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2g0020 春秋臣傳-宋-王當 (master)


[005-1a]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臣傳巻五      宋 王當 撰
  閔公
   齊仲孫湫
仲孫湫齊大夫也魯共仲之亂湫以事出疆因來省難
故書曰仲孫來曰仲孫嘉之也公曰魯可取乎對曰猶
秉周禮周禮所以夲也臣聞之國將亡夲必先顛而後
枝葉從之魯不棄周禮未可動也君其務寧魯難而親
[005-1b]
之親有禮因重固間攜貳覆昏亂霸王之器也
   晉狐突
狐突字伯行晉公子重耳外祖父也二年十二月晉侯
使太子申生伐東山皐落氏公衣之偏衣佩之金玦突
歎曰時事之徴也衣身之章也佩衷之旗也故敬其事
則命以始服其身則衣之純用其衷則佩之度今命以
時卒閟其事也衣之尨服逺其躬也佩以金玦棄其衷
也服以逺之時以閟之尨涼冬殺金寒玦離胡可恃也
[005-2a]
梁餘子養曰帥師者受命於廟受脤於社有常服矣不
獲而尨命可知也死而不孝不如逃之太子敗狄而反
讒言益起卒縊而死重耳夷吾出奔僖十年晉侯改葬
共太子突適下國遇太子太子使登僕而告之曰夷吾
無禮余得請於帝矣將以晉畀秦秦將祀余對曰臣聞
之神不歆非類民不祀非族君祀無乃殄乎且民何罪
失刑乏祀君其圖之君曰諾吾將復請七日新城西偏
將有巫者而見我焉及期而徃告之曰帝許我罰有罪
[005-2b]
矣敝於韓十五年秦敗晉師于韓獲晉惠公夷吾及惠
公卒懷公命無從亡人期期而不至無赦突之子毛及
偃從重耳在秦弗召冬懷公執突曰子來則免對曰子
之能仕父教之忠古之制也䇿名委質貳乃辟也今臣
之子名在重耳有年數矣若又召之教之貳也父教子
貳何以事君刑之不濫君之明也臣之願也淫刑以逞
誰則無罪臣聞命矣乃殺之卜偃稱疾不出曰周書有
之乃大明服巳則不明而殺人以逞不亦難乎民不見
[005-3a]
德惟戮是聞其何後之有明年晉人殺懷公
   晉卜偃
卜偃晉大夫也亦曰郭偃晉侯賜畢萬魏以為大夫偃
曰畢萬之後必大萬盈數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賞天啓
之矣天子曰兆民諸侯曰萬民今名之大以從盈數其
必得衆虢公敗戎於桑田偃曰虢必亡矣亡下陽不懼
而又有功是天奪之鑒而益其疾也不可以五稔冬十
一月晉滅虢二十五年春秦伯師於河上欲納王狐偃
[005-3b]
請文公勤王使偃卜遇黃帝戰于阪泉之兆公曰不堪
也對曰周禮未改今之王古之帝也晉侯辭秦師而下
三月右師圍温左師逆王四月入于王城敗太叔于温
殺之戊午晉侯朝王王享醴命之宥文公問於偃曰始
吾以治為易今也難對曰君以為易其難也將至矣君
以爲難其易也將至焉聽童謡占柩音不録/
   晉史蘇
史蘇晉卜大夫也獻公卜伐驪戎蘇占之曰勝而不吉
[005-4a]
且懼有口公曰口在寡人寡人弗受誰敢興之對曰茍
可以㩦其入也必甘受逞而不知胡可壅也公弗聽遂
伐驪克之獲驪姬以歸有寵立以為夫人蘇告晉大夫
曰有男戎必有女戎若晉以男戎勝戎而戎亦以女戎
勝晉里克曰何如對曰昔夏桀伐有施有施氏以妺喜
女焉妺喜有寵於是乎與伊尹比而亡夏商辛伐有蘇
有蘇氏以妲已女焉妲已有寵於是乎與膠鬲比而亡
商周幽王伐有襃襃人以襃姒女焉襃姒有寵生伯服
[005-4b]
於是乎與虢石父比逐太子冝臼而立伯服太子奔申
申人召西戎以伐周周於是乎亡今晉寡德而安俘女
又増其寵雖當三季之王不亦可乎從政者不可以不
戒亡無日矣驪姬生奚齊其娣生卓子驪姬請使申生
主曲沃重耳處蒲夷吾處屈奚齊處絳以儆無備之故
公許之蘇朝告大夫曰二三大夫其戒之乎亂夲生矣
驪姬果作難殺太子而逐二公子君子曰知亂夲矣初
獻公筮嫁伯姬于秦遇歸妹之睽蘇占之曰不吉及惠
[005-5a]
公敗于韓卒如其言語見韓簡
   晉里克
里克晉大夫也為太子申生之傅公將黜申生而立奚
齊里克曰史蘇之言將及矣其若之何㔻鄭曰吾聞從
事者從其義不阿其惑克曰我不佞雖不識善亦不阿
惑吾其静也晉侯使申生伐東山皐落氏克諫曰太子
奉冡祀社稷之粢盛以朝夕視君膳者也故曰冡子君
行則守有守則從從曰撫軍守曰監國古之制也夫師
[005-5b]
在制命而巳稟命則不威專命則不孝故君之嗣適不
可以帥師公曰立太子之道有三身鈞以年年同以愛
愛疑决以卜筮子無謀吾父子之間不對而退見太子
太子曰吾其廢乎對曰子懼不孝無懼不得立修已而
不責人則免於難孺子勉之乎君子曰善處父子之間
矣驪姬告優施曰君既許我殺太子而立奚齊吾難里
克若何優施曰子為我具特羊之饗吾以從之飲姬許
諾施飲里克酒告克曰君既許驪姬殺太子而立奚齊
[005-6a]
謀既成矣克曰中立其免乎優施曰免克告㔻鄭曰吾
不敢撓志以從君而廢人以自利也明日稱疾不朝三
旬難成驪姬以君命命申生曰今夕君夢齊姜必速祠
而歸福太子祭于曲沃歸胙于絳公至自田姬毒而獻
之公祭之地地墳與犬犬斃與小臣小臣亦斃申生恐
而出奔新城或謂太子子辭君必辯焉太子曰君非姬
氏居不安食不甘我辭姬必有罪君老矣吾又不樂曰
子其行乎太子曰君實不察其罪被此名也以出人誰
[005-6b]
納我十二月戊申自經于廟九年獻公卒克欲納文公
故以三公子之徒作亂十月殺奚齊及驪姬書曰殺其
君之子未葬也荀息立公子卓而葬十一月克殺公子
卓于朝荀息死之書曰里克弑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
正其罪也克使告夷吾于梁㑹周公忌父立晉惠公惠
公殺克以說將殺克使謂之曰㣲子則不及此雖然子
弑二君與一大夫為子君者不亦難乎對曰不有廢也
其何以興欲加之罪其無辭乎臣聞命矣伏劒而死既
[005-7a]
而悔之書曰晉殺其大夫里克克親為三怨之主累弑
二君故稱名誅之也
賛曰春秋之士死生存亡禍福一以禮觀之仲孫湫之
言得其夲矣公羊以仲孫為慶父非也慶父實與弑子
般其來不竟魯失刑矣又安得而美之晉執狐突使召
毛偃而不從楚囚伍奢使召尚貟而從之蓋毛偃重耳
之臣雖父命有所不行也卜偃之見㣲有足尚者史蘇
之智亦其亞也古之君子晦於卜筮者多矣里克始非
[005-7b]
不善乃臨危輙變首䑕兩端進退無所據竟亦不免豈
若荀息守志以成名知死非難處死為難信哉
 
 
 
 
 
 春秋臣傳巻五