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j0055 果學紀聞-宋-王應麟 (master)


[005-1a]
欽定四庫全書
 困學紀聞卷五
            宋 王應麟 撰
  儀禮
三禮義宗云儀禮十七篇吉禮三凶禮四賔禮三嘉禮
 七軍禮皆亡禮器注曲禮謂今禮也即指儀禮而儀
 禮疏云亦名曲禮晉荀崧/亦云朱文公從漢書臣瓚注謂
 儀禮乃經禮也曲禮皆微文小節如今曲禮少儀内
[005-1b]
 則玉藻弟子職所謂威儀三千也逸禮中霤在月令
 注疏奔喪投壺釋文引鄭氏云實曲禮之正篇又遷
 廟釁廟見大戴記可補經禮之闕
韓文公讀儀禮謂考於今無所用愚謂天秩有禮小大
 由之冠昏喪祭必於是稽焉文公大儒猶以為無所
 用毋怪乎冠禮之行不非鄭尹而快孫子也
藝文志謂之禮古經未有儀禮之名張淳云疑後漢學
 者見十七篇中有儀有禮遂合而名之孔壁古文多
[005-2a]
 三十九篇康成不注遂無𫝊焉注謂古文作某者即/十七篇古文也論衡
 以為宣帝時河内女子/壊老屋得佚禮恐非天子巡狩禮朝貢禮王居明
 堂禮烝嘗禮朝事儀見於三禮注學禮見於賈誼書
 古大明堂之禮見於蔡邕論雖寂寥片言如斷圭碎
 璧猶可寶也若璩按孔壁古文禮三十九篇讀隋牛/𢎞傳始知書亡於隋以前故隋經籍志
 無其目學朝事儀見大戴禮記卷十二非逸經也明/賈誼引 禮本禮記保傅篇古大明堂之禮蔡邕
 言禮經皆/非逸經
六藝論五𫝊弟子謂髙堂生之學蕭奮孟卿后倉戴徳
[005-2b]
 戴聖也
士冠禮注今之未冠笄者著卷幘頍象之所生滕薛名
 簂為頍簂古内反續漢與服志簂簪珥集/韻有蔮幗無簂字疏云卷幘之類𨽻釋武榮
 碑云闕幘
兄弟畢袗𤣥注袗同也古文袗為均疏云當讀如左傳
 均服振振按後漢輿服志秦郊祀之服皆以袀𤣥蓋
 袀字誤為袗釋文之忍反亦誤
士冠禮有醮用酒注以為用舊俗士喪禮云商祝夏祝
[005-3a]
 則禮之兼夏殷者
二十為字未呼伯仲至五十乃加而呼之此儀禮賈疏
 也二十已有伯某甫仲叔季雖云伯仲皆配某甫而
 言至五十直呼伯仲此禮記孔疏也朱文公曰疑孔
 疏是石林若璩按石林/葉夢得號謂五十為大夫去某甫言伯
 仲而冠以氏如南仲榮叔南季之類然仲山甫尹吉
 甫皆卿士亦以字為重
冠辭令月吉日吉月令辰互見其言論語迅雷風烈九
[005-3b]
 歌吉日兮辰良相錯成文
士昏禮目録日入三商為昏疏云商謂商量是漏刻之
 名故三光靈曜亦日入三刻為昏不盡為明案馬氏
 云日未出日没後皆二刻半前後共五刻今云三商
 者據整數而言其實二刻半也詩正義云尚書緯謂
 刻為商夏文莊蓮華漏銘五夜持宵三商定夕蓋取
 此蘓子美亦云三商而眠髙春而起舂若璩按淮南/天文訓日至於淵隅是謂髙舂髙 乃戌時似誤
 認/
[005-4a]
鄉飲酒疏曰卿大夫飲酒尚德也黨正飲酒尚齒也公
 是劉氏曰謀賓介於先生尚徳也旅酬以齒老者異
 秩尚年也大夫為僎坐於賓東尚爵也
鄉射禮設豐燕禮有豐注豐形似豆而卑三禮圖云罰
 爵作人形豐國名也坐酒亡國戴盂戒酒崔駰酒箴
 豐侯沈酒荷甖負缶自戮於世圖形戒後李尤豐侯
 銘豐侯醉亂乃象其形
燕禮疏四向流水曰東霤考工記之四阿上林賦之四
[005-4b]
 注也兩下屋曰東榮檀弓之夏屋也士冠禮注周制/自卿大夫以下
 其室為/夏屋
夏侯勝善説禮服謂禮之喪服也蕭望之以禮服授皇
 太子則漢世不以喪服為諱也唐之姦臣以凶事非
 臣子所宜言去國卹一篇而凶禮居五禮之末五服
 如父在為母叔嫂之類率意輕改皆不達禮意者五
 服制度附於令自後唐始見五代史馬縞傳師若璩/按己未庚申在京 與汪
 鈍翁論喪禮不合鈍翁詆余曰聞渠有嚴親在奈何/喋喋與人言喪禮豫凶事非禮也余對以此條徐原
[005-5a]
 一宮贊曰於史有徵矣於經亦有徵乎君其思之余/退而思得二事曰雜記曾申問於曾子曰哭父母有
 常聲乎申曾子次子也擅弓子張死曾子有母之喪/齊衰而往哭之案昔者孔子没他日子張尚存見孟
 子子張死而是時曾子方有母喪則孔子在時曾子/母在堂可知也既在堂胡忍以喪禮相往復若曾子
 問者乎宫贊擊節曰雖百喙亦不能解矣有舊唐禮/儀志髙宗顯慶二年長孫無忌奏今律疏 舅報甥
 之服則五服制度附於令/不自後唐始五代史記誤
宋何承天傳云先是禮論有八百卷承天刪減并合為
 三百卷又王儉别鈔條目為三十若璩按南史王/儉𫝊作十三
 梁孔子祛續一百五十卷隋江都集禮亦撮禮論為
[005-5b]
 之朱文公謂六朝人多精於禮當時專門名家有此
 學朝廷有禮事用此等人議之唐時猶有此意潘徽
 江都集禮序曰明堂曲臺之記南宫東觀之説鄭王
 徐賀之荅崔譙何庾之論簡牒雖盈菁華蓋鮮杜之
 松借王無功家禮問喪禮新義無功條荅之又借王
 儉禮論則謂往於處士程融處曾見此本觀其制作
 動多自我周孔規模十不存一今諸儒所著皆不傳
 蓋禮學之廢久矣
[005-6a]
禮特牲不言牢楚語天子舉以大牢注牛羊豕也卿舉
 以少牢注羊豕漢昭紀祠以中牢注中牢即少牢謂
 羊豕也唐牛羊日厯牛僧孺楊虞卿有太牢筆少牢/口之語然太牢非止於牛少牢非止於羊也
歐陽公自云平生何嘗讀儀禮而濮議為言者所詆高
 抑崇於鄉飲考儀禮不詳而朱文公譏之禮學不可
 不講也若璩按蘓氏談訓曰歐陽公不甚留意禮經/嘗與祖父説濮議自云修平生何嘗讀儀禮
 偶一日至子弟書院中几案有之因取讀見為人後/者為其父齊裒杖期云云與修意合由是破諸異議
 自謂得之多矣然則濮議正從儀禮得來昔未讀今/知之耳王氏語誤但儀禮在不杖期條内歐公云杖
[005-6b]
 亦/誤
布八十縷為一升鄭謂升當作登登成也吳仁傑曰今
 織具曰&KR3149以成之多少為布之精麤大率四十齒為
 一成而兩縷共一齒正合康成之説衰三升其麤者/緇布冠三十升
 其細/者
聘禮注君行一臣行二疏謂出齊語今按此晏子之言
 見韓詩外𫝊衛孫文子聘魯公登亦登叔孫穆子曰
 子不後寡君一等若璩按韓詩外傳晏子聘魯上堂/則趨授玉則跪既退孔子問焉晏
[005-7a]
 子對曰夫上堂之禮君行一臣行二今君行疾臣敢/不趨乎今君之受帶也卑臣敢不跪乎孔子曰善禮
 中又有禮至衛孫文子聘魯/事乃又一義王氏引亦非
皮樹注云獸名張鎰三禮圖云皮樹人面獸形他書/未見
詩禮相為表裏賓之初筵行葦可以見大射儀楚茨可
 以見少牢饋食禮
燕禮公與客燕曰寡君有不腆之酒以請吾子之與寡
 君須臾焉使某也以請對曰寡君君之私也君無所
 辱賜于使臣臣敢辭春秋辭命之美有自來矣
[005-7b]
覲禮諸侯覲于天子為宫方三百步四門壇十二尋深
 四尺加方明于其上陳宣帝太建十年立方明壇于
 婁湖以始興王叔陵為王官伯臨盟百官此與蘓綽
 之六官蘓威之五教何以異𫝊曰不協而盟無故而/盟百官不幾於戲乎
士相見義曰古者非其君不仕非其師不學非其人不
 友非其大夫不見若璩按士相見義劉敞補亡/朱子儀禮經傳通解取之
鄉先生謂父師少師教于閭塾也古者仕焉而已者歸
 教於閭里書大𫝊謂之父師少師白虎通謂之右師
[005-8a]
 左師
庠為鄉學有堂有室序為州學有堂無室有室則四分
 其堂去一以為室故淺無室則全得其四分以為堂
 故深
 禮記若璩按壬子夏讀唐司業李元璀上言明經所/習務在出身咸以禮記文少人皆競讀禮記在
 唐試士為大經何以文反少曾徧問之人不得質諸/書末由畜疑義者二十九載今八月朔晨起讀唐書
 選舉志云禮記春秋左氏𫝊為大經詩周禮儀禮為/中經易尚書春秋公羊傳穀梁𫝊為小經通二經者
 大經小經各一若中經二通三經者大經中經小經/各一通五經者大經皆通餘經各一不覺洞然曰唐
[005-8b]
 制通五經回讀大經即凡通二經三經亦必讀一大/經禮記大經僅九萬餘字左氏𫝊一十九萬餘字誰
 肯舍九萬餘字之經而誦習十九萬餘字者乎叅以/同時楊㻛奏今之明經習左氏者十無二三正合所
 謂禮記文少者較特少於左/氏𫝊耳為之快絶附識於此
魏徴傳曰以小戴禮綜彚不倫更作類禮二十篇數年
 而成太宗美其書録寘内府藝文志云次禮記二十
 卷舊史謂採先儒訓注擇善從之諌録載詔曰以類
 相從别為篇第并更注解文義粲然㑹要云為五十
 篇合二十卷𫝊以卷/為篇元行沖𫝊開元中魏光乘集賢/注記
[005-9a]
 魏/哲請用類禮列于經命行沖與諸儒集義作疏將立
 之學乃采獲刋綴為五十篇張説言戴聖所録向已
 千載與經並立不可罷魏孫炎始因舊書擿類相比
 有如鈔掇諸儒共非之至徴更加整次乃為訓注恐
 不可用帝然之書留中不出行沖著釋疑曰鄭學有
 孫炎雖扶鄭義乃易前編條例支分箴石間起馬伷
 增革向踰百篇葉遵刪修僅全十二魏氏采衆説之
 精簡刋正芟礱集賢注記張説曰孫炎始改舊本/以𩔖相比徴因炎舊書整比為注朱文
[005-9b]
 公惜徴書之不復見此張説文人不通經之過也行
 沖謂章句之士疑於知新果於仍故比及百年當有
 明哲君子恨不與吾同世者觀文公之書則行沖之
 論信矣隋志禮記三十卷魏孫炎注葉若璩按詩除/韓毛外又有葉詩二十卷宋 遵注即行沖
 所云葉/遵也
道徳仁義非禮不成是以君子恭敬撙節退讓以明禮
 見賈誼新書禮篇劉原父謂若夫坐如尸立如齊乃
 大戴記曾子事父母篇之辭若夫二字失於刪去然
[005-10a]
 則曲禮之所采摭非一書也若璩按大戴禮記若夫/坐如尸之上曰孝子唯
 巧變故父母/安之語精
恒言不稱老漢胡廣年已八十繼母在堂言不稱老
賜果於君前説苑晏子曰賜人主前者𤓰桃不削橘柚
 不剖漢桓榮詔賜竒果舉手捧之以拜
儗人必於其倫説苑魏文侯封子擊中山倉唐奉使文
 侯顧指左右曰子之君長孰與是倉唐曰儗人必於
 其倫諸侯無偶無所儗之曰長大孰與寡人倉唐曰
[005-10b]
 君賜之外府之裘則能勝之賜之斥𢃄則不更其造
列女傳孟母曰禮將入門問孰存将上堂聲必揚将入
 戶視必下今曲禮闕二句孟子曰放飯流歠而問無
 齒決亦本於曲禮
在醜夷不爭唐沈季詮事母孝未嘗與人爭皆以為怯
 季詮曰吾怯乎為人子者可遺憂於親乎哉
古者王司敬民豈有獻民虜田以井授豈有獻田宅無
 總于貨寶豈有受珠玉記禮者周之末造也
[005-11a]
張拱出曲禮注室中不翔注行/而張拱曰翔葉拱出書大𫝊子夏葉/拱而進
 又家語師襄子辟席葉/拱而對注兩手薄其心
君子欠伸一章余在經筵進講謂君以自彊不息為剛
 臣以陳善閉邪為敬講經理討古今有夜分日昃而
 不倦者上無厭斁之心下無顧望之意是故學以聚
 之而德益進問以辨之而理益明蓋因以規諷云若/璩
 按王氏在經筵為度宗咸淳元年乙丑值人日雪帝/問有何故事以唐李嶠李又等應制詩對因奏春雪
 過多民生飢寒方/寸仁愛宜謹感召
[005-11b]
古以車戰春秋時鄭晉有徒兵而騎兵蓋始於戰國之
 初曲禮前有車騎六韜言騎戰其書當出於周末然
 左氏傳左師展将以昭公乗馬而歸公羊傳齊魯相
 遇以鞍為几已有騎之漸若璩按程大昌雍録云古/皆乗車今古公亶父曰走
 馬恐此時或已變乗為騎蓋避狄之遽不暇駕車余/曾戯題其端曰當時有姜女同行豈天立厥配亦善
 騎馬耶於按樂師云行以肆夏趨以采薺車亦如之/註王行 大寢之中則奏肆是詩為節趨於朝廷之
 上則奏采薺詩為節行緩而趨疾故車之疾徐亦以/二詩為節也釋名疾行曰趨疾趨曰走車既可謂之
 趨則亦可/謂之走
[005-12a]
曲禮禮器内則疏引隱義云按隋志禮記音義隱一卷
 射若璩按今/本作謝氏撰又音義/隱七卷
檀弓載申生辭於狐突曰伯氏不出而圖吾君澹庵胡
 氏謂狐突事晉未嘗去此云不出記禮者誤愚考晉
 語申生敗翟於稷桑而反讒言益起狐突杜門不出
 申生使猛足言於狐突曰伯氏不出奈吾君何胡氏
 蓋未考此非記之誤也
檀弓筆力左氏不逮也於申生杜蕢𫝊作/屠蒯二事見之致
[005-12b]
 堂胡氏曰檀弓曾子門人其文與中庸之文有似論
 語子思檀弓皆纂修論語之人也若璩按康成謂撰/定論語者仲弓游
 夏等非/檀弓
家語終記云泰山其頽則吾將安仰梁木其壞吾將安
 仗喆人其萎吾將安放檀弓無吾將安仗四字或謂
 廬陵劉美中家古本禮記梁木其壞之下有則吾將
 安仗五字蓋與家語同
九嶷山在零陵而云舜葬蒼梧者文頴曰九嶷半在蒼
[005-13a]
 梧半在零陵
曾子之子元申子張之子申祥子游之子言思皆見檀
 弓若璩按言思為申祥妻之昆弟/則子張與子游兒女姻家也
春秋繁露言爵五等其分土與王制孟子同又云附庸
 字者方三十里名者方二十里人氏者方十五里蓋
 公羊家之説
王制注小城曰附庸庸古墉字王莽曰附城蓋以庸為/城也何校本云注十一
 字亦/正文
[005-13b]
馬融云東西為廣南北為輪王制南北兩近一遥東西
 兩遥一近是南北長東西短若璩按皇氏云近者言/不滿千里遠者言不啻
 千里熊氏則以近者謂過千里遥者謂不滿千里此/云長短用熊氏説 漢地東西九千三百二里南北
 萬三千三百六十八里隋東西九千三百里南北一/萬四千八百一十五里唐東西九千五百一十一里
 南北一萬六千九百三十八里宋東西六千四百八/十五里南北萬一千六百二十里元東南所至不下
 溪唐而西北剛過之有難以里/數限者皆南北長東西短也
范蜀公曰周兼用十寸八寸為尺漢專用十寸為尺
夏小正曰正月啓蟄月令孟春蟄蟲始振仲春始雨水
[005-14a]
 注云漢始以驚蟄為正月中雨水為二月節左傳啓
 蟄而郊建寅/之月正義云太初以後更改氣名以雨水為
 正月中驚蟄為二月節迄今不改改啓為驚蓋/避景帝諱周書
 時訓雨水之日獺祭魚驚蟄之日桃始華易通卦驗
 先雨水次驚蟄此漢太初後厯也月令正義云劉歆
 作三統厯改之又按三統厯穀雨三月節清明中而
 時訓通卦驗清明在穀雨之日與今厯同然則二書
 皆作於劉歆之後時訓非周公書明矣是以朱子集
[005-14b]
 儀禮取夏小正而不取時訓馬融注論語謂周書月
 令有更火之文其篇今亡若璩按三統厯以武王元/年三月二日庚申驚蟄三
 月者建寅之月與左氏啓蟄而郊月數同寫時訓解/雖未必周公書而先雨水後驚蟄則是傳 人以後
 之節次上/改古厯耳
周書序周公辯二十四氣之應以明天時作時訓唐大
 衍厯議七十二候原于周公時訓月令雖頗有增益
 然先後之次則同自後魏始載于厯乃依易軌所傳
 不合經義今改從古李業興以來迄麟徳厯凡七家/皆以雞始乳為立春初候東風
[005-15a]
 解凍為次候與周書相校/二十餘日一行改從古義漢上易圖云夏小正具十
 二月而無中氣有候應而無日數時訓乃五日為候
 三候為氣六十日為節二書詳略雖異大要則同易
 通卦驗所記氣候比之時訓晩者二十有四早者三
 當以時訓為定故揚子雲大𤣥二十四氣關子明論
 七十二候皆以時訓
時訓月令七十二候鴈凡四見孟春鴻鴈來夏小正曰
 鴈北鄉呂氏春秋淮南時則訓曰候鴈北月令注今/月令鴻皆
[005-15b]
 為候而不言北蓋來字本北字康成時猶未誤故曰/鴈自南方來将北反其居其後傳寫者因仲秋鴻鴈
 來誤以/北為來仲秋鴻鴈來呂氏淮南曰候鴈來季秋鴻鴈
 來賓爵入大水為蛤小正曰九月遰鴻鴈呂氏淮南
 曰候鴈來髙誘許叔重注以候鴈來為句賓爵老爵/也棲宿人
 堂宇之間有似/賔客故曰賔爵季冬鴈北鄉小正在正月易説在二
 月正義謂節/氣有早晩
魚上冰夏小正曰魚陟負冰陟升也負冰云/者言解蟄也淮南曰魚
 上負冰注鯉魚應陽而/動上負冰也鹽石新論謂小戴去一負字
[005-16a]
 於文為闕然時訓與月令同呂氏春秋亦無負字
仲冬虎始交易通卦驗云小寒季冬鵲始巢詩推度災
 云復之日雉雊雞乳通卦驗云立春皆以節氣有早
 晩也
月令正義穹天虞氏所説不知其名按天文録云虞昺
 作穹天論晉天文志云虞聳立穹天論聳昺皆虞翻
 子也虞喜安天論云族祖河間立穹天聳為河間相
 然則非昺也若璩按三國志虞翻傳/聳第六子昺第八子也
[005-16b]
宿離不貸蔡邕曰宿日所在離月所厯
地氣上騰注農書曰土上冒橛陳根可拔耕者急發正
 義云汜勝之書也唐中和節進農書按㑹要乃武后
 所撰兆人本業記三卷呂温進表云書凡十二篇館
 閣書目云載農俗四時種蒔之法凡八十事若璩按/汜勝之
 漢成帝時議郎使教田三輔/有好田者師之書十八篇
月令冬祀行淮南時則訓冬祀井太𤣥數云冬為井唐
 月令冬祀井而不祀行
[005-17a]
鷹化為鳩陰為陽所化爵化為蛤陽為陰所化堇荼如
 飴惡變而美荃蕙為茅美變而惡
曲禮隋王劭勘晉宋古本皆無稷曰明粢一句立八疑
 十二證以為無此一句
公孫𢎞云好問近乎知今中庸作好學若璩按宋袁燮/𫝊入對寧宗臣
 昨勸陛下勤於好問/而聖訓有曰問則明
王制大史典禮執簡記奉諱惡保傅傳謂不知日月之
 時節不知先王之諱與大國之惡不知風雨雷電之
[005-17b]
 眚大史之任也愚謂人君所諱言者災異之變所惡
 聞者危亡之事大史奉書以告君召穆公所謂史獻
 書也
曾子問於變禮無不講天圓篇言天地萬物之理曾子
 之學博而約者也若璩按此有謂曾子之/學専用心於内者然與
禮運致堂胡氏云子游作呂成公謂蜡賓之歎前輩疑
 之以為非孔子語不獨親其親子其子而以堯舜禹
 湯為小康是老耼墨氏之論朱文公謂程子論堯舜
[005-18a]
 事業非聖人不能三王之事大賢可為恐亦㣲有此
 意但記中分裂太甚幾以帝王為有二道則有病
夏時坤乾何以見夏殷之禮易象魯春秋何以見周公
 此三代損益大綱領也學者宜切磋究之
白虎通云禮運記曰六情所以扶成五性也今禮運/無此語
 性仁義禮智信韓子原性與此合
人者天地之心也仁人心也人而不仁則天地之心不立
 矣為天地立心仁也
[005-18b]
内則桑弧蓬矢六射天地四方賈誼新書胎教篇懸弧
 之禮東方之弧以梧南方之弧以柳中央之弧以桑
 西方之弧以棘北方之弧以棗五弧五分矢東南中
 央西北皆三射其四弧餘二分矢懸諸國四通門之
 左中央之弧餘二分矢懸諸社稷門之左内則國君
 世子之禮新書王太子之禮也
上帝降衷于民后王命冢宰降徳于民降德所以全所
 降之衷也元后作民父母而作之師冢宰建六典而
[005-19a]
 教典屬焉故曰周公師保萬民此君相之職也二南
 之化以身教内則之篇以言教
養老在家語則孔子之對哀公在書大𫝊則春子之對
 宣王記禮者兼取之宣王問於春子曰寡人欲行孝
 弟之義為之有道乎春子曰昔者衛聞之樂正子曰
 文王之治岐也云云呂氏春秋春居問於齊宣王曰
 今王為太室羣臣莫敢諫敢問王為有臣乎王曰為
 無春居曰臣請辟矣趨而出王曰春子春子反何諫
[005-19b]
 寡人之晩也此即大傳所謂春子但其名不同大傳/名衛
 呂氏春/秋名居
䝉以養正㒺不在厥初生古者能食能言而教之自天
 子至庶人一也慎子曰昔者天子手能衣而宰夫設
 服足能行而相者導進口能言而行人稱辭故無失
 言失禮也淮南主術訓魏文帝成王論袁宏後漢紀
 論皆用其語通鑑裴子野論古者人君養子能言而
 師授之辭能行而傅相之禮亦本於此淮南云心知/規而師傅諭
[005-20a]
 導耳能聽而執正進諫魏文帝云相者導儀袁宏云/身能衣今慎子存者五篇其三十七篇亡此在亡篇
六年教數與方名數者一至十也方名漢志所謂五方
 也九年教數日漢志所謂六甲也十年學書計六書
 九數也計者數之詳百千萬億也漢志六甲五方書
 計皆以八歲學之與此不同
四十始仕道合則服從不可則去古之人自其始仕去
 就已輕色斯舉矣去之速也翔而後集就之遲也故
 曰以道事君不可則止
[005-20b]
孟母曰婦人之禮精五飯羃酒漿養舅姑縫衣裳而已
 程子之母誦古詩曰女人不夜出夜出秉明燭唐時
 有不識㕔屏而言笑不聞于鄰者其習聞内則之訓
 歟
張彦逺云鄭𤣥未辯樝棃按内則注樝棃之不臧者謂
 之未辯可乎若璩按謂鄭公不/識樝乃陶𢎞景
玉藻注士以下皆禪不合而繂積如今作幧頭為之也
 幧七/綃反後漢向栩著絳綃頭注字當作幧古詩云少年
[005-21a]
 見羅敷脱巾著幧頭儀禮注如今著幓頭自項中而
 前交額上却繞髻也
紫間色也孔子惡其奪朱周衰諸侯服紫玉藻云𤣥冠
 紫緌自魯桓公始管子云齊桓公好服紫衣齊人尚
 之五素易一紫鄭康成以紫緌為宋王者之後服賈
 逵杜預以紫衣為君服皆周衰之制也若璩按五素/易一紫故蘓
 代書曰齊紫敗/素也而賈十倍
皮弁以日視朝沙隨程氏云皮弁視朝明目達聰若黈
[005-21b]
 纊塞耳前旒蔽明乃祀天大裘而冕專誠絜也
明堂位成王命魯公祀周公以天子之禮樂春秋意林
 曰魯之有天子禮樂殆周之末王賜之非成王也魯
 惠公使宰譲請郊廟之禮於天子天子使史角往惠
 公止之其後在魯實始為墨翟之學使成王之世魯
 已郊矣則惠公奚請惠公之請也殆由平王以下乎
 惠公事見呂氏春秋仲春紀公是若璩按公是/即前劉原父始發
 此論博而篤矣石林止齋皆因之
[005-22a]
魯公之廟文世室也武公之廟武世室也按春秋成公
 六年立武宮武宮非始封之君毁已久而復立蓋僭
 用天子文武二祧之禮春秋之所譏而記以為禮乎
 若璩按季文子以鞌之/功立武宫左氏明文
魯世家伯禽之孫㵒弑幽公而自立周昭王之十四年
 也諸侯篡弑之禍自此始記謂君臣未嘗相弑不亦
 誣乎太史公曰揖譲之禮則從矣行事何其戾也
孔子曰魯之郊禘非禮也周公其衰矣春秋屢書以譏
[005-22b]
 其僭又書新作南門新作雉門及兩觀皆僭王制也
 若以王禮為當用則如泮宮閟宮春秋不書矣
少儀朝廷曰退進不可貪也燕遊曰歸樂不可極也
學記以發慮憲為第一義謂所發之志慮合於法式也
 一年視離經辨志一年者學之始辨云者分别其心
 所趨嚮也慮之所發必謹志之所趨必辨為善不為
 利為己不為人為君子儒不為小人儒此學之本也
 能辨之然後能繼志故曰士先志
[005-23a]
畿内為學二為序十有二為庠三百諸侯之國半之王
 無咎之言也陸務觀取焉天子諸侯有君師之職公
 卿有師保之義里居有父師少師之教
列子云古詩言良弓之子必先為箕良冶之子必先為
 裘張湛注云學者必先攻其所易然後能成其所難
文子曰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物而動性之害也物至
 而應智之動也智與物接而好憎生焉好憎成形而
 智怵於外不能反已而天理滅矣與樂記相出入古
[005-23b]
 之遺言歟致堂云樂記子貢作若璩按文子明於人/生而静上繫於老子
 曰葢古有是言而老子傳之記禮者亦傳之非必有/取於老也 樂記載子夏魏文侯問荅為文侯二十
 五年事是時子夏年一/百有八歳子貢尚存乎
大學之教也時教必有正業朱子曰古者唯習詩書禮
 樂如易則掌於太卜春秋則掌於史官學者兼通之
 不是正業子思曰夫子之教必始於詩書而終於禮
 樂雜説不與焉若璩按吳文正謂易者占筮之繇辭/春秋者侯國之史記自夫子贊易修
 春秋後學者始以易春秋合先王教士之四術而為/六經余亦謂孔子世家孔子以詩書禮樂教弟子葢
[005-24a]
 三千焉此遵樂正之常法至及門髙弟方授以易春/秋故曰身通六藝者七十有二人六藝乃六經非周
 官之所云/六藝也
天理二字始見于樂記如孟子性善養氣前聖所未發
 也
史記樂書引樂記而注兼存王肅説通典引大傳亦取
 肅注肅字子雍魏志有傳集説以肅為元魏人誤也/有兩王肅在元魏者字恭
 懿不以經學名少若璩按北史王肅與劉芳合傳肅/嘗執芳手曰吾 來留意三禮在南誚儒亟共討論
 今聞卿釋頓祛平生之惑非不/知經特不及劉石經之精瞻耳
[005-24b]
禮主其減史記樂書作禮主其謙王肅曰自/謙損也禮有報而
 樂有反鄭注報讀為裦孫炎曰報謂禮尚往來以勸
 進之石聲磬鄭注磬當為罄樂書作石聲硜口鼎/反
 以立别史記正義樂記/公孫尼子次撰
南風之詩出尸子及家語鄭氏注樂記云其辭未聞
艾軒曰五音十二律古也舜彈五弦之琴以歌南風是
 琴之全體具五音也琴之有少宫少商則不復有琴
 樂之有少宮少徵則不復有樂以繁脆噍殺之調皆
[005-25a]
 生於二變也
三老五更按列子云禾生子伯宿於田更商邱開之舍
 更亦老之稱也
雜記里尹主之注王度記曰百戶為里里一尹其禄如
 庶人在官者正義按别録王度記似齊宣王時淳于
 髠等所説也
孔子曰少連大連善居喪東夷之子也唐扶餘璋之子
 義慈號海東曾子頡利之子疊羅支其母後至不敢
[005-25b]
 嘗品肉孰謂夷無人哉
祭法注司命主督察三命孝經援神契謂命有三科有
 受命以保慶有遭命以謫暴有隨命以督行孟子注
 云命有三名行善得善曰受命行善得惡曰遭命行
 惡得惡曰隨命孫子荆詩三命皆有極皆本援神契
祭義曰術省之賈山至言術追厥功術與述同
孔悝鼎銘六月丁亥公假于太廟注謂以夏之孟夏禘
 祭正義哀十五年冬蒯聵得國十六年六月衛侯飲
[005-26a]
 孔悝酒而逐之此云六月命之者蓋命後即逐之也
 愚按通鑑外紀目録是年六月丁未朔則無丁亥當
 闕疑裴松之曰孔悝之銘行是人非
經解以詩為首七略藝文志阮孝緒七錄用易居前王
 儉七志孝經為初
坊記引論語曰三年無改於父之道論語成於夫子之
 門人則記所謂子云者非夫子之言也
坊記注引孟子曰舜年五十而不失其孺子之心今本
[005-26b]
 云五十而慕康成注禮必有所據
孔子曰國家有道其言足以治國家無道其黙足以容
 蓋銅鍉若璩按大戴禮記/作桐提此從家語伯華之行也大戴禮/家語曾子
 曰孝子之事親也居易以俟命不興險行以僥倖中
 庸之言本此
仁者人也注人也讀如相人偶之人以人意相存問之
 言朱文公問呂成公相人偶此句不知出於何書疏
 中亦不説破呂荅未見當考禮/記集説削此二句周禮注璂讀如薄借
[005-27a]
 綦之綦轐讀如旃僕之僕疏皆以為未聞若璩按鄭/註大射儀
 揖以耦曰言以者耦之事成於此意相人耦也聘禮/每曲揖曰以相人偶為敬也公食大夫禮賓入三揖
 曰相人偶賈公彦疏亦/屢曰以人意相存偶
期之喪達乎大夫呂與叔之説詳矣朱文公謂古人貴
 貴之義然亦是周公制禮以後方如此故檀弓又云
 古者不降上下各以其親
大經大本注大經春秋也大本孝經也蓋泥於緯書志
 在春秋行在孝經之言其説疏矣
[005-27b]
衣錦尚絅書大𫝊作尚蘔注蘔讀為絅或為絺
朱文公荅項平父書云子思以來教人之法惟以尊德
 性道問學兩事為用力之要子静所説專是尊德性
 事而某平日所論問學上多所以為彼學者多持守
 可觀而看義理不細而某自覺於為己為人多不得
 力今當反身用力去短集長庶幾不墮一邊即此書
 觀之文公未嘗不取陸氏之所長也太極之書豈好
 辯哉
[005-28a]
徐彦伯樞機論曰中庸鏤其心左階若璩按今家/語作右階銘其
 背中庸鏤心未詳所出但有服膺之語若璩按鏤心/即服膺彦伯
 澀體芻狗為卉人竹/馬為篠驂大抵如是
樂記倒載干戈包之以虎皮名曰建櫜字或作建皐服
 䖍引以解左傳䝉皐比
緇衣葉公之顧命曰毋以小謀敗大作毋以嬖御人疾
 莊后毋以嬖御士疾莊士大夫卿士周書祭公篇公
 曰汝無以嬖御固莊后汝無以小謀敗大作汝無以
[005-28b]
 嬖御士疾大夫卿士汝無以家相亂王室而莫恤其
 外葉公當作祭公/疑記禮者之誤
深衣方領朱文公謂衣領之交自有如矩之象續袵鉤
 邊者連續裳旁無前後幅之縫左右交鉤即為鉤邊
 非有别布一幅裁之如鉤而綴于裳旁也康成注鉤
 邊若今曲裾文公晩歲去曲裾之制而不用愚以漢
 史考之朱勃之衣方領謂之古制可也江充之衣曲
 裾謂之古制可乎此文公所以改司馬公之説
[005-29a]
大戴記投壺篇末云弓既平張四侯且良決拾有常既
 順乃譲乃揖乃譲乃隮其堂乃節其行既志乃張射
 夫命射射者之聲御車之旌既獲卒莫此命射之辭
 也
哀公之問非切問也故孔子於問舜冠則不對於問儒
 服則不知
儒行言自立者二言特立者一言特立獨行者一人所
 以參天地者其要在此如有所立卓爾顔子言之立
[005-29b]
 天下之正位先立乎其大者孟子言之
大學之親民當為新猶金縢之新逆當為親也皆傳寫
 之誤
古之人文以達意非有意於𫝊也湯盤銘以大學𫝊虞
 人箴祈招詩䜛鼎以左氏𫝊楚狂滄浪之歌以孔孟
 氏之書𫝊
知止而后有定章句云志有定向或問云事事物物皆
 有定理其説似不同當以章句為正
[005-30a]
子罕却玉韓起辭環有無窮之名季氏之璵璠向魋之
 夏璜有無窮之惡故曰惟善以為寳
鄉飲酒義立三賓以象三光注三光三大辰也天之政
 教出於大辰焉公羊𫝊大火心/參/北辰北/極為大辰
 漢文帝詔上以累三光之明顔注謂日月星
春秋正義引辨名記云倍人曰茂十人曰選倍選曰儁
 千人曰英倍英曰賢萬人曰桀倍桀曰聖禮記正義
 引之以為蔡氏白虎通引禮别名記曰五人曰茂十
[005-30b]
 人曰選百人曰俊千人曰英倍英曰賢萬人曰傑萬
 傑曰聖蓋禮記逸篇也
後漢崔琦對梁冀曰将使𤣥黄改色馬鹿易形乎注言
 馬鹿而不言𤣥黄按禮器或素或青夏造殷因注云
 變白黒言素青者秦二世時趙髙欲作亂或以青為
 黒黒為黄民言從之至今語猶存也琦所謂𤣥黄改
 色即此事也
荀子引聘禮志曰幣厚則傷德財侈則殄禮禮云禮云
[005-31a]
 玉帛云乎哉此即聘義所謂輕財重禮也若璩按聘/禮記多貨
 則傷于徳幣美則没禮荀子/所引自本此於聘義無涉
後漢東夷傳徐夷率九夷以伐宗周西至河上穆王畏
 其方熾乃分東方諸侯命徐偃王主之檀弓載徐容
 居之對曰昔我先君駒王西討濟于河然則駒王即
 偃王歟濟河即所謂西至河上也
易乾鑿度水為信土為知中庸注水神則信土神則知
 服氏注左𫝊土為信朱文公謂信猶五行之土服説
[005-31b]
 是也
儒行云其過失可微辨而不可面數也子路喜聞過善
 人能受盡言如諱人之面數則面諛之人至而曾子
 不當三數子夏矣以是為剛毅焉得剛故程子謂游
 説之士所為誇大之説
方慤解王制云爵欲正其名故官必特置禄欲省其費
 故職或兼掌愚嘗聞淳熙若璩按孝宗在位/十二年甲午改元中或言
 秦檜當國時遴於除授一人或兼數職未嘗廢事又
[005-32a]
 可省縣官用度於是要官多不補御史中丞蔣繼周
 論之曰往者權臣用事專進私黨廣斥異己故朝列
 多闕今獨何取此朝臣俸禄有限其省幾何而遺才
 乏事上下交病且一官治數司而收其稟裴延齡用
 以欺唐徳宗也以是觀之則兼職省費豈王者之制
 乎
周官上公九命王制有加則賜不過九命伏生大傳謂
 諸侯三年一貢士一適謂之好徳再適謂之賢賢三
[005-32b]
 適謂之有功有功者天子一賜以車服弓矢再賜以
 秬鬯三賜以虎賁百人號曰命諸侯此言三賜而已
 漢武紀元朔元年有司奏議曰古者諸侯貢士壹適
 謂之好徳再適謂之賢賢三適謂之有功迺加九錫
 九錫始見於此遂為篡臣竊國之資自王莽始禮緯
 含文嘉有九錫之説亦起哀平間飾經文姦以覆邦
 家漢儒之罪大矣
表記殷人先罰而後賞漢武帝謂殷人執五刑以督姦
[005-33a]
 皆言殷政之嚴也書曰代虐以寛詩曰敷政優優豈
 尚嚴哉
仁右道左仁對道而言張宣公以為言周流運用處右
 為陽而用之所行也左為陰而體之所存也
國君沐梁大夫沐稷士沐梁司馬公曰禮别嫌明微大
 夫貴近於君故推而逺之以防僭偪之端士賤逺於
 君雖與之同物無所嫌也
善教者使人繼其志弟子累其師李斯韓非之於荀卿
[005-33b]
 也弟子賢於師盧植鄭𤣥之於馬融也
曲禮刑不上大夫家語冉有問刑不上於大夫孔子曰
 凡治君子以禮御其心所以屬之以亷恥之節也其
 言與賈誼書同而加詳焉誼蓋述夫子之言也秋官
 條狼氏誓大夫曰鞭恐非周公之法
文子曰聖人不慙於影君子慎其獨也劉子曰獨立不
 慚影獨寢不愧衾髙彦先謹獨銘曰其出戶如見賓/其入虚如有人具行無愧於影其
 寢無愧於衾四/句並見劉子
[005-34a]
大學章句咏歎淫液刋本誤為淫泆
月令言來歲者二季秋為來歲受朔日秦正建亥也季
 冬待來歲之宜夏正建寅也月令作於秦雖用夏時/猶存秦制淮南時則訓
 與月令同漢太初以/前猶以十月為歲首
理道要訣云周人尚以手摶食故記云共飯不澤手蓋
 弊俗漸改未盡今夷狄及海南諸國五嶺外人皆以
 手摶食豈若用匕筯乎三代之制祭立尸自秦則廢
 後魏文成時髙允獻書云祭尸久廢今俗父母亡取
[005-34b]
 狀貌類者為尸敗化黷禮請釐革又周隋蠻夷傳巴
 梁間為尸以祭今郴道州人祭祀迎同姓伴神以享
 則立尸之遺法乃本夷狄風俗至周未改耳以人殉
 𦵏至周方革猶未能絶秦穆公魏顆/之父陳乾昔今戎狄尚有之
 中華久絶矣若璩按立尸乃古/法外裔猶存耳
少儀穎警枕也謂之穎者穎然警悟也司馬文正公以
 圓木為警枕少睡則枕轉而覺乃起讀書穎元板/作熲
舜葬蒼梧山野薛氏曰孟子以為卒於鳴條呂氏春秋
[005-35a]
 舜葬於紀蒼梧山在海州界近莒之紀城鳴條亭在
 陳留之平邱今考九域志海州東海縣有蒼梧山若/璩
 按海州蒼梧山即山海經/之郁州無舜𦵏於此之説
儒行言儒之異十有七條程子以為非孔子之言胡氏
 謂游夏門人所為其文章殆與荀卿相類
古者無一民不學也二十五家為閭閭同一巷巷有門
 門有兩塾上老坐於右塾為右師庶老坐於左塾為
 左師出入則里胥坐右塾鄰長坐左塾察其長幼揖
[005-35b]
 遜之序新穀已入餘子皆入學距冬至四十五日始
 出學所謂家有塾也聞之先儒曰先王之時其人則
 四民也其居則六鄉三采五比四閭也其田則一井
 二牧三屋九夫也其官則三吏六聯五侯九伯也其
 教則五典十義六徳六行也其學則五禮六樂五射
 六若璩按六/當作五馭六書九數也少而習焉其心安焉正
 歲孟月之吉黨正社禜之㑹讀法飲射無非教也弟
 子之職攝衣沃盥執帚播灑饌饋陳膳執燭奉席無
[005-36a]
 非學也漢猶有三老掌教化父兄之教子弟之率餘
 論未泯清議在鄉黨而亷恥興焉經學有師法而義
 理明焉吁古道何時而復乎若璩按先王之時至其/心安焉皆魏華父瀘州
 學記之文其田以下其官以上有其食則九穀六畜/五牲三犧也其服則九文六采五色五章也二句王
 氏節去猶可獨原文其教則五事五典由人身而人/倫最妙易作五典十義十義出禮運即父子有親君
 臣有義等也不與五典複/乎惜不及其時面問之
絜矩學者之事也從心所欲而不踰矩聖人之事也
孔子射於矍相之圃呂與叔曰孔子温良恭譲其於鄉
[005-36b]
 黨似不能言未聞拒人如是之甚疑不出於聖人特
 門人弟子逆料聖人之意而為此説将以推尊聖人
 而不知非聖人之所當言此言可以厲浮薄/之俗故表而出之
 大戴禮記
大戴禮哀公問投壺二篇與小戴無甚異禮察篇首與
 經解同曾子大孝篇與祭義相似而曾子書十篇皆
 在焉勸學禮三本見于荀子保傅篇則賈誼書之保
 傅傅職胎教容經四篇也漢書謂之保傅𫝊
[005-37a]
大戴禮盧辯注非鄭氏朱文公引明堂篇鄭氏注云法
 龜文未考北史也若璩按盧辯𫝊辯字景宣以/大戴禮未有解詁乃注之
易本命篇與家語同但家語謂子夏問於孔子孔子曰
 然吾昔聞老耼亦如汝之言子夏曰商聞山書曰云
 云大戴以子曰冠其首疑此篇子夏所著而大戴取
 之為記
踐阼篇載武王十七銘後漢朱穆傳注引太公陰謀武
 王衣之銘曰桑蠶苦女工難得新捐故後必寒鏡銘
[005-37b]
 曰以鏡自照見形容以人自照見吉㐫觴銘曰樂極
 則悲沈湎致非社稷為危崔駰𫝊注引太公金匱武
 王曰吾欲造起居之誡隨之以身几之書曰安無忘
 危存無忘亡熟惟二者必後無凶杖之書曰輔人無
 茍扶人無咎太平御覽諸書引太公陰謀筆之書曰
 毫毛茂茂陷水可脱陷文不活箠之書曰馬不可極
 民不可劇馬極則躓民劇則敗又引金匱其冠銘曰
 寵以著首將身不正遺為徳咎書履曰行必慮正無
[005-38a]
 懷僥倖書劍曰常以服兵而行道德行則福廢則覆
 書車曰自致者急載人者緩取欲無度自致而反書
 鏡曰以鏡自照則知吉凶門之書曰敬遇賓客貴賤
 無二戶之書曰出畏之入懼之牖之書曰闚望審且
 念所得可思所忘鑰之書曰昬謹守深察訛硯之書
 曰石墨相著而黒邪心讒言無得汗白書鋒曰忍之
 須臾乃全汝軀書刀曰刀利磑磑無為汝開書井曰
 原泉滑滑連旱則絶取事有常賦斂有節蔡邕銘論
[005-38b]
 謂武王踐阼于太師作席几楹杖器械之銘十有八
 章叅考金匱隂謀之書則不止於十八章矣書於
 篇後俾好古者有考若璩按書於篇後謂踐阼/篇也王氏嘗集解踐阼篇
武王東面而立師尚父西面道丹書之言皇氏曰王在
 賓位師尚父在主位此王廷之位若尋常師徒之教
 則師東面弟子西面與此異若璩按古弟子北面郭/隗曰北面拘指逡巡而
 退以求臣則師傅之材至矣一曰詘/指而事之北面而受學則百己者至
山谷以太公所誦丹書及武王銘書於坐之左右以為
[005-39a]
 息黥補劓之方朱文公亦求程可久寫武王踐阼一
 篇以為左右觀省之戒儀禮經傳刪且臣聞之至必/及其世大學或問田湯盤銘
 及武王/之銘
大戴記之夏小正管子之弟子職孔叢子之小爾雅古
 書之存者三子之力也
誥志篇孔子曰古之治天下者必聖人聖人有國則日
 月不食星辰不孛慈湖若璩按慈/湖楊簡號謂堯舜禹之時厯
 年多無日食至太康失邦始日食厯家謂日月薄食
[005-39b]
 可以術推者衰世之術也而亦不能一一皆中一行
 歸之君徳頗與孔子之言合一行之術精矣而有此
 論則誠不可委之數
説苑引子思曰學所以益才也礪所以致刄也吾嘗幽
 處而深思不若學之速吾嘗跂而望不若登髙之博
 見故順風而呼聲不加疾而聞者衆登邱而招臂不
 加長而見者逺故魚乘於水鳥乘於風草木乘於時
 與大戴禮荀子勸學篇略同隋唐志又有蔡邕勸學
[005-40a]
 篇一卷易正義引之云鼫鼠五能不成一伎術晉蔡/謨讀
 爾雅不熟幾為勸/學死謂勸學篇也荀子梧鼠大戴云鼫鼠蟹六跪二
 螯大戴云二螯八足
曾子曰與君子游如長日加益而不自知也董仲舒之
 言本於此行其所聞則廣大矣仲舒云行其所知則
 光大矣
曾子制言曰良賈深藏如虚君子有盛教如無與史記
 老子之言略同
[005-40b]
公符篇載孝昭冠辭其后氏曲臺所記歟後漢禮儀志/注引博物記
 云/迎日辭亦見尚書大𫝊三句與/洛誥同
哀公問五義云穆穆純純其莫之能循荀子云繆繆肫
 肫其事不可循蓋古字通用楊倞注繆當為膠肫與
 訰同非也
賈誼審取舍之言見禮察篇
四代篇引詩云東有開明避景帝/諱也於時雞三號以興庶
 虞庶虞動蜚征作嗇民執功百草咸淳庶虞蓋山虞/澤虞之屬馬
[005-41a]
 融廣成頌/用飛征
虞戴徳篇昔商老彭及仲隗政之教大夫官之教士技
 之教庶人仲隗/當考
小辨篇子曰綴學之徒安知忠信劉歆書綴學/之士本此
傳言以象反舌皆至象者象胥舌/人之官也
爾雅以觀於古足以辨言矣注謂依於雅頌張揖云即/爾雅也爾
 雅之名始/見於此
保傅篇靈公殺洩冶而鄧元去陳以族從鄧元事唯見/於此當考
[005-41b]
 若璩按鄧元事亦見/賈誼新書卷之十
文王官人若璩按當作/曾子立事篇其少不諷誦其壯不論議其
 老不教誨亦可謂無業之人矣此言可以儆學者子/若璩按荀子引孔
 曰少而不學長無能也老而不教死無思也是故/若子少思長則學老思死則教余幾一日百誦之
傅氏夏小正序鄭注月令引小正者八今按月令孟冬
 講武注引夏小正十一月王狩凡引小正者九詩七/月箋
 引小正/者一朱子發曰夏小正具十二月而無中氣有候
 應而無日數至時訓乃五日為候三候為氣六十日
[005-42a]
 為節豈時訓因小正而加詳歟
孔子三朝七篇藝文志注孔子對魯哀公語也三朝見
 公故曰三朝大戴禮記千乘四代虞戴徳誥志小辨
 用兵少間凡七篇
 樂
樂緯動聲儀顓頊之樂曰五莖帝嚳之樂曰六英漢志
 白虎通云六莖五英帝王世紀髙陽作五英髙辛作
 六莖列子注以六瑩為帝嚳樂淮南子注以六瑩為
[005-42b]
 顓頊樂通鑑外紀云漢志世紀放六樂撰其名故多
 異
徐景安樂章文譜曰五音合數而樂未成文案旋宫以
 明均律迭生二變方協七音乃以變徵之聲循環正
 徵復以變宮之律迴演清宮其變徵以變字為文其
 變宮以均字為譜唯清之一字生自正宮倍應聲同
 終歸一律陳晉之樂書謂二變四清樂之蠹也四清
 之名起於鐘磬二八之文二變之名起於六十律旋
[005-43a]
 宮之言非古制也朱文公曰半律通典謂之子聲此
 是古法但後人失之而唯存黄鐘大呂太簇夾鐘四
 律有四清聲即半聲是也變宫變徵始見於國語注
 後漢志乃十二律之本聲自宮而下六變七變而得
 之者非清聲也凡十二律皆有二變一律之内通五
 聲合為七均祖孝孫王朴之樂皆同所以有八十四
 調者每律各添二聲而得之也正聲是全律之聲如/黄鐘九寸是也子聲
 是半律之聲如黄鐘四寸半是也宮與羽角/與徵相去獨逺故於其間製變宫變徵二聲仁宗實
[005-43b]
 録敘皇祐新樂云古者黄鐘為萬事根本故尺量權
 衡皆起於黄鐘至晉隋間累黍為尺而以制律容受
 卒不能合及平陳得古樂遂用之唐興因其聲以制
 樂其器雖無法而其聲猶不失於古王朴始用尺定
 律而聲與器皆失之太祖患其聲髙特減一律至是
 又減半律然太常樂比唐之聲猶髙五律比今燕樂
 髙三律失之於以尺而生律也其言皆見於范蜀公
 樂書實録蓋蜀公之筆也房庶言以律生尺蜀公謂
[005-44a]
 黄帝之法也司馬公謂胡李之律生於尺房庶之律
 生於量皆難以定是非蔡季通謂律度量衡言蓋有
 序若以尺寸求之是律生於度若以累黍為之是律
 生於量皆非也故自為律吹之而得其聲蜀公父名/度故以度
 量為尺量然實/録不宜避私諱
淮南子天文訓云律以當辰音以當日一律而生五音
 十二律而為六十音因而六之故三百六十音以當
 一歲之日京房六十律錢樂之三百六十律本於此
[005-44b]
考工記磬氏疏按樂云磬前長三律二尺七寸後長二
 律尺八寸朱文公問蔡季通不知所謂樂云者是何
 書今考三禮圖以為樂經書大𫝊亦引樂曰舟張辟
 雍鶬鶬相從漢元始四年立樂經讀漢志鮑鄴引樂
 經今其書無𫝊若璩按王充論衡/陽成子長作樂經
晉戴邈上表曰上之所好下必有過之者焉是故雙劎
 之節崇而飛白之俗成挟琴之容飾而赴曲之和作
 蓋用阮籍樂論之語樂論云吳有雙劍之/節趙有挟琴之容
[005-45a]
樂名周以夏宋以永梁以雅周隋以夏唐以和本朝以
 安
傅𤣥琴賦齊桓曰號鐘楚莊曰繞梁相如曰燋尾伯喈
 曰緑綺宋書樂志曰世云燋尾伯喈琴以傅氏言之
 非伯喈也今按蔡邕𫝊注引琴賦序相如緑綺蔡邕
 燋尾宋志恐誤
嵇叔夜琴賦曲引所宜則廣陵止息李善注應璩與劉
 孔才書曰聽廣陵之清散傅𤣥琴賦曰馬融譚思於
[005-45b]
 止息明古有此曲韓臯謂嵇康為是曲當晉魏之際
 以魏文武大臣敗散於廣陵始晉雖暴興終止息於
 此今以選注考之廣陵散止息皆古曲非叔夜始撰
 也魏揚州刺史治/壽春亦非廣陵顧況廣陵散記云曲有日宮散月
 宮散歸雲引華嶽引然則散猶引也敗散之説非矣
 譚思何校/本作覃思
銅山西崩靈鐘東應世説注引東方朔樊英事樂纂又
 謂晉人有銅澡盤自鳴張茂先曰此器與洛陽鐘聲
[005-46a]
 諧宮中撞鐘故鳴
朱子語録云漢禮樂志劉歆説樂處亦好漢志無劉歆
 説樂此記録之誤近思續録亦誤取之隋牛𢎞引劉/歆鐘律書出
 風俗/通
周無射之鐘至隋乃毁唐顯慶之輅至本朝猶存物之
 壽亦有數邪
徐氏之禮善盤辟之容而不能明其本制氏之樂紀鑑
 鎗之聲而不能言其義漢世所謂禮樂者叔孫通之
[005-46b]
 儀李延年之律爾禮缺而樂遂亡徐氏之容制氏之
 聲亦不復𫝊矣
夏侯太初辯樂論伏羲有網罟之歌神農有豐年之詠
 黄帝有龍衮之頌元次山補樂歌有網罟豐年二篇
 文心雕龍云二言肇於黄世竹彈之謡是也竹彈歌/見吳越
 春/秋
韓文公琴操十首琴有十二操不取水僊壊陵二操
范蜀公議樂曰秬一稃二米今秬黍皆一米楊次公非
[005-47a]
 之曰爾雅秬黑黍秠一稃二米其種異以為必得秠
 然後制律未之前聞也晁子止曰縱黍為之則尺長/律管容黍為有餘王朴是也
 横黍為之則尺短律管/容黍為不足胡瑗是也
新唐書樂志多取劉貺太樂令壁記
呂才𫝊云製尺八凡十二枚長短不同與律諧契尺八
 樂器之名見摭言/逸史仙隱𫝊房介然善吹竹笛名曰尺
 八
文子曰聽其音則知其風觀其樂即知其俗見其俗即
[005-47b]
 知其化與樂記意同
呂氏春秋齊之衰也作為大呂即樂毅書所云大呂陳
 於元英者
孔子鼓瑟有鼠出游狸微行造焉獲而不得而曾子以
 為有貪狼之志客有彈琴見螳蜋方向鳴蟬惟恐螳
 蜋之失也而蔡邕以為有殺心一事相類
琴操曰聶政父為韓王冶劎不成王殺之時政未生及
 長入太山遇仙人學鼔琴七年琴成入韓豈韓有兩
[005-48a]
 聶政與若據按琴操/多不足辯
范蜀公曰清聲不見於經唯小胥注云鐘磬者編次之
 二八十六枚而在一簴謂之堵至唐又有十二清聲
 其聲愈髙國朝舊有四清聲置而弗用至劉几用之
 與鄭衛無異今考皇祐二年王堯臣等言準正聲之
 半以為十二子聲之鐘故有正聲子聲各十二子聲
 即清聲也唐制以十六為小架二十四為大架今太
 常鐘垂十六舊𫝊正聲之外有黄鐘至夾鐘四清聲
[005-48b]
 又樂工所陳自磬簫琴籥巢笙五器本有清聲塤篪
 竽筑瑟五器本無清聲劉几用四清聲/未可以為非
西山先生曰禮中有樂樂中有禮朱文公謂嚴而泰和
 而節禮勝則離以其太嚴須用有樂樂勝則流以其
 太和須用有禮
致堂胡氏曰禮樂之書其不知者指周官戴記為禮經
 指樂記為樂經其知者曰禮樂無全書此考之未深
 者孔子曰吾自衛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是
[005-49a]
 詩與樂相須不可謂樂無書樂記則子夏所述也至
 於禮夫子欲為一書而不果成夏杞殷宋之歎是也
 若璩按此又以/樂記子夏作
魯雖賜以天子之禮樂其實與天子固有隆殺也樂有
 夷蠻而無戎狄也門有雉庫而無臯應也尊用四代
 之尊而爵無虞氏之爵也爼用四代之爼而豆無虞
 氏之豆也其後魯公僭天子之制三家僭魯公之制
 陪臣僭三家之制然魯有郊廟之禮始於惠公之請
[005-49b]
 在平王東遷之後説見前祗若璩按小戴禮記原無/明堂位 縁馬融增入遂留話柄
 至/今
鄉飲酒升歌三終鹿鳴四牡/皇皇者華笙入三終南陔白/華華黍間歌三
 終歌魚麗笙由庚歌南有嘉魚/笙崇邱歌南山有臺笙由儀合樂三終周南關雎/葛覃卷耳
 召南鵲巢/采蘩采蘋周南召南燕禮謂之鄉樂亦曰房中之樂
 若璩按周禮磬/師謂之燕樂大射歌鹿鳴三終鹿鳴四牡/皇皇者華管新宮
 三終其篇/亡笙詩無辭則管詩亦無辭左𫝊宋公享昭/子賦新宫則新
 宫有/辭
[005-50a]
 
 
 
 
 
 
 
 
[005-50b]
 
 
 
 
 
 
 
 困學紀聞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