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j0083 封氏聞見記-唐-封演 (master)


[010-1a]
欽定四庫全書
 封氏聞見記卷十     唐 封演 撰
   務尚
蕭誠自務札翰李邕恒自一本云/怕書言别書二人俱在南
中蕭有所書將謂稱意以呈邕邕輙不許蕭疾其掩已
遂假作古帖數幅朝夕把翫令其故暗見者皆以為數
百年書也蕭詣邕云有右軍真蹟寳之已久欲呈大匠
李欣然願見蕭故遲回旬日未肯出也後因論及李固
[010-1b]
請見曰許而不出得非誑乎蕭於是令家童歸見取不
得驚曰前某客來見之當被竊去李誠以為信矣蕭良
久曰吾置在某處遂忘之遽令走出旣至李尋繹久不
疑其詐云是真物平生未見在坐者咸以為然數日蕭
一本多在/黙二字候邕賔客雲集因謂李曰公常不許誠書
昨所呈數紙㓜時書何故呼為真跡鑒將何在邕愕然
曰試更取之及見略開視置牀上曰子細看之亦未能

[010-2a]
   諷切
賀知章為秘書監累年不遷張九齡罷相於朝中謂賀
曰九齡多事意不得與公遷轉以此為恨賀素詼諧應
聲荅曰知章蒙相公庇䕃不少張曰有何相庇賀曰自
相公在朝堂無人敢罵知章作獠罷相以來爾汝單字
稍稍還動九齡大慚
   歡狎
鄭昈性通脱與諸甥姪談笑無間曾被飄瓦所擊頭血
[010-2b]
淋漓玉簪俱折家人惶遽來視外甥王在後至曰二十
舅今日頭璧俱碎昈大呌曰我不痛裹函一作/亟一作/命
酒酣興盡昈後至戸部員外郎滁州刺史云
   袪&KR2719一本/作恡
御史大夫鄧景山為揚州節度有白岑者善療發背海
外有名而深秘其方雖權要求者皆不與真本景山常
急之㑹岑為人所訟景山故令深加按劾以出其方岑
懼死使男歸取呈上景山得方寫數十本牓諸衢路乃
[010-3a]
寛其獄
   脩復
顔真卿為平原太守立三碑皆自撰親書其一立於郡
門内紀周時臺省擢牧諸郡者十餘人其一立於郭門
之西紀顔氏曹魏時顔裴髙齊時顔之推俱于平原太
守至真卿凡三典兹郡其一是東方朔廟碑鐫刻旣畢
屬幽方起逆未之立也及真卿南渡蕃冦䧟城州人埋
匿此碑河朔克平别駕吳子晁好事之士也掘碑使立
[010-3b]
于廟所其二碑求得舊文買石鐫勒樹之都門時顔任
撫州子晁拓三碑本寄之顔經艱故對之愴然曰碑者
往年一時之事何期大賢再為脩立非所望也即日專
使賫書至平原致謝子晁後至相州刺史御史大夫
   贊成
天寳初一本有成字/一本作歲恊律郎鄭䖍采集異聞著書八十
餘卷人有竊窺其草藁告䖍私脩國史䖍聞而遽焚之
由是貶謫十餘年方從調選授廣文館博士䖍所焚書
[010-4a]
旣無别本後更纂録率多遺忘猶成四十餘卷書未有
名及為廣文博士詢于國子司業蘇源明源明請名㑹
粹取爾雅㑹粹舊說也西河大守盧象䖍詩云書名㑹
粹才偏逸酒號屠蘇味更醇即此之謂也
   討論
著作郎孔至二十傳儒學撰百家類例品第海内族姓
以燕公張說為近代新門不入百家之數駙馬張垍燕
公之子也盛承寵眷見至所撰謂弟埱曰多事漢天下
[010-4b]
族姓何關尔事而妄為升降埱素與至善以兄言告之
時工部侍郎韋述諳練士族舉朝共推每商𣙜姻親咸
就諮訪至書初成以呈韋公韋公以為可行也及聞垍
言至懼將追改之以情告韋韋曰孔至休矣大丈夫奮
筆將為千載楷則奈何以一言而自動揺有死而已胡
不可也遂不復改
   穎悟
開元初潞州常敬忠十五明經擢第數年之間遍能五
[010-5a]
經上書自舉并云一遍能誦千言勅付中書考試燕公
問曰學士能一遍誦千言能十遍誦萬言乎對曰未曽
自試燕公遂出一書非人間所見也謂之曰可十遍誦
之敬忠依命危坐而讀每遍畫地記讀七遍起曰此已
誦得燕公曰可滿十遍敬忠曰若十遍即是十遍誦得
今七遍誦得何要滿十燕公執本臨試觀覽不暇而敬
忠誦之已畢不差一字見者莫不嘆羨即日聞奏恩命
引對賜綠衣一副兼賞禮物一作/袍笏拜東宫衙佐仍直集
[010-5b]
賢侍講毛詩百餘日中三度改官特承眷遇為儕類所
嫉中毒而卒
   敏速
天寳中漢州一本漢/作州雒縣尉張陟一作/渉應一藝自舉日
試萬言須中書考試陟令善書者三十人各令操紙執
筆向席環庭而坐俱占題目身自循一作/廵席依題口授
言訖即過周而復始至午後詩筆俱成得七千餘字仍
請滿萬數宰相曰七千可為多矣何須一作/必須萬具以狀
[010-6a]
聞勅賜縑帛拜太公廟丞直廣文館時號為張萬言
   避忌
兼御史大夫韋倫奉使吐蕃以御史茍曽一作/㑹為判官
行有日矣或謂倫曰吐蕃諱狗大夫將一茍判官何以
求好倫遽奏其事今上令改茍為荀而其人不易及使
還曽遂姓荀不歸舊姓
   戲論
裴子羽為下邳令張晴為縣丞二人俱有聲氣而善言
[010-6b]
語曽論事移時人吏竊相謂曰縣官甚不和長官稱雨
贊府即道晴贊府稱晴長官即道雨終日如此非不和
一本有豈/非二字
   失誤
一本/作湯伯博任山南一縣丞其妻陸氏名家女也縣令
婦姓伍也他日㑹諸官之婦旣相見縣令婦問贊府夫
人何姓荅曰姓陸次問主簿夫人何姓荅曰姓漆縣令
婦勃然入内諸夫人不知所以欲郤回縣令聞之遽入
[010-7a]
問其婦婦曰贊府婦云姓陸主簿婦云姓漆以吾姓伍
故相弄耳餘官婦賴吾不問必曰姓八姓九縣令大笑
曰人各有姓何如此復令其婦出
   謬識
相州城門舊以磚壘傳云越王為刺史時作大歴中鄴
中有士人素無學識而强談經史曾與予俱出北門其
人問曰太守專城此是乎初以為戲言察其意色非戲
也余應之曰此是塼瓦之磚非專城之專其人悵然自
[010-7b]
失西門寰為邯鄲令入寺行香見金燈花不識以為芝
草遽于一作令/一作為脩狀申使司使司差官就檢時兵戈之
後僧徒多後輩亦不之識但云此芝草宿根春時生葉
至夏生花秋乃死見來如此不記種蒔年歲檢官具上
其事使司知其誤不復問矣
   查談
宋昌藻考功員外郎之問之子也天寳中為滏一作/淦
尉刺史房琯以其名父之子常接通之㑹有中使至州
[010-8a]
琯使昌藻郊外接候須臾郤還云彼一作/被額房公澹雅
之士顧問左右何名為額有叅軍亦名家子歛笏而對
曰查名該訶為額房悵然曰道額者已成可笑識額者
更是竒人近代流俗呼丈夫婦人縱放不拘禮度者為
查又有百數十種語自相通解謂之查談一作/語大抵廹
猥僻一作/近
   嘲翫
補闕王志安晚不得志久游恒趙之間人畏其口莫敢
[010-8b]
引用志安作詩以刺當塗者云末刼蘭香科下人衣冠
禮樂與君臣如來若向閻浮出莫視從來丈六身見者
彌增怨恚
   慙悚
進士周逖改次千字文更撰天寳應道千字文將進之
請頒行天下先呈宰執右相陳公近問之曰有添換乎
逖曰翻破舊文一無添换又問翻破盡乎對曰盡右相
曰枇杷二字如何翻破逖曰惟此二字依舊右相曰若
[010-9a]
有此還是未盡逖逡廵不能對而退
   狂譎
王嚴光頗有文才而性卓詭旣無所逹自稱釣鰲客廵
歴郡縣求麻鐵之資云造釣具有不應者輙録姓名一/本
名/姓藏于書笈中人問將此何用荅曰釣鰲之時取此懞
漢以充鰲餌兵亂之後嚴光年鬚已衰任棣州司戸時
刺史有馬州佐已下多乗驢嚴光作詩曰郡將雖乗馬
羣官緫是驢對衆吟誦以為笑樂
[010-9b]
   侮謔
范液有口才薄命所向不偶曾為詩曰舉意三江竭興
心四海枯南游李邕死北望守珪殂液欲投謁二公皆
㑹其淪躓故云然宗叔范純家富于財液每有所求純
常給與之非一純曾謂液曰君有才而困于貧廹可試
自詠液命紙筆立操而竟其詩曰長吟太息問皇天神
道由來也已偏一名國士皆貧病但是裨兵緫有錢純
大笑曰教君自詠何罵我乎不以為過
[010-10a]
 
 
 
 
 
 
 
 
[010-10b]
 
 
 
 
 
 
 
 封氏聞見記卷十
[010-11a]
 襍家言用裨史氏之不足而讀封氏書於唐事知所
 未知其編類亦備富哉言乎明姑蘇吳岫識
 予素有藏書之癖凡親友見借者暇日多手鈔之此
 書乃十五年前所鈔者至正丙申歲不幸遭時艱難
 烽火四起煨燼之餘尚存殘書數百卷今僻居深村
 無以為遣旦夕頼此以自適亦不負愛書之癖矣至
 正辛丑上元日重觀于泗北疑夢軒雲間夏庭芝伯
 和父謹誌
[010-11b]
 封氏聞見記自六卷至十卷昔友人唐子畏見借所
 鈔特以不全為恨近又于桞大中借鈔前五卷庶㡬
 為全書然第七卷中全局俱欠止存末後一紙耳嗟
 哉古書之難得如此富室子弟積書萬卷而不讀亦
 獨何心哉朱良育記
 萬厯辛丑假酉巖秦翁藏本校過右二䟦亦從此本
 録出
            常熟孫伏生允伽記
[010-12a]
 原本係吾吳吳方山家藏物也向為邑中前輩孫伏
 生所得孫復從酉巖秦翁假别本細勘不可謂不加
 詳矣余與伏生孫岷自善乃得假而録之虞山陸貽
 典勅先識時崇禎辛巳仲春二十有六日也
       是嵗重午後六日晚將原本勘竟
 
 
 
[010-12b]
 
 
 
 
 
 
 
 封氏聞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