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g0020 春秋臣傳-宋-王當 (master)


[011-1a]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臣傳巻十一     宋 王當 撰
  宣公
   魯孟獻子
孟獻子孟文伯之子仲孫蔑也爲魯卿九年春天王使
來徴聘夏蔑聘於周王以爲有禮厚賄之楚子圍宋獻
子言於公曰臣聞小國之免於大國也聘而獻物於是
有庭實旅百朝而獻功於是有容貎采章嘉淑而有加
[011-1b]
貨謀其不免也今楚在宋君其圖之公說明年㑹楚于
宋襄三年盟于長樗獻子相公稽首知武子曰天子在
而君辱稽首寡君懼矣獻子曰以敝邑介在東表密邇
仇讎寡君將君是望敢不稽首七年夏四月三卜郊不
從乃免牲獻子曰吾乃今而後知有卜筮夫郊祀后稷
以祈農事也是故啓蟄而郊郊而後耕今既耕而卜郊
宜其不從也十五年宋向戌來聘見獻子之室尤之曰
子有令聞而美其室非所望也對曰我在晉吾兄為之
[011-2a]
毁之重勞且不敢閒獻子善觀人郤錡來聘將事不敬
知其必亡鄭子耳一歲三用師知其必有災既而悉如
其言子它是爲子服氏季文子相宣成無衣帛之妾無
食粟之馬仲孫它曰子為魯上卿相二君矣妾不衣帛
馬不食粟人其以子爲愛且不華國乎文子曰吾亦願
之然吾觀國人其父兄之食麤而衣惡而我美妾與馬
無乃非相人乎且吾聞以德榮為國華未聞以妾與馬
文子以告獻子獻子囚之七日自是子服之妾衣不過
[011-2b]
七升之布馬食不過稂莠文子聞之曰過而能改民之
上也使爲上大夫
   楚孫叔敖
孫叔敖楚令尹蔿艾獵也父曰蔿賈叔敖兒時出遊而
還憂而不食母問其故泣而對曰吾聞見兩頭蛇者死
今日吾見兩頭蛇恐去死無日矣母曰今蛇安在曰吾
恐他人又見已埋之也母曰無憂有隂德者陽報之德
勝不祥仁除百禍人聞之皆喻其仁也虞邱子薦之以
[011-3a]
自代少焉虞邱子家干法叔敖執而戮之虞邱子喜入
言於王曰叔敖果可使持國政奉法公平未治而人信
之十一年城沂使封人慮事以授司徒量功命日分財
用平板榦稱畚築程土物議逺邇略基趾具餱糧度有
司三旬而成不愆于素十二年楚子圍鄭既及鄭平晉
人救鄭楚子北師將飲馬於河而歸聞晉師既濟王欲
還嬖人伍參欲戰敖弗欲曰昔歳入陳今兹入鄭不無
事矣戰而不㨗參之肉其足食乎參曰若事之捷孫叔
[011-3b]
爲無謀矣令尹南轅反斾王告令尹改乗轅而北之次
于管以待之晉魏錡趙旃怒楚師乙夘王乗左廣以逐
趙旃晉人懼二子之怒楚師也使軘車逆之楚人望其
塵亦懼王之入晉軍也遂出陳孫叔曰進之寧我薄人
無人薄我遂疾進師車馳卒奔乗晉軍晉軍大敗叔敖
爲令尹施敎道民上下和合民皆樂其生莊王以爲幣
輕更以小爲大百姓不便皆去其業敖言於王曰前日
更幣今市令來言市亂民莫安其處次行不定臣請遂
[011-4a]
令復如故王許之下令三日而市復楚俗好庳車王以
爲不便馬欲下令更之敖曰令數下民不知所從臣請
敎閭里盡高其梱居半歳民悉自高其車此不敎而民
從其化近者視而效之逺者望而法之故三得相而不
喜知其材自得之也三去相而不悔知非已之罪也時
有優孟者敖知其賢善待之病且死屬其子曰我死汝
必貧困若徃見優孟言我孫叔敖子也居數年其子窮
困負薪逢優孟孟曰若無逺有所之即為叔敖衣冠抵
[011-4b]
掌談語歳餘象叔敖楚王及左右不能别也以爲叔敖
復生欲以爲相孟曰婦言愼無為楚相不足為也如孫
叔敖之爲楚相盡忠爲亷以治楚國楚王得以霸今死
其子無立錐之地貧困負薪以自飲食不足為也於是
莊王謝優孟乃召叔敖子封之寢邱四百户後十世不

   楚申叔時
申叔時楚之申大夫也夏徴舒之母曰夏姬陳靈公通
[011-5a]
之徴舒弑靈公十一年冬楚子伐之因縣陳叔時使于
齊反復命而退王使讓之曰夏徴舒爲不道弑其君寡
人以諸侯討而戮之諸侯縣公皆慶寡人女獨不慶何
故對曰夏徴舒之罪大矣討而戮之君之義也抑人有
言曰牽牛以蹊人之田而奪之牛牽牛以蹊者信有罪
矣奪之牛者不亦甚乎諸侯之從也曰討有罪也今縣
陳貪其富也以討召諸侯而以貪歸之無乃不可乎王
曰善哉吾未之聞也反之可乎對曰可哉吾儕小人所
[011-5b]
謂取諸其懐而與之也乃復封陳楚子圍宋不克將去
之叔時僕曰築室反耕者宋必聽命從之宋人懼請成
楚共王將北師叔時老矣在申聞之曰子反必不免信
以守禮禮以庇身信禮之亡欲免得乎成十六年晉厲
公伐鄭楚子救之過申子反入見叔時曰師其何如對
曰德刑詳義禮信戰之器也德以施惠刑以正邪詳以
事神義以建利禮以順時信以守物民生厚而德正用
利而事節時順而物成上下和睦周旋不逆求無不具
[011-6a]
各知其極故詩曰立我烝民莫匪爾極是以神降之福
時無災害民生敦厖和同以聽莫不盡力以從上命致
死以補其闕此戰之所由克也今楚内棄其民而外絶
其好瀆齊盟而食話言奸時以動而疲民以逞民不知
信進退罪也人恤所底其誰致死子其勉之吾不復見
子矣果敗于鄢陵孔子讀史至楚復陳喟然歎曰賢哉
楚王輕千乘之國而重一言之信匪申叔之信不能達
其義匪莊王之賢不能受其訓
[011-6b]
   鄭子良去疾/
子良名去疾鄭穆公之庶子也爲鄭卿初文公有賤妾
曰燕姞夢天與已蘭曰予爲伯儵予而祖也以是爲而
子以蘭有國香人服媚之如是既而文公見之與之蘭
而御之辭曰妾不才幸而有子將不信敢徴蘭乎公曰
諾生穆公命之曰蘭石癸曰吾聞姬姞耦姞吉人也后
稷之元妃也今公子蘭姞甥也天或啓之必將爲君其
後必蕃穆公生十一子子然及子孔亡子羽不爲卿子
[011-7a]
罕子駟子良子國子印子豐子游是爲七穆靈公卒鄭
人欲立子良辭曰以賢則去疾不足以順則公子堅長
乃立襄公襄公將去穆氏而舍子良子良不可曰穆氏
宜存則固願也若將亡之則亦皆亡去疾何爲乃舍之
皆爲大夫十年楚伐鄭晉救鄭鄭敗楚師于柳棼國人
皆喜唯子良憂曰是國之災也吾死無日矣自是晉楚
交伐卒子子耳嗣襄十年子耳侵宋北鄙孟獻子曰鄭
其有災乎師競已甚周猶不堪競況鄭乎有災其執政
[011-7b]
之三士乎十月五族聚羣不逞之人因公子之徒以作
亂殺子駟子國子耳
   衛孫良夫桓子/
孫良夫衛卿也是爲孫桓子成二年衛侵齊衛師敗新
築人仲叔于奚救桓子桓子是以免衛人賞之以邑辭
請曲縣繁纓以朝仲尼聞之曰惜也不如多與之邑唯
器與名不可以假人君之所司也名以出信信以守器
器以藏禮禮以行義義以生利利以平民政之大節也
[011-8a]
若以假人與人政也政亡則國家從之弗可止也巳三
年衛侯使孫良夫來聘且尋盟公問臧宣叔曰中行伯
之於晉也其位在三孫子之於衛也位爲上卿將誰先
對曰次國之上卿當大國之中中當其下下當其上大
夫小國之上卿當大國之下卿中當其上大夫下當其
下大夫上下如是古之制也衛在晉不得爲次國晉爲
盟主其將先之丙午盟晉丁未盟衛禮也
   楚公子嬰齊
[011-8b]
公子嬰齊字子重楚莊王之弟也爲左令尹成二年晉
伐齊楚救齊將起師子重曰君弱羣臣不如先大夫師
衆而後可詩曰濟濟多士文王以寧文王猶用衆況吾
儕乎且先君莊王屬之曰無德以及逺方莫如惠恤其
民而善用之乃大户已責逮鰥救乏赦罪悉師王卒盡
行師于蜀十一月公及諸侯之大夫盟嬰齊于蜀卿不
書匱盟也於是乎畏晉而竊與楚盟故曰匱盟蔡侯許
男不書乗楚車也謂之失位君子曰位其不可不愼也
[011-9a]
乎蔡許之君一失其位不得列於諸侯況其下乎詩曰
不解於位民之攸墍其是之謂乎是行也晉辟楚畏其
衆也君子曰衆之不可已也大夫為政猶以衆克況眀
君而善用其衆乎泰誓所謂商兆民離周十人同者衆

   楚公子側
公子側字子反楚司馬也楚子之圍宋也華元夜登子
反之床而起之子反曰子之國何如華元曰憊矣易子
[011-9b]
而食之析骸而炊之子反曰嘻甚矣憊吾聞之也圍者
柑馬而秣之使肥者應客是何子之情也華元曰吾聞
之君子見人之厄則矜之小人見人之厄則幸之吾見
子之君子也是以告情於子也子反曰諾勉之矣吾軍
亦有七日之糧爾盡此不勝將去而歸子反告於莊王
王曰嘻甚矣憊雖然吾今取此然後而歸子反曰不可
臣已告之矣軍有七日之糧爾莊王怒曰子曷爲告之
子反曰以區區之宋猶有不欺人之臣可以楚而無乎
[011-10a]
是以告之也莊王曰諾乃許之平成十六年晉楚遇于
鄢陵楚晨壓晉軍而陳旦而戰見星未已子反命軍吏
察夷傷補卒乘繕甲兵展車馬雞鳴而食唯命是聽晉
人患之苖賁皇狥曰蒐乘補卒秣馬利兵修陳固列蓐
食申禱明日復戰乃逸楚囚王聞之召子反謀子反醉
而不能見王曰天敗楚也乃宵遁王使謂子反曰子無
以爲過不榖之罪也子反再拜稽首曰君賜臣死死且
不朽臣之卒實奔臣之罪也王使止之弗及而卒
[011-10b]
賛曰孟獻子忠足以事君辭足以應敵智足以慮事從
容蹈禮終始無闕孟子稱其有友五人信矣三桓之後
孟氏多賢豈非習獻子之禮邪申叔時一言而復陳國
仁人之言哉然莊王亦賢矣子反知謀之而不能用冝
其取敗若申叔者所謂古之謀人也子良辭千乘之國
不人亡而已存斯楚鄭所以爭得之也子重子反以貪
效尤而滅其族豈怒以沮亂者乎適足召讎敵也
 春秋臣傳巻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