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j0055 果學紀聞-宋-王應麟 (master)


[020-1a]
欽定四庫全書
 困學紀聞卷二十
            宋 王應麟 撰
  雜識
南豐跋西狹頌謂所畫龍鹿承露人嘉禾連理之木漢
 書始見於今邵公濟謂漢李翕王稚子高貫方墓碑
 刻山林人物乃知顧愷之陸探微宗處士輩尚有其
 遺法至吴道𤣥絶藝入神然始用巧思而古意少減
[020-1b]
 矣今於盤洲所集𨽻圖見之
曹操夫人與楊彪夫人書送房子官綿百斤古文苑誤
 為官錦而注者妄解按魏都賦緜纊房子晉陽秋有
 司奏調房子睢陽綿武帝不許水經注房子城西出
 白土可以濯緜
善惡以熟言若孟子仁在乎熟漢五行志季氏之惡已
 熟是也佛者曰成實/論行惡見樂為惡未熟至其惡熟
 自見受苦行善見苦為善未熟至其善熟自見受樂
[020-2a]
 其言善惡之熟亦名言也
仁宗摹太宗御書大相國寺額於石即寺為殿而蔵之
 御飛白名曰寳奎殿紹興庚辰宏辭以寳奎殿太宗
 皇帝御書賛命題唐説齊中選但云慶歴二載而不
 紀月日以實録考之乃二年正月辛未也蘇子美作
 寳奎殿頌周益公題其後云上宰宗工更為辭章者
 謂吕夷簡作記章得象題額之類實録云命夷簡撰
 記而説齋謂煥乎堯章親加紀述亦誤
[020-2b]
舊制麻三道以上雙宣學士分撰元豐末鄧潤甫為學
 士一夕鎖麻二十二通靖康元年麻六道權直院莫
 儔獨宿
翰苑未嘗草追贈制紹定六年十月史彌逺贈中書令
 追封衞王令學士院降制學士言非典故詔特與降
 制
太一宫四立月祝文舊用定本紹定二年十二月始命
 學士院撰述
[020-3a]
親王初除有布政牓首云應某軍管内尾云牓某軍仍
 散下管内謂所領節鎮也前輩制集皆可考淳熙十
 六年皇子封嘉王布政牓乃云嘉州管内盖草制者
 失之開禧元年皇子封榮王牓威武軍合舊典矣盖
 節鉞初除以勅書示諭本鎮亦唐朝隃領之制也若
 封王或以國如周魯或以州如兖雍之類未嘗有所
 領之國咸淳二年余草福王制院吏欲以布政牓下
 福州余引故事牓所領兩鎮
[020-3b]
陳自明紹熙初宏辭已入等同試者摘周五射記用襄
 尺字以為犯濮王諱襄音/讓慶元四年從臣薦之謂襄
 字雖同音嫌名不當避乃賜同進士出身徐子儀嘉
 定中試宏辭甘石巫咸三家星圖序引周禮簭人巫
 咸本注巫當為筮非殷巫咸主司黜之而薦於朝不
 數年入館掌制若璩按王氏父撝字謙父嘉定進士/第同年余天錫參知政事屬教其子
 弟嵗終致束修以謝堅却不受曰吾二兒習詞學鄉/里無完書願從公求尺牘丐借周益公傳内翰番陽
 三洪公暨其餘習詞學者凡二十餘家所/蔵書余欣然應之後二子皆中詞科由此
[020-4a]
易觀初六注處於觀時而最逺朝美湯邦彦字朝美本
 此列子曰務外游不如務内觀陸游字務觀本此魏/傅
 嘏字蘭石本淮南子蘭生而芳石生而堅唐皇甫湜/字持正本詩湜湜其沚箋黄魯直之字本柳子先友
 記王紓有/學術魯直
朱文公門人㬊淵㬊音緩晉有㬊清若璩按㬊淵即大/全集之㬊亞天
西王母山海經云状如人狗尾蓬頭戴勝善嘯居泃水
 之涯穆天子𫝊注云虎齒蓬髪
漢天文志天暒而見景星注暒精明也集韻云晴字
[020-4b]
易緯是類謀曰民衣霧主吸霜間可倚杵於何蔵河圖
 挺佐一輔曰百世之後也高天下千嵗之後天可倚
 杵揚文公詩有倚杵碧天之/句 按輔上元板無一字
士冠禮眉壽萬年古文眉作麋博古圖雝公緘鼎銘用
 乞麋壽萬年無疆
集韻吴人謂赤子曰孲&KR3045音鴉牙雜記注嬰猶鷖彌也
 孟子音義倪謂繄倪小兒也
周禮輈人注䱸魚字以魚名為字亦奇語也若璩按揚/升庵廣之
[020-5a]
 曰大戴禮記蘭氏之根蘹氏之苞王褒洞簫賦幸得/諡為洞簫兮夫魚名而稱字草名而稱氏簫名而稱
 諡皆竒/之又竒
石鼓文帛魚&KR1788&KR1788乂云有鱄有&KR2362即白魚也有鱄元板/作有旉
春秋正義手五指之名曰巨指儀禮大射孟子云巨擘/ 若璩按國語云拇
 食指左/傳将指儀禮鄉射大射注指/按既夕記亦名中無名指孟/子小指儀/禮
 恃牲饋食少牢/饋食云季指
館閣書目蠶書一卷南唐秦處度撰以九州蠶事獨兖
 州為最按蠶書見秦少游淮海後集少游子湛字處
[020-5b]
 度以為南唐人誤矣
水母目蝦見郭景純江賊欒城詩云去住由人真水母
 簞瓢粗足似山雌似元板/作亦
殷芸小説蔡司徒説在洛見陸機兄弟住參佐中三間
 瓦屋士龍住東頭士衡住西頭東坡詩自甘茆屋老
 三間簡齋若璩按簡齊/陳與義號詩士龍同此屋三間又云士
 衡去國三間屋
唐西域𫝊末禄有軍逹泥婆羅獻波稜皆菜名也張文/潜謂
[020-6a]
 波稜自波稜國来/波稜元板作坡陵
吕成公曰秦多良醫醫緩醫和皆秦人尸子亦云醫竘
 者秦之良醫若璩按剩殺扁鵲者亦秦太醫令李/䤈也 韓非亦有秦醫善除之諺
巫彭作醫吕氏/春秋岐伯祖世之師曰僦貸季素/問上古醫曰
 苖父説苑伯若璩按漢藝文志大古/有岐 俞拊應劭曰黄帝時醫
黄石圮老教授福州聞李葵李枏林之奇為衆推服即
 走其家備禮延致吕太史祭林宗丞少穎文所謂二
 李伯仲盖葵之子枏樗也葵字襲明子枏字/和伯樗字迂仲里居之
[020-6b]
 良若方若陸旁郡之士若胡若劉方徳順陸亦顔胡/原仲劉致中見吕
 居仁寄和伯/少穎迂仲詩
齊齋倪公三戒不妄出入不妄言語不妄憂慮
吕成公謂爭校是非不如斂蔵持養
李猷護陳東之䘮黄子游賙歐陽徹之葬皆義烈士也
 李明人黄亦寓居焉志吾鄉人物者宜特書之以厲
 澆俗
淳祐丙午衢士柴望上丙丁龜鑑其表云今来古往治
[020-7a]
 日少而亂日多主聖臣賢前車覆而後車誡
張鷟自號浮休子李白有贈參寥子詩張芸叟僧道潜
 復以自號
近世記録多誤無垢心𫝊録以王叔文之黨陸質為陸
 贄質即陸淳/非贄也
磨衲集王公庭秀若璩按庭秀慈溪人為/王氏鄉先輩故稱公作於紹興壬
 子考其論議以鄭介夫為妄言陳少陽為鼓變是熙
 豐之法度非元祐之紛更謂黨人子孫為謬賞謂蘇
[020-7b]
 黄文章為末藝甚者擬程子之學於墨釋氏而以易
 𫝊為謝楊刪潤成書其反理詭道甚矣詆趙張二相
 尤力盖自紹聖以来姦憸茂惡家以荆舒為師人以
 章蔡為賢邪説詖行沈酣入骨髓更中天之禍蕭艾
 不薅士習熟見聞至紹興間邪詖猶肆行筆之簡牘
 不耻也是故人心不正其害烈於洪水猛獸吁風俗
 移人可畏哉
發漢陵者樊崇董卓也發唐陵者温韜也惡復誅臻天
[020-8a]
 道昭昭矣若璩按此其有感楊璉真伽/之事乎王氏有靈應首肯我
成湯周公皆坐以待旦康王晩朝宣王晏起則關雎作
 諷姜后請愆況朝而受業為士之職書曰夙夜浚明
 有家孝經言卿大夫之孝引詩云夙夜匪懈言士之
 孝引詩云夙興夜寐讒鼎之銘曰昧旦丕顯後世猶
 怠叔向所以戒也三晨晏起一朝科頭管幼安所以
 懼也在家常早起杜子美所謂質朴古人風者也雞
 鳴咸盥櫛問訊謹暄涼朱子之詔童蒙也觀起之早
[020-8b]
 晏知家之興廢吕子之訓門人也起不待鳴雞陸務
 觀示兒之詩也雞鳴率家人同起不可早晏無常葉
 少藴與子之書也雞鳴而起決擇於善利之間為舜
 而已矣
晉殷仲堪父師病積年衣不解帶躬學醫術究其精妙
 北齊李元忠母多病専心醫藥研習積年遂善方技
 李宻祖母患積年精習經方洞嫻針藥其疾得除隋許
 智蔵祖道幼以母疾究極醫方誡諸子曰為人子者
[020-9a]
 嘗膳視藥不知方術豈謂孝乎文中子母銅川夫人
 好藥子始述方唐王勃謂人子不可不知醫時長安
 曹元有祕術勃從之游盡得其要甄權以母病與弟
 立言究習方書王燾母有疾視絮湯劑數從高醫游
 遂窮其術李逢吉父顔有錮疾自料醫劑遂通方書
 杜鵬舉母疾與崔沔同授醫蕭亮遂窮其術程子曰
 事親者不可不知醫
康節邵子之先世家于燕父伊川丈人間道奔本朝舍
[020-9b]
 世禄為窶士乃絶口不言伯温子溥自禮部郎使燕/道涿州良鄉拜墓洪業寺
 石刻盖統和十年伯温高大父所建統和十年嵗在/壬辰本朝淳化三年也至宣和六年壬辰適百二十
 年伯温記其異今按宣和六年乃甲辰非壬辰也系/若璩按何屺瞻曰康節墓誌銘乃明道所撰但言
 出召公故世為燕人大王父諱令進以軍職逮事藝/祖始家衡漳祖諱徳新父諱古皆隠徳不仕初未有
 其父間道来奔之事令進既逮事藝祖安得太宗淳/化三年尚建寺於遼之境内耶大扺出自其後人誣
 妄喜新者/遂𫝊之耳
蘇魏公書帙銘曰非學何立非書何習終以不倦聖賢
 可及蒲傅正戒子弟曰寒可無衣飢可無食至於書
[020-10a]
 不可一日失
太史公素王妙論曰諸稱富者非貴其身得志也乃貴
 恩覆子孫澤及鄉里也黄帝設五法布之天下用之
 無窮盖世有能知者莫不尊親如范子可謂曉之矣
 管子設輕重九府行伊尹之術則桓公以霸范蠡行
 十術之計二十一年之間三致千萬再散與貧史記/正義
 七略云司/馬遷撰利者夫子所罕言又曰如不可求從吾所好
 太史公著論以素王名而言求富之術豈以家貧無
[020-10b]
 財賂有激而云如貨殖𫝊之意歟然何足以為妙論
 若璩按隋經籍忘子部五行有太史公素王妙義二/卷亡王氏所引則見太平御覽者 素王妙論又有
 范蠡本南陽人一/語見越世家註
先聖冕服祥符二年賜曲阜文宣王廟冕九旒服九章
 熙寧八年國子監言唐開元中尊孔子為文宣王内
 出王者兖冕之服以衣之宜用天子之制禮院議依
 官品衣服令用九旒崇寧二若璩按二/當作四年改用冕十
 二旒服九章
[020-11a]
禮記於禮之變皆曰始孔氏之不䘮出母自子思始也
 士之有誄自此若璩按此字當/作縣賁父卜國始也邾婁復之以矢
 盖自戰於升陘始也魯婦人之髽而弔也自敗於臺
 鮐始也帷殯非古也自敬姜之哭穆伯始也廟有二
 主自桓公始也䘮慈母自魯昭公始也下殤用棺衣
 按衣下/脱棺字自史佚始也庭燎之百由齊桓公始也大夫
 之奏肆夏也由趙文子始也大夫彊而君殺之義也
 按彊而君殺之義也/七字當作而饗君由三桓始也公廟之設於私家
[020-11b]
 非禮也由三桓始也按此三句從/初刋本増補𤣥冠紫緌自魯桓
 公始也朝服之有縞也自季康子始也夫人之不命
 於天子自魯昭公始也宦於大夫者之為之服也自
 管仲始也左氏𫝊始用六佾晉於是始墨按此下脱/始用葛茀
 始厚葬始用殉魯於是乎始髽魏絳於是乎始有金
 石之樂始用人於亳社魯於是始尚羔亦記禮之始
 變也孔子惡始作俑者始之不謹末流不勝其弊劉
 懋撰器物造作之始為物祖劉孝孫房徳懋集經史
[020-12a]
 為事始馮鑑續事始朱繪撰事原/高承増益為事物紀原然所載乃事物之
 始不足以垂訓戒司馬文正公言唐始令妃主葬日
 皆給鼓吹非令典不足法蘇文忠公言春秋書作丘
 甲用田賦皆重其始為民患也國史記之曰青苖錢
 自陛下始豈不惜哉皆得謹始之義若璩按顧仲恭/以通鑑不詳及
 垓下戰謂古人讀書亦未必精審勝吾輩初怪其言/之太過今王氏於左𫝊禮記尚爾余不勝慨歎仲恭
 言端冇/味哉
周易集林雜占曰占天雨否外卦得陰為雨得陽不雨
[020-12b]
 其爻發變得坎為雨得離不雨㢲化為坎先風後雨
 坎化為㢲先雨後風
江總詩聊以著書情暫遣他鄉日元城劉公嵗晚閒居
 或問先生何以遣日公正色曰君子進徳修業惟日
 不足而可遣乎
陳正獻公疏曰懲羮者必吹於齏傷桃者或戒於李楚
 辭惜誦云懲熱羮而吹&KR1878北夢瑣言唐明宗不豫馮
 道入問曰寝膳之問宜思調衞指果實曰如食桃不
[020-13a]
 康他日見李思戒
尹和靖謂動靜一理伊川曰試喻之適聞寺鐘聲曰譬
 如此寺鐘方其未撞時聲固在也伊川喜曰且更涵
 養朱文公在同安夜聞鐘鼓聲聴其一聲未絶而此
 心已自走作因此警懼乃知為學須専心致志先儒
 於鐘聲之入耳體察如此
東坡策别均戸口曰當成康刑措之後其民極盛之時
 九州之籍不過千三萬四千有餘夫地以十倍而民
[020-13b]
 居其一按晉書地理志民口千三百七十一萬四千
 九百三若璩按郡國/志引三作二十三盖周之盛也見帝王/世紀
吴仁傑鹽石新論取潜夫論洗若璩按潜夫/論本作治金以鹽攻
 玉以石若璩按何屺瞻曰治/仍作洗妙盡物理
土牛之法以嵗之幹色為首支色為身納音色為腹以
 立春日幹色為角耳尾支色為脛納音色為蹄景祐
 元年以土牛經四篇頒天下丁度為序
黄石公記云黄石鎮星之精也黄者鎮星色也石者星
[020-14a]
 質也東坡以圮上老人為隠君子
成都石經孟蜀所刻於唐高祖太宗之諱皆缺畫范魯
 公相本朝其誡子姪詩曰堯舜理曰深泉薄冰猶不
 忘唐也
劉夢得曰於竊鈇而知心目之可亂於掇蜂而知父子
 之可問於拾煤而知聖賢之可疑東坡辯策問奏劄
 引之而改掇蜂一句云於投杼而知母子之可疑於
 拾煤而知聖賢之可惑
[020-14b]
晁文元公平生不喜術數之説術者嘗以三命語之公
 曰自然之分天命也樂天不憂知命也推理安常委
 命也何必逆計未然乎慈湖先生謂真文忠公曰希
 元有志於學顧未能忘富貴利達何也公莫知所謂
 先生曰子嘗以命訊日者故知之夫必去是心而後
 可以語道
張文潜寓陳雜詩言顔平原事誤以盧杞為元相國
李長吉有春歸昌谷詩張文潜春游昌谷訪長吉故居
[020-15a]
 云惆悵錦囊生遺居無復處在河南福昌/縣三郷東
唐六典注崔寔正論云熊經鳥伸延年之術故華陀有
 六禽之戱魏文有五搥之鍛後漢華陀𫝊云五禽
詩釋文草木疏云葑蕪菁也郭璞云今菘菜也案江南
 有葑江北有蔓菁相似而異張文潜詩蕪菁至南皆
 變菘菘美在上根不食瑤簮玉荀不可見使我每食
 思故國
司空表聖題東漢𫝊後有取於陳太丘之容衆郭有道
[020-15b]
 之誘人此表聖所以自處也若璩按元求江南人才/至矣而王氏以博學雄
 文名弓旌獨不及焉當/時必有所以自處者
化書曰奢者富不足儉者貧有餘奢者心常貧儉者心
 常富季元衡儉説曰貪饕以招辱不若儉而守亷干
 請以犯義不若儉而全節侵牟以聚仇不若儉而養
 福放肆以逐欲不若儉而安行皆要言也若璩按炳/燭齋隨筆
 嗇於己不嗇於人謂之儉嗇於人不嗇於己謂之吝/嗇於人并嗇於己謂之愛儉者君子之徳也吝與愛
 小人之事也斯言出晏子/如晏子者真能儉者也
[020-16a]
荀悦申鑒曰覩孺子之驅雞而見御民之術孺子之驅
 雞急則驚緩則滯馴則安許渾詩遯跡驅雞吏
司馬公時至獨樂園危坐讀書堂嘗云草妨步則薙之
 木礙冠則芟之其他任其自然相與同生天地問亦
 各欲遂其生耳張文潜庭草詩云人生羣動中一氣
 本不殊奈何欲自私害彼安其軀亦此意也觀此則
 見周子窓前草不除之意
王渙之曰乗車常以顛墜處之乗舟常以覆溺處之仕
[020-16b]
 宦常以不遇處之無事矣此言近於達者
民不可與慮始商鞅之變法也百姓何足與議董卓之
 遷都也咈百姓以從己欲其效可睹矣
後魏温子昇閶闔門上梁祝文云惟王建國配彼太微
 大君有命高門啓扉良辰是簡枚卜無違彫梁乃架
 綺翼斯飛八龍杳杳九重巍巍居宸納祜就日垂衣
 一人有慶四海爰歸此上梁文之始也兒郎偉猶言/皃郎懣攻媿
 嘗辯/之
[020-17a]
真文忠公曰仁義足以包寛嚴而寛嚴不足以盡仁義
傅𤣥席銘左端曰閒居勿極其歡右端曰寝處毋忘其
 患左後曰居其安無忘其危右後曰惑生於邪色禍
 成於多言冠銘曰居高無忘危在上無忘敬懼則安
 敬則正被銘曰被雖温無忘人之寒無厚於己無薄
 於人
梁元帝孝徳𫝊天性讃曰欲報之徳不可方思涓塵之
 孝河海之慈即孟東野寸草報春之意
[020-17b]
蘇子由記杉謂求之於人盖所謂不待文王而興者陳
 同甫之言梅也亦然
漢桓永壽二年戸一千六百若璩按/本作十七萬七千九百六
 十至晉武太康元年平吴戸止二百四十五萬九千
 八百四按漏/十字隋文開皇中戸八百七十萬至唐高祖
 武徳初戸止二百餘萬高宗永徽初戸僅及三百八
 十萬𤣥宗天寳末戸八百九十一萬四千七百九至
 肅宗乾元三年戸止一百九十三萬三千一百三十
[020-18a]
 四兵禍之慘如此若璩按孝平元始二年戸千三百/二十三萬三千六百一十二至光
 武中元二年戸止四百二/十七萬千六百三十四
劉夢得何卜賦云同涉于川其時在風㳂者之吉泝者
 之凶同蓺于野其時在澤伊穜之利乃稑之厄東坡
 詩耕田欲雨刈欲晴去得順風来者怨本此意
隋煬帝謂蕭后曰儂不失為長城公卿不失為沈后長
 城公謂陳後主沈后者後主之沈后也通鑑釋文以
 沈音沈謂沈湎之后誤矣
[020-18b]
曾旼字彦和為書解朱文公吕成公皆取之館閣書目
 書講義博士曾肢等解盖誤以&KR0776為肢
伐吴之役利獲二俊張華之稱陸機雲也平齊之利唯
 在於爾周髙祖之喻李徳林也機雲於河橋之役與
 王師為敵其不忠大矣徳林願以死奉楊堅復以所
 以事齊者事周矣二國何利焉是以持國必崇名節
 持身必守行誼
録異𫝊曰周時尹氏貴盛五葉不别㑹食數千人遭饑
[020-19a]
 荒羅鼎作粥春秋書尹氏譏世卿然能與周同盛衰
 者亦有家法維持之也近世紀輿地者謂尹吉甫蜀
 人為作清風堂其謬妄甚矣物則秉彛之詩吉甫庶
 幾知道者而不能察掇蜂之讒能知而不能行也
王羲之𫝊論師宜懸帳之竒以衞恒四體書序考之懸
 帳乃梁鵲書非師宜官書也
説文朋及鵬皆古文鳳字宋玉曰鳥有鳳而魚有鯤荘
 子音義崔譔云鵬音鳳
[020-19b]
王巾字簡棲作頭陀寺碑説文通釋以為王屮
封禪七十二家管夷吾所記者十有二孟獻子友五人
 孟子所忘者三記誦之學勿强其所不知
集古録李陽冰記云城隍神祀典無之吴越有爾按北
 齊慕容儼鎮郢城城中先有神祠俗號城隍神則唐
 以前已有之若璩按隋五行志梁武陵王紀祭城隍/神将烹牛有赤蛇繞牛口紀與儼同時
 經籍志鮑至撰南雍州記記云南陽城内見有蕭/相國廟相𫝊謂為城隍神記文則見通典引者
唐子西採藤曲魯人酒薄邯鄲圍西河渡橋南越悲下/一
[020-20a]
 句未見/所出
集古録漢袁良碑云當秦之亂隠居河洛高祖破項實
 從其冊天下既定還宅扶樂歐陽公云盖不知為何
 人也愚按高祖紀三年漢王自成臯入關收兵欲復
 東轅生説漢王曰漢與楚相距滎陽數嵗漢常困願
 君王出武關項王必引兵南走王深壁令滎陽成臯
 間且得休息使韓信等得輯河北趙地連燕齊君王
 乃復走滎陽如此則楚所備者多力分漢得休息復
[020-20b]
 與之戰破之必矣漢王從其計出軍宛葉間此即轅
 生也轅與袁同/洪氏𨽻釋 若璩按引高祖紀證即轅生已見/楊升庵載此碑繫以王應麟曰轅
 生説行而身隠鴻飛魚潜脱屣圭組逺希魯連近慕/董公亦古之逸民不可與辯士説客並論也今刋本
 鈔本俱無知屬楊氏假託所謂英雄欺人亦時有之/者或訝曰王子充引辯水經語子信其為王氏而升
 庵明引王氏語子反削正之/何居余笑曰觀人於其素
漢華山廟碑武帝立宫曰集靈殿曰存僊門曰望僊歐
 陽公云集靈宫他書皆不見惟見此碑按漢地理志
 京兆華陰縣太華山在南有祠集靈宫武帝起公偶
[020-21a]
 未之攷耳若璩按余嘗謂盖代文人無過歐公而學/殖之陋亦無過公𫝊山先生聞之曰子得
 母以劉原父有好箇歐九之云從而和之/乎余曰非敢然實親驗之集古録跋尾
容齋五筆石尤風引陳子昂戴叔倫司空文明詩意其
 為打頭逆風也李義山詩作石郵来風貯/石郵楊文公詩
 亦作郵石郵風惡/客心愁
古者有常心曰士無常心曰民為己曰君子儒為人曰
 小人儒善利之間而舜蹠分焉服言行而堯桀異焉
 仁義之心存與不存而人禽别焉懔乎其可懼也夫
[020-21b]
 尚志謂之士行已有恥謂之士否則何以異乎工商特
 立獨行謂之儒通天地人謂之儒否則何以異乎老
 釋困而不學則下民爾待文王而興則凡民爾無其實
 而竊其名可以欺其心不可以欺其鄉
古者重長幼之序齒幼位卑而名韋楊二君李翺所以
 戒朱載言也後生不稱前輩字劉元城所以稱馬永
 卿也
李希烈之黨有韓霜露朱泚之黨有李日月逆儔之無
[020-22a]
 天甚矣
柳芳論氏族曰氏於事則巫乙匠陶按風俗通乙當作
 卜若璩按今風俗通義無/則王氏所見猶全本
明州開元二十六年置訖于唐末凡五亂寳應元年袁
 鼂陷明州一也貞元十四年明州将栗鍠殺其刺史
 盧雲以反二也乾符四年王郢陷明州三也中和元
 年鄮賊鍾季文陷明州四也景福元年明州将黄晟
 自稱刺史五也
[020-22b]
通鑑浙西節度使裴璩敗王郢在乾符四年閏二月紀
 乃謂三年七月當從通鑑璩字挺秀見世系表
孟子曰舜蹠之分利與善之間也蕭望之曰堯桀之分
 在於義利而已
范文正公謂劉禹錫柳宗元吕溫數人坐王叔文黨貶
 廢不用𫝊稱叔丈引禹錫等決事禁中及議罷中人
 兵權牾俱文珍輩又絶韋臯私請欲斬劉闢其意非
 忠乎臯銜之揣太子意請監國而誅叔文唐書蕪駮
[020-23a]
 因其成敗而書之無所裁正韓退之欲作唐一經誅
 姦䛕於既死發潜徳之幽光豈有意於諸君子乎若/璩
 按比之匪人何潜徳/之有不讀永貞行耶
淮南子老子學商容見舌而知守柔文子云學常樅淮/南
 誤説苑亦/云常樅
唐百官志守宫令席壽三年氈壽五年褥壽七年語本/考工
 記/
北齊擇盧思道之詩得八首若璩按各作/挽歌十首人稱八米盧
[020-23b]
 郎或謂米當為采徐鍇云八米以稻喻之若言十稻
 之中得八粒米也
燕丹子荆軻曰高欲令四三王下欲令六五霸四三王/六五帝
 四三墳六五典三二/曜六五緯皆本於此
陸機𫝊云弟雲嘗與書曰君苖見兄文輒欲焚其筆硯
 君苖未知氏姓攷之雲集有與平原書云前登城門
 意有懷作登臺賦極未能成而崔君苖作之聊復成
 前意始知其為崔君苗也
[020-24a]
文心雕龍云士衡才優而綴辭尤煩士龍思劣而雅好
 清省今觀士龍與兄書曰往日論文先辭而後情尚
 絜而不取色澤兄文章高逺絶異然猶皆欲微多但
 清新相接不以此為病耳若復令小省恐其妙欲不
 見雲今意視文乃好清省欲無以尚意之至此乃出
 自然
車永茂安外甥石季甫見使為鄮令便道之職茂安與
 陸士龍書曰老人及姊自聞此問不能復食姊晝夜
[020-24b]
 號泣舉家慘蹙昨全伯始有一将来是句章人具説
 此縣既有短狐之疾又有沙&KR2708玉篇蟲穴/也房中切害人聞此
 消息倍益憂慮足下可具示土地之宜企望来報士
 龍荅書曰縣去郡治不出三日直東而出水陸並通
 西有大湖廣縱千頃北有名山南有林澤東臨巨海
 往往無涯氾船長驅一舉千里北接青徐東洞交廣
 海物惟錯不可稱名遏長川以為陂燔茂草以為田
 火耕水種不煩人力決泄任意高下在心舉鍤成雲
[020-25a]
 下鍤成雨既浸既潤隨時代序官無逋滯之榖民無
 飢乏之慮衣食常充倉庫恒實榮辱既明禮節甚備
 為君甚簡為民亦易季冬之月牧既畢嚴霜隕而蒹
 葭萎林鳥祭而罻羅設因民所欲順時遊獵結罝繞
 岡宻罔彌山放鷹走犬弓努亂發鳥不得飛獸不得
 逸真光赫之觀盤戲之至樂也若乃斷遏海浦隔截
 曲隈隨潮進退采蜯捕魚鱣鮪赤尾䱟齒比目不可
 紀名鱠鰡鰒炙䱥鯸烝石首臛&KR0034&KR1736真東海之俊味
[020-25b]
 肴膳之至妙也及其蜯蛤之屬目所希見耳所不聞
 品類數百難可盡言也昔秦始皇至尊至貴前臨終
 南退燕阿房離宫别館隨意所居沈綸涇渭飲馬昆
 明四方奇麗天下珍玩無所不有猶以不如吴㑹也
 鄉東觀滄海遂御六軍南巡狩登稽嶽刻文石身在
 鄮縣三十餘日夫以帝王之尊不憚爾行季甫年少
 受命牧民武城之歌足以興化桑弧蓬矢丈夫之志
 經營四方古人所歎何足憂乎且彼吏民恭謹篤慎
[020-26a]
 敬愛官長鞭朴不施聲教風靡漢吴以来臨此縣者
 無不遷變尊大人賢姊上下當為喜慶歌舞相送勿
 為慮也茂安又荅曰於母前伏讀三周舉家大小豁
 然忘愁足下此書足為典誥雖山海經異物志二京
 三都殆不復過也恐有其言能無其事耳愚謂士龍
 之書筆勢縱放真竒作也可以補四明郡乗之闕遺
 故詳著之大人元板/作大夫
荀子曰正其衣冠齊其顔色嗛然而終日不言是子夏
[020-26b]
 氏之賤儒也荀卿之譏毁過矣然因其言可以見子
 夏門人之氣象
秦之破楚也王翦至蘄南殺其将軍項燕楚之滅秦也
 陳涉起於蘄大澤中同此地也出爾反爾天道昭昭
 矣
東坡觀棊詩誰與棊者墨君堂記雖微與可天下其孰
 不賢之皆用檀弓文法
論語迅雷風烈必變錯綜成文春與猿吟兮秋鶴與飛
[020-27a]
 本於此非始於吉日辰良
徐仲車謂尊官重禄人之所好也安肯曰吾不才吾辱
 其位甚者亡人之國危人之天下不顧也鄭綮可謂
 知其量矣後村詩謂未必朱三能跋扈祇因鄭五欠
 經綸朱溫之簒崔柳諸人之罪也於鄭綮何議焉
寧宗閣名曰寳章至和二年五臺山真容院太宗御書閣
 已曰寳章矣
水經注方城西有黄城山是長沮桀溺耦耕之所有東
[020-27b]
 流水則子路問津處尸子曰楚狂接輿耕於方城方/城
 在葉縣郡國志曰葉縣有長城曰方城楚邑也楚狂/接輿並耕沮溺荷蓧丈人一時在野之賢萃於楚國
 聖人晚年眷眷於楚有以也胡明仲曰沮溺耦耕之/地史謂蔡也 若璩按史謂孔子去葉反乎蔡途次
 經有長沮桀溺事/非謂其地即蔡
善讀書者或曰此法當失或曰一巻足矣奚以多為或
 不求甚解或務知大義不善讀者蕭繹以萬巻自累
 崔儦以五千巻自矜房法乘之不治事盧殷之資為
 詩
[020-28a]
廟堂二字見漢徐樂𫝊云修之廟堂之上而銷未形之
 患梅福𫝊云廟堂之議非草茅所當言也劉向九歎
 云始結言於廟堂王逸注言人君為政舉事必告宗
 廟議於明堂皆謂人君今以為宰相誤矣䇿若璩按/淮南主術訓在卿栩人君揄 於廟堂
 之上亦兼/君相言之
歐陽公記醉翁亭用也字荆公誌葛源亦終篇用也字
 盖本於易之雜卦韓文公銘張徹亦然
東坡鍾子翼哀辭以四言間七言學荀子成相
[020-28b]
詩伐檀毛氏𫝊云風行水成文曰漣老泉謂風行水上
 渙此天下之至文也本於此
南豐詩稱昌黎之文云並驅六經中獨立千載後
周恭叔跋秦璽文曰嗚呼斯乎是嘗去詩書以愚百姓
 者乎是嘗聴趙高以立胡亥者乎是嘗殺公子扶蘇
 與蒙恬者乎是嘗教其君嚴督責而安恣睢者乎使
 其璽不得𫝊者斯人也而其刻畫吾忍觀之哉李微
 之曰秦璽者李斯之魚蟲篆也其圍四寸至漢謂之
[020-29a]
 𫝊國璽迄於獻帝所寳用者秦璽也歴代皆用其名
 永嘉之亂没於劉石永和之世復歸江左者晉璽也
 太元之末得自西燕更涉六朝至於隋代者慕容燕
 璽也隋謂之/神璽劉裕北伐得之關中歴晉暨陳復為隋
 有者姚秦璽也開運之亂没於耶律女真獲之以為
 大寳者石晉璽也盖在當時皆誤以為秦璽而秦璽
 之亡則已久矣
受寳之禮始於元符再行於嘉定皇帝恭膺天命之寳
[020-29b]
 至道三年真宗即位製之其後凡嗣位則更製乾興
 元年仁宗即位嘉祐八年英宗即位至神哲徽皆製
 是寳嘉定十四年京東河北節度使賈涉繳進皇帝
 恭膺天命之寳及元符三年御命之寳及元符三年
 御府寳圖一冊鎮江都統翟朝宗以玉檢来上其文
 若合符契又得受命於天既壽永昌玉璽於是禮官
 奏受寳之禮獻之宗廟明年正月朔旦御大慶殿受
 寳奉安天章閣元符三年玉璽盖/徽宗即位所製
[020-30a]
璽也而更為寳匭也而更為檢古者太史奉諱惡豈有
 是哉
祖宗之制不以武人為大帥専制一道必以文臣為經
 略以總制之咸淳末徳祐若璩按瀛國公初/即位乙亥改元初賣降恐
 後者多武人也其後文臣亦賣降矣
後漢應劭有漢官鹵簿圖漢官儀/鹵簿篇晉有鹵簿圖鹵簿儀
 齊有鹵簿儀陳有鹵簿圖唐有大駕鹵簿一卷王象
 畫鹵簿圖景徳二年王欽若上鹵簿記三巻天聖六
[020-30b]
 年宋綬上鹵簿記十巻景祐五年綬取舊編益新制
 上鹵簿圖記十巻政和七年詔改修宣和元年書成
 三十三卷飾以丹采益詳備矣
趙安仁作戴斗懷柔録王晦叔作戴斗奉使録戴斗謂
 北方爾雅北戴斗/極為空桐
擊壤周處風土記云以木為之前廣後鋭長尺三寸其
 形如履古童兒所戲之/器非土壤也先側一壤於地遙於三十四
 步以手中壤擊之中者為上
[020-31a]
象山先生曰古者無流品之分而賢不肖之辨嚴後世
 有流品之分而賢不肖之辨畧
司馬相如諭巴蜀檄曰父兄之教不先子弟之率不謹
 寡亷鮮恥而俗不長厚也漢時有此議論三代之流
 風遺俗猶存也
羣居終日言不及義而險薄之習成焉飽食終日無所
 用心而非僻之心生焉故曰民勞則思思則善心生
 寤寐無為澤陂之詩所以刺也
[020-31b]
劉之道煇/上李肅之納拜書曰古之君子一言語而禮
 義明一施設而風俗厚如釋之進王生之韈而漢世
 重名如裴度當李愬之謁而蔡人知禮
晁景迂曰博之以五經而約之以孝經論語博之以太
 史公歐陽公史記而約之以資治通鑑康節先生曰
 二十嵗之後三十嵗之前朝經暮史晝子夜集學者
 當以此為法
夫子雅言詩書執禮而性與天道高弟不得聞程子教
[020-32a]
 人大學中庸而無極太極一語未嘗及高弟元板/作高第
巧言為辯文子為學宋景文云此後魏北齊里俗偽字
 也若璩按見/顔氏家訓
庾信哀江南賦章蔓枝以轂走宫之奇以族行吕氏春
 秋中山之國有夙繇者智伯欲攻之鑄大鐘方車二
 軌以遺之夙繇之君将迎鐘赤章蔓枝諫不用斷轂
 而行至衛七日而夙繇亡文苑英華作慢支藝/文類聚作曼友皆誤
宋次道春明退朝録晁子止昭徳讀書志攷之東京記
[020-32b]
 朱雀門外天街東第六春明坊宋宣獻公宅本王延
 徳宅宣徳門前天街東第四昭徳坊晁文元公宅致
 政後闢小園號養素園多閲佛書起宻嚴堂若璩按/當時春
 明宅子僦直比他處常高/一陪以便借次道家書也
吕氏春秋伊尹奔夏三年反報於亳曰桀迷惑於末嬉
 好彼琬琰注云琬當作婉婉順阿意之人或云美玉
 按紀年云桀伐岷山得二女曰琬曰琰斵其名於苕
 華之玉苕是琬華是琰注/非
[020-33a]
新序介子推曰謁而得位道士不居也盖謂有道之士
 漢京房𫝊道人亦謂有道之人元和郡縣志樓觀本
 周康王大夫尹喜宅也穆王為召幽逸之人置為道
 士太霄經以尹喜為尹軌又謂平王東遷洛邑置道
 士七人按漢郊祀志注漢宫閣疏云神明臺高五十
 丈上有九室常至九天道士百人盖自武帝始也穆王
 平王事不可攷常至元板/作常置
道書有赤明上皇無極永壽之號後周甄鸞著笑道論
[020-33b]
 曰古先帝王立年無號至漢武帝始建元後王因之
 上皇之號可笑之深隋志又有延康龍漢開皇康若/璩按後魏書釋老志以延 龍
 漢赤明開/皇為劫数
林靈素作神霄籙自公卿以下羣造其廬拜受獨李綱
 傅崧卿曾幾移疾不行宣政間道教興行至有號/為女真者當時以為先兆
傅奕排釋氏謂中國幻夫模象荘老以文飾之宋景文
 作李蔚𫝊賛亦云華人之譎誕者又攘荘周列禦冦
 之説佐其高然則釋氏用老荘之説也非老荘與釋
[020-34a]
 氏合也朱文公謂佛家竊老子好處道家竊佛家不
 好處愚嘗觀姚崇誡子孫曰道士本以𤣥牝為宗而
 無識者慕僧家之有利約佛教而無若璩按舊唐書/姚崇𫝊作為初
 刋本/果然業斯言當矣致堂謂經論科儀依倣佛氏而不
 及者自杜光庭為之攷諸姚崇之言則非始於光庭
 也若璩按舊唐書方伎傳道士葉法善僧𤣥奘神秀/並列而新書則削去𤣥奘等意殆見於李蔚傳賛
 中/耶
北斗經引居其所而衆星共之誤以北辰為北斗盖近
[020-34b]
 世依託為之
鶴山云旁行敷落之教旁行見漢西域𫝊敷落見度人
 經
漢罽賔𫝊塞種分散顔師古注即所謂釋種按増一阿
 含經四河入海無復河名四姓為沙門皆稱釋種石
 林葉氏云晉宋間佛學初行其徒猶未有稱僧通曰
 道人其姓皆從所受學如支遁本姓關學於支謙為
 支帛道猷本姓馮學於帛尸梨宻為帛是也至道安
[020-35a]
 始言佛氏釋迦今為佛子宜從佛氏乃請皆姓釋
唐囘鶻𫝊元和初始以摩尼至其法日晏食飲水茹葷
 屛湩酪可汗常與共國
説齋謂老荘之學盛於魏晉以召五胡之亂而道釋之
 徒皆自胡人崇尚遂盛於中國釋氏至姚興而盛道/家至寇謙之而盛
 誠齊謂伊川之民被髪以祭君子已憂其戎漢之君
 志荒而妖夢是踐吾民始夷乎言祝乎首以為好此
 五胡耶律之先驅也朱黼曰三代以上不過曰天而
[020-35b]
 止春秋以来一變而為諸侯之盟詛再變而為燕秦
 之仙怪三變而為文景之黄老四變而為巫蠱五變
 而為災祥六變而為符讖人心泛然無所底止而後
 西方異説乗其虚而誘惑之
晉語西方之書有之曰懷與安實疚大事注詩云西方
 之人謂周也愚謂西方之書盖周志之類列子仲尼
 篇西方之人有聖者李知幾謂意其説佛也皇天大
 紀論曰當周昭王時西方有傑戎窮幻駕空説通歴
[020-36a]
 云孝王元年佛入湼槃唐六典註謂釋迦生當周荘
 王九年魯荘公七年二説不同
王簡棲頭陀寺碑周魯二荘親昭夜景之鑒注云魯荘
 七年夜明佛生之日也瑞應經四月八日夜明星出
 時佛從右脅墜地即行七步按春秋荘公七年夏四
 月辛卯夜恒星不見正義曰於是時周之四月則夏
 之仲春杜氏以長歴校之知辛卯是四月五日也以
 是攷之夜明星不見乃二月五日非四月八日也盖
[020-36b]
 陋儒之佞佛者𫝊㑹為此説
潏水云梵書有修多羅讖言釋氏之教興廢則讖書其
 来逺矣
梁觀國有議蘇文五巻駮其羽翼異端者或問地獄之
 事於真文忠公公曰天道至仁必無慘酷之刑神理
 至公必無賄賂之獄
李壽翁曰性命之理死生之故鬼神之情状易盡之矣
 曷為求之它
[020-37a]
通典唐有符祅正謂之視流内祅呼煙切/胡神也
永嘉張淳忠甫曰今之仕皆非古之道是以雖貧而不
 願禄問其説曰始至則朝拜遇國忌則引緇黄而薦
 在天之靈皆古所無也
道家云真人之心若珠在淵衆人之心若瓢在水真文
 忠云此心當如明鏡止水不可如槁木死灰
東魏檄梁曰毒螫滿懷妄敦戒業躁競盈胸謬治清浄
 可謂切中其膏肓矣誠齋詩云梵王豈是無甘露不
[020-37b]
 為君王致蜜来曽景建云此身已屬侯丞相誰辦金
 錢贖帝歸
唐有代宗即世宗也本朝有真宗即𤣥宗也皆因避諱
 而為此號祥符中以聖祖名改𤣥武為真武𤣥枵為
 真枵崇文總目謂太𤣥經曰太真經若迎真奉真崇
 真之類在祠宫者非一其末也目女冠為女真遂為
 靖康之兆
張文潜云嘗讀宣律師𫝊有一天人説周穆王時佛至
[020-38a]
 中國與列子所載西極化人之事略同不知寓言耶
 抑實事也愚謂此釋氏剽襲列子之言非實事也
垂老抱佛脚孟東野讀經詩也
東坡宸奎閣碑銘神耀得道非有師𫝊出八師子經佛
 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梵志来詣佛所質疑
 曰佛所事者何師佛曰吾前世師其名難數吾今自
 然神耀得道非有師也惟佛與佛/出法華經
放翁載長蘆宗賾師頌云天生三武禍吾宗釋子還家
[020-38b]
 塔寺空應是昔年崇奉日不能清儉守真風三武謂
 魏太武周武帝唐武宗也愚嘗觀山谷開先院修造
 記曰夫沙門法者不住資生行乞取足日中受供林
 下託宿故趙州以斷薪續禪牀宴坐三十年藥山以
 三篾繞腹一日不作則不食今也毁中民十家之産
 而成一屋奪農夫十口之飯而飯一僧不已泰乎夫
 不耕者燕居而玉食所在常千數百是以有㑹昌之
 籍没窮土木之妖龍蛇虎豹之區化為金碧是以有
[020-39a]
 廣明之除蕩山谷之言至矣宗賾以浮屠氏而能為
 此言其墨名而儒行者與
儒之教以萬事為實釋之教以萬法為空萬事元板/作萬法
北齊文宣勅道士剃髮為沙門徽宗令沙門冠簮為徳
 士其相反如此
世説王丞相導/拜揚州因過胡人前彈指云蘭闍蘭闍
 此即蘭/若也
後周武帝廢佛道教其子天元復之唐高祖廢浮屠老
[020-39b]
 子法其子太宗復之天元不足論也太宗亦為之何
 哉
西山先生題楊文公所書遺教經曰學佛者不繇持戒
 而欲至定慧亦猶吾儒舍離經辯志而急於大成去
 灑埽應對而語性與天道之妙跋普門品曰此佛氏
 之寓言也昔唐李文公問藥山禪師曰如何是黑風
 吹船飄落鬼國師曰李翺小子問此何為文公怫然
 怒形於色師笑曰發此瞋恚心便是黑風吹船飄落
[020-40a]
 鬼國也藥山可謂善啟發人矣以此推之則知利欲
 熾然即是火坑貪愛沈溺便為苦海一念清淨烈燄
 成池一念警覺船到彼岸災患纒縳隨處而安我無
 怖畏如械自脱惡人侵凌待以横逆我無忿嫉如獸
 自犇讀是經者作如是觀則知補陀大士真實為人
 非浪語者
錢文季維摩庵記云維摩詰非有位者也而能視人之
 病為己之病今吾徒奉君命食君禄乃不能以民病
[020-40b]
 為己責是詰之罪人也
鄧志宏曰丹霞禦寒則燒木佛徳山説法則徹塑象禪
 教之判其来已久余謂浮屠氏之有識者猶不以是
 為事而學校乃以土木為先吾儒之道其然乎
通鑑考異云㑹要元和二年薛平奏請賜中條山蘭若
 額為太和寺盖官賜額者為寺私造者為招提蘭若
 杜牧所謂山臺野邑是也杭州南亭記武宗去/山臺野邑四萬所
 困學紀聞卷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