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j0083 封氏聞見記-唐-封演 (master)


[002-1a]
欽定四庫全書
 封氏聞見記卷二     唐 封演 撰
   文字
黄帝史官倉頡觀鳥獸之跡以作文字依類象形故謂
之文形聲相益則謂之字著于竹帛而文史凡九千字
所謂古文者也古有六體一曰指事上下是也二曰象
形日月是也三曰形聲一作/諧聲江河是也四曰㑹意武信
是也五曰轉注老考是也六曰假借令長是也推此六
[002-1b]
體文字大端可得而見矣周禮保氏敎國子以六書即
其事焉至周宣王時太史史籀更著大篆十五篇與古
文或異然不外六書之指大篆小篆亦名籀書與古文
並行春秋之時孔子之書六經皆古文也其後諸侯不
統于王車塗異軌文字異制秦氏旣兼天下丞相李斯
乃奏同之罷其不與秦文合者斯又作倉頡篇中車府
令趙髙作爰厯篇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學篇皆依傍大
篆或加省約謂之小篆于時獄官事繁篆書不給御史
[002-2a]
程邈有罪繫雲陽獄中變篆為𨽻以從簡易始皇善而
用焉故秦時書有八體一曰大篆史籀所作也二曰小
篆李斯趙髙胡毋敬所作也大小二篆皆簡䇿所用三
曰刻符施於符傳四曰摹印亦曰繆篆施於印璽五曰
蟲書為蟲鳥之形施於幡信六曰署書門題所用七曰
殳書銘於戈㦸八曰𨽻書施於公府皆因事出變而立
名者也善長注水經云臨淄人發古冡得銅棺前和外
隠起為𨽻字言齊太公六代孫胡公之棺惟三字是古
[002-2b]
餘同今書故知𨽻書非始于秦氏也按此書𨽻在春秋
之前但諸國或用或不用程邈觀其省易有便於時故
脩改而獻非創造也漢興多因秦制通行𨽻書古文由
是散逸古者十年入小學者計十七能諷書九千字乃
得為史又以六體試之郡太守課最者以為書史平帝
時徴沛人爰禮等說文字於未央庭中黄門侍郎揚雄
采以作訓纂篇并前倉頡等十四篇五千三百四十字
王莽居攝大司空甄豐等取四篇校定文字頗改古文
[002-3a]
别為六體一曰古文孔子壁中書也二曰竒字古文之
異者也三曰篆書即小篆也四曰佐書即𨽻書也五曰
繆書所以摹印也六曰鳥蟲以書幡信也後漢和帝時
始獲七千三百八十四字安帝時許慎特加搜采九千
之文始備著為說文凡五百四十部皆從古為證備論
字體詳舉音訓其鄙俗所傳渉于妄者皆許氏之所不
取故說文至今為字學之宗魏時有李登者撰聲類十
卷凡一萬一千五百二十字以五聲命字不立諸部晉
[002-3b]
有吕忱更按羣典搜求異字復撰字林七卷亦五百四
十部凡一萬二千八百二十四字諸部皆依說文說文
所無者是忱所益後魏楊承慶者復撰字統二十卷凡
一萬三千七百三十四字亦憑說文為本其論字體時
復有異梁朝顧野王撰玉篇三十卷凡一萬六千九百
一十七字此復有埤蒼廣蒼字指字詁字苑字訓文字
志文字譜之類互相祖述名目漸多漢代又有草書故
自倉頡至于漢代書凡五變所謂古文大篆小篆𨽻書
[002-4a]
草書是也南齊蕭子良撰古文之書五十二種鵠頭蚊
腳懸針垂露龍爪仙人芝英倒薤蛇書蟲書偃波飛白
之屬皆狀其體勢而為之名雖義渉浮淺亦書家之前
流也近代小篆八分草書行書等並見施用餘多不行
   典籍
漢承秦滅學武帝開獻書之路置寫書之官由是外有
太常太史博士之藏内有延閣廣内秘室之府成帝時
秘藏頗有亡散乃使謁者陳農求遺書于天下詔光禄
[002-4b]
大夫劉向校經傳諸子詩賦歩兵校尉任宏校兵書太
史令尹咸校數術侍毉監李柱國校方技哀帝使向子
歆嗣父之業歆遂總㑹羣篇著為七略大凡萬三千二
百六十九卷王莽之末又被焚燒光武遷洛陽所載經
傳二千餘兩明帝尤重儒術爾後撰録三倍於前董卓
移都之際自辟雍東觀蘭臺石室宣明鴻都諸藏典冊
文章竟共剖散圖書縑帛軍人以為帷囊及王允収而
西者纔七十餘乗道路艱逺復棄其半長安之亂一時
[002-5a]
焚蕩魏氏采掇亾書藏三閣秘書郎鄭黙始制中經簿
秘書荀朂分經史子集為四部甲乙丙丁之目大凡九
千九百四十五卷惠懐之末靡有孑遺西晉著作郎李
充以朂舊部校之在者但有三千一十四卷其後中朝
遺書稍流江左宋元帝八年秘書監謝靈運造四部目
凡四千五百八十二卷元徽初秘書丞王儉又造目録
萬五千七十四卷儉又别撰七志有經典志諸子志文
翰志軍書志隂陽志術藝志圖譜志齊永明中秘書丞
[002-5b]
王亮又造書目萬八千一十卷齊末兵火延燒秘閣梁
初命秘書監任昉于文徳殿内集藏衆書二萬三千一
百六卷普通中阮孝緒更為七錄有典録記傳録子錄
文集録伎術録佛録道録元帝克平侯景収文徳殿書
及公私經籍歸于江陵大凡十萬餘卷周師入郢並自
焚之宋武入關収其圖籍纔四千卷赤字赤紙其字古
拙魏孝文始都洛邑借書於齊秘府稍僅充實尔朱之
亂散落復多北齊遷鄴頗更搜聚後周定目書止八千
[002-6a]
其後增至萬卷周武平齊先封書府所加舊字僅至五
千隋開皇三年秘書監牛宏表請分遣使搜訪異本每
書一卷賞縑一疋校冩旣定本還其主由是人間異書
往往間出及平陳後經籍漸多煬帝限冩五十副本分
為三品於東都觀文殿東西廊屋列以貯之大唐武徳
五年克平隋鄭公盡収圖書命司農少卿宋遵貴載之
以船泝河西上行經底柱多被湮没十存一二其目録
四部書大凡八萬六千九百六十六卷除凶一作/亾書及
[002-6b]
刪去淺俗無益教理者見在三萬六千七百八卷著在
隋書經籍志自後卷帙頗增開元中定四部目録大凡
五萬八百五十卷此自漢以來典籍之大數也
   石經
後漢明帝時公卿言五經駮異請開吕不韋冡是未焚
詩書前本論者以為古缺/神武作相自洛陽運之於鄴
至河陽岸没水其得至鄴者不盈其半隋開皇六年又
自鄴載入長安置於秘書内省議欲補葺隋亂造立之
[002-7a]
司用為柱礎貞觀初魏徴為秘書監始収聚之十不存
一其相承傳拓秘作/之本猶存秘府而石經自此亾矣
天寳中予在太學與博士諸生共論經籍失正為欲建
議請立大唐石經遷延未發而蕃冦海内文儒道消至
今四十六年兵革未息嗚呼石經之事亦俟河之清也
   聲韻
周顒好為體語因此切字皆有紐紐有平上去入之異
永明中沈約文詞精㧞盛解音律遂撰四聲譜文章八
[002-7b]
病有平頭上尾蜂腰鶴膝以為自靈均以來此秘未覩
時王融劉繪范雲之徒皆稱才子慕而扇之由是逺近
文學轉相祖述而聲韻之道大行以古之為詩取其宣
道情致激揚政化但含徴韻商意非切急故能包含元
氣骨體大全詩騷以降是也自聲病之興動有拘制文
章之體格壊矣隋朝陸法言與顔魏諸公定南北音撰
為切韻凡一萬二千一百五十八字以為文楷式而先
仙刪山之類分為别韻屬文之士共苦其苛細國初許
[002-8a]
敬宗等詳議以其韻窄奏合而用之法言所謂欲廣文
路自可清濁皆通者也爾後有孫愐之徒更以字書中
閑字釀於切韻殊不知為文之匪要是陸之略也天寳
末平原太守顔真卿撰韻海鏡源二百卷未畢屬蕃冦
憑陵㧞身濟河遺失五十餘卷廣徳中為湖州刺史重
加補葺更于正經之外加入子史釋道諸書撰成三百
六十卷其書于陸法言切韻外増出一萬四千七百六
十一字先起說文為篆字次作今文𨽻字仍具别體為
[002-8b]
證然後注以諸家字書解釋既畢徴九經兩字以上取
其句末字編入本韻爰及諸書皆倣此自有聲韻以來
其撰述該備未有如顔公此書也大厯二年入為刑部
尚書詣銀臺門進上之奉勅宣付秘閣賜絹五百疋
 
 
 
 封氏聞見記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