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j0087 宋景文筆記-宋-宋祁 (master)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宋景文筆記卷下
             宋 宋祁 撰
  雜說
君得其健强隂戢戰臣執其㫖百度乃凝欲正四方先
定中央中央君也
天不待規而圓地不待矩而方天尊地卑其道有常君
天道也臣地道也
[003-1b]
天用其圓地用其方圓道主於生方道主於成天君德
也地臣職也君操無為以臨臣之有為萬物自歸上逸
於制下勞於事百度乃治無為者非謂塞吾耳不聽也
蔽吾目不視也閟吾言不出也謂審於有為之内不為
於有為之外也何謂内曰官不職責之相士不練責之
將財匱責司農獄不正責廷尉是為内何謂外曰嵗有
常賦而又賦焉是曰賸人有常役而乂役焉是曰横力
不勝加如負則跌材已窮加如任則敗是為外振其領
[003-2a]
羣毛整提其綱萬目張綱歟領歟君所執歟
君有常道臣有定守賞當功罰當罪與之惟我德奪之
惟我懼君道也奉法循令竭已力以獻功於上臣道也
故臣有所憎能以得君之罰以去之是謂作威有所愛
能以得君之賞以貴之是謂作福法雖明意得輕重之
謂之玩法令可遵情得出入之謂之侮令君喪道臣失
守故曰害于而家凶于而國
能無卜而知吉凶乎曰以甚治攻甚亂濟所以安除甚
[003-2b]
患能無祭而福乎曰不奪民時而順物宜能無膠漆而
合乎曰不以逺近内外與之同欲一推吾心納兆人之
腹能不賞而使人勸乎曰先賞有功能無罰而使人畏
乎曰先罰有罪弛惡不戮姦笑於腹當封吝寵勞臣諱
勇奴耕于原婢執其爨丈人以安
植表挺挺下無曲影善聲之唱應無醜響
不可得者上不以求不可止者上不以禁不可行者上
不以令故曰求愈多得愈寡禁愈急止愈少令愈繁行
[003-3a]
愈慢上求而不得謂之失威求不可得而得謂之暴禁
而不止謂之慢禁不可止而止謂之虐令而不行謂之
凌上令不可行而行謂之亂故聖人慎舉錯去三不可
則善矣
賤而不可不因者衆也剛而不可不用者兵也慘而不
可不行者法也小而不可不防者盜也勞而不可不勸
者農也穴恐當/作冗而不可不嗇者財也曰因衆奈何曰人
之情莫不惡勞而我逸之莫不欲富而我與之莫不憚
[003-3b]
危而我安之莫不畏死而我生之民已逸則可與共勞
已富則可與共乏已安則可與同憂已生則可與濟難
夫民國之基也五仞之牆所以不毁基厚也所以毁基
薄也故曰一無/字曰百足不僵則附者衆流水不窮則來者
逺民之瘠無肥國下之恱有豫一作/裕
食者人仰以生也適則飽過則病甚病者死法者國仰
以安也順則治逆則亂甚亂者滅商家之法一而湯以
王桀以放周家之法一而文武以興幽厲以亡然則食
[003-4a]
無心於生死在人之適過法無必於治亂在君之順逆
古之人淳今之人詐奈何不然人無淳詐在治亂而已
今日之治三皇是也唐五代之亡桀紂是也難曰古巢
居今宫室古茹毛今饔熟奈何曰是直事有工拙耳剏
始者難踵成者易凡百物皆是夫何足疑云東南天地
之奥藏寛柔而卑西北天地之勁方雄尊而嚴故帝王
之興常在西北乾道也東南坤道也東南奈何曰其土
薄而水淺其生物滋其財富其為人剽而不重靡食而
[003-4b]
偷生士懦脆而少剛笮之則服西北奈何曰其土髙而
水寒其生物寡其財确其為人毅而近愚食淡而勤生
士沈厚而少慧屈之不撓
小人之情易見也其錚錚似辨其悻悻似直攻人之私
似公觸大臣撼大事似强多所建請似才數讓小官辭
小禄似髙隂引其朋似薦賢攻其朋之細過似不黨故
君人者𣙜以真偽則錚錚者敗討其忠邪則悻悻者露
語人之私𨼆而無驗則公者詐察大臣之可仗而不宜
[003-5a]
退則强者譎聽而不可施行則才非是權以要官厚祿
靦然而謝則髙者猥所憎者去所同者進則非賢時時
取黨人之細過暴揚于外如甘辛相反而和水火不同
性而濟上疑主心下欺輿人而君子已見其肺肝然施
施自以為莫我得也
夫生民晨作夜寢早起晡食寒絮暑絺常忽而不為之
節何哉然則攝生不可不知也冬許晚絮春許徐褫早
許飽夕許慊行立坐偃皆不得久此甚易行毋以吾胃
[003-5b]
熟生物暖冷物勿以吾氣賛喜怒且憂樂喜怒人所未
嘗無也多憂傷神多思傷志過樂喪守喜極氣散怒極
氣慉而不下若使吾心為郵候憂樂喜怒至而不久舍
母令少宿則善矣若有留彼其以我為囊槖矣
掩其耳而聽藐藐由洪洪然掩其目而視了了由眊眊
然惡來掩紂之耳武王翺師於孟津之濱宰嚭掩夫差
之目勾踐噤笑於會稽之隒
歌者不曼其聲則少和舞者不長其袂則寡態左顧者
[003-6a]
不能右盻勢不兼也
櫛之於髪不去亂不能治髻法之於人不誅有罪不能
完善人此謂損之而益
古語曰斛滿人槩之人滿神槩之聖人其善槩歟大奢
槩以中溢欲槩以節寢慢槩以威由是治身由是化人
樹果得實樹棘得刺樹德得和樹威得怨嗚呼為國者
審所樹而已
鶬鶊鳴春蟋蟀唫夏蜩蟧喝秋螘子戰隂非有命之者
[003-6b]
氣自動耳
鑑向日而火至方諸向月而水至物有自然而感者無
逺近之間
佞色不能說堯目忠言不能入桀耳色非不美堯識之
言非不至桀厭之
愚不可詐者民也賤不可勝者衆也撫之為吾之力毒
之為吾之賊
重兵在邊京師乃單拂軀以尾尾不可大掉之不能反
[003-7a]
為軀害臂大於指屈伸可使指大不使其臂乃廢剛四
肢者骨也剛大厦者棟也剛天下者兵也
莫仁於雨露而靡草夏枯莫嚴於霜雪而松栢冬青作
法者君守法者臣役法者民臣弄其法主威且刼政在
大臣人走私門私門可炙君户將閴
父慈於箠家有敗子將礪於鈇士乃忘軀
珠丸之珍雀不祈彈也金鼎之貴魚不求烹也
䦨金在途無不掇也吐珠在澤無不拾也
[003-7b]
梟不憑夜弗能自怪政必先鏬姦人投詐
父否母然子無適從政産二門下乃告勤
君與臣不同而昌君與臣同而亡
謀不厭衆決之在一決不能專朝有爭言
金鼓旣震卒騰於陣爵賜已明士勇于廷
重輕不同衡獻其公曲直相欺繩出其私
造父亡轡馬顛於跬庸人厲䇿馬為盡力
去山弗棲虎喪其威爪牙弗具失所為虎
[003-8a]
知賢不進朝有刓印知不肖不退挈明入昧
我與之生故能為吾死我與之樂故能為吾憂
喌于場者雞至嗟于牢者豕集惠於國者天下治
足食足衣禮往從之近寒與飢恥則去之
贗賈亂㕓窳農敗田讒夫撓邦害馬汙羣
忠與邪並黨衆者勝主乃失柄
不大其幹而衆其枝幹乃速披
言等出於口在賢者為正在不肖為佞
[003-8b]
櫛所以去亂髪浴所以濯膚垢
工圃者飽於茹善邦者羨於食
規外求圓無圓矣法外求平無平矣
真贗不同物治亂不同日
救亂之世不語儒求治之世不語戰
水淵則囘道衍則聖
聖賢授受功不賛漏
拙製傷錦迂政損國
[003-9a]
任賢而二五堯不治
含糊不斷上産其亂
謀道作舎三年弗架
鼎大魚小糜於數攪
入林失斧不能得楚
主不謹户盜者夜舞
樹枝太繁必搖其根
苦口之藥疾者甘之拂耳之言明君愛之
[003-9b]
我憎之能得罰於君我愛之能得賞於君政在於臣黨
與成羣君則孤而無民
種禾不耰而懟其秋與食為仇
兩上不得相事兩下不得相使
  庭戒諸兒
敎之持世者三家而已儒家本孔氏道家本老氏佛家
本浮屠氏吾世為儒今華吾體者衣冠也榮吾私者官
禄也謹吾履者禮法也睿吾職者詩書也入以事親出
[003-10a]
以事君生以養死以葬莫非儒也由終日戴天不知天
之髙終日蹠地不知地之重故天下蚩蚩終無謝生於
其本者德大而不可見也道家所尚清淨柔弱聞齒以
剛而缺不聞舌以柔而折以有為為末無為為本故為
者敗之執者失之賊莫大於德有心心有眼吾有大患
為吾有身生生者不生化化者不化然其清淨可以治
人柔弱可以治身若等服而行之不害為儒也佛家自
逺方流入中國其言荒茫奓大多所譬諭合羣迷為真
[003-10b]
指生死為妄以太虛為體其法曰欲言則差欲心則謬
如一漚生一漚滅還入於海漚自妄見海無生滅無有
也亦無無有亦無無無淡然無所得而止止亦不止也
  治戒
吾殁後稱家之有亡以治喪歛用濯浣之鶴&KR0769紗表㡌
綫履三日棺三月葬慎無為隂陽拘忌棺用雜木漆其
四㑹三塗即止使數十年足以腊吾骸朽衣巾而已吾
之焄然&KR0008&KR0008有識者還於造物放之太虛可腐敗者合
[003-11a]
於黄壚下付無窮吾尚何患掘冢三丈小為冢室劣取
容棺及明器左置明水水二盎酒二缸右置米麫二奩
朝服一稱私服一稱華履自副左列吾誌右刻吾銘即
掩壙惟簡惟儉無以金銅雜物置冢中吾學不名家文
章僅及中人不足垂後為吏在良二千石下可著數人
故無功於國無惠於人不可以請諡有司不可受賵贈
又不宜求巨公作誌及碑冡上樹五株栢墳髙三尺石
翁仲獸不得用葢自摽置者非千載永安計爾不得作
[003-11b]
道佛二家齋醮此吾生平所志若等不可違命作之違
命作之是死吾也是以吾為遂無知也喪之詣塋以繪
布纒棺四翣引勿得作方相俑人陳列衣服器用累吾
之儉吾生平語言無過人者慎無妄編綴作集
  左誌
祁之為名宋之為氏學也則儒亦顯其仕行年六十有
四孤操完履三封之南葬從孔子
  右銘
[003-12a]
生非吾生死非吾死吾亦妄吾要明吾理吾侍上講勸
凡十七年上頗記吾面目姓名然身後不得妄丐恩澤
為無厭事若等兄弟十四人惟二孺兒未經任子此以
諉莒國公莒公在若等不為孤矣孔子稱天下有至德
要道謂之孝故自作經一篇以敎後人必到於善謂曰
至莫不切於事謂曰要舉一孝百行罔不該焉故吾以
此敎若等凡孝於親則悌於長友於少慈於幼出於事
君則為忠於朋友則為信於事為無不敬無不敬則庶
[003-12b]
乎成人矣若等兄弟十四人雖有異母者但古人謂四
海之内皆兄弟况同父均氣乎詩稱死喪之威兄弟孔
懐不可不念也兄弟之不懐求合他人他人渠肯信哉
縱陽合之彼應背憎也若等視吾事莒公莒公友吾云
何可以為法矣大抵人不可以無學至於章奏牋記隨
宜為之天分自有所稟不可强也要得數百卷書在胷
中則不為人所輕誚矣
 宋景文筆記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