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c0029 岑嘉州詩-唐- (master)


[000-1a]
岑嘉州詩集序
自古文體變易多矣梁簡文帝及庾有五
屬始為輕浮綺靡之詞名曰宫體自 襲
務扵妖艶謂之摛錦布繡焉其有敦尚風格
頗存規正者不復為當時所重諷諌比興由
是廢缺物極則變理之常也聖唐受命斵雕
為朴開元之際王綱復舉淺薄之風兹焉漸
革其時作者凡十數軰頗䏻以雅叅麗以古
雜今彬彬然&KR1662&KR1662然近建安之遺範矣南陽
岑公聲稱尤著公諱參代為本州冠族曽大
[000-1b]
父文本大父長倩伯父羲皆以學術徳望官
至台輔早嵗孤貧能自砥礪徧覧史籍尤工
綴文屬辭尚清用意尚切其有所得多入佳
境迥㧞孤秀出扵常情毎一篇絶筆則人人
傳冩雖閭里士庶戎夷蠻貊莫不諷誦吟習
焉時議擬公扵呉均何遜亦可謂精當矣天
寳三載進士髙第觧楬右内率府兵曹叅軍
轉右威衛録事叅軍又遷大理評事兼監察
御史充安西節度判官入為右𥙷闕頻上封
章指述權佞改為起居郎尋出號州長史又
[000-2a]
改太子中允兼殿中侍御史充關西節度判
官聖上潜龍藩邸總戎陜服叅佐僚史皆一
時之選由是委公以書奏之任入為祠部考
功二貟外郎轉虞部庫部二正郎又出為嘉
州刺史副元帥相國杜公鴻漸表公職方郎
中兼侍御史列為幕府無㡬使罷寓居扵蜀
時西川節度因亂受職本非朝㫖其部綂之
内文武衣冠附㑹阿䛕以求自結皆曰中原
多故劍外少康可以庇躬無暇向闕公乃著
招蜀客歸一篇集中/無此申明逆順之理抑挫佞
[000-2b]
邪之計有識者感嘆姦謀者慚沮播徳澤扵
梁益暢皇風扵卭𤏡旋軫有日犯[車*犬]俟時吉
徃㐫歸嗚呼不 嵗月逾邁殆三十年嗣子
佐公復纂前緒亦以文采登名翰塲收公遺
文貯之筐篚以確接通家餘烈忝同聲後軰
命編次因令繕録區分類聚勒成八卷倘後
之詞人有所觀覧亦由聆廣樂者識清商之
韻逰名山者仰翠微之色足以瑩徹心府發
揮髙致焉京兆杜確序
[000-3a]
岑嘉州詩附録
眺氏曰唐岑參南陽人文本裔孫天寳三年
進士累官𥙷闕起居郎出為嘉州刺史杜鴻
漸表置幕府為職方郎中兼侍御史罷終于
蜀參愽覧史籍尤工綴文屬辭清尚用心良
苦其有所得徃徃超㧞孤秀度越常情毎篇
絶筆人競傳諷至徳中裴 薦杜甫等甞薦
其識度清逺議論雅正佳名早立時軰所仰
可以備獻替之官云集有杜確序文獻通考
[000-3b]
[000-3b]
刻岑詩成題其後
殷璠評嘉州詩曰語逸體俊
意毎造奇而嚴滄浪則云岑
詩悲壯讀之令人感嘅味斯
言也予未甞不撫卷嘆焉而
台峯子敘之亟稱其近於李
[000-4a]
杜斯可謂知言者矣夫俊也
逸也是太白之長也若奇焉
而又悲且壯焉非子美孰其
當之子美甞曰岑生多新詩
又曰篇章接混茫又曰沈鮑
得同行味斯言也意未甞不
[000-4b]
斂衽於嘉州也二子之言不
有徵乎哉今誦其集如所謂
山風吹空林颯颯如有人斯
悲壯而奇矣又知長風吹白
茅野火燒枯桑之句不俊且
逸也乎哉夫俊也逸也奇也
[000-5a]
悲也壯也五者李杜弗能兼
也而岑詩近焉斯不可以刻
而傳之也乎哉故曰台峯子
知言者矣敘成之朙旦華泉
邊貢題
[000-5b]
岑嘉州詩集後序
經曰詩言志又曰詩樂之章也盖
志發於言言叶扵音然後可以𬒳
諸管絃形諸歌詠以宣中和理性
情苟扵音韻不叶言雖精不可以
語樂也古人之詩尚音而不尚律
律亦有時或見扵音如元首股肱
[000-6a]
胡馬越鳥之類是非有意扵律也
意之所至文之所㑹有不容扵不
律者如隂陽竒耦亦自然之勢耳
自唐以来律始與音而並尚嗚呼
詩之體至是一變矣然自律詩論
之彼善扵此則惟盛唐焉盛唐諸
公音固未甞不諧律亦未甞大拘
[000-6b]
猶有古人之遺意若岑嘉州亦其
一人也予嘗慕其㓗身扵崔旰之
義及得其詩而讀之清新俊逸弗
若李太白而正大過之視之老杜
竒且工弗若焉冲淡雄渾則有不
相下者故杜亦嘗稱之爲佳句至
於大暦以後諸子不啻八十尋之
[000-7a]
木而視拱把之條耳然每以不得
見其全集為恨今年来巡按山東
華泉邉子廷實號稱博雅偶過而
問之邉子曰貢有一集珍襲乆矣
請出以視子乃相與論之邉子曰
貢之意亦猶夫子也但是集不復
傳扵天下而天下亦徒知參之䏻
[000-7b]
詩耳子盍文以表之梓以行之使
天下之學者因言以求其志因志
以求其行不惟其詩亦惟其人由
是進之扵杜兼音律而時出焉優
㳺厭飫以直造乎古人大雅之域
不亦可樂乎㢤予曰夫子知詩者
且敎我者君子也敢不如命乃以
[000-8a]
其事付諸濟南知府髙嶼而同知
劉信寔董之云
正徳十五年庚辰歲仲秋朔
賜進士文林郎河南道監察御史
江瑞㷱相書
[000-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