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b0001 揚子雲集-漢-揚雄 (master)


[001-1a]
欽定四庫全書
 揚子雲集巻一
             漢 揚雄 撰
             明 鄭樸 編
  法言
   學行篇
天降生民倥侗顓䝉恣于情性聦明不開訓諸理譔學
行學行之上也言之次也教人又其次也咸无焉為衆
[001-1b]
人或曰人羨乆生將以學也可謂好學已乎曰未之好
也學不羨天之道不在仲尼乎仲尼駕説者也不在兹
儒乎如將復駕其所説則莫若使諸儒金口而木舌或
曰學無益也如質何曰未之思矣夫有刀者礲諸有玉
者錯諸不礲不錯焉攸用礲而錯諸質在其中矣否則
輟螟&KR1598之子殪而逢蜾蠃祝之曰類我類我乆則肖之
矣速哉七十子之肖仲尼也學以治之思以精之朋友
以磨之名譽以崇之不倦以終之可謂好學也已矣孔
[001-2a]
子習周公者也顔淵習孔子者也羿逄䝉分其弓良捨
其策般投其斧而習諸孰曰非也或曰此名也彼名也
處一焉而已矣曰川有瀆山有嶽髙而且大者衆人所
不能踰也或問世言鑄金金可鑄歟曰吾聞覿君子者
問鑄人不問鑄金或曰人可鑄歟曰孔子鑄顔淵矣或
人踧爾曰㫖哉問鑄金得鑄人學者所以修性也視聴
言貌思性所有也學則正否則邪師哉師哉桐子之命
也務學不如務求師師者人之模範也模不模範不範為
[001-2b]
害不少矣一閧之市不勝異意焉一巻之書不勝異説焉
一閧之市必立之平一巻之書必立之師習乎習以習
非之勝是也況習是之勝非乎於戲學者審其是而已
矣或曰焉知是而習之曰視日月而知衆星之蔑也仰
聖人而知衆説之小也學之為王者事其已乆矣堯舜
禹湯文武汲汲仲尼皇皇其已乆矣或問進曰水或曰
為其不捨晝夜歟曰有是哉滿而後漸者其水乎或問
鴻漸曰非其往不往非其居不居漸猶水乎請問木漸
[001-3a]
曰止於下而漸於上者其木也哉亦猶水而已矣吾未
見好斧藻其徳若斧藻其楶者歟鳥獸觸其情者也衆
人則異乎賢人則異衆人矣聖人則異賢人矣禮義之
作有以矣夫人而不學雖無憂如禽何學者所以求為
君子也求而不得者有矣夫未有不求而得之者也睎
驥之馬亦驥之乗也睎顔之人亦顔之徒也或曰顔徒
易乎睎之則是曰昔顔常睎夫子矣正考甫常睎尹吉
甫矣公子奚斯常睎正考甫矣如不欲睎則已矣如欲
[001-3b]
睎孰禦焉或曰書與經同而世不尚治之可乎曰可或
人啞爾笑曰須以發䇿决科曰大人之學為道也小人
之學為利也子為道乎為利乎或曰耕不穫獵不饗耕
獵乎曰耕道而得道獵徳而得徳是穫饗也吾不覩參
辰之相比也是以君子貴遷善遷善也者聖人之徒歟
百川學海而至於海丘陵學山而不至於山是故惡夫
畫也頻頻之黨甚於&KR2207斯亦賊夫糧食而已矣朋而不
心面朋也友而不心面友也或謂子之治産不如丹圭
[001-4a]
之富曰吾聞先生相與言則以仁與義市井相與言則
以財與利如其富如其義或曰先生生無以養死無以
葬如之何曰以其所以養養之至也以其所以葬葬
之至也或曰猗頓之富以為孝不亦至乎顔其餒矣曰
彼以其麊顔以其精彼以其回顔以其貞顔其劣乎顔
其劣乎或曰使我紆朱懐金其樂不可量也曰紆朱懐
金之樂不如顔氏子之樂顔氏子之樂也内紆朱懐金之
樂也外或曰請問屢空之内曰顔不孔雖得天下不足
[001-4b]
以為樂然亦有苦乎曰顔苦孔之卓也或人瞿然曰兹
苦也祗其所以為樂也歟曰有教立道無心仲尼有學
術業無心顔淵或曰立道仲尼不可為思矣術業顔淵
不可為力矣曰未之思也孰禦焉
   吾子篇
降周迄孔成于王道然後誕章乖離諸子圖徽譔吾子
或問吾子少而好賦曰然童子雕蟲篆刻俄而曰壯夫
不為也或曰賦可以諷乎曰諷則已不已吾恐不免於
[001-5a]
勸也或曰霧縠之組麗曰女工之蠧矣劒客論曰劒可
以愛身曰狴犴使人多禮乎或問景差唐勒宋玉枚乗
之賦也益乎曰必也淫淫則奈何曰詩人之賦麗以則
辭人之賦麗以淫如孔氏之門用賦也則賈誼升堂相
如入室矣如其不用何或問蒼繩紅紫曰明視問鄭衛
之似曰聰聴或曰朱曠不世如之何曰亦精之而已矣
或問交五聲十二律也或雅或鄭何也曰中正則雅多
哇則鄭請問本曰黄鍾以生之中正以平之確乎鄭衛
[001-5b]
不能入也或曰女有色書亦有色乎曰有女惡華丹之亂
窈窕也書惡淫辭之淈法度也或問屈原智乎曰如玉
如瑩爰變丹青如其智如其智或曰君子尚辭乎曰君
子事之為尚事勝辭則伉辭勝事則賦事辭稱則經足
言足容徳之藻矣或問公孫龍詭辭數萬以為法法歟
曰斷木為棊捖革為鞠亦皆有法焉不合乎先王之法
者君子不法也觀書者譬諸觀山及水升東嶽而知衆
山之峛崺也況介丘乎浮滄海而知江河之惡沱也況
[001-6a]
枯澤乎捨舟航而濟乎瀆者末矣捨五經而濟乎道者
末矣弃常珍而嗜乎異饌者惡覩其識味也委大聖而
好乎諸子者惡覩其識道也山徑之蹊不可勝由矣向
牆之户不可勝入矣曰惡由入曰孔氏孔氏者户也曰
子户乎曰户哉户哉吾獨有不户者矣或欲學蒼頡史
篇曰史乎史乎愈於妄闕也或曰有人焉自姓孔而字
仲尼入其室升其堂伏其几襲其裳則可謂仲尼乎曰
其文是也其質非也敢問質曰羊質而虎皮見草而説
[001-6b]
見豺而戰忘其皮之虎也聖人虎别其文炳也君子豹
别其文蔚也辯人貍别其文萃也貍變則豹豹變則虎
好書而不要諸仲尼書肆也好説而不見諸仲尼説鈴
也君子言也無擇聴也無淫擇則亂淫則辟述正道而
稍邪侈者有矣未有述邪侈而稍正也孔子之道其較
且易也或曰童而習之白紛如也何其較且易曰謂其
不姧姧不詐詐也如姧姧而詐詐雖有耳目焉得而正
諸多聞則守之以約多見則守之以卓寡聞則無約也
[001-7a]
寡見則無卓也縁衣三百色如之何矣紵絮三千寒如
之何矣君子之道有四易簡而易用也要而易守也炳
而易見也法而易言也震風凌雨然後知夏屋之為帡
幪也虐政虐世然後知聖人之為郛郭也古者楊墨塞
路孟子辭而闢之廓如也後之塞路者有矣竊自比於
孟子或曰人各是其所是而非其所非將誰使正之曰
萬物紛錯則懸諸天衆言淆亂則折諸聖或曰惡覩乎
聖而折諸曰在則人亡則書其統一也
[001-7b]
   修身篇
事有本真陳施於意動不克咸本諸身譔修身修身以
為弓矯思以為矢立義以為的奠而後發發必中矣人
之性也善惡混修其善則為善人修其惡則為惡人氣
也者所適善惡之馬也歟或曰孔子之事多矣不用則
亦勤且憂乎曰聖人樂天知命樂天則不勤知命則不
憂或問銘曰銘哉銘哉有意於慎也聖人之辭可為也
使人信之所不可為也是以君子彊學而力行珍其貨
[001-8a]
而後市修其身而後交善其謀而後動成道也君子之
所慎言禮書上交不謟下交不驕則可以有為矣或曰
君子自守奚其交曰天地交萬物生人道交功勲成奚
其守好大而不為大不大矣好髙而不為髙不髙矣仰
天庭而不知天下之居卑也哉公儀子董仲舒之才之
邵也使見善不明用心不剛儔克爾或問仁義禮智信
之用曰仁宅也義路也禮服也智燭也信符也處宅由
路正服明燭執符君子不動動斯得矣有意哉孟子曰
[001-8b]
夫有意而不至者有矣未有無意而至者也或問治巳
曰治已以仲尼或曰治已以仲尼仲尼奚寡也曰率馬
以驥不亦可乎或曰田甫田者莠喬喬思逺人者心忉
忉曰日有光月有明三年不目日視必盲三年不目月
精必矇熒魂曠枯糟莩曠沈擿埴索塗㝠行而已矣或
問何如斯謂之人曰取四重去四輕則可謂之人曰何
謂四重曰重言重行重貌重好言重則有法行重則有
徳貌重則有威好重則有觀敢問四輕曰言輕則招憂
[001-9a]
行輕則招辜貌輕則招辱好輕則招淫禮多儀或曰日
昃不食肉肉必乾日昃不飲酒酒必酸賓主百拜而酒
三行不已華乎曰實無華則野華無實則史華實副則
禮山雌之肥其意得乎或曰回之簞瓢臞如之何曰明
明在上百官牛羊亦山雌也闇闇在上簞瓢捽茹亦山
雌也何其臞千鈞之輕烏獲力也簞瓢之樂顔氏徳也
或問犂牛之鞹與𤣥騂之鞹有以異乎曰同然則何以
不犂也曰將致孝乎鬼神不敢以其犂也如刲羊刺豕
[001-9b]
罷賓犒師惡在犂不犂也有徳者好問聖人或曰魯人
鮮徳奚其好問仲尼也曰魯未能好問仲尼故也如其
好問仲尼則魯作東周矣或問人有倚孔子之牆絃鄭
衛之聲誦韓莊之書則引諸門乎曰在夷貉則引之倚門
牆則麾之惜乎衣未成而轉為裳也聖人耳不順乎非
口不𨽻乎善賢者耳擇口擇衆人無擇焉或問衆人曰
富貴生賢者曰義聖人曰神觀乎賢人則見衆人觀乎
聖人則見賢人觀乎天地則見聖人天下有三好衆人
[001-10a]
好己從賢人好己正聖人好已師天下有三檢衆人用
家檢賢人用國檢聖人用天下檢天下有三門由於情
欲入自禽門由於禮義入自人門由於獨智入自聖門
或問士何如斯可以褆身曰其為中也𢎞深其為外也
肅括則可以禔身矣君子微慎厥徳悔吝不至何元憞
之有上士之耳訓乎徳下士之耳訓乎巳言不慙行不
恥者孔子憚焉
   問道篇
[001-10b]
芒芒大道昔在聖考過則失中不及則不至不可姧罔
譔問道或問道曰道也者通也無不通也或曰可以適
佗歟曰適堯舜文王者為正道非堯舜文王者為佗道
君子正而不佗或問道曰道若塗若川車航混混不捨晝
夜或曰焉得直道而由諸曰塗雖曲而通諸夏則由諸
川雖曲而通諸海則由諸或曰事雖曲而通諸聖則由
諸乎道徳仁義禮譬諸身乎夫道以導之徳以得之仁
以人之義以宜之禮以體之天也合則渾離則散一人
[001-11a]
而兼統四體者其身全乎或問徳表曰莫知作上作下
請問莫知曰行禮於彼而得民於此奚其知或曰孰若
無禮而徳曰禮體也人而無禮焉以為徳或問天曰吾
於天歟見無為之為矣或問彫刻衆形者匪天歟曰以
其不彫刻也如物刻而彫之焉得力而給諸老子之言
道徳吾有取焉耳及搥提仁義絶滅禮學吾無取焉耳
吾焉開明哉惟聖人為可以開明佗則苓開發大哉聖
人言之至也開之廓然見四海閉之闇然不覩牆之裏
[001-11b]
聖人之言似於水火或問水火曰水測之而益深窮之
而益逺火用之而彌明宿之而彌壯允治天下不待禮
文與五教則吾以黄帝堯舜為疣贅或曰太上無法而
治法非所以為治也曰鴻荒之世聖人惡之是以法始
乎伏犧而成乎堯匪伏匪堯禮義哨哨聖人不取也或
問八荒之禮禮也樂也孰是曰殷之以中國或曰孰為
中國曰五政之所加七賦之所養中於天地者為中國
過此而往人也哉聖人之治天下也礙諸以禮樂無則
[001-12a]
禽異則貉吾見諸子之小禮樂也不見聖人之小禮樂
也孰有書不由筆言不由舌吾見天常為帝王之筆舌
也智也者知也夫智用不用益不益則不贅虧矣深於
器械舟車宫室之為則禮由已或問大聲曰非雷非霆
隠隠谹谹久而愈盈尸諸聖或問道有因無因乎曰可
則因否則革或問無為曰奚為哉在昔虞夏襲堯之爵
行堯之道法度彰禮樂著垂拱而視天民之阜也無為
矣紹桀之後纂紂之餘法度廢禮樂虧安坐而視天民
[001-12b]
之死無為乎或曰太古塗民耳目惟其見也聞也見則
難蔽聞則難塞曰天之肇降生民使其目見耳聞是以
視之禮聴之樂如視不禮聴不樂雖有民焉得而塗諸
或問新敝曰新則襲之敝則損益之或問太古徳懐不
禮懐嬰兒慕駒犢從焉以禮曰嬰犢乎嬰犢母懐不父
懐母懐愛也父懐敬也獨母而不父未若父母之懿也
狙詐之家曰狙詐之計不戰而屈人兵堯舜也曰不戰
而屈人兵堯舜也霑項漸襟堯舜乎衒玉而賈石者其
[001-13a]
狙詐乎或問狙詐與亡孰愈曰亡愈或曰子將六師則
誰使曰御得其道則天下狙詐咸作使御失其道則天
下狙詐咸作敵故有天下者審其御而已矣或問威震諸侯須於
征歟狙詐之力也如其亡曰威震諸侯須於狙詐可也未若威震
諸侯而不須狙詐也或曰無狙詐將何以征乎曰縱不得
不征不有司馬法乎何必狙詐乎申韓之術不仁之至
矣若何牛羊之用人也若牛羊用人則狐貍螻螾不膢
臘也歟或曰刀不利筆不銛而獨加諸砥不亦可乎曰
[001-13b]
人砥則秦尚矣或曰刑名非道邪何自然矣曰何必刑
名圍碁擊劒反自眩刑亦皆自然也由其大者作正道
由其小者作姦道或曰申韓之法非法歟曰法者謂唐
虞成周之法也如申韓如申韓莊周申韓不乖寡聖人
而漸諸篇則顔氏之子閔氏之孫其如台或曰莊周有
取乎曰少欲鄒衍有取乎曰自持至周罔君臣之義衍
無知於天地之間雖隣不覿也
   問神篇
[001-14a]
神心惚怳經緯萬方事繫諸道徳仁義禮譔問神或問
神曰心請聞之曰潜天而天潜地而地天地神明而不
測者也心之潜也猶將測之况於人乎况於事倫乎敢
問潜心於聖曰昔仲尼潜心於文王矣達之顔淵亦潜
心於仲尼矣未達一間耳神在所潜而已矣天神天明
照知四方天精天粹萬物作類人心其神矣乎操則存
捨則亡能常操而存者其惟聖人乎聖人存神索至成
天下之大順致天下之大利和同天人之際使之無間
[001-14b]
者也龍蟠於泥蚖其肆矣蚖哉蚖哉惡覩龍之志也歟
或曰龍必欲飛天乎曰時飛則飛時潜則潜既飛且潜
食其不妄形其不可得而制也歟曰聖人不制則何為
乎羑里曰龍以不制為龍聖人以不手為聖人或曰經
可損益歟曰易始八卦而文王六十四其益可知也詩
書禮春秋或因或作而成於仲尼乎其益可知也故夫
道非天然應時而造者損益可知也或曰易損其一雖
惷知闕焉至書之不備過半矣而習者不知惜乎書序
[001-15a]
之不如易也曰彼數也可數焉故也如書序雖孔子亦
末如之何矣昔之説書者序以百而酒誥之篇俄空焉
今亡夫虞夏之書渾渾爾商書灝灝爾周書噩噩爾下
周者其書誰乎或問聖人之經不可使易知歟曰不可
天俄而可度則其覆物也淺矣地俄而可測則其載物
也薄矣大哉天地之為萬物郭五經之為衆説郛或問
聖人之作事不能昭若日月乎何後世之訔訔也曰瞽
曠能黙瞽曠不能齊不齊之耳狄牙能喊狄牙不能齊
[001-15b]
不齊之口君子之言幽必有驗乎明逺必有驗乎近大
必有驗乎小微必有驗乎著無驗而言之謂妄君子妄
乎不妄言不能達其心書不能達其言難矣哉惟聖人
得言之解得書之體白日以照之江河以滌之浩浩乎
其莫之禦也面目之辭相適捈中心之所欲通諸人之
㗲㗲者莫如言彌綸天下之事記久明逺著古昔之㖧
㖧傳千里之忞忞者莫如書故言心聲也書心畫也聲
畫形君子小人見矣聲畫者君子小人之所以動情乎
[001-16a]
聖人之辭渾渾若川順則便逆則否者其惟川乎或曰
仲尼聖者歟何不能居世也曽范蔡之不若曰聖人者
范蔡乎若范蔡其如聖何或曰淮南太史公者其多知
歟曷其雜也曰雜乎雜人病以多知為雜惟聖人為不
雜書不經非書也言不經非言也言書不經多多贅矣
或曰述而不作𤣥何以作曰其事則述其書則作育而
不苗者吾家之童烏乎九齡而與我𤣥文或曰𤣥何為
曰為仁義曰孰不為仁孰不為義曰勿雜也而已矣或
[001-16b]
問經之艱易曰存亡或人不諭曰其人存則易亡則艱
延陵季子之於樂也其庶矣乎如樂弛雖札末如之何
矣如周之禮樂庶事之備也每可以為不難矣如秦之
禮樂庶事之不備也每可以為難矣衣而不裳未知其
可也裳而不衣未知其可也衣裳其順矣乎或問文曰
訓問武曰克未達曰事得其序之謂訓勝已之私之謂
克為之而行動之而光者其徳乎或曰知徳者鮮何其
光曰我知為之不我知亦為之厥光大矣必我知而為
[001-17a]
之光亦小矣或曰君子病没世而無名盍勢諸名卿可
幾也曰君子徳名為幾梁齊趙楚之君非不富且貴也
惡乎成名谷口鄭子真不屈其志而耕乎巖石之下名
震於京師豈其卿豈其卿或問人曰難知也曰焉難曰
太山之與螘垤江河之與行潦非難也大聖之與大佞
難也嗚呼能參以似者為無難或問鄒莊有取乎曰徳
則取愆則否何謂徳愆曰言天地人經徳也否愆也
   問明篇
[001-17b]
明哲煌煌旁燭無疆遜於不虞以保天命譔問明或問
明曰微或曰微何如其明也曰微而見之明其誖布内/切
乎聰明其至矣乎不聰實無耳也不明實無目也敢問
大聰明曰眩眩乎惟天為聰惟天為明夫能髙其目而
下其耳者匪天也夫或問小每知之可謂師乎曰是何
師歟是何師歟天下小事為不少矣每知之是謂師乎
師之貴也知大知也小知之師亦賤矣孟子疾過我門
而不入我室或曰亦有疾乎曰摭我華而不食我實或
[001-18a]
謂仲尼事彌其年葢天勞諸病矣夫曰天非獨勞仲尼
亦自勞也天病乎哉天樂天聖樂聖或問鳥有鳳獸有
麟鳥獸皆可鳳麟乎曰羣鳥之於鳳也羣獸之於麟也
形性豈羣人之於聖乎或曰甚矣聖道無益於庸也聖
讀而庸行盍去諸曰甚矣子之不達也聖讀而庸行猶
有聞焉去之阬也阬秦者非斯乎投諸火或問人何尚
曰尚智曰多以智殺身者何其尚曰昔臯陶以其智為
帝謨殺身者逺矣箕子以其智為武王陳洪範殺身者
[001-18b]
逺矣仲尼聖人也或劣諸子貢子貢辭而精之然後廓
如也於戲觀書者違子貢雖多亦何以為慎哉成湯丕
承也文王淵懿也或問丕承曰由小致大不亦丕乎革
夏以天不亦承乎淵懿曰重易六爻不亦淵乎浸以光
大不亦懿乎或問命曰命者天之命也非人為也人為
不為命請問人為曰可以存亡可以死生非命也命不
可避也或曰顔氏之子冉氏之孫曰以其無避也若立
巖牆之下動而徴病行而招死命乎命乎吉人凶其吉
[001-19a]
凶人吉其凶辰乎辰曷來之遲去之速也君子競諸&KR1585
言敗俗&KR1585好敗則姑息敗徳君子謹於言慎於好亟於
時吾不見震風之能動聾瞶也或問君子在治曰若鳳
在亂曰若鳳或人不諭曰未之思矣曰治則見亂則隠
鴻飛冥冥弋人何篡焉鷦明遴集食其絜者矣鳳鳥蹌
蹌匪堯之庭亨龍潜升其貞利乎或曰龍何可以貞利
而亨曰時未可而潜不亦貞乎可而升不亦利乎潜升
在已用之以時不亦亨乎或問活身曰明哲或曰童䝉
[001-19b]
則活何乃明哲乎曰君子所貴亦越用明保慎其身也
如庸行翳路衝衝而活君子不貴也楚兩龔之絜其清
矣乎蜀莊沈冥蜀莊之才之珍也不作茍見不治茍得
久幽而不改其操雖隋和何以加諸舉兹以旃不亦寳
乎吾珍莊也居難為也不慕由即夷矣何毚欲之有或
問堯將譲天下於許由由恥有諸曰好大者為之也顧
由無求於世而已矣允哲堯儃舜之重則不輕於由矣
好大累克巢父灑耳不亦宜乎靈場之威宜夜矣乎朱
[001-20a]
鳥翾翾歸其肆矣或曰奚取於朱鳥哉曰時來則來時
徃則徃能來能徃者朱鳥之謂歟或問韓非作説難之
書而卒死乎説難敢問何反也曰説難葢其所以死乎
曰何也曰君子以禮動以義止合則進否則退確乎不
憂其不合也夫説人而憂其不合則亦無所不至矣或
曰説之不合非憂邪曰説不由道憂也由道而不合非
憂也或問哲曰旁明厥思問行曰旁通厥徳
   寡見篇
[001-20b]
遐/言周於天地賛於神明幽𢎞横廣絶於邇言譔寡
見吾寡見人之好假者也邇文之視邇言之聴假則偭
焉或曰曷若兹之甚也先王之道滿門曰不得已也得
已則已矣得已而不已者寡哉好盡其心於聖人之道
者君子也人亦有好盡其心矣未必聖人之道也多聞
見而識乎正道者至識也多聞見而識乎邪道者迷識
也如賢人謀之美也詘人而從道如小人謀之不美也
詘道以從人或問五經有辯乎曰惟五經為辯説天者
[001-21a]
莫辯乎易説事者莫辯乎書説體者莫辯乎禮説志者
莫辯乎詩説理者莫辯乎春秋捨斯辯亦小矣春木之
芚兮援我手之鶉兮去之五百嵗其人若存兮或曰譊
譊者天下皆訟也奚其存曰曼是為也天下之亡聖也
久矣呱呱之子各識其親譊譊之學各習其師精而精
之是在其中矣或曰良玉不彫美言不文何謂也曰玉
不彫璵璠不作器言不文典謨不作經或問司馬子長
有言曰五經不如老子之約也當年不能極其變終身
[001-21b]
不能究其業曰若是則周公惑孔子賊古者之學耕且
養三年通一經今之學也非獨為之華藻也又從而繡
其鞶帨惡在老不老也或曰學者之説可約邪曰可約
解科或曰君子聴聲乎曰君子惟正之聴荒乎淫佛佛/違
也/乎正沈而樂者君子弗聴也或問侍君子以博乎曰
侍坐則聴言有酒則觀禮焉事博乎或曰不有博奕者
乎曰為之猶賢於巳爾侍君子者賢於已乎君子不可
得而侍也侍君子晦斯光窒斯通亡斯有辱斯榮敗斯
[001-22a]
成如之何賢於已也鷦明沖天不在六翮乎拔而傳尸
鳩其累矣夫雷震乎天風薄乎山雲徂乎方雨流乎淵
其事矣乎魏武侯與吴起浮於西河寳河山之固起曰
在徳不在固曰美哉言乎使起之兵每如斯則太公何
以加諸或問周寳九鼎寳乎曰器寳也器寳待人而後
寳齊桓晉文已下至於秦兼其無觀已或曰秦無觀奚
其兼曰所謂觀觀徳也如觀兵開闢以來未有秦也或
問魯用儒而削何也曰魯不用儒也昔在姬公用於周
[001-22b]
而四海皇皇奠枕於京孔子用於魯齊人章章歸其侵
疆魯不用真儒故也如用真儒無敵於天下安得削浩
浩之海濟樓航之力也航人無楫如航何或曰奔壘之
車沈流之航可乎曰否或曰焉用智曰用智於未奔沈
大寒而後索衣裘不亦晩乎乗國者其如乗航乎航安
則人斯安矣惠以厚下民忘其死忠以衛上君念其賞
自後者人先之自下者人髙之誠哉是言也或曰𢎞羊
搉利而國用足盍搉諸曰譬諸父子為人父而搉其子
[001-23a]
縱利如子何卜式之云不亦匡乎或曰因秦之法清而
行之亦可以致平乎曰譬諸琴瑟鄭衛調俾夔因之亦
不可以致簫韶矣或問處秦之世抱周之書益乎曰舉
世寒貂狐不亦燠乎或曰炎之以火沃之以湯燠亦燠
矣曰燠哉燠哉時亦有寒者矣非其時而望之非其道
而行之亦不可以至矣秦之有司負秦之法度秦之法
度負聖人之法度秦𢎞違天地之道而天地違秦亦𢎞

[001-23b]
   五百篇
聖人聰明淵懿繼天測靈冠乎羣倫經諸範譔五百或
問五百嵗而聖人出有諸曰堯舜禹君臣也而並文武
周公父子也而處湯孔子數百嵗而生因徃以推來雖
千一不可知也聖人有以擬天地而參諸身乎或問聖
人有詘乎曰有曰焉詘乎曰仲尼於南子所不欲見也
於陽虎所不欲敬也見所不見敬所不敬不詘如何或
曰衛靈公問陳則何以不詘曰詘身將以信道也如詘
[001-24a]
道而信身雖天下不可為也聖人重其道而輕其禄衆
人輕其道而重其禄聖人曰於道行歟衆人曰於禄殖
歟昔者齊魯有大臣史失其名曰如何其大也曰叔孫
通欲制君臣之儀徴先生於齊魯所不能致者二人曰
若是則仲尼之開跡諸侯也非邪曰仲尼開跡將以自
用也如委已而從人雖有規矩準繩焉得而用之或問
孔子之時諸侯有知其聖者歟曰知之曰知之則曷為
不用曰不能曰知聖而不能用也可得聞乎曰用之則
[001-24b]
宜從之從之則棄其所習逆其所順彊其所劣捐其所
能衝衝如也非天下之至徳孰能用之或問孔子知其
道之不用也則載而惡乎之曰之後世君子曰賈如是
不亦鈍乎曰衆人愈利而後鈍聖人愈鈍而後利關百
聖而不慙蔽天地而不恥能言之類莫能加也貴無敵
富無倫利孰大焉或曰孔子之道不可小歟曰小則敗
聖如何曰若是則何為去乎曰愛日曰愛日而去何也
曰由羣婢之故也不聴政諫而不用雉噫者吾於觀庸
[001-25a]
邪無為飽食安坐而懕觀也由此觀之夫子之日亦愛
矣或曰君子愛日乎曰君子仕則欲行其義居則欲彰
其道事不懕教不倦焉得日或問其有繼周者雖百世
可知也秦已繼周矣不待夏禮而治者其不驗乎曰聖
人之言天也天妄乎繼周者未欲泰平也如欲泰平也
捨之而用佗道亦無由至矣赫赫乎日出之光羣目之
用也渾渾乎聖人之道羣心之用也或問天地簡易而
聖人法之何五經之支離曰支離葢其所以為簡易也
[001-25b]
已簡已易焉支焉離或曰聖人無益於庸也曰世人之
益者倉廩也取之如單仲尼神明也小以成小大以成
大雖山川丘陵草木鳥獸裕如也如不用也神明亦末
如之何矣或問聖人占天乎曰占天也若此則史也何
異曰史以天占人聖人以人占天或問星有甘石何如
曰在徳不在星徳隆則晷星星隆則晷徳也或問大人
曰無事於小為大人請問小曰事非禮義為小聖人之
言逺如天賢人之言近如地瓏&KR0785其聲者其質玉乎聖
[001-26a]
人矢口而成言肆筆而成書言可聞而不可殫書可觀
而不可盡周之人多行秦之人多病行有之也病曼之
也周之士也貴秦之士也賤周之士也肆秦之士也拘
月未望則載魄於西既望則終魄於東其遡於日乎彤
弓黸矢不為有矣聆徳前世清視在下鑑莫近於斯矣
或問何如動而見畏曰畏人何如動而見侮曰侮人夫
見畏與見侮無不由已或問禮難以彊世曰難故彊世
如夷俟倨肆羈角之哺果而啗之奚其彊或性或彊及
[001-26b]
其名一也見弓之張兮弛而不失其良兮或曰何謂也
曰擏之而已矣川有防器有範見禮教之至也經營然
後知幹楨之克立也莊楊蕩而不法墨晏儉而廢禮申
韓險而無化鄒衍迂而不信聖人之材天地也次山陵
川泉也次鳥獸草木也
   先知篇
立政鼓衆動化天下莫尚於中和中和之發在哲民情
譔先知先知其幾於神乎敢問先知曰不知知其道者
[001-27a]
其如視忽渺緜作炳先甲一日易後甲一日難或問何
以治國曰立政曰何以立政曰政之本身也身立則政
立矣或問為政有幾曰思斁或問思斁曰昔在周公征
於東方四國是王召伯述職蔽芾甘棠其思矣夫齊桓
公欲徑陳陳不果内執袁濤塗其斁矣夫嗚呼從政者
審其思斁而已矣或問何思何斁曰老人老孤人孤病
者養死者葬男子畝婦人桑之謂思若汗人老屈人孤
病者獨死者逋田畝荒杼軸空之謂斁為政日新或人
[001-27b]
曰敢問日新曰使之利其仁樂其義厲之以名引之以美
使之陶陶然之謂日新或問民所勤曰民有三勤曰何
哉所謂三勤曰政善而吏惡一勤也吏善而政惡二勤
也政吏駢惡三勤也禽獸食人之食土木衣人之帛穀
人不足於晝絲人不足於夜之謂惡政聖人文質者也
車服以彰之藻色以明之聲音以揚之詩書以光之籩
豆不陳玉帛不分琴瑟不鏗鐘鼓不眃吾則無以見聖
人矣或曰以徃聖人之法治將來譬猶膠柱而調瑟有
[001-28a]
諸曰有之曰聖君少而庸君多如獨守仲尼之道是漆
也曰聖人之法未嘗不關盛衰焉昔者堯有天下舉大
綱命禹夏殷周屬其子不膠者卓矣唐虞象刑惟明夏
后肉辟三千不膠者卓矣堯親九族協和萬國湯武桓
桓征伐四克由是言之不膠者卓矣禮樂征伐自天子
所出春秋之時齊晉實予不膠者卓矣或曰人君不可
不學律令曰君子為國張其綱紀謹其教化導之以仁
則下不相賊蒞之以廉則下不相盜臨之以正則下不
[001-28b]
相詐修之以禮義則下多徳譲此君子所當學也如有
犯法則司獄在或苦亂曰綱紀曰惡在於綱紀曰大作
綱小作紀如綱不綱紀不紀雖有羅網惡得一目而正
諸或曰齊得夷吾而霸仲尼曰小器請問大器曰大器
其猶規矩準䋲乎先自治而後治人之謂大器或曰正
國何先曰躬工人績或曰為政先殺後教曰嗚呼天先
秋而後春乎將先春而後秋乎吾見𤣥駒之步雉之晨
雊也化其可以已矣哉民可使覿徳不可使覿刑覿徳
[001-29a]
則純覿刑則亂象龍之致雨也難矣哉曰龍乎龍乎或
問政核曰真偽真偽則政核如真不真偽不偽則政事
不核鼓舞萬物者其雷風乎鼔舞萬民者其號令乎雷
不一風不再聖人樂天陶成天下之化使人有士君子
之器者也故不遁於世不離於羣遁離者是聖人乎雌
之不才其卵&KR1409矣君之不才其民野矣或曰載使子草
律曰吾不如𢎞恭草奏曰吾不如陳湯曰何為曰必也
律不犯奏不剡甄陶天下者其在和乎剛則甈柔則坯
[001-29b]
龍之潜亢不獲其中矣是以過中則惕不及中則躍其
近於中乎聖人之道譬猶日之中矣不及則末過則昃
什一天下之正也多則桀寡則貉井田之田田也肉刑
之刑刑也田也者與衆田之刑也者與衆棄之法無限
則庶人田侯田處侯宅食侯食服侯服人亦多不足矣
為國不迪其法而望其效譬諸算乎
   重黎篇
仲尼以來國君將相卿士名臣參差不齊一槩諸聖譔
[001-30a]
重黎或問南正重司天北正黎司地今何僚也曰近羲
近和孰重孰黎曰羲近重和近黎或問黄帝終始曰託
也昔者姒氏治水土而巫步多禹扁鵲盧人也而醫多
盧夫欲讎偽者必假真禹乎盧乎終始乎或問渾天曰
落下閎營之鮮於妄人度之耿中丞象之幾幾乎莫之
能違也請問葢天曰葢哉葢哉應難未幾也或問趙世
多神何也曰神怪茫茫若存若亡聖人曼云或問子胥
種蠡孰賢曰胥也俾吴作亂破楚入郢鞭尸藉館皆不
[001-30b]
由徳謀越諫齊不式不能去卒眼之種蠡不彊諫而山
棲俾其君詘社稷之靈而童僕又終弊吴賢皆不足邵
也至蠡策種而遁肥矣哉或問陳勝吴廣曰亂曰不若
是則秦不亡曰亡秦乎恐秦未亡而先亡矣或問六國
並其已久矣一病一瘳迄始皇三載而咸時激地保人
事乎曰具請問事曰孝公以下彊兵力農以蠶食六國
事也保曰東溝大河南阻髙山西采雍梁北鹵涇垠便
則申否則蟠保也激曰始皇方斧將相方刀六國方木
[001-31a]
將相方肉激也或問秦伯列為侯衛卒吞天下而赧曽
無以制乎曰天子制公侯伯子男也庸節節莫差於僣
僣莫僣於祭祭莫重於地地莫重於天則襄文宣靈其
兆也昔者襄公始僣西畤以祭白帝文宣靈宗興鄜密
上下用事四帝而天王不匡反致文武胙是以四疆之
内各以其力來侵攘肌及骨赧獨何以制秦乎或問嬴
政二十六載天下擅秦秦十五載而楚楚五載而漢五
十載之際而天下三嬗天邪人邪曰具周建子弟列名
[001-31b]
城班五爵流之十二當時雖欲漢得乎六國蚩蚩為嬴
弱姬卒之屏營嬴擅其政故天下擅秦秦失其猷罷侯
置守守失其微天下孤暌項氏暴彊改宰侯王故天下
擅楚擅楚之月有漢剏業山南發跡三秦追項山東故
天下擅漢天也人曰兼才尚權右計左數動謹於時人
也天不人不因人不天不成或問楚敗垓下方死曰天
也諒乎曰漢屈羣策羣策屈羣力楚憞羣策而自屈其
力屈人者克自屈者負天曷故焉或問秦楚既為天典
[001-32a]
命矣秦縊灞上楚分江西興廢何速也曰天胙光徳而
隕民忒昔在有熊髙陽髙辛唐虞三代咸有顯徳故天
胙之為神明主且著在天庭是生民之願也厥饗國久
長若秦楚彊䦧震撲胎當作跆徒/來切踻也藉三正播其虐於黎
苗子弟且欲喪之况於民乎况於鬼神乎廢未速也或
問仲尼大聖則天曷不胙曰無土然則舜禹有土乎曰
舜以堯作土禹以舜作土或問聖人表裏曰威儀文辭
表也徳行忠信裏也或問義帝初矯劉龕南陽項救河
[001-32b]
北二方分崩一離一合設秦得人如何曰人無為秦也
喪其靈久矣韓信黥布皆劒立南面稱孤卒窮時戮無
乃勿乎或曰勿則無名如何曰名者謂令名也忠不終
而躬逆焉攸令或問淳于越曰伎曲請問曰始皇方虎
挒而梟磔噬士猶腊肉也越興亢眉終無撓辭可謂伎
矣仕無妄之國食無妄之粟分無妄之橈自令之間而
不違可謂曲矣或問茅焦厯井幹之死使始皇奉虚左
之乗蔡生案漢書/云韓生欲安項咸陽不能移又亨之或者未
[001-33a]
辯歟曰生捨其木侯當作/沐猴而謂人木侯亨不亦宜乎焦
逆訐而順守之雖辯劘虎牙矣或問甘羅之悟吕不韋
張辟彊之覺平勃皆以十二齡茂良乎曰才也茂良不
必父祖或問酈食其説陳留下敖倉説齊罷厯下軍何
辯也韓信襲齊以身脂鼎何訥也曰夫辯也者自辯也
如辯人幾矣或問蒯通抵韓信不能下又狂之曰方遭
信閉如其抵曰巇可抵乎曰賢者司禮小人司巇况拊
鍵乎或問李斯盡忠胡亥極刑忠乎曰斯以留客至作
[001-33b]
相用狂人之言從浮大海立趙髙之邪説廢沙丘之正
阿意督責焉用忠霍光始元之初擁少帝之微摧燕上
官之鋒處興廢之分堂堂乎忠難矣哉至顯不終矣或
問馮唐面文帝得廉頗李牧不能用也諒乎曰彼將有
激也親屈帝尊以信亞夫之軍至頗牧曷不用哉徳曰
罪不孥宫不女館不新陵不墳或問交曰仁問餘耳曰
光初竇灌曰凶終或問信曰不食其言請人曰晉荀息
趙程嬰公孫杵臼秦大夫鑿穆公之側問義曰事得其
[001-34a]
宜之謂義或問季布忍焉可為曰能者為之明哲不為
也或曰當布之急雖明哲如之何曰明哲不終項仕如
終焉攸避或問賢曰為人所不能請人曰顔淵黔婁四
皓韋𤣥成問長者曰藺相如伸秦而屈廉頗欒布之不
塗朱家之不徳直不疑之不校韓安國之通使或問臣
之自得曰石太僕之對金將軍之謹張衛將軍之善慎
邴大夫之不伐善請問臣之自失曰李貳師之執二田
祈連之濫帥韓馮翊之愬蕭趙京兆之犯魏或問持滿
[001-34b]
曰㧖欹㧖於/革反揚王孫倮葬以矯世曰矯世以禮倮乎如
矯世則葛溝尚矣或問周官曰立事左氏曰品藻大史
遷曰實録
   淵騫篇
仲尼之後迄於漢道徳行顔閔股肱蕭曹爰及名将尊
卑之條稱述品藻譔淵騫或問淵騫之徒惡乎在曰在
寢或曰淵騫曷不寢曰攀龍鱗附鳳翼巽以揚之勃勃
乎其不可及乎如其寢如其寢七十子之於仲尼也日
[001-35a]
聞所不聞見所不見文章亦不足為矣君子絶徳小人
絶力或問絶徳曰舜以孝禹以功臯陶以謨非絶徳邪
力秦悼武烏獲任鄙扛鼎抃牛非絶力邪或問勇曰軻
也曰何軻也曰軻也者謂孟軻也若荆軻君子盜諸請
問孟軻之勇曰勇於義而果於徳不以貧富貴賤死生
動其心於勇也其庶乎魯仲連偒古蕩/字而不剬古制/字
相如剬而不偒或問鄒陽曰未信而分疑忼辭免罿昌/鍾
切/幾矣哉或問信陵平原孟嘗春申益乎曰上失其政
[001-35b]
姧臣竊國命何其益乎樗里子之智也使知國如知葬
則吾以疾為蓍龜周之慎赧以成周而西傾秦之惠文
昭㐮以西山而東并孰愈曰周也羊秦也狼然則狼愈
歟曰羊狼一也或曰䝉恬忠而被誅忠奚可為也曰塹
山堙谷起臨洮擊遼水力不足而屍有餘忠不足相也
或問吕不韋其智矣乎以人易貨曰誰謂不韋智者歟
以國易宗吕不韋之盜穿窬之雄乎穿窬也者吾見擔
石矣未見雒陽也秦将白起不仁奚用為也長平之戰
[001-36a]
四十萬人死蚩尤之亂不過於此矣原野厭人之肉川
谷流人之血將不仁奚用為翦曰始皇方獵六國而翦
牙欸或問要離非義者歟不以家辭國曰離也火妻灰
子以反於慶忌實蛛蝥音/矛之靡也焉可謂之義也政也
為嚴氏犯韓刺相俠累曼面為姊實壯士之靡也焉可
謂之義也軻也為丹奉於期之首燕督亢之圗入不測
之秦實刺客之靡也焉可謂之義也或問儀秦學乎鬼
谷術而習乎縱横言安中國者各十餘年是夫曰詐人
[001-36b]
也聖人惡諸曰孔子讀而儀秦行何如也曰甚矣鳳鳴
而鷙翰也曰然則子貢不為歟曰亂而不解子貢恥諸
説而不富貴儀秦恥諸或曰儀秦其才矣乎跡不蹈已
曰昔在任人帝曰難之亦才矣才乎才非吾徒之才也
美行東園公綺里季夏黄公角里先生言辭婁敬陸賈
執正王陵申屠嘉折節周昌汲黯守儒袁固申公災異
董相夏侯勝京房或問蕭曹曰蕭也規曹也隨滕灌樊
酈曰俠介叔孫通曰槧人也袁盎曰忠不足而談有餘
[001-37a]
眺錯曰愚酷吏曰虎哉虎哉角而翼者也貨殖曰蚊曰
血國三千使將疏飲水褐博没齒然也或問循吏曰吏
也游俠曰竊國靈也佞幸曰不料而已或問近世社稷
之臣曰若張子房之智陳平之無悮絳侯勃之果霍將
軍之勇終之以禮樂則可謂社稷之臣矣或問公孫𢎞
董仲舒孰邇曰仲舒欲為而不可得𢎞容而已矣或問
近世名卿曰若張廷尉之平雋京兆之見尹扶風之絜
王子貢之介斯名卿矣将曰若條侯之守長平冠軍之
[001-37b]
征伐博陸之持重可謂名将矣請問古曰鼓之以道徳
征之以仁義輿尸血刃皆所不為也張騫蘇武之奉使
也執節没身不屈王命雖古之膚使其猶劣諸世稱東
方生之盛也言不純師行不純表其流風遺書蔑如也
或曰隠者也曰昔之隠者吾聞其語矣又聞其行矣或
曰隠道多端曰固也聖言聖行不逢其時聖人隠也賢
言賢行不逢其時賢者隠也談言談行不逢其時談者
隠也昔者箕子之漆其身也狂接輿之被其髮也欲去
[001-38a]
而恐罹害者也箕子之洪範接輿之歌鳳也哉或問東
方生名過實者何也曰應諧不窮正諫穢徳應諧似優
不窮似哲正諫似直穢徳似隠請問名曰詼達惡比曰
非夷齊而是栁下惠戒其子以尚容首陽為拙柱下為
工飽食安坐以仕易農依隠玩世詭時不逢其滑稽之
雄乎或問栁下惠非朝隠者歟曰君子謂之不恭古者
髙餓顯下禄隠妄譽仁之賊也妄毁義之賊也賊仁近
鄉原賊義近鄉訕或問子蜀人也請人曰有李仲元者
[001-38b]
人也其為人也奈何曰不屈其意不累其身曰是夷恵
之徒歟曰不夷不惠可否之間也如是則奚名之不彰
也曰無仲尼則西山之餓夫與東國之絀臣惡乎聞曰
王陽貢禹遇仲尼乎曰明星皓皓華藻之力也歟曰若
是則奚為不自髙曰皓皓者已也引而髙之者天也子
欲自髙邪仲元世之師也見其貌者肅如也聞其言者
愀如也觀其行者穆如也但聞以徳詘人矣未聞以徳
詘於人也仲元畏人也或曰育賁曰育賁也人畏其力
[001-39a]
而侮其徳請條曰非正不視非正不聴非正不言非正
不行夫能正其視聴言行者昔吾先師之所畏也如視
不視聴不聴言不言行不行雖有育賁其猶侮諸
   君子篇
君子純終領聞蠢迪撿押旁開聖則譔君子或問君子
言則成文動則成徳何以也曰以其弸中而彪外也般
之揮斤羿之激矢君子不言言必有中也不行行必有
稱也或問君子之柔剛曰君子於仁也柔於義也剛或
[001-39b]
問航不漿衝不薺有諸曰有之或曰大器固不周於小
乎曰斯械也君子不械或問孟子知言之要知徳之奥
曰非茍知之亦允蹈之或曰子小諸子孟子非諸子乎
曰諸子者以其知異於孔子者也孟子異乎不異或曰
荀卿非數家之書侻佗括切/可也也至於子思孟軻詭哉曰
吾於荀卿歟見同門而異户也惟聖人為不異牛𤣥騂
白睟粹/同而角其升諸廟乎是以君子全徳或問君子似
玉曰純淪温潤柔而堅玩作/刓而廉隊乎其不可形也或
[001-40a]
問仲尼之術周而不泰大而不小用之猶牛鼠也曰仲
尼之道猶四瀆也經營中國終入大海他人之道者西
北之流也綱紀夷貉或入於沱或淪於漢淮南説之用
不如太史公之用也太史公聖人將有取焉淮南鮮取
焉爾必也儒乎乍出乍入淮南也文麗用寡長卿也多
愛不忍子長也仲尼多愛愛義也子長多愛愛奇也或
曰甚矣傳書之不果也曰不果則不果矣人以巫鼓或
問聖人之言炳若丹青有諸曰吁是何言歟丹青初則
[001-40b]
炳久則渝渝乎哉或曰聖人之道若天天則有常矣奚
聖人之多變也曰聖人固多變子游子夏得其書矣未
得其所以書也宰我子貢得其言矣未得其所以言也
顔淵閔子得其行矣未得其所以行也聖人之書言行
天也天其少變乎或曰聖人自恣歟何言之多端也曰
子未覩禹之行水歟一東一北行之無礙也君子之行
獨無礙乎如何直徃也水避礙則通於海君子避礙則
通於理君子好人之好而忘已之好小人好已之好而
[001-41a]
忘人之好或曰子於天下則誰與曰與夫進者乎或曰
貪夫位也慕夫禄也何其與曰此貪也非進也夫進也
者進於道慕於徳殷之以仁義進而進退而退日孳孳
而不知勌者也或曰進退則聞命矣請問退進曰昔乎
顔淵以退為進天下鮮儷焉或曰若此則何小於必退
也曰必進易儷也必退易儷也進以禮退以義難儷也
或曰人有齊死生同貧富等貴賤何如曰作此者其有
懼乎信死生齊貧富同貴賤等則吾以聖人為囂囂通
[001-41b]
天地人曰儒通天地而不通人曰伎人必先作然後人
名之先求然後人與之人必其自愛也然後人愛諸人
必其自敬也然後人敬諸自愛仁之至也自敬禮之至
也未有不自愛敬而人愛敬之者也或問龍龜鴻鵠不
亦壽乎曰壽曰人可壽乎曰物以其性人以其仁或問
人言仙者有諸乎曰吁吾聞伏羲神農殁黄帝堯舜殂
落而死文王畢孔子魯城之北獨子愛其死乎非人之
所及也仙亦無益子之彚矣或曰聖人不師仙厥術異
[001-42a]
也聖人之於天下恥一物之不知仙人之於天下恥一
日之不生曰生乎生乎名生而實死也或曰世無仙則
焉得斯語曰語乎者非囂囂也歟惟囂囂能使無為有
或問仙之實曰無以為也有與無非問也問也者忠孝
之問也忠臣孝子偟乎不偟或問壽可益乎曰徳曰回
牛之行徳矣曷壽之不益也曰徳故爾如回之殘牛之
賊也焉得爾曰殘賊或壽曰彼妄也君子不妄有生者
必有死有始者必有終自然之道也君子忠人况已乎
[001-42b]
小人欺已况人乎
   孝至篇
孝莫大於寧親寧親莫大於寧神寧神莫大於四表之
歡心譔孝至孝至矣一言而該聖人不加焉父母子之
天地歟無天何生無地何形天地裕於萬物萬物裕於
天地裕父母之裕不裕矣事父母自知不足者其舜乎
不可得而久者事親之謂也孝子愛日孝子有祭乎有
齋乎夫能存亡形屬荒絶者惟齋乎故孝子之於齋見
[001-43a]
父母之存也是以祭不賓人而不祭豺獺乎或曰死生
盡禮可謂能子乎曰石奮石建父子之美也無是父無
是子無是子無是父或曰必也兩乎曰與堯無子舜無
父不如堯父舜子也子有含菽緼絮而致滋美其親將
以求孝也人曰偽如之何曰假儒衣書服而讀之三月
不歸孰曰非儒也或曰何以處偽曰有人則作之無人
則輟之之謂偽觀人者審其作輟而已矣不為名之名
其至矣為名之名其次也或問忠言嘉謨曰言合稷契
[001-43b]
之謂忠謨合臯陶之謂嘉或曰邵如之何曰亦朂之而
已庳則秦儀鞅斯亦忠嘉矣堯舜之道皇兮夏殷周之
道將兮而以延其光兮或曰何謂也曰堯舜以其讓夏
以其功殷周以其伐或曰食如螘衣如華朱輪駟馬金
朱煌煌無已泰乎曰由其徳舜禹受天下不為泰不由
其徳五兩之綸半通之銅亦泰矣天下之通道五所以
行之者一曰勉或曰力有扛洪鼎揭華旗智徳亦有之
乎曰百人矣徳諧頑嚚讓萬國知情天地形不測百人
[001-44a]
乎或問君曰明光問臣曰若禔敢問何謂也曰君子在
上則明而光其下在下則順而安其上或曰聖人事異
乎曰聖人徳之為事異亞之故常修徳者本也見異而
修徳者末也本末不修而存者未之有也天地之得斯
民也斯民之得一人也一人之得心矣吾聞諸傳老則
戒之在得年彌髙而徳彌卲者是孔子之徒歟或問徳
有始而無終與有終而無始也孰寧曰寧先病而後瘳
乎寧先瘳而後病乎或問大曰小問逺曰邇未達曰天
[001-44b]
下為大治之在道不亦小乎四海為逺治之在心不亦
邇乎或問俊哲洪秀曰知哲聖人之謂俊秀穎徳行之
謂洪君子動則擬諸事事則擬諸禮或問羣言之長羣
行之宗曰羣言之長徳言也羣行之宗徳行也或問泰
和曰其在唐虞成周乎觀書及詩温温乎其和可知也
周康之時頌聲作乎下關雎作乎上習治也齊桓之時
緼而春秋美邵陵習亂也故習治則傷始亂也習亂則
好始治也漢徳其可謂允懐矣黄支之南大夏之西東
[001-45a]
鞮北女來貢其珍漢徳其可謂允懐矣世鮮焉芒芒聖
徳逺人咸慕上也武義璜璜兵征四方次也宗夷猾夏
蠢迪王人屈國喪師無次也麟之儀儀鳳之師師其至
矣乎螭虎桓桓鷹隼䎒䎒暴/也未至也或曰訩訩北夷被
我純繢帶我金犀珍膳寧鍸不亦享乎曰昔在髙文武
實為兵主今稽首來臣稱為北藩是為宗廟之神社稷
之靈也可不享乎龍堆以西大漠以北鳥夷獸夷郡勞
王師漢家不為也朱厓之絶捐之之力也否則介鱗易
[001-45b]
我衣裳君人者務在殷民阜財明道信義致帝者之用
成天地之化使粒食之民粲也晏也享於鬼神不亦饗
乎天道勞功或問勞功曰日一曰勞考載曰功或曰君
逸臣勞何天之勞曰於事則逸於道則勞周公以來未
有漢公之懿也勤勞則過於阿衡漢興二百一十載而
中天其庶矣乎辟廱以本之校學以教之禮樂以容之
輿服以表之復其井刑勉人役唐矣夫
 揚子雲集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