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k0015 實賓錄-宋-馬永易 (master)


[010-1a]
欽定四庫全書
 實賔録卷十      宋 馬永易 撰
  負局先生
負局先生不知何許人語似燕代人循吳市中衒磨鏡
取一文輙問主人得無疾苦否若有輙出紫色丸藥與
之莫不愈
  荷蓧丈人
荷蓧丈人隱人也見周室衰諸侯政亂遂乃隱身不仕
[010-1b]
老人以杖荷蓧器而行自匿姓名故曰荷蓧丈人
  賣藥翁
賣藥翁莫知其姓名人或詰之曰此真姓名也有自童
稚見之迨乎暮齒顔貌不改嘗提一大葫蘆賣藥人以
疾苦求藥得錢不得錢悉與之無不神效或戲問之有
大還丹賣否曰有一粒厥直千緡人皆笑之以為風狂
後於長安賣藥其葫蘆已空只餘一丸大者而安掌
中曰百年賣藥凡億兆人無一人買者深可哀哉深可
[010-2a]
哀哉今當自喫藥方入口足下五色雲生騰空而去也
  端箭師
唐修文學士馬吉甫眇一目郎中張元一目為端箭師
  擣蒜老
後唐安重覇任京兆尹先是蔡雝之間令長設酒食私
丐於部民者俗謂之擣蒜及重覇之鎮長安亦為之故
秦人目重覇為𢷬蒜老
  &KR3618醋漢
[010-2b]
唐郎中張鴻子視望傷目郎中張元一目為&KR3618醋漢
  短智漢
唐則天禁屠殺吏人艱於蔬菜婁師德為御史大夫因
使至陜厨人進肉師德曰勑禁屠殺何為有此厨人曰
豺咬殺羊遂有之師德曰大解事豺食之又進鱠復問
厨人復云豺咬殺魚師德云短智漢何不道是獺咬殺
魚厨人即云是獺師德亦為薦之
  長生人
[010-3a]
晉末孫恩據㑹稽山號征東將軍號其黨曰長生人
  赤松公
赤松公不知其名姓服麋角丸彭祖弟子得仙者也
  白石生
白石生彭祖之時已三千餘嵗斷穀入山常煑白石為
糧就白石居故時人號曰白石生今為東方左仙卿
  蕭四繖
南齊長沙威王晃髙帝第四子也少有武力為帝所愛
[010-3b]
初沈攸之事起晃多從武容赫奕都街時人為之語曰
煥煥蕭四繖武帝幸鍾山晃從駕以馬槊刺道傍枯蘖
上令左右數人引之銀纒皆卷聚而槊不出晃復馳馬
㧞之應手便去
  武一谷
五代漢武行德初樵采為業而氣雄力壯一谷之薪可
以盡負鄉里謂之武一谷後仕髙祖為節度使云
  潘𨫼脚
[010-4a]
潘環事晉為宿州刺史有牙將微過環紿言笞之牙校
托一尼致𨫼脚銀兩鋌求贖怒曰𨫼本㡬脚曰三脚環
曰今兩能為𨫼乎尼笑為足其數時人目為潘𨫼脚
  丁滅門
五代丁從貴為常州刺史苛刑暴名謂之丁滅門後為
吳越武肅王所戮
  欒公社
漢欒布為燕相稱曰窮困不能辱身非人也富貴不能
[010-4b]
快意非賢也於是常有德厚報之有怨必以法滅之燕
齊之間皆為立社號曰欒公社按立社誤作立廟欒公/下缺社字今據漢書改
補/
  葉君祠
後漢王喬顯宗世為葉令喬有神仙術後天下玉棺於
堂前吏民推排終不揺動喬曰天帝召我耶乃沐浴服
飾寢棺中葢便立覆𦵏於城東土自成墳其夕縣中牛
皆流汗喘乏而人無知者百姓乃為立廟號葉君祠
[010-5a]
  鄭公風
㑹稽記曰射的山南有白鶴為仙人取箭漢太尉鄭𢎞
嘗採薪得一遺箭頃之有人覔箭見𢎞還之問𢎞曰何
所欲𢎞識其神人也曰常患若耶溪載薪為難願旦南
風暮北風後果然故若耶溪風至今猶然呼為鄭公風
  鄭君池
唐張龍公為宣城令嘗體冷且濕夫人石氏異而詢之
公曰吾龍也蓼人鄭祥逺亦龍也據吾池自謂鄭君池
[010-5b]
吾屢與戰未勝明日取决可令吾子挾弓矢射之
  李公騎
元魏李瑒随蕭寳夤西征為統軍瑒德洽鄉里招募
雄勇其樂從者數百騎瑒傾家振恤故其下毎有戰功
軍中號曰李公騎
  孝子石
蜀僰道縣江水有孝子石昔縣人有隗叔通性至孝為
母汲江膂水天為出平石至江膂中今猶謂之孝子石
[010-6a]
其孝感有如此云
  白帝倉
後漢公孫述據成都自立為天子號成家色尚白又謂
五德之運黄承赤而白繼黄金據西方為白徳而代王
氏得其正序成都郭外有秦時舊倉述改名白帝倉

  王鐵槍
五代梁王彦章為人驍勇能跣足履棘行百歩持一
[010-6b]
鐵槍騎而馳突奮疾如飛而他人莫能舉也軍中號王
鐵槍
  文大劔
五代蜀王宗阮本姓文名武堅毅沉厚好賔客善撫士
卒能用闊劔軍中號為文大劔云
  潘大劔
五代楚將軍潘璋持二十斤劔出入軍陣中謂之潘
大劔狀偉善食啖嘗率兵救韶州嶺南兵聞璋至開城
[010-7a]
一面以避其鋒後為連州刺史
  張神劔
五代吳張融始為羣盜以善劔號張神劔
  寳劔二/則
後漢周乗字子居陳仲舉嘗歎曰若周子居者真治
國之器譬之寳劔則世之干將
宋臨川王義慶㓜為武帝所知曰此我豐城寳劔也
  水鏡
[010-7b]
蜀司馬德操年少龎德公十嵗兄事之世謂為水鏡
  鐵條
唐王重榮始為河中牙將兩逐其將破黄巢有功時號
為鐵條言其剛也
  陳鐵
五代南唐陳誨生期月足勁能履父母異之小字阿鐵
為人勇敢足膂力為都禆將累有戰功至節度使軍中
壯之呼為陳鐵
[010-8a]
  來嚼鐵
唐來瑱畧知尚名節崖然有大志安禄山反拜潁川太
守賊攻潁川方積粟多瑱完埤自如手射賊皆應弦仆
賊使降將畢思琛招之瑱不應前後俘殺甚衆賊懼目
為來嚼鐵
  四軍紫
唐貞元末有郎中四人自行軍司馬賜紫而登郎署省
中謔為四軍紫
[010-8b]
  一條葛
五代葛從周有殊功鎮青州人語曰山東一條葛無事
莫撩撥
  萬頃波
宋王惠與謝靈運嘗得交言靈運辨愽辭義鋒起惠
時然後言時荀伯子在坐退而吿人曰靈運固自蕭散
直上王郎有如萬頃波焉
  烟燻地木
[010-9a]
唐殿中侍御史王旭短而黒左拾遺魏光乗目為烟燻
地木
  中霜榖束
唐則天革命貝州舉人趙廓眇小起家監察御史時人
謂之臺穢李昭德詈之為中霜榖束
  卞田居 傅蠶室
齊卞彬為車騎記室性好飲酒以瓠壺瓢杓杬皮為肴
着帛冠十二年不改易以大瓠為火籠什物諸多詭異
[010-9b]
自稱卞田居婦為傅蠶室
  談天衍 雕龍奭 炙轂過髠
齊鄒衍為書十餘萬言其語閎大不經騶奭亦頗采衍
之術以紀文淳于髠久與處時有得善言故齊人頌曰
談天衍雕龍奭炙轂過髠注云劉向别録曰過字作輠
輠者車之盛膏器也炙之雖盡如脂膏之有深潤也
  腰鼓兄弟
南齊沈冲渉獵文義永明四年為五兵尚書與兄淡深
[010-10a]
名譽有優劣世號為腰鼓兄弟並歴御史中丞兄弟三
人皆為司直後並歴侍中冲位五兵尚書
  青精先生
青精先生年千嵗色如童子歩日過五百里能終嵗不
食亦能一日九食
  鹿皮公
鹿皮公淄川人少為府小史才巧舉手成器岑山上有
神泉人不能到小史白府君請木工斤斧三十人作轉
[010-10b]
輪造縣閣意思橫生數十日梯道成上其嶺作祠屋留
止其旁食芝草飲神泉七十餘年淄水未出時下呼宗
族得六十餘人命上山半水出盡漂一郡沒者萬計小
史辭遣宗室令下山著鹿皮升閣而去
  七松處士
唐鄭薫性友愛而端勁再知禮部舉引寒畯士類多之
既老號所居為隠巖蒔松于庭號七松處士
  菰蘆中偉人
[010-11a]
南唐查文徽歙州休寕人好學善談兵任俠尚義初以
策干李主與語竒之謂宋齊邱曰菰蘆中偉人也命事
知諤於潤州知諤有玉杯直百萬行酒至文徽前墮地
而毁衆皆駭愕文徽容色如故
  凌霄花
唐馮慈明為李密所拘逼授偽官慈明知天命有歸勸
密密怒囚之數月食藳薦而死神龍中勑旌其門為忠
臣令大標其題見之者莫不歎羙崔明號為凌霄花亦
[010-11b]
士林之羙稱也
  杞梓四/則
晉袁宏三國名臣賛曰赫赫三雄並囬乾軸競取杞梓
争收松竹鳳不及棲龍不暇伏
晉二陸制曰陸機陸雲寔荆衡之杞梓挺珪璋於秀實
馳英華於早年
梁庾城沉静有名郷曲文帝為郢州辟為主簿歎其羙
材曰荆南杞梓其在兹乎
[010-12a]
後周唐瑾柳敏論曰瑾敏挺杞梓之材
  瓊厨金穴
郭况光武皇后弟也累金數億家童四百餘人里語曰
洛陽多錢郭氏室夜月晝星富無匹其寵者皆以玉器
盛食故東京謂郭氏瓊厨金穴
  錦繡堆
唐謝延皓大順中以詞賦得名與徐寅不相上下時號
錦繡堆
[010-12b]
  藍田生玉
吳諸葛恪瑾長子也少有才名發藻岐嶷辨論應機孫
權見而竒之謂瑾曰藍田生玉真不虚也
  珠玉在旁
北齊劉禕五子並有志行璿璣聰敏機悟羙姿儀皆為
其舅北海王昕所愛曰可謂珠玉在旁覺我形穢
  南金五/則
晉薛兼與紀瞻閔鴻顧榮賀循齊名號為五雋初入
[010-13a]
洛司空張華見而竒之曰皆南金也又賛曰顧紀賀薛
並南金東箭委質覇朝望重搢紳宦成名立
晉顧榮上言中宗曰陸士光貞正清貴金玉其質甘季
思忠欵盡誠膽幹殊决殷慶元質畧有明規文武可施用
榮族兄公讓明亮守節困不易操㑹稽楊彦明謝行言
皆服膺儒教足為公望賀生沉潜青雲之士陶恭兄弟
才幹雖少寔事極佳凡此諸人皆南金也書奏皆納之
晉顧衆虞潭賛曰顧寔南金虞惟東箭
[010-13b]
梁張率寛雅能屬文與同郡陸厥㓜相友狎嘗同載詣
左衛將軍沈約遇任昉在焉約謂昉曰此二子後進才
秀皆南金也卿可識之由此為昉友矣
陳虞世基博學髙才兼善草𨽻陳中書令孔奐見而
嘆曰南金之貴屬斯人
  桂林一枝 崑山片玉
晉郄詵字廣基博學多才瓌瑋倜儻㤗始中詔天下
舉賢良直言之士詵應選為第一武帝於東堂㑹送問
[010-14a]
詵曰卿自以為何如詵對曰臣舉賢良對䇿為天下第
一猶桂林之一枝崑山之片玉帝笑侍中奏免詵官帝
曰吾與之戯耳
  荒莱特苗 鹵田善秀
晉楊方字公囘好學有異才初為郡鈴下威儀公事之
暇輙讀五經郷邑未之知内史諸葛恢見而竒之嘗遣
方為文薦郡功曹主簿虞預稱美之送以示賀循循報
書曰世衰道喪人物凋弊每聞一介之徒有向道之志
[010-14b]
冀之願之如方者乃荒莱之特苖鹵田之善秀資質已
良但沾染未足耳移植豐壤必成嘉榖
  瑶林植庭 雪羽馴廡
唐崔祐甫為穆氏四子講塾記曰利州刺史穆寧正直
登朝嚴明作牧有四子曰賛質賡賞聳秀之資若瑶
林植庭雪羽馴廡
  軒冕龍門 膏粱宗匠
晉范寗篤學多通時以浮虚相扇儒雅日替寗以為其
[010-15a]
源始於王弼何晏二人之罪深於桀紂乃著論曰或曰
平叔神懐超絶輔嗣妙思通㣲振千載之頺綱落周孔
之塵網斯蓋軒冕之龍門膏粱之宗匠夫子以為罪過
桀紂何哉答曰王何蔑棄典文不遵禮度遊辭浮說波
蕩後生桀紂暴虐止足以滅身覆國豈能囘百姓之視
聽哉
  金閨衆彦 蘭臺羣英
江文通别賦云金閨之衆彦蘭臺之羣英注金閨金馬
[010-15b]
門也公孫𢎞等待詔於此傅韶班固等為蘭臺令史
  文章司命 人物權衡
唐李白上韓荆州朝宗書曰君侯制作侔神明德行動
天地筆參造化學究天人幸願開張心顔不以長揖見
拒必若接之以髙宴縱之以清談請日試萬言倚馬可
待今天下以君侯為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權衡一經品
題便作佳士而今君侯何惜堦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揚
眉吐氣激昻清霄也
[010-16a]
  達禮之宗 儒林之亞
梁任昉王文憲集序曰賀生達禮之宗蔡公儒林之亞
注云賀循博覧羣書尤明三禮為江東儒宗蔡謨以
儒雅稱
  决定嫌疑 視表見裏
北齊宋世軌㓜自修整好法律遷廷尉少卿有能名時
大理正蘇珍之以才幹名寺中語曰决定嫌疑蘇珍之
視表見裏宋世軌
[010-16b]
  國珍
栁公權嘗於佛寺看朱審畫山水手題壁詩曰朱審偏
能視夕嵐洞邊深墨冩秋潭與君一顧西牆畫從此看
山不向南此句衆歌詠後公權為李聰夏州掌記因奏
事穆宗召對曰我於佛寺見卿筆劄思見卿久矣宣出
充侍書學士非時宰所樂進擬左金吾衛兵曹充職御
筆改右少諌中外朝臣皆呼為國珍
  國楨
[010-17a]
元宗登封泰山劉晏始八嵗獻頌行在帝竒其幼命宰
相張說試之說曰國楨也即授太子正字
  家寶
唐李貽孫為歐陽詹文集序曰歐陽君生於閩之里幼
為童孩時即不與衆童親狎行止多自䖏年十嵗許毎
見山濵江畔有少景可探心獨娛之常執一軸忘歸於
其間逮風月清暉或暮而尚留宵不能釋不自知所由
蓋其性之所多也未甚識文字隨人而問章句忽有一
[010-17b]
言契於心移日自得長吟髙嘯不知其止也父母不識
其志嘗謂里人曰此男子未知其㫖何如要恐不為汨
沒之餓氓也未知吉邪凶邪郷人有覽事多而熟於聞
見者皆賀之曰若此子家寶也柰何慮之邪
  楷模三/則
後漢盧植通古今楷模後學曹操稱之曰名著海内學
為儒宗士之楷模國之楨幹也
北齊邢邵字子才史臣曰子才少有盛名鼔動京洛文
[010-18a]
宗少府獨秀當年舉必任真情無文飾智畧疎通罕見
其人足為一代之楷模也
隋李德林為吏部郎陸昇嘗命其子與德林周旋誡
之曰汝每事宜師此人為楷模
  冠冕
隋栁願言為晉王諮議叅軍招才學之士諸葛頴虞世
南等以充學士而願言為之冠冕王以師友處之
  天下楷模
[010-18b]
漢李膺字元禮時郭林宗等更相褒重學中語曰天下
楷模李元禮
  海内冠冕二/則
梁王暕七葉重光海内冠冕
梁任昉為王儉集云晉中興以來六代名徳為海内冠

  遺愛二/則
晉袁宏三國名臣賛曰孔明盤桓待時而動遐想管樂
[010-19a]
逺明風流治國以禮民無怨聲刑罰不濫役有餘力雖
古之遺愛何以加兹
梁任昉為王儉集序曰沒世遺愛古之益友按遺愛始/孔子稱子
產語見左傳/附記於此
  當時談宗
晉阮修好易老善清言王衍當時談宗自以論易畧盡
然有所未了研之終莫悟每云不知比後當見能通者
否衍族子敦謂衍曰阮子可與言衍曰吾亦聞之但未
[010-19b]
知其亹亹之處定何如爾及與修談言寡而㫖暢衍乃
嘆服焉
  後來領袖二/則
何昌㝢少而清靜獨立不羣王儉謂之曰後來領袖方
幹於朝者其在於卿乎答曰不意明公謬頋不重
梁任昉為蕭揚州薦王暕表曰竊見秘書郎王暕神氣
清茂允迪中和叔寶理遣之談彦輔名教之樂故以暉
暎先達領袖後進
[010-20a]
  後生準的
梁公休源舉秀才太尉徐孝嗣見其䇿深喜之謂同座
曰董仲舒華令思何以尚此可謂後生準的也
  後進之冠
後漢陳遵少與張竦伯崧俱為京兆史竦博學通達以
亷儉自守而遵放縦不拘操行雖異然相親友哀帝之
末俱著名字為後進之冠並入公府
  舊德老成
[010-20b]
晉何曽進位太傅曽以年老屢乞遜位詔曰太傅明爽
髙亮執心洪毅可謂舊徳老成國之宗臣也
  人物宗主
李神俊名挺隴西人少仕京洛以才學器調著名鄭伯
猷曰舅舅是人物宗主
  奬鑑人倫
後漢郭泰字林宗舉有道不就善人倫鑒范滂稱泰
隱不違親貞不絶俗其卒也同志者共刻石立碑蔡邕
[010-21a]
為其文既而謂涿郡盧植曰吾為碑銘多矣皆有慙徳
惟有道無愧色爾史賛曰郭有道奬鑒人倫
  為世吏表
魏薛悌為魏郡太守及尚書令並悉忠練事為世吏表
  言談林藪
晉裴頠樂廣嘗與之清言欲以理服之而頠辭論豐博
廣笑而不言時人謂頠為言談之林藪
  大丈夫格
[010-21b]
吳潘濬陸凱業𦙍評曰潘濬公清割斷陸凱忠壯質直
皆節槩梗梗有大丈夫格業𦙍身潔事濟著稱南士可
謂良牧矣
  小者佳
晉王獻之嘗與兄徽之操之俱詣謝安二兄多言俗事
獻之寒温而已既出客問王氏兄弟優劣安曰小者佳
客問其故安曰吉人之辭寡以其少言故知之按世説/註中興
書云徽之羲之第五子又王氏譜云操之羲之第六子/此書云羲之與兄徽之操之詣謝安羲當是獻字之誤
[010-22a]
今改正/附辨
  保家主三/則
襄公二十七年鄭七子賦詩印叚賦蟋蟀趙孟曰善哉
保家之主也吾有望矣注云蟋蟀曰無已太康職思其
居好樂無荒良士瞿瞿言能戒懼
魏韋誕字仲將孔融稱之曰仲將懿性貞實文敏篤誠
保家之主也
晉曹志魏陳思王植之孽子也少好學以才行稱夷簡
[010-22b]
有大度兼善騎植曰此保家主也立以為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