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c0006 疑獄集-五代-和凝 (master)


[009-1a]
欽定四庫全書
 疑獄集卷九
             明 張景 撰
   程簿舊錢
程顥察院初為京兆府鄠縣簿民有借兄之宅居者發
地藏錢兄之子訴曰父所藏也今言無證佐何以決之
顥曰此易辨耳問兄之子曰爾父所藏錢㡬年矣曰二/十
年遣吏取一千視之謂曰今官所鑄不五六年徧天下/此錢乃爾父未居前數十年所鑄何也其人遂服出伊
[009-1b]
川所撰行狀其按二十年以下乃桂氏原本葢借宅者/發兄所藏錢 子訴官取錢視之借宅者乃服今反誤
作兄子冒認錢因考行狀正/之于後其他更定不復再見四十年彼借宅居㡬何時
矣曰二十年矣即遣吏取錢十千視之謂借宅者曰今
官所鑄錢不五六年間即徧天下此錢皆爾未借居前
所鑄何也其人遂服
   孫甫舂粟
待制孫甫為華州推官日州倉粟惡吏當追賠錢數百
萬轉運使李紘以吏屬甫甫乃令取斗米舂之可棄者
[009-2a]
十纔一二又試之亦然吏遂得弛繫所賠錢纔數十萬
而已紘因薦甫遷職
   劉相鄰證
丞相劉沆知衡州日有大姓尹氏欲買鄰人田莫能得
鄰人老而子幼乃偽為劵及鄰人死即逐其子訟二十
年不得直沆至又訴尹氏出積嵗户鈔為證沆曰若田
百頃户鈔豈特收此乎始為劵時嘗問鄰乎其人多在
可取為證尹不能對遂伏罪
[009-2b]
   王罕叩狂嫗
大理王罕知渾州時有狂嫗數邀訴事言無倫理從騎
屏逐之罕令引歸㕔事扣堦徐問嫗雖言語雜亂然時
有可采者乃是人之嫡妻無子其妾有子夫死為妾所
逐累訴不直因恚而狂罕為直其事盡以家貲與之
   䖍效鄧賢今古筠等府書肆有刋行公/理雜詞民童時市而誦之
沈括筆談云江南人好訟有一書名鄧思賢者作偽詞
狀法也始教以侮文侮文不可得則欺誣以取之欺誣
[009-3a]
不可得則求其罪以劫之鄧思賢人名也始傳此術遂
名其書村校中往往授生徒韓琚通判䖍州民有偽作
寃狀悲憤叫呼似若可信琚攝郡究其風俗考其枉直
莫之能欺民皆以為不寃琚魏公之兄終于轉運使
  按䖍州今之贛州府也括熙寧中任知制誥去今
  四百年矣世道日漓刁民偽為寃狀以陷人者在
  在有焉貧弱有寃無處訴告者亦無地無焉受人
  財為人揑造寃苦詞情若鄧思賢者亦有之焉易
[009-3b]
  訟卦彖曰利見大人言訟者求辨曲直利見剛明
  中正之大人以決其所訟也康誥曰如保赤子言
  赤子未能言為父母者誠心求之則能得其心之
  所欲矣今之任民牧者民呼為父母居顯要者人
  呼為大人其可不思盡其心稱其名以上無負聖
  天子之委任下無負斯民之仰望乎
   孝肅杖吏
包拯知開封有犯杖脊徒罪者吏受財與之約闕/
[009-4a]
闕/
 
 
 
 
 
 
 
[009-4b]
 
 
 
 
 
 
 
   崔碣霽潦
[009-5a]
崔碣為河南尹邑有大賈王可久轉貨江湖間值龎勛
亂盡亾其貲不得歸妻詣卜者楊乾夫咨存亾乾夫悦
其色且利其富既占陽驚曰乃夫殆不還矣隂以百金
謝媒者誘聘之妻乃嫁乾夫遂為富人及徐州平可久
困甚丐衣食歸閭里往見妻乾夫大怒詬逐之妻詣吏
自言乾夫厚納賄可久反得罪再訴復坐誣可久恨歎
失明碣至可久陳寃碣得其情即勑吏掩乾夫并前獄
吏悉發賕姦殺之以妻還可久時淫潦獄決而霽
[009-5b]
   陳襄捫鐘
陳襄調浦城主簿攝令事民有失物者賊曹捕偷兒至
襄語曰某廟鐘能辨盜犯者捫之輒有聲餘則否乃遣
吏先引以行自率同列詣鐘所祭禱隂塗以墨而以帷
蔽之命羣盜往捫少焉呼出獨一人手無所汚叩之乃
為盜蓋畏鐘有聲故不敢觸遂服
   劉敞察寃
劉敞知揚州天長縣鞫王甲殺人既具獄敞見而察其
[009-6a]
寃甲畏吏不敢自直敞以委户曹杜誘誘不能平反而
傳致益牢將論囚敞曰寃也親按問之甲知敞為已直
乃敢告蓋殺人者富人陳氏也相傳以為神明
   吕陶服罪
吕陶調銅梁令民龎氏姊妹三人冒隱幼弟田弟壯訴
官不得直貧至傭奴於人及是又愬陶一問三人服罪
弟泣拜願以田半作佛事以報陶曉之曰三姊皆汝同
氣方汝幼時適為汝主之爾不然亦為他人所欺與其
[009-6b]
捐半供佛曷若遺姊復為兄弟顧不美乎弟又拜聽命
   李兄誣婦姦
汪澤民同知岳州事州民李氏以貲雄其弟死妻誓不
他適兄利其財嗾族人誣婦以姦事獄成而澤民至察
知其枉為直之
   鐵工姓名
汪澤民為平江府推官有僧淨廣與他僧有憾久絶往
來一日邀廣飲廣弟子急欲得師財且苦其捶楚濳往
[009-7a]
他僧所殺之明日訴官他僧不勝拷掠乃誣服三經審
録詞無異結案待決澤民取行兇刀視之刀上有鐵工
姓名召工問之乃其弟子刀也一訊吐實即械之而出
他僧人驚以為神
   提舉辯明
宋提舉楊某為越録事叅軍其守治盜嚴凡保内捕賊
不獲則被盜物責保長償之有一人家被盜持杖追擊
仆地執送保長保長苦之乃即械繫解官間盜死郡因
[009-7b]
治保長制死獄具後公閲狀云左肋下致命一痕長寸
二分中有白路必背後追擊是其死非因保長制縛也
獄吏爭案已成公不聽即追詰元捕賊者果得其情索
致杖首有裂証益明乃引法止坐保長杖罪免死後公
二子登進士雖曰有命然其心可尚也
   陳睦酷報
宋陳睦嘗提㸃兩浙刑獄會杭民有妾沉香者澣衣井
旁嫡子墮井死妻訟于州以為必沉香擠之三易獄不
[009-8a]
合睦怒逐掾殺沉香東坡詩殺人無驗終不快此恨終
身恐難了蓋有激云睦還京久之無所授禱神廟無應
后恍聞人云如沉香何睦震汗廢食累日而卒
   刃傷釋福兒
鄧文原僉浙西亷訪司事呉興民夜歸巡邏者執之繋
亭下其人遁去有追及之者刺其脇仆地明旦家人得
之以歸比死其兄問殺汝者何人曰白帽青衣長身者
也其兄愬於官有司問直初更者曰張福兒執之使服
[009-8b]
焉械繫三年文原録之曰福兒身不滿六尺未見其長
也刃傷右脇而福兒素用右手傷宜在左何右傷也鞫
之果得真殺人者遂釋福兒
   焚廬殺夫
桐廬人戴汝惟家被盜有司得盜獄成送郡夜有焚戴
氏廬者而不知汝惟所之鄧文原曰此必有故也乃得
其妻葉氏與其弟謀殺汝惟狀而於水涯樹下得屍與
漬血斧俱在焉人以為神
[009-9a]
   謝蘭誣殺
鄧文原移江東道徽州民謝蘭家僮汪姓者死蘭姪回
賂汪族人誣蘭殺之蘭誣服文原録之得其情釋蘭而
坐回時久旱獄決乃雨
   漁殺盜網魚
貢師泰為紹興路推官山隂白洋港有大船飄近㟁史
甲二十人適取鹵海濱見其無主因取其篙櫓而船中
有二死人有徐一者怪其無物而有死人以為史等所
[009-9b]
劫首官史既誣服師泰宻詢之則里中沈丁載物抵杭
而回漁者張網海中因盜網中魚為漁者所殺寃皆白
   徐裕奪貲殺商
浙西有游徼徐裕以巡鹽為名肆掠村落間一日遇諸
暨商奪其所齎錢撲殺之投屍於水走告縣曰我獲私
鹽犯人畏罪赴水死矣官驗視以有傷疑之遂以疑獄
釋貢師泰追詢覆按之具得裕所以殺人狀
   姚甲偽鈔
[009-10a]
餘姚孫國賓獲姚甲造偽鈔受賕而釋之執髙乙魯丙
赴有司誣以同造偽鈔高嘗為姚行用實非自造而魯
與孫有隙故并連之貢師泰疑高等覆造不合以孫詰
之辭屈而情見即釋魯而加高以本罪姚遂處死孫亦
就法
   邊其揭捕文
開封屠子胡氏婦行素不潔夫及舅姑日加笞罵一日
出汲不歸胡訴之官適安業坊中有婦人屍在眢井中
[009-10b]
者官司召胡認之曰吾婦一足無小指此屍足指全非
吾婦也婦父母素怨胡氏又索辯而乃抱屍而哭曰此
吾女也久失愛舅姑是必撻死置井中以逃罪耳時暑
不三二日屍已潰略一驗有司權瘞城外下胡氏獄拷
驗鍜鍊百至胡遂自誣服事上刑部國朝之法歲遣使
審覆諸路刑獄是歲刑部郎中邊其來開封視成案即
知寃濫謂宣慰使安文玉曰是婦不死安執不肯改乃
令人徧閲城門所揭諸人捕亾文字中有賈胡逃婢一
[009-11a]
人中所索辯及它物色與屍狀同迷其所寓正眢井處
也賈胡已它適矣於是使人監故瘞屍者令掘起元屍
將詢其所主與隣僉曰然瘞者出曹門涉河東岸指一
新塜曰此是也發之乃一男子屍執前説曰埋時盛夏
河水方漲此輩病涉棄屍水中矣是男子以青&KR1326總髪
必江淮新虜無疑訊之果然安心知其寃以未得逃婦
不肯釋胡氏會開封故吏徐沼州一僕於迓妓中得胡
氏婦問之乃出汲而淫奔于人轉售娼家其事乃白余
[009-11b]
三任佐幙所至必先申明從初不應受理之令政為此

 
 
 
 
 
 疑獄集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