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o0024 欽定古今儲貳金鑑-清-高宗弘曆 (master)


[005-1a]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古今儲貳金鑑卷五


  宋


  太宗


  太宗初名匡又改賜光義即位後改名炅宣袓第三子
母昭憲皇后杜氏初仕周爲供奉官都知太祖即位拜
殿前都虞候累進大内都部署加同平章事行開封尹
再加兼中書令征太原改東都畱守封晉王建隆二年
[005-1b]
昭憲太后不豫命太祖曰汝百嵗後當傳位光義光義
傳光美光美傳德昭夫四海至廣能立長君社稷之福
也太祖泣曰敢不受命后因顧樞密直學士趙普謂曰
爾同記吾言不可違也命普即榻前爲誓書普於紙尾
署曰臣普書藏之金匱命謹密宫人掌之開寳九年冬
太祖屬疾王在南府命宦者王繼恩中夜馳詣府邸召
王入屬以後事左右皆不得聞但遥見燭影後王時或
離席若有所避遜狀旣而上引柱斧戳地大聲謂王曰
[005-2a]
好爲之帝崩即皇帝位以弟廷美爲開封尹兼中書令
封齊王先帝子德昭爲永興軍節度使兼侍中封武功
郡王徳芳為山南西道節度使遂改是嵗為太平興國
元年命太祖子及齊王廷美子並稱皇子四年帝北伐
武功郡王德昭從征幽州軍中常夜驚不知上所在有
謀立德昭者上聞不悦及歸以北征不利久不行太原
之賞德昭以爲言上大怒曰待汝自爲之賞未晚也德
昭退而自刎上聞驚悔往抱其尸大哭曰癡兒何至此
[005-2b]
耶贈中書令追封魏王賜諡曰懿後改呉王又改越王
尋以平北漢功進齊王廷美爲秦王七年或告秦王廷
美驕恣將有隂謀竊發上不忍暴其事遂罷廷美開封
尹授西京畱守先是盧多遜專政屢譖趙普謂普初無
立上意普深銜之㑹普再相廉得多遜與廷美交通事
上聞上怒責授多遜兵部尚書下御史獄捕繫中書守
堂官趙白等六人命翰林學士承旨李昉等雜治之多
遜自言累遣趙白以中書機事密告廷美去年九月中
[005-3a]
又令趙白言於廷美云願宫車晏駕盡力事大王廷美
遣樊德明報多遜云承旨言正會我意我亦願宫車早
晏駕至是太子太師王溥等七十四人奏多遜及廷美
顧望咒詛大逆不道宜行誅滅以正刑章趙白等處斬
詔削奪多遜官爵并家屬流崖州勒廷美歸私第詔稱
貴州防禦使德恭等仍爲皇姪皇姪女適韓氏去雲陽
公主號降右監門將軍韓崇業爲右千牛衛率府率仍
去駙馬都尉號並發遣西京就廷美居止貶閻矩爲涪
[005-3b]
州司户叅軍孫嶼爲融州司戸恭軍皆秦王廷美官屬
坐輔導無狀也趙普以廷美居西洛非便復諷知開封
府李符上言廷美不悔過而怨望乞徙遠郡以防他變
詔降廷美爲涪陵縣公房州安置命崇儀使閻彦進知
房州監察御史袁廓通判州事以伺察之雍熙元年廷
美至房州因憂悸成疾而卒上聞之嗚咽流涕謂宰相
曰廷美自少剛愎長益凶惡朕以同氣至親不忍寘之
於法俾居房陵冀其思過方欲推恩復舊遽兹殞逝痛
[005-4a]
傷奈何因悲泣感動左右遂下詔追封廷美爲涪王諡
曰悼後上謂宰相曰廷美母陳國夫人耿氏朕乳母也
後出嫁趙氏生廷俊朕以廷美故令廷俊屬鞬左右而
廷俊泄禁中事於廷美邇者鑿西池水心殿成橋梁未
備朕將泛舟徃焉廷美與左右謀欲以此時竊發不果
即詐稱疾於邸俟朕臨省因而爲變有告其事者若命
有司竆究則廷美罪不容誅朕不欲暴揚其醜及盧多
遜交通事發止令居守西洛而廷美不悔過益怨望出
[005-4b]
不遜語始命遷房陵廷俊亦但從貶宥朕於廷美葢無
負矣言未訖爲之惻然李昉對曰涪陵悖逆天下共聞
西池禁中事若非陛下委曲宣示臣等何由知之初昭
憲太后遺命葢欲太祖以次傳位故帝即位之初即令
廷美尹開封迨德昭不得其死德芳相繼夭絶廷美始
不自安已而柴禹錫等告廷美隂謀上疑以問普普對
曰臣願備樞軸以察姦變退復宻奏臣忝舊臣爲權倖
所沮因言預聞顧命及先朝上表自愬事上於宫中訪
[005-5a]
得普前所上章並發金匱得誓遂大感悟召普謂曰人
誰無過朕不待五十已盡知四十九年非矣辛亥以普
爲司徒兼侍中封梁國公他日帝以傳國之意訪之趙
普普曰太祖已誤陛下豈容再誤耶于是廷美遂得罪
凡廷美所以得罪普之爲也帝在位二十二年以至道
三年三月癸巳崩諡曰神功聖德文武皇帝廟號太宗
眞宗即位追復皇叔涪王廷美西京畱守檢校太師兼
中書令河南尹秦王贈兄德昭爲太傅元符三年改封
[005-5b]
秦王爲魏悼王魏王爲燕昭王


  等謹按以弟嗣兄非繼體之正杜太后祇知國
有長君爲社稷福不知以次傳位迭啓猜疑易滋
禍本太祖之曲從亂命趙普之預立誓書胥失之
也史家於光義嗣位毎多微詞


  御批通鑑輯覽謂燭影斧聲乃李燾長編汚衊太宗之
語証以宋史不書益明其妄苐太宗即位以後自
私其子猜忌日深聞軍中有立德昭之語意爲不
[005-6a]
懌其論太原行賞初非過舉乃&KR0757之已蹙致德昭
不得其死


  御批謂軍中謀立本無形迹或讒人搆釁揣測而爲之
太宗遽責以待汝自爲徳昭雖欲不死而不能允
爲春秋誅意之論至廷美得罪成於趙普蓋預窺
太宗有渝盟之意故展轉誣陷冀得固寵取容觀
其一誤再誤之對與榻前作誓前後異轍如出兩
人伏繹


[005-6b]
  御批以趙普始因多遜之毁請備樞軸以察奸變繼乃
搆成寃獄圖報夙嫌而於廷美略無顧忌至諷李
符上言必欲置之于死地則天良澌滅誠論語所
稱鄙夫無所不至


  丹毫評隲斧鉞昭然豈爲大臣受顧命者所宜出此夫
傳位至重雖嗣服承祧尚不宜顯行冊立致召釁
端豈有經歴數傳由弟及姪欲奉太后遺言保其
勿替烏可得乎是故宋室之禍昭憲啓之太祖成
[005-7a]
之若趙普者徒自爲身計旣負太祖誓言又陷太
宗於不義律以荀息忠貞之誼其又何辭乎


  元


  裕宗


  裕宗諱珍戬世祖嫡子也母昭睿順聖皇后鴻吉哩氏
按鴻吉哩氏原作洪吉拉氏今譯改後倣此中綂三年封燕王守中書令四
年兼判樞密院事至元初省臣奏請王署敕每月必再
至中書十年二月立爲皇太子十六年秋九月詔太子
[005-7b]
叅决朝政省院臺司之事皆先啓後奏時阿哈瑪特按阿
哈瑪特原作阿合馬今譯改後倣此擅國太子惡之未嘗少假顔色十九

年春三月皇太子從帝如上都阿哈瑪特畱守京師益
都千户王著因人心憤怨阿哈瑪特宻鑄大鎚與妖人
高和尚謀擊殺之以太子素惡其姦乃遣二西僧至中
書詐稱太子還都作佛事省中疑之詰問不伏著復矯
太子令俾樞密副使張易發兵夜㑹東宫易不察遽以
兵往省中遣使出迎悉爲僞太子所殺奪其馬入建德
[005-8a]
門夜二鼓至東宫前立馬呼省官至前責阿哈瑪特數語
著即牽去以所鑄銅鎚擊其腦立斃繼呼郝鎮至殺之囚
右丞張惠是時高觿張九思宿衛宫中開門大呼曰此賊
也叱衛士急捕之多就擒時帝在察汗淖爾聞之即遣和
爾果斯按和爾果斯原作和禮霍孫今譯改後倣此歸討為亂者皆棄市和爾
果斯入相太子曰阿哈瑪特已死汝任中書誠有便國利
民者母惮更張茍或阻撓我當力持之江南行省以嵗課
羨鈔四十七萬貫來獻太子怒曰朝廷但令汝等安百姓
[005-8b]
百姓安錢糧何患不足百姓不安錢糧雖多能自奉乎悉
却之行臺治書侍御史王惲進承華事略二十篇太子覧之
至漢成帝不絶馳道唐肅宗改綘紗服為朱明服心甚喜
曰我若遇是禮亦當如是於時世祖春秋高太子在中書
日久明於聴㫁聞四方科徴輓漕造作和市有係民休
戚者多奏罷之中外歸心焉二十年冬江南行臺監察
御史言事者請禪位于太子太子聞之懼臺臣寢其奏
不敢遽聞而阿哈瑪特之黨以臺臣隠匿乗間發之世
[005-9a]
祖大怒太子益懼未幾遂薨太子初爲燕王時劉秉忠
薦中山王恂輔之又嘗從姚樞竇黙學仁孝㳟儉爲世
所稱成宗即位追諡文惠明孝皇帝


  等謹按裕宗爲太子守中書令兼判樞密院事
政柄所歸中外聞風畏忌固其宜也阿哈瑪特當
國既久威福自專人心憤怨已非一日乃奸人王
著等僞托太子名遂召而殺之雖阿哈瑪特罪惡
貫盈死有餘辜亦可見太子專權擅命舉朝但知
[005-9b]
有太子不知有世祖矣厥後臺臣奏請内禪事屬
非常阿哈瑪特之黨乗機搆釁以太子之賢竟至
憂懼不安而卒論者惜之


  御批通鑑輯覽謂内禪本非臣下所宜請珍戩之禍不
始于請禪之日而伏扵預叅朝政之時且我遇是
禮亦當如是豈爲人子者所忍言使當日但令養
徳承華羣小何由窺伺即阿哈瑪特之事奸徒亦
何由假名以釀禍機㳟繹


[005-10a]
  聖訓所以咎始謀之不善者至深切矣


  阿裕實哩達喇按阿裕實哩達喇原作阿育師利達拉今譯改後倣此


  阿裕實哩達喇順帝長子母鄂勒哲呼圖克按鄂勒哲呼圖克原
作完者忽都今譯改後倣此皇后竒氏至正十三年詔立爲皇太子

帝在位久怠於政太子春秋日盛軍國事皆所臨决后
與太子遽謀内禪諭意丞相太平太平不答召至宫舉
酒由前意太平依違而已是時太子欲盡逐帝左右令
御史劾帝所親暱御史中丞圖嚕特穆爾未及奏而所
[005-10b]
令御史被遷官太子疑太平子額森呼圗克泄其事决
意去太平政柄知樞密院事努都爾噶聞之數於帝前左
右之故太子未得逞十九年十二月太子以左丞成遵
叅知政事趙中皆太平所任用令御史誣其贓罪杖殺
之二十一年九月阿勒呼木特穆爾兵逼上都太子言於
帝令以太平爲畱守實欲置之死地會有引兵縛阿勒呼
木特穆爾至軍前者太平不受送闕下誅之宦者保布
哈托歡按托歡原作脱歡今譯改後倣此内侍太子外納綽斯戩多驕
[005-11a]
恣不法御史傅公讓劾之忤太子意坐左遷治書侍御
史陳祖仁上書極諫太子怒令御史大夫魯達實傳諭
祖仁以托歡等初無是事御史糾言不實已與美除昔
裕宗爲太子凡事合奏者皆許啓聞非獨我今日也祖
仁乃復上書切言之臺臣皆請罷于是太子以其事聞
二人乃辭退帝又特令魯達實諭旨祖仁復上疏論之
帝大怒祖仁等皆左遷時魯達實乃力持其事太子惡
之譖于帝前遣之歸初綽斯戩徇太子㫖誣魯達實
[005-11b]
額森呼圖克等謀不軌鍛錬具獄帝知其無辜數諭太
子寢事太子不從而綽斯戩保布哈皆附太子必窮究
之額森呼圖克等貶死又圖沁特穆爾先與中書左丞
額森布哈有隙額森布哈因譖其詆毁朝政而博囉特
穆爾者素與圖沁特穆爾善遣人白其非罪太子怒下
詔削博囉特穆爾官職奪其兵博囉特穆爾輙拒命遂
詔庫庫特穆爾按庫庫特穆爾原作擴廓特穆爾今譯改後倣此出兵討之博囉
特穆爾知詔命調遣皆綽斯戩之所爲令圖沁特穆爾
[005-12a]
舉兵向闕知院伊蘇按伊蘇原作也速今譯改後倣此等迎戰不利太
子率兵出古北口東走興松圖沁特穆爾兵至清河遣
人即軍中問故以必得綽斯戩及保布哈爲對乃執二
人畀之皆爲所殺遂復博囉特穆爾官仍守禦大同圖
沁特穆爾並授平章政事引軍還大同先是太子至路
兒嶺詔追及之還宫遂命庫庫特穆爾調兵分道進兵
討博囉特穆爾博囉特穆爾畱兵守大同自率兵與圖
沁特穆爾魯達實等復大舉向闕太子率師拒之不利
[005-12b]
復出奔博囉特穆爾既専國事數遣使請太子還不報
二十五年太子發諸路兵進討博囉特穆爾大怒僞爲
皇后書召太子遣兵攻上都之附太子者七月博囉特
穆爾及魯達實圗沁特穆爾等皆伏誅九月太子還
大都方太子之奔太原也欲謀自立及還宫后傳旨令
庫庫特穆爾以重兵擁太子入城脅帝禪位庫庫特穆
爾知其意未至京城三十里即㪚遣大軍以數騎入朝
太子深銜之二十八年明兵大至帝同太子避兵北行
[005-13a]
京城陥後二年帝殂太子從數十騎遁


  等謹按順帝預立太子令其臨决軍國重事是
權已下移兼以帝在位久怠於政事遂寵結近侍
讐害廷臣諸形悖戾建儲之弊至斯極矣伏讀


  御批通鑑輯覽謂太子與竒后初旣思爲内禪之謀繼
復圖爲脅要之舉其不知有君父逆惡已無可解
坐致奸徒横恣内亂迭生宗社淪亡流離遁去良
由順帝孱弱事先不能防禍至不能救誠如


[005-13b]
  御批所引荀卿之言父報讐而子行刦者也可不戒哉








  欽定古今儲貳金鑑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