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j0055 果學紀聞-宋-王應麟 (master)


[000-1a]
御製讀王應麟困學紀聞
應麟博學多聞著書頗富而議論皆出於正是編乃隨
筆考訂理融辭逹其說經具有淵源深合内聖外王之
㫖偶披說易卷於凡修辭立誠陽大隂小防於未然恐
以致福未嘗不反復而誦沈潛而思以為有天下國家
者不可不熟讀而切己體察也獨其論五陽之盛一隂
生而引陳完之奔齊為亡齊者已至漢宣帝時匈奴來
朝而王政君已在太子宫唐太宗即位而武氏已生於
[000-1b]
前二年宋藝祖二年女真來貢而宣和之禍乃作於女
真以為易者極深研幾當勿用而知有亢履霜而知有
戰固亦戒將然凛消息之義耶而未免失之鑿矣夫為
君者慮泰否之幾察盛衰之運朝乾夕惕持盈危明如
是而已耳必舉數世之前之事以為數世之後之兆或
轉疑於謬悠而不信則反懈其儆懼之心非此說有以
惎之乎且五世八世之說出於左𫝊本屬浮誇使景公
聽晏嬰之諫簡公從御鞅之言平公拒田常之計宣公
[000-2a]
奪襄子之權則陳氏終不能為齊侯也至於王元后武
則天之事皆因漢唐之帝不能自立亦人所共知者而
女真入貢於藝祖更去侵宋一百數十年使徽宗不用
奸亂政及遣馬政通使而復背盟金人又安能如之何
哉蓋禍福互倚伏治亂相循環為人君者不可不憬然
悟而夔然懼若如應麟所云智者必鄙而謂誕愚者將
忽而不省等而上之堯舉舜舜舉禹之時謂之為失天
下之機可乎雖然當天下極盛之時而為思患預防之
[000-2b]
想亦為君者所當知也亦豈可以小疵而棄其大醇
[000-3a]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十
 困學紀聞      雜家類二雜考之屬/
  提要
    臣/等謹案困學紀聞二十卷宋王應麟撰應
    麟有周易鄭康成注諸書皆别著録是編乃
    其劄記考証之文凡説經八卷天道地理諸
    子二卷考史六卷評詩文三卷雜識一卷首
    有自題云幼承義方晚遇囏屯炳燭之明用
[000-3b]
    志不分云云蓋亦成於入元之後也應麟博
    洽多聞而理軌於正其學問淵源出於朱子
    然書中辨正朱子語誤數條如論語注不舍
    晝夜舍字之音孟子注曹交曹君之弟及謂
    大戴禮為鄭康成注之類皆考證是非無所
    遷就不肯如元胡炳文諸人堅持門户亦不
    至如明楊慎陳耀文
   國朝毛奇齡諸人肆相攻擊蓋學問既深意氣
[000-4a]
    自平故絶無黨同伐異之私其所考覈率切
    實可據良有由也此本乃
   國朝閻若璩何焯所校各有評注多足與應麟
    之説相發明今仍從刋本附於各條之下以
    相恭證焯頗以詞科之學輕詆應麟然應麟
    博極羣書著述至六百餘卷焯之所學恐難
    望其涯涘未免輕於立言以其補苴罅漏一
    知半解亦多可採故仍並存之不加芟薙焉
[000-4b]
    乾隆四十六年五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 臣/ 陸 費 墀
[000-5a]
困學紀聞題識
㓜承義方晚遇囏屯炳燭之明用志不分困而學之庶
自别于下民開卷有得述為紀聞深寧叟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