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j0083 封氏聞見記-唐-封演 (master)


[009-1a]
欽定四庫全書
 封氏聞見記卷九     唐 封演 撰
   剛正
狄仁傑為度支員外郎車駕將幸汾陽宫仁傑奉使先
脩官頓并州長史李元沖以道出妬女祠俗稱有盛衣
服車馬過必致雷風之異欲别開路仁傑謂曰天子行
幸千乗萬騎風伯清塵雨師灑道何妬女之敢害而欲
避之元沖遂止果無他變上聞之嘆曰可謂丈夫也後
[009-1b]
為冬官侍郎充江南安撫使吳楚風俗時多一作/加淫祀
廟凡一千七百餘所仁傑並令焚之有項羽神號為楚
王廟祈禱至多為吳人所憚仁傑先致檄書責其䘮失
八千子弟而妄受牲牢之薦然後焚除
   淳信
陸少保字元方曾於東都置小宅家人將受直矣買者
求見元方告其人曰此宅子甚好但無出水處買者聞
之遽辭不置子姪以為言元方曰汝太竒豈可為錢而
[009-2a]
誑箇人
   端慤
宋璟為廣府都督元宗思之使内侍楊思勗馳馬往追
璟拜恩就馬在路竟不與思勗交一言思勗以將軍貴
倖殿庭因訴元宗嗟嘆良久即拜刑部尚書
   貞介
中書侍郎張鎬為河南節度鎮陳畱後兼統江淮諸道
將圖進取中官絡繹鎬起自布素一二年而登宰相正
[009-2b]
身特立不肯茍媚閹宦去來以常禮接之由是大為羣
閹所嫉稱其無經略才徴入改為荆府長史未㡬又除
洪府長史江西觀察使
   謇諤
相里造為禮部郎中時宦官魚朝恩用事薫灼内外朝
恩稱詔集百僚有所評議恃恩陵轢旁若無人宰相元
載以下唯唯而已造挺然衆中抗言酬對往復數四略
無降屈之色朝恩不悅而去朝廷壯之
[009-3a]
   抗直
崔祐甫為中書舎人時宰相常衮當國百寮仰止祐甫
每見執政論事未嘗降屈舎人岑參初掌綸誥屢稱疾
不宿直承㫖人情所憚諸人雖咄咄有辭而不能發崔
獨見諮以舎人職在樞密不冝讓事于人岑舎人稱疾
旣久多有離局衮曰此子羸疾日久諸賢豈不能容之
崔曰相公若知岑久抱疾本不當遷授今旣居此地安
可以疾辭王事乎衮黙然無以奪之也由是銜之及今
[009-3b]
上在諒闇衮矯制除崔為河南尹星夜電發今上覺其
事遽追還之拜中書侍郎平章事而衮謫於嶺外
   忠鯁
李惇為淄青節度判官使王衡弟頗干政惇一本有/惇字
言之衡曰兄弟孤遺相長不忍失意惇曰君憐愛祇合
訓之以道何可使其縱恣也衡家又好祈禱車輿出入
人吏頗以為弊惇又進諌衡不能用他日衡對諸客别
有所問惇曰惇前後頗獻愚直大夫不能一本無/能字用今
[009-4a]
又問衡作色曰李十五好為詆訐惇曰忠言大夫謂之
詆訐久住何益請從此辭再拜趨出命駕而去衡怒甚
不使追之時人皆謂惇有古人風
   誠節
權臯為范陽節度掌書記禄山男慶和承恩尚主臯在
京親禮㑹畢歸本道知禄山有異謀出路托疾詐死家
人在一本/作載䘮以歸封丘僅達而關東鼎沸臯微服變姓
名至臨淮於驛家傭賃欲數知北方動靜故也尋過江
[009-4b]
一本/作二京復肅宗發詔褒美拜起居郎辭疾不赴臯以
﨑嶇䘮亂脱身虎口遂無宦情在江外七年卒
   任使
李太尉光弼鎮徐方北扼賊衝兼緫諸兵馬縁征討之
務則自處置倉儲府庫軍州一本改/軍中差補一切並委判
官張傪傪明練庶務操割發遣應接如流綽有餘地諸
將欲見太尉論事太尉輙令與張傪判官商量將校見
之禮數如見太尉無異由是上下清肅東方晏然天下
[009-5a]
皆謂太尉之能任人
   禮遣
張延賞為河南尹官人有過未嘗屈辱其所犯旣頻灼
然不可容者但謝遣之而已先自拜立與辭即令郡官
祖送由是士子敬憚各自脩飭而河南大理
   遷善
田神功自平盧兵使授淄青節度舊判官皆偏裨時部
曲神功平受其拜及此前使判官劉位已下數人並畱
[009-5b]
在位神功待之亦無降禮後因圍宋州見李太尉與勅
使打毬聞判官張傪至太尉與之盡禮荅拜神功大驚
一本呼上/有幕字劉位問之曰太尉今日見張郎中與之盡
禮荅拜是何禮也位曰判官是幕賔使主無受拜之禮
神功曰神功比來受判官拜大是罪過公何不早說遂
令屈請諸判官謝之曰神功武將起自行伍不知朝廷
禮數比來錯受判官拜判官又不言成神功之過今還
判官拜一一拜之諸判官避而不敢當逺近聞之莫不
[009-6a]
稱其宏量
   惠化
閻伯嶼為袁州時征役煩重袁州先已殘破伯嶼專以
惠化招撫逃亡皆復鄰境慕徳襁負而來數年之間漁
商闐湊州境大理及移撫州闔州思戀百姓率而随之
伯嶼未行或已有先發伯嶼於所在江津見舟船問之
皆云從袁州來隨使君往撫州前後相繼津吏不能止
其見愛如此到職一年撫州復如袁州之盛代宗聞之
[009-6b]
徴拜戸部侍郎未至而卒
   推讓
髙利自濠州改為楚州時江淮米貴職田每得粳米直
數千貫準一本/作准例替人五月五日以前到者得職田利
欲以讓前人發濠州所在故為淹泊候過數日然後到
州士子稱焉
   竒政
李封為延陵令吏人有罪不加杖罰但令裹碧頭巾以
[009-7a]
辱之隨所犯輕重以日數為等級日滿乃釋吳人著此
服出入州鄉以為大耻皆相勸勵無敢僭違賦稅常先
諸縣去官竟不捶一人
   掩惡
檢校刑部郎中程皓性周慎不談人短每于儕類中見
人有所訾毁未曾應對候其言畢徐為分雪之曰此皆
衆人妄傳其實不爾更説其人美事曾生一本/作坐被人酷
罵竟席無怒色皓徐起避之曰彼人醉耳何可與言其
[009-7b]
雅量如此一本/作重
   解紛
熊曜為臨清尉以幹蠱聞太原守宋渾被人告一本告/字在論
字/下經采訪使論使司差官領告事人就郡按之行至臨
清曜欲解其事乃令曹官請假而權判司法及告事人
至置之縣獄曜就加撫慰供其酒饌夜深屏人與語告
以情事欲令逃匿其人初致前卻見曜有必取之色慮
不免遂許之曜令獄卒與脱鎻厚資給送出城并獄卒
[009-8a]
亦令逃竄天明吏白失囚曜馳赴郡具陳權判司法邂
逅失囚太守李澄不之罪也為申采訪奉帖牒但令切
加捕訪而已旣失告者渾竟得無事
   陵壓
嚴安之崔譚俱為赤尉力行猛政譚恐安之名出已右
一本云譚力行猛政/恐安之名出已右每事欲先之安之使伍伯執大杖
引前譚則益麄其杖安之越麄譚亦轉麄之如此大如
椽力不能舉安之遂令執小杖譚亦細其杖安之越細
[009-8b]
譚亦轉細之如此至杖大如筋不能用安之患其壓已
遂都去其杖使伍伯空手而行譚果不能學
   除蠧
崔立一作/丘為雒縣有豪族陳氏為縣錄事家業殷富子
弟復多蜀漢風俗縣官初臨豪家必先饋餉令丞以下
皆與之平交初至陳氏欲循故事立逆呵之絲毫不入
録事心有悵惋至衙日恃其豪盛謂立必不敢損己禮
數甚倨立叱伍伯曳之初猶負氣下杖良久乃稱乞命
[009-9a]
羣官爭使人來救立並不聼杖之旣困立料其必死命
曳去之出門少頃而卒而一縣驚駭陳氏子弟親屬數
十人相率號哭闐塞堦屏立使鎻閉衙門一一収録取
其子弟盡杖殺之其疏者皆決驅出因自詣郡具言陳
氏豪暴日久謹以除之計其資産足充當縣一年稅租
太守知其事以申采訪云立不畏一本云不/長豪強豪强為人
除害使司大見褒賞奏立强幹特請立充采訪判官拜
監察御史
[009-9b]
 
 
 
 
 
 
 
 封氏聞見記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