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k0098 武林梵志-明-吳之鯨 (master)


[004-1a]
欽定四庫全書
 武林梵志巻四
           明 吳之鯨 撰
  北山分脉由湖墅至/皋亭山
香積寺在江漲橋北宋太平興國三年柯氏捨宅為寺
 舊名興福大中祥符間賜額香積門臨官河㠶檣徃
 來者日千百計秉燭猶喧一徑蛇行茂林蔭宻隱然
 城市異藪也
[004-1b]
妙行寺在夾城巷宋徽宗時有僧思淨者姓喻工畫佛
 人稱喻彌陀遂棄家學佛捨宅為寺以接待雲水二
 十年間徃來者三百萬衆故俗稱接待寺方臘之亂
 思淨語賊乞以一身代一城之命賊為少戢元季燬
 宣徳二年重建寺南為望佛橋寺内有布袋和尚像
 親筆題贊書法遒古 張九成喻彌陀塔銘錢塘喻
 氏子生不茹葷少好畫學吳道子臻其能後專畫阿
 彌陀佛無為子楊次公喜之呼為喻彌陀世因以稱
[004-2a]
 焉年三十五歲棄家學佛名思淨初禮開化定公為
 師次依靈芝照公祝髮二公皆有戒行而師所志甚
 逺不自以為足也即北城之外僦舎飯僧期以百萬
 日持鉢乞食不避寒暑心念精一人天歸焉不為經
 藏為毗盧大閣百鏡四垂互相攝入莊嚴雄飾儼若
 天宫庖湢井厠莫不備具郡移妙行院額以旌其勤
 屬方臘陳通之亂煨燼之餘妙行巋然獨存蓋雖賊
 不敢犯也至金人入㓂始焚之臘之來也師徑造賊
[004-2b]
 壘願以一身代一城之命誠心感動賊悚然為之少
 戢每賊退師輙収聚遺骸大作佛事香花熏沐冡而
 藏之其志堅確表裏如一積久純熟不見間斷至於
 隨機響答自然殊勝有部使者問師能畫彌陀何不
 叅問師即答曰平生只解畫彌陀不解叅禪可奈何
 幸有五湖風月在太平何用動干戈師為兒時游西
 湖多寶山輙作念曰異時當鐫此為佛其後遂為彌
 勒之像欲及百尺使水陸徃來得以瞻仰門下侍郎
[004-3a]
 薛公問彌勒見在天宫為諸天説法公於此鐫頑石
 將奚以為師曰咄哉頑石頭全憑巧匠修只今彌勒
 佛莫待下生求其他發揚應接徃徃如是嘗以般若
 心經句為一頌其所自得蓋不可以常法論也紹興
 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趺坐而逝年七十其徒塟於
 院之法堂之右前此僧有夢窣堵坡墜於地者有夢白
 龍升天者有夢衆神禮辭者噫此豈常人也哉度弟
 子二百八十一人師常以院宇未復為念既而弟子
[004-3b]
 行超以判府丞相吕公之命甲乙相繼主院事行蹈
 建大藏水陸堂行速建僧堂二十間行全建法堂方
 丈巍峩蔽虧觀者動心其盛矣哉余錢塘人也知師
 為詳竊嘗悲學佛者比比而務實者何其寡也學律
 者以變古為長學教者以好勝為務學禪者以破戒
 為通其失佛意甚矣而師惟實是務不事虚飾搏空
 手齋三百萬僧架空地為大刹宇鑿空山為佛誓以
 有成不自有其善不自矜其能故人無不信者茲可
[004-4a]
 尚也已行全來請銘銘曰大道不明誰辨西東卑者
 眩俗髙者譚空課其實效繫影捕風偉哉法師唯實
 是務飯無量僧建大刹宇捐軀贖命指石為佛厥志
 未已厥身己没誓千百生終底其成粤有法子克肖
 其父殿堂樓閣庖湢廊廡後先出沒為一佛土咨爾
 子孫勿墜其緒 張浚贊喻彌陀掩遺骸詩刀兵刼
 海苦漫漫原野遺骸葬若干盡大地人須薦取眼睛
 突出髑髏寒 趙鼎贊喻彌陀詩骸骨鱗鱗曠野昏
[004-4b]
 天陰雨濕向誰論縱然有樂踰南面爭似無為實相
 門 清了贊喻彌陀詩城市鄉村隨處走落花流水
 幾番春揚眉一笑憑誰薦四百萬僧齋主人 蘇試
 水杓頌喻彌陀用以化縁其徒寶之杓柄長多少西
 湖水淺深本來無一物非古亦非今 張商英贊喻
 彌陀畫丈六佛詩丈六金身毫端三昧精妙入神充
 滿法界善知衆藝得大自在游戯神通一切無礙恒
 河沙刼金剛不壞萬象森羅影現中一顆圓光非内
[004-5a]
 外 史浩喻彌陀偈攪翻十里西湖水化作四方八
 徳池淨洗衆生煩惱垢人人見自性阿彌
法雲寺在武林門北七里許歸錦橋西餘杭塘之南草
 營巷五代晉天福五年呉越王建請餘杭安樂寺治
 禪師開山賜額法因寺宋英宗治平二年圓通秀禪
 師重建改賜今額寺内有宋駙馬都尉武勝軍節度
 觀察留後張敦禮捨鐘萬斛蘇東坡作銘内殿崇班
 馬惟寛捨拜石東坡作記元至正兵燬洪武九年善
[004-5b]
 人沈勝請雙林寺鐡菴愚䝉極禪師重建正統間燬
 寺僧文珩圭璋白和尚重新殿宇嘉靖間倭夷入宼
 兵燬萬厯二十二年僧明慶智昂重建寺右有愚䝉
 極塔 蘇軾法雲寺鐘銘并叙元豐七年十月有詔
 大長老圓通禪師法秀住法雲寺寺成而未有鐘大
 檀越駙馬都尉武勝軍節度觀察留後張敦禮與冀
 國大長公主唱之從而和者若干人元祐元年四月
 鐘成萬斛東坡居士蘇軾為之銘曰有鐘誰為撞有
[004-6a]
 撞誰撞之三合而後鳴聞所聞為五闕一不可得汝
 則安能聞汝聞竟安在耳視目所聽當知所聞者鳴
 寂寂時鳴大圜空中師獨處髙廣座卧士無所著人
 引非引人二俱無所説而説無説法説法雖無盡問
 則應曰三汝應如是聞不應如是聽 蘇軾法雲寺
 禮拜石記夫供養之具最為佛事先其法不一他山
 之石平不容垢横展如席願為一止具之用晨夕禮
 佛以此皈依當敬禮無所觀時運心廣傳無所不在
[004-6b]
 天上人間以至地下悉觸智光聞我佛修道時芻泥
 巢頂霑佛氣分後皆受報則禮佛也其心實重有徳
 至是禮也願一拜一起無過父母乗此願力不墮三
 塗佛力不可盡石不可盡願力不可盡三者既不可
 盡二親獲福生生世世亦不可盡今對佛宣白惟佛
 實臨之元祐八年七月中旬内殿崇班馬惟寛捨
定光寺初名福慶菴創自大梁貞明二年丙子杭州都
 督府錢塘縣節度討擊副使方銖同衆共造石幢一
[004-7a]
 具鐫大佛頂尊勝陀羅尼咒於上其文略曰布金設
 象寶刹交輝土淨曇生宛如佛國現存後唐天成二
 年大為増創復昌於晉天福四年蓋呉越王因長耳
 和尚來居於此顯定光古佛化身遂改為定光禪寺
 在武林門外清湖中閘上關門巷内洪武五年天台
 僧惠珙重建至正統景泰間僧佛海昌昇等復建翰
 林侍講蔣廷暉書其額萬厯間水旱相仍竟為荒墟
 三十三年乙巳七月間黄汝亨倡緣重新之前後大
[004-7b]
 殿鐘樓兩廡禪堂方丈鑄鐘設像汝亨有碑記殿前
 存古羅漢松栢各二株古井名夢泉石欄存偈天王
 後殿并東廢塔院古栢七株大槐樹一株冬青樹一
 株皆七百餘年物 黄汝亨重建定光寺募縁疏定
 光寺去予家百武而近自梁唐歴晉宋代興稱吾里
 最勝覺地昔予垂髫讀書其中殿宇敞朗古松修竹
 掩映僧舎佛降生日士女香供禮拜紛集如雨今予
 折腰官下回憶讀書時僅三十年而雄殿惟餘荒臺
[004-8a]
 叢林踐為豐草殘僧數衆敗屋幾椽古佛道場倐焉
 寂寞稱佛子者不無黍離之歎追惟我等均此覆載
 而或髙樓廣厦擬於仙居或風雨飄摇草棲露宿是
 誰所種而受報爾殊俗人不思其故遇可修為尚生
 慳吝可悲已夫長耳和尚為定光古佛化身天成間
 自天台來卓錫錢塘後居南山法相寺常募人作福
 或問和尚作福有何形段答曰能遮百醜由此言之
 醜於何作貪慳即是福於何生能遮即是減醜増美
[004-8b]
 造自一念耳即以長耳和尚片言作定光導師可也
 我等賢愚貴賤信受斯語頂踵可捐何況錢幣是古
 佛寺不日成之于是寺僧方理捨念投體稽首行乞
 屬予重宣而作偈言稽首古定光普同十方衆是佛
 無古今還現於本人是福無形段遮醜即名福醜亦
 不自形慳貪即為醜願以無量光照破慳貪種一切
 諸佛相喜捨心所成如以長耳相莊嚴定光佛古佛
 所現處梁晉宋無二我願十方衆自信等信佛頂踵
[004-9a]
 而可捐何况金銀粟寶山空手回百醜於何滅奉持
 斯語者親見古定光
永慈寺亦名萬壽庵在烏盆橋路口僧宗宴慶秀募開
 義井建茶亭佛宇以濟徃來寒暑不輟杭嚴道費公
 堯年題額晏秀徃京師以慈忍堅苦聞於上召對賜
 滲金毘盧遮那十佛寶蓮座金像一尊並千佛旙紫
 衣袈裟五佛冠勅賜䕶國永慈寺額以歸建大殿供
 滲金佛八角亭供大士像並天王殿山門禪室慶秀
[004-9b]
 復拓基為永逺之計云
化度寺在江漲橋梁天監間朱异捨宅為寺名衆安隋
 改衆善唐改重雲再改承雲宋治平二年改今名旁
 有崇善王廟元至元間燬至正間僧若金復建
寶覺豐樂寺名豐樂院在西馬堘内宋乾徳六年僧雪
 巖建治平間改為寶覺豐樂禪寺嘉靖間兵燬萬厯
 三十年僧寂學重建前有金沙橋左右有八角琉璃
 井後有銀沙橋阿婆蕩小土山茂竹
[004-10a]
顯教寺在武林門外東去里許宋顯仁太皇后韋氏紹
 興十二年自北歸至是辛未二十二年十月於杭州
 臯亭山建新寺成額曰崇先顯孝寺明年復於北關
 門外清湖閘東傍大河建菴曰華嚴以為别院乾道
 五年仍奉敇改今額後徙在城金剛嶺嘉熙間燬寶
 祐年間徙今所元末燬洪武初重建未幾又燬至𢎞
 治已酉僧智福復建萬厯庚子又燬後十年僧廣詢
 慨然有興復之志儀部黄汝亨為倡募誅茅拓地經
[004-10b]
 營木石不輟寒暑者三載至壬子落成寺幽僻深邃
 若谷南北湖山隱映林樾清流四面小橋古路宛有
 東林虎溪之勝於北郊諸蘭若中獨稱幽絶殿之外
 去百餘歩黄汝亨建亭書華嚴經又以妙嚴二字題
 其居宋應昌題深省二字贈之後有池一泓澄注上
 有修竹古藤鬰翠如畫汝亨構三楹其下題曰得聽
 居詢樸真嚴於戒律善講所至法席充牣尤於妙法
 華經得三昧四方學人咸稱明法華云所註有觀所
[004-11a]
 緣緣論釋義九喻詩諸游覽詩並偈頌若干首並行
 於世 黄汝亨建殿募疏武林門外清湖閘中舊是
 華嚴之菴今名顯教之寺閣横山色何殊龍井之雲
 徑列松陰不減虎溪之渡自宋紹興而遞逺迨我洪
 武而重新諸佛之所照臨妙華於焉錯落萬厯庚子
 冄罹刼灰十載星霜竟湮蘭若諸天佛像淋漓風雨
 之場四壁僧伽殘破荆榛之地寺之不存教於何顯
 嗟古路之入幽谷豈當世而無善根茲幸詢禪師卓
[004-11b]
 錫此間義闡華嚴之藏揮麈其上音傳寶樹之枝開
 晦以明居今作古發鼎新之至願為衆信所皈依𢎞
 道則覆十方布金僅需五百敢告聿來檀施成茲最
 勝覺場一文一合萃衆寶於香林出力出財絫微塵
 而山嶽俾夫大方廣佛從一切願海而交通蓮座香
 臺與億貝心珠而並耀見在勤修之徳分明作福之
 形各破慳心咸歸淨業謹疏 劉曰寧送詢禪師歸
 武林顯教寺詩去去東林社還從天目遊佛燈螢火
[004-12a]
 夜别語樹間秋野葛諸方論飄蓬半世愁中原誰法
 眼駒䜟本南州 虞淳熙贈詢禪師詩梵林綠雪駐
 雙輪似有神光隔玉塵門拂桐花迎白鳳塢飛桃葉
 駕青鱗少陵競採千金實望帝遥思萬樹春更莫經
 臺摇麈落横山明月正留賔 曹學佺宿顯教寺詩橋
 頭山渺渺栅口水漸漸月没來時盡霜濃坐後添教
 原分顯宻徑自入華嚴今日遊仍處能於勝地兼
 釋廣詢得聽居歌詢也平生怒浮俗拄錫如鑱鬼神
[004-12b]
 哭曽把淒清風雨竹種成个个臨池玉黄郎自是靈
 山囑為䕶空門就林宿月明半在山之麓醉歌竹枝
 露如沐歌罷支頤仍瞪目責予不縛林邊屋詢也日
 中食不足那有餘藏趂餘欲黄郎知我同骨肉為結
 幽居對深緑涼風不使羲皇獨天花粉散琳琅馥靜
 聽心與虚空觸虚空發聲晤髙躅
福壽寺在西馬塍望佛橋西南俗呼為東隱齊梁朝有
 神僧寶掌禪師飛錫過汴游浙見林深地僻景勝形
[004-13a]
 奇即挿竹為精藍之始唐貞觀七年少卿夏公恢宏
 梵宇題曰東林五季末殿宇寥落宋嘉定間復為鼎
 新元復燬皇明鎮江南峰義禪師杖鉢游此重建成
 祖文皇帝有贊其略曰緇門總卒樂以優優至成化
 丁酉歲姑蘇半塘寺僧大章捨資建天王殿嘉靖乙
 酉山西老衲鼎建西方寶殿 陳秋閣新秋宿東林
 詩閒來棲野寺涼思快髙情露冷絺綃薄天秋枕簟
 清蒲揮逾玉麈蓮飲勝金莖翠竹摇詩榻孤眠憶友
[004-13b]
 生 陳寄南過東林詩生平躭寂樂曳杖入東林寺
 外青山繞階前黄葉深浮雲知世態澄水見禪心坐
 覺塵紛逺唯聞鐘梵音
大覺禪院去武林門北可十里在北關徳生巷唐憲宗
 元和二年𢎞辨法師建額曰大覺禪寺檀越蔣安王
 諒捨地計一十六畆五代周顯徳間燬元武宗至大
 三年詔舉烏石山僧世愚重建正殿天王殿法堂等
 後栁塘和尚拓以禪窟方丈僧寮修觀演義養老涅
[004-14a]
 槃諸堂春秋開講冬夏坐禪四方宗之靡不風嚮元
 季燬於兵燹洪武十一年用環璩法師欲崇奉大圓
 鏡光普門像復作大閣雄麗壯峙工與像稱都人作
 禮因敬生悟俗稱大覺院亦名觀音院成化間僧無
 心道鑑重葺嘉靖間島夷入㓂廢僧徳明尋又恢復
 迄萬厯三十三年歲癸夘僧圓神重建戸部主事晉
 江蔣光彦助緣落成撰文樹碑寺舊有東坡鼎趙松
 雪手書十可山房叅寥子手書覺路元僧栁塘手種
[004-14b]
 長松百八株並廢於嘉靖間惟大佛三尊諸天等像
 皆吕侃屠玉瓚名蹟及大圓鏡光觀音鏤像雖屢經
 刼燒而巋然獨存 唐憲宗御製贊朕聞天之為大
 也上下之容可紀地之為大也縱廣之數可推則知
 無去無來不生不滅拯沈淪於沙刼救焚灼於塵區
 毒龍懼其威光强象憚其神力其大則包於宇宙其
 小則隱於毫芒七十二圜先有陶鈞之内萬八千載
 即為俄頃之間漢日載其通輝周星彰其降誕鷲頭
[004-15a]
 峰下演金口之微言雞足山前舒玉毫之瑞相干戈
 不用梵志摧鋒甲胄無施波旬潰弤闢圓明之淨域
 啓方便之禪門慧晷耀於昏衢慈雲清於杇室無得
 而稱其惟大覺乎 中峰大圓鏡像贊心鏡光明皎
 如月聖人智體無生滅一念纔興即現前古今凡聖
 相融攝 唐宣宗皇帝問𢎞辨法師機緣帝曰禪宗
 何有南北之名對曰五祖𢎞忍大師在蘄州東山開
 法時有二弟子一名慧能受衣法居嶺南為六祖一
[004-15b]
 名神秀在北揚州其所得法雖一而開導發悟有頓
 漸之異故曰南頓北漸非禪宗本有南北之號也帝
 曰云何名戒對曰防非止惡謂之戒帝曰云何為定
 對曰六根渉境心不隨緣名定帝曰云何為慧對曰
 心境俱空照覽無惑名慧帝曰何為方便對曰隱實
 覆相權巧之門也被接中下曲施誘迪謂之方便設
 為上根言捨方便但説無上道者斯亦方便之譚乃
 至祖師𤣥言㤀功絶語亦無出方便之迹帝曰何為
[004-16a]
 佛心對曰人有智慧覺照為佛心心者佛之别名無
 形狀非青黄赤白男女等相在天非天在人非人而
 現天現人能男能女非始非終無生無滅故號靈覺
 之性如陛下日應萬幾即陛下佛心假使千佛共傳
 不㑹别有所得也帝曰祖佛既契㑹心印金剛經云
 無所得法如何對曰佛之一化實無一法與人但示
 衆人各各自性同一法藏帝曰何為頓見何為漸修
 對曰頓見自性與佛同儔然有無始染習故假漸修
[004-16b]
 對治令順性起用如人喫飯不一口便飽是日辨師
 對七刻賜紫方袍號圓智禪師仍勅修天下祖塔各
 令守䕶 錢德𢎞懷大覺上人詩借得僧房一榻眠凍
 雲晴日照寒氊己知有像俱成幻悟得無生始是禪
 碧眼比丘能佞佛白頭居士且譚𤣥懷人只隔西湖
 水沙上鳬鷖自洒然 李日華題覺海上人宴坐處詩
 一漚復一漚起滅何時休風靜孤月現空寒萬國秋
  鄒迪光十可山房題壁縱横不如李子宛轉頗似
[004-17a]
 模稜今日一椽為蓋他年五嶽擔簦
智果院在武林門外東關六里舊為宋東山萬壽寺寺
 敞可容數百僧四面環水蓮花盛時香聞里許有亭
 臨其上曰白蓮亭外有涵虚鏡水二閣中有白蓮橋
 米芾題且喫茶匾元末兵燬其地盡入民居洪武三
 年智果僧文□於舊基得觀音像一座三焚而不燬
 者未辨為幾百年所遺因建殿為供匾曰智果下院
 俗為觀音菴萬厯七年僧明繡拓基以廣其制創大
[004-17b]
 法堂萬厯戊申僧海成照心復捐資闢地濬池種蓮
 作亭以追舊蹟路建大山門曰萬壽遺踪 王穉登
 過訪詩禮佛歸來道路賖海雲猶自濕袈裟鰲身駕海
 千尋雪蜃氣成樓五色霞月滿吳門聊駐錫秋深作
 伴好還家門人若問南游事曽見支那小白華
永寧菴去武林門十里芳林鄉沙河關萬厯間雪浪法
 師建接待十方雲水檀越陸雲捨地中貴劉成為䕶
 法里人沈文助建翰林呉應賔題曰慧海津梁
[004-18a]
西方菴在艮山門外五里餘雲棲寺僧廣明卓錫於此
 飯僧十萬復捨已地以擴充之本師手書其額晝夜
 持佛號不輟口四方衲子藉為依焉
廣教寺在北新橋東晉天福六年有肇法師始創呉越
 王建舊名傾心宋大中祥符間改今額慶元六年密
 印法師重修有雨花堂説法臺元季燬洪武四年僧
 智海重建基址寛敞前後印堂田八十餘畆寺徑松
 林六十四丈後有土山三層上苦條樹大可五十圍
[004-18b]
 出武林門先見此樹景泰間僧覺徴潛心文墨博通
 經史註纂百忍箴行於世其板今存府庫以鉢資築
 江漲橋華光橋塘棲跨塘橋朱鏞書碑嘉靖年被倭
 患日漸侵廢萬厯間查理廢寺産額保里舉僧正祈
 承業惟跬地破椽而己祈贖置基地二畆建佛殿三
 楹萬厯丁未孫通曙重建千葉寶蓮大佛周圍小佛
 千尊僅延香火云 陳璇徴法師像讚貌古而神清
 膽雄而志宏其存已也活活落落其行事也烈烈轟
[004-19a]
 轟其學博也則因百忍箴而見其功顯也則造五道
 橋而稱律法條章講論而明聖賢義理遵守而行在
 當仁而不讓但有為而必成禪講叢林之寺院倚之
 而紀綱益振衡台宗門之教法得之而箕裘克承是
 不忝從佛國出古庭而受經抑不愧為大報恩重開
 山一代唯菴之上足續傳世之真燈也 陳璇詩三
 生石上長青苔春日誰登般若臺痛殺湯休從此逝
 不知惠逺幾時來風清浙水空杯渡雲歛英山寶地
[004-19b]
 開綠竹青松猶滿眼可憐消息斷蓬萊 毘陵胡濙
 源詩歲暮因過水際村維舟重過舊游門㸃頭頑石
 依然在説法髙僧已不存夜榻自來明月影春庭空
 見綠苔㾗我來多少傷懷事留像挑燈與重論 苕
 溪徐祚詩雨花樓閣化烟霞甘露泉頭即是家簷蔔
 結成霜後未枇杷開到雪中華也知寂滅纔為樂始
 信浮生自有涯寫得舊時行道影不教塵土涴袈裟
昭化寺去城北七里潮王橋東南唐長慶三年建舊名
[004-20a]
 龍龕吳越王復建於後周顯徳二年宋大中祥符間
 改賜今額舊在芳林鄉河北中界紹興二十三年官
 以其地建倉屋遷寺於兹地傍有潮王廟元至正十
 九年兵燬洪武四年重建二十四年立為叢林永樂
 九年復燬十年重建松江府推官段天祐撰碑記成
 化十二年少保于公給事張晟捐資重建隆慶二年
 張中復張一陽重修金臺王玘書昭化二字萬厯二
 十八年本寺僧圓㑹重修殿後存唐朝松栢三株
[004-20b]
 鎦英詩風軒話久覺清涼白藕花開近石塘老去詩
 名慚沈宋古來佛法重齊梁坐臨流水心方淨吟愛
 青山夢不㤀休得沈酣便歸去欲將小品問支郎
 沈宣詩六月野風村路涼小橋行過又陂塘人懷淇
 澳居栽竹僧汚袈裟燕渡梁共説五湖閒更好豈知
 一醉慮俱忘俞君寫得坡仙句只恐當筵笑郭郎
 倪宗正詩萬竹青青隔石橋薜蘿恍若䕶芭蕉眼前
 春色俱消歇定裏禪心忘寂寥雲意依微生畫壁月
[004-21a]
 光溶漾破烟霄一聨清影今分我幾度風霜不受凋
  蕭鳴鳳詩萬縷千條湖上堤蘇公去後歇芳菲獨
 餘寶地春陰在抱膝相看一鳥啼
崇興寺去城北一十五里芳林鄉北新關後元至元間
 普慧和尚建至正末兵燬洪武初僧照心禪師重建
 二十四年立為叢林正統四年本境居士盛本忠施
 財修建大雄寶殿大藏經閣普慧法堂鐘鼓樓並假
 山一座在寺殿後灰燼於隆慶五年七月十八日本
[004-21b]
 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佛廣建立小屋三間供奉萬歲
 龍牌萬厯十三年六月十三日真宣重建佛殿山門
 栽種千頭竒栢一株壬子黄汝亨倡緣真宣海雲復
 建大雄寶殿天王殿並普慧法堂
崇先顯孝華嚴教寺在臯亭山之陽宋紹興十九年建
 二十八年賜崇先顯孝禪寺額寧宗改禪為教御書
 臯亭山三字及崇先顯孝華嚴教寺八字以賜元末
 燬洪武十二年重建二十四年歸併崇興寺有無盡
[004-22a]
 堂萬工池東翰堂桃花塢即韋后墳攢所毘盧閣龍
 游洞雲錦亭圓音堂
普潤寺在武林門外西下扇一啚宋淳熙元年成太師
 捨地為寺賜今額元末燬於兵萬厯戊申圓泉禪師
 募化重新詳虞淳熙記中 按錢塘志故有普潤寺
 去㑹城之西不二里許前臨桃花港後接東隱寺開
 山於宋淳熙間國太師成公捨地為寺延師居焉寺
 名普潤者時方盛行天台之教除淨慈昭慶禀禪師
[004-22b]
 之外若天竺三山及普福而下若院若庵咸遵其化
 普潤葢以性具之教命名也或者曰論不云乎名無
 得物之功功無當名之實普潤之名為之奈何曰夫
 天台智者大師以靈山親承大蘇妙悟獨㸃法華一
 經為諸經王開本跡之雙妙㑹權實之一致色香中
 道世間相尚後賢一踵其芳猷烏得以附通之名圓
 頓之名哉曰如居士所指名必得實敢不仰信於心
 然實必符名抑何者為普而為潤耶曰若未聞法華
[004-23a]
 一雲一雨三草之無私澤乎葢喻衆心地為煩惱所
 亢道芽之莫生也故如來以大法音倡戒善滋三塗
 而濟之於人天倡諦縁滋二乗而濟之於菩薩以圓
 滿菩提滋菩薩而濟之於如來䆒其指歸如經云如
 來説法一相一味皆悉到於一切智地當知下而衆
 生上至菩薩無所不該者非普也歟始自貪嗔癡以
 至塵沙住地莫不受滋者又非潤之謂歟或者唯唯
 又曰不慧嘗原是寺自宋以還其間興廢固不可考
[004-23b]
 然成公之後寥寥若無一僧之可稱述孑然至今杲
 公乃能逺舉先蹟寧抑有説乎曰古今人物之著否
 有幸不幸何獨一寺然也若知寺名普潤在於利澤
 僧名圓杲在於朗照觀如來名大雲亦名麗日者又
 寺之待僧豈無宿因哉或又言寺微古跡曷以名刹
 曰子獨取夫古乎有人於此欲舎今日之今第求古
 日之古不知今既不處古云何有念念代謝交臂非
 故若將以方伯公諸長者為見在䕶法耶在即無所
[004-24a]
 去脱漸去那得復稱見在在耶總藏去於去則寺之
 與人稱今可也稱古亦可也或者唯唯遂以為寺記
 頌曰㑹城之西爰有招提成公捨宅普潤是題火宅
 燄熄法雲蔭低聖凡雖異為滋且夷宋迨勝國故址
 欲迷有僧圓杲以拓以棲方伯吳公給劄䕶持考其
 功徳成公肩齊誰能證此請自牟尼
普化庵近香積寺係香積下院僧無為重建
治平寺在城北永和里唐天成間建宋治平改今額元
[004-24b]
 至正間重建元末燬而復建洪武二十四年併香積
 寺
寶嚴寺在肇原鄉義溪村名寶勝院宋乾徳六年郡人
 錢仁暉捨地建治平中改今額建炎四年金兵犯境
 院燬而大士殿獨存金衆駭異奉泥金法幢佛牙舎
 利謝罪遁去而院旁十里民得無恙紹興間建元至
 正十九年燬洪武初復建二十四年併香積寺
興化菴在城西北謝溪村西宋咸淳間建元末燬洪武
[004-25a]
 十九年重建二十四年併香積寺
真如寺在江漲橋東宋韓蘄王捨宅為寺構重閣安奉
 金書大品般若經智度論於其上元至正二年燬洪
 武十五年重建
覺圓寺在武林門外五里皇慶元年僧慈濟建元末燬
 洪武十年重建今併昭化寺
鐡佛普明寺去西湖可四里許在西馬塍宋紹熙元年
 建菴曰普明冶鐡為佛嘉定十三年請額得古廢寺
[004-25b]
 普明之額偶與菴同遂移賜之改菴為院元末張士
 誠據為敵壘毁佛為軍器院廢正統四年僧宗浩重
 建天順二年請賜舊額甬東徐恕記俗猶稱鐡佛寺
 萬厯辛巳火祠部黄汝亨勸募僧朗重修
永慶寺舊名清心在西馬塍清泰二年吳越王建名湧
 泉院宋治平二年改額泉從石罅流出折入黄山橋
 泉味極清美髙宗愛之常取以瀹茗
永興寺在靈竺山後唐貞觀建今重修 武林黄汝亨
[004-26a]
 為寺碑記曰西溪有名刹曰永興寺當靈竺之後山
 唐貞觀間悟明尊者開山宋鐡牛印禪師重建濟顛
 復壘石為安樂橋不數武而當水嚙處嶔碕欲墮乃
 夏漲秋灌勢甚衝决而巋然獨存真聖蹟也村民將
 食螺螄己斷其尾顛乞放之池中遂活至今螺無尾
 寺中廢嘉靖間復興失其東偏為萬氏祠而祠又屬
 趙氏馮祭酒開之倡縁以七十緡贖還於是永興東
 境始復僧真麟居禪堂舊址焚修不懈禪房三間在
[004-26b]
 池左髙榆修竹間碧琅緑雪翛然可人池右種梅百
 本霏霏晴雪芳馥林表馮公因屬麟上人並佛宇一
 新之馮公數徃來此寺嘗歎曰此寺非惟地居幽絶
 僧朴真無綺妄非諸山等即十八里梅花春時山家
 焙茶香聞十餘里亦清勝冠諸叢林矣因題曰二雪
 堂永興有緣不減蘇學士三過矣寺後有方丈名安
 樂松軒是不佞所書厨下井名聖泉雲間陸尚書樹
 聲有淨界莊嚴題中江莫如忠所書俱名筆足與寺
[004-27a]
 千載宜記
佛慧寺在履泰一啚晉天福七年普覺明一禪師開山
 有碧沙泉今在山門左為法華祖師道場因名法華
 山永樂間比丘本源文達禪師重建正徳間燬都督
 萬鹿園為外䕶圓杲祗園法師闡揚宗教皈依雲集
 請龍藏水鎮梵刹建閣修葺煥然一新月溪圓朗相
 繼薫修下院名圓通菴在六寶村别院名白業堂
 文徴明詩法身曽趂木杯浮又駕慈航月下游出世
[004-27b]
 不求千歲藥汎溪長載一輪秋桂香飄處清禪夢兔
 影低時歇棹謳物色由來總虚幻何須重看海中漚
  王世貞詩吾師福慧悟來深萬字從胸衆所欽趺
 坐俄成水月觀繙經忽動海潮音塔因聽法名多寶
 田為酬恩字布金功徳總髙何所冀翛然一鉢下叢
 林 皇甫汸詩開教逢鳩什談經得馬鳴坐中窺有
 相言下了無生法雨和香氣天花落梵聲歸時多寶
 就列石為垂名 王問詩臺殿參差映海霞黄金髙
[004-28a]
 座禮袈裟一燈散作千燈影到處人傳講法華 文
 彭詩貝葉西來今幾年何人解悟得真詮老僧説得
 天花墜寶塔騰光法鏡圓 張鳯翼詩支公説法處
 寶塔夜光懸蘭若干峰雨香臺一縷烟慈航超苦海
 蓮火照迷川我欲聞鳴磬來修靜者緣 薛應旂詩
 人天無住著䆒竟有真詮面壁應難悟繙經孰可傳
 徧尋何處遇普渡亦須縁憶在吳門别重逢不記年
  陸樹聲迎月溪法師升座講四十八願偈盡十方
[004-28b]
 世是彌陀願盡衆生心是法界海衆生念念入佛復
 念念不屬衆生是彌陀願滿入法界海竟 王世貞
 白業堂記白業堂者故講師朗公所立也朗公之同
 母兄曰祗園俱少而離俗負大智慧三藏經論總持
 若槖復相與㕘五臺伏牛諸耆宿為秀法師上足尋
 駐錫於杭之碧峰山當是時祗園振法席而朗公佐
 之塤篪倡和不為異宗方之世親之始殆有間矣祗
 園示寂法席愈盛諸襯施雲集朗公不以充衣食供
[004-29a]
 而買地碧峰之址大約畆三十而微剪棘夷塊中為
 堂五楹左右淨翼之後為齋厨浴湢四周髙墉曠潔
 靚深竹樹匝列陰森蔽虧結夏解夏無非安地時郡
 守新都呉君請公室而樂之顔其楣曰白業志淨土
 也夫業不過二端淨穢而已諸淨行種種深淺不一
 而皆歸之淨諸穢行種種深淺不一而皆歸之穢淨
 而至於白所謂純潔無疵淨之至者也然猶得以白
 而擬之以業而證之即令不思善不思惡了悟妙明
[004-29b]
 本性無法可修無佛可作何白可擬何業可證哉朗
 公未五十而示病現化其門徒真相如蓮性印奉遺
 體瘞於堂之前而塔焉因介王徴士百穀來請記余
 舊嘗識公頎晳而長面若滿月每升座説法巍巍金
 山海潮之音聽者驚悚宻意殷勤惟余是屬余今安
 敢辭第朗公之業余不能深窺其趣而為之弟子者
 羯磨精進勿替朗公之志以無業為白業可也夫堂
 則一幻地而己矣
[004-30a]
報先寺在西溪履泰一啚又名明覺院呉越王建歲久
 傾隤萬厯間重建殿佛并像有恒如禪師習天台教
 三十年不出山誦法華六千部
真覺院在錢塘履泰三啚地名桃源嶺山向盤旋地臨
 邃寂古蹟桃源居嘉靖三十八年間僧真龍號伴雲
 捐資建孫淨源性良性純海月重修俗稱伴雲菴亦
 稱桃源居改名真覺院
豐禾菴在仁和縣二十三都一啚董公莊西梁貞明間
[004-30b]
 栁明王捨宅為菴保一方風調雨順五穀豐登故名
 豐禾菴栁明王即為本菴䕶法一境土穀遺像巍然
 在焉萬厯十五年風雨傾圮本境士民請僧行洹建
 造佛殿並華嚴樓金中丞馮司成俱題額
慈嚴寺在安吉三啚雲泉山下晉太平年建
慈泉寺在長壽一啚
廣福寺在長壽二啚
寂福寺在長夀四啚
[004-31a]
定安寺在定北二啚
定明寺在定北三啚
金蓮寺在定北一啚
棲真寺在定北四啚
無諍寺在女南一啚元時建
禪智寺在女南四啚宋時建
法性寺在崇化八都下九啚呉越王建
真寂寺在八都下九啚宋寶慶間建萬厯甲寅僧廣印
[004-31b]
 移建缾窰接衆印字聞谷㕘悟堅猛真禪那也
大雲寺在奉口唐貞觀間建
重興寺在靈芝三都宋徽宗建
荀山寺在靈芝三都八啚元至順中建
廣化寺在萬松山相傳寺側有沈約墓 聶心湯重興
 萬松山廣化禪寺碑云萬松山誌載鳳泉山在宋為
 圓通大覺璉禪師駐錫處有錫田碑勅至元間妙明
 廣濟普福大師淳紹由正續院來住茲山構大伽藍
[004-32a]
 聞於朝賜今額勑碑四襲其二剝蝕不可讀其二與
 寺記塔銘皆可攷寺所繇來者逺而其所部轄尤夥
 不獨一正續也餘杭武康長洲崑山比比咸有獨正
 續介在歩雖沒民間基址具存去山不二里又有金
 龍山淨安院宋白雲覺禪師道場僧廣隨居焉隨雲
 棲弟子宗教無不圓暢逺近稱仰里人謝君錫等請
 隨住持徒衆叢集以舊居湫隘不可容樵蘇不給宋
 司馬馮司成及其師蓮池各助金為倡贖山田若干
[004-32b]
 畆給帖蠲其役次創法堂禪堂齋堂方丈庖湢稍稍
 建置浸假而増益其所未備焉夫以宋元舊刹向之
 銷歇沈淪於民間者不知經幾年歲今幸一旦巍煥
 聿新臺殿碑幢復還舊觀廢興豈不由人是為記
淨安院在金龍山宋宣和覺禪師始創白雲菴毁嘉定
 四年僧智雅建紹定五年請今額又毁萬厯已夘僧
 廣隨重建錢塘令姜召有碑記
正續寺在常熟鄉宋無凖範和尚開山聨溪紹禪師重
[004-33a]
 興光宗御書額曰萬年正續元黄溍撰聨溪塔銘
寶慧菴在龍鳳山金龍山之陰宋紹興建景定重建賜
 額有碑記禮部出給公據又臨安府帖碑
圓覺菴在游漾塢鳳泉山北宋朝賜額有碑記
東明寺在安溪大遮山前建文君為僧至此有遺像
長慶寺在女北唐光化初建
寶林寺在崇化七都四啚吳越王建
東蓮寺在崇化七都五啚宋時建萬厯三十五年重建
[004-33b]
  聶心湯碑云太璞山之南有蕭刹焉其始剏者南
 宋時僧智深也僧本郡人受法於常州華藏元禪師
 後歸覲結菴兹山沙門雲集遂拓為寺日與談宗旨
 見為獨利上根弗普弗徧非西聖接引意也復建彌
 陀殿約諸善信同修淨土效晉逺公東林蓮社故號
 東蓮云由宋入國朝晨鐘夕鼓香雲弗絶迨值繇役
 繁重緇衣染公府之塵叢林苦吏胥之擾産蕩僧散
 猿啼狖嘯風雨之所漂摇僅見落葉荒苔數椽朽屋
[004-34a]
 而已里中朱廣文等惻然動一笠之想圖恢復計聞
 臯亭悟空塔院僧淮者有戒行雅負幹才禮請卓錫
 而望殘燼復然可不謂盛舉乎淮懼緣難驟結閉闗
 以待然而衆樂為助布金施粟不脛而至因命衲子
 性𢎞徳等庀材鳩工鼎建佛殿前為山門左齋堂右
 禪室厨庫湢浴鱗次一新進惟東蓮絡繹奔赴歴世墜
 緒不三稔而還舊觀何其易若承蜩也予思政虎賦
 蛇脧脂剜肉即名閥鉅姓箕裘漸見霣零矧琳宫梵
[004-34b]
 宇聚散摶沙者邪有人焉為之軫念倡義捐資勰謀
 起廢則嚮之鞠為茂草者煥然金碧輝煌矣遞廢之
 故縱曰刼數詎非人事哉噫産叢具在去珠復還願
 後之人有増無損不至翦焉荆棘不亦慈悲宏願功
 德無量也乎用紀顛末以昭勸戒
妙智寺在八都上四啚俗呼杜甫廟宋大觀建
智勝寺在下扇三啚寺左有白兔泉味清冽異常内泛
 白星觀者相汲不絕 黄汝亨贈伴雲詩衣帶南流
[004-35a]
 水風波去棹遲雲光沈梵閣山色澹江湄寺有髙僧
 偈詩慙學士題漫云無可坐空際白雲期 呉之鯨
 兔泉浮白詩短篙撥烟汀沙曲驚鳬鷖茂樹跨丹虹
 步屧支青藜甘泉出乳竇玉友勤提擕荳香猶帶露
 笋滑初穿泥采真貴㤀歡齊物悟幽棲吾生盡如此
 浮湛胡足稽
廣福寺在北隅一啚東晉建
觀音寺在餘杭塘北舊名觀音妙智院宋開寶間張彦
[004-35b]
 捨宅建
正等寺在調露二啚唐天寶間建
仁壽寺宋建
報福寺俱在調露鄉
佛日寺在臯亭山北為明教嵩禪師道場近桐叩寺前
 有渥洼池徑下有大松二株皆唐宋舊物寺廢土人
 斫伐時見幞頭紅袍者惶怖走避至今存萬厯間重
 建亦名佛日塢溪流屈曲叢朩交映水底怪竇如瑪
[004-36a]
 瑙色細蒲翠滴至此竟日㤀返塢盡處有大洞如屋
 亦仙境也
天王寺在仁和縣東一百里宋髙宗紹興年間建名永
 寧菴理宗淳祐四年法雨講主請勑賜額天王院元
 末兵燬洪武初復建更名曰寺
保江寺宋乾道年間建元至元間燬洪武二十年重建
西隱寺離城八十里宋乾德元年建元末兵燬洪武十
 四年重建
[004-36b]
慧日寺晉開運元年建名光照寺在孤山南宋祥符八
 年移至博陸改今額元末兵燬洪武十四年重建
純一院宋嘉定年間勅建元至正兵燬洪武二十四年
 立為叢林有下院曰慧林菴
萬壽菴在博陸村萬壽橋側 慧日天王保江西隱諸
 刹跂峙博陸皆創於宋燬於元復興於明惟慧日則
 建自開運然從孤山下遷易今名亦自宋始也資慶
 由長壽村移博陸不知何時載復載圮已沒於蓁蕪
[004-37a]
 瓦礫矣而僧如圓改築西水儼如雙林廢興非獨人
 事亦有緣感矣武林襟帶之水至博陸而與檇李代
 迴環盤礴欝秀之氣若聚固宜諸刹鱗起也胡𦙍嘉
 題
資慶院宋建炎間創元末兵燬景泰三年重建嘉靖四
 十五年復燬萬厯三十一年間上院僧守亷請禪僧
 如圓移築塘棲 胡𦙍嘉募造大雄殿疏云資慶院
 之廢土人幾不能舉其名至圓公始復之佛無莊嚴
[004-37b]
 之殿僧無老疾之堂與余謀之三年未飭材也辛亥
 仲春來謁余疏余曰何遲遲也曰凡吾所謂緣實難
 鳴鈴擊柝以號衆借縉紳先生之薦牘甘言以市人
 不可知之人余勿能也余為其信者而已余歎曰非
 獨子有不能佛亦有不能佛能度無量有情而不能
 盡衆生界能知羣有性而不能化導無縁以佛之不
 能加子之不能毋怪其難也雖然子為其信矣信者
 超死生之根本也何論縁事阿含經曰補理故寺二
[004-38a]
 梵之福此曲誘下機之語真具上根信者斷臂刺血
 亦無所愛豈福利之足言即余今為子作疏如不具
 信力而言其所疑縱舌繡筆花不免於六十四種中
 軟語綺語之業况以導人之信哉子既為其信矣子
 可無疑於緣矣有普同塔放生池
清流禪院在塘西里仁橋北元至正年建清流亭奉議
 大夫兼翰林院侍書蔣暉為天竺傳天台教觀住持
 閒中叟無相立正德年僧大一募贈方伯沈存濟地
[004-38b]
 建祈堂觀音閣藏經函閣中萬厯間經軼閣圮僧海
 潮立募三年闢為叢林飯僧無數易今名太史董其
 昌額其堂曰梵網珠又題曰有禪淨土祈堂舊宇則
 僧同涵居也
普濟院俗呼觀音娘娘殿居棲水之西市世愚悞稱泰
 山娘娘非也嘉靖間有倭警火及於殿見白衣大士
 合堂演咒出梵音以是垣堵無恙其靈現從來乆矣華
 亭袁福徴記
[004-39a]
徳雲菴初不知所自始天順間僧志詳莊嚴遺像於座
 下得書一緘云宋末元初戎事始定西天目山中峰
 祖師舉棹江湖船居十載南抵錢塘北游蘇秀乗此
 光風霽月鑑水平波優游涵泳而樂道也因泊船唐
 棲鎮下鄉耆李誠從師慕道乃於隴右平區修築幽
 居以為祖師祁寒盛暑燕息之所子昻趙公相與徃
 還論道匾曰徳雲菴有詩云舟停蘆月渚僧憩徳雲
 菴之句又云伽藍基址佛殿僧堂乃是聖朝土脉古
[004-39b]
 德嘉猷昭於千載之久福裕斯民者也後嗣宜遵先
 訓緜福祉於不朽庶幾不昧其肇矣乎按書是居士
 李誠為中峰祖師創以供游息者也書不知何人筆
 亦元時住持此菴遺訓後來者今僧如曉熏修其中
 在塘西南介河去市五里
永清禪院在塘西北三分村宋紹興間延法師剏元末
 兵燬洪武初復建玉音實錄見存
大圎菴去塘西十里許在龜馬山之間 古林講師塔
[004-40a]
 銘畧云師諱曇茂字古林於西石崗開治平壙建觀
 音殿周以房屋竹朩雲翳昔之殿宇門廡煥然一新
 今春秋八十宛若少壯度徒一十人預營師歸藏石
 塔於菴後師曰逹摩老子强要東來使我如何又要
 西去去則去且留此骨權作話頭後有幻人道古林
 禪師在此予愛其言而銘之銘曰生八十年作千萬
 善心心菩提種種方便釋迦老子只此一念持此一
 念四海周徧雖曰周徧又不可見有可見者藏骨之
[004-40b]
 塔示未來者尚其有覺成化巳亥秋九月進士張天
 錫撰
化城菴古井尚存井欄刻淳祐元年四月上旬惠塔主
 置門榜化城深處趙孟頫題
泗水菴 西水胡𦙍嘉撰重修泗水菴縁疏云余家西
 水不堪近市之囂雜每棹小槳攜茶竈泛葭葦荇藻
 間終憩泗水焉若超陟之顛迤邐入臯亭尋黄鶴則
 又以泗水為推輪矣其水為泉規之若井其下穹然
[004-41a]
 不知其方廣也履其上穹然者如鳴箏撥阮鏗鏘而
 應汲瓶落手蕩激以去非綆繘可繚而得水味不敵
 錫之慧金之中泠澄之以清和有韻不敗茗色背負
 小阜連岡突石可眺可遊接阜以徃中斷為峽林朩
 陰蔚紆杳而入恍異人境若夫鳩鳴夜月雪霽冬松
 花濃葉赤人寂徑清即謝有東山之勝陶愛匡阜之
 幽亦足埓矣然余於是更有感焉字水以泗其山為
 龜為馬峙於左右東魯河洛之遺事也此必有人焉
[004-41b]
 慕其風而錫以嘉名以為隠學棲槃之處碑沈志逸
 不復可致此一感也水為名泉邵康僖諸老煮茶賦
 詩以板其上先哲勝風慨焉可追又一感也中之佛
 宫髙敞樸質自徃代禪誦薫習能發人志意又一感
 也余徃時與卓去病兄弟捐資葺其圯樓後為惡僧
 醉飽所敗廢置踰時戊申之秋始延鑑如上人來主
 其菴鑑如文弱有行力収遺椽而整之則葷穢之塲
 可還舊貫向所云碩儒企東魯之踪韻士理鴻漸之
[004-42a]
 訣法侣開蓮花之社皆於是菴趨徃焉非止一福田
 利益之事而己余故手書疏語以告四方同調之士
 共發誠願並告鑑如至心勸成勿生疑怠 邵鋭詩
 棲溪老人鬢欲華杖藜方外謁袈裟雲端度嶺青天
 近松下乗風白幘斜峭壁坐禪飛錫杖空堂演法雨
 天花明年此興遲今日重到南山看採茶 丁養浩
 詩絶頂清新逺物華一塵飛不到袈裟松髙百丈穿
 雲出竹壓禪闗帶月斜野鶴有時閒教子老梅無語
[004-42b]
 自開花相逢莫問人間事紗帽籠頭且吃茶
廣濟菴在唐棲長橋𢎞治間太皇太后周及武宗皇帝
 欽賜御寶無量壽佛並帑金四百五十兩建尚書屠
 滽修撰錢福有碑記萬厯癸未重修殿傍建普同塔
 先後僧方毓顯林募成
崇勝寺在奉口峨嵋山南宋淳熙建元至元初燬至正
 十二年重建元末又燬洪武十年復建二十四年立
 成叢林
[004-43a]
寶華寺在芳林鄉㑹安村宋乾道間馬宗浩捨宅為菴
 名為寂慶寺嘉泰間重建淳祐七年移請今額元末
 燬洪武十六年復建
普濟寺在大雲鄉獨山西宋治平二年建元末燬洪武
 初重建
崇覺寺在城西北泰溪村元至正初建十三年燬洪武
 三十四年重建
興福菴在城西北仲溪鎮北元至正初建十六年燬洪
[004-43b]
 武元年重建二十四年俱併崇聖寺
普寧寺宋朝勅建天順二年于忠肅公聞於朝勅賜萬
 歲龍牌清鼎供器一副金字大普寧禪寺匾後寺頽
 僧絶萬厯戊子吉祥寺僧真實重建講師葦杭説法
 其中二十餘年師金陵人朴真和朗為逺近所宗馮
 夢禎為像贊黄汝亨為銘記塔在奉口廣化寺
普濟院乃普寧下院普寧飯僧渡河寒暑濟舟為難僧
 海珵於南岸修造鴨欄橋於橋下建菴飯僧徃來便
[004-44a]
 之
昇平廟在横里保係虎林玉泉寺下院分僧焚修其中
圓通菴在鼎湖之南宋朝創元時燬嘉靖二十二年重
 建復圯萬厯丁酉僧大潮募修
泰清菴在臯亭山南丘家橋萬厯戊戌雲棲僧大柔建
定心菴在黄鶴山南海塘萬厯甲辰越僧性海募建
資福菴在黄鶴山南張巷村萬厯癸已僧廣智募建
普門菴在黄鶴山南馬家埠萬厯甲辰歲僧如山募建
[004-44b]
膝泉菴在臯亭木塢左僧海澄實真構室於此錢王鏐
 以膝跪地泉即湧出故名
黄龍菴在黄鶴山大宋黄龍禪師開山元時兵燬隆慶
 年圓澄禪師構茅屋以居四世下僧如謐號超然㕘
 悟其中題其閣為惺惺閣嘗與髙攀龍呉志逺輩坐
 玉如潭七日而悟拈題即能詩詩多不具載募造佛
 殿方成而没沒一朞而其徒無淨毁賣於民家古松
 翠竹一時俱盡 僧如謐秋日山居詩日日生涯谷
[004-45a]
 口柴村童負米去還來種園野外留花朩接水空飛
 下石臺崖上翻紅楓葉老江中吹白荻花開平生獨
 有滄浪興欲作狂歌愧短才 秋日懷胡休復詩君去
 寂寥在秋來黄葉深溪清寒客思境淡養人心古樹
 依山瘦飛霞落水陰斷橋一片石孤影獨相臨
龍珠菴去郡城東北三十里在龍珠山之陽唐宋古刹
 傾廢難考惟故址猶存左有古松右有龍珠泉雲棲
 僧成意於萬厯庚子重建
[004-45b]
大覺菴在黄鶴山之陰青草塢僧大賢於萬厯戊申歲
 卓菴以居
巧山菴去城北三十里係古刹宋髙宗七夕駕幸其山
 因命名曰巧山
林雅菴在黄鶴山之陽僧義蘖於萬厯丁未歲建
圓通菴在黄鶴山之陰青草塢僧應堂於萬厯丙午歲
 建
永慶禪寺去城東四十里在黄鶴山之陽今稱龍居灣
[004-46a]
 唐清泰間建元初年燬萬厯間安隱寺僧如良等十
 人買故址構禪堂殿宇前有沼後有泉計百五十畆
 方伯呉公賜永慶禪林額朱國禎詩有序 自天目
 而東最尊者無若臯亭之黄鶴峰直黄鶴稍曲而菴
 者曰龍居面海臨谿舟騎絡繹雲游荷擔者尤多菴
 燬於倭茲再建居士偶尋山過之風雨停一飯作三
 詩其一曰名山游已徧此日到臯亭鶴下棲雲白風
 髙望海青僧歸老祗樹客逺舊禪燈莫問朝來雨還
[004-46b]
 堪夜摘星其二曰誰是歸依地青山合有縁風聲調
 石磬雲氣落松烟不語僧持咒從空佛結蓮今年老
 居士投足近諸天其三曰冒雨來投此蒲團正可依
 山深非寂歴燈影自光輝雪嶺看河近天花對雨飛
 一聲黄鶴下夜半有僧歸僧知其宰官也持册求文
 凡五月未有以應茲來索不得再辭又作一詩歸之
 此亦方便法我輩老年應法只宜爾爾皋亭峰勢倚
 層霄臺殿陰陰路轉遥山色烟籠禪喜窟海波時漾
[004-47a]
 虎溪橋秋風逺水來新客明月長廊隱舊寮自有象
 龍圓法相不愁檀越驟難招 李流芳冬日過皋亭
 龍居灣宿永慶禪院同一濓澄心恒可諸上人步月
 二首歸装出西湖間道向黄鶴屢愆桐塢期偶遂龍
 居諾輕舟凌晨風遥山滿晴郭丹林尚可數寒條紛
 無託披松指微徑聽水捫暗壑新構爭逺勢平臺攬
 摇落霜後山容淺天清海氣薄暫歇塵勞心始知寂
 滅樂每多方外遊見僧即如故燈明一龕下夜長愜
[004-47b]
 深晤不知山月上千林已流素出門尋舊溪愛踏松
 影路氣和空宇澄寒魄如春露去寺不數武回矚驚
 莽互幽泉洗我心微鐘杳然度
大悲妙心菴去城東三十里在安仁鄉僧如慧於嘉靖
 戊申募建
薔薇菴在黄鶴山之陰薔薇塢僧明通建
慧覺院去郡城東北四十里在黄鶴山之陰建自嘉泰四
 年元末廢古朩石橋故址俱存嘉靖間僧明證儒家
[004-48a]
 子緝草結菴其内設闗枯坐故俗稱曰草菴隆慶二
 年縣宰嘉其精誠捐資立額其孫如信精勤幹理感
 動諸檀越協助構殿擴山地以復今院右建證師塔
 院即設闗處院前有滴乳泉半月池左有觀音洞洞
 上有海音二字
慈孝菴在慧覺院側萬厯間李如徳建奉母清修
龍峰菴去城四十里在黄鶴山之巔有白玉泉峰髙千
 丈泉飛百尺嶺峻而人跡罕到故俗呼為雲梯嶺萬
[004-48b]
 厯庚戌歲越僧真茂重建
大雲菴去郡城東四十里在黄鶴山苦竹塢蜀僧性彬
 性澄於萬厯丁未重建彬字文若通楞嚴圓覺大義
梅石菴去城五十里在黄鶴山之陰晉天福七年佛日
 禪師淨業堂舊址向為衛允讓久踞萬厯辛亥歲郡
 城佛惠寺僧如誠徒普氤償價復故地左有洗鉢池
 右有仙姑洞深莫可測洞口多怪石石上有老梅郡
 人虞淳熙因題曰梅石菴並碑銘勒石
[004-49a]
聚石菴蓮花塢有故址安隱寺僧海文先年以亂石為
 窩萬厯戊申山中父老咸仰其德各捐金構庵故稱
 聚石菴
㑚伽菴在龍洞口萬厯丁未僧性月建菴有石臺梧桐
 數株前溪環帶
功德院在黄鶴山之陽係唐宋舊名國朝改名西勝安寺
 成化間火基方十畆四圍古朩俱存萬厯戊申僧如
 海捐資築基新設數椽焚修郡人張一陽仍額功德
[004-49b]
 禪院舊名苕溪平涵朱公作功德院記
圓教禪寺去城東五十里在丘山之陽年久傾廢止存
 殿基二十八畆方泉放生池安隱寺僧性美慧淵於
 萬厯庚辰重建
普慈菴在黄鶴山之陽有故址湮没年久萬厯已酉僧
 性玉重建有石崖龍潭之勝
靈花菴去城三十里在黄鶴山之陰花桐塢有古靈花
 菴基存焉有靈瑞泉呉郡僧大韋於萬厯丁未歲重
[004-50a]
 建
卧龍菴在黄鶴山之陰佛日塢僧慧鏡萬厯辛亥建菴
 多怪石石下古有龍牀故曰卧龍菴
白蓮菴去郡城三十里在黄鶴山之陰桃花塢僧如蓮
 焚修
定慧菴去城三十里在桃花塢萬厯丁未僧容亮建
法華菴在竹塢萬厯甲辰僧悟真建
烟石居在桃花塢山之巔萬厯壬寅僧本祥卓菴於石
[004-50b]
 崖下
翠微菴在桃花塢三塔之上萬厯戊寅僧真海性通建
 前有石坪石池水清味甘不竭
秀水菴在花橋北入古誌萬厯甲戍俞居士復捨基構
 菴僧廣德焚修
吉祥菴在黄鶴山褚塢萬厯戊申僧如林重建
觀音大悲菴在桐扣南王陵山頂萬厯戊子歲僧廣量
 重建
[004-51a]
西向菴在仁和縣廿三都江姓捨地創建延僧大澄於
 此十方雲水時依棲焉李流芳名其額
華藏菴去城五十里在黄鶴山右萬厯戊子歲僧雲川建
 右有乳泉古松栢列於道傍
永福菴在黄鶴山西首鮑家灣
般若菴在黄鶴山北面楮陽塢山上
徧福寺在城東北三十五里赤岸舊名衆善晉天福七
 年始祖慈航建佛殿賜子觀音殿天王殿宋治平二
[004-51b]
 年燬天順七年從真法師請賜名徧福而殿址俱廢
 前有潤玉亭丁蘭井衆善橋放生池至今存萬厯辛
 亥里人俞思沖丁周倡建賜子觀音殿方伯呉公書
 螽斯廣應額
茶湯寺古覺仁院去城東三十里湯鎮塘有古楂樹一
 株地名楂塘灣唐天寶二年住持洪深始建大雄寶
 殿二座千佛閣藏經宋治平二年重額覺仁院乾道
 三年燬寶慶三年重建洪武二十四年立為叢林永
[004-52a]
 樂十四年江潮沖没移建皋亭山嘉靖十一年僧懷
 悰鼎建俗稱茶湯亭
長壽寺即留茨菴在城西北三峰山大雲鄉元大徳年
 間建永樂間里人夏誠移請長壽寺額永樂五年十
 月十五日有勑一道御賜轎一乗 勅諭天下赴㑹
 僧衆朕惟佛氏之道清淨慈仁宏深廣大包含萬有
 貫徹妙微利益幽明功徳無量比者仁孝皇后崩逝
 舉薦揚之科起無遮之㑹廣集僧伽諷演經典百日
[004-52b]
 之間嘉禎翕集慧燈降於金刹法雲覆於紺園繡絢
 五紋輝燦諸品毫光累現衆彩畢呈天花雨空滿祗
 林之寶樹縞鶴飛舞繞碧落之旛幢佛之舎利或流
 輝於梵宫或騰耀於寶塔開照空之萏菡爛湧地之
 摩尼動若驪珠炳焕午夜晃如虹彩燭影丹霄寶殿
 之前圎結金梅之果長干之境秀産瓊芝之祥若斯
 顯靈難以悉舉皆由爾衆毘尼克謹梵行清修瀾翻
 八藏之文悟解三乗之旨秉至誠以奉朕命攄精意
[004-53a]
 以叩佛慈其中亦有至人道化髙妙飛行變化隱顯
 莫測感朕誠心來臨法㑹證明善功朕徳薄有未能
 知藉茲衆善遂致感通睹瑞應之蕃臻想神靈之濟
 度超遊極樂信有明徴朕實歡愉特加褒奨夫觀百
 川之流者必至海乃止虧一簣之功者則為山不成
 爾等益勤精進庶永謝於塵緣究竟真空期早登於
 覺地利生助化翼我皇家欽哉故諭
上塔伏虎禪院伏虎禪師原居江干五雲山每到城必
[004-53b]
 騎虎出入回山化錢買猪首飼虎忽一日回山遲偶
 傷一人禪師倚杖責之虎悲哀悔伏師徃皋亭結菴
 於興教寺後圓寂今上塔即伏虎禪師塔院
中塔悟空禪院即真歇清了塔宋紹興勅賜悟空禪師塔
 名靜照天重覺禪師為之銘淳熙僧徳輔重立石紹
 熙改元太師王藺留詩并序 予前年自江西召還
 以十二月六日抵修門雨後微雪宿接待院今得罪
 去國復以是日雪中來明日過皋亭見福公長老言
[004-54a]
 及相與歎息因留三絶重到招提却两年北牕風雪
 接衾眠客來休説邯郸夢世事端知不偶然富貴危
 機豈獨今且從麋鹿逐山林只慚莫報君恩重敢廢
 惓惓畎畆心臯亭回首軟紅塵晴日僧房暖似春禪
 老耽眈如卧虎相逢一笑問來因 院有古松數十
 株列道金鈎銀杏樹四株覆屋中有石池石為石蠏
 所蝕玲瓏如雕
下塔月明菴即清杲禪師塔院宋紹興間建國朝燬於
[004-54b]
 兵燹僧雪峰誅茅重建其徒如月習苦積功啓大雄
 殿山門鑄巨鐘濬放生池居士王宇春黄汝亨沈守
 正為倡縁經年落成仁和令喬時敏有月明禪院額
  朗士吳之鯨有碑皋亭山在武林東北隅烟嵐晴
 靄供明聖湖逺眺孤秀可挹古徳耆宿徃徃托跡於
 此而上中下三塔最著上塔伏虎禪師真藏中下二
 塔則真歇清了月明清杲二師滅度處也二師俱左
 緜人同嗣法於丹霞淳公宋紹興二十三年丁夘朔
[004-55a]
 日了呼首座曰吾行矣跏趺俄頃而逝杲時方作務
 聞之亦呵呵伏樹而寂兩公生同俗長同師不殊天
 親無著而去住無礙又似龎居士父子竒哉事聞於
 朝命使臣建塔於桃花塢即今處籓以禪室焚誦不
 廢入國朝厄於兵燹成化間復建獨下塔在山址樵
 蘇蹂踐榛莽迷離幾與丘垤讓卑矣禪師雪峰與徒
 冰輪俱杭人天性朴誠戒律精肅初遊五臺㕘名嶽
 歸訪杲公遺蹟慨然有興復志誅茅編屋不堊而堅
[004-55b]
 入其門新潔莊嚴能歛人志而發皈依瞻仰之願依
 山以居者逺邇趣役累黍可積駸駸拓大而雪峰己
 化去氷輪愈厲苦拮据矢成未竟之業一以樸誠動
 人遂復構殿三楹前後廡宇鱗次繡錯香燈梵花法
 幢建鼓鐘磬之聲晨夕逹數里而百年來荒墟遂成
 珠宫琳宇矣徃歲辛夘余不佞與俞似宗讀書興教
 寺欽雪峰髙行時過㕘訪師一日指侍者曰此初懴
 皈誠者也昨日夜义頭今朝菩薩面夜义與菩薩只
[004-56a]
 隔一條線聲音朗徹余聆之恍然心境清沁若有所
 㑹是歲似宗預計偕即成進士因與皋亭結久要而
 余南北分馳遂虚舊游顧夙企冰輪之能成師志而
 構茲勝果也非特法門龍象抑亦古刹棟樑歟頃左
 方伯桐城吳公亷其實與銘不朽而仁和邑侯海上
 喬公嘉與更新題曰月明禪院以標其額儼然月明
 杲禪師與山靈並曜法席之盛當世世傳燈未艾矣
 不佞因為述其詳而系之以銘銘曰曹溪肇源清原
[004-56b]
 分派提心為宗何等無在慧筏渡迷金鎞撥碍杲師
 受衣空明洞解現示游戯大千同界遺蜕奚存真性
 不壞雪峰上首璞中圭外如月紹林堅忍于邁猊座
 揚輝紺宫映帶杲師何心成毁嗔愛以覺有情功隆
 埏載名山䕶持竹香松籟
法華菴為月明下院近萬緣橋僧性廣建
栁翠菴在下塔側有栁翠塔
興教寺晉天福四年錢氏捨名興善寺伏虎歸禪師為
[004-57a]
 開山之祖元末兵火煨燼朂法師重建名為興教
華嚴菴在皋亭桃花塢興教松隠靜室也俞思沖題額
 僧清學焚修
金佛寺宋嘉泰元年璋法師創業師湖州武康人父姓
 金母夢僧持花入室而生師自㓜辭親出家㕘訪知
 識勤修淨業士庶皈禮開禧三年寧宗召問佛法賜
 金佛寺額元至正六年燬洪武初僧正福重建至
 二十八年正福善能二師鼎建佛殿寢室雕裝三佛
[004-57b]
 二菩薩諸天有靈芝花二盤古窰青瓶一對貫雲石
 書淨業匾元時銀杏樹左右一株二合俱存永樂間
 福精修戒行晝夜禮彌陀淨土期懴忽聞異香滿室
 告衆云四十八年住世猶如嬰兒游戯世間萬事皆
 空明月清風歸去書偈而逝
無垢院在城北大雲鄉宋淳熙元年建元至正燬洪武
 初復建萬厯乙亥重建憲副林梓題額兩刼真修其
 序略云誌載宋淳熙間坦禪師奉勅建造至三代孫
[004-58a]
 祖心者一修葺焉迄今盡圮僅存殿宇而已地方耆
 善訪瑪瑙寺有行僧亦號祖心謂為前祖心之後身
 也請住守焚修余自掛冠歸隠湖莊日與方外交遊
 而惟祖心師誠實可嘉是以為贈
善曇寺去城東五十里在鼎湖西葡萄畈原葡萄寺廢
 經數百年其故址宛在萬厯戊戍僧如顯募衆縣宰
 豫章劉公嘉其德捐俸以助邑人胡心得沈朝煥沈
 朝&KR0974丁周助建長河環帶古朩圍蔭有石橋鉢盂泉
[004-58b]
鼎湖寺去城東六十里在鼎湖中亦名東湖廢久無考
 湖大三千餘畆萬厯庚戌司道清復里人虞淳熙為
 倡構室以居僧海淵等將興崇殿以復其舊湖跨仁
 和海昌二邑于南西湖若鼎峙焉
安隱寺去城六十里在臨平山南唐清泰元年呉越王
 建名安平有安平泉宋治平二年改今額元至正末
 燬永樂初重建其後即臨平山地生曲竹相傳丘隱
 士羽化棄杖於此其竹皆曲寺有寳幢歸併於此
[004-59a]
 曰報慈曰圓滿院曰寂照菴 蘇軾題安平泉詩聞
 説山根别有源撥雲尋徑興飄然鑿開海眼知何代
 種出菱花不計年烹茗僧持甌泛雪煉丹人化骨成
 仙當年陸羽空収拾遺却安平一片泉
勝安寺在臯亭山北 胡𦙍嘉記云臯亭山清澹渫杉
 松挿翠潭壑瀉注味韻清美予棲遊久之晉宋以來
 悟證者若而人黄龍伏虎月明諸古徳影堂瘞塔保
 而禪誦其間者迄今不衰其餘岐峰邃澗或綴一瓢
[004-59b]
 或卓一錫皆有拔俗絶塵之想勝安介在諸刹中創
 自後周顯德勅名寶勝宋之乾徳郡人錢仁輝葺而
 廣之法侣道崇夜見白衣人來謁始立大士圓通道
 場建炎四年燬於兵手其殿竟無恙衆大駭異奉泥
 金法幢佛牙舎利供之紹興二年始易今名己不知
 其所由廢矣僧寶有麥秀之歎謀之兩世再起再罷
 其孫性乾少年精警跣足行募不踰朞而岧嶤熣燦
 幾與層巒爭勢矣
[004-60a]
廣嚴寺在臨平鎮西前挹鼎湖後踞丘山水朩清茂煙
 雲晻靄雜與氓㕓賈區相接而諠囂不聞按圖志舊
 名華嚴院晉義熙十二年法師通所建以奉華嚴者
 隋大業末燬於兵唐髙祖時𤣥覽法師始即其地而
 恢拓之鑄金銅像三百五十軀書金字涅槃經二千
 餘巻尊奉度置咸極莊嚴法師俗姓禇氏左散騎常
 侍舒國公無量之弟舒公少常讀書湖上有龍起之
 異既顯以太夫人年髙歸覲其鄉時從冠葢出游山
[004-60b]
 中叙昆季之好人以為榮法師因請湖為放生池刺
 史袁仁敬禁民六里不得入網罟司馬楊敏言復禁
 十里魚鳥涵泳士民嚮風遂為一方之盛開元二十
 二年法師化去學士徐安貞為之碑㑹昌中寺燬碑
 亦堙没大中十二年寓士陸同芳濬井得石函華嚴
 經六十一巻遂名華嚴井捨宅為寺建塔以藏焉宋
 治平年中賜今額建炎罹兵燹其地沒為民居邑人
 姚成率好事者復之乾道五年僧行杲始營佛閣鐘
[004-61a]
 樓元大德七年僧如岳増建前殿而門廡稍存其制
 元貞乙未平山林禪師棄家於茲受具戒遍㕘諸宿
 歴主名山藏楊宗乘為東南之倡由是寺之名益著
 元末兵亂尋廢正統十年節菴貞公與其徒日初昇
 合謀協力鳩工簡材撤而新之𢎞治丁已日初徒本
 浩復葺其圯壞云
淨惠寺晉天福七年吳越王建號佛日院宋大中祥符
 元年改今額 范成大詩云帆掠楓橋意欲飛西山
[004-61b]
 雲物逺依依回思客路豈非夢乍聽鄉音真是歸舊
 事懶從年少問故人稍覺座中稀不須更説桑榆晚
 秔稻鱸魚也自肥
蓮華窟在佛日塢蓮華峰之左脇僧大慧累石為基編
 茅為室因峰得名故名蓮華窟有石翼然如飛雲之
 狀名片雲巖有泉瑩淨潔白從石底細竇湧出味如
 醴蜜名天乳泉有池形如泮名半月池
明覺院即明教嵩古道場也元末燬其基没於民間僧
[004-62a]
 性澄於萬厯間清理六畆山形狻猊名獅子山有石
 龍在溪左右頭口相對而出泉從口流晝夜如吼名
 石龍又名雙龍泉有石窩其中可容二人趺坐名石
 龕有石在澗底牽如被幅長五六丈名交崖石
龍興寺宣和七年因東湖水濤洶湧建寺名妙華菴立
 普同塔鎮壓水勢紹興六載髙宗建都杭州太后駕
 幸本寺賜額龍興元末兵火額石俱焚
大安寺在臨平山北小林鎮梁貞明二年呉越王建定
[004-62b]
 慧禪師為開山祖元末燬洪武重建二十四年歸併
 廣嚴寺改額為大慈院
驀直菴在仁和念三都十啚僧大仙童真入道衆信歸
 仰丁姓捨地募建禮請焚修給事洪瞻祖顔其額
彌陀菴在履泰鄉五啚嘉靖四十年里人李陽割地創
 建延僧如性卓錫其中嚴淨毘尼精誠念佛以荳為
 記滿四十八石臨終天樂迎空彌陀接引人遂以彌
 陀名其菴萬厯間孫海雲立禪三載刺血書經李應
[004-63a]
 科捐貲重建司馬陳學易有記
龍華菴在履泰鄉五啚萬厯十八年陶曉施地建延僧
 性曉焚修不涉文字惟勤禮佛司馬陳學易顔其額
 
 
 
 
 
[004-63b]
 
 
 
 
 
 
 
 武林梵志巻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