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e0004 難經本義-元-滑壽 (master)


[000-1a]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五
 難經本義       醫家類
  提要
    臣/等謹案難經本義二卷元滑夀撰夀字伯
    仁明史方技傳稱為許州人寄居鄞縣案朱
    右攖寧生傳曰世為許州襄城大家元初祖
    父官江南自許徙儀真而夀生焉又曰在淮
    南曰滑夀在呉曰伯仁氏在鄞越曰攖寧生
[000-1b]
    然則許乃祖貫鄞乃寄居實則儀真人也夀
    卒於明洪武中故明史列之方技傳然戴良
    九靈山房集有懐滑攖寧詩曰海日蒼涼兩
    鬢絲異鄉飄泊已多時欲為散木居官道故
    託長桑説上池蜀客著書人豈識韓公賣藥
    世偏知道塗同是傷心者只合相從賦黍離
    則夀亦抱節之遺老託于醫以自逃耳是書
    首有張翥序稱夀家去東垣近早傳李杲之
[000-2a]
    學攖寧生傳則稱學醫于京口王居中學鍼
    法于東平髙洞陽考李杲足迹未至江南與
    夀時代亦不相及翥所云云殆因許近東明
    附會其説歟難經八十一篇漢藝文志不載
    隋唐志始載難經二卷秦越人著呉太醫令
    吕廣嘗註之則其文當出三國前廣書今不
    傳未審即此本否然唐張守節著史記扁鵲
    列傳所引難經悉與今合則今書猶古本矣
[000-2b]
    其曰難經者謂經文有疑各設問難以明之
    其中有此稱經云而素問靈樞無之者則今
    本素問傳冩有脱今本靈樞乃王冰依託而
    作非其舊也其文辨析精㣲詞致簡逺讀者
    不能遽曉故歴代醫家多有註釋夀所採摭
    凡十一家今惟夀書傳於世其書首列彚考
    一篇論書之名義源流次列闕誤總類一篇
    記脱文誤字又次圖説一篇皆不入巻數至
[000-3a]
    其註則融會諸家之説而以巳意折衷之辨
    論精核考證亦極詳審攖寧生傳稱難經本
    靈樞素問之㫖設難釋義其間榮衛部位藏
    府脉法與夫經絡腧穴辨之博矣而闕誤或
    多愚將本其指義註而讀之即此本也夀本
    儒者能通解古書文義故其所註視他家所
    得為多云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000-3b]
          總 校 官臣/陸 費 墀
[000-4a]
難經本義序
醫之為道聖矣自神農氏凡草木金石可濟夫夭死札
瘥悉列諸經而八十一難自秦越人推本軒岐鬼臾區
之書發難析疑論辯精詣鬼神無遁情為萬世法其道
與天地並立功豈小補也哉且夫以人七尺之軀五藏
百骸受病六氣之沴乃繫於三指㸃按之下一呼一吸
之間無有形影特切其洪細濡伏若一髮苟或謬誤則
脉生而藥死之矣而可輕以談醫而可易以習醫邪寓
[000-4b]
鄞滑伯仁故家許許去東垣近蚤為李氏之學遂名于
醫予雅聞之未識也今年秋來遺所譔難經本義閲之
使人起敬有是哉君之精意於醫也條釋圖陳脉絡尺
寸部候虚實蕳而通决而明予雖未嘗學而思亦過半
矣嗚呼醫之道生道也道行則生意充宇宙澤流無窮
人以夀死是則徃聖之心也世之學者能各置一通於
側而深求力討之不為良醫也者㡬希嗚呼越人我師
也伯仁不為我而刋諸梓與天下之人共之是則伯仁
[000-5a]
之心也故舉其大指為序至正二十五年龍集甲辰十
月旣望翰林學士承㫖榮禄大夫知制誥國史張翥序
[000-6a]
難經本義序
粤自神農咀百藥而寒温辛酸甘苦品製之宜君臣佐
使之用具諸本草治藥者於焉依據由黄帝作素問内
經凡受病根源俞府皆切脉而知故秦越人因之設為
八十一難問荅究竟精微盡醫師之道焉世之醫者率
熟胗而察腓而審證而治藥若難經一書誠大本領苟
不由難經而出其亦庸醫乎余觀註本草者若今東陽
朱彦脩氏所著已無餘蘊而觧難經者不知其㡬家求
[000-6b]
諸精詣十無一二許昌滑君伯仁甫挾岐黃之術學出
於東垣李先生精於胗而審於劑者也愈痾起痼活人
居多余坐落足疾人人治而弗痊有言伯仁善治法余
致之聽其議論皆自難經而來逈異於世之言醫者豈
異哉究理義之精微衆人固弗識也因出示所述難經
本義二卷發前人所未發之㫖首列圖後䟽本義盖其
人者積學二十餘年凡醫之書無不叅考而折𠂻巳意
各條問荅之下於戯其用心亦仁矣得之者可以趨黄
[000-7a]
帝岐伯之庭而問崆峒夀域也雖然吾聞之望而知其
病者謂之神聞而知者謂之聖又問而知之謂之工至
於胗脉淺深呼吸至數而後能療治者得巧之道焉神
聖工詎得見矣今所求者巧耳於巧之中又不可以言
語文字𫝊者若扁之起虢緩之視膏肓於難經乎何有
然與否也吾其審於伯仁甫云至正二十有一年重光
赤奮若之嵗臘月既望奉直大夫温州路總管管内務
農兼防禦事天台劉仁本叙
[000-8a]
難經本義序
素問靈樞醫之大經大法在焉後世諸方書皆本於此
然其言蕳古淵涵未易通曉故秦越人發為八十一難
所以推明其義也然越人去古未逺其言亦深一文一
字意周㫖宻故為之註釋者亦數十家但各以臆見而
卒無歸一之論或得此而得失彼或舉前而遺後非惟
自誤又以誤人識者病焉許昌滑君伯仁篤實詳敏博
極羣書工於醫者三四十年起廢愈痼不可勝紀遂晝
[000-8b]
惟思夕旁推逺索作難經本義二卷析其精㣲探其隠
賾鈎其𤣥要疑者辯之誤者正之諸家之善者取之於
是難經之書辭逹理明條分縷觧而素問靈樞之奥亦
由是而得矣夫人之生死係於醫醫之本原出於經經
之㫖不明其害可勝言哉然則伯仁之功豈小補者耶
至正二十六年二月工部即中掲汯序
[000-9a]
難經本義序
難經本義者許昌滑夀本難經之義而為之說也難經
相傳為渤海秦越人所著而史記不載隋唐書經籍藝
文志廼有秦越人黄帝八十一難經二卷之目豈其時
門人弟子私相授受太史公偶不及見之耶考之史記
正義及諸家之說則為越人書不誣矣盖本黄帝素問
靈樞之㫖設為問荅以釋疑義其間榮衛度數尺寸部
位隂陽王相藏府内外脉法病能與夫經絡流注鍼刺
[000-9b]
俞穴莫不該偹約其辭慱其義所以擴前聖而啓後世
為生民慮者至深切也歴代以來註家相踵無慮數十
然而或失之繁或失之蕳醇疵殽混是非攻擊且其書
經華佗煨燼之餘缺文錯蕳不能無遺憾焉夫天下之
事循其故則其道立浚其源則其流長本其義而不得
其㫖者未之有也若上古易書本為卜筮設子朱子推
原象占作為本義而四聖之心以明難經本義竊取諸
此也是故考之樞素以探其原逹之仲景叔和以繹其
[000-10a]
緒凡諸說之善者亦旁蒐而博致之缺文斷蕳則委曲
以求之仍以先儒釋經之變例而傳疑焉於乎時有先
後理無古今得其義斯得其理得其理則作者之心曠
百世而不外矣雖然斯義也不敢自謂其巳至也後之
君子見其不逮改而正之不亦宜乎至正辛丑秋九月
己酉朔自序
[000-11a]
難經本義凡例
一難經正文周仲立李子野軰擅加筆削今並不從
一紀齊卿於經中盛字多改作甚字豈國諱或家諱有
 所避耶葢昧於臨文不諱之義也今不從
一經中錯蕳衍文辨見各篇之下仍為缺誤總類以見
 其義
一八十一難經隋唐書經籍藝文志俱云二巻後人或
 釐而為三或分而為五今仍為二巻以復書志之舊
[000-11b]
 楊𤣥操復為十三類以統之今亦不從說見後彚考
 中
一本義中引諸書者具諸書之名引諸家者具諸家之
 名其無所引具及愚按愚謂者則區區之臆見也其
 設為或問亦同
一本義引諸家之說有以文義相湏為先後者有以論
 說髙下為先後者無是二者則以說者之世次為先
 後云
[000-12a]
一難經八十一篇葢越人取内經靈樞之言設為問荅
 前此註家皆不考所出今並一一考之其無可考者
 於七難内發其例
[000-13a]
難經本義彚考
史記越人傅載趙蕳子虢太子齊桓候三疾之治而無
著難經之說隋書經籍志唐書藝文志俱有秦越人黄
帝八十一難經二卷之目又唐諸王侍讀張守節作史
記正義於扁鵲倉公傳則全引難經文以釋其義傳後
全載四十二難與第一難三十七難全文由此則知古
傅以為越人所作者不誣也詳其設問之辭稱經言者
出於素問靈樞二經之文在靈樞者尤多亦有二經無
[000-13b]
所見者豈越人别有摭於古經或自設為問荅也耶
邵菴虞先生嘗曰史記不載越人著難經而隋唐書經
籍藝文志定著越人難經之目作史記正義者直載難
經數章愚意以為古人因經設難或與門人弟子荅問
偶得此十一章耳未必經之當難者此止八十一條難
由維發不特立言且古人不求托名於書故傳之者唯
專門名家而已其後流傳寢廣官府得以録而著其目
註家得以引而成文耳
[000-14a]
圭齊歐陽公曰切脉於手之寸口其法自秦越人始盖
為醫者之祖也難經先秦古文漢以來荅客難等作皆
出其後又文字相質難之祖也
楊𤣥操序謂黄帝有内經二帙其義幽頥殆難究覧越
人乃採摘二部經内精要凡八十一章伸演其道名八
十一難經以其理趣深逺非卒易了故也
紀天錫云秦越人将黄帝素問疑難之義八十一篇重
而明之故曰八十一難經
[000-14b]
宋治平間京兆黎秦辰序虞庶難經注云世傳黄帝八
十一難經謂之難者得非以人之五藏六府隠於内為
邪所千不可測知唯以脉理究其彷彿耶若脉有重十
二菽者又有如按車葢而若循雞羽者復考内外之證
以叅校之不其難乎按歐虞說則難字當/為去聲餘皆奴丹切
丁徳用補註題云難經歴代傳之一人至魏華佗乃燼
其文於獄下於晋宋之間雖有仲景叔和之書然各示
其文而濫觴其說及呉太醫令吕廣重編此經而尚文
[000-15a]
義差迭按此則難經為燼餘之文其編次復重經吕廣
之手固不能無缺失也
謝氏謂難經王宗正註義圖觧大槩以胗脉之法心肺
俱浮肝腎俱沉脾在中州為正而已至於他註家所引
寸關尺而分兩手部位及五藏六府之脉並時分見於
尺寸皆以為王氏脉經之非殊不知脉之所以分兩手
者出於素問脉要精微論其文甚明越人復推明之於
十難中言一脉變為十以五藏六府相配而言非始於
[000-15b]
叔和也且三部之說有二一則四難所謂心肺俱浮肝
腎俱沉脾者中州與五難菽法輕重同而三部之中又
各自分上中下云一則脉要精微論之五藏部位即二
難之分寸關尺十難之一脉變為十者也若止以心肺
俱浮肝腎俱沉脾為中州一法言之則亦不必分寸關
尺而十難所謂一脉十變者何從而推之
蘄水龎安常有難經觧數萬言惜乎無傳
諸家經觧馮氏丁氏傷於鑿虞氏傷於巧李氏周氏傷
[000-16a]
於任王吕晦而舛楊氏紀氏大醇而小疵唯近世謝氏
說殊有理致原委及袁氏者古益人著難經本㫖佳處
甚多然其因襲處未免踵前人之非且失之冗爾
㓗古氏藥註疑其草藁姑立章指義例未及成書也今
所見者徃徃言論於經不相渉且無文理㓗古平日著
述極醇正此絶不相似不知何自遂乃板行反為先生
之累豈好事者為之而托為先生之名耶要之後來東
垣海藏羅謙甫軰皆不及見若見必當與足成其說不
[000-16b]
然亦回䕶之不使輕易流傳也
難經八十一篇辭若甚蕳然而榮衛度數尺寸位置隂
陽王相藏府内外脉法病能與夫經絡流注鍼刺俞穴
莫不該盡昔人有以十三類綂之者於乎此經之義大
無不包細無不舉十三類果足以盡之與八十一篇果
不出於十三類與學者求之篇章之問則其義自見矣
此書固有類例但當如太學朱子分章以見記者之意/則可不當以巳之立類綂經之篇章也今觀一難至二
十一難皆言脉二十二難至二十九難論經絡流注始/終長短度數竒經之行及病之吉凶也其間有云脉者
[000-17a]
非謂尺寸之脉乃經隧之脉也三十難至四十三難言/榮衛三焦藏府腸胃之詳四十四五難言七衝門乃人
身資生之用八㑹為熱病在内之氣穴也四十六七難/言老㓜寐窹以明氣血之盛衰言人靣耐寒以見隂陽
之走㑹四十八難至六十一難言該候病能藏府積聚/泄利傷寒雜病之别而繼之以望聞問切醫之能事畢
矣六十二難至八十一難言藏府榮俞用針補㵼之法/又全體之學所不可無者此記者以類相從也始終之
意備/矣
 十一難云肝有兩葉四十一難云肝左三葉右四葉
 凡七葉言兩葉者舉其大言七葉者盡其詳左三右
 四亦自相隂陽之義肝屬木木為少陽故其數七肺
[000-17b]
 屬金金為太隂故六葉兩耳其數八心色赤而中虚
 離之象也脾形象馬蹄而居中土之義也腎有兩枚
 習坎之謂也此五藏配合隂陽皆天地自然之理非
 人所能為者若馬之無膽免之無脾物固不得其全
 矣周子云木陽穉/金隂穉是也
東坡先生楞伽經䟦云如醫之有難經句句皆理字字
皆法後世逹者如槃走珠如珠走槃無不可者若出新
意而棄&KR0034學以為無用非愚則狂而已譬如俚俗醫師
[000-18a]
不由經論直授藥方以之療病非不或中至於過病輙
應縣斷死生則與知經學古者不可同日語矣世人徒
見其有一至之功或㨗於古人因謂難經不學而可豈
不誤哉
晦庵先生䟦郭長陽醫書云予嘗謂古人之於脉其察
之固非一道矣然今世通行惟寸關尺之法為最要且
其說其於難經之首篇則亦非下俚俗說也故郭公此
書偹載其語而并取丁徳用宻排三指之法以釋之夫
[000-18b]
難經則至矣至於徳用之法則予竊意診者之指有肥
瘠病者之臂有長短以是相求或未得為定論也盖嘗
細考經之所以分寸尺者皆自關而前郤以距手魚際
尺澤是則所謂闗者必有一定之處亦若魚際尺澤之
可以外見而先識也然今諸書皆無的然之論惟千金
以為寸口之處其骨自髙而闗尺皆由是而郤取焉則
其言之先後位之進退若與經文不合獨俗閒所傳脉
訣五七言韻語者詞最鄙淺非叔和本書取其能直指
[000-19a]
髙骨為關而分其前後以為尺寸隂陽之位似得難經
本㫖然世之髙醫以其贗也遂委棄而羞言之予非精
於道者不能有以正也附姑見其說以俟明者而折中

 廬陵謝堅白曰㤗定四年丁卯愚敎授龍興建言憲
 司請刻叔和脉經本書十卷時儒學提舉東陽桞公
 道傳序其端曰朱文公云俗傳脉訣辭最鄙淺而取
 其直指髙骨為關之說為合於難經雖文公亦似未
[000-19b]
 知其正出脉經正謂此跂也然文公雖未見脉經而
 其言與脉經脗合脉訣雖非叔和書其人亦必知讀
 脉經者但不當自立七表八裏九道之目遂與脉經
 所載二十四種脉之名義大有抵牾故使後人疑焉
項氏家說曰凡經絡之所出為井所留為榮所注為俞
所過為原所行為經所入為合井象水之泉滎象水之
陂腧象水之竇竇即窬字也經象水之流合象水之歸
皆取水之義也
[000-20a]
藏五而府六藏冗五而府穴六猶千五而支六聲五而
律六皆隂陽之數自然之理雖増手厥隂一藏其實心
之包絡不異於心即一藏而二經也經之必為十二猶
十二支十二辰十二月十二律不可使為十一亦自然
之理也寅卯為木巳午為火申酉為金亥子為水四行
皆二支耳而土行獨當辰戌丑未四支以成十二肺肝
脾腎四藏皆二經而心與包絡共當四經以成十二此
豈人之所能為哉
[000-21a]
難經本義闕誤總類
七難三隂三陽次第脉經與此不同脉經於三陽則少
 陽太陽陽明三隂則少隂太隂厥隂
十二難馮氏謂此篇合入用鍼補瀉之類當在六十難
 之后以類相從也
十四難反此者至於收病也當作至脉之病也於收二
 字誤
十六難問三部九候以下共六件而篇中並不畣所問
[000-21b]
 似有缺誤
十七難所問者三所荅者一疑有缺漏
十八難第三莭謝氏謂當是十六難中荅辭第四節或
 謂當是十七難中或連年月不巳荅辭
二十難重陽者狂重隂者顛脫陽者見鬼脫隂者目肓
 當是五十九難結句之文錯蕳在此
二十一難謝氏曰按本經所畣辭意不屬似有脫誤
二十三難經云明知終始云云一節謝氏謂合在下篇
[000-22a]
 之前不必然也只叅看
二十八難溢畜不能環流灌漑諸經者也十二字當在
 十二經亦不能拘之之下其受邪氣畜則腫熱砭射
 之也十二字謝氏直以為衍文或云當在三十六難
 關格不得盡其命而死矣之下因邪在六府而言也
二十九難陽維為病苦寒熱隂維為病苦心痛諸本皆
 在腰溶溶若坐水中下謝氏移置溶溶不能自收持
 下文理順從必有所考而然今從之
[000-22b]
三十一難其府在氣街一句疑錯蕳或衍文三焦自屬
 諸府與手心主配各有所不應又有府也
四十八難診之虚實下濡者為虚牢者為實八字脉經
 無之謝氏以為衍文楊氏謂按之皮肉柔濡為虚牢
 强者為實然則有亦無害
四十九難第五節虚為不飲食實為飲食二句於上下
 文無所關疑錯蕳或衍
六十難其真心痛者直字下當有一頭字盖總結上兩
[000-23a]
 節也
六十九難當先補之然後瀉之八字疑衍
七十四難篇中文義似有缺誤今且依此觧之俟後之
 知者
七十難五金不得平木不字疑衍詳見本篇
八十一難是病二字非誤即衍
[000-24a]


[000-25a]
 
 
 
 
 
 
 
 
[000-25b]
右寸手太隂陽明金生左尺足太陽少隂水太陽少隂
水生左闗足厥隂少陽木厥隂少陽木生左寸手太陽
少隂火太陽少隂火通右尺手心主少陽火手心主少
陽火生右闗足太隂陽明土足太隂陽明土復生右寸
手太隂陽明金此皆五行子母更相生養者也
[000-26a]
 
 
 
 
 
 
 
 
[000-26b]
虞氏曰經言男子生於寅女子生於申謂其父母之
年㑹合於巳上男左行十月至寅而生女右行十
月至申而生也故推命家言男一嵗起丙寅女一
嵗起壬申難經不言起而言生謂生下已為一嵗
矣丙壬二干水火也水火為萬物之父母寅申二
支金木也為生物成實之終始木胞在申金胞在
寅二氣自胞相配故用寅申也金生於巳巳與
申合故女子取申木生於亥亥與寅合故男子
[000-27a]
取寅所以男年十嵗順行在亥女年七嵗逆行亦在亥
男子十六癸天至左行至巳巳者申之生氣女年十四
天癸至右行亦在巳與男年同在本宫生氣之位隂陽
相配成夫婦之道故有男女也上古天真論曰男子二
八而天癸至精氣溢㵼隂陽和故能有子女子二七天
癸至任脉通太衝脉盛故能有子此之謂也
[000-28a]
清者體之上也陽也火也離中之一隂降故午後一隂
生即心之生血也故曰清氣為榮天之清不降天之/濁能降為六隂駈
而使之下也云清氣/者總離之體而言之濁者體之下也隂也水也坎中之
一陽升故子後一陽生即腎之生氣也故曰濁氣為衛
地之濁不升地之清能升為六陽舉而/使之上也云濁氣者總坎之體而言之
[000-29a]
 
 
 
 
 
 
 
 
[000-29b]
肺主聲肝主色心主臭脾主味腎主液是五蔵各有
所主也然而一蔵之中又各有聲色臭味液五五二
十有五五行錯綜之道也
[000-30a]


[000-31a]


[000-32a]
 
 
 
 
 
 
 
 
[000-32b]
右六十六宂為手足三隂三陽十二經所出入之㑹剛
柔配遇之道也五蔵以俞為原六府則别置一原者三
焦行於 陽乃原氣之别使也項安世云凡經絡之所
出為井所流為滎所注為俞所過為原所行為經所入
為合井象水之源滎象水之陂俞象水之竇經象水之
流合象水之歸皆取水之義也
[000-33a]
         火者木之子子能令母實謂子有
         餘則不食於母今㵼南方者奪子
         之氣使之食其母也金者水之母母
         能令子虚謂母不足則不能䕃其
         子今補北方者益子之氣則不食
         至其母也此與八十一難義正相發
         其曰不能治其虚安問其餘則隠
         然實實虚虚之意也
[000-33b]
書之有圖所以彰明其義使人易曉也可圖則圖之先
儒於諸經每有圖説各附篇章之後今是圖悉著之編
首讀者參攷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