001-4a]
欽定四庫全書
 絳守居園池記     唐 樊宗師 撰
            元 趙仁舉 註
             吳師道許謙補正
絳即東雍雍去聲/
 按春秋時為故絳寰宇記至後魏始改為東雍州
為守理所守去聲/
 為太守治所
[001-4b]
 補曰唐諱治字故云理
禀參實沉分參所金切沉或作沈分去聲/
 左傳髙辛氏有二子伯曰閼伯季曰實沉堯遷閼伯
 於商丘主辰遷實沉於大夏主參大夏今晉陽縣是
氣蓄兩河潤蓄或作畜/
 酈道元水經注澮出絳縣西入汾漢書汾水出太原
 汾陽縣北山至汾隂入河説文汾出太原晉陽山西
 入河言東雍蓄此兩河之潤澤
[001-5a]
 正曰氣蓄風氣含蓄也
 補曰左傳韓獻子曰新田有汾澮以流其惡
有陶唐冀遺風餘思思去聲/
 尚書注堯都平陽為冀州
 正曰堯初為唐侯後為天子都陶在冀州書惟彼陶唐有
 此冀方詩唐風蟋蟀序風俗憂深思逺乃有堯之遺風焉
晉韓魏之相剥剖
 史記三家分晉韓魏分平陽安邑趙分晉陽故云晉
[001-5b]
世説總闕/其土田士人
 俗説總括其土田之經界及士民之名數
 正曰不必以俗代世
 補曰碑總下㓕一字義不可知其字漫黒唐諱世為
 代諱民為人此諱民而不諱世不知何謂
令無磽雜擾磽口交切/
 磽瘠薄也令土田無磽士與民不得雜擾

[001-6a]
 皆得其宜
 正曰句非宜屬下文
得地形勝㵼水施灋㵼洗野四夜二反灋或作法/
 既得地之形勝所以能㵼水施法後有鑿髙槽絶竇
 墉是也
豈新田又蕞猥不可居蕞才外反/
 左傳晉近新田今絳縣是言新田非復小鄙不可居也
州地或自有興廢
[001-6b]
 言此絳州之地或自有興廢之時州字或屬上句
 正曰州屬上句不可通中讀則可
人因得附為奢儉
將為守説致平理與説或作悦與平聲下同/
 漢宣帝云庶民所以無嘆息愁恨之聲者政平訟理
益侈心耗物害時與
 増其淫侈之心耗蠧其物仍韓魏之剥剖以害時與
 二句不定之辭
[001-7a]
自將失敦窮華敦或作&KR1680/
 若為太守者失敦厚窮奢華
終披夷不可知
 果若失敦窮華終披分其家夷㓕其身不可測
 正曰喜致平治侈耗害時言奢也失喪其敦厚窮陋
 其華麗言儉也因上文興廢奢儉而云終披散夷㓕
 往事不可知已
&KR0008孤顛&KR0008或作緬/
[001-7b]
 陴城上僻倪也&KR0008險峻也言絳城女墻峻險孤髙僻
 倪音睥睨&KR0008疑陑
跒倔跒苦下切倔渠勿切/
 廣韻不向前貎言絳城形勢如此
 正曰跒跁行貎也倔屈强也言陴之狀孤髙顛䟦跒
 跁屈强若行不前也注句非
𤣥武踞
 本名𤣥武宋時諱𤣥故曰眞武俗説此州不利太守
[001-8a]
 故眞武廟厭之至今北城謂之𤣥武岡
守居割有北
 割太守之居北地
 正曰地之北形為𤣥武之踞守居割其地若如注説
 則踞作據矣曲禮前朱雀後𤣥武地理家有𤣥武之説
自甲辛苞大池泓泓烏𢎞切/
 正東西北包池大而深也
 正曰甲東辛西中包含大池也苞包通
[001-8b]
横硤旁
 説文横闌木也硤石以木石甃其池
潭中癸次
 潭中北地
 補曰中陟仲切
木腔瀑三丈餘瀑㦯作暴/
 腔説文内空也言木中空出水髙三丈
 補曰腔取江切
[001-9a]
涎玉沫珠
 涎垂如玉沫濺如珠
子午梁貫亭曰徊漣
 子北地午南地為二橋貫徊漣亭北者謂之通仙橋
 南者謂之采蓮橋
 正曰為梁貫南北二名中有亭曰徊漣按咸平中孫
 沖序云亭池渠堤故處多徙移諸亭異於樊文且多
 皆非當時所名今通仙采蓮又孫序所無疑亦後來
[001-9b]
 名之者
虹蜺雄雌
 爾雅雄曰虹雌曰蜺言二橋如虹蜺然
穹鞠覷蜃鞠居六切蜃時忍切穹鞠或作窮鞫/
 穹鞠曲脊貎言水中見橋影如虹蜺曲脊而俯覷如
 蜃氣象樓臺狀
 正曰注不必言影
礙佷島坻佷胡懇切坁音池/
[001-10a]
 礙止也佷鬭也説文水中有山可依止曰島水渚曰
 坻言二橋如虹蜺鬭于島坁之上
 正曰廣韻佷戾行難也但言止而不進之意
淹淹委委委平聲/
 淹淹漬也委委美也狀水橋之景
莎靡縵縵莫半切靡或作蘼/
 莎草名縵説文繒無文也言莎之色美
蘿薔翠蔓紅刺相拂綴薔或作蕃/
[001-10b]
 言藤蘿之翠蔓薔㣲之紅刺相亂連遶
 正曰説文蘿莪蒿屬爾雅唐䝉兎絲兎絲女蘿陸佃
 云在木為女蘿在草為兎絲今文與薔並言非類當
 是止言薔薔有翠蔓故云蘿薔也
南連軒井
 言池南連香亭之北軒軒下有井
 正曰其南接連有軒有井處
陣中踴曰香踴或作湧/
[001-11a]
 香亭名也言薔薇花陣中踴出此亭
承守寢晬思晬雖遂切/
 寢卧也言香亭當守寢居可静穆思慮也
西南有門曰虎豹
 左畫虎右畫豹故曰虎豹
左畫虎搏立畫或作書搏補各切/
 左以寅主東方故東垣畫虎若有所撃搏而起立
萬力千氣
[001-11b]
 言虎氣力之多
底發底音止/
 底致也發奮怒也底音止
 正曰底典禮切下也趙本誤作㡳故以致釋之此言
 虎豹之氣力從下而發也當連上作一句
彘匿地
 彘豕也虎起搏立彘匿在下也
努肩腦口牙怏抗怏或作快/
[001-12a]
 説文怏不服也努肩腦向前露口牙以抗拒而不服
雹火雷風黒山震將合
 此形容虎與彘鬬氣也
右胡人鬅
 鬅鬙髪亂貌
黄㠾纍珠㠾於元切纍力追切或作累/
 説文㠾幡也幡上綴繫珠纍垂也
丹碧錦襖
[001-12b]
 言胡人著二色錦衣
 正曰丹赤碧深青色襖袍也
身刀囊鞾撾縚撾或作檛/
 撾𤓰頭環尾柄尺餘言胡人身有刀脂皮作鞾似囊
 縚土刀切與絛同
 正曰言鞾皮似刀嚢文縚以繫撾
白豹𤣥斑
 釋虎豹記云豹主西方故誌西壁言豹白質黒章在
[001-13a]
 胡人旁
飫距
 言豹自以舌䑛其距飫飽也
掌胛胛或作脾/
 言胡人以掌撫豹胛
意相得
 言豹與胡人兩意相得
 正曰自飫距下作一句
[001-13b]
東南有亭曰新新或作薪/
 虎豹門之東南有亭名
前含曰槐含音頷/
 言新亭門口又有一亭名曰槐
有槐屓䕶屓或作屭虗計切/
 屓用力也有槐若施力遮䕶槐亭
 正曰屓屬下文
䨴欝䕃後頥
[001-14a]
 摰虞槐賦曰豐融霮䨴蓊欝扶踈言若黒雲氣䕃亭
 之後簷也
 補曰頥頷也簷下垂若頥頷也後頥與前含字相顧
渠决决縁池西直南折廡赴緣或作緑/
 决决流行貎廡堂下廊也言渠水縁大池西來到南
 折囬赴廊内去
 補曰似韓子水㶁㶁循除鳴句
可宴可衙
[001-14b]
 言此處可以宴集又可决事
又東騫渠曰望月
 騫疑鶱音軒説文飛過貎西京賦鳯鶱翥於甍標言
 堂東過渠有亭曰望月今為四望亭
 正曰正是鶱字趙本誤此形容亭勢如鳥鶱飛也楚
 辭鶱翥楊脩書飛鶱杜甫孤鶱柳用此字不一東鶱
 渠是承上文之渠言之注言堂東過渠非
 補曰碑缺渠字
[001-15a]
又東鶱窮角池
 言又過池之東南角
 正曰又東鶱者承上望月言之窮角池者極角之池
 當下至柏字句
研雲曰柏
 研磨也有亭名曰柏言亭之髙故曰磨雲
有柏蒼官青士或作蒼青官士/
 蒼官松也青士竹也言亭邊有柏有松有竹也
[001-15b]
 正曰有柏句
 補曰蒼官青士指松竹據注云爾不知樊意政如此
 否後來王介甫之用蒼官楊廷秀之用青士皆出于
 此也
擁列與槐朋友
 言松竹柏序立而相親與槐為朋友
 正曰列字屬上句
巉隂洽色巉鋤銜切/
[001-16a]
 言槐柏隂髙而松竹之色相和合也
 正曰隂色不必分屬
北俯渠
 北向俯視池渠
 正曰北俯下至西字是一句
憧憧來憧尺容切/
 憧憧説文不定也
刮級廽西刮古滑切級居立切廽或作面/
[001-16b]
 言近新槐二亭之陴轉西而去
 補曰刮摩切也學漢書刮席字
 正曰刮柏亭之階級非新槐二亭也渠以西來歴南
 東北而復西故以廽言也
巽㬂間
 言園池之東南辰巳之間㬂疑隅
 正曰字書有禺日在巳曰禺中
黄原玦天
[001-17a]
 黄原絳南原也其土赤色故曰黄原白虎通云佩如
 環而有缺處曰玦言南原盤廽掩映見天如玦
 正曰黄原斷處如玦見天也
汾水鈎帶
 言園池内東南頋見汾水遶絳若鈎帶然
白言謁
 言此處可以白事告言請謁也
行旦艮閒
[001-17b]
 言平旦日初出時閒行於園池内望東北艮地
 正曰當以白言謁行句旦艮閒連下文東北寅艮地
 以旦言寅如上言巽㬂
逺㟵青縈㟵或作岡崗/
 逺則有岡青翠縈繞
近樓臺井閭㸃畫察畫或作畫/
 近則樓臺井邑㸃畫之間皆可察見
 補曰按字書有畫無畫畫界也胡界切者兼訓繪俗
[001-18a]
 書作畫上文有畫虎字
可四時合竒士
觀雲風霜露雨雪
所為發生收歛賦歌詩為如字或作去聲/
 正曰自可字下至此一句士歛字中讀意自見
正東曰蒼塘
 亭名也以其近水池之蒼碧故曰蒼塘
蹲瀕西漭望蹲在昆切或作遵/
[001-18b]
 漭大水貎言池邊蹲踞西望
瑶飜碧㶑
 言水之色
光文切鏤
 言水之光文似雕刻然
 補曰碑缺光字
梨壑撓撓收竆壑或作深撓奴巧切/
 撓撓亂也
[001-19a]
 正曰壑坑也谷也言樹深而趨下撓撓亂動収歛以
 至于盡也
正北曰風堤
 守居正北有堤堤有風亭故曰風堤
 正曰風亭名下文可㑹脱赤熱可見堤屬下句
乗擕左右
 言堤髙峻頋左右可以乗擕一説登此堤必用左右
 扶䇿則可上
[001-19b]
 正曰隄之勢如乘如携在亭左右
北廽股努
 股脾股也言隄上北去徃來兩股甚施力也
 正曰堤形勢如股之努也
墆捩蹴墉墆徒計切捩力訃切或作披蹴子六切/
 墆捩廣韻隠蔽也蹴蹋也
 正曰捩關捩也言隠翳其關捩若蹴蹋城墉承股努
 而言
[001-20a]
銜渠歆池
 銜含也歆饗也形容隄勢包渠若銜含池水若歆饗
 也
南楯楹
 正曰南欄楯楹柱指風亭也
景怪爥爥或作孎/
 爥與燭同言楯楹雕刻形采竒怪皆池中照見
 正曰景象光怪相照燭下有蛟龍龜蠯文章故爾
[001-20b]
蛟龍鈎牽
寳龜靈蠯蠯薄猛切或音睥牌/
 蠯説文蚌屬長為蠯圓為蠣
文文章章
 言照見似蛟龍龜蠯之文章也
 正曰注照見似三字誤自南楯楹以下言臨池之景
 蛟龍龜蠯言池中之物注以楯楹雕刻言故咸言似
 下句誤同
[001-21a]
隂欱墊㰹欱呼合切㰹呼南切/
 隂闇也欱啜也墊下也㰹貪欲也言似蛟龍之属或
 聞啜者有之或下貪戯者有之
 正曰欱歠㰹笑貌也隂墊言水中欱㰹言蛟龍龜蠯
 之狀
煙潰靄褧桃李蘭蕙褧或作聚/
 褧説文檾也枲草也麻属詩云衣錦褧衣言桃李蘭
 蕙加之以烟靄似錦上著禪縠衣也
[001-21b]
 補曰潰散也
神君僊人衣裳雅冶
 詩注上曰衣下曰裳又言烟靄在桃李蘭蕙之上似
 神君仙人衣裳閑雅艶冶也
可㑹脱赤熱
 遇夏可脫去赤日暑氣
西北曰鼇
 亦亭名也其基址如鼇背隆髙故名
[001-22a]
䖶原
 廣韻豕掘地曰蝝言守居西北有原形勢如此
 正曰䖶音灰趙誤作蝝蝝音縁蝗子也字見春秋鼇
 䖶亭名原字属下句鼇䖶或曰原也此文甲辛以下
 言近巽㬂以下言逺其言近者曰甲辛曰子午曰西
 南曰東南而不言東北西北其言逺者曰巽㬂曰南
 曰旦艮東北曰正東曰正北曰西北曰正西而不言
 正南西南豈亦但據所見乎
[001-22b]
開咍儲咍呼來切/
 咍笑也見楚辭儲積也言䖶原之上開懐可笑散積
 愁或是言原之形勢如開口咍笑散儲也
 正曰咍儲與隄乗携左右句同
虛明茫茫
 言原上空明廣大也碑缺上一茫字
嵬眼澒耳
 嵬山貌澒大水聲聳動見聞也
[001-23a]
可大客旅鐘鼓樂
 可大㑹客旅大作鐘鼓之樂
提鷴挈鷺
 二亭名也言原勢髙峻可以提挈卑飛之鷴鷺也故
 以名亭
 正曰文凡亭名上必有曰字二亭説非
倡池豪渠倡或作&KR3535偪/
 正曰倡趙本作&KR3535字誤倡有二音蚩良切者訓樂尺
[001-23b]
 亮切者訓導又發歌也今按倡豪與提挈皆對文並
 類豪亦作譹今省文言倡歌呼譹於池渠之間
憎乖憐圍
 正曰憎乖散憐圍合
正西曰白濱
 亭名也近水故曰白濵
薈深薈烏外切/
 薈説文草多貌草多而深也
[001-24a]
 補曰碑缺深字

 言有梨園
 正曰當連下文而作讀梨指木言
素女雪舞百佾
 佾舞列也言梨花之白似百行素女雪中舞也
水翠披
 此説稻田也水澆稻畦翠色分披也
[001-24b]
䁨䁨千幅䁨虗郭切/
 䁨䁨驚視貌言稻畦若絹帛之幅千也
迎西引東土長崖一作迎引西東/
 州城西有長崖自西來至城下
挾橫埒埒音劣/
 挾携也横埒卑垣也土崖西來俯視横埓似有携挈
 意
日夘酉日或作自/
[001-25a]
 日出沒時
樵途塢徑幽委塢或作隖/
 言樵途村徑皆深闇委曲也
 補曰黄魯直送王郎詩全用此句又贈王化善詩云
 鳥聲無人兮我友來即
䖝鳥聲無人䖝鳥或作蟲鳴/
風日燈火之
 有風日燈火之時
[001-25b]
 正曰風日為燈火也此句妙
 補曰巽禺間以下與正北曰以下文勢似相對巽禺
 白言謁行句上無可字且艮間四時合竒士句上有
 可字正東蒼塘首言蹲望末言水與梨終之而不言
 可以何為正北㑹脫赤熱西北大客旅鐘鼓樂句上
 俱有可字正西首言梨與水而末言土厓塢徑幽委
 故亦不言可以何為
畫夜漏刻詭姽絢化姽魚毁切/
[001-26a]
 詭譎詐姽閑美也絢文采貌晝夜屬上句言風日之
 晝或燈火之夜漏刻之間美惡怪異變化萬狀
 正曰屬上句説非
大小亭餖池渠間
 餖飣餖貯食也言大小亭如貯置於池渠之間
 補曰以下又再總言之
走池隄上亭後前走去聲/
陴乗墉
[001-26b]
 墉城也言女墻在城上
如連山羣峯擁
 正曰連上句讀意自見
地髙下
如原隰隄谿壑
 正曰原髙隰下言地髙下如原隰之堤障谿壑
水引古
 按圖經鼓堆水言園池之水引自鼓堆
[001-27a]
 補曰鼓古音同可通
自源卅里
 言鼓堆在絳西北三十里卅説文三十并也
鑿髙
 有髙處水不得過則鑿之
槽絶
 有絶處以槽閣之
竇墉
[001-27b]
 竇竇穴也言鼓水穴城而入
為池溝沼渠瀑潨潺終出為或作其潨音叢/
 潨水㑹也潺水聲也
 正曰當以渠字句謂引水既為池溝沼渠猶有餘瀑
 流聚潺潺終而溢出
汩汩街巷畦町阡陌間巷或作衖汩于筆切/
 汩汩疾流貌
 正曰言餘水之多
[001-28a]
入汾
 正曰連上是一句間字讀
巨樹木
 正曰下至沮字句木中讀
資土悍
水沮沮將豫切又子余切或作祖/
 詩國風彼汾沮洳沮漸濕也
 正曰資訓助也取也頼也禀也給也言樹木資土之
[001-28b]
 悍水之沮故大也
宗族盛茂
 宗族言衆木也
 補曰碑作茂盛通
旁䕃逺映
 吳都賦宗生髙岡族茂幽阜擢本千尋垂䕃萬畆
錦繡交果枝香
 言樹木若錦繡相交加而香也
[001-29a]
 正曰果字句謂果色不一
畹麗一本麗下又多一麗字/
 畹田畆言稻田之美麗一説畹疑婉通上下作一句
 正曰楚辭滋蘭九畹枝香畹麗承錦綉交果而言謂
 畹畝之華麗也
絶他郡
考其臺亭沼池之増
盖豪王才侯襲以竒意相勝
[001-29b]
 襲重也
至今過客尚往往有指可創起處
余退常吁
後其能無
 正曰後至者字一句
果有不
補建者
 正曰其能無疑辭果有不决辭連用六字文竒
[001-30a]
池由於煬
 言園池脩建始於隋煬帝時
 正曰此言池之所始注非當下至拒字句池字安字
 中讀
反者雅文安
 雅薛雅也絳人文安者姓裴聞喜人曽應漢王諒反
 因據此城隋史雅為粹字葢書之誤
發土築臺為拒
[001-30b]
 發土築臺以拒王師

 雅文安既誅或屬上句
㡬附於汙宫
 禮記殺其人壊其室洿其宫而瀦焉明不欲人復處
 之説文瀦水所停
水本於正平軌
 言正平縣令梁軐始引鼓水入城
[001-31a]
 補曰按孫冲序云隋開皇三年内軍將軍梁軌為臨
 汾令十八年改臨汾為正平軌字世謩材令也軌趙
 作軐字書軐父&KR0008切軌矩鮪切釋者槩謂車轊頭音
 異義同
 正曰連下至便句水軌瘠三字中讀
病井滷生物瘠
 憂井水鹹生物不豐茂
 補曰瘠瘦也唐志太原井苦不可飲李勣引晉水以
[001-31b]
 甘民食皆地近斥鹵故
引古
 所以引鼓水
沃澣人便
 人以為便
幾附於河渠
 縁絳人為便㡬附於河渠之書
嗚呼
[001-32a]
為附於河渠則可
為附於汙宫其可
 補曰其可字用左傳襄二十六年子産語
書以薦後君子
 薦進也
長慶三年五月十七日
 唐穆宗年號也
 補曰觀記中所書景物皆深春至中夏時也豈紹述
[001-32b]
 特詳於所己見者乎趙本末有記字據結語云書以
 薦後君子則已具記意碑本長慶以下别作行無記
 字是亦變體也
 絳守居園池記前代註解者數家趙仁舉出近時宜
 益詳且精余視之尤疎陋因為是正數十條并補其
 缺遺者著于右方按紹述文甚多鮮有傳是篇獨為
 好事者蓄示詭異折儇淺以資笑甚矣人情之好竒
 也當有唐元和長慶間昌黎公以文雄一世從之㳺
[001-33a]
 者若李翺之純皇甫湜之健張籍之麗郊島之寒瘦
 巨細無不有而號稱險怪竒澁者詩則盧仝文則紹
 述惟韓子足以兼之故月蝕詩效盧銘樊墓用其體
 若将約其横驁属其殘斷而矯其甚者韓子之竒竒
 之正也二子之竒竒之偏也文章貴不用意溢於正
 而竒出焉葢非能竒之為竒而不能不竒之為竒也
 是作也其出於自然邪其有意為之邪識者其知之
 矣然昌黎盛推紹述謂其詞必已出至不煩繩削而
[001-33b]
 自合文從字順則其他文殆不盡若此矣或曰子譏
 時人好竒復從而辨釋之不㡬同浴而笑裸裎乎曰
 非也周誥殷盤有奥義缺文焉是誠不可以意通也
 而此之飾夷以艱襲照以幽易常以異徐而察之可
 見矣彼觧者疲精竭力而猶惑焉則樊子豈非過人
 者哉皇慶二年嵗在癸丑九月二十九夜呉師道書
 
 絳守居園池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