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g0020 春秋臣傳-宋-王當 (master)


[030-1a]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臣傳巻三十     宋 王當 撰
  哀公
   魯冉有求/
冉有名求為季氏宰十一年齊伐魯及清冉有請與齊
戰齊師宵遁冉有用矛於齊師故能入其軍孔子曰義
也為郊戰故公㑹吳子伐齊大敗齊師獲革車八百乗
甲首三千
[030-1b]
   魯子服景伯何/
子服景伯名何魯大夫也哀公三年司鐸火火踰公宫
桓僖災救火者皆曰顧府景伯至命宰人出禮書以待
命命不共有常刑校人乗馬巾車脂轄百官官備府庫
慎守官人肅給濟濡帷幕鬱攸從之䝉葺公屋自大廟
始外内以悛助所不給有不用命則有常刑無赦七年
夏公㑹吳于鄫吳來徵百牢景伯對曰先王未之有也
周之王也制禮上物不過十二以為天之大數也今棄
[030-2a]
周禮而曰必百牢亦唯執事吳人弗聽景伯曰吳將亡
矣棄天而背本不與必棄疾於我乃與之季康子欲伐
邾乃饗大夫以謀之景伯曰小所以事大信也大所以
保小仁也背大國不信伐小國不仁民保於城城保於
徳失二徳者危將焉保不聽秋伐邾十三年吳晉盟吳
人將以公見晉侯景伯曰王合諸侯則伯帥侯牧以見
於王伯合諸侯則侯帥子男以見於伯自王以下朝聘
玉帛不同故敝邑之職貢於吳有豐於晉無不及焉以
[030-2b]
為伯也執事以伯召諸侯而以侯終之何利之有焉吳
人乃止既而悔之將囚景伯景伯曰何也立後於魯矣
遲速唯命遂囚以還及户牖謂太宰曰魯將以十月上
辛有事於上帝先王季辛而畢何世有職焉若不㑹祝
宗將曰吳實然太宰言於王乃歸景伯子貢聞之見於
夫子曰子服氏之子拙於說矣以實獲囚以詐得免夫
子曰吳子為夷徳可欺而不可以實是聽者之蔽非說
者之拙也
[030-3a]
   越大夫種
大夫種姓文越相也元年吳王夫差敗越于夫椒報檇
李也遂入越越子以甲楯五千保于㑹稽乃號令曰有
能助寡人謀而退吳者吾與之共知越國之政大夫種
曰臣聞之賈人夏則資皮冬則資絺旱則資舟水則資
車以待乏也譬如蓑笠時雨既至必求之今君既棲於
㑹稽之上然後乃求謀臣無乃後乎句踐曰茍得聞子
大夫之言何後之有種曰王不如設戒約辭行成以喜
[030-3b]
其民以廣侈吳王之心吾卜之於天矣越王許諾乃使
種因吳太宰嚭以行成請句踐女女於王大夫女女於
大夫士女女於士越國之寶器畢從夫差將與之成子
胥諫曰不可乃飾美女納之太宰嚭嚭與之言於夫差
乃與之成而歸初句踐即位三年欲伐吳范蠡諫不聽
及棲會稽使召范蠡問曰吾不用子之言以至於此為
之奈何對曰卑辭尊禮玩好女樂尊之以名如此不已
又身與之市王乃使大夫種行成王曰蠡為我守於國
[030-4a]
對曰四封之内百姓之事蠡不如種四封之外敵國之
制立斷之事種不如蠡王曰諾令種守於國與蠡入宦
於吳三年而吳人遣之歸至於國王曰不榖之國蠡之
國也蠡其圖之及吳王㑹于黄池越乃襲吳敗之三戰
三北遂入吳吳人請成王欲許之范蠡諫曰夫謀之廊
廟失之中原其可乎得時無怠時不再來天與不取反
為之災夫十年謀之一朝棄之其可乎遂滅吳反至五
湖蠡辭王曰君憂臣勞君辱臣死王辱於會稽臣所以
[030-4b]
不死者為此事也今事已濟矣請從會稽之罰王不可
蠡曰君行制臣行意遂乗輕舟以浮於五湖莫知其所
終王命工以良金寫蠡之狀而朝禮之環會稽三百里
以為范蠡地蠡後貽書招種種未決越王賜之劒死
   衞孔圉
孔圉衞卿孔文子也初衞大叔疾取於宋子朝其娣嬖
子朝出孔文子使疾出其妻而妻之疾使侍人誘其初
妻之娣寘於犂而為之一宫如二妻文子怒欲攻之仲
[030-5a]
尼止之遂奪其妻哀十一年冬衞太叔疾出奔宋衞人
立遺使室孔姞文子之將攻太叔也訪於仲尼仲尼曰
胡簋之事則嘗學之矣甲兵之事未之聞也退命駕而
行曰鳥則擇木木豈能擇鳥文子遽止之曰圉豈敢度
其私訪衞國之難也將止魯人以幣召之乃歸
   魯季孫肥
季孫肥季康子也季桓子之庶子十一年冬季孫欲以
田賦使冉有訪諸仲尼仲尼曰丘不識也三發卒曰子
[030-5b]
為國老待子而行若之何子之不言也仲尼不對而私
於冉有曰君子之行也度於禮施取其厚事舉其中斂
從其薄如是則以邱亦足矣若不度於禮而貪冐無厭
則雖以田賦將又不足且子季孫若欲行而法則周公
之典在若欲茍而行又何訪焉弗聽十二年春用田賦
夏五月昭夫人孟子卒昭公取于吳故不書姓死不赴
故不稱夫人不反哭故不言葬小君孔子與弔適季氏
季氏不絻放絰而拜冬十二月螽季孫問諸仲尼仲尼
[030-6a]
曰火伏而後蟄者畢今火猶西流司厯過也
   晉趙無恤襄子/
趙無恤晉趙鞅之子也是曰襄子襄子使新穉穆子伐
狄勝來告襄子將食尋飯有恐色侍者曰狄之事大矣
而主之色不怡何也襄子曰吾聞之徳不純而福禄並
至謂之幸夫幸非福非徳不當雝雝不為幸吾是以懼
晉陽之圍從者欲守邯鄲襄子以謂晉陽先主之所屬
也乃走晉陽晉師圍而灌之沈竈産鼃民無叛意卒與
[030-6b]
韓魏滅知伯至敬侯三卿滅晉
   晉荀瑶知伯/
荀瑶荀躒之孫知襄子也是曰知伯父荀申曰知宣子
宣子將以瑶為後知果曰不如宵也宣子曰宵也狠對
曰宵之狠在靣瑶之狠在心心狠敗國靣狠不害瑶之
賢於人者五其不逮者一美鬢長大則賢射御足力則
賢伎藝畢給則賢巧文辨慧則賢强毅果敢則賢如是
而甚不仁夫以其五賢陵人而以不仁行之誰能待之
[030-7a]
若果立瑶也知宗必滅弗聽知果别族為輔氏及知氏
之亡惟輔果在初襄子為室美士茁夕焉知伯曰室美
夫對曰美則美矣抑臣亦有懼也知伯曰何懼對曰臣
以秉筆事君志有之髙山峻原不生草木松柏之地其
土不肥今土木勝臣懼其不安人也室成三年而知氏

   齊陳恒成子/
陳恒陳成子也十四年四月甲午恒弑其君壬于舒州
[030-7b]
孔子三日齊而請伐齊三公曰魯為齊弱久矣子之伐
之將若之何對曰陳恒弑其君民之不與者半以魯之
衆加齊之半可克也公曰子告季孫孔子辭退而告人
曰吾以從大夫之後也故不敢不言
賛曰哀公之時國弱微有子路為之削三都有子貢子
服為之應四方之命有冉有為之帥軍旅遂抗於諸侯
用儒之效如何也然是二三子者已不能用況於仲尼
乎受制三桓固其所也大夫種能存越國而不能保其
[030-8a]
身懐寵之為累也如是然為句踐亦寡恩矣困則屈伏
强則搏噬亦猜忌之常也范蠡見幾而作知矣孔文子
以太叔室孔姞亂禮已甚然猶知訪仲尼而止其行過
晏嬰子西逺矣是以謂之文也大臣不和未有能定國
也陳恒之亂民所共棄當是時中國無伯久矣魯誠仗
義而征之齊必倒戈而聽命定齊則諸侯可得此湯文
之舉也曽是莫聽而徒為無用之誅宜乎哀公之不終
也自是而後三卿分晉陳氏盜齊諸侯莫之誰何遂為
[030-8b]
戰國悲夫孟子謂五伯三王之罪人今之諸侯五伯之
罪人今之大夫今之諸侯之罪人信哉
 
 
 
 
 
 春秋臣傳巻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