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j0041 緯略-宋-高似孫 (master)


[009-1a]
欽定四庫全書
 緯略卷九       宋 髙似孫 撰
  劉孝標世説
宋臨川王義慶采擷漢晉以來佳事佳話為世説新語
極為精絶而猶未為奇也梁劉孝標注此書引援詳確
有不言之妙如引漢魏吳諸史及子傳地理之書皆不
必言只如晉氏一朝史及晉諸公列傳譜録文章皆出
于正史之外紀載特詳聞見未接實為注書之法今采
[009-1b]
於後
  朱鳳晉書  沈約晉書  王隠晉書
  虞預晉書  朱鳳晉紀  劉謙之晉紀
  徐廣晉紀  鄧粲晉紀  曹嘉之晉紀
  干寶晉紀  晉陽秋   續晉陽秋
  檀道鸞續晉陽秋 漢晉春秋  晉中興書
  晉惠帝起居注 晉安帝紀  晉後略
  庾翼别傳  孟嘉别傳  郭璞别傳
[009-2a]
  王述别傳  諸葛恢别傳 羊曼别傳
  謝鯤别傳  阮孚别傳  邵薈别傳
  王含别傳  王珉别傳  管輅别傳
  荀粲别傳  司馬徽别傳 丞相王導别傳
  賈充别傳  郭泰别傳  桓𤣥别傳
  阮光禄别傳 王㳟别傳  范宣别傳
  王乂别傳  嵇康别傳  桓彞别傳
  汝南别傳  周處别傳  王覬别傳
[009-2b]
  陸玩别傳  向秀别傳  衛玠别傳
  王長史别傳 潘岳别傳  王敦别傳
  賀循别傳  王弼别傳  桓温别傳
  劉剡别傳  殷浩别傳  王彬别傳
  郄超别傳  郭泰别傳  卞壼别傳
  郄愔别傳  桓冲别傳  孔愉别傳
  蔡司徒别傳 羅府君别傳 劉濛别傳
  郄鑒别傳  郄曇别傳  陶侃别傳
[009-3a]
  羅含别傳  孫放别傳  祖約别傳
  王胡之别傳 王澄别傳  謝𤣥别傳
  顧秋别傳  陳逵别傳  王邃别傳
  劉尹别傳  支遁别傳  髙坐别傳
  佛圖澄别傳 衛氏譜   祖氏譜
  温氏譜   吳氏譜   庾氏譜
  許氏譜   戴氏譜   曹氏譜
  虞氏譜   陶氏譜序  周氏譜
[009-3b]
  諸葛氏譜  華嶠譜   索氏譜
  桓氏譜   傅氏譜   馮氏譜
  孔氏譜   晉世譜   謝氏譜
  王氏譜   王氏譜   謝女譜
  司馬氏譜  陸氏譜   郄氏譜
  羊氏譜   郝氏譜   摯氏世本
  王氏世家  袁氏世紀  裴氏家傳
  荀氏家傳  顧愷之家傳 李康家誡
[009-4a]
  禇氏家傳    李氏家傳    謝車騎家傳
  袁氏家傳    嵇康髙士傳   皇甫謐髙士傳
  楚國先賢傳   海内先賢傳   汝南先賢傳
  江左名士傳   會稽後賢傳   蕭廣濟孝子傳
  鄭緝孝子傳   江表傳     逸士傳
  名士傳     文士傳     髙士傳
  文章傳     晉中興士人書  晉諸公傳
  王中郎傳    袁宏孟處士傳  殷羡言行
[009-4b]
  永嘉流人名   竹林七賢論   先賢行狀
  列仙傳     髙逸沙門傳   安法師傳
  支法師傳    名徳沙門題目  庾法暢人物論
  宋明帝文章志  摯虞文章志   顧愷之文章志
  續文章志    丘淵之文章叙  丘淵之文章録
  文章叙録    婦人集     王朝目録
  晉百官名    八王故事    晉東宫官名
  明帝東宫僚屬名 伏滔大司馬屬名 征西僚屬名
[009-5a]
  齊王官屬名 山公啟事
  太乙青藜
劉向校書天禄閣專精覃思夜有老人衣黄衣執青藜
杖叩閣而進向獨坐閣中誦書老人迺吹杖端出火用
以照向言開闢以前向因受五行洪範之文乃裂裳及
紳以記其言至曙而去向請問姓名答曰我太乙之精
天帝聞卯金之子有博學者下而觀焉乃出懐中竹牒
有天文地圖之書授之向子歆復授其術王子年/拾遺記胡文
[009-5b]
恭公詩青藜香灺掩殘書越絶東南駕隼輿又曰詩就
雞林買書成太乙觀皆用此事
  四扈
左思齊都賦曰四扈推移注曰春夏秋冬四時鳥也按
爾雅曰春鳸鳻扶雲/反敕倫/反夏鳸竊𤣥秋鳸竊藍冬鳸
竊黄此正左思所謂四户也又曰桑鳸竊脂棘鳸竊丹
行鳸唶唶子夜/反宵鳸嘖嘖詩曰交交桑扈率場啄粟箋
曰桑扈竊脂食肉今無肉循場啄粟失其性也淮南子
[009-6a]
曰馬不食脂桑扈不食粟詐廉也左氏郯子曰少皞摯
以鳥名官九扈為九農正杜預曰扈有九種爾雅同其
九老扈鷃鷃也
  顧愷之作父傳
顧悦與簡文同年而髮蚤白簡文曰卿何以先白髮對
曰蒲栁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質經霜彌茂中興書曰/顧悦字君
叔君一作居晉陵人初為殷浩揚州别駕浩卒上疏理/浩或諫以浩為太宗所廢必不許悦固争之浩果得申
物論稱之後/至尚書丞顧愷之為父傳曰君以直道遲囬于世入
[009-6b]
見王王髮無二毛而君已斑白問君年乃曰卿何偏蚤
白君曰松柏之姿經霜猶茂臣蒲栁之質望秋先零受
命之異也王稱善久之子作父傳史所罕載只此傳中
數語固自與諸書所載不同也惟司馬遷述太史公談
之言曰天子始建漢家之封而太史公留滯周南不得
與從事發憤且卒而子遷適反見父于河洛之間太史
公執遷手而泣曰予先周室之太史也自上世常顯功
名于虞夏典天官事後世中衰絶于予乎汝復為太史
[009-7a]
則續吾祖矣今天子接千歳之統封泰山而予不得從
行是命也夫命也夫予死爾必為太史毋忘吾所欲論
著矣且夫孝始于事親中于事君終于立身揚名後世
以顯父母此孝之大者夫天下稱周公言其能論歌文
武之徳宣周召之風達太王王季思慮爰及公劉以尊
后稷也幽厲之後王道缺禮樂衰孔子修舊起廢論詩
書作春秋則學者至今則之自獲麟以來四百有餘歳
而諸侯相兼史記放絶今漢興海内一統明主賢君忠
[009-7b]
臣義士予為太史而不論載廢天下之文予甚懼焉爾
其念哉遷俯首流涕曰小子不敏請悉論先人之所次
舊聞不敢闕卒三歳而遷為太史令紬史記石室金匱
之書嗚呼若司馬氏父子可謂能世其傳矣
  艾納
東坡詩憑仗幽人收艾納國香和雨入青苔和香之方
用艾納則衆香發越樂府歌曰何來毾㲪五味香迭迷
艾納及都梁廣志曰艾納出西國似細艾本草及沈氏
[009-8a]
香譜曰艾納松上莓苔也魏文帝迭迷賦曰覽芳草之
樹庭揚修幹而結莖薄西夷之穢俗越萬里而來征應
瑒迭迷賦曰振纎枝之翠粲動芳葉之莓莓陳琳迭迷
賦曰立碧莖之婀娜銷緑條之蜿蟺廣志曰迭迷生西
海中盛𢎞之荆州記曰都梁縣有小山山水清淺其中
生蘭草俗謂蘭為都梁
  䕶門草
梁王筠寓直詩龍樓實九重薄寒殊復早玉階泫清露
[009-8b]
銅池結秋潦霜被守宫槐風驚䕶門草之子摛一作/擅
華縱横富辭藻舒錦慙光麗握珠謝奇寶愧予非工文
何用披懐抱此詩六朝人詩之傑作也窈窕清暢之甚
按賛寧物類志曰䕶門草出常山北有之彼處人取之
置于門户上夜或有過其門其草則必叱之有盗者皆
驚奔矣俗呼為䕶門草一曰靈草也
  鰒魚
後漢書曰張歩遣使伏隆詣闕上書獻鰒魚郭璞引三
[009-9a]
蒼曰鰒似蛤偏著石廣志曰鰒一面附石決明細孔雜
雜或七或九魏志曰倭國人入海捕鰒魚水無深淺皆
沈没取之吳良為郡議曹掾諫太守無受正旦賀觴賜
鰒魚百枚魏文帝與孫權書曰今因趙咨致鰒魚千枚
陳思王求祭先主表曰先主喜食鰒魚前已表徐州刺
史臧霸送鰒魚二百足自供事皮日休詩君卿唇舌非
吾事且向江南問鰒魚詩中用鰒魚僅見此
  郭有道碑
[009-9b]
蔡伯喈作郭林宗碑曰吾為人作銘未嘗不有慙容唯
為郭有道碑頌無愧耳劉長卿詩獨繼先賢傳誰刋有
道碑觀長卿詩則此碑重矣泰卒會葬者千餘人鄭𤣥
卒自郡守以下嘗受業者縗絰赴會千餘人范丹卒會
葬者二千餘人陳寔卒海内會葬者三萬人亦一時之

  禹鼎
禹貢九牧之金鑄鼎荆山之下民入山林川澤魑魅魍
[009-10a]
魎莫能逢之所鑄九鼎五者以應陽法四者以象隂數
使工師以雌金為隂鼎以雄金為陽鼎鼎中水常滿以
占氣象之休否夏桀之世鼎水忽自沸煎及傳于周周
末九鼎咸震亡滅之道也
  第七車
益都耆舊傳曰蜀郡張寛漢武帝時為侍中從祀甘泉
至渭橋有女子浴于渭水乳長七尺上怪其異遣問之
女曰帝後第七車知我所來時寛在第七車對曰天星
[009-10b]
主祭祀者齋戒不嚴則此女見異苑曰魏武過曹娥碑
下有婦人浣于汾渚問之曰第四車解既而至乃禰正
平也衡以離合義解之所謂離合義者即黄絹幼婦外
孫虀臼或謂此婦人即娥靈也
  人面子
嵇含南方草木狀曰人面子樹似含桃結子如桃實無
味核正如人面故以為名以蜜漬之稍可食其核可玩

[009-11a]
  紫玉
沈約宋書曰王者不藏金玉則紫玉見于深山矣貫休
詩欲贈之以紫玉尺白銀鐺盖用此
  耶悉茗油
耶悉茗花是西國花色雪白胡人攜至交廣之間家家
愛其香氣皆種植之廣州圖經曰舶上有耶悉茗油盖
胡人取花壓油偏宜麻風膏摩于手心香透于手背嵇
含南方草木狀曰耶悉茗花茉莉花皆胡人自西國移
[009-11b]
植于南海南海人憐其芳香競植之陸賈南越記曰南
海之境五穀無味百花不香此二花特芳香者縁自胡
國移至不隨水土而變與夫橘北為枳異矣彼之女子
以綵絲穿花心以為首飾段公路北户録曰耶悉茗今
之素馨也
  古泉貨
 太昊金   尊盧氏幣  神農氏金
 黄帝貨金  軒轅貨金  帝昊金
[009-12a]
 帝嚳金   髙陽金   堯泉
 舜䇿乗馬幣 舜䇿幣貨金 夏貨金
 商貨莊布  商貨四布  商連幣
 商湯金   商子貨金  周圜注貨
 周圜法别種 齊公貨   齊刀别種
 齊梁山幣  莒刀齊布  齊刀
  醮
漢建安二十四年吳將吕蒙病孫權為之命道士於星
[009-12b]
辰下為請命醮之法當本於此顧况詩飛符超羽翼焚
火醮星辰姚鵠詩蘿磴静攀雲共過雪壇當醮月孤明
李商隠詩通靈夜醮達星辰承露盤晞甲帳春趙嘏詩
春生藥圃芝猶短夜醮齋壇鶴未逥醮之禮至唐盛矣
隋煬帝詩迥歩逥三洞清心禮七真馬戴詩三更禮星
斗寸匕服丹霜薛能詩符呪風雷惡朝修月露清此言
朝修之法也然陳羽歩虚詞曰漢武清齋讀鼎書内官
扶出畫雲車壇上月明宫殿閉仰看星斗禮空虚漢武
[009-13a]
時已如此
  律室
蔡邕月令章句曰截竹為管謂之律置之密室以葭莩
為灰以實其端其月氣至則灰飛而管空
 司馬彪續漢書曰候氣之法于密室中以木為案置
 十二律琯各如其方實以葭灰覆以緹縠氣至則一
 律飛灰世皆疑其所置諸律方不踰數尺氣至獨夲
 律應何也或謂古人自有術或謂短長至數㝠符造
[009-13b]
 化或謂支干方位自有感召皆非也盖彪説得其略
 耳惟隋書志論之甚詳其法先治一室令地極平乃
 埋律琯皆使上齊入地則有淺深冬至陽氣距地面
 九寸而止唯黄鍾一琯達之故黄鍾為之應正月陽
 氣距地面八寸而止自太簇以上皆達黄鍾大吕先
 以虚故惟太蔟一律吹灰如人用鍼徹其經渠則氣
 隨鍼而出矣地有疎密則不能無差忒故先以木案
 隔之然後實土案上令堅密均一其上以水平其槩
[009-14a]
 然後埋律其下雖有疎密為木案所節其氣自平但
 在調其案上之土耳
隋蕭慤詩天宫初動罄緹室已飛灰韓偓詩中宵忽見
動葭灰料得南枝已有梅皆佳句也夏英公詩玉琯飛
灰新氣應璇霄合璧瑞華凝此又用李賀天官玉琯灰
剰飛也
  秦碑三句一韻
梁書范雲傳曰竟陵王子良為會稽太守雲為府主簿
[009-14b]
王尅日登秦望山雲以山上有秦始皇刻石此文三句
一韻人多作兩句讀之並不得韻又加大篆人多不識
乃夜取史記讀之暨登山子良命賓寮讀之皆茫然不
識末問雲雲曰嘗讀史記見此刻石文讀之如流水子
良大悦秦碑有存者泰山碑兗/州嶧山碑李斯篆鄭文/寶摹兗州
皇詔書李斯篆/兗州梁山刻石可辨者十/九字登州梁大篆可辨者十/六字登州
始皇朐山碑海/州會稽山碑李斯篆/越州二世詔文李斯篆/密州
碑二十字李斯篆/登州巫咸乆湫文俗呼詛楚文李斯篆鳳/翔府又渭州州學本與
[009-15a]
鳳翔/小異
  漏刻銘
孫綽漏刻銘曰累筒三階積水成淵器滿則盈承虚赴
下靈虬吐注隂蟲承瀉陸機刻漏賦曰激懸泉以逺射
跨飛途而遥集伏隂蟲以成波吞絙流其如挹此並用
隂蟲承瀉梁元帝新漏銘曰方壺外㳄圓流内襲靈虬
承注隂蟲吐吸微若抽繭逝如激電銅史司刻金徒抱
箭皆有所襲唐符子璋刻漏賦曰方圓列陛髙卑中度
[009-15b]
制隂蟲以吐輸設靈虬以承注銅史應其方金箭刻其
數顔舒刻漏賦曰髙卑列級洪殺順理靈虬屹以俯開
隂蟲矯而仰止上流注而不竭下吞挹而無已二賦皆
仿六朝人制作各盡其趣王廙洛都賦曰挈壺司刻漏
尊瀉流山叟秉尺隨水沈浮此四句亦佳
  漢複道
王維詩複道開長樂青門臨上路宋之問詩複道開行
殿鉤陳列禁兵按漢未央宫長樂宫北有桂宫北宫明
[009-16a]
光宫皆有複道廟記曰桂宫有紫房複道通未央宫北
周圍四十里中有明光殿殿有複道從宫中西至城上
建章宫神明堂太平寰/宇記建章宫在長安城外其與未央
諸宫隔城相望故跨城而為閣道三輔故事曰神明臺
在建章宫故垂棟飛閣從宫中西上跨城而出乃達建
章也孔光傳曰哀帝祖母定陶傅太后居北宫有紫房
複道通未央宫太后從複道朝夕至帝所漢室制度凡
有宫即有複道也西都賦曰輦路經營修除飛閣自未
[009-16b]
央而連桂宫北彌明光而亘長樂凌隥道而超西墉掍建
章而聮外屬薛綜西京賦注曰隥閣道也
  上雍
宋元憲公詩積髙人上雍昭配禮從周用上雍二字也
唐彦謙詩雲低雍畤祈年去雨細長楊從獵歸闕/ 司
馬遷曰迫季冬薄從上上雍雍鳳翔府天興縣也上者
自下升髙之辭也四面曰雍四望不見四方是之謂雍
漢故事凡幸雍悉言上雍也漢初未有南北郊惟雍縣
[009-17a]
有四畤髙帝又立北畤故文帝十五年四月幸雍始郊
見五帝景武宣元皆循之秦之離宫多在雍鄠之間故
諸帝亦時時臨幸也成帝建始中罷雍五畤始祀天地
於長安南北郊則前乎此者皆以雍畤為郊丘也西畤
者秦襄公始為諸侯居西自以為主少昊之神作西畤
祠白帝畤者峙土為髙也即壇也鄜畤者自襄公以後
十四年文公東獵汧渭之間卜居而吉夢黄蛇自天而
下屬地其口上於鄜衍山阪/為衍作鄜畤唐鄜州義取諸此
[009-17b]
而鄜州之地不在此也上畤下畤者文公後二百十五
年靈公於吳陽作上畤以祭黄帝作下畤以祭炎帝此
四畤也北畤者漢髙帝入闗問秦祀上帝何帝也對曰
四帝有白青黄赤帝之祠帝曰吾聞天有五帝今四何
也已而曰吾知之矣乃待我而具五也迺立黑帝祠名
曰北畤成帝建始中罷雍五畤始祀天地于南北郊又
有武畤好畤者在雍縣旁之吳陽此二畤者不知何世
所造參求其地即靈公所立上畤下畤正在吳陽也靈
[009-18a]
公既立上下兩畤則昔之武畤好畤不在五畤之數矣
畦畤獻公作祠白帝言其如畦畛也密畤者宣公作在
渭南祭青帝不在雍也
  凌煙閣賛
徳宗幸凌煙閣見右壁頽剥上有殘缺文記每行可辨
三五字命録之以問宰臣宰臣卒然無以對遽召蔣乂
訪之對曰此聖厯中侍臣圖賛也暗諷誦不失一字宰
臣大慚徳宗嘆曰虞世南暗寫列士傳無以加也唐書
[009-18b]
此賛今不傳矣然貞觀十三年詔圖畫功臣二十四人
上自為賛詔曰自古皇王褒崇勛徳既勒銘于鍾鼎又
圖形于丹青是以甘露良佐麟閣著其美建武功臣雲
臺紀其迹宜酌故實𢎞兹令典今凌煙閣在西内三清
殿側是也畫功臣皆北面按西内即太極宫也閣中凡
三隔内一層畫功髙宰輔外一層寫功髙侯王又外一
層次第功臣此三隔者雖分内外其所畫功臣像貌皆
北面者豈北辰所居之義耶按唐河間王元恭碑曰唐
[009-19a]
初功臣皆圖形戢武閣今曰凌煙閣耳戢武之名不見
于他書又段志𤣥碑亦曰圖形戢武閣二碑皆當時所
立不應差誤宋鮑昭有凌煙樓詩瞰江倒楹望景延除
俯窺淮海俛眺荆吳我王結駕藻思神居宜此萬春修
靈所扶凌煙之名六朝已有矣
 吕温作勲臣賛舊唐書長孫無忌傳載二十四人而/闕其一呂温作賛乃併髙申公士廉二十四人代宗
 廣徳二年七月給功臣鐵劵藏於太廟圖形于凌煙/閣宣宗大中二年七月己巳圖形功臣於凌煙閣寶
 應元年徳宗為大元帥封雍王以平河北與郭子儀/李光弼等皆賜鐵劵圖形凌煙閣徳宗紀貞元間徳
[009-19b]
 宗嘉李晟馬燧之勲下詔曰昔我烈祖乗乾盪坤滌/掃五代荒茀體元御極作人父母則有熊羆之士不
 二心之臣左右經綸參翊締搆昭文徳恢武功王業/既成泰階既平乃圖厥容于凌煙楙昭績效表式儀
 形君臣之義厚莫重焉歳在乙巳秋七月外行西宫/瞻望崇閣見老臣遺像儼然肅然和敬在色觀往思
 今取類非逺且功與時並才與世生茍藴其才遇其/時尊主庇民何代蔑有在中宗時有如桓彦範等著
 朝載之績在𤣥宗之時有如劉幽求申弼翼之勲在/肅宗時有如郭子儀掃除氛祲今顧晟等保寧朕躬
 咸宣忠肆力光復宗社訂之前烈夫豈多讓闕而未/録孰旌厥賢有司宜叙前後各圖其像于舊臣之處
 命皇子書其文以賜晟晟刻石于門李晟傳宣宗大/中初紀史館差第元和將相圖形凌煙閣李絳與焉
 出絳傳武徳功臣十六人貞觀功臣五十三人至徳/功臣二百六十五人徳宗即位録武徳以來宰相及
[009-20a]
 功臣子孫賜一子正員官史館放勲闕文十字以三/等條奏第一等以闕文一字歳授官第二等闕文六
 字人每等武徳以來宰相為首功臣次之至徳以來/將相又次之大中初又詔求李峴王珪戴胄馬周褚
 遂良韓瑗郝處厚婁師徳王及善張柬之袁恕已崔/𤣥暐桓彦範宋欽則魏知古陸象先張九齡裴寂劉
 文静劉幽求郭元振房琯袁履謙李嗣業張巡許逺/盧奕南霽雲韋皋張鎬李勉張鎰蕭復栁渾賈耽馬
 燧李憕三十七人/皆畫像于凌煙閣
  唐樂曲涼州伊州甘州人不知其始盖始於明皇/因輯唐樂曲為一編云又按唐人西域志
     云龜兹國王與臣庶知樂者於巖嶼間聽/風水之聲均節成音後翻入中國如伊州
     甘州凉/州也
[009-20b]
太宗四曲
 傾杯曲長孫無/忌作   樂社曲魏徵/作
 英雄樂曲虞世/南作
髙宗七曲
 景雲河清歌亦名燕歌景雲見河/水清張文叔為之
 喜慶善樂   破陣樂   承天樂
 一戎衣大定樂伐髙麗宴洛陽城門觀屯/管教舞按新用武之勢
 八紘同軌樂象髙麗平/天下定夷羌賓曲遼東平李/勣作是曲
[009-21a]
明皇三十四曲
 立部八曲太常選坐部伎無性識者退入立部伎又/選立部伎無性識者退入雅樂部則雅聲
     可知一/作可和
 一太平安舞   二太平樂安舞太平並周/隋遺音
 三破陣樂    四慶善樂
 五大定樂    六上元樂
 七聖夀樂    八光聖樂
 坐部伎六曲   一燕樂
[009-21b]
 二長夀樂    三天授樂武后天/授年作
 四烏歌萬歳樂武后時有烏/能人言萬歳
 五龍池樂明皇為郡王時賜第隆慶坊坊之南地忽/變為池中宗泛之以厭其祥明皇即位乃
     作龍/池樂
 六小破陣樂   半夜樂
 還京樂明皇自潞州還京師夜半/舉兵誅韋后故作此樂
 文成曲明皇/作   霓裳羽衣曲河西節度使楊欽/述獻一説羅公逺
  與明皇逰月宫見仙女數百皆素/練霓裳問其故曰云云故作是曲
[009-22a]
 直道曲道士司馬承/禎奉詔作大羅天曲茅士/道曲
 紫清      道曲工部侍郎/賀知章作
 景雲      九真紫極
 小長夀     承天樂
 順天樂二曲並太清宫成太/常卿韋縚作
 君臣相遇樂曲商調/韋緯作茘枝香貴妃生日張樂長生殿/奏曲未有名會南方進
  茘枝故名/茘枝香梨園法曲法曲本隋樂其音清而近雅/煬帝厭其聲淡明皇愛之選
  坐伎三百人教之梨園宫/女數百亦為梨園子弟
[009-22b]
 涼州伊州甘州天寶樂曲皆以邊地名之又詔/道調法曲方胡部新聲合作
 千秋節明皇生/日作
代宗二曲
 寶應長寧樂代宗復二京梨園供奉官/劉日進獻十八曲宫調
 廣平太一曲大厯元/年作
徳宗四曲
 定難曲河東節度/馬燧獻 繼天誕聖樂徳宗生日昭義/節度王䖍休獻
 中和樂徳宗生/日作  孫武順聖樂山南節度/于頔獻
[009-23a]
文宗二曲
 雲韶法曲    霓裳羽衣舞曲此二曲文宗詔/太常卿馮定采
  開元雅樂作也臣下功髙者/賜之又改法曲為仙韶曲
武宗一曲
 萬斯年曲李徳裕命樂工作/萬斯年曲以獻
宣宗一曲
 播皇猷曲帝自製宴/禮用之
  竹簡
[009-23b]
春秋序曰小事簡牘爾雅曰簡謂之畢郭璞曰今之簡
札也説文曰簡牒也釋名曰簡書編也杜周傳曰三尺
安在哉注曰以三尺竹簡書法律也劉向列子序皆殺
青書注曰謂汗簡刮去青皮也劉向别録曰殺青書治
竹作簡新竹有汗善折蠧凡作簡者皆以火炙乾之謂
之汗汗者去其汗也吳越曰殺亦治也風俗通曰劉向
典校書籍二十餘年皆先書竹改易刋定可繕寫者以
上素今東觀書竹素也張景陽詩逰思竹素園寄辭翰
[009-24a]
墨林是也張璠漢記曰吳祐父恢為南海太守欲以殺
青寫書祐年十二諫不可海濱多珍玩若成載書盈兩
必思薏苡之謗文士傳曰人于嵩山下得竹簡一版上
有兩行科斗之書張華以問束晳晳曰此明帝顯節陵
中竹簡蕭子顯齊書曰襄陽有盜發古塜相傳是楚王
塜獲竹簡書青絲編簡廣數分長二尺皮節如新盜以
把火照書後人得十餘簡以示撫軍王僧䖍云是科斗
書考工記周官所缺文也齊春秋曰襄陽人發古塜有
[009-24b]
玉鏡及竹簡古書字不可識王僧䖍善識字體亦不能
解云是科斗濟陽江淹博古好事以科斗文字推之則
周宣之前也簡殆如新李嶠詩竹是蒸青外池仍㸃墨
餘楊炯詩道書編竹簡靈藥灌梧桐武元衡詩署分刋
竹簡書囊䕶芸香陸龜蒙詩簡便書露竹樽破待霜匏
宋景文公詩此時刀筆手慙愧殺青人又詩聞道蘭臺
有圖籍故留香粉照蒸青蘇欒城詩栽向鳳池吹律處
斸從芸閣殺青餘
[009-25a]
  八磨
後魏書曰崔亮在雍州讀杜預傳見其為八磨嘉其有
濟時用遂教民為碾及為僕射奏於張方橋東堰穀水
造水碾磨數十區其利十倍國便之通俗文曰石鍋轢
穀曰碾嵇含八磨賦外兄劉景宣作磨奇巧特異闕/
八磨之重因賦之曰方木矩跱圓質規旋闕文/二字下青以
轉以乾巨輪内建八部外連
  腦能柔物
[009-25b]
左氏僖公二十八年晉文公將與楚戰夢楚子伏已而
盬其腦子犯曰吾且柔之矣杜預曰腦能柔物皮氏録
曰羊腦猪腦男子食之損精氣又云羊腦食之令五臟
消也
  陳琳賦
魏陳琳武軍賦曰其刃也則楚金越冶棠谿名工清堅
皓鍔脩刺鋭鋒陸陷蘂犀水截輕鴻鎧則東胡闕鞏百
煉精鋼函師振旅韋人制縫弩則幽都筋骨恒山檿榦
[009-26a]
通肌暢骨崇緼曲煙其弓則烏號越耗繁弱角端象弭
繡質哲弣文身矢則申息肅慎箘簵空䟽焦銅毒鐵麗
轂撻輈馬則飛雲絶景直鬛騧駵駁龍紫鹿文的&KR1486
若清道整列按節徐行龍姿鳳峙灼有遺英琳之賦戎
器瓌壯如此其為檄可知矣琳之檄曰若使水而可恃
則洞庭無三苗之墟子陽無荆門之敗朝鮮之壘不刋
南越之旌不拔也其語意殊佳戴叔倫詩陳琳草奏才
還在王粲登樓興不賖劉長卿詩陳琳書記好王粲從
[009-26b]
軍樂
  鏁香
李義山詩鏁香金屈戌帶酒玉崑崙又詩金蟾囓鏁燒
香入玉虎牽絲汲井回此皆香器其名鏁者盖有鼻鈕
施之於幃幬之中者也梁簡文帝詩織成屏風金屈膝
唇朱玉面燈前出徐彦伯詩畫屏繞金膝珠簾懸玉鈎
李賀詩屈膝銅鋪鏁阿甄夢入家門上沙渚屈膝當即
是屈戌也 李賀詩曉奩籹秀靨夜帳減香筒又詩象
[009-27a]
口吹香毾㲪暖七星挂城聞漏版亦帳中香也
  大小山猶二雅
樂府解題淮南書有大山小山猶詩有二雅黄太史言
章子厚論楚辭皆有所本予初不以為然因叩之子厚
曰離騷經本之國風九歌本之大雅九辨本之小雅考
之信然常嘆息斯人妙解文章之味于翰墨之林千載
一人也惜其以世故廢學耳
  北酥
[009-27b]
沈約謝北酥啟曰曠阻隂山之外眇絶蒲海之東自非
神力所引莫或輕至按西河舊事曰祁連山冬夏寒涼
宜牧牛羊充肥乳酪好當是此類
  承露盤銘
魏母丘儉承露盤銘曰赫赫聖魏紹天維則承露瑰生
爰昭懿徳下有蛟龍偃蹇虬紛上有層盤厲彼青雲修
莖擢擢髙弗可及仙掌岧岧零露是集有直其體有固
斯基休徴攸降神明攸持少昊惟好我后斯固以介眉
[009-28a]
夀以保萬邦 魏陳王曹植承露盤銘曰岧岧承露峻
極太清神石礧磈洪基岳停下潜醴泉上受雲英和氣
四充翔鳳所經匪我明后孰能經營近厯闡度三光朗
明殊俗歸義祥瑞混并鸞鳳晨棲甘露宵零神明攸協
髙而不傾奉戴巍巍恭統神器固若露盤長存永貴賢
聖繼迹奕世明徳不忝先功保兹皇極垂祚億兆永荷
天秩 李賀金銅仙人辭漢歌序魏明帝青龍元年八
月詔宫官牽車西取漢孝武帝捧露盤仙人欲立置殿
[009-28b]
前宫官既折盤仙人臨載迺潸然淚下唐諸王孫李長
吉遂作金銅仙人辭漢歌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
曉無迹畫欄桂樹懸秋香三十六宫土花碧魏官牽車
指千里東闗酸風射眸子空將漢月出宫門憶君清淚
如鈆水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攜盤獨出
月荒涼渭城已逺波聲小魏既遷漢金銅仙人而曹植
所序乃謂明帝所作按曹植銘曰明帝鑄承露盤莖長
十二丈大十圍上盤徑四尺下盤徑五尺銅龍繞其根
[009-29a]
龍身長一丈背負兩子自立于上林園甘露乃降使植
為頌又按三輔故事曰漢武以銅作承露盤髙二十丈
大七圍上有仙人掌承露盤魏既遷漢盤又作新盤也
 儉又有承露盤賦有曰雄幹碣以髙立干雲霧而上
征盖取象于蓬萊實神明之所憑峻極過于閬風鳳髙
翔而弗升味一作/采和氣之精液承清露于飛雲語亦峭
拔然讀長吉歌非儉植可及也
 謝𤣥暉詩風動萬年枝日華承露掌劉孝綽詩仙掌/方承露靈烏又轉風王褒詩御溝槐影出仙掌露光
[009-29b]
 晞岑文本詩佳氣浮仙掌薫風入帝梧韓偓詩露和/玉屑金盤冷月射珠宫貝闕寒張九齡詩仙掌明璣
 入露盤李商隠詩仙人掌冷三霄露玉女窗虚午夜/風楊文公詩仙盤露冷蛛絲濕綺閣香風鳳吹傳劉
 中山詩三闕月臨承露掌九雛烏繞守宫槐胡文恭/詩金掌氣寒知露重玉壺聲近覺天低夏英公詩沆
 瀣氣凉仙掌迥滿盤清露結朱英又詩宫槐煙煖鶯/猶睡仙掌雲寒露未晞盧轅詩樹揺仙掌露庭接玉
 樓/隂
 
 
 緯略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